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60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11月15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60 KB

56,25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九月廿八日—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时间,有以下三篇文章和大家分享

法的确能破一切邪恶
正念闯过生死关的经历
解体消沉 精進起来
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体味修炼的苦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着弟子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

“我们走过了一个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感觉却非常漫长的一段岁月,大家在这段时间里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我曾被非法关押迫害七年,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两个或四个刑事犯人(包夹)来监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甚至一言一行都记录在册。不让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见面,更不允许说话,不让大法弟子盘腿坐着,对于每一个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恶警下令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能与我们说话聊天。

由于我一直不配合邪恶,多次被更换监号,经常与一些精神病人、吸毒自残的犯人、监狱里最爱打架、最挠头的犯人关在一起。

师父讲:“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

一、因为那是佛坐着的姿势,是最神圣的

在监狱里,恶警不让大法弟子盘腿坐着,双盘更是不可能,在床上坐着必须伸着腿。为了否定邪恶的安排,只要在床上,我就双盘而坐,到了整点我就闭上眼睛双盘发正念,每天早晨四~五点多准时起床盘腿发正念。监视我的犯人让我把腿伸开,我告诉她们怎么坐着是我自己的权利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的干涉就是在犯法。犯人见我不把腿拿下来就上来搬腿,只要她们一松手我就盘上腿。

恶警开始找我谈话:“某某,你的思想怎么想的我们不管,但你必须遵守监狱的规定,监狱里不许盘腿。”我说:“我不是犯人,监狱里的任何规定跟我没关系,怎么坐着是我自己的权利。”恶警见我态度坚定,就给监视我的两个犯人施加压力,我一盘腿那两个犯人就小声央求我:“某某,你别这样坐着了,我们会挨训和扣分,减不了刑的。”看着她们可怜的表情,我心里很难受,这是监狱里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株连手段,他们把大法弟子能否配合邪恶、能否转化与监视犯人的是否减刑早回家联在一起;监狱里的奖励制度跟大法弟子转化多少联在一起;恶警的晋升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残酷联在一起。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谁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越疯狂。谁得到的邪恶好处就越多。可怜的行恶人不知道地狱之门也同时为它们打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些就是因为不想株连其他犯人而被迫转化。

我看破了邪恶的伎俩,决不会被它们所动。我静静的对两个央求我的犯人说:“我非常同情你们,但如果我配合了你们,你们造的罪业就大了!过去讲十恶五逆,十恶指杀人、放火、偷窃、邪淫、恶口等十种罪行,五逆指弑父、杀母、杀罗汉、见佛身血、破和合僧。破和合僧就是指干扰修到中途或将要修成的僧人或其他修炼人修不成的恶行,破和合僧是十恶五逆中最大的罪行,你们现在配合恶警迫害我们大法弟子,不就是在做破和合僧之罪吗?你们能否早回家取决于你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两个犯人显出很为难样子,再也没有搬过我的腿。

过了不长时间,我被调到了最邪恶的监区,关在一个小号里,和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犯人关在一起。我听其他犯人说:“这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化’了”。从犯人说话的口气中感到,在这个监区提起法轮功人人喊打,我明显感受到了这个监区异常邪恶,空气里都充满了邪恶。看守我的犯人是监区里出了名的坏人,外号叫“黑鬼”。他以为我会像有些大法弟子那样软弱可欺,一见面就给我来个下马威:“法轮功有什么好的,把你炼到监狱来了?”我眼睛正视着它,“你住口!你没有炼过法轮功,你只听一面之词,有什么资格来评价大法?”他愣愣的看着我,就不再自找没趣了。早晨,我照样四点多起来盘腿发正念。过了两天,我被调到了一个特殊的监号,这里都是恶警的打手,开始了他们蓄谋已久的阴谋——对我大打出手。

一天晚上,犯人故意找茬,让我坐在小板凳上学习。我不坐,他们就把门关上了,所有人开始对我進行暴打。他们将我的头用床单蒙住,一个高个子的犯人在我身后揪住我的头发,我的头不由自主的向后仰着。其中的一个小个子犯人左右开弓,使劲抽我的嘴巴。此时,如果我想还手,这个小个子犯人就是我出手的对象,但是我没有,师父教导我们:“我经常说一个正法修炼的人,首先你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出于自卫,我大声喊“救命”,他们才肯罢手。

