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89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28日
节目长度:43分3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1,728 KB

40,84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2月24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89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从法律角度面对“清零”迫害所涉及的开除公职等违法行为
坚如磐石的信念与平静的心
信谁
我们该赞颂的是大法
修去党文化的恨
关于“严正声明”的一点感想
在帮同修中修去“自我”的一点浅悟
修炼交流摘录


从法律角度面对“清零”迫害所涉及的开除公职等违法行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7/从法律角度面对“清零”迫害所涉及的开除公职等违法行为-41660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从法律角度面对“清零”迫害所涉及的开除公职等违法行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从明慧网的各地信息看到,在邪党“清零”行动中,有些同修涉及到被单位领导及政法委人员威胁开除公职、扣发工资等情况。

从修炼人的角度,发正念清除高层黑手,同时发自善心、入情入理的去讲清真相,不能用人中的办法去逃避,一定要从走向神的修炼者的角度去智慧面对。

从常人层面来说,结合自己所在单位及部门的具体情况,平和的从法律角度跟领导讲明这些都是违法的,将来要被追究责任的。如果不听劝善,可以告诉他们自己的态度:不希望走到那一步,但是真到了被开除公职或剥夺工作那一步,要用法律来维权。

另外,咨询公义论坛或当地律师,适当情况下,可采用具体法律来维护自身合法权利。毕竟无理开除公职是严重违法行为,从法律上完全可以起诉相关责任人士。

设想一下,如果我们同修真的被开除了,不仅给亲朋好友,也会给同修所在单位系统的众生造成负面看法,认为这种结果就是修大法造成的,作为当今的人来讲,他就看表面的结果而较少去探究是非。

一点浅见,不一定合理或正确,请同修参考。


坚如磐石的信念与平静的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3/坚如磐石的信念与平静的心-41688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坚如磐石的信念与平静的心》,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围绕美国大选的消息、各种评论和猜测满天飞。作为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美国大选本身就是上天为救人而安排的一步棋。而目前的局势我认为正是处在一个特殊的状态。我觉得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对自己从新审视,去掉各种执着与观念,坚定正念,并保持心不动。

首先,我们要理清大选所表现出的各种关系。从人的层面来讲,这是共产主义与自由社会之争,是作弊手法与正当取得之争,是趋附势力与坚守良知之争,是接受谎言与广传真相之争,是无奈接受与坚定立场之争。从超越人的层次来看,是邪恶与正义之争,是选择魔鬼和与神同行之争。从修炼者角度上讲,那就是魔鬼淘汰人与修炼者努力救人之争,是维护旧的安排与破除旧安排、维护师父选择之争。

其次,我认为大法弟子对自己的使命应该有清晰的认识。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在大选中,把正邪善恶告诉给人,同时发正念清理红魔的干扰,帮助世人做出正确的选择,也就是在所剩极少的时间里抢人、救人。

目前我看到大法弟子中出现的几种现象,觉的有必要认识到并改正过来,尽量的减少在人世间的损失。

1、抱着人世间的理来看待:这次大选,表面是政治,而且是美国的政治。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讲的又是中文,所以感觉上离我们比较遥远。

2、因为相信师父,从而闭着眼依赖师父,不主动去做:有很多同修表现的坚信师父,认为事情一定会按照师父的要求发展,所以不主动的去清理邪恶,而是一味的依赖师父,等待事情的结果。

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极端的表现。这种等、靠的本身,不能给救度世人增加任何正的力量。

3、消极对待,天天是负面消息,失去信心:这一点与上述两点有因果关系。

无论如何,我觉的我们都应该认真的审视自己,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纯净自己的过程中,集中强大的念力破除旧的安排。在人这儿,我们也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积极的、理性的让人们看到大选中的真相,尽量的形成一个正的场,有利于人们做出其最好的选择。

作为修炼人,无论局势发生怎样的变化,无论在我们这出现什么样干扰,我们对大法、对救人都保持着坚如磐石的信念,并坚如磐石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不动心。

