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42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7月7日
节目长度:46分3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1,140 KB

43,65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转变观念 走出旧势力的封锁

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当年一起被迫害过的同修,看到他们做的那么好,自己真的好惭愧。两个人在一起交流时,同修对我说:“你上下班与丈夫挽着胳膊双出双入,并且夫妻间戒掉了色欲,做的都很好,可是还有一个观念没去,那就是你的情太重,你怕他骂大法,怕他对大法犯罪被毁掉,你执著于救度他不敢走出来,结果到最后还真的别人都退了偏他不退,你很着急,你很担心,这就是你自己应该改变的观念:你对外面所有的众生都象对你丈夫这样关心着急了么?外面那么多众生没有退你都没有着急,你就对他着急,这不是私心么?你越有这个心,旧势力就越利用他控制你,你救不了他反而会毁了他,你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

我听了又感动又心痛:“你说到点子上了,这个观念一定会改变的。”这正是我多年来的根本执著啊,一个“情”字误了多少事!一个“私”字修了多少年才挖到它的根?

因为我有后天残疾,十三岁时双耳膜穿孔,听力消失、交际困难,因此形成了孤僻的性格,喜欢独处。一九九七年年修大法后其它的病都消了,听力总是反反复复,今天好了,明天又差了。向内找也找不出来原因。这样十几年来,一直在家里单修,自己学法,自己炼功。讲真相对我来说很有心理障碍,每劝退一个人,就象打了胜仗一般,心里高兴的很,单位五十几个人,我只把他们当作我唯一救度的目标,觉得我把他们都讲退了,我的使命就完成了。从二零零四年开始至今,近九年的时间啊,还没有退完,但是自己却仍觉得很满足,因为同事们有来的有走的。到了今天,全单位只剩下我丈夫,还有另外两个胆小的没退(一个说没入过,还有一个是对我说了谎,说是别人给退的)。我不敢劝丈夫,一劝他就骂,我怕他对大法犯罪,处处顺着他,宠着他,希望他能感动,其实是这么多年走不出来的原因。

我常为此心痛的眼泪直流,多少众生耽误了被救度啊,为什么只限于单位里的那几个人呢?是觉得单位里的人熟,大家能被自己的善感动,不计较自己的听力障碍,所以容易接受。陌生人不熟悉,加上有听力障碍就不好意思开口了。这正是应该去掉的观念,越有这个观念,旧势力越让听力有困难,这就是修到今天听力仍时好时坏的一个原因。那个残疾的观念、孤僻的性格正是要改变的,得了法的人怎么还会残疾呢?一个将修成的伟大觉者怎么会有孤僻性格呢?师父正法走到今天,留给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一定要破除自己的观念,冲破旧势力的封锁,救度更多的众生。

当我悟到这些的时候,我开始努力往出走。修炼人不要挑自己喜欢的事做,不要挑自己喜欢的人救,救人没有选择,做事不能拈轻怕重。悟到这里,我开始晚上出去贴传单。开始出去时对什么都有陌生的感觉,后来渐渐的觉得熟悉,觉得亲切,知道自己周围的场渐渐的强了。发正念让每一张传单都带有我强大的功,邪恶不敢撕,不敢碰,每贴一张传单,邪恶就减少一份,大法的场就强大一分。

我很后悔自己走出来的太晚,耽误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把这点粗浅认识写出来献给与我有相似境遇的同修,相互鼓励,不走独修的路,走出来和同修形成一个整体,救度更多的世人。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吉林大法弟子的文章:走出困的干扰 坚持晨炼

一直以来,我晨炼坚持的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对自己的状态很懊悔,但就是突破不了,想了很多办法也没好多少。上个月,有机缘与多年不见的同修相遇,说到炼功的事时,她说她无论冬夏,每天都坚持三点半起床,形成习惯了也不用闹钟。我的心那一瞬间震撼了,与同修相比,差距多大呀,我也一定要做到啊!可是回到家仍没坚持几天,但“我一定要做到”的声音时不时的会响起。

