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24)

发表日期: 2012年9月28日
节目长度:29分5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78 KB

28,11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民主国家没有宣传部; 两部影片 揭露活摘器官黑幕
==生命的绿洲: 人生与修炼
==风雨沧桑: 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心灵阳光: 不一样的“客人”; 四个秋收赢得人心如春
==神传文化: 子孙祸福有因由; 仙人桥与山人庙

==热点追踪==

(女声)欧中峰会 法轮功呼吁制止中共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正值欧中峰会在比利时召开,部份欧洲法轮功学员在首都布鲁塞尔举办活动,要求停止迫害,活动获得世人的支持。由总理温家宝带队的中共政府代表团,二十日在布鲁塞尔与欧盟代表团召开为期一天的会议。会 场附近,法轮功学员在普拉尔特广场(Place Poelaert)上悬挂“法轮大法好”、“法办江泽民、周永康、罗干、刘京”、“中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横幅,呼吁世人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遭受酷刑、被活体摘取器官等迫害。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真相与人心==

(男声)民主国家没有宣传部

在中国,人们对宣传部的存在习以为常,对舆论控制习以为常。可是环顾世界会发现,从西方到东方,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这些国家没有宣传部!现在世界上只有中国和几个少得可怜的共产小国有宣传部。一个政府为什么要下大力气对国人进行“宣传”灌输?当年法西斯纳粹德国的宣传欺骗了所有德国人。
下面是当时任纳粹德国宣传部部长戈培尔的名言: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

当年很多德国人,包括十几岁的孩子们毫不犹豫地冲上战场,人们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成了希特勒统治全世界野心的牺牲品。

大众媒体,是人们了解时事、交流信息的窗口,一旦被专制政权垄断起来,成为独裁的喉舌,就变成了欺骗人们的工具。当年的法西斯是这样,现在的中共也是这样。现在网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话:“在美国,什么报纸杂志你都能找到,就是找不到党报党刊……在中国,除了党报党刊,什么报纸杂志你都找不到。”如果认真去分析会发现,现在中国新闻媒体上除了“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一类言论是真话,所有舆论宣传都是假的。

(女声)两部影片 揭露活摘器官黑幕

台湾媒体九月上旬报道,二零一二年“台北国际短片电影节”由两岸共同举办的《首届两岸原创微电影大赛》中,描写中国大陆活摘器官的台湾影片《被遗忘的日内瓦宣言》被禁赛,主办单位无法给予合理解释。整个事件似乎有一只黑手在幕后操控。

截至影片遭撤当日,《被遗忘的日内瓦宣言》短短八天已获得第五名的排行顺位,观影次数超过一千三百次,支持者们表示,该片是一部发人省思的文艺作品,为何要禁止参赛呢?

而另一部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韩国电影《同谋者们》,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起在韩国各地四百五十多家大型戏院同时上映,八天就吸引了超过一百多万人次,成为同期电影的票房冠军。

二零零九年有报导称,一对新婚的韩国夫妇去中国旅游时,新娘被绑架,且遗体所有内脏器官竟然不翼而飞。韩国导演金泓善根据该真实事件拍摄《同谋者们》,为此收集了一千多篇关于活摘器官的报导,并往返于中韩之间,通过三百多天的秘密跟踪采访,最终完成了这部影片。

实际上这两部电影披露的仅仅是中共活摘器官的冰山一角,更大量而且惨烈的犯罪事实,早已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发生着。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中共在沈阳苏家屯等地至少三十六个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的反人类暴行被海外媒体曝光。中共的暴行近年来持续受到国际社会瞩目。

自零六年八月起,联合国反酷刑调查特派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教授和“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阿斯玛•加罕戈尔曾多次向“反酷刑委员会”提出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指证。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更直接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美国国务院二零一一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使该罪恶更受国际关注。

今年二月,在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交给美国政府的各类中共机密文件中,包括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中共竭力掩盖的薄熙来、周永康与江泽民集团利用政法、军队、医疗系统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正成为举世的焦点。

今年七月,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新书《国有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出版发行,该书收集了证人报告、官方资料、事件发生的时序,对中共的摘取器官行径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印证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详实可信,是继《血腥的器官摘取》发表后,让更多社会大众了解中共暴行的又一力作。该书在加拿大温尼伯市畅销,作为平装非小说类书籍,晋升九月二日一周最畅销书的第三名。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盗取那些因为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监禁的人的器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国有器官》的编辑崔雷(Torsten Trey)医生表示,“从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是国家暴力。那些执行器官摘取的国家机构,如警察、法院、政府官员、军队、医院和涉及该犯罪行为的医生。”崔雷说,中共使中国变成了一个缺乏伦理标准的社会,而缺乏伦理标准使中国的医生良知泯灭参与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中国共产党是该罪恶中的主导因素。”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泯灭人性与良知的灾难,被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形容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无论是《被遗忘的日内瓦宣言》与《同谋者们》这两部电影,或是《血腥的器官摘取》与《国家器官》这两本著作,都大幅揭露了活摘器官的黑幕,让更多民众知道在中国发生的器官摘取暴行。

