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2.29)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29日
节目长度:19分1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197 KB

18,09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中共渗透民主社会有多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6/中共渗透民主社会有多深--417063.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新西兰作家特勒夫·劳敦(Trevor Loudon)制作了一部记录片,片名叫做《美国陷于重围:2017内战》,在制作的过程中,劳敦发现,共产主义邪说把美国作为渗透和颠覆的主要目标,共产党认为,打开美国,就可以走向世界,从而控制全球;劳敦还发现,共产主义者已经通过各种不同形态出现了,已经掌握了美国的教育、媒体,并渗透到美国的政界和企业界,使得美国社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意识形态上不断向共产极权方向靠拢。也就是说,当人们以为自由世界已经击败了共产阵营、可以安享民主、繁荣和稳定的时候,共产主义其实已经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媒体,并在加紧准备最后的致命一击。

而这“致命一击”在全人类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悄然而至,就在2020年初,一场史无前例的瘟疫浩劫席卷全球,并且是在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并人为操纵的情况下,完全不顾全球民众的死活,把中共国的大门打开,把病毒推向全球,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有八千多万人感染,一百七十多万人染疫死亡。经过这场瘟疫,人们对中共不再充满幻想,开始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

然而这次美国大选中发生的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选舞弊,几乎让人们对中共的幻想彻底破灭:原来中共老早就住進了家家户户的热炕头,随着大选舞弊的真相不断的浮出水面,美国社会不同层面和不同党派的共产邪说的倡导者和支持者纷纷露脸,拜登家族、麦康奈尔、赵小兰、佩洛西、范士丹、斯沃维尔等等,还有美国各大主流媒体,以及全球著名社交媒体脸书,推特,油管等等,引发了社会各界民众的关注,美国主流社会几乎沦陷。

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是纪录片《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的制片人,他在福克斯新闻一档节目中说,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都是与中共有直接利益往来的关系人。此外,中共的影响也涉及诸多美国政客的高层,包括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与他的妻子赵小兰、众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以及参议院资深民主党议员范士丹等等,中共对他们的影响大到足以操纵他们做出决定。

施韦泽表示,“看看麦康奈尔与赵小兰。与拜登家族不同,赵小兰家族经营航运生意,她的家庭生意是合法的,但是关键在于生意中的资金来自中共政府的贷款。” “众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和中国大陆有一系列生意,都和中共政府直接关联。这也证明中共为美国高层政客输送了利益。还有戴安·范士丹,她的丈夫在中国做生意长达25年,并通过和中共高层的私下会议获得利益。”

就是这帮被中共收买的人,他们对2016年川普总统的当选如临大敌,因为川普誓言“抽干华盛顿沼泽”,并且坚定的喊出“我们相信神,我们不相信政府”,“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 所以从那时开始,这一帮既得利益者就和中共串通一气,计划着怎样把川普挤出白宫。施韦泽说:“所以当唐纳德·川普在2016年当选时,中共国陷入了恐慌。因此就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他们第一次任命了一个美国人進入中国银行任职,而这个人就是赵小兰的妹妹、也就是麦康奈尔的小姨子。一个高级政治领导人的亲属在外国政府拥有的企业董事会中任职,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進展,同样也是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施韦泽说,麦康奈尔的妻子赵小兰是川普政府的交通部长,她的家族和中共政府有着很深的经济往来和金钱关系。赵家是做航运生意的,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和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是老校友,因此借助江泽民的关系,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和妹妹赵安吉在2007年和2008年加入了中共国家造船公司的董事会——CSSC控股。

2007年中共指定上海宝钢澳洲铁矿石运输合同交给赵小兰家族公司,一次签下了7年的合同。同时中共国有银行贷款给赵家的公司,使赵家公司一夜之间变成世界级船务公司。

事实上,不光赵小兰家族悄悄地发大财,这些财富自然也以巧妙的方式流进了麦康奈尔个人的口袋。几年前,赵小兰给了她丈夫麦康奈尔一份500万到2500万美元的礼物,这使麦康奈尔的净资产一夜之间翻了四倍多。