第二天早晨我照样起来盘腿发正念,他们就搬我的腿。上午我又被几个犯人暴打一顿。“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在什么地方让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色欲心、安逸心、争斗心很强,马上归正自己的言行,同时悟到:“晚上应起来发正念了!”就这样,我不仅早起一小时发正念,晚上睡觉前也盘腿一小时发正念,夜里十二点之前起来盘腿一小时发正念。恶警看暴打对我并没有起作用,而且起来次数更多了,过一段时间,又给我换了监号,关在一个小号里。他们找茬把我双手铐在床上,夜里十二点时,我全身酸痛难忍,师父点悟我,要我坚持盘腿发正念,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因为双手被铐着,不能双盘,就在我坐起来的瞬间,全身疼痛立即消失!我的泪水哗的流了下来,我真实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被铐在床上整整五天,我没停止过一次发正念。五天后我下床洗脸时,我的脸上一层皮脱落下来了,当时我不知怎么回事,再用手摸脸时,感觉整个脸都是光光的,滑滑的,再也没有了以前粗糙的感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其他犯人看到我都说:“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连恶警们都说我皮肤太好了。恶警们真实的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们没再说什么。“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几年来,我一直这样坚持着发正念,从没有间断过一天。直到我回家那天早晨,我都没有间断。不管调到哪个监号,我都这样坚持着。开始时,监号里的犯人都是由开始不理解到后来支持我,有时我忘了正点,她们会提醒我说:“你该去闭眼坐着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用她们的嘴来提醒我,不要放松自己。从那以后,恶警们再也没有对我用过任何暴力!

一次,主管恶警找我谈话,很无奈的说:“你为什么非要那么坐着?为了一个姿势吃了那么多的苦,值吗?”我微笑着告诉她:“因为那是佛坐着的姿势,是最神圣的!”

二、犯人再也不敢当我面讲对大法不敬的话了

刚到监狱初期,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为了讨好恶警、早点减刑回家,在给我做转化工作时说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每次我都立刻制止,我严肃的告诉她们:“提我师父的名字都是在犯罪!”

有一次监视我的犯人填写表格,偷偷在我的名字前面写上“×教”两个字,我立即把那个表格抢了过来,把“×教”划去,写上了法轮功三个字。我正告她“我们不是×教,以后再瞎写会遭报的!”一些犯人说我:“一点不像其他那些大法弟子能忍。”因为我知道:“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恶警与犯人看到我的态度后,他们再也不敢当我面讲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再没有任何人敢在我面前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恶警在和我谈话时都要加上一句“你们师父”。

有一次,监区的大队长(恶警头头)找到我谈话时说:“××,我们警察找你谈话很犯怵,我们要放下自己的自尊来维护你的尊严”,我知道那是大法的威严所在,而我只是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一次刚过完年,恶警值班晚上点名。其他犯人一起向恶警拜年“孙队长过年好”,我是从来不参与这些的。只见那个恶警立正站好,对着我说:“×××,过年好!”出于礼貌我也说了一句。晚上睡觉时,其他犯人都说:“你派头儿太大了,队长主动给你拜年!”我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心里只是默默感谢师父:“你们在常人社会善良与慈悲和大法弟子正的表现,得到了世人的证实,得到了神的证实所以才有今天的环境。”(《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三、只要坚定,没有路师父也会给我们开辟出路来

对于狱中的大法弟子来说,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看不到法。坚定的正念来自于法,同修们都悟到了这一点,我们都把自己能背下来的法默写了下来。

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形影不离,即使这样,在伟大师尊的加持下,利用各种时机传阅了我们背下来的所有的法,而且看到了一个刑事犯人保存下来的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的全是大法弟子背下来的法,其中《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全部完整的默记在上面。短短的时间我背下来了几十篇经文,为我正念正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父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对于师父讲的法我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只要我们能正念对待身边的事,没有路,师父也会给我们开辟出路来!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念,力可劈山,力可倒海。

四、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在监狱里,他们不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见面说话,可邪恶从来没有说了算过。在楼道里或是上厕所,我经常遇见同修,我就主动和她们打招呼说话,有的同修不敢和我说话,我就每次都主动跟她们说,而且我告诉她们,“说话是我们的正当权利,谁也没有资格阻止我们!”上厕所时,如果有一个同修在里面,犯人是绝对不会再让另一个同修進去的。为了破除邪恶,有时看到有同修上厕所了我才去,看守厕所的犯人拦也拦不住。她握着厕所门把手,我用力将她的手掰开,我就進去。

有一次,看到一个同修去了厕所,我也随后跟了去。里面的那个同修本来正在蹲着方便的,见我進去,看守她的犯人立即让她起来出去,我就大声制止,告诉同修:“方便这是你最基本的权利,不要什么都听他们的!”后来每次上厕所,不管是看守我的犯人还是看守厕所的犯人,他们都不敢再阻拦我!

