時事聚焦 (03/16) :订购神韵香港演出票 两大学教师遭绑架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0年3月17日
节目长度:18分56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593 KB

4,557 KB

17,82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订购神韵香港演出票 两大学教师遭绑架

主持人:2010年1月13日左右,四川南充顺庆区“610”、公安分局指派顺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一帮特务,分别闯入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王红梅讲师和文学院陈平老师的家,对二位教师非法抄家,随后把她们非法关进了南充市(华风)看守所。只因为两位老师欲购买1月27日将在香港上演“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票。
播音員:王红梅,四川南充兰州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博士,现任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陈平,女,34岁,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现任教师。她们熟知中华悠久历史与文化,当得知在世界上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享有盛誉的美国神韵艺术团将于2010年1月27日在香港上演“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消息后,她们两位满怀喜悦的委托亲友订购晚会票,欲前往一睹为快。
王红梅和陈平使用手机、网上(QQ)短信,与亲友商量、交谈购票的内容,却没想到被处心积虑专干坏事的中共特务监控着偷看、偷听到。在光天化日之下,将王红梅和陈平绑架,非法拘留。
王红梅和陈平因为修炼法轮功,事事为人着想,处处与人为善,勤勤恳恳做学问,因此在大学里都是师生称道的好老师,深得学生们喜爱。她们都有和睦的家庭,她们的丈夫都是同一所大学工作的老师,为人诚恳谨慎,如今,国保大队特务绑架走王红梅和陈平,其家属内心痛苦难当;她们的分别8岁、4岁小儿女却要在万家团圆的新年临近之际,忍受骨肉分离之苦。
王红梅和陈平两位青年大学教师因热爱中华文化、坚持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却遭中共迫害身陷囹圄,令所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深感震惊:中共害怕人们信仰真善忍,害怕华人尊崇、回归传统文化,害怕国人觉醒。看到它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心虚之极而不择手段的孤注一掷的丑态,足见其败象尽显了。
在此,我们呼唤所有的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帮助我们的好老师王红梅、陈平快快回家,与亲人团聚吧!
-----------------------------------
遭非法判刑十三年 孟玉华医师生死未卜

主持人: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孟玉华的孩子、母亲、婆婆、亲属打车走了三百多里的路程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想见她一面,可九监区新调来的吴科长却蛮横的说:“狱里有规定不让见。”
孟玉华的母亲、婆婆、孩子哭着说:“过年了,我们只想看孟玉华一眼,不让说话都行,实在不行你让我们通一下电话听一下她的声音也行啊!我们也就放心了!”可是这名科长就是不允许。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人说:“法轮功的事,我们管不了,怎么对待她我们也管不着,都是市‘六一零’说的算。我们无权。”家属只得悲傷無奈而归,对孟玉华的现状很是担忧。至今,孟玉华医师還是生死未卜。
播音員: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孟玉华是一名医师,她非常善良孝敬长辈,婆媳关系融洽。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毒打。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孟玉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这次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而亡。
然而,康平县“六一零”不法人员勾结沈阳市“六一零”,不久再次将孟玉华非法抓捕,并伙同沈阳市大东区恶党法院重判十三年,把她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孟玉华的儿子当时才上小学,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爸爸出事后家人一直瞒他说爸爸去了国外,妈妈再次被抓后,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于几年后去世。全家三口只有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生活得异常艰苦。
孟玉华被非法判刑后监狱平均一年才能允许家属接见一次。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辽宁省女子监狱给孟玉华的父母打来电话,说孟玉华病情严重,让去接见。二十六日,孟玉华的父母去监狱隔着大玻璃看到孟玉华非常憔悴,狱警说:孟玉华身体严重缺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声称孟玉华不配合打针、吃药,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没有关系,孟玉华自己签字了。孟玉华的父母问是否可以保外就医,一恶警说死了都不行,因为她不认罪。狱警还说监狱不能养活白吃饱,不行就强制劳动。
二零零九年十月以来,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打电话给非法关押孟玉华的九监区,九监区不是告诉家属打错了、就是不接电话。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家人去探视遭到监狱的无理拒绝。
-----------------------------------
徐大为被监狱迫害致死 乡亲联名支持申诉

主持人: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折磨至全身器官衰竭,遍体鳞伤,精神失常;8年刑满回家13天即含冤死去。家乡村民仗义执言,为这样一个“公认的好小伙”无名冤死而不平。几十人开了两辆车去东陵监狱要说法,监狱如临大敌,敷衍了事。家人坚持申诉,各级司法行政机关一味推诿,不予查办。