那些天我正在抄《洪吟三》,抄完我觉的抄法真是不一样,就决定把后期师父的新经文也抄一遍,抄完《什么叫助师正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句句入心,我更加明白了我的生命来自哪里,生生世世的轮回走到今天,我的使命和责任是什么。今天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不能做好,不是单单做不好的一句话呀,那意味着多少范围内的生命将失去生存的环境和希望,甚至会毁于一旦。师父给我们讲过宇宙的结构,我深深的知道一粒沙里都有那么多的生命,那么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毁掉的生命数量将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啊,多么严肃的事啊!所以我必须首先修好自己,一思一念一行都要按法来归正。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才能救更多的人,这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众生负责。

五月十三日的零点发完正念,我便暗下决心,从这最殊圣的伟大的这一天开始,我要突破困的干扰,无论冬夏除有证实法的事外每天不落的坚持晨炼,修去安逸心,懒惰的物质,修去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等一切肮脏的东西,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第一天晨炼觉的很精神,没困。第二天起床时,好象有股力量压着我不让我起来,我主意识清战胜了那个惰性,但是困魔仍袭击我,炼动功时差点摔倒,但是我对它说我一定要消灭你的干扰,一定走过去。

第三天不那么困了,但我发现在炼静功时,手结印变形了,说明还有困魔的干扰,我就睁着眼看你还让我困不。白天有时感到眼皮困倦,眼珠痛,我坚定的对这干扰说你不能这样,并告诉我的眼睛,我的身体每个粒子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不在这个空间的时间场范围内不受时间的控制,睡眠时间多少由我在助师正法的需要而定,不会影响到身体的任何不适,眼睛,太阳穴痛,这是假相,是干扰,不允许干扰我。一会就好了,没有了困意。师父看我意志坚定,就帮了我,并点化我转变观念。在常人社会,一般人都是晚上九点最晚不过十点熄灯睡觉,早晨五、六点起床,觉的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方式。偶尔人们在十二点过后睡觉就觉的不正常了,这是常人的习惯;少于八小时睡眠时间就会休息不好,这是常人的认识框框,因为过去我和常人的认识一样,所以就符合了常人的状态,睡少了点就受不了了,就只能在这框框里爬行。

找到了制约我不能突破困的观念后,放下观念,转变观念,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间很紧,又要上班,又要安排好家,还要做三件事,我的正常睡觉时间是晚十二点发完正念后,起床时间就是三点四十;不到十二点那不是睡觉时间,完全放弃了过去那种固有的观念,过去觉的睡的少了,是相对常人的八小时睡眠时间而言,觉的少了。现在我完全没有了少的概念,也就无需去补觉了。从此,彻底走出困魔干扰。晚上我有时间抄书了,静心抄《转法轮》,每句话,每个字,每个标点都入心抄写,困意一扫而光。

师父传法二十周年了,我才做到每天坚持不落的炼功,这最初最基本的大法弟子本应做到的,我现在才做到,弟子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想想周围有一些同修也与我有类似的状态,有的还没意识到不参加晨炼给自己和众生带来的损失,有的农村同修习惯于晚上早睡(农村习惯吃两顿饭),这习惯往往就是不易发现的观念,偷走了我们有限的宝贵时间。在正法的最后关键时期,我们真得下个决心,放下观念、做好一切。

对于被困魔拖着在苦恼中无可奈何的同修,我觉的每一关无论当时看似有多大多难过,只要我们有决心,有对师对法坚定不动摇的信念,这决心不是嘴上说说的,是来自于生命的深处的决心,那就一定没问题。五月十三日那天我所下的决心等于是跟师父发了个誓,有的同修说不敢在师父法像面前发誓,怕自己做不到。同修啊,怕自己做不到,就是没有足够的决心呀,问一下自己想不想跟师父回家,想的话放不下的东西带到哪去呀,任何不符合法的观念和人心都必须放下,现在不放更待何时?怕自己做不到就是还不想放下嘛。不要给放不下的东西留有余地,那是把我们拖回常人的缆绳。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三篇文章:

抓紧救度众生 少给自己未来留下遗憾
大法催我救人急
只要想做救度众生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首先请听湖北十堰大法弟子的文章:抓紧救度众生 少给自己未来留下遗憾

