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188)

发表日期: 2009年12月30日
节目长度:3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78 KB

28,12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推崇“真善忍”的台湾中学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台湾台东县都兰国中校庆开幕典礼上,全校一百多位学生表演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动作整齐、优美祥和,让家长和来宾十分赞叹。

校长张洁在致词时向来宾家长介绍法轮功。他表示,法轮功是一种健康、平和的功法,讲“真善忍”、教人修身向善、做好事做好人,对身心健康很有帮助。他强调,如果能从小培养孩子有“真善忍”的心境,那是孩子未来的福气,因此决定在学校推荐学生修炼法轮功。

几周前该学校开始安排课余时间让学生炼功,学生在炼功过程中有很多美好的感受。许多学生表示,炼了法轮功之后,读书比较能专心,脾气变得比较好。还有整个班级学生说感觉跑步变得很轻快。也有学生说,炼功后突然变聪明了,数学成绩大有进步。

(男声)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美国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美国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市(Augusta)的贝尔会堂(The Bell Auditorium)拉开了二零一零年全球巡演的序幕。下午和晚上的两场精彩演出,节目全新、立意高妙、技巧超卓、舞台造型靓丽,内容高潮迭起,牵动满场观众陶醉其中。


==真相与人心==

(女声)颠倒黑白的造假术

中共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任意地无中生有,把黑说成白,把是说成非,曾经多次把全国人民都欺骗了。

那时宣传的“铁人王进喜”的英雄事迹可说是家喻户晓:王进喜率领1205钻井队奋战五天五夜在大庆打出了第一口油井。王进喜的腿砸伤了,还拄着双拐继续指挥。突然出现井喷,压井用的水泥搅拌不开,王进喜甩掉拐杖,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井喷终于被制服……

然而最近知情者在海外媒体披露了“铁人”的真相其实不是这样的。在王进喜第一次被调往大庆油田时,大庆油田已经打出了二十口油井。泥浆固井也只是当时开采油井的一道工序,不是制止井喷的应急措施。由于当时没有大型的混凝土泥浆搅拌设备,用泥浆固井的效果很不好。是采油队的两位技术人员,其中一位姓刘,不顾一切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才有了大庆第一口油井。而这一切与王进喜没有任何关系。

当年的石油部长康世恩,在听取大庆油田建设汇报时,对人工搅拌泥浆的事很感兴趣,说:不错,应该树个典型。但是他并不想把那个跳进泥浆池的技术人员,也就是“知识份子臭老九”树为典型。于是对一个大庆油田负责人说:找个人选树个典型。这个领导马上领会,推荐了他的手下王进喜,于是无功受禄的王进喜,就成了家喻户晓的模范人物。

为了党的需要,有多少“光辉”的英雄形象就这样被宣传出来?而又有多少历史被涂抹,是非被颠倒?

大地主刘文彩曾经是全国人痛恨唾骂的对象,因为他被宣传为横征暴敛、抢占民女、用水牢迫害农民的恶霸。而一九九九年出版的由笑蜀执笔的《刘文彩真相》才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一切。刘文彩家乡不少农民回忆说,刘文彩为家乡修路办学,个人出资2.5亿元,折合当时200多万美元,兴办了当时全四川师资设备最好的文彩中学。他还常对乡亲扶危济困,被称为刘善人。“水牢”等等恶霸事迹全是莫须有的。

也许有人认为那都是过去极左年代的旧账,那些造假宣传已成往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媒体又一次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把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说成精神病、自杀、杀人等等。为了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制造了漏洞百出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甚至还写进了孩子们的教科书。

但谎言都是一捅即破的。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造假本性。如果有一天,孩子们都明白了真相,指着央视的自焚镜头问老师:烧伤伤口应该是裸露的,怎么能包裹纱布呢?气管切开怎么还能唱歌呢?那时这个精于造假的骗子,无论再使出什么手段,也无法欺骗人民了。

(男声)阿根廷联邦法官裁决逮捕江泽民、罗干

经过四年调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拉玛瑞德(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这二名中共高级官员。

在长达一百四十二页的法律文书中,法官详尽地评估了中共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及江泽民、罗干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实施的群体灭绝政策中,采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人的生命和人类尊严是极大的蔑视。”拉玛瑞德法官在裁决书中写到,“在这个旨在铲除法轮功的运动中,毒打、酷刑、绑架、死亡、洗脑、心理折磨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

