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26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2月27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5 KB

56,25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帮同修 修自己

我们当地的一位大姨同修,今年七十多岁了,在修炼路上一直很坚定,并且三件事做的也很好。四年前,大姨的老伴在一次车祸后去世。大姨因放不下对老伴的情,一直被情缠扰,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过去,以至于长时间耳朵听不清,甚至二零一一年六月初开始吃不下饭,身体很消瘦。
我听说这事是在七月中旬,我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当时只是意识到要去“帮帮”大姨的。一天晚饭后,我和同修到了大姨家已近八点,同修有事先走了。我和大姨互不认识,可我一看到大姨的模样后就迫不及待的说:“大姨,怎么这样子?”可大姨听不清楚,我就要把我想说的话简明的写出来,大姨看完后再说,我就再写,如此反反复复的到九点。和大姨发完正念后,大姨爽快的说:“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既然缘断情了,我不会让这些已经了断了的情再魔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师父。我要振作起来,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这种迫害。魔了我这么长的时间,我不会再这样了,这些都是假相,今天就是我有执着,我有要修去的心,也应在师父的安排中修,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这些迫害,邪恶不配。”
一周后的一天下午,同修去找我,顺便捎了几个玉米棒子,当时我就吃了三个,晚上不饿也没吃饭。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时觉的胃很难受,有些胀痛,挺直了背坐着还好受点,否则就特别的不舒服。一整天不能吃饭,吃点东西就发胀,连水都不能多喝,觉的浑身无力,发正念立掌都感到右臂无力。我知道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向内找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妒嫉心、争斗心、色欲都很强,特别是几天前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情的干扰,并且很长一段时间和身边的同修之间一直矛盾不断。矛盾的主要原因就是放不下自己,执着自我,用自己的认识、观念来衡量别人,要求别人。同修不符合自己时就又起了怨恨的心,指责同修。
这些尽管早就意识到了,可一直就没有真正的归正好自己。虽然这样向内找了,但两三天了一直还是这样,没有明显的好转,每顿饭只是喝点稀饭,偶尔吃点西瓜也算一顿,这样不仅没有饿的感觉,整天肚子发胀。
一天我觉不对劲,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找到,由于长时间的不实修,瞬间冒出的不好的念头也意识不到。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去大姨家回来的路上,想到大姨瘦的很厉害,由此想:大姨情重,被情魔烂鬼钻空子了,我这人情也很重,情魔烂鬼没有钻我的空子。我找到这一念头的时候,心中一震,知道是师父的加持。找到问题的症结后,我意识清楚的发正念:那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不是真正的自己的,我是不会承认的。
意识到了,发正念清除了,可吃饭还是吃不了多少,一觉不太舒服了我就不吃了。几天后的中午,我哥孙子过百日。我去我哥家吃饭,哥家里的客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受过迫害,当时我就想,不能给大法抹黑。这时我突然意识到:都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吃饭不舒服你就不吃了,这不是已经在承认了并且在配合邪恶了吗?不行,我不能听你的,我就得吃,我就不能让胃不舒服。这时我就毫无顾忌的吃起来,即使吃下去胃真的不舒服,我也不管,就是吃,心想:我就不承认你。晚上在姐家又吃了十多个饺子。直到第三天的下午,我出现了多日没有的饿的感觉。期间没有中间过程,不需要慢慢恢复,说吃饭马上就和以前一样的吃。过程中唯有的一念就是:不承认。我真的体会到: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不是嘴上说说,而是思想与行为都应做到的。
有了这个亲身体会后,我急着要去跟大姨说。第二天,我和同修乙一起去看大姨,乙同修進屋说了一会话后,就把大姨家看了个遍,于是把大姨和老伴的所有照片、共产邪党的一些书、《白毛女》等乱七八糟的一些磁带、毛魔金头象等全部清理出来,烧的烧、毁的毁、送人的送人(照片送给大姨的孩子),并把与师父法像挂在同一房间里的其它照片拿走,让大姨放好。整理完后我们一起发正念,大姨明显的感受到师父的加持。我没有机会也没那么多的时间把我的体会写出来,何况在纸上写完整太费时了,当时就想,这样也写不明白,明天给大姨买个助听器,我就可以把我的这一感受说给大姨听。