一、改变好本体,增强对大法的信念

我在修炼前是有名的“药罐子”、“病包子”,常常一住院就是三四个月。九六年喜得大法后,远离了医院,再未报过药费,人却越来越精神。七十来岁的人走路、干活都象年轻人一样,这些都是周围认识的人有目共睹的。

一次一好朋友从外地回来,一见面惊讶的说:“哎呀,你还……”言外之意没想到我还活着,而且急着向我打听精神那么好,那么多病咋治的?我说炼功炼的,他说他也知道一点法轮功的事,没想到真这么好。后来我跟他讲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就象过去对待“黑五类”一样,他说:“你是几类分子我就当几类分子”。很高兴的做了“三退”,接受了护身符和真相资料。

二、不错过有缘人

去年陪老伴住院,利用这个机会我给同病房的病人讲真相,劝“三退”,做得好的时候连家属也一起都退了。

一次病房里来了个瘫痪了三年的病人,神智清楚,倔强的既不吃药也不打针,一心就想快点死了算了。也许是因为此人看起来给人感觉清高,开始我没想给他讲真相,临到他快出院的前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孙女(小同修)在一个大水池里洗澡,这个人说什么就要進池子里,也要洗澡。第二天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应该给他讲真相,洗净他身上的污垢。是啊不应该错过任何一个有缘人哪!

于是我试着问他;“我教你几个字,你愿不愿意学?”他表示愿意,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吃力的跟着我念。临出院我又给了他护身符,他家人表示回去会跟他一起念。感谢师父慈悲点化,让我放下了自己的观念,没有错失有缘人。

三、救人不畏路途远

由于条件不同,相对来讲城市里的人了解真相的机会多一些,只是相信的程度不同,而农村,特别是一些边远山区机会就少多了,甚至有的地方还没有听闻真相(这也说明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做的还不够),因此决定和同修到边远山区的亲戚家并沿途发资料。

当天走了一半,天就要黑了,我们只好往回转。第二天我们从另一条路進山,沿途看着人家,我们就去发资料。山路越走越高,下山时资料发完了,正在着急如果前边还有人家怎么办?没想到才往前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一个老人正坐在门口看真相资料哪,仔细一看正是我昨天放的最后一家。原来我们整整围着山转了一圈。回首看着刚刚走过的大山,忽然想到汶川地震时,报道的两山往中间一倒,很多村庄被压在底下,不知死了多少人。我想今天这里的人明白了真相,如果灾难来时,这百十户人家就可以得救了。想到这里既感到身为大法弟子,能助师正法的美好,更感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的责任重大。

四、救人要有耐心

我有一个朋友,人称“辩论家”,谁想说得过他还真不容易。此人爱打抱不平、爱管闲事,他知道那个领导腐败就公开写信揭发,从不顾自己的安危。但他相信的还是无神论,并不清楚自己还是在党文化中骂邪党。几年来也有同修给他讲真相,虽不反对,但也听不進去。由于他经常自己怄气,得了严重的肺气肿,而且越来越严重。

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对这样的人,讲别的你说不过他,借这个机会就跟他讲讲身体,让他了解真相。我跟他讲:你知道我以前是“药罐子”、“病包子”,可我现在身体这么好,就是因为炼功炼的,你想不想和我一样?他说:当然想啦。于是我们就先给他护身符,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多久他受益了。我们接着又给他MP3,他一个劲儿的埋怨说:“哎呀,咋不早点跟我说呢!”后来他用真名退了邪党,儿子、孙子全家十几口人也先后都做了“三退”。

虽然我修炼了十几年了,可总感到在做“三退”,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时,自己没有象周刊中那些同修做的那么好。师父在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里告诉我们:“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师父已经把一切铺垫好了,只要我们有正念,肯去做,就一定做得成,一定救得了很多众生。可自己还是误了很多众生得救的机会。现在已有超过一亿人三退了,可离师父对我们的期望还差的很远。今后应更加精進,学好法,加强正念,抓紧救度更多的人,少给自己未来留下遗憾。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大法催我救人急

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有缘得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遵循真善忍的宇宙法理一路走了过来。是大法让我懂得了做人的根本目地。师父在《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我体悟到,这是师父对大法弟子寄予的殷切期望和严格要求,必须竭尽全力,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才能最终达到师父正法的需要,让师父真正放心,我们也才能早日“圆满随师还”。