这样看来今天麦康奈尔出卖川普总统的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撕开了口子,在国际上开始被曝光。极度恐慌的江泽民与中共为了掩盖这场罪恶,想法设法要使国际高层政府和主流媒体禁声,于是江泽民集团不惜花高价在2008年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名字叫“中美交流基金会”。这个基金会这些年来把大量的美国记者、学者、政治和军事领袖带到中国大陆去洗脑和腐蚀。

2016年,中共花费了大笔的钱做游说工作,雇用美国游说公司普代斯塔和其它公司,在国会就“中美关系”进行游说。沃尔夫(Frank Wolf)是前国会众议员,他也是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他说:“20世纪80年代有这么多的人在为中共政府游说。我在国会任职34年。我觉得这令人震惊。”

此外,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2018年发布了一份报告,题目是“中共对外干预活动”,这份报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扩展影响力,一带一路、孔子学院、大外宣等等,每年相关的经费达到了约650亿人民币。这还是保守的说法。

同年,两名中共统战部前官员向80家智库的专家部署如何反击白宫即将出台的一份有关中共威胁的报告,当时,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白邦瑞在北京目睹了这一切。这些反击论调并不象中共环球时报的文章那么粗野和赤裸裸,而是设计得很精巧,很拐弯抹角,比如宣扬中共国很弱小,很贫穷,言外之意是不可能称霸世界。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说,中共施加海外影响的机构非常庞大,不仅有“干部数量是美国国务院外交人员的4倍”的统战部门,还有其他帮助影响外国舆论和外国官员的机构,包括外交部、中宣部、教育部,以及许多通常以独立非政府组织和文化交流协会自称的机构、商会、学术组织、媒体机构,甚至在世界各地活动的中共国有和私营企业。

他还说:“这就好比是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从事合法外交活动的中共外交官,水面下是更大、更混沌隐秘的行为者和实体,他们和共产党政权的联系长期以来都被忽视、忽略或研究不足。”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说:“没有任何武装政府有能力应对不受道德与宗教约束的人类,贪婪、野心、复仇、鲁莽,将会破坏我们最坚强的宪法核心,犹如一头鲸鱼冲破渔网。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们而制定,它完全不适用于对其他任何人的治理。”

中共共产邪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没有道德理念,没有人类普世价值的理论观点,他们以崇尚物质金钱享受为第一,放弃做人的一切最基本的道德理念,从而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我们可以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可以看到中共的反人类理念。仅仅因为法轮大法学员信守“真善忍”的原则,中共就对这样一个群体打压迫害,从1999年开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一切手段,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中共这样一个邪说对西方社会几十年不间断的渗透,使美国从高层到底层陷入道德危机。但是邪不胜正,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在大审判到来之前的中共病毒瘟疫,以及美国大选的胶着状态,也是在给所有人一个表露自己真实道德底线的机会,不管人的年龄、职业、肤色、教育程度,也不论人的职位、党派和历史。(节选)


2. 披着政府人员外衣的黑恶势力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9/披着政府人员外衣的黑恶势力-417442.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半年多以来,中共人员在全国开展所谓的“清零行动”,就是说各片区警察和社区人员拿着他们自己准备好的保证书等文件,骚扰并抓捕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通过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声明放弃修炼法轮功。当被问及有何法律依据要求合法公民签这种字时,这一帮警区人员就恼羞成怒,叫嚣在共产党地盘上就得如何如何服从,否则会不断有人上门施压,还要向子女、孙子、孙女施压,再不签字就送洗脑班进行所谓的 “学习”。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黑社会人员上门讨债的情形。当时笔者的一位家人欠了外债,债主雇佣黑社会人员上门,在家里坐半天不走,没几天又来骚扰,并且扬言要找子女算账,家人苦不堪言,不得不离家躲避。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只不过真正黑社会人员上门还可以打电话报警,但是这种穿着警服的中共政府人员上门,不仅不能报警,他们还可能反过来把合法的我们抓到监狱里,嘴里叫嚣着这是“在共产党地盘上”的黑话,比黑社会人员更能制造恐怖。