第二天买好了助听器,晚上我和同修乙又去大姨家,大姨试听合适后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我迫不及待的把我几天前发生的事说给了大姨。大姨听完后说:“啊呀,我以前就是这样的,早晨不饿就不吃,吃了也不舒服,晚上更不能吃,吃了这一晚上都难受,难受了我就躺着;有时候炼功累了也躺着歇会再炼,你说我这不也是在配合它们,它让我难受我就不吃了,它让我难受我就躺下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再上它的当了,不能让它们得逞。”隔几日再去看大姨,看到她气色好多了,说话也有劲了,变化很大。
本来是想去“帮帮”大姨,没想到实际只是在利用这件事修自己,而发生这件事的实质是:自己应该提高了。在这件事情中,我还有一个体会也是教训吧,就是: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能让负面思维干扰自己,否则就真的会是“人心勾的鬼上门”(《警醒》)啊。
同修啊,让我们珍惜这千万年亿万年的机缘与等待,珍惜师父的慈悲与呵护,尽心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世人,以报师恩!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阳光的文章:从负面思维的泥潭中走出来
负面思维已经成为很多人的思维定式,但很少人想到这恰是人生失败的原因,也是修炼人必须要修去的执著。
习惯進行负面思维的人把事情的结果一般都预想的不好,常常处在担心、忧虑甚至恐惧之中。问题在于,不仅仅是预想的不准、造成负面情绪甚至损伤身体,而在于这种负面思维真的会使事情往坏的方向转化。正如古语所云:“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常人不是也有一句“怕啥来啥”的口头禅吗?古语所说及常人所言常常有意无意间道破了天机。李洪志师尊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道:“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怕,显然是一种负面思维,人不常说嘛,越怕越有鬼。
无神论不承认神佛的存在,认为人生百年终归一死,因此是最大的悲观主义者、负面思维者。认为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加之不承认善恶有报,此邪说成为诸多罪恶之源。
修炼人从常人中来、生活在常人中,有时也会有负面思维,不过只要能记住按照“真善忍”修炼原则向内找,很快就解决。当我情绪不对劲的时候,我就默念师尊的话,“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反复几遍,就会高兴起来。坚定正念,就会“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不修炼的人要想摆脱负面思维的魔咒,建议你拜读《转法轮》,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吉林大法弟子的文章:“干扰”中修心向内找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最近,自己的身体被邪恶钻了空子,不能出去讲真相,给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干扰。
八月中旬的一天,我讲完真相,下一个台阶,腿就戳了一下。我当时想:旧势力干扰,我不承认,还使劲跺两下,一边发正念一边踮脚走,到了弟妹家。我说,也不知啥原因哪里做错了,出现这个情况。救人没错,有什么心呢?
向内找吧?有显示心、欢喜心。因为那几天每天都救二、三十人,自己还告诉自己别起欢喜心、显示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可还是微妙的显示出来了。有一天,我跟同修说:“我要想救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就带着一颗慈悲心就可以了,没什么可难的。”
再有,看到同修修炼好几年了,盘腿费劲,盘不上,我就随口说道:“我盘腿可没那么费劲。”我还说:自己没象别人过大病业关,时间很长。当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显示心、欢喜心在起作用。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我不正是这样吗?
就这样,我“求”来了关难,腿疼的盘不上。腿没好,眼睛又开始红肿,就跟常人的红眼病似的,又疼、又痒、又磨、又流泪,眼睛粘糊糊的往一起粘,两只眼睛轮换着来,随时用水擦洗,看书也费劲。坚持炼功,发正念,听师父的录音讲法,当然不承认是病,可时间太长了,一个多月不能出去救众生,真着急呀!也在向内找,各种方法也都用了,为什么好的这么慢呢?
找不到原因,也就认为是消业吧,可师父法中讲了:“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现在已经影响我证实法了,眼睛睁不开,流泪、通红,怎么跟人讲真相?
左思右想,很苦恼,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那么也就是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看到这,我才真正明白,啊,我的显示心这么隐蔽,我根本就没意识到,我在说我讲真相不费劲、我盘腿不费劲时,这不明显的就是显示心、欢喜心在起作用吗?那旧势力看到了,还不钻空子?是自己不修口(不修心)求来的。
明白过来,心情一下放松了,也深刻的体会到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有多重要,我想:今后可要严格归正自己的言行,可不能随便乱说话,一定要正念,正行,去掉一切人心、执著心。
我又深挖自己还有哪些心?一挖还真是不少。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有这么多的心,这怎么能是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呢?
