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6/07/2012)

发表日期: 2012年6月8日
节目长度:9分5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2 KB

9,37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明慧简讯节目,下面请听来自中国大陆的消息:

黑龙江消息,二零一二年新年后,司法局滕××到监狱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出监前必须强制“转化”。

自三月五日以来,一系列残酷手段频频开始,警察把将要出狱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九监区,并扬言说:你们不转化都得从那走,这是狱里的规定。

如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找来刑事犯,用胶带一圈圈把嘴封住,再用毛巾勒脖子,将要窒息的状态,然后在地上拖着走,因长期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身体虚弱,她们就用床单抬到九监区。穿上束缚衣,用胶带把胸部、腿部和床的上下铺立柱固定为一体。只有手指和脚趾略能动,全天二十四小时捆绑,有人轮番看着。手里随时拿出写好的四书让你抄,不写连着五、六天不让上厕所。

如果还没转化,就让法轮功学员坐儿童塑料小凳,膝盖两腿并紧,双手必须伸直放在膝盖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这样,由三~四个刑事犯轮流看着,不准晃动一点,闭眼睛。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到极限了,刑事犯就把法轮功学员手把着捆着的手抄写四书。然后松绑。

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把将要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出狱前三四个月转到九监区进行强制“转化”。九监区还实行着这样一种制度,如果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转化,就送到十三或七监区。然后从其他监区再转来一个,持续这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黑龙江女监野蛮折磨即将出狱的法轮功学员-258627.html

男:河北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李文东于今年二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关小号折磨,并且警察不许家人探视。

开平分局、开平派出所、税东派出所众一帮警察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闯入李文东家中将他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并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的罪名将所谓案卷送开平交检察院。

李文东抗议无理关押迫害,狱中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看守所警察用胶条封嘴、戴上手铐和脚镣、关小号折磨。李文东绝食反迫害,被恶警绑在床上插管灌食,每天三次强行灌食。

五月七日,律师在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会见李文东时,得知他遭到的迫害情况。李文东的妻子非常担心李文东的身体状况,迫切要求会见亲人。看守所说办案单位开了证明就可以让家属会见。

为了拿到这个可以会见亲人的证明,李文东的妻子先后去了开平区洼里派出所、开平国保大队、开平检察院、开平政法委、开平“六一零”、唐山市公安局控申处和李文东的工作单位公安分局等七、八个部门,遭到的却是一次次的推诿和拒绝。尤其是作为办案单位的开平国保大队,办案人员陈某明确说:你走吧,我不接待你。国保大队的大队长赵春生强行将李文东的妻子推搡出办公室门外。时至六月初,李文东的妻子仍是求助无门。

李文东,四十五岁,为人善良厚道,工作技术好,能力强,乐于助人。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放弃信仰,早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李文东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荷花坑劳教所遭到杀绳、电击、坐板、奴役等酷刑折磨,并被唐钢无理开除,按临时工待遇,工资低,该有的福利都没有,他本人多次要求恢复工作,均遭唐钢官员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唐山李文东狱中遭野蛮灌食-警察拒家人探视-258605.html

(大陆音乐)

女:今年从5月份开始,河南光山县政法委、“六一零”为迎合上级“六一零”的旨意,用粉红色的A4纸印制了“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上附“举报”电话,下发到全县各乡、镇村民组,强行户户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就是中共邪教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2011年11月中、下旬,光山县政法委、“六一零”在信阳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使下,诱骗村民填写“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去年的“承诺卡”是“信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监制的。要求村民户户都签,可很多村民都知道这是中共愚弄百姓的骗局,在村民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各村只好抽调字写得好点的村会计、村民组长或小组会计对照村民户口册逐户填写。大多数村民根本不知此事。

今年县“六一零”又怕象去年那样,反被各村集体统一填卡,就让各村民组长拿着“承诺卡”家家户户填写,不写就不走。一街道治安主任在小组长会上说:“你们说话要有策略,直接说人家法轮功是×教,可能没一户签字的,就说搞传销的是邪教!”一女组长拿着“承诺卡”走家串户都不愿签,她几乎是哭着央求几家亲戚:“你们就当共产党是邪教,签了吧!”共产党当然是邪教,但这样自欺欺人的“承诺卡”当然不能签!

很多明白法轮功真相的村民都直接抵制:共产党一贯爱搞颠倒黑白的事。人家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邪在哪?真是没事找事,唯恐天下不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你们就当共产党是邪教”-258616.html

男:在新疆阜康市九运街乡有这么一对老年夫妇,白银山和李清芳,他们养育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当法轮大法洪传到九运街乡时,他们六口之家都开始修炼大法,且受益良多。然而,中共迫害大法后,不断地骚扰、拘押,白银山和李清芳夫妇、大女儿和小女儿相继离世,给这个家造成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小女儿白万玲因给世人发真相资料而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阜康市公安局、“六一零”、乡政府、乡派出所不分昼夜轮番出入他们的家中,特别是夜晚喊叫、敲门,开的慢点,恶人就翻墙入室,搅的四邻鸡犬不宁。当时,乡政府还安排了二百多名不法人员进行排班监视,每日两次上门骚扰监控,以每日三十元工资雇两名无业小青年扎住在老人家的院内,监控他们,连老人的儿子下地干活、上厕所都被跟着。吓的邻里乡亲都不敢上门来探望。两位老人在深遭迫害、承受苦难期间,还耐心的向世人包括公安、政府工作人员讲述着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巨大变化,建议身体不好的或有病的也学一学法,炼一炼功,证实着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由于长期的骚扰,李清芳再也承受不住这极大的精神压力而倒下了,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含冤离开了人世。相依相扶老伴的离世对白银山老人精神上的打击更是雪上加霜,他也支撑不住了,于次年十月也离开了人世,终年七十岁。

小女儿白万玲,曾用名白万琳。2000年,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在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肺空洞,恶人怕承担责任,于2002年通知家人接回家,由姐姐们照顾着,由于身体伤害严重,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去世,年仅三十九岁。

多个亲人的离去,给这个家造成巨大的伤害,他们的子女们极度悲痛,大女儿在悲痛中也于二零零四年九月离世。

就这样一个善良幸福的家庭,在短短的几年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四位亲人被夺走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惨遭中共迫害-新疆阜康市六口之家仅余二人-258625.html

(中间音乐)

女:下面是新闻短讯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赵鹏、石登灵四月十二日被绑架至今已近两个月,家人四处打听都无法得知两人被关押在何处。四月十三日凌晨一点多,赵鹏曾打电话回家,刚说完“在贵阳市乌当区特警队被审讯”这句话,电话就被挂断,家人第二天到乌当特警队找人,特警队却否认抓人并说不知道这件事。这两个月赵的家人跑遍了当地派出所、公安局、贵阳市各个看守所和烂泥购洗脑班,得到的也都是同样的回答。

男: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河南荥阳市“六一零”荥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荥阳市高村乡派出所恶警,将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李新仁绑架到荥阳拘留所,并对李新仁的家进行非法抄家。

女:张辉,男,四十多岁,河南驻马店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驻马店市公安局南海派出所绑架,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驻马店市刘阁看守所迫害。张辉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