有一次,在厕所里遇到一个身体残疾的同修,看守她的犯人正在对她大声叫嚷,嫌她方便的慢。我就冲着那个犯人大声说道,“不许你对她这样说话,你没有这样的资格,你这样是犯法的!我告诉你,你这样对她,我不会袖手旁观的!”那个犯人不敢再说话了。

恶警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让那些邪悟的人,每天不厌其烦的威逼正念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也曾用几个人来威逼我,我从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给她们背师父的法,讲她们这样做是助纣为虐,后果是可怕的!有一个人听了我背的师父的法,听了我的劝解,又从新产生了正念走了回来,还有两个人尽管没有反弹,但是也明白了自己与法相背离的,不像以前那样做“转化”工作了。“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精進要旨二》〈建议〉)恶警开始害怕了,不再让任何人来找我。有时我看到邪悟的人拿着小板凳去做“转化”工作时,我也進到那个屋去,对着被“转化”的同修说,“听师父的,不要听它们的,一定不要‘转化’”,那几个做转化的邪悟的人,非常害怕我,一看到我就立即躲开。

一次去厕所,看到有几个同修被罚站,我告诉她们,“不要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你就坐着,别听它们的!”同修们默默的看着我没有吱声。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看到同修们的这样,我心里难受极了。每当我看到同修遭受迫害、不能正念对待时,我心里都痛苦万分,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帮助她们而难过,可我不能这样视而不见啊!

在一次放风时,我找到了被罚站同修的主管恶警,我警告他说:“你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是犯法的!如果你再这样做下去会遭报的!你要永远记住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他很生气的对我说:“我又没叫你罚站,这是我的工作,关你什么事?”我厉声的正告说:“她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再这样对待她们,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说完我转身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加上同修们正念加持,她们的罚站被解除了!

那个残疾同修因为每天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在小号里。有一次提工,我从门口路过,听到里面很嘈杂,我当时没停下来,随着队伍过去了。等到半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是不是同修在遭受酷刑折磨?不行,我得回去!念头一出,我立即从队伍中走出来往回走。带队的恶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跑过来,拉着我问“××怎么了?”我说:“刚才我听到××关的小号里声音很嘈杂,是不是你们又在打她呢?我必须回去看看她,我不能袖手旁观!”恶警马上赔笑说:“不会不会的!你先回车间,我一定给你问问是怎么回事!”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同修发正念,不准邪恶迫害她!

可没过多久,这位同修被转化了,并且经常写一些歌颂邪党的诗在监狱报上发表。有一天,无意间听犯人说这个残疾同修要去参加监狱每年一度的大会,要在会上发言。我知道转化后的人发言时大多数会诬蔑大法。我心里想:必须制止她,不能让她在大会上胡说!不明真相的人如果相信了她,那不是毁人吗?于是我借上厕所之机,一路小跑来到残疾同修住的监号,大声对她喊:“××,你不要去大会上瞎说,不明真相的人如果相信,你不是害人吗?你自己转化了已经是大错了,你还去害人。别再造业了!”这时恶警跑来,把我拉过来说:“××,你自己不转化,你思想怎么想的我们不管你,你也不要去影响别人。”为了让周围监号人都能听见,我立即故意大声说:“我必须要管,因为谁对大法抱不好的念头,谁将来都会被淘汰掉!如果有谁相信她的话,那不就倒霉了吗?不能让她随便瞎说的!”后来听其他犯人说,那个残疾同修在会上除了歌颂邪警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我旁边不远处的一个监号里,有一位新来的同修,每次上厕所我都看到她坐在小板凳上,别人都上床休息,就她一个人被强迫坐在那里,我知道此同修很坚定,但也不能让邪恶这样任意迫害。有几次上完厕所后,我就到她监号门口对她说,“××,他们是不是不让你上床休息,在迫害你啊?不要让他们任意迫害!”我并严厉的告诉看守她的犯人说,“跟你们队长去说,如果再对她这样,不让她上床休息,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随后又找到主管我的恶警,让她转告那个恶警,如果同修还被罚坐在小凳子上,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没过几天,这位同修可以在床上休息了。我知道,这一切真正在做的是师父!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当同修不能正念面对邪恶的迫害时,我们怎能袖手旁观?正因为海外同修没有袖手旁观,我们这些国内的大法弟子们才能走过邪恶的疯狂迫害!面对迷失的世人被邪党的谎言欺骗,我们怎能袖手旁观?为了千万年的等待、来世的大愿,我们怎能袖手旁观?面对邪恶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流氓、最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与世人,我们怎能袖手旁观?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动用各种酷刑,宇宙众神都为之震怒的恶行,我们怎能袖手旁观?伟大的师尊选择了我们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了师尊的选择、为了我们光耀环宇的幸运,我们怎能袖手旁观?