谈出这些教训和同修交流,赶紧静心学法,放下一切执著,不能让旧势力再钻空子了,紧跟师尊正法進程,走好最后这段路,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与处于严重病业状态下的老年大法弟子交流
目前一些老年大法弟子处于被病业严重干扰的状态:腿部、腰部、心脏等部位出现严重问题。我在老家的母亲和婆婆,还有我认识的几位很早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都处于这种状态。我感觉很多老年大法弟子有以下误区,谈出来与老年大法弟子交流:
一是没学好法,跟不上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一九九九年之后师父的讲法、经文不看、看不全或看一眼就赶紧送走;大法弟子互相交流心得体会、共同促進提高的《明慧周刊》也不敢保留在家里;不愿或不敢参加集体学法。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非常严重。只抱住《转法轮》看,勤于炼功。看起来书在看、功在炼,但是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不上医院,当然使家人很难理解。说的严重一点,这是在利用大法祛病健身,而不是严肃认真的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不做或者敷衍着做,没有发自内心的责任感、使命感。还有很多老学员只愿意发神韵晚会光盘,不愿意发《九评共产党》。向内找找啊,那是什么心在作怪呢?
二是不能及时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和误区,长期误在一个地方,却不愿听别人指出自己的问题。很多老年大法弟子认为自己是老弟子,听不得别人、尤其是新学员指出自己的问题。师尊既然让别人指出你的问题,那就说明需要及时向内找了,执著心和误区捂着盖着不让人说,那怎么提高呢?这与邪党倡导的“自我监督、自我改善”,不允许别人批评指正有相似之处。其实别人指出来不是在帮你快点提高上来吗?错了就赶紧改,跌倒就赶紧爬起来。
三是意识不到自己比青年大法弟子要有更紧迫的修炼意识。很多老年大法弟子当初是因为有重病才走入大法修炼的。如果不修大法,很多人可能早已不在世了。也就是说很多人的生命是师尊给延长来的,是延长来好好修炼的,是延长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如果长期做不好,就很容易被虎视眈眈的旧势力钻空子,進行身体方面的迫害!甚至拖走生命!有的老年大法弟子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没有被邪恶抓住关起来就是修的很好、很稳健了。可是邪恶用其它方式拖着你、不让你做好三件事,不也是在迫害你吗?最终目地不也是让你修不成、要把你毁掉吗?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沈阳大法弟子小英的文章:信师信法度难关
二零一一年我过了一个关,把这次的经历谈一下,也许对和我有类似遭遇的同修,能起点借鉴的作用。
一、突降的难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我突然出现拉肚子症状,一吃就拉,不吃就不拉,当时也没多想,心说“先空空肚子,过几天就好了”。可是几天过后,却不排尿了;随即开始肚子疼(不间断)。解大手时,排出的却是象唾沫一样的、白白亮亮的东西,排时伴随着剧痛,腰象断了似的,而且不能躺下,肚子也一天天的变大,一直大到象临盆的产妇样子。而我的脸却瘦瘦的、苍白的,手臂也是毫无血色。
平时家中只有我一人,这突降的难把我弄的措手不及:饭也没人给做,发烧烧的我浑身打冷颤。每天只能炼静功,因为炼动功已经站不住了,走路摔跟头。我知道炼功人没病,可是这不正确状态的根结在哪儿呢?由于不能躺,我也睡不了觉。每天后半夜,我就能看见魔来拖我(我是开着修的),意思是叫我死,还演化出那些已离世同修的样子叫我看。我说:“师父啊,救我,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死,我死就破坏法了。”当魔一出现,我就灭它。
记得最疼的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我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之后我从内心发出一念:去留由师父安排。瞬间,那些坏东西就无影无踪了。
后来到不能睡觉的第十三天,我着急了。
二、我要学法
我开始打电话找同修,希望同修能跟我一起学法。结果都是来看看就走,都说有事,有的同修一看我这样就哭了。以前我只要有时间就背法,可是现在我却想不起来法了。同修有事来不了,自己学法时就困,听师父讲法录音就闹心。后来急的我说不出话来,于是我就大喊了一声:“我要学法!”就这一声,头脑顿觉清醒多了。
当同修甲接到我的电话后,问我:“能开门不?”我说“能”。她立刻打车飞奔而来,進屋就让我穿衣服跟她走。我套上裤子(裤腰部成了V字型)、穿件大大的衣服、弯着腰跟她下楼,她说:“你得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好好走。”我一听:“对呀,邻居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于是我直起了腰。
三、在同修家
就这样,我来到了同修甲家。一進屋,便看到屋里已有几位同修了。同修乙说:“姐升华了。”听到这话,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啊,同修没有指责我,而是给了我鼓励。”不一会儿,同修丙来了,见我面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该提高了。”我当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剩下感动了。
