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62):绘画才女的曲折求生路

发表日期: 2019年7月10日
节目长度:14分1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835 KB

13,35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您好,我是笑涵。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绘画才女的曲折求生路》。故事的主人公丛大洋出生在大连市,19岁那年以辽宁省第一名、东北三省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看似幸运的她,从胎儿起命运就一波三折。纵观她的整个人生,就如同用四十多年岁月蹉跎的笔,描绘的一幅悲凉的图画。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1970年夏季,丛大洋的母亲怀孕了,母亲刚接受肺结核治疗,担心孩子生下来是畸形或有病,所以忍痛决定打胎。然而就在医院排队等护士叫号时,母亲发现钱包被偷了,无钱交费,只好回了家。

回家后父亲说:“或许这孩子应该留下来。”就这样大洋侥幸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不过她出生后身体素质很差,没有头发,100天头还抬不起来。上学后,她有严重的脑神经血管痉挛,疼起来就用头撞墙,伴着上吐下泻。一路跌跌撞撞,她总算长大成人。

不过,身体状况并没有影响大洋的乐观心态。生长在书香门第的她,从小接受了传统文化的教育,教文学的父亲也时常给她讲述古代苏武、岳飞等人的高凛气节。在这样的耳濡目染环境下,她小小年纪就确认了自己做人的准则和应该坚守的信念。

从小她就对修炼有独特的兴趣,并四处寻找修炼方法。上了大学后便开始读哲学书,还读过圣经、练过气功、瑜伽,打过太极拳,但她发现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直到大学毕业后读了一本书,才使她漂浮的心安定下来。

丛大洋从小学习成绩就非常优异,尤其钟情绘画。初中时,她原就读大连的一所重点学校,为了绘画,她决定转到一所绘画专业强的普通学校,起先遭到母亲的反对。

大洋说:“当时一位负责美术小组的导师在看过我的绘画后,跟我妈妈说‘你让她学吧,如果丛大洋考不上中央工艺美院,我就从此不办学了’。就这样,妈妈同意了。”

由于美院招生门槛高,当时大洋所就读的系,在全国只招收20个学生。1990年当大洋走进美院的大门时,她感慨自己没有让导师和母亲失望。

虽然进了美院,大洋的身体却不争气,经常不能上课。除了脑神经血管痉挛始终不好,还有风湿病,神经衰弱,严重的痛经让她每次都要依靠大量止痛片度过。还有由于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慢性胃炎。

不过说来也奇怪,生病让大洋功课落下不少,却丝毫不影响她的考试成绩,让同学们都为之惊叹。1994年,她顺利从中央工艺美院环境艺术设计系毕业。还没毕业前,令人羡慕的工作就找上门来。大洋说:“大连轻工学院系主任听说我即将毕业,就找到我母亲,说要聘请我当老师,除了送我房子,还开出很多好的条件。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当了老师天天请假会耽误学生学业,只好放弃高薪工作,留在北京当了一名自由设计师。”

从1996年7月开始,大洋天天发低烧。体重骤降了10斤,1米67的身高,只剩下86斤。她觉得自己身体出了大状况,却不敢到医院检查。她说:“怕万一查出什么严重的病,我就惨了。”

“天无绝人之路”,大洋说:“9月30日那天,收到母亲从老家寄来的一本宝书——《转法轮》,我一口气就读完了,激动万分,终于找到了我多年苦苦寻找的修炼路——‘法轮大法’,我决心要一修到底。”

说来也神奇,从读《转法轮》那天起,她再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开始康复。仅半年时间,她就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大洋说“那是自我出生后,从不敢奢想的一种状态。”

身体奇迹康复后,丛大洋就跟同学一起在北京成立了设计工作室。

1998年,大洋萌生了做家具设计、自己推出产品的想法,因此她关闭了工作室,到一家香港老板的装饰工程公司做设计师。工作中,她总是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兢兢业业的干活,得到了客户的一致认可。一位美国大公司的管理人员指名说:“我们只要丛设计师的设计,只要她在,就立刻签约。”