在狱中,经历的事情很多很多,无法一一表述,“其实我们走过了这段历史之后回过头来看一看哪,还真是别有一番感受。”(《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师父告诉我们:“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面对支使着人的表面行恶的邪恶因素,我正念解体破除,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但是对表面的人,我用慈善和宽容来包容,因为我知道人的表面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的,无知的在犯着罪,她们才是最可怜的生命。不管那些犯人怎么打我,事后我对她们无怨无恨,不计不报,和善包容,从不在个人问题上与他们产生矛盾,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要求自己,慈悲的对待周围的所有人。

在我临近出狱的时候,很多的犯人对我表示出恋恋不舍,其中有一个犯人对我悄悄的说:“××,再也不会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了!”就在我出狱的当天,一个别的监区的恶警杜××(以前在我所在的这个监区),对我非常恶毒。我往监狱大门口走的时候,她看到了我换上了社会服装,赶紧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对我说:“哎呀××,今天开放了?别恨我好吗?以前我也是为你好!”我笑着对她说:“怎么会恨你?不会的!以后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到了我们那就是到家了!”她听了我的这番话,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又溶入了大法弟子的整体,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发挥着法粒子的威力!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体味修炼的苦

人生在世,免不了吃苦。更何况人在轮回转生过程中造下的罪业,也决定了人必须在吃苦中偿还所欠的业债才能有美好的未来。作为修炼人,我们要高于这种认识,吃苦、过关不是目地,而是在吃苦、过关中能够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按照师尊的大法去做,提高心性,纯净自己。世上的人都是自私的,即使是为了自己也不愿意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问题,“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谁都明白,可是一遇到事就很难做到退一步找自己的问题,这就是人升华不上来的最大的局限性。如今,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教导我们,每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只要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彻底的走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束缚。

很多的世人不理解修炼人,总是问:“修炼多难啊,何苦让自己活的那么苦呢?该得的不得,该争的不争,该玩的不玩,该享受的不享受……”。尤其是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还要看淡名利,在人世间五花八门的诱惑中,能够克制自己不动心、不动念,不被任何常人的言行所带动,要能够守的住难耐的寂寞。这是不修炼的常人很难做到的。其实,常人怎能理解修炼人的内心世界呢?常人永远也体会不到修炼人境界提高后的幸福与喜悦!常人更看不到修炼人所得到的层次的提高以及修炼人将来美好的归宿!常人所遇到的苦是不能避免的,因为那就是他们生命中必然面对的人生之路。可是,往往人们在遇到苦难时,就怨天怨地,愤愤不平,就开始逃避,寻求避难的办法,绞尽脑汁的给自己寻找不吃苦、少吃苦的人生之路,所以就造成社会复杂的人际关系和道德的下滑。而修炼人面对人生中的苦难是乐观的,因为心中有法,知道自己遇到的苦难是修炼的一部份,是在偿还以前的业债的同时,也在提高自己的心性。所以面对再大的苦也不抱怨,而是当成好事。这是我们修炼人面对苦难与常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但是并不是因为我们是修炼人,该承受的苦难程度就减轻了(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大部份业力,剩下一些为我们的修炼提高而安排在各个层次中),或者很容易就承受了。只是我们直面苦难,而不是逃避苦难。