法官强调,他在审理此案中运用的是普遍管辖原则(principles of universal jurisdiction)。他在文件中说:“在这个案件中,针对被告被控的罪责——其在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中,受害人之多,以及精神残害之重,必须运用普遍管辖原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罗干在阿根廷访问期间,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会长傅丽维女士委任两名阿根廷律师,于联邦刑事及惩治庭第九法庭控告罗干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此案被阿根廷联邦法院受理,并由该庭法官拉玛瑞德负责审理。

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法官认定罗干的上司江泽民是对法轮功迫害的最初发动者,因此把江泽民加入案件中一并审理。其迫害事实也被加进卷宗,和罗干一样被控诉同样的罪名。

此案件几经周折,在审理过程中,中共用尽各种手段干扰,包括对原告律师施压,但是都未能阻止案件审理的进行。拉玛瑞德法官历经四年的调查取证,做出逮捕江罗受审的裁决。

(女声)庞贝古城的繁荣与崩溃

西元79年8月24日,一场不可思议的火山突然爆发,18个小时之后,庞贝城在地平线上消失了……

庞贝,是一座古罗马城市,用以纪念古罗马时代的政治兼军事家庞培。坐落于维苏威火山南方,是罗马帝国当时最繁荣的城市,这儿有最肥沃的土壤,有最丰富的物产,人口众多、市场交易热络,人民生活富裕到近乎奢侈。

如果你生活在庞贝城中,而且还处在中上阶层的话,你会拥有一个宽阔中庭的花园洋房,墙上有精美壁画,花园中有花坛、藤架、回廊、水池等园艺设计,另外,你还会拥有一群奴隶来帮你服务,过着如帝王般的舒适生活。

可别小看当时人的智慧,整个庞贝城的公共设施的先进程度,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令人吃惊的。现在流行的“泡汤”,在当时的庞贝城早就盛行了。他们有公共浴场,浴池还细分为冷水、暖水及热水三种,另外还有更衣室、按摩室、美容室等一应俱全,贵妇人们还有女士专用浴池,真是令现代人叹为观止。

尽管住在如此富裕的都市里,但庞贝城的居民没有更好地将此得天独厚的条件用来造福人类,而是发展出一套属于他们的、糜烂的生活方式。他们偏好血腥,在庞贝城内的竞技场足以证明。此竞技场可容纳一万多名观众,也就是说可容纳全城半数以上的居民来观看,可见一般市民对此热衷程度,尤其人兽对决的斗兽表演,更能使人们得到刺激。这种比赛常常是拼搏到其中一方惨死,而被派出去格斗的牺牲者往往都是战俘、罪犯或奴隶。这种血腥嗜好说明了庞贝城居民道德与人性的滑落。庞贝居民的道德低落还不止于此,乱性、同性恋的情形到处可见。可以说,在当时的庞贝城,物质的高度繁荣与道德的崩溃糜烂同时并存。

然而,一场突发的灭顶之灾,使庞贝城的生命在瞬间消失。庞贝城被埋在火山灰下,无人知晓。

一千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人发掘了这座地底下的死城。灼热的火山泥浆早已冷却,恐怖的滚滚浓烟也早已消散,来不及逃生的庞贝城居民,经过很长时间,只剩一个个空壳。当考古学家将呈空心状残留在火山灰中的尸体灌入石膏液后,重现了受难者临终时的各种痛苦的姿势和表情。有母亲紧抱着哭泣的小孩,也有人是用手掩面、趴在墙角处挖洞……这些片段栩栩如生、历历在目,但历史不只是历史,庞贝留给人的教训是深刻的。


==生命的绿洲==

(男声)一段奇妙的缘份

家住台湾彰化,今年四十一岁的黄梓宗,身材健壮,谈吐温和。年轻时他就四处打探、找寻一个“有缘人”。二十出头他就喜欢打坐,曾在打坐中看见那个人,穿着黄色的古装,手指着东北方向。就这些线索,虽然模糊,但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去寻觅这位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二十九岁那年,有位六十几岁修道的长者来家中找他。黄梓宗见到长者时,长者竟恭敬地尊称他为兄长。长者似乎看穿他的心事,告诉他说:“你要找的人,不用出去找,在家等着,机缘就快到了。”

在黄梓宗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有很多通灵的人、旁门左道的人来找他,想要收他为徒,连自己的阿姨也来邀他出家进入佛教宗派。但是黄梓宗很清楚,这些都不是心中所要的。

二零零三年某天,黄梓宗在老板桌上看到一本黄皮的书《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很感兴趣。看到里面有打坐的照片,于是向老板借回去看。他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在半睡半醒间,突然意识到这书中的老师正是自己寻觅多年的人,他惊喜地喊出声来。于是,黄梓宗托人买回来法轮功的书和炼功光盘。