其实在毕业前,丛大洋就已经参与了新加坡某国际大厦的大厅设计。她也与导师合作过多项设计。大陆很多省份的著名屋顶花园、酒店等的设计,她都有参与。

除此之外,她说:“我们公司每个办公室的钥匙,包括大门的钥匙,都给我拿着。总经理知道修法轮大法的人是最值得信赖的。在我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被逼离职时,总经理说随时欢迎我回来”。回忆往昔,大洋至今还很感概:“那段时间我活得特别平稳,特别幸福。”

可惜好景不长,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攻击法轮功。为澄清真相,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反映实情。1999年的4月25日清晨,当时28岁的丛大洋听到天津警察殴打、抓捕去反应情况的法轮功学员事件后,决定去跟政府澄清事实,于是,她去了位于北京府右街的信访办。在那里大洋看到了成千上万的去反应真实情况的法轮功学员。

后来中共以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为借口,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当时跟炼功点上的几位年轻人一起去的,没人组织,大家都是自愿的。我觉得这是修炼人都关心的事情。”

她回忆起那天的情形:他们到了府右街以北的地方,从早站到晚,每个人都安静地站着,没有口号,默默在看书。大洋说,“后来是警察出来指挥我们该往哪里哪里站,电视上竟然说什么包围中南海,其实是警察领着我们站成那样的队形的。”

同年7月20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大洋说:“我觉得特别震惊,当时还天真的以为信访办真的是为民众转达意愿的地方,我再次决定去那儿上访。”

21日一大早,她急忙去了府右街的信访办。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拦截在街北的丁字路口,警察开来了很多公交车。一车一车地把他们强行载到丰台体育场,非法拘禁。大洋说:“他们还出动了武警、防暴警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善良老百姓。”到了晚上,警察又一车一车的把他们拉走,大洋的那辆车上有老少几十个人,警察把他们丢到北京郊区门头沟的深山里边,开车就走了。直到第二天天亮,他们才艰难的走出山沟。

然而大洋没想到的是,坚持做一个好人的道路,竟如此的艰难。这次的非法拘禁仅仅是开始,风华正茂的她本该与另一半步入人生幸福阶段,却在接下来遭遇了人生最黑暗的10年。

每当谈起过往,大洋都感觉是在揭开伤疤,疼痛就像昨日一般清晰。在第三次上访被拘留前,大洋已经与南开大学物理博士、北大博士后的未婚夫领了结婚证,两人正计划出国旅行结婚。

大洋从拘留所出来后,出于安全考虑,丈夫决定接受库里蒂巴大学的邀请,带着大洋尽快到巴西任教。

然而中共不给大洋护照,而巴西校方的课程已经安排好了,丈夫只能先走。谁曾想,这一分离,彻底斩断了两人间的缘分;再见时,曾经的一对佳偶,只能被迫隔着一层监狱网,无声地签下“离婚协议书”,从此分道扬镳。

2003年12月19日,只因不放弃修炼,只因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大洋被海淀区法院判处10年重刑,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

在狱中,大洋被迫害得身体极其虚弱、已经不能行走。但她心中有大法,所以无所畏惧。大洋说:“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别人着想。别人有苦难我都会帮。”俗话说日久见人心,监狱里的犯人都对大洋十分尊重。大洋说:“包括新小队长,看到我就说,你怎么和电视上宣传报道的不一样?”

2012年9月15日,经历了10年冤狱后,大洋总算走出了那座让她差点失去生命的监狱。出狱后,通过炼功她又回到之前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然而警察并没有放过她,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大洋哽咽地说:“我妈妈决定让我离开大陆。她只想我能活着。”

从32岁被冤判入狱,到42岁重见天日,才女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被无情蹉跎。苦尽甘来,终于2018年6月17日,丛大洋站在了美国自由的土地上,开始了信仰自由的新生活。

听众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笑涵,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