十三年来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清迫害真相,呼唤良知与善念,许多人对法轮功的态度已从同情、理解,逐渐转为认同、支持。如今,通过多样化途径的传播真相,将会有更多善良的人们起来共同制止迫害。


==生命的绿洲==

(女声)人生与修炼

从呱呱落地那一刻开始,人就步入了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历程。古语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生命的最初都是天真的,而后天的家庭、社会环境以及教育情况,就决定了人将形成怎样的价值观。现代人说: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

然而,出生在哪个家庭,是我们无法改变的宿命。如果你的父母是开朗、乐观、友善的,那么潜移默化中,你会形成正面思维,总是用充满善意的眼神来看待这个世界;相反,你出生在一个负面思维严重或是屡遭不幸的家庭,就会受到悲观、消沉、戒备、敌对的侵蚀,这些负面的思维象空气一样进入你的体内,又象血液一样溶在你的生命里,无法改变,无力超脱。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人问精神科医师:我有许多观念让我很痛苦,请问如何改变?医生说:观念受环境影响,你可以换个环境试试。那么,有多少人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存环境?当你不能改变环境的时候,只能改变自己。而改变自己却是最难的,你需要一个方向,需要一个方法,需要有人告诉你该如何改变才能越来越完善,而不是越来越糟糕。

当你找到这个方法的时候,得以去除后天不良观念,回归天真的本性,并不断升华,遇到再大的环境压力都不再改变,坚守善良的本性,那就是一场修炼,如同道家讲的“返本归真”,佛家讲的“觉悟、彼岸”。

时常有人问我,你这么年轻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二十岁,就读于国内一所重点大学,身体健康,精神正常,家庭状况良好,生活水平中上。而迫害后因坚持修炼被中共剥夺学业前程,关进看守所,流落社会底层,受尽冷落歧视。所以也有人问,你炼法轮功到底得到什么好处了?

这时我常语塞,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说来话长,不知道人们是否能够理解,这不象得了什么病炼功炼好了那么显而易见的受益。我是在法轮大法的指引下,才走出心灵沼泽的。

我自幼生性安静、平和、善良忍让,却一直不被家人看好,他们在中共连番的运动与洗脑中,形成了一套阶级斗争、人人戒备自保的观念,常指责我老实、傻、不会竞争、容易吃亏、不会见风使舵,甚至不爱看“新闻联播”都成了指责我的借口。所以,为了避免批评、得到认同,只好被动地改变自己,过程迷茫而痛苦。最糟糕的是,他们传递给我这样的理念: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利用,你对别人没用,人家就不会对你好。

所以我从小就不快乐,本性与外来观念总是不断地激烈交锋,这使我自从记事起就在思索人生的终极问题:人到底该怎样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什么才是真正的标准?

直到某一天,我读到了《转法轮》,所有疑问都得到了解答,从此,生活变得踏实、似乎每一天心里都洒满阳光,我知道了我的心灵只能在“真、善、忍”的法理中得到改善和升华,我的人生,注定是一场修炼。


==风雨沧桑==

(女声)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武汉市刘运朝修炼法轮功后脱胎换骨,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让家人唏嘘不已。二零零九年四月,拒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在湖北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受酷刑生命垂危,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刘运朝在去世前双眼几乎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有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伤残,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怀疑是遭受药物摧残。

家人控告制造冤案、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法院法官、湖北省黄石市中级法院法官、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长肖天波、武汉市江岸区610办公室主任胡绍斌,涉嫌滥用职权侵犯公民的人身合法权益、致人死亡,请求检察机关及有关机构行使司法监督职能,对被控告人立案侦查,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并对刘运朝家属做出国家赔偿。


==心灵阳光==

(男声)不一样的“客人”

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九年后晋升为企业总部经营管理部门副职,修炼大法已有十五年。

有时工作的“需要”或是领导的委派,不得不面对那个乌烟瘴气、醉生梦死的“娱乐场所”。记得有一次,我和下属一起陪着几个上级领导来到了一个夜总会,每个人很快就都与自己选中的漂亮女孩进了各自的包房,当然也有人给我选了一个。因为修炼了,当然不能去做不应该的事情。可是女孩子并不了解我,把我当成了和别人一样的“客人”,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催我说:快点,人家别的屋都开始了。我对她说:我们聊聊天吧,我不可能做那种事的。她很惊讶,不解地问:为什么?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潇洒吗?都一样花钱,你不是太亏了吗?

我微笑着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种事我们师父是不允许的。她的回答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如果都象你们这样,那我们就都失业了。我说:不是的,如果社会上的人都象我们这样,那这个社会就好了,你们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好半天,她才自言自语道:和那几个姐妹比,我今天晚上真是太幸运了,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的人,你媳妇真有福!

