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法洪传故事

大法洪传 - 大法缘(4):琳的故事

发表日期: 2010年3月6日
节目长度:6分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915 KB

5,70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听众朋友,我是主持人笑梅,很高兴又和您在大法缘中见面了。

说起修炼法轮功啊,可能有人就想了,大概都是些老头老太太的在练吧?您这可就错了。不说别的,就我自己在国外接触过的修炼人当中,大多数都是有高学历的,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还不是少数呢,他们有做教授的、做医生的、做工程师的,各行各业的都有,可以说,都是咱们华人的精英。今天,我就和大家讲一位女博士的故事。

那是2000年的夏天,在加拿大一座纯朴宁静小城市里,我们几个人在当地大学里办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因为那时中共刚开始迫害法轮功,一般的中国人因为受中共媒体谎言的欺骗,对法轮功很抵触。那时来参加学习班的人多数是西人,如果是中国人的话大家都比较注意了。

在这期班里,就有一位中国女士报了名,她就是拥有电子学博士的琳。

在办班的第一天,我见到了她,她的眼睛里透着真诚和友善,虽然看上去身体有些虚弱,不过一看就是那种有毅力的知识女性。

但,她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处于好奇,我就问她:“你没有听到过中共对法轮功的负面宣传吗?”

琳痛快的回答道:“嗨,我自从出了国,就再也不想听那些谎言了。那年八九、六四的时候我正在北京读研究生,那个晚上简直太恐怖了,坦克声、枪声、流弹声、喊叫声乱成一团。我们的一位校友,在宿舍里打开窗户探出头去看热闹哩,当时脑袋就被流弹炸开了花,他也没去参加游行示威的,就这么白白丧命了。可是电视上却说没开一枪,没死一人,睁着眼撒谎,就这样的政党实在太令人寒心了。从那天起,我就下决心要离开中共,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去。我出国这么多年了,中共的新闻我根本就不听不看。”

我又问:“那你为什么想来学法轮功呢?”

谁知这个简单的问题倒引出了她一串神奇的经历。

琳开始讲起了她自己的故事:

要说我是学理工科的,对于没有亲眼见过或经历的事从来不轻易相信的。可是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却一直有些现象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你要说是迷信呢,我又真真实实的看到了,感受到了,我想呢把它们说成是现代科学还无法解释的超常现象倒是比较贴切。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类现象还是87年我在北京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从小就有严重的类风湿病,一发作,关节就开始疼,到夜里疼得睡不着觉,到医院看过,医生给些止痛片,临时止止痛,也没有根治的办法。
那时正是气功热,我听说气功可以治病,就去学气功。一练确实有效,比西医的止痛片可是强多了。虽然我从现代医学中找不出气功治病的原理是什么,但我从那时起开始相信气功是可以治病的,具体是什么原理,那得等到科学发达了再说吧。

在这期间我还遇到过一个神奇现象:那是在一次静坐中,我看到自己在一片布满岩石的山中打坐,忽然眼前出现一位穿着袈裟的人,看着我微笑,那神情就象最慈祥的父亲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会儿就隐去了。当时觉得十分奇怪,就跟一位有功能的气功界朋友描述了这个情景,那个人说,“那是你的天目看到的,那是你的师父,他以后会找到你,教你练功的。” 我一听,就觉得这个解释非常贴切,因为那样慈祥的表情,在人世间从没见过,只有“师父”这个称呼最合适。我也知道了练气功可以出特异功能,还可以用天目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景象。但具体天目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人家告诉我说那是我的师父,从那以后,我就一直留心,生怕错过与师父相遇的机会。在生活艰难的时候,心里会跟师父念叨念叨,“师父,您怎么还不来教我呢?是不是我还不够好,那我就再做得更好些吧。”

九十年代初我到了德国留学,认识一位宗教中的朋友,她有肩痛的毛病,就是我们老百姓说的“五十肩”,出于好心,我就用原来学过的治病的气功手法帮她按摩,结果她是好了,可是我的关节却疼得走不了路了。这时才想起来有一位气功师曾告诉我说,不能用气功给人治病,一治病那个病就跑到你身上来了。现在真的灵验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帮人治病是做好事,反而自己要得报应呢?

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在宗教中寻找答案。正好那位德国朋友也经常带着我去教堂,我也读了里面的经书,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这位朋友一直劝我受洗入教。时间长了,我有些动摇了:去不去呢?去吧,实在是不情愿;不去吧,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真正管我的师父在哪儿呢?

那天,就在我彷徨不定的时候,有一个慈悲的信息清晰的打入我的脑子里:“我的孩子,你不需要走入宗教,你已经找到了。”我浑身一震,环视四周,却见不到一个人影,是谁?是师父吗?您在哪儿呢?我找到了,我找到什么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信息从何而来,但有一点我是确定的,那就是我不能走入宗教。

要说我为什么要来炼法轮功就更有意思了。我是一年前从加拿大的最东边搬到这里来的,就住在河边一栋公寓楼里。和周围的人一样,吃过晚饭总喜欢带着孩子在河边走走,有一个现象让我觉得很奇怪: 只要我们朝西边走,患类风湿的关节就开始疼,一朝东边走呢就不疼了。这样发生了几次,我就开始琢磨了:“莫非这东边有什么特殊的地磁场吗?” 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想找一找这东边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所以我就每天带着孩子沿着河岸向东边走,每天都多走一段路。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你们几个人在那炼功,那个场很祥和,看了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我一问说是炼法轮功的,听了我就想要学。

以上就是第一天我们见面琳讲给我的故事,当时我就借了一本《中国法轮功》给她看。第二天,琳象变了个人一样,快快乐乐的来了。她说,她昨天晚上一口气把书读了一遍,她对人生经历过的一切不解,还有气功中的那些超常现象,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圆满的答案。这一点使她在一夜之间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她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甚至连发型也变了。用“脱胎换骨”来形容她的变化是再恰当不过了。

记得琳高兴的告诉我说,在这里她终于找到了她的师父,那就是李洪志老师。看到照片上师父那慈祥的笑容,感到太熟悉了,就是当年她在静坐中见到的那位师父。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琳就是这样的人,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久,缠绕她多年的类风湿关节炎就消失了,真是体会到全身没有病是一种什么滋味儿,特别舒服啊,走路轻飘飘的,心里可高兴了!法轮功修炼注重修心性,看淡并最终去掉对名、利、情的执著。琳对于自己表现出来的执著心,都是坚定的将它们 “连根拔掉”。

听众朋友,上面我讲的有关琳的故事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几年前我就写了下来,前二天我打电话征求琳的意见,“你不介意我把你的故事讲给我的听众朋友吧?”她爽快的笑着说,“没关系,你讲吧,顺便请代我向听众朋友们问个好。” 亲爱的朋友们,笑梅在这里代表居住在加拿大的琳向您问候!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下次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