多年来,无论是刮风下雨,酷暑严寒,每天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背起“真相包”走出去,把大法的福音传遍全市大街小巷、商场工地、公园小区等等一切有人的地方,让有缘人尽快摆脱邪党的谎言毒害,及时做出理性的选择,从而得救。我不会骑自行车,但为了解决偏远农村缺少大法资料的实际困难,我就专门抽出一定时间坚持徒步下乡,以便把真相小册子、光盘以及《九评共产党》奇书等等及时送去。时间久了,鞋底磨破了一双又一双,但我对此从不介意,因为心里只存在着“救人”这纯正的一念。每次出发前我都坚持用心学法、发好正念,从而使讲真相的过程每次差不多都顺顺当当。

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不只一次体察到众生渴望得救的急切心情,以及他们得救后因福报连连而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欢欣,有的甚至因此而坚定的走入了大法修炼。这里,我略举几个讲真相中的实例,与各位同修切磋共享。

路边老人:“我可等着你啦!”

一天上午,我背上装得满满的“真相包”走出家门,边走边发正念。突然间看到马路边上站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向着我走来的方向频频张望,象是在期盼久别的亲人。我直奔他走去,我刚开口讲了几句,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可等着你啦!我在这儿已经等了好几天,就为了了解法轮功真相啊!”

原来就在几天前,一个陌生人曾对他说:“只要你在这耐心等着,就一定会有人过来,专门给你讲你最需要的东西。”而他就象神使鬼差一般,在这里左等右等,今天等,明天又等,一直在等那个“神秘人”的到来。我听了真高兴,知道这是师父为了更多救人而做出的周密安排,谢谢师父!

我对他说:“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教人慈悲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能使人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变得轻松愉快,身心健康,真的是天底下唯独一份的高德大法。如今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接着,我又详细的讲了江泽民的丑恶、共产党的邪性,以及它们相互勾结、肆意诬陷、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它们惨绝人寰的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种种罪行;最后自然又引出天降奇石,天灭中共的历史结论。

老人听得格外认真,连连点头称是。当我从“真相包”中取出各类资料送给他时,他双手合十,表现出好象要下跪的样子,还不停的说“谢谢”、“谢谢”,泪水都快要掉下来了。我忙说:“老兄弟,别谢我,叫我来救你的是大法师父,是李洪志大师啊!”

包工头:“现在请你千万帮我退了!”

有一次,我到一个施工工地讲真相,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包工头。我称他“大兄弟”,说今天给你们带来能够帮你们转危为安的宝物了。正当我刚要具体讲述“法轮功是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截住我的话头,绷着脸对我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党员工地’,不容许乱说的。”我不为所动,继续说:“兄弟啊,真的希望你了解了解法轮功真相,这样才能保证你在迷茫之中认清是非善恶,只有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大字,决心挣脱中共惯用的种种骗术,远离它的邪恶影响,神佛就一定网开一面,帮助你平安度过眼前即将出现的劫难,你才会拥有美好的未来。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找你的,我真的是完全为了你好。”

离开包工头,我继续利用各种机会,广泛接触施工现场的农民工们,给他们讲真相,送《九评》,劝三退,遍洒慈悲救度的“金种子”,效果很好。他们中的许多人还高兴的办了三退——从而使工地的整体环境也得到了進一步净化。

几天后,我再次来到工地,因为那个包工头还没有明白真相,我还得去救他。一路上我专门针对他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刚走進工地,那个包工头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他看到了我,立刻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这回包工头就象变了个人似的,堆着满脸的笑容对我说:“阿姨,这几天我跟不少哥们老乡聊天,也看了你送给他们的真相资料,这回我算彻底明白了,什么‘党员工地’不‘党员工地’,全是扯淡,我再也不信这个‘邪’了!”他郑重表示:“以前我也算一个邪党党员,现在请你千万帮我退了!”

此时此刻,我体悟到浩荡佛恩真的是无处不在。我当即祝贺他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兄弟,真为你高兴,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一亿一千多万人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这是顺天意、得福报的大好事啊!”他接过我送给他的《九评》奇书,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工地小伙:“护身符救了我的命!”