我们的心性达到了标准,我们的行为达到正法的要求,才能证实师父想要的。


信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7/信谁--41660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信谁?》,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神魔大战、正邪大战的美国大选,险象环生,惊心动魄。从明慧编辑部文章发表起,我即刻开始为大选发正念,同时,每天也在关注着形势的变化,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感到自己的内心浮动很大,经过调整,心沉稳下来,期间,看了同修有关发正念的交流文章,对自己的状态做了调整,正念的力量变得强大,信心也更大了。

作为神选之人的川普,我相信,他肯定会在某个时刻会有一个出其不意的事情发生,从而力挽狂澜,扭转乾坤。一路战来,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心想,这就是大戏最精彩的部分了,都是保守派的势力范围,况且,有那么多人证物证,赃物俱在,那不稳赢吗?第二天早早打开网,又是一记闷棍,结果让我失望至极。

这时候才清醒,原来心里隐隐的还是存在依赖之心啊,指望最高法的公正判决。这不是严重的依赖常人之心吗?带着人心去发正念,怎么能救得了世人呢?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鼓掌)真的是这样啊。”不能把主次位置搞颠倒了啊!

经历这次教训,我们看到,在败坏了的民主、政治、法律等等系统中,在共产邪恶的渗透和收买下,这些“自由灯塔”曾经引以为豪的东西现在已经变质了。作为修炼人,不要迷于表象,不为世间形势所动,信谁?就信师父,就信大法。不要再依赖什么人的力量,这才是正信。

再次正视自己强烈的依赖心,去掉它,归正自己,让自己在美国大选的一系列事件中快速成熟起来,走出人。


我们该赞颂的是大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7/我们该赞颂的是大法-41660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我们该赞颂的是大法》,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对于修炼人而言,对宇宙真理的渴望是毕生的追求,而对于在迷中的修炼人而言,宇宙真理的不可捉摸,又成为了修炼中的迷。为了破迷解惑,很多人会比较愿意接触开了天目修炼的同修,遇事都要向其请教,久而久之形成了观念,把开天目的同修当成了宇宙真理的传递者,成为了众人的榜样。这一定程度能起到促進大家共同提高的作用,但也容易产生执着。

随着对法认识的越来越深入,发现我们走的路确实越来越难走,只要我们有人心,就会一直受到相生相克宇宙法理的制约,体现在修炼上,总会发现无论做多好的事情,隐约中发现生命还有不纯不正的因素,如果不加以修正,抑制,就会出现负面影响,给自己和他人的修炼带来损失。

S同修是一位开天目的同修,同时也是一位正念很强大的同修,曾经在邪党监狱中反迫害,做的很好。一次她灵感发出,自己创作了一首歌曲,唱给警察、监狱包夹她的犯人和同修。众人都受到很大的震撼,从此以后,迫害她的警察和犯人收敛了许多。L同修与S、G同修相识,一次不经意间提起当年的事情。G同修早知此事并且记住了歌词,就给大家唱起了这首歌,歌词很好,歌声也很好,可是L同修隐约中感觉有点不对味,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回去反思了很久,才发现心中那颗崇拜同修的心是多么可怕——我们是大法弟子,崇拜的应该是大法,赞颂的应该是师父和大法啊!怎么能去崇拜还在修炼中的人呢?无论其人做的再好,都是在大法的加持下而为,如果没有大法的加持,反迫害根本就做不到啊!

这样的事情在大法弟子中发生过不知多少次了,可是却总是不能纯净。而对于开天目同修来说,这样的因种下了,以后的果却难以收拾。M同修是外地人,离开家乡十七年了,在东北也生活了很久。一次接到家乡同修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乡啊?自己的状态不太好,希望M同修多帮忙。M同修一闻此言,痛悔不已。十七年了,自己在同修的印象中还是那个开天目的先知,心性极好,可以作为修炼的指导。其实当年的那种状态有多少是执着造成的,有多少是真修出来的状态呢?自己的印象都模糊了,却给家乡同修造成了执着,形成了强大的依赖心,这一执着就是十七年啊,这是在犯罪啊!