同修们读《转法轮》,我听。虽然我在听法,可是头上就象扣了一个木盆,法没入心。当同修念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时,只觉的头上的木盆被重锤一击两半儿,头脑一下清醒了,啊,我又理解了一层法的内涵……
该吃午饭了,我不吃,乙劝我吃,我说:“肚子都鼓到肋条骨了,还能吃吗?”乙说:“不吃饭也是自私呀。”于是我就用三口水漱下半匙粥的办法,强挺着喝了小半碗大米粥。之后就频频的上厕所,每隔十分钟、半个小时一次,排出的东西就象大河里的淤泥,持续了大概三、四天吧。
考验真是一个接着一个,这边刚有了起色,那边手、小腿、脚又开始浮肿,但我没动心,因为我明白精神不倒,邪恶就干没招儿。在甲家住了一星期左右时,有同修跟我说:“要为同修着想,回家吧。”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回家能不能行?”我知道自己有依赖心了。
四、别趴着
在肚子没怎么见小、脚穿不上鞋的情况下,我回到了家。一到家我就有了力量:“是啊,我为什么要依赖同修啊?我有师父啊!”三、五天后,就自己出去买菜了,尽管我头晕、心慌、无力,但我心里就是不承认迫害。同修也告诉我:“你就别趴着。”因此只要能走,我就出去,尽管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最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当我一看到路人,就讲真相。人家就夸我:“看你多好,脸白胖白胖的。”我知道是师父借着世人的嘴在鼓励我,慈悲伟大的师父,我让您多操心了。
由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这颗心,一个月左右,我就恢复了正常。十月的一天,我在市场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小声的、试探的问:“是小G(指我)吗?”我一回头,原来是同修丁。丁见真的是我,很惊讶:“是小G,是你吗?”我说:“是我呀。”她拍了我后背一下,高兴的说:“你从天上掉下来呀,这大法太神奇了,真是你呀。”事后她说:“当时你的肚皮就象要爆炸,是透亮、红色的。”难怪同修一见我面就哭了。不是同修不陪我学法,实在是不敢哪。对不起,我把同修给吓着了。
五、向内找
这次之所以被邪恶迫害着,开始时我想:一定是偏离了法。于是我就找自己的执著心,结果找到了妒嫉心、显示心、自以为是、学法时看别人不看自己,表面是帮别人,结果没实修自己。再后来,就找自己是抱着什么执著心走進大法中来的,结果一找,自己被吓一跳,因为当初看完书,知道了佛要什么有什么,大自在,觉的修成后就不用再吃苦了,生命就有了保障、没危险了。而今自己还在抱着这个执著没放。面对别人的夸奖,觉的比人高一等,后来发展到有脱离整体的倾向,有该配合整体的项目也不去参加了……我庆幸在关键时刻想到了同修。同修们对我的宽容,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现在我深深的感到学法不入心就等于脱离法,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必须静心学法。在这次过关中,我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当我清除掉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败物后,身上仍然有不好的东西,而这些来自同修,我不希望这是真的,可确实是真的,就是当指责、埋怨、把同修往不好处想时,都是在往同修的空间场中扔不好的东西。每个修炼人都是有能量的,那些不好的东西汇聚起来,会加重处在难中同修的难。
在此非常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是同修整体的升华使我走过了这一关。我周围的同修没有用人心来对待我的事,他们不是抱着陪我学法的心,而是在我这件事上都找自己,从而修正自己。这次过关中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有不熟悉的同修指责我为什么成了这副模样时,我却在心里非常的感激同修,因为我能感受到同修为我好的那颗诚心。我也升华了。
在此,再一次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对师父,我无以言表,因为是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步的走过来的。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几篇文章:

传播神韵光盘的经历 4
写出受迫害者是什么样的人 4
揭露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4

首先请听福建大法弟子和大法家分享传播神韵光盘的经历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路上虽然走的跟头把式,这过程中有惊有喜,有精進也有懈怠,但师尊的慈悲呵护常在,我们只有更加精進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事,直至圆满。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告诉我们:“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自从师父经文发表以后,我的感觉是散发真相资料与神韵光盘更容易了,真的是师尊都为我们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人的这部份了。