一次,我到另外一个工地讲真相,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跟我谈的很投缘。在我讲过真相、为他做了“三退”之后,我特别拿出了一个护身符送给他,并且强调: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吉祥物,可是实实在在的救人的法器啊!他很高兴,当即就把护身符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过了几天,我偶尔从工地旁边路过,那个小伙子大老远就喊住了我。他激情满怀的说:“阿姨,护身符救了我的命!真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哪!!”接着,他给我讲述了以下这个惊心动魄的真实故事——

“那天,我们正在干活。突然大卡车的顶上滚下来一根铁管子,足有好几米长,粗细差不多有六、七寸,径直就砸向我的前胸,当时我昏迷了过去,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也吓傻了,眼瞅着可就要出天大的事了!有人战战兢兢的走过来,想伸手扶起我;不料我突然摇晃着身子好奇的围观查看,而唯一的‘发现’,就是那块依然挂在我脖子上的护身符,自己站了起来。当时我下意识的摸摸自家的胸脯,竟然一点也不疼。工友们全都拥上来,当我从惊魂一幕回过神儿来,突然间我一切都明白了:毫无疑问,这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因为铁管子砸下来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前就感觉好象突然垫上了一层海绵,厚厚的,软软的,没有一点疼的感觉,这不是护身符超凡的神奇力量又是什么呢?这是神在保护我啊!”

我含笑对小伙子说:“明白了吧,为什么你仅仅恭恭敬敬的戴着它,再加上发自内心诚念护身符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几个字,就能够在危难之时得到上天如此的垂爱呢?一个原因:法轮大法是佛法。当法轮佛法在世间被邪魔肆意诬陷时,正因为你良知尚存,能够明辨是非,支持善良,而保持了这最最珍贵的一念。”

一席话,深深打动了小伙子以及所有在场农民工的心,他们个个伸出期待的手,纷纷向我索取大法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不少人还当场请我帮忙办理了“三退”。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十三年来,“慈悲”和“正念”的无比威力,一再通过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努力不断的展现出来。目前形势的急剧变化只能使大法弟子的头脑更加清醒,修炼人不参与政治,我们只是在努力做好我们应当做好的一切,切实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当前救人抢人的紧急时刻,帮助他们尽快明白真相,找到自己真正的自我!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只要想做救度众生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体弱多病,我患有十几种疾病、最严重的是产后风后遗症、全身浮肿,还经常休克,整天不是打针吃药就是输液,生活不能自理,真是生不如死。吃药胃疼,打针药水就往外流,输液就过敏,有几次真想一死了之,但又看到一双没成年的儿女和那关心的丈夫就忍心不下。

就在这时,有位大法弟子劝我炼法轮功,我说:“什么法轮功,医院都治不了我的病,法轮功就行了?”没当回事,就这样错过了一次机会。又过了-段时间,她拿一本书又来找我:“有一本修炼故事,可好啦,你看看吧。”我说:“我的眼睛不能看书,看书不到十分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她说:“这书和别的书不一样,你看一下再说不晚。”我就答应把书留下了。结果我把书看完了也没有出现以前看不清的毛病,而眼睛更亮了。从前我神经衰弱,睡觉不能打搅,有人把我惊醒后,就象有了大病似的头晕、恶心、全身无力,这次什么事也没有。可我还是不悟,没有参加進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是身体很难受,同修叫我去炼功点,我还是不想去。同修说:“我都来叫你了,去吧。”就这样我去了炼功点,就在那-晚上,动作还没有完全学会,而且还是只炼前四套功法,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早晨睡醒觉我对丈夫说:“我的病好了。”我的身体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半月后身体上所有的病一扫而光,什么活也能干了。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也证明了大法是超常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违心。