在徐大为家人的提议下,五个村的376位普通村民联名致信政府申诉:这样的好人是不应该被抓被判,更“不能不明不白给折磨死”,希望政府给受害者家属赔偿,追究监狱当事人刑事责任。
一位大爷说:“大为他没有损害别人的利益,只是个信仰问题,就把一个好人给弄死,应该去告他们。”一个老大娘气愤地说:“应该把这些坏人枪毙。”
有一个邻居大爷冒着严寒去帮助征签;另一位老大爷说:“让我签一百次,我也签。”有一个沈阳的老板去那里做生意,也说:我得签,这个事我得支持。
所有的人都关注现在怎么样了,都问大为家属案子进行到哪了。然而中共司法机关仍想以“证据不足”为辞,对于监狱犯罪行为不予调查处理。据了解,徐大为家属向各级政府机关投递甚至上门递交联名申诉信,可是看到的,不是政府官员积极解决,而是他们紧张恐惧的状态,有的官员还威胁大为家属,不能将此联名信上载互联网。
下面請聽签名信的內容:
播音員:各级司法部门你们好;
我们是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椽子沟村村民,下面向司法部门陈述一桩让有良知的中国人所震惊的、在狱中受迫害而致死的,而又无处申诉的实况。我们村村民徐大为2001年1月,因炼法轮功坚持他的信仰,而被重判八年。徐大为在押期间,不难看出法律被玷污,从2007年末到2009年2月3日在被东陵监狱关押一年多期间受到非人的折磨,施加酷刑,造成肉体和精神的严重损伤,长达一年时间不允许家人探视,致使徐大为回家仅十三天就离世了,东陵监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家老小苦等八年,2009年2月3日,家人接回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头发花白,被酷刑折磨的满身伤痕的人,被接到家中后,蹲到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了,劝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回来后仅十三天便离世。(更多情况请看起诉书)经医院医生检查;心、肺、脾、肾等功能已衰竭,这充份说明了,沈阳东陵监狱长期对在押人员施暴,对在押人员生命的漠视,在人已经生命垂危中,不采取相应的治疗和监护,没有根据我国刑法中对在押人员应采取的保外就医,重视生命的原则,连家属都禁止探视,百姓的知情权、救命的权力都丧失了。那次我们很多村民对于东陵监狱造成徐大为死亡的情况,实在觉的心里不平,自发去两车人跟狱方评理,监狱如临大敌。但至今未有相关部门给出一个合理的答复。
现在律师写的行政赔偿起诉书,我们都看了,从法律的角度说出我们的心声,也替我们说出了心里话,我们在此只能是表达这里乡亲们的希望。我们知道他妻子和家人走访了多处政府机关,请求政府部门对监狱的责任给予认定和处理,一直没有给予立案调查。咨询律师后,依法到司法部门起诉,却被推诿。

综上可见行政诉讼,民告官,在当前司法实践中是何等的艰难,提到法轮功被迫害的这几年中,很多人都知道一些情况,但我们申诉的不是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是否如何。而是东陵监狱知法犯法行为应该受到追究,群众不平、死者家属一家孤儿寡母的悲惨遭遇,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司法机构应该介入,大家公认比较亲民的温家宝总理,在答中外记者问中,曾着重提出了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其中就有加强司法体制改革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加强对司法部门的监督机制,使司法立于民众监督之下,依法执政。不管怎样,老百姓还是希望这一次能有所兑现。我们也相信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这个世界也应该是为好人存在的。司法公正,是我们国家乃至世界都应遵守的基本原则,也是保持稳定、创建和谐社会的基础,是百姓最后一个底线,重视人权,尊重生命。即使处以极刑的犯人,在未处决前也不允许非法施暴,擅自剥夺他人生命。
法轮功学员徐大为是我村一个好青年,为人和善、品质好、人见人爱的小伙子。因修炼法轮功而入狱,在沈阳东陵监狱被关押期间遭到非法施暴,酷刑折磨,仅出狱十三天就死于非命。这一事件,是他家属的悲哀,也是今天和谐社会的悲哀,此重大案件不解决,将会失去更多的民心。我们相信---民心,终究是不可欺的!这样欺负善良天理不容,希望政府要在意人民的表达,在意人民的呼声,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也给乡亲们一个说法。
簽名信最后說,希望政府督促公安司法机关予以立案,调查追究东陵监狱相关人员的责任,给予徐大为家人以应有的赔偿。这也是关注此事的众人所盼。
--------------------------------------
旱坝打井出水记
主持人:下面請聽:旱坝打井出水记。