我修炼十几年来,深切的体会到,身体上的苦是很容易过的,最难过的是心里的孤苦、寂寞。再加上过心性关时,那种剜心透骨的滋味也是很难受的。在遇到委屈、气恨时,还要找自己的原因,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如上刀山一样难,那种种的执着、观念、业力阻挡着自己本性的一面做到实修。在伤害自己的人面前,还要找自己哪里做错了,还要善待伤害自己的人,真如割肉一样心痛。心里的苦无人诉说,独自一人面对自己受伤的心,很多次都是泪眼模糊,自己一个人品味内心难耐、无助的寂寞。但是,我从没有退缩的念头,再难,我也必须做到啊!因为我明白: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是能够让人将本体修成超脱尘世的宇宙大法。因为,返本归真是我来世的根本目地。我知道,人世间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想成功都会有魔难,更何况,在大法中修成真正的大圆满,成就那么大的威德,不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炼自己怎么能行呢?而且,修炼法轮大法是我自己的选择,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这点苦算什么?看似不能忍,但我必须忍!我已经渐渐的能做到了遇到矛盾向内找。做到了向内找,真的是海阔天空,内心充满了对周围人的慈悲、善念,感觉自己内心升华了、纯净了。真的如同师尊在《转法轮》里说的那样:“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

很多时候,晚上做完家务,就开始学法一到两小时,炼一小时静功或动功,之后,再上明慧网,下载明慧新闻看完,发完午夜的正念,休息。早上五点多起床,发完早上六点的正念,炼一小时动功或静功,吃完早饭就去上班。中午下班也是自己吃点东西,发完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开始学法一个小时,去上班。抓紧时间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发神韵晚会光盘。我体会,以纯净的心态去做,就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二零一二年的神韵晚会光盘已经发出去九十多套了,而且世人都是很高兴的接受,如果遇到拒绝的,我从不强求,拿回来再送给有缘人。如果资料供应不上,就自己从明慧网上下载,打印制作、刻录光盘。讲真相是随时讲,只要有机会,就把真相传递给有缘人。很多听过我讲真相的人,多年后看到我,就象看到亲人一样,离老远就和我打招呼,而且表现的很尊重我的样子,我就会再一次的提醒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会很高兴的连连说:“记住了,记住了。多谢你啊!”每当这时,我就会体会到作为修炼人的喜悦和自豪,这一切都是师尊给予我的无上荣耀啊!

在不修炼的常人看来,修炼真的很苦。当自己的人心很重、正念不强时,遇到过关的事就会感到很困难。其实,真正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修炼并不苦,而且还会有很多修炼提高后的美妙与幸福感。更重要的,修炼还会给修炼者带来常人想求也求不到的大福份,会事事顺遂,福禄寿全。奉劝那些至今对法轮功还不太了解的世人,请静心听听大法弟子讲的真相吧,在天灾人祸不断的今天,那可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啊!如果有兴趣的话,也请你找一本法轮功专著《转法轮》看一看,也许你也会走進修炼,亲身体悟法轮大法那博大精深的内涵!相信你也会受益无穷的!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九月廿八日—二零一二年十月四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三篇文章:

老年学员:从不会写字到写文章发表 38

学好法正念足 走出来救人真的不难 45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老年学员:从不会写字到写文章发表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刊登了一位同修写的交流文章,这位同修得法一年多,三件事做的很好,在过关方面也过的很好,还能把《转法轮》背下来。我看完后流泪了,很受启发。同修修炼的精進激励着我,也恨自己没文化,给自己的修炼道路上带来了障碍。我修炼七年多了,大法书上的字还认不全,既不懂拼音、又不会查字典,更谈不上写心得,觉的很惭愧。可又想虽说修的不好,但我信师信法的心坚如磐石。

同修修炼一年多能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让同修共同分享,我修炼七年多了,写不出一篇交流文章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只在获取同修的心得体会,不能光内疚,光恨自己写不了字,得自己努力才行,得有行动。

师父为众弟子改作业

就在我万分着急的第三天晚上,我在睡梦中進入了另外的空间。我看到了师父为众弟子改作业,穿的是和《转法轮》法像上面一样的衣服。那是一个殿堂,周围的一切花草树木都是那么清静自然。我在外面围绕殿堂走了一圈看到一个门,就進去了,抬头一看、是师父!好大一堆卷纸噢!很大很大的一张案桌摆在殿堂中间,上面的交流文章是卷着的,堆的很高很高都不倒。师父面对殿堂端端正正的坐着,认认真真的改着每一篇交流文章,师父没有挑着改,改了的又卷好放一旁,好像要保存。我好想叫一声“师父”啊!但我又不忍心打扰师父。我退到门口又走進去,看着师父认真的改卷子,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醒来后我又哭了。