师父慈悲,广度众生。在常人社会中可以一边工作生活,一边修炼,表面看很容易。可是对于修炼者的心性标准却一点都没有降低,也就是说修炼要求更高了。对于开天目的同修来说,不但要遇到人世间的考验,还有遇到另外空间的考验。虽然破了一点迷,要求却更高了。而世间的名利情的诱惑又那么多,致使很多开天目同修把握不好,有时候讲宇宙真相的同时,伴随着常人的执着心,从而误导了同修,给自己造下业力,从而走向歧途。曾经遇到一位同修,天目开的很好,经常指导周围的同修;在过了一个大病业关后,眼不能看,口不能言,最后还是因病业离世了。如果周围人能善意提醒她,或者她自己能够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许不至于此。

回首二十几年的修炼之路,回首大法弟子的修炼群体,崇拜,奉承开天目同修的现象,从来都没有断过。这就象在走钢丝,训练有素的人能够掌握平衡,把握不好的人,就会掉下去。开天目的同修在大法弟子的修炼路上起到的正面作用是不可否认的,可是奉承崇拜人的同修真应该想一想了,你的奉承会给别人带来什么,你奉承的是人,还是赞叹大法。如果能够区分开,明白开天目同修的出现也是大法、师父的安排,目地是共同提高,而不是崇拜这个人那个人,这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作为开天目的同修,能够时时找自己的执着,分辨正与不正,把同修的奉承,崇拜当作是心性提高的好机会,去掉自己的名利情,这就使我们的修炼更加神圣了。把最后一丝世间的尘垢都扫除干净,这也是师父要求我们做到的啊。

最后敬录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中的一段讲法,希望同修们能够共同提高,精進。

“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以上仅为个人认识,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修去党文化的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3/修去党文化的恨-41638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修去党文化的恨》,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同修A和我诉说对同修B的不满,我一下子象是找到了知己,也说了一件对同修B不满的事情。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同修B有个习惯,就是他想达到什么目地,又担心同修会不答应,所以就把话说一半,另一半我基于对同修的信任就自己给圆了,等事情明朗了,才发觉其实同修是故意这样说话,目地就是让我按照他想的去做。发觉到这一点就觉的同修在骗人,心里很不高兴,又想一想同修也不容易,还是算了吧。

说着说着就觉的自己不对了,不修口。我接着和同修A说,当时这件事情我觉的已经过去了,为什么现在还会愤愤不平呢?

当时心里已经摆平了这件事情啊,怎么又不平衡了?我和同修A分析,是自己的观念没有放下,不喜欢被人骗,尤其被同修骗,觉的骗人就是不对的。同修A也说了自己被B耍心眼骗过,不是自己不知道,而是不想和他计较。

事情看似就这样过去了,过了几天,看到关于去怨恨心的修炼体会,我心里一动,我当时愤愤不平的说着同修B的不足,不就是怨恨吗?我努力去回想自己当时向内找的心理过程:同修是在骗人,可是同修的压力太大才这么做的,我应该体谅和理解同修。

我明白了,我当时的向内找不过是给自己不平衡的心找了个平衡的理由:同修做错了,我是对的,对的不和错的计较了。一种自己是对的高高在上的满足感。

如果真的向内找对了,去掉了自己的又一个私心,就应该多一份善念,怎么还会隔了许久还生气?