黄梓宗开始认真学炼法轮功后,身体立刻有了明显的变化。只炼了一星期,原本必须一周打两次针的皮肤病全都好了;一个月后,一周两条烟的烟瘾不见了,不想抽了。而长期吸烟导致黄梓宗长年胸口痛、胸闷、发紧,每年入秋,他就开始咳嗽不止,一定得去打针才能止咳。这个病症,也在他第一次到炼功点完整炼完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后,全都没了。

除此之外,他十几岁就有的赌博的瘾好,也突然没有了兴趣。认识他的长辈们都不敢相信黄梓宗真的戒掉了这坏毛病。

黄梓宗按照法轮功的要求,提高道德水准,在工作上、待人处事上,努力符合“真、善、忍”的原则。家人、同事都感受到炼法轮功的好。

态度温和的黄梓宗,看不出曾是脾气火爆的人。一同炼法轮功的妻子透露,因为法轮功要求学炼的人凡事找自己的问题,黄梓宗脾气改变了很多,会体贴妻子、主动帮忙家务。

在铁工厂从事焊接工作的黄梓宗,工作认真、不计较,也不摸鱼打混。有一次,老板临时要求赶工作,时间很紧,工作量又大,同事大发雷霆说:“不可能!赶不出来!”还丢东西、骂人。黄梓宗想,赶快配合,不管能不能达成,先认真做好再说,于是二话没说默默赶工。一旁的其他同事看到两人如此大的反差,就说:“你怎不学学人家炼法轮功的?你看人家默默地做,也不计较。 ”发脾气的同事听了、看了,也渐渐改变态度,默默地做了起来。

黄梓宗如今拥有健康的身心、和乐的家庭,他对一切充满感激。一有机会,他总是乐于分享自己经历的神奇,希望更多人能象自己一样幸运!


==风雨沧桑==

(女声)丹东法院非法开庭 民众旁听受阻斥责法警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上午,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对东港市前阳镇法轮功学员任秀芬非法开庭。就像构陷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所有迫害任秀芬的所谓证据都是捏造的,任秀芬的父母聘请两名北京正义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

十一月六日早晨,振兴区法院正门、侧门外聚集了许多要求入庭旁听的群众。法院安排许多便衣特务暗地监视,还要求前来旁听的群众到法院里登记、签字。可是入庭时,该法院的法警却叫内部事先安排好的人站成一排,拎着手机、背着挎包一个个走进法庭,而这些签了字的群众百姓及任秀芬的家属却全被拒之门外。

这一场面使在场的人们感到愤慨,刹那间,人群中象开了锅,各自抱怨:“这也太不讲法律了!太欺负人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旁听?你们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我们知道?有你们这样的法官吗?”“这叫公开开庭吗?你们是在执法吗?”……群众不断地高喊着质问那些法警。

正好两名律师出庭碰上,群众向律师揭露振兴区法院的丑行,两名律师站在法律公正的角度,正告那些法警道:旁听是每个公民的权利,进去好几十人都是你们自己的人,却不让群众旁听,不让家属旁听,弄虚作假,这是违法的。在律师的警告下,法警只让任秀芬的家属进去四、五个,而且这四、五个人还要挨个搜身。其他家属与所有签了名的旁听群众,被推到法院大门外。

中共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欺压百姓,在这里又一次得到见证。被关在大门外的群众不停地质问和责骂,那些法警也自知理亏,谁都不吱声。

两名正义律师以确凿的事实和充份的法律依据,将恶人吴宝锁、生作英与振兴区公、检、法合谋捏造的陷害任秀芬的伪证据逐条驳回,句句在理,令人折服。最后法院不得不宣布休庭。

律师堂堂正正地依法为法轮功学员说公道话,老百姓心里感到非常震撼。一位旁听群众说:“天要变了,坏人坏到头儿了,好人该出头儿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陆律师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们并当庭呼吁法官及一切相关人员:“尊重宪法,尊重人权,敢于直面真相和自己的良知。”


==大千世界 奥秘无穷==

(男声)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报道,居住在美国加州库卡莫恩加牧场市的19岁少女海泽,具有非同寻常的特异功能:她从小就能看见每个人身体周围有不同颜色的光环,还可以判断对方是否有病,甚至可以“透视”器官,就像一台“X光机”。

海泽说,她发现周围出现绿色或金色的光圈时表示对方身体一切正常,而褐色和棕色的光圈则表示对方出现了疾病。海泽说,“我的视力能从一种能力切换到另一种能力,从而层层深入地观察人体内的情况。”

医学专家对海泽的特异功能充满了好奇,却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而海泽并不是特例,具有这种“透视眼”特异功能的人,在世界各地都有。

