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79)

发表日期: 2007年5月31日
节目长度:30分3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321 KB

28,68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加拿大总理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医生组织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生命的绿洲:两个澳洲西人乐队的故事
--真相与人心:从“4.16”矿难所想到的;心灵阳光
--风雨沧桑:曹爱华惨死半年 新疆多部门联合下文欲毁尸灭迹
--大千世界 奥秘无穷:今生的恐惧或病痛源自何方;做好事让人更快乐
====================

==热点追踪==

(男声)加拿大总理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下面是加拿大总理哈勃为法轮大法日发来的贺词。

值此法轮大法周之际,我非常高兴的向在加拿大生活和工作、并为我们国家多元化做出贡献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表达我最诚挚的祝福。

我们文化传统的宽容、以及我们人民长久不懈的努力,给我们带来了丰富多元的文化、国家的富饶,为全世界所赞美。作为加拿大公民,我们为在加拿大共享的开明和宽容的价值观、信仰和宗教自由而感到快慰。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所有加拿大人都应该牢记,永远不要把这些价值观看作是当然的而不珍惜。

在这个节日,我赞扬加拿大法轮功群体对我们国家共同价值观的贡献,我祝愿你们有快乐、平安和繁荣的一年。

加拿大总理斯蒂文•哈珀
2007年5月13日

(男声)医生组织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加拿大蒙特利尔新闻报五月十八日报导,一个国际医生组织警告说,国外的病人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时,很可能会移植到从被关押的活人身上摘取的眼角膜、肾脏和肝脏,这些被摘取器官的人会因此死亡。

文章说,在多伦多大学昨天举办的公众研讨会上,“反对摘取器官医生组织”说:自二零零零年起,中共一改过去从死刑犯身上获得器官的做法,转而从活着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以供应给不断发展的器官移植业。

“反对摘取器官医生组织”是去年在加拿大发布器官摘取调查报告后成立的。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撰写的报告说,中共正在大规模、系统的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再贩卖给不断增长的绝望中的病人。

乔高说,很明显,法轮功学员成为器官摘取的目标,这是中共根除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一部份。

==生命的绿洲==

(男声)两个澳洲西人乐队的故事

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始传向社会,一九九五年传入澳洲,吸引了成千上万不同族裔的有缘人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在众多的修炼者中,两支由西人法轮功学员组成的英文合唱组格外引人注目。

(男声)来自昆士兰的照亮乐队

在唐人街举行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表演中,照亮乐队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愿每个孩子都拥有和平》,她们创作这首歌曲的灵感来自于对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孤们悲惨遭遇的关注。

乐队的领队丽莎 Griffiths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但看上去年轻的象是四十岁左右的人。丽莎是一名专业的钢琴演奏家和歌唱家,曾经到世界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巡回表演。但是后来因身患重病,她的演艺事业不得不停止了,严重时甚至一周二、三天卧病在床,她到处寻找名医,尝试瑜伽等多种方法都没效果,被医生宣布为残疾人。直到一九九八年八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几乎是就在开始炼功二十四小时内,她的身体就开始发生奇迹般的变化,不久身体就全部康复了,连她的医生都非常惊奇,无法解释这样的变化。而且Lisa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曾经很长时间都希望有孩子,但是一直没有,最后都放弃了。但就在她修炼后不久,因为生病而停经很久的她又开始来月经,在修炼三个月后居然怀孕了,现在她已经是两个健康活泼的孩子的母亲,而且又能够重新回到她热爱的舞台表演了。

谈到为什么要组建这个乐队,Lisa表示她和乐队的其他成员希望能够通过她们发自内心的歌声,与更多的朋友分享法轮大法带来的宁静和美好,并且呼吁人们关注和帮助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残酷的迫害。

(女声)悉尼佛性乐队的故事

在五月十三日表演的另外一支合唱组――佛性乐队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神圣的步伐》,《世界需要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

《神圣的步伐》是由乐队成员盖瑞仅仅用了半个小时自己作词作曲创作出来的,而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创作过歌曲,不少观众都被他的歌曲感动了。他把这样奇迹般的创作归功于他在法轮大法中的修炼。曾经是二十多年瑜伽师和能量治疗师的盖瑞在一九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的第一天就泪流满面,他立即就知道了这就是自己毕生在寻找的返本归真的路。在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就从修炼前多方治疗不愈的瘫痪、浑身如扎针般剧痛的悲惨身体状况中完全康复过来,现在他已经能够胜任需要很多体力劳动的风景园艺工作了。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法轮大法解答了他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现在他感到身心都愉快而充实。他感到他和其他乐队成员都是在用自己的心演唱,而他们的真诚观众能够感受得到,很多时候他们看到不少观众感动的流泪。

佛性乐队是由纽省的几位修炼法轮大法的西人资深音乐者斯蒂文,盖,卡如和盖瑞组成,至今已有三年多的历史,他们感到音乐是一种特殊的方式可以展现法轮大法带给世界的美好和威力,希望通过他们的歌声,把真善忍的美好传播给更多的人,也唤起更多民众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