那是什么造成自己不能真的去找自己?我找到了党文化的恨,嫉恶如仇的恨,还有自大,证实自己的心。觉的同修的错就是绝对的错,他的错不可理喻。这种认识就是一种恨。在恨的意识中,我就把自己摆在一个对的方面。

恨让我没有了善念,不可能真的设身处地的去理解同修。仔细想一想,党文化的恨真的很害人,一点小小的事情就能让同修产生很大的隔阂,看到同修的不足,第一念不是理解,而是看不上。假使没有这种恨,很多的不满都不会存在:谁不会有错,是不是自己有问题?这种恨的背后还有自大的影子,看别人的过错跟火眼金睛一般,相反自己的过错都不算啥。

这么多年,一直觉的自己在许多事情上宽容同修B,写到此,自己真是汗颜,说不定谁在宽容谁啊。


关于“严正声明”的一点感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1/关于“严正声明”的一点感想-41679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关于“严正声明”的一点感想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今年大陆各地都在搞所谓的“清零”,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有的同修在怕心和其它执著心的带动下,被欺骗或被邪恶威逼利诱签了字,也有的是比较配合。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签了字,同修都知道这不该是大法弟子所为,过后基本上都写“严正声明”发到明慧网上。可有的同修却把写“严正声明”当成了一种为自己开脱的方法,并没有太想按照声明中所说“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去做。“签字了?签了写个声明发到网上就行了。”似乎写了声明,自己背叛大法的行为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你忏悔的目地是干什么?忏悔是知道自己错了想要做的更好,不是一边忏悔一边干坏事。说今天杀了人了,你饶恕我吧,明天你又杀一个,你又忏悔请求饶恕。谁饶恕你呀?是不是这个道理?你忏悔做了坏事,以后不再做了,真的不再做了。”

我们知道神佛看的是人心。世人用假名做“三退”就能保平安是因为他的心是真的;可作为修炼人虽用真名写了声明意却是假的,这能起到声明的作用吗?对于发表声明的同修,我们是否也该有个把握,提醒其发声明真正的意义,这也是对法和同修负责。

以前我认为传统文化是给常人学习的,是常人应该达到的标准,最近我才悟到,传统文化也是我们修炼人应该做到的。如“义”和“忠”,桃园结义和岳飞、杨家将对朝廷的忠。我们大法弟子,受邪党变异文化的影响,很多时候都不及古人。多年的修炼中,师尊时刻在看护和保护着我们,每个人都在大法中深深受益。当自己或丈夫妻子、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得到人中的福份时,还在感恩着师尊和大法,转眼邪恶利用这些利益恐吓时,就忘记了佛恩向邪恶妥协。我们连人的“义”和“忠”都没有做到,何况我们是要做个超出常人的人!

还有的同修关注每周周刊上有多少人写了“严正声明”,用别人给自己找个借口。前段时间有些天我三件事做的不好,但自认为思想上并没有太放松。先是梦到报考大学,我不是正规高中的考生,而是职高的考生,梦里还想“最起码也能参加高考”。醒来后也没有抓紧改变自己的状态,几天后又梦到自己竟然没有考上大学!我明白越到最后越严肃、要求也越严格!身边有位同修已几年没学法炼功,当今年她想好好实修时,梦到自己还在教室里只是没有她的座位只能坐在地上。开始我想自己怎么还不如人家呢?后来悟到:每个生命的来源不同、使命不同、誓约不同、责任不同,法对每个人的要求也不同。也不能用自认为做得好的方面和同修没修好的方面去比较。

以上仅个人认识,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在帮同修中修去“自我”的一点浅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1/在帮同修中修去“自我”的一点浅悟-41674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在帮同修中修去“自我”的一点浅悟 》,作者大陆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学法小组有个老同修,病业关好长时间了一直没好。帮他的人一波一波来:“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下一波也是:“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有时大家七嘴八舌,有的很强势,最后这个同修还是走了。

因为对同修熟悉,我心情沉重了好多天,为他惋惜,心里还有一丝抹不去的指责:“悟性不行,正念强不会走。”几年后我才悟到,这个想法错了,我一直徘徊在“自我”中,表面是为别人好,实际是看重自己的悟,心里有种不服气:“如果听我的话,他不会走的。”我发现,持这种想法的同修大有人在。