在这之前俄罗斯媒体曾报道现年21岁的俄罗斯女孩娜塔莎•丹基娜的眼睛具有超凡的“双重视觉”,能像X光或超声波一样透视人体的内脏器官,甚至能够看清那些X光和超声波都无法探测的死角,识别出人体内最细微的症状。

其实在中国,这种透视功能在史书中早有记载。比如战国时的扁鹊一眼就能看到蔡桓公的病根在骨髓;东汉的华佗能看到曹操脑中有瘤子。

但由于受绝对唯物主义论的障碍,很多中国科学家曾经不敢正视特异功能的存在。然而随着八十年代气功热的兴起,人们的态度有所改变。

一九八零年六月,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你信不信》这部以特异功能为题材的纪实片。片中如实记录了出现在中国的耳朵认字、透视、意念搬运等特异功能现象。当时,科学家钱学森首次提出了“人体科学”这个概念,并与当时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的张震寰联手,大胆突破无神论的框架,在中国科学界掀起了一场全新的科学浪潮——中国人体科学。

钱学森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说;“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试图解释它,我看不行,因为它远远超出现代科学的范围。”“(特异功能)本身就打破现代科学体系,最后将引起科学革命。”正是钱学森的鼎力推举,促使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对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实行“不报道、不争论、不打棍子”的“三不政策”。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延伸到了整个气功界,包括人体科学的研究。而钱学森没有对法轮功有一点负面评论,更没有对自己曾极力推广的气功、特异功能及人体科学加以任何否定。

钱学森曾说:“人体科学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学,还不算,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学的平方。”他明确指出“气功是打开人体科学大门的钥匙”。


==心灵阳光==

(女声)神韵二零一零年巡演 首站感动奥古斯塔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美国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美国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市(Augusta)的贝尔会堂(The Bell Auditorium)拉开了二零一零年全球巡演的序幕。下午和晚上的两场精彩演出,节目全新、立意高妙、技巧超卓、舞台造型靓丽,内容高潮迭起,牵动满场观众陶醉其中。

奥古斯塔州立大学的教授杰拉德.约翰逊(Gerald Johnson)与妻子Migohson一起来观看演出。约翰逊先生告诉记者:“我非常喜欢这个演出。”约翰逊先生说:“演出中的舞蹈动作优雅流畅,舞姿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飘’比蹦跳、奔跑更能表现生命,因为生命中有流畅也有停滞,以优雅的‘飘’来面对人生诸事才是生命的常态。”他说:“我最喜欢的就是苗族舞。”他尤其喜欢蒙古舞中敲打碟子的节奏,“我感到那敲击声传达了一种难以名状的信息,令人感动。”

在演出后的贵宾招待会上,上校级军官拉金先生(Ed Larkin)特地为主办方颁发了来自军方的感恩状(Certificate of Appreciation)。

拉金先生接受采访时表示,神韵演出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他说:“我最喜欢的是《武松打虎》这个节目,里面包含的幽默和背后的哲理,舞蹈真是美。我也喜欢那个《手绢舞》中的手帕,视觉上美丽,美妙。”拉金先生还表示:“中国的历史比西方要长得多。相比中国,我们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我可以倾尽我的一生来学习这个文化,都还学不够。”

神韵艺术团二零零九年度的巡演跨越五大洲,在一百多个城市演出三百一十五场,现场观众达八十多万。神韵艺术团发言人近日表示,二零一零年度神韵巡回演出的规模会达到创纪录的四百场,神韵艺术团再次扩大规模,以三个艺术团、三个现场伴奏乐队进行世界巡演。神韵晚会受到各族裔观众的好评,被海外华人视为中国人的骄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三十一日,神韵艺术团将首次莅临香港演出。


==神传文化==

(男声)天定还是人定

唐朝的魏征当时在还没有当宰相以前,曾经担任过仆射之职。当时他手下有两人为他办事。有一次,魏征听那两人在窗下谈话,其中一人说:“我们的官职,都是由这个老翁决定的。”另一个则说: “都是由上天定的。”那人说的老翁就是指魏征。

于是,魏征第二天就写了一封信,叫那个认为是“由老翁定的”人送去侍郎府,信的内容是让给送信的人一个好官职。送信人并不知信的内容,他刚一出门就心痛,于是就找了那个认为 “由天定”的人替他去了。第二天批注下来,说“由老翁定的”那个人被流放了,而说“由天定”的人得到了好官职,被留任。

魏征知道了事情经过,不禁大为感叹道:“官职俸禄由上天注定,大概不是假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