现在在Westpac银行做保险顾问的盖也是一位专业的音乐人,他从五岁起就开始练习钢琴,获得六级演奏证书之后又开始自己创作歌曲,并参与多个专业乐队在不同的俱乐部表演。他在修炼法轮功之后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升华。斯蒂文是一个英文教师,他和太太卡如两人一个擅长演奏小提琴,一个弹吉他,而盖瑞喜欢打鼓,四个成员共同在二零零四年初组建了佛性乐队。

==真相与人心==

(女声)从“4.16”矿难所想到的

2007年4月18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发了山西省宝丰县2007年4月16日煤矿发生瓦斯爆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消息录相。其中,有几个镜头是这样的;记者为了查清矿难发生的原因,反复对烧伤人员进行了采访。采访时,记者都是身穿白大褂,而被采访的烧伤人员呢,都是光着身子,躺在一个白布搭建成的临时棚子的病床上,受伤处没有任何包扎,完全暴露着。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了2001年焦点访谈中播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当时的镜头是:所有的严重烧伤人员,身体都用白纱布包扎的严严实实,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而采访的记者呢,也没穿白大褂,只是穿着平时的衣服。

人们不仅要问,同样是烧伤,同样是记者采访,为什么不一样?积水潭医院及采访记者,为什么不怕伤员感染,如此轻率的对待他们?

可见,“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恶党炮制的栽赃案。

心灵阳光

(男声)下面请听一位法轮功学员对于修炼法轮功的亲身感受。

如果有人问我:你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了,师父给了你什么呢?我的答案很简单:净化。

心灵的净化
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一个单位的财务科长,掌握单位的财务管理开支审批签字权。我直接属单位法人领导,所以在单位的权力按照常人讲,是很大的。和我来往接触的单位有:银行、财政、税务、物价等许多重要部门。加上单位正处在发展建设时期,往来业务采购与承建建设项目较多,供应商和工头们把我视为一个重要人物攻关。这种环境,确切讲,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是不学法轮大法,今天可能是一只腐蚀社会的小蛆虫。

学了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后,我懂得了一个做人的理:为人要诚实、善良、宽容,在物质利益面前,要看淡、看轻。因此我在修炼法轮功之后,就按照法轮功的要求严格自律,拒绝接受一切礼金贿赠,对炼功前已接受过的礼品,折合现金退还,退还不了的,交给单位支助贫困学生。我的这一举动对单位的领导和职工有很大震动和影响,同时使他们对法轮大法有了一个正面的认识,树立了法轮大法的威德。

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六年,我连续两年参加主管部门组织的对全市财务大检查,在检查中我拒烟戒酒,并交生活费,他们问这是为什么?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并向他们讲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使他们对法轮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净化身体
大家知道,在一般情况下,通常许多炼功人都是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才开始修炼的。我也不例外,我炼功前身体就有许多不适,如胃病、肩周炎、失眠、临界高血压等。特别是胃病,吃东西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硬了也不行,只能吃稀饭,吃前还得吃一粒“胃得乐”。

我修炼法轮功短短一个月后,这些病状都消失无踪了。我的身体一直到现在都很健康而且精力旺盛。这期间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一次,内脏净化持续一星期左右。之后我变得面色红润,一直保持到现在。

谈到师父给了我些什么,对我个人来说,从人的表面上来看,不但祛病健身,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而且开启智慧,逐渐达到了悟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同时正面影响着世上的人。

==风雨沧桑==

(女声)曹爱华惨死半年 新疆多部门联合下文欲毁尸灭迹

新疆曹爱华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五家渠女子劳教所,被绑架后的十天左右迫害致死,她的家人半年多来四处申诉奔走于公检法、兵团监狱管理局、人大、信访等各部门,强烈要求惩治凶手。兵团女子劳教所想私下了结此案的要求被家属拒绝后,五月十六日新疆兵团检察院和兵团卫生局等多个部门联合发函,威逼说半个月内不处理尸体,就强制处理。曹爱华家人悲愤交加。

曹的儿子一直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异乡看护着母亲的遗体。因家人强烈反对,劳教所方没敢火化,曹爱华遗体一直在殡仪馆内。

曹爱华的丈夫到劳教所给妻子送日用物品时,曹爱华告诉他说恶警粗暴打骂她。曹爱华丈夫诉说:他在清洗妻子身体时发现腰部大面积瘀伤,并估计妻子是被打成内伤而去世的。

曹爱华的父母、丈夫、儿子、弟妹不能接受曹爱华做好人讲真相,却被非法劳教三次,又在仅十天左右被恶警打死这样的事实。当地公安几年来以各种名头向她家人榨取钱财近三十万,这都是曹爱华的丈夫向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借来的,至今这些债务无法还清。

异常悲愤的家人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申诉和信访。结果是从开始的推诿到直接拒绝和威胁,发展到联合下函强制处理,想毁尸灭迹。

曹爱华曾经是乳腺癌患者,无止境的化疗使她处于对生命的绝望中。后来她幸运地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很快恢复健康,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在迫害开始后,曹爱华两次去北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八月,曹爱华再次被绑架;同年十月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于十一月一日被送往新疆兵团女子劳教所,十一月十三日就被迫害致死。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在中国发生的像曹爱华这样被无故迫害的悲剧,制止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百姓,尽快结束这场浩劫。

==大千世界 奥秘无穷==

(男声、女声)

今生的恐惧或病痛源自何方?