但在做的过程中必须保持大法弟子的正念,请师尊加持,把有缘人领到身边,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度。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慈悲面对一切,面带微笑,见面即是缘,先问一声:“你们好!我送大家看一台我们华人艺术家在国外演出的一流的新年晚会,内容很丰富的。”有时也有人会问:“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要钱吗?是不是法轮功的?”等等之类的话。我就反问他们说:“怎么啦!是法轮功的你就不敢看了吗?修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呐,难道做好人不好吗?难道这世上到处充满邪恶,搞假、恶、斗、打、抢,人人自危,你们才会感到幸福吗?我们只是宣传一下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歌舞晚会,老少皆宜,免费赠送,谁看谁得福。”这样大家也都抢着要了。
我发神韵光盘一般没有什么固定的场合或固定人群,只要碰上能搭上话的都可以送。到商店送,等公交车的,路边等工的,卖水果的,收废品的,小区门卫,交警,建筑工地,菜市场等等,无论什么样的群体,人越多越好送。因为现在中国人出门怕被骗,人多时只要有一个人接受了,其他的人也都抢着要了。发送过程中时间不能太长,一般情况下半个多小时左右,发完立即回家。
还有几次我到工地去发送,只发了一半就有工人过来说:“大姐,天气太热,工地路不好走,我里边还有好多人,你把光盘给我,我帮你進去发。这时我便微笑着谢谢他们,并把祝福带给他们。有好几次都是我发完走了,从后面又追上来几人说他们刚从里面出来没拿到光盘呢!我就再给他们补上。有时神韵光盘发完了,就给《九评共产党》。拿到的人都高高兴兴的说声谢谢!
随着正法的進程,人明白的一面觉醒了,他们都在主动帮着大法弟子,我真的为他们高兴。还有一次我在路边送给几个人时,其中一人问是法轮功的吗?我说有这方面的内容,这是我们国家最古老的民族文化,是神传文化。就看到那人非常激动地问我说:“还有其他的吗?”我告诉他有《九评共产党》,是评共产党如何起家的,如何搞假、恶、斗,如何迫害咱老百姓的邪恶历史。那人就非常高兴的把对面他认识的人都叫过来说:“我们都找了很久了都没找到,今天遇上,太高兴了,太谢谢您了!”并说大姐以后有好看的得给我们送过来呀!遇上这样的人群,如果有会上网的,我就再送给他们一个破网软件。
现在的世人就象师父说的:“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我们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区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讲,马上表示非常高兴,就在等你一样。”(《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其实师父真的都安排好了,我们只要去做人这的事就行了。
平时去电子城买东西,看到很多常人在发名片广告等,我就琢磨着我去电子城给世人送点什么礼物呢?刚好那天同修给我送来一些名片式的破网软件。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灵机一动想到了到电子城去发送破网软件。因为到电子城的人多数是有电脑的,我应该让他们自己上网,看更多的真相。我把破网软件卡片装好,一路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到电子城先把要买的东西买好,到大门口一看好多常人都在那发广告,我便拿出破网软件,心里想我发的东西比你们都好,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会电脑的人都先到我这来吧!就看到很多年轻人象排着队一样从我身边走过,就连那些发广告的小青年也跟了过来,我就很迅速的把手中的卡片每人一张很快就发完了,不到十分钟,送完立即坐车回家。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华云的文章:写出受迫害者是什么样的人
明慧网在大陆各地的通讯员写出了很多揭露迫害的报道,这些报道是他们冒着很大的风险,通过努力的付出,得以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其中很多报道在记述迫害详情的同时,也通过具体事例告诉读者,受迫害者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职业、职位、职称,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有哪些变化(具体事例),为什么在中共迫害的情况下还要坚持修炼,为什么要向民众讲真相,制作散发的到底是什么真相材料(如真相期刊的名称),等等。这些翔实的具体事实非常有助于读者明白真相,期盼各地通讯员再接再厉,继续在这方面下工夫。
比如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发表的《兰州“六一零”谎称急诊 绑架善良女医生》一文,标题中“谎称急诊”、“善良女医生”就很吸引读者,比“兰州法轮功学员路玉英被兰州六一零绑架”之类的标题就要好很多。文章的导语不是简单的概述,而是直接描述“谎称急诊”的情节,吸引读者读下去、做更多的了解。第二段交代了更多的信息,第三段也别具一格,能起到很好的讲真相的作用:
每天慕名来找路大夫看烫伤的病人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外地病人,病人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愤恨之心而去,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径,质问这些绑架路玉英的公安们,是谁在制造不稳定!一个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何罪之有!