是啊,每当说起这方面的话题时,我妻子都非常自豪。在人前夸我说最能让人放心了,他绝对不会搞什么婚外情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因为他的师父不让。我想,如果都能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去做,那中国社会早就好了,绝不会有这么多的乱象。

(女声)四个秋收赢得人心如春

邻村有一位法轮功男学员被无辜非法判刑七年,他家里种了二十多亩地的玉米,家里的孩子都在上学,学习成绩都很优秀。家里家外的都只有他的妻子一人操持,真够她呛。

常言说:三春不如一秋忙。到了秋天,二十多亩地的玉米收不回来,没钱、没车、没人手。就在她最无助为难的时候,我们十几个炼功人相约一起帮她,连割带扒两天完事。可是往家里拉又犯难了,花钱雇不着车、雇不着人。于是我们又放下自家的活,开着自家的车,把玉米全部帮她拉回来了。中午饭和水都自己带。东北的十月,天气转凉,可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以苦为乐。就这样一连四年了,我们一直主动帮她家秋收,她家每年都是第一个先收完。

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感动了全村人,他们非常震惊:如果不是亲眼见,谁会相信呢,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还真有这么多纯朴善良的好人无偿地帮助人。村干部说:“法轮大法真是好啊!”那么大的一个村子,所有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拥有了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赢得了人们心中的尊敬,天虽冷、人心暖。大法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神传文化==

(男声)子孙祸福有因由

据《宋史》记载,宋将曹彬,性格慈和,为人谦让,从不乱杀。刚刚攻破遂州,各将都要求离营住城,曹彬不许可。他把抓获的妇女,集中关在一起,秘密派人保护。等到事态平静后,寻找她们的家庭,由家人将她们领回家中。没有家人领取的,就备礼,把她嫁出去。曹彬在讨伐金陵时,首先焚香发誓:“破城之日,不戮一人。”

后来,曹彬的儿子曹玮、曹琮、曹璨,都相继为帅,小儿子曹圮追封王爵。后来的光献太后,也是出自他家。曹彬的子孙,荣盛无比。
当时,有另一同姓将军曹翰,因攻不下江州而大怒,后来,大肆屠城,纵兵淫掠。曹翰死后,不到三十年,子孙中,就有人沦为乞丐。


(男声)仙人桥与山人庙

安徽省明光市有座嘉山,在中嘉山东麓有一天然石桥,被称作仙人桥,桥旁曾有一庙,被称作山人庙。

《安徽省志稿》记述嘉山旧貌:“双峰挺峙、有巨石横亘如桥其下广数丈,内有石床石凳,可以坐卧,每逢大雨,石梁上瀑布奔泻如帘。”

其中“巨石横亘如桥”便是说的“仙人桥”。一巨大拱形横石跨于两竖石之上而形成的天然石桥高约三米,跨度约八米,一条山涧清泉从山上流下汇入鲶鱼洼,也就是现在的明光分山岭水库。遇丰水期,涧水从横石上飞流而过会形成瀑布,石桥两侧绿树茂密,落日余晖处于山角之时,更显景色宜人、气势壮观、美如仙境。

相传,古时在石门有一位白发道长,一日不知何故关闭了石门来到了中嘉山选择修炼之地,几日后选中了仙人桥,并添置了石床、石桌、石凳。道长是位善人,修炼之余喜欢将路过的樵夫、猎人请到桥洞中喝水、休息。

一天,一位樵夫打柴时被毒蛇咬伤,急忙来找白发道长帮忙,可是还没走到石桥洞便浑身打颤地栽倒在山涧边,白发道长发现后连忙将樵夫扶入石桥洞中躺下并为其治伤,当黑紫色的毒血被排出后,道长又从葫芦里倒出一粒黑色药丸给樵夫服下。

樵夫问道长是不是郎中,道长摇摇头,用手蘸水在石桌上写下“山人”两字,写好后又用手擦去一半。

樵夫回家后把遇到的这件事讲给村人听,有个识字的聪明人琢磨了很久终于明白:山人应是“仙”字,擦去一半,分明说是个修炼的半“仙”呀。

从这以后,村里人常去找白发道长医病,去的人都满意而归,就连一个失明多年的瞎子也给医治好了。白发道长治病从来不收金银、不收礼物,后来他修炼得道而成仙飞升了。

村里人感激道长治病救命之恩,捐资在石桥旁修了一座庙,取名“山人庙”,按他的样貌在庙里塑了神像,凡求道长治病驱邪的都会在庙里敬香磕头,人们常能看见每逢初一、十五时白发道长显灵为百姓排忧解难。

千百年后,山人庙早已失去了踪影,人们为了纪念白发道长,便把这座石桥叫“仙人桥”。中华文化的精华是修炼文化,几千年来修炼者的神奇故事载于史册、见证于山水之间,修心向善之人也历来受到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