学写字

我出生在农村,小的时候因为家庭的特殊原因一直没上学,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十三、四岁时才让我進校门,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没有学到什么。写字对我来说比登山还难。

师父改卷子的那一幕时刻在我的脑海里显现,激励着我,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与辛劳让我忍不住每天泪流满面。我萌发了要写交流文章的念头。我想我一天写一个字,一年能写三百六十五个字,三年就能把我的体会写出来。我每天学法就把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放在面前。我用的着的字就把它写下来,晚上等小孩睡着了我就开始写,写不出的字就用别字代替,别字都写不出来,就留空格,白天问家人。

我写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哭了一个月。我是闭着修的,平时什么也看不见,一拿起笔和纸梦中师父的那一幕就在我头脑里显现。方格子的作文本写了四页,誊了四遍,留有写不出的空格交给同修,请她帮我转交给能上《明慧网》的同修,并告诉:请同修帮我修改。同修发稿后,把修改了的底稿退还给我,我激动的打开稿子看了看,使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有三分之一的别字与错字。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也有一种感恩的心情,师父没有放弃我,并时刻鼓励着我,我迈出了第一步我感觉自己提高了。

学电脑

当时情况下,要想及时得到近期的真相资料拿去复印很难,心想要是我能学会电脑该有多好哇!又想拼音都认不得的我怎么能把电脑学的会呢?既认不得拼音,又写不了字,心里苦恼。就在我每天苦思冥想时,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在零七年年底,一外地同修主动找上门教我学电脑,心想这难道不是师父安排来的吗?心里感动并一口答应下来。首先向同修表明我不认得拼音,同修说不要紧只要能写就行,我一心想学电脑的心切,想起资料短缺的艰难,我说我就是写字困难。同修想了一会儿说:有办法、反正能让您上《明慧网》就行,这一下我才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想的很周到,把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及所需耗材一并拉到我家。看着这一堆陌生的机器和耗材,我没有其它考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学会,只想如何才能尽快的学会。同修很耐心的从开机、关机开始教起。当教到上网打开明慧网网页,看到师父在山中打坐静观世间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既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又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打印刻录,做的资料真是应有尽有。同修走后给我带来一位小妹同修,这位小妹更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兑现我的史前誓约的,她随叫随到,有时为一个对话框就又跑来一趟,有时真相币卡住了也叫她。不知不觉中,我的依赖心越来越重,自己也知道不对,就是突破不了。其实小妹也只不过比我早几个月学会电脑和打印技术,但她悟性好。

她又教会了我做大法的书与《九评》、排版、安装简单软件、简单机器小维修等技术。但当她再教我打字时我就感到寸步难行了。怎么办?三退名字发不了,同修遭迫害不能及时曝光,同修的严正声明发表不了,更谈不上揭露当地的邪恶了。我在心里问自己:我学了这些是干啥用的呢?

后来听说有写字板安上就可以写字,我就买一块安上。我写一个同修遭迫害的简单的曝光材料至少要两天,白天家人不在,写不出的字没人问,晚上他们有时很晚才回家,睡觉了就不敢打扰,真着急!

学拼音

不能及时曝光邪恶,使我萌发了想学拼音的念头,可是怎么学?这么大年龄谁能把我教的会?我就先找一册语文书看看再说吧。拿回家一看,字还认得几个,可拼音一个都不认识,这让我失望了。

我每天学完法就在心里琢磨,有时感到内疚,就在心里问师父:弟子该怎么办?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下决心学拼音。正好我有一位表哥是退休老师。我先到他家征得他同意教我后,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学拼音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并请师父加持:我要学的知识只为大法所用,只属于大法。

白天只有表哥一个人在家,一男一女不合适,我就选在晚上他全家都在的时候去。学拼音的过程也是我的修炼过程,同时又是去执着心的过程。

过了几天我吃过晚饭带着书、笔和纸去了表哥家。表哥书生气很重,吃顿饭要半个小时,吃完饭后洗手要十分钟,削水果、擦凳子要十几分钟。我七点过到他家,有时他正在吃饭,有时还没端碗。我家小孙子的外婆每天下午从幼儿园把他接回她们家,晚上九点钟送回来。我每次去表哥家只能学大概一小时的时间。我是个急性子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用师父的法来要求自己,去掉急躁心,耐心等待,其中还有要去我怕丢面子的心。

