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传统文化

【神传文化】(第169集)修炼意志不坚,必被凡尘所毁

发表日期: 2010年11月13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1 KB

9,3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的神传文化节目,我是馨语。今天要跟大家讲的是两个修道人因为走了不同的路,得到了两种不同的结果的故事。

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个人结为超脱世俗的好友。隋炀帝大业年间,这三个朋友一齐进白鹿山学道。然而,他们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内功,采集仙药,历尽了辛苦艰难,却仍然什么也没得到。

后来梁芳死了,王敬伯对裴谌说:“咱们背井离乡,抛弃了世间荣华富贵的生活进了这深山老林,听不见美妙的音乐,吃不到美味的佳肴,看不到美丽的女色。离开华美的府第住进茅屋,以享乐为耻,自甘寂寞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得道成仙,有朝一日能骑鹤驾云到蓬莱仙宫去过神仙的日子。就算成不了仙,也希望能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然而如今仙境渺渺不知在哪儿,长生也没什么指望,我们如果继续在这里苦熬,只能死在山中了。我打算立刻出山去重新过豪华的生活,乘肥马穿轻裘,欣赏音乐亲近美女。游遍京城胜地,玩够了再去追求功名爵位,以求在世间显身扬名。纵然不能饮宴于天宫瑶池,不能乘天马神龙听凤歌看鸾舞,不能日日与神仙为伴,但是在人世间身居高官,身穿紫袍腰系金带,每天和高官显贵在一起,还能使自己的图像挂在天子为功臣特建的‘凌烟阁’上,该多么荣耀啊。咱们为什么不回去呢?何必白白死在这空山里!”

裴谌说:“我早已看破,人间的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大梦初醒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到梦境中去呢?”

于是,王敬伯任凭裴谌怎样挽留也不听,一个人出了山。

当时已是唐太宗贞观初年,王敬伯不但恢复了原任的官职,而且被新任为左武卫骑曹参军。大将军赵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到几年他就升任为大理寺的廷评,穿上了红袍。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淮南,坐船走到高邮。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这时天下着小雨,忽然有一只小渔舟出现在官家船队前面,船上是一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渔夫,划着桨很快地驶过船队,像一阵疾风。仔细一看,那渔夫竟是当年和他一起在山中修道的裴谌。

于是赶快派船追上去,追到后,王敬伯命手下人把裴谌的渔船连在自己大船的后面,请裴谌上了大船。进舱坐下,握着裴谌的手说:“老兄当初坚持不和我一起出山,抛开世上的功名利禄,一意修道,但到如今你又得到了什么呢?不还是个江上的渔夫吗?所以我看修道的事如同捕风捉影。古人尚懂得人生苦短抓紧享乐,甚至点着灯烛 不让夜晚虚度,何况青春年少,白白扔掉岁月呢?我出山后才几年就做到了廷尉评事,由于我办案公正受到朝廷赞赏,天子特赐我穿红袍系金腰带。最近淮南有一件疑案一直定不了案,案情上报到大理寺,皇上命一个干练的官员到淮南复审疑案,我被选中,所以才有这次淮南之行。我现在虽然还算不上飞黄腾达,但比起山中的老翁还是要强得多吧。裴兄你却仍像从前那样甘心在山中埋没了自己,我真是不能理解啊!不知裴兄需要什么东西,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裴谌说:“我虽是个山中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流云仙鹤,我像鱼一样在江里游,你像鸟一样在天上飞,各有各的乐趣,你何必向我炫耀你那些浮名微利呢?人世间需要的东西我都非常充足,你能送我什么呢?我和山里的朋友一同到广陵卖药,也有个歇脚的地方。在青园楼的东边,有一个几里宽的樱桃园,园北有个行车的门,那就是我家。你公余之后如果有空,可以到那里找我。”裴谌说完,就潇洒地离去了。

王敬伯到广陵十几天后,想起了裴谌的话。就去找裴谌,找到了樱桃园,果然有个车门,一打听,果然是裴家。门上领王敬伯往里去。起初周围挺荒凉,越走景色越好。走了几百步后,又进了一个大门,门内楼阁重重,花草繁茂,好象不是凡人住的地方。雾气笼罩,景色无比秀丽,无法形容,阵阵香风袭人,令人神清气爽,飘飘然好象身在云中。

王敬伯在这里逗留了一夜,欣赏到的却是在凡间没有的一切,天亮时,裴谌安慰王敬伯说:“你是我山中的朋友,由于修道的意志不坚,长期在人间做官,心中尽是贪欲私心,像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使你步履艰难哪。为世上的荣华迷了心窍,自己甘心赴汤蹈火,聪明反被聪明误,工于心计反害了自己,从此将在生生死死的苦海中沉浮,看不到彼岸,所以才故意请你到这里来,想使你醒悟。你身有公务却在这里住了一宿,你的下属和郡里的官员会因找不到你而惊惶的,你就先回你的驿馆吧。在你没有回京复命前,还可以再来看我,尘世上的路漫长遥远。人在世上常常会有千愁万虑,望你多多珍重吧。”

王敬伯拜谢辞别了裴谌,五天后,王敬伯公务完毕要回京了,就去找裴谌,想向他辞行。但到了樱桃园,车门内再也没有裴谌的华贵府邸,只是一块长满野草的荒地,他十分惆怅的回去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修炼的意志不坚定,已落入红尘之中了。

可见,修炼是很严肃的,只有坚定修道的意志,不为名利情所动,才能最终修成正果,否则,必被其毁之,醒悟之时,后悔晚矣。

好了,听众朋友,又要跟您说再见了。馨语期待着下期节目与您空中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