中共经常说要打击所谓黑恶势力,这种骚扰恐吓表明,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中共是在贼喊捉贼。明慧网最近报道了许多中共人员在所谓的“清零行动”中骚扰百姓的黑社会行为,以下仅举几例说明。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士银女士拒绝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黑龙江建三江农垦管理局前进农场中共社区书记,下属二社区书记李志江、六区书记毕思源、街道办主任汪振松、社区人员于桂花就强行关掉刘士银家的水闸、电闸,导致断水断电;并且恐吓说,要让刘士银孩子失去工作,停发刘士银的退休养老金;同时还派一辆小车天天到刘士银家对面监视。

宁夏灵武市法轮功学员马桂珍女士拒绝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灵武农场派出所片警安鹏、居委会主任严学斌就采取各种手段威胁马桂珍,扬言要收回马桂珍家种的田和廉租房、不让马桂珍的孙子上学 ,还找到马桂珍的家人威逼施压,导致马桂珍儿子吴黎明和弟弟马宝贵对马桂珍又打又骂,最终强行按住马桂珍的手按了手印才罢休。

宁夏会宁县河畔镇法轮功学员张玄文女士同样拒绝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表格上签字,当地镇副书记宋玉良威胁说,要停发张玄文丈夫的工资,让张玄文的子女失去工作,并且一直不断电话骚扰张玄文的家人,最终张玄文的丈夫在巨大的压力和无奈之下,被迫与张玄文离婚。

其间,张玄文曾经善意告诉宋玉良《中共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 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但是宋玉良坚持两眼一抹黑迫害到底,最终害得张玄文女士的家庭支离破碎。

河北沧州地区各区县各乡镇,在政法委、国保大队指挥之下,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他们每天都骚扰,直到晚上很晚才走。据明慧网报道,一位当地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名叫张兆盈,她拒绝签字,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史贾村村书记白洪建带领大官厅乡派出所、乡政府共五人闯進张兆盈家里,死打烂缠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最后一人乘张兆盈没留心,抓起她的手强拉硬拽的按了三个手印,按完之后这些人收拾收拾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李贵鸾是兰州航空航天飞行控制研究院的退休职工,今年已经八十岁。由于李贵鸾拒绝在放弃信仰的表格上签字,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街道综治办主任薛妍、街道人员韩卫东、银滩路派出所副所长焦某和片警郭仁安等人,不断骚扰李贵鸾老人,盘问那些来找李贵鸾的人,还给来的人照相,制造恐怖气氛;与此同时,他们还骚扰李贵鸾老人的儿孙们;甚至有一次把李贵鸾老人劫持到社区,单独非法关在一个大厅里,最大音量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半折磨到下午三点,几个人轮番折磨老人,对这位八十岁的老人又掐又捏;还使劲掰老人的眼睛强迫李贵鸾看录像 ;他们甚至在这位老人的头上用拳头猛捶,把老人直接捶倒坐在地上。

以上几个迫害实例,只是中共在所谓的“清零行动”过程中犯下罪恶的冰山之一角。实际上,中共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不仅编造各种假新闻在宣传媒体上抹黑、妖魔化法轮功,关押、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中共的黑恶势力嘴脸暴露无遗,无关乎老百姓都说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黑社会。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迫害法轮功的头目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等恶棍都已锒铛入狱,基层参与迫害的人员也同样难逃法网。参与迫害的各级中共人员的一切恶行都已经被上天记录,希望参与者能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停止骚扰和迫害,否则等到恶报临头时后悔就晚了。(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