您相信吗?我们今生的恐惧或病痛可能来源于前世的创伤,现代的很多人体科学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其中,魏斯博士的《追昔抚今》一书记录了很多这样的案例。

《追昔抚今》是魏斯博士第二本关于回忆前世的著作,这本书和他的第一本书《多次前世,多位大师》一样精彩,而且更加详尽。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魏斯博士在八十年代初在以催眠方法,也就是类似于佛家打坐入定的一种状态治疗一位叫凯瑟琳的病人的恐惧症时,偶然地使病人的意识回到前世,病人重新经历前世的一些创伤并释放当时的痛苦之后,她今生的恐惧症神奇地消失了。在这之后,魏斯用这种方法治疗了数百名病人。

比如一个叫伊琳的病人是一位心理学家,她患有颈部、肩部和上背部的阵发性的剧痛,她还患有恐高症。以下是她自述催眠入定时的经历:

(女声) “我看到黑暗,我意识到我的眼睛被蒙上了。然后,我从外部看到了我自己。我站在一个塔的顶部,是一个用石头建筑的作为堡垒的塔。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我二十出头,是一个在战争中战败一方的战士。然后我感到后背的剧痛。我能觉得我牙关紧咬,胳膊僵直,拳头紧握。我从后背被刺穿了,但是我拒不屈服,没有叫出声。然后我感到自己坠落下去,被水淹没了。”

(男声)在做了催眠的第二天早晨,当伊琳醒来时,发现她背部的疼痛和她的恐高症消失了。在接下来的治疗中,伊琳生动地经历了中世纪在法国的一世,那时她是一个贫穷的二十几岁的男子,无辜的被误判死刑,并被当众施以绞刑。对这一世的回忆之后,伊琳长期的颈部疼痛消失了。

魏斯还引述了ROBERT JARMON医生的一个例子。这个案例的主人公是一位年轻的商业主管,每当月圆之夜,他就变得非常焦虑和害怕。在催眠入定中,这个病人回到了最近的一个前世,在这一世中,他是二战时在欧洲战场上的美国士兵,被德国人俘虏了。他最后的记忆就是被德军从背后枪杀,当时是一个月圆的夜晚,他面对一条河,月光从河面上反射上来。

这位病人提供了他在这个前世的名字,还提供了他在三十年代大学毕业的时间、地点和分校。他的妻子后来对此做了考据,发现确有这样一个人毕业于这所分校,只是时间差了一年。在这次回溯到前世之后,这位病人一到月圆之夜就焦躁害怕的反应消失了。

魏斯医生发现,前世疗法尤其对那些因感情上和心理上失调的患者更有效。它还对那些反复发作的具有破坏性类型的患者,比如吸毒、酗酒和人际关系上有障碍的人有特别的疗效。许多患者的习惯、创伤和受虐待的情况,不仅发生在今生,在前世也有发生。前世疗法通过对前世的回顾,能够减轻甚至治愈今世的症状。

1994年美国盖洛普民意测验表明,在美国成年人中,相信有轮回的比率从1990年的21%上升到27%,相信死亡后生命仍有继续的人数由1990年的18%上升到1994年的28%,有高达90%的人相信在天堂能和已经过世的亲人相见。

(男声)做好事让人更快乐

俗语说:施比受快乐。一项新的研究证实了这说法,科学家发现做好事的人确实比只顾自己享乐的人更快乐。

来自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心理学家麦克•史德格一直都对人类在生活上做出不同选择的原因感兴趣。他尤其对为何有人喜欢帮助别人,而有人却只顾自己享乐感到不解。他想知道到底是哪一种人比较快乐?

为了解答这疑问,史德格和同事让六十五位大学里的本科生连续三个星期填写问卷,让他们写下每天花了多少时间自己享乐,以及参与了多少比较有意义的活动如帮助别人等。然后,他们让学生们总结一天是否快乐。

结果,史德格发现,那些多帮助别人的学生比那些自我享乐者更快乐,并觉得活得更有意义。

为了确保做好事与快乐的因果关系,史德格测定了这两样事的次序。他发现学生们往往是在做了好事后才觉得高兴,显示确实是做好事带来了欢乐。这项发现将被发表在《性格研究》杂志上。

来自罗彻斯特大学的心理学家理查德.瑞恩表示:“我们常常以为快乐的来源在于得到,但是这项研究显示施舍比接受更能让人快乐。我觉得这对我们这个享乐主义横行的社会是一个重要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