播音員:四川省三台县是一个农业县,大部份地区地理环境很差,地处高山或丘陵,尤其是我们这块地方,是出名的丘陵旱坝,土地一片红黄,地面满是小石子,地下是黄砂石,基本没有水源。老天恩赐下点雨,地下也存积不住,砂石漏水。乡村小镇的人们全靠从三十华里远的涪江河抽水用,水费很贵。一般的人家用不起这水,大部份人家都靠从外地打工挣点钱养家糊口。要用水生活下去只有打井取水,可是这地方很不容易打出水来,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家打井都没有成功。打井的人工费很高:三百元人民币打一米深。至少要打到12米以下才看得出有没有希望。
我们全家从外地打工回家,挣了点钱,也想自己解决用水的问题。把工人请来,打井合同写得很明白:三百元钱一米深,不论是否出水,都得付钱。为什么这么贵?工人说:这地下是连杠石,难打。我提心吊胆的签了合同,丈夫战战兢兢的付了定金,就焦急地等着工人师傅的消息。因为农民靠出力外出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呀!
第一次在外打了12米深,没出水,付了三千六百元。丈夫不甘心,又在第二处打,打了12米深还是没打出水来,又付了三千六百元。花了七千多元没出水,丈夫说:如果第三次打不出就不打了。第三次又选在我家房子侧面,这儿曾打过井,刚打了4米,本家兄弟跑来说:“这下面打不出水,地下是黄砂石,比较硬,我家前几年曾经在这里打过,没有水。”但是已经打到这个样子了,只好硬着头皮打下去。我们全家人焦愁不安,几个晚上睡不着觉,饭也吃不下。
第三天中午,我突然想起远在外地的姑妈是炼法轮功的,有一次回家给我讲过法轮功的真相和法轮功的神奇,还给我一个大法护身符,叫我在危难时刻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神迹出现。不用多想,我上床把腿散盘起来,双手捧着护身符,诚心诚意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师父请您保佑我们家打井出水吧!”其实姑妈当时只是叫我诚心的念,也没叫我怎么做,可是,我当时的动作是很虔诚尊敬法轮功的。
念了一会儿,我就去做其它的事了。一个多小时后,打井工人跟我们说:“井底出水了!才打了九米深!”听了这个消息,我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过去——这是惊喜!我跑去看,果然出水了!我说:“法轮功硬是好,太灵了!”工人师傅不知我在说什么。因为我们这地区没有人炼法轮功,经常在广播里听到的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没有谁敢炼法轮功,也从不敢谈起这事。姑妈以前回老家,我们看到姑妈身体健康,性格和善,也相信法轮功好,她也劝我们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可是我们不敢给任何人说起此事。
我把我求法轮功师父的事给全家人和亲戚说了,都相信法轮功好。这次打井才花了二千七百元就出水了。今年新年,我到姑妈家玩,叫姑妈多给我一些护身符,我要给我的所有亲戚朋友讲,法轮大法好,也送给朋友真相护身符,叫他们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我现在也想要炼法轮功啦!

相关节目
【时事聚焦】 时事聚焦 (03/08) :攻击法轮功学员 大陆游客巴黎被判刑
下载>>        13分
 
【时事聚焦】 時事聚焦 (03/01) :神韵昌原演出 韩国观众盼时光停滞
下载>>        19分
 
【时事聚焦】 时事聚焦 (02/22) :压轴场爆满 十场神韵轰动洛杉矶
下载>>        18分
 
【时事聚焦】 時事聚焦 (02/15) :清华学子柳志梅被注射毒针致疯
下载>>        18分
 
【时事聚焦】 时事聚焦 (02/08) :神韵洛杉矶演出 五十多位官员恭贺
下载>>        18分
 
【时事聚焦】 時事聚焦 (02/01) :香港市民:他们越不让看,让我更想看神韵晚会
下载>>        18分
 
【时事聚焦】 时事聚焦特別節目:神韵香港演出被迫取消 各方谴港府配合中共打压
下载>>        16分
 
【时事聚焦】 時事聚焦 (01/25) :器官捐献和移植基金会主席:制止中共摘取器官
下载>>        18分
 
【时事聚焦】 時事聚焦 (01/17) :神韵渥太华圆满落幕
下载>>        19分
 
【时事聚焦】 时事聚焦 (01/11) :著名制片人:如果这就是天堂 请把我带进去
下载>>        19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