报道专门有一节,小标题为:善良的“法轮功大夫”多次遭迫害,前两段专门讲路大夫行医的故事:
路玉英医生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身心受益,从本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修炼前她是一个性情暴躁,大大咧咧的人。修炼大法后,她决心要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她开的专治烫伤、烧伤诊所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烫烧伤的病人,有些病人烫伤面积大,烫伤程度深,给这些病人每天换药是件很头痛的事,由于剧痛,病人根本都不让接触创面,哭喊叫嚎什么样的都有。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根本不管这些,直接用力猛的一下就将创面上的敷料纱布撕下,痛的病人屏住呼吸,半天喘不过气来,头上豆大的汗珠往出冒。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常说:作为一个医生要有端正的品性和良好的医德,要能感知病人的痛苦。以后她给病人换药时先用药水浸泡敷料纱布,再用镊子一点一点的轻轻的剥离,一边剥离一边安慰病人,有时给病人放一些如同天籁之音一般的歌曲,来减轻病人的疼痛。病人对这个时时为自己着想,工作认真,态度和蔼可亲的大夫,亲切的称她为“法轮功大夫”。
修炼大法后,路玉英事事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对人对事的热心非同一般。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心结她都会及时帮助排除。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都是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就是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上面的两段中的细节非常有说服力,让读者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上的好人,对社会有益。读了这样的真名实姓的具体事例,读者自然得出“法轮大法好”的结论,也就更加了解和认同前面描述的慕名而来的患者的义愤。这样的细节比我们泛泛的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更有说服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发表的《优秀幼儿教师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题目也很有信息量,导语很简明,第二段展开更多信息。接下来以“曾在苦难中 幸遇法轮功”讲述了贾桂荣女士的故事:
贾桂荣女士从小家境贫寒,体弱多病,在苦难中长大,特别是结婚以后,生活的不如意、婆媳之间的不和睦,使性格本来开朗的她,整天闷闷不乐,郁郁寡欢。本就体弱多病的她又平添了新疾,严重的心脏病、妇科病、神经衰弱、胃炎、胆囊炎、肩周炎等,疾病折磨得她痛不欲生。
就在一九九六年的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有缘接触到了法轮功。那时正值气功热,全国各地气功多达数十种,人们通过气功锻炼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贾桂荣自从走進法轮功的修炼,身体状况明显好转,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常年折磨她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变好了,心情变好了,精神也变好了。过去上一层楼要歇一歇,现在上三、四层楼一溜小跑,也不喘也不累,真的是无病一身轻。常年久治不愈的多种疾病通过短短几个月的炼功全都好了。
上面的故事也很具体,“上楼”的细节也很生动,告诉读者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真相,读者也就能理解贾桂荣女士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共迫害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修炼。
接下来文章以“众口相传的优秀幼儿教师”为小标题讲述了贾桂荣女士办学的故事。贾桂荣女士和上述的路玉英医生都是主流社会的人士,他们按照“真、善、忍”办学、行医,兢兢业业,服务于社会。这也让读者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并不是中共所污蔑的什么脱离社会的“痴迷者”,更不应该被迫害。
明慧网的初学园地栏目登了很多大陆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故事,很多故事都很生动,可是在中共迫害的情况下,明慧网显然需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无法披露他们的真实姓名和住址。但是在揭露迫害的新闻报道中,遭迫害者正被中共非法关押,需要各界的营救,我们恰恰要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等情况,让各界民众看到中共在迫害什么样的人。我们真名实姓的报道他们的情况,和修炼体会文章一样能起到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作用。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的文章:揭露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明慧网上发表了大量的揭露中共监狱和劳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道和自述。中共监狱和劳教所除了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折磨,一个主要的迫害手段就是奴工劳役。
在揭露奴工劳役时,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就是在劳教所和监狱里的奴工产品的名称和具体细节。这些产品或者在大陆销售,或者出口到西方国家,甚至可能是民众曾经购买消费过的,这就容易引起读者的关注,了解这些商品背后的迫害真相。
比如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发表的《“金龙鱼”背后的奴工迫害》一文,导语是这样写的:“金龙鱼”是商店超市中常见的一种食用油品牌,人们在买回家后,往往会忽视挂在油瓶上的一张小小挂牌,更不会想到这个小小挂牌上的结头是上海市女子监狱服刑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手工打制的。
此文还配以两张图片。文章的标题、导语和图片都能吸引读者关注。读者一般更关心自己身边的、或者和自己工作生活有关的事情。
如果奴工产品出口到海外,文章在英文明慧网上发表后,也会引起海外读者的关注。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人权团体也可以以此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奴工迫害。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