同修过病业关也好,过心性关也好,去交流的人基点一定要摆正:别把自己当“医生”,别滔滔不绝开“药方”,这种做法往往人意识不到,帮人的人要清楚:难中同修需不需要你这样?如果交流不起作用,你说多少都是零。漏是修炼人的共性,不必为同修的漏大惊小怪,人在修不可能处处光滑,关键是你看不惯什么?担心什么?急于纠正和评说什么?是不是背后有自己不易察觉的人心表现?即使没有,难中同修也得自己改正才算数,你不用着急。

很长一段时间,我有这样一种表现:听说谁病业关过不去了,或者谁心性关闹得很大影响不好,我就跃跃欲试,去棒喝棒喝,开导开导。后来我想,为什么会有这心呢?找来找去,还是自我:觉得自己这些年修的平稳,身体上又没出过什么大毛病,同修口碑“还可以”。想来想去,就是这个“还可以”让我处在一种自满和孤芳自赏的状态中,这是修炼人的大忌,拿同修缺点比自己优点,咋比都是自己好。

大法无边,自满和坐不住,这是轻浮表现。我跟别人滔滔不绝,敢棒喝人,甚至十几年来总把自己过关那点事绘声绘色挂在嘴上,不就是感到自己修得“还可以”吗?修炼人要看清一点:三件事不管做多少,或别人怎样评说好,你都是在大法引导下和师父保护下走过来的,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和点化,别说提高,我这个药篓子早没影了。修炼人的一切都是师父帮助成就的。谦卑進步才快,自我必摔跤,保持冷静和理智状态,别人才听你的,在这种状态下,才容易看清自己思想里的斑点,去人心才快。

帮别人就是帮自己,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看到同修有问题时,也许是假相,不把自己摆高,走过去,亲切问一句:“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一句温暖的话,会象一缕阳光使难中的同修信心满满的站起来。如果你说“这不行,那不行……”就容易在同修脆弱的心上雪上加霜,甚至逼到死胡同里。

别给同修设计路子,别强加人,很多认识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境界不同,不必要争执和互相认同,对方不接受,可能不在一个平台上。如果你光顾自己说,就会形成间隔。我常想:什么是交流的失败?你滔滔不绝了半天,对方一点没接受,甚至有压力和痛苦,那才是你的失败,这种失败很不容易引起人注意,下次还照样滔滔不绝。如果交流中不能使人提高和触动,就是浪费时间。

我还体会到,帮同修基点要站在同修角度上帮,不管对方状态咋不好,要体谅人,说话声别大,眼睛平视,别居高临下,这样对方才肯跟你说心里话,才觉得你温暖,值得信任。特别是,有同修跟你说一些怕丢人的丑事时,你要注意修口,不要跟谁都讲,那样是对同修不负责,是害同修,为什么有人至死都不想把自己曾做过的不对的事告诉同修呢?是觉得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不敢说,怕弄得满城风雨。

一点浅见,不在法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发正念先归正自己》一文中写到:

在美国大选的问题上,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以便使常人的真念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做出其真正的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受着另外空间红魔操控的前提下的选择,因为我们的目地是救度众生。但是,发正念也好,做什么也好,大法弟子们一定要先归正自己,摆放好自己的位置,遇到问题及时找自己,比如说,不要有依赖常人的心。如果大家都把心寄托在川普这个常人身上,那么邪恶就会钻空子,没完没了的干扰破坏,给救度众生带来干扰和难度。大法弟子应该把自己视为神,神念神行,按正神应该做的、应该想的去做。发正念清除红魔烂鬼,是为了救度众生,帮助世人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做出选择。大法弟子本身就是正神,也应该是这样的想法,神想结束邪党,也有办法或指定其他人,我们不要去依赖常人。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整体配合多救人 慈悲救度上门警察》一文中写到:

我认识到,不应在思想中把警察上门当成骚扰,而是看成他们了解真相的机会,我们正念十足的场就会解体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要看人表面上说什么,不配合、不顺从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在救他,就是真正的善。讲真相有多个角度,可以慈悲唤醒人的善念,也可以揭露邪恶的迫害。不要执著于当时自己的表现,相信在师父加持下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珍惜得法机缘 严肃认真对待炼功》一文中写到:

过去我因为断章取义、片面理解师父讲的“法炼人”,“功炼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而不重视炼功,实则在为安逸心找借口,给自己修炼造成困难。以至于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迷糊困倦,身体也长期受一些不正确状态的干扰。想要好好证实大法多救人,总感觉力不从心。师尊讲道:“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自己不能好好炼功本身就是心性不到位,凭什么让师父给你长功?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肚里肚外》一文中写到:

最近得知海外一直在组织很多大法弟子为美国大选二十四小时持续不停的发正念,虽然说都是个人行为,但是海外毕竟可以更直观去了解到目前美国大选正邪大战的实际情况,现在确实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候了,我觉得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更应该重视为美国大选发正念。因为如果说美国那里是目前正邪大战的直观展现,那么真正支撑干扰川普总统连任的这些邪恶因素最主要还是来自中国大陆,无论是从这个空间还是另外空间都是一样的,我们身在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被安排在这里也是有使命的,就像孙悟空钻到妖精的肚子里,孙悟空在外面与妖精对打还比较费劲,但是孙悟空在妖精的肚子里稍微动一下,妖精就立马告饶,而我们现在大陆大法弟子就要去做这件事。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邪恶的法庭走过场 不要听之任之》一文中写到:

目前邪恶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大都走开庭这种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我觉的我们不能老处于挨打的角色,我们得向内找。特别是修炼如此神圣严肃的事,我们却老是在自己修炼有罪没罪、合法不合法的问题上辩来辩去的,这不把我们自己摆低了吗?把自己摆低了能救他们吗?我们思想中只有他们在被操控着犯罪,他们在无知中毁灭自己,我们要制止他们犯罪,能救就救,救不了也不能任其犯罪;我们也不准他们开完庭后私下定罪迫害。每一个迫害案例基本都是开庭走个形式,私下里商量怎么定罪,这一块也是需要我们突破的;师父在《精進要旨三》〈用正念看问题〉中早就告诉过我们:“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邪恶就是这么张狂和无法无天。但是既然邪恶非要冠冕堂皇的开庭,那我们大法弟子就担当起驱邪扶正、匡扶正义的角色,在法庭上当好主角,运用从大法中修出来的智慧和能力,解体这种暗箱操作走过场。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一百个优盘带来的去人心的机会》一文中写到:

这个矛盾发生的过程中,让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遇事总看对方的脸色,没有主见,遇到强势的人,时常顺着人家,没有自己的正念主见。表面看好像是不愿意与人争执,不产生矛盾,怕人家不高兴,实则是怕事的心。怕人家不高兴的背后是情与面子及求名心,以至于不管在常人生活中,工作中,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有时表现的唯唯诺诺,不敢或是不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不敢坚持原则,有时变化无常,这也是不真的表现。想到这里,似乎意识到主意识不强与自己为人处世不真有关系。找到这里,心里一下轻松了。还有,因为遇事不能用正念的主见来衡量事情,所以时常小看自己,似乎自己真是低人一等,因为执着自我,看重自我,才会自卑。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在家庭中修去怨恨心与争斗心》一文中写到:

这一找,把自己也吓住了,对女儿的情、怨恨心、争斗心、为私为己的心,全部暴露无遗,惭愧呀惭愧。为什么一遇到问题这些心就返上来呢?反思自己,就是平时在一些小事中,比如和儿媳之间,同修之间,和常人之间,没有及时把这些心修去,滋养了它们,遇到问题,它们表现得如此强烈。平时,我总在问同修的一个问题,我现在悟到了。为什么我没有慈悲心?为什么我不知道慈悲心是一种什么状态?怨恨心不去就要去争斗,争斗心不去就要和别人争斗,就没有了善,没有善又怎么有慈悲心呢,这几种心修去了,为私为己的心也就解体了,心里也变的平静祥和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