等到表哥一切做完后,我以为他教我认得了、我回家多背几遍记住就行,没想到他要我大声唱,还要用手式打声调符号。让我这个几十岁的老人唱小孩子的歌,我觉的真是一大笑话,我从小都没唱过啊。但是没办法,只好放下一切人心,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就是为了救人才来学的呀。结果一开口他全家都笑,我自己也忍不住笑,我也不管它,就是把心放下。我每次都要把教会了的用别字在旁边注音,回家照着读、在家唱,丈夫捂着嘴笑,我干脆唱大声点。练完后我就告诉他:你小时候学了,现在一个都记不住,全部还给老师了;我小时候没机会学,现在这把年纪了我还有勇气敢学,你不鼓励我反而笑话我,应该是我笑你才对呀!

学普通话

表哥一个星期教完我后,就靠自己回家练了。我开始在键盘上按,有时拼不准,想要的字打不出来,后来才发现要用普通话才拼的准。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大关。大家都知道四川人说方言是一大特色,叫一个没文化的四川人说普通话,太难了。怎么办?大法的书还没有认全呢。突然又想起来,我买了一本《新华字典》放了八年没用过呢,就翻出来。

这字母认得了,简单的字能拼了,我就又去了一趟表哥家,请他教我查字典。后来我就把以前没认识的字全部查找出来全学会了。这样在键盘上打字就好的多了。

我参加了第六届、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的网上法会交流,我打好了请同修帮我修改。虽说没有发表,但我受益匪浅,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怨恨心、证实自己的心,坏的物质在不断的去掉,心性在一步一步的提高,知识也在不断的增长,一举几得,何乐而不为呢?

我写的揭露当地的邪恶和同修遭迫害的文章,通过明慧网的同修修改后,在明慧网上发表出来,自己也当上了明慧通信员。这样就能制作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通过同修们每天大量散发,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从配合同修到自己打电话救人

我不会用语音电话,就想我们做资料还须要同修共同配合发出去,打电话的同修也需要共同提供信息呀,起到桥梁的作用。我就收集众生的电话号码发往明慧网。我开始收集亲朋好友、熟人、战友册、同学录,后来收集到一本全区的政府机关通讯录,再后来又得到一本外地一乡镇五千多户用户的电话号码。由于一心想救更多的人,经常在心里苦苦的思索:我要能得到一本全市的通讯录就更好了!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救人的心,不久一本全市的通讯录就到了我的手里,它包括八个县,从邪党市委、市政府至八个县委县政府,至各局各乡镇、各派出所等等一应俱全。我真的从心里高兴。这要系统的打电话过去,不就能多救人并大大的震慑邪恶吗。

今年我终于又学会了打语音电话啦。同修还教会了我改串号。这个项目救人效果很好的。有的铺面老板接到电话后叫附近的人都来听法轮功真相;有的人接听电话边听边给旁边人解释;有位中年男子听到退党电话后叫家人赶快给他拿笔来,听到第二遍把退党电话记下后,家人问他说啥?他呵呵一乐,说:“法轮大法好!”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东北大法弟子法莲的文章:学好法正念足 走出来救人真的不难

我是东北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路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已有好几年了,已经把救人溶入到了我的生活中,只要出去遇到有缘人就讲,每次出去都能劝退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二十几人,我觉得面对面讲真相真的不难,把这方面的体会及救人的事例和同修交流,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天我上早市讲真相救人,当我在卖玉米摊位前讲完真相站起时,看到一位衣着、神态象知识份子的人,还没等我说话呢,她先开口了,她指着我胸前的护身符说:这是护身符吧?我说你认识?她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看她没有救人的意思,就说:“我是来救人的。”她惊讶的说:“你还敢上这地方来讲?”我笑着说,今天我已经劝退了十个人了(那天我共劝退十八个人,前一天劝退二十二个人)。她听我这么一说更惊讶了,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看来得切磋切磋走出来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颇有感触,正法進程都已到尾声了,到目前还有没走出来的同修,你这不是要白来世上一趟吗?到正法结束的那一天,你可如何面对现实啊!我这可不是在指责谁,我是太替没走出来的同修着急了!因为咱们是一个整体,正法结束时,丢下一个同修也不是一个大圆满啊!