随着正法進程,众生急盼得救,大资料点提供的资料不够用,他们那么辛苦,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做那么多,所以我们就得走遍地开花的路。二零零六年,同修说给你个一体机复印资料,你敢不敢,我说:“怎么不敢?”可当时也有顾虑:一是怕学不会,二是怕家人反对,都是“怕心”。后来通过学法和交流,心性提高了。认识到我要做的事是救人的事,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最伟大的事。于是就和丈夫说:“我要做资料。”丈夫说:“不行。”我想:你说不行就不行吗?我是大法弟子,我得听我师父的。为了救度众生,完成洪誓大愿,我必须得做。一开始背着家人做,后来他发现了,就说:“不是告诉你不行吗?怎么又弄开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我说:“你说不行我就不做了吗,如果我不做,你说让谁做,那不是把危险推给别人了吗?我能做那样的人吗?师父叫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再说你不用担心,我有师父保护,不怕,师父叫我们遍地开花,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听师父的话,我是做定了。”丈夫看我很坚定了,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真是“相由心生”啊。

后来,随着心性的提高,二零零七年,让同修帮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真正的成为百花园中的一朵小花。摆弄电脑,以前总认为那是年轻人的事,从来没想过自己一个五十多岁的家庭妇女还能使用电脑。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更是超常的,大法需要我就学,为了救度众生我必须学会。仅仅一下午,我就学会了上网、下载和一些简单的使用方法。看着自己亲手做的资料,我的心里又充实,又高兴。

几年来,不管邪恶怎么封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每天都能安全上网,参加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大法会。其实-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动动手罢了。我的打印机也是超常的,只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有本事,有多少次打印出错了就掉下-张纸,拿起来一看错了,赶快弄好。少浪费大法资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次我的喷墨打印机出了问题,怎么也调不好,我就给同修打了一个电话,想让同修帮调一下,结果同修一直没来,就想也是该去我的依赖心了。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找到了是“情”的干扰,是自己和女儿的情。找到了,发正念清除它,结果打印机什么问题也没有了。有两次我去同修家,同修说打印机不能用了,怎么弄也不行,很长时间了,我往那一坐心里就想你能被大法弟子用上,是你的福份,不能捣乱,要和同修共同做好,打开机子第一次是一清洗就行了,第二次是一开机,第一次不太好,第二次就正常了,有好几次打印《九评》,一鼓粉能打印十八、九本,我就说谢谢师父的呵护。

一次同修到我家说他的复印机坏了,能不能给他把资料做出来。他一看我一个人带着小孙子,这怎么能行呢?我说:“他刚三个月时,他妈妈就上班了,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都不能误,你这么远来了,我让他睡觉。”“你让他睡他就睡?行吗?”我说行,我就说法轮大法好,小宝宝睡觉觉,没几分钟孩子就睡着了,我给他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资料,刚做好,孩子就醒了,其实只要我们信师信法,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只要有这个心就行了。

一次我们去发资料,晚上很黑,路上有个沟,因天黑看不到,我刚走到沟前,一个汽车开过来了,我一下子看见了眼前的这个沟。当时我的眼泪就出来了,心里直说:“谢谢师父的保护。”我体会到: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别说证实法,连自己的命都难保证。

前次放鞭炮,开始也觉得应该放,可是不知道怎么做,既然明慧上说放就必须放,怕现在放炮常人会不理解,通过大家交流,认识到这是大面积救度众生的又一次机会,不但要放,还要堂堂正正的放。放的过程中,开始觉得我们老太太放鞭还行,放炮不行,同修说:“你到天国世界还要找个放炮的吗?自己的事就得自己做。”我马上悟到自己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错了。一个神还怕放炮吗?转变观念后,我们这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都敢放了。一次在放炮时,有骂我们的,怎么给他讲真相也不听,就是骂,给她讲真相根本不听。回来后,我们在一起交流,悟到:她为什么骂,其实就是冲我们的各种执著心、怕心、不敢堂堂正正的放炮等各种人心来的。认识提高上来了,修去了人心,结果以后天天放炮什么事也没有。

从这件事,我悟到,什么事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只要我们想做救度众生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世人的心和事都是随着我们的心性在变。几次我们约好,去十几里外的村里发资料,就刮起了大风。我就说:我们要去那里救度众生,风儿,你也是为法来的,不要影响我们,这也是在摆放你的位置。结果到我们去的时候风停了,我们顺利的把资料发放完毕回到家后,风又刮起来了。

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坚定的信师信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做师尊的真修弟子,随师父回家。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