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我告诉你们只要咱们学好法,正念足,走出来讲真相救众生真的一点也不难。你们想想:小孩子跟着家长出来做什么事为什么不害怕?因为他(她)知道有家长在身边看护。那师父早就告诉我们,每个学员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学员不出危险,师父叫咱们出来讲真相救众生,师父不就在咱们身边呵护着我们吗?那咱们还怕什么呢?邪恶它根本不敢迫害,它看咱们都望风而逃,慢点儿它都怕被解体。

下面和大家分享我在回家的路上救人的几件事。

每当我讲真相救人之前都在心里默念:师父啊,弟子出来同红魔抢人来了,请师父加持众生,别让众生犯罪,加持有缘的生命得救,请师父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加持弟子多救人。之后我并请护法神清场。

我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名牌大学门前有一个农贸早市。这个早市虽不太大,可是生意兴隆,熙熙攘攘的人群想从中穿过都困难。我夹在其中寻找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一旦发现要救的人就努力挤过去,和他(她)并排走上几步就开讲了真相。我说:“教授,我完全是为您好,告诉您一个得救的福音吧!贵州省平塘县有个旅游景点,零二年被人发现在一块崩裂的巨石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就在这六个大字被人发现后,附近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一下子就倒了。这时人们才看到,这棵大树的树心早已腐烂了。经科学院地质学家鉴定,此石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五百年前从山上掉下崩裂的,那六个大字是天然形成,决无人工雕刻的可能(您打“藏字石”三个字上网可查看更多资料)。中央政治局中有的常委都去实地看过。这是老天说话了,用这个方法警示世人:共产党的劫数已到,神要灭这腐败王朝了。中共就是由它的党员组成的,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就是它的一份子,到时候也就随它一起被灭掉了。您入过党吧,您心里真想退出,您就把命保住了。对方说:行!我说:“以‘晚霞’这个名字给您退出吧,神佛看人心,不看名字。她又说:“行,谢谢你。”我又告诉她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是佛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告诉家人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下一步共产党解体时,人类有大瘟疫来时,您就能把命保住了,就能躲过这场劫难。我补充讲了大法真相,使对方对法轮大法也有正确的认识。

看见有卖东西的人我也凑过去,不论买不买,都用这个方法讲真相救人,也就几分钟就把这个可贵的生命救了。讲贵州天灭中共这个“藏字石”时,我都告诉他们,一定要到网上去搜索“藏字石”三个字,会看到有关详细介绍。

这个早市我去过十几次了,在那里大约救了有上百个教授,而且都是邪党党员。

拉近距离讲真相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到闹市讲真相,看见路边坐着三位女士,就想:我们得去救她们。来到她们面前,我指着中间的人说,“你长得很象我的外甥女。”她说,“是吗,那我就叫你姨吧。”一下就把距离拉近了,我问她,你看姨有多大岁数了?我今年都六十六岁了,可现在在昏暗的灯光下纫针都没问题,身体可好了。我是炼法轮功的炼的。她们异口同声的说我“可不象六十多岁的人”。

我顺势就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强身健体有奇效。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中国大陆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农村到处都可看到炼法轮功的人,而且人数众多,有一亿人在炼。江泽民看到法轮功这么受欢迎,出于妒忌,强行下令镇压这些好人。到今天为止,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已经将近三千六百人,几十几万人被投入监狱,它下令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不但没消灭了,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江泽民的帮凶还编造出了个“天安门自焚”来嫁祸法轮功,毒害百姓,我又向她们讲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讲贵州“藏字石”,讲为什么要“三退”。她们听的都很认真,并感到震惊,都同意用真名退出入过的少先队,并说回去一定告诉家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分别时还有点依恋呢。

同农民工讲真相

最近我到早市讲真相,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三个农民工在等车。我走过去说,你们出来打工太不易,太辛苦了。前些天那场暴雨庄稼受损没有?他们说玉米都倒了,象碾子压过似的,我说“共产党让人们‘战天斗地’,人能斗过天,胜过地吗?人还得靠天吃饭,人得敬天敬地啊!他们说,那是啊,谁能斗过天地呢。我说,前几天我在市委门前看到有好多农民工在那告状,是欠农民工一百多万血汗钱不给。现在官商勾结,共产党太腐败、太邪恶了,神要灭它了。一个农民工说:我看也快了。我问他们入过党、团、队吗?他们说就入过队,我说你们从心里退出少先队,就不是共产党系列组织里的人了,而是受神护佑的人了,当天灭中共时,神就把你们保护下来了。他们说,退。一个农民工说:我早就恨死这个党了,净害老百姓。都报了真名退出。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