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16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3年11月28日
节目长度:59分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147 KB

55,43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宇轩的文章:生命醒悟是我们的心愿

人类走过的漫长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人从来就没有逃过天惩的!甚至罪过太大而偿还不尽的时候,子子孙孙都要跟着遭殃的。这样看来谁才是最可悲的生命呢?不知不觉间,心里充满了对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的可怜与悲悯,于是想尽力唤醒他们早日醒悟而不做中共的牺牲品。

生命醒悟是我们的心愿

我经常给当地“六一零”头目邮寄真相信。一段时间后他告诉我:为了远离迫害,他主动辞职不干了,并感谢我对他劝善。我更意识到寄信劝善效果好,又给新上任“六一零”邮寄真相信。一天有人打电话向他举报法轮功学员散发资料,他说法轮功资料多的是,你能管的过来呀?那人消停了。

后来有人拿着资料去派出所举报,警察接二连三的追问:资料哪来的?发资料的人长啥样?说不出来你就是炼法轮功的,先去你家翻完再说。那人吓的连连说错了,并保证再也不敢举报了。还有一次,当地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收到过很多真相信,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儿,当天就把她俩放回家。看来我们的信件作用很大呀。

一天上午,我在去外地的火车上忽然想起邻市一同修就在近日面临非法庭审,于是给那里公检法人员发去两条短信“擦亮眼”和“做好官”,期望唤醒他们不再协同中共迫害好人。当时使用两部手机给七十人发过去的。没想到当晚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正好在我发短信的那个时间,法庭上显的有些异常。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一样,几十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几十人几乎同时看短信,之后面面相觑,显的震惊而尴尬。旁听的同修家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默默的观察等候着。这时只听审判长突然宣布休庭,并说择日宣判。大家往外走的时候,法官对同修家属说他们也不想“判”,希望能赶紧放人才好呢。这件事对我鼓舞很大,我更相信公检法人员中还有很多好人,他们是不甘心被中共呼来唤去干坏事的。

今年过年期间,我给本省省委人员发送短信和彩信。有一次我给他们发去一条香港法轮功学员洪法场面的彩信,公安厅有人给我回空信。我想他可能明白真相,只是迫于压力不敢说什么才回空信的。于是立即给他回信说:“这场迫害好人的人类浩劫就要结束了,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在善与恶的较量中,世人一定会见证到天理昭彰的伟大时刻!法轮功学员真诚的祝福所有善良人幸福平安!”后来那人就关机了,我更确信他是真正明白了。

有一段时间,我把明慧网评论文章《迫害者的可耻下场》做成彩信大面积发给山东省公安人员,之后把山东各地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整理成彩信发过去,同时打语音电话进一步劝善。有个荣成市的女警察吓的不敢接电话,让丈夫接,丈夫按了免提。只听女的说:“快听吧,是法轮功。可了不得了,出了大乱子。这帮人‘作’过头了,人家法轮功找上门来了。”俩口子嘀咕嘀咕的小声说着,一直听完还不舍得挂电话。一听这家人挺善良,我随即发去一条彩信“龙年送福”鼓励她。

一天我想起曾经迫害过我的劳教所里几个女恶警,就给她们发去彩信“王立军事件的警思”。万没想到名声最坏的女恶警王某居然给我回信了,并问我是谁?这一问让我想起了往事,想起她对很多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的场面。我便问自己:恨她吗?假如大灾难来临,假如眼见她掉进水火之中而面临生命危险,我还会拉她上来吗?这样一想,大法弟子的慈悲心油然而生。于是调整好心态,专门给她写了一封劝善信发过去。那一刻我对她曾经的怨恨全部荡然无存,唯有对一个曾经作恶多端的生命的担心和可怜。而在发短信的当晚,我梦见她在我面前掉泪了。

我把关于王立军的彩信发给本省政法委、公安厅及省会城市公检法头目一千人。没想到这条短信的震慑作用可真大,陆续有人回信。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本省省会城市最大的公安头子居然回信了。我便及时编辑针对性的劝善信回过去,并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为什么让人念诵“法轮大法好”。我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一个人一旦迫害了佛法的信徒,就是犯下了滔天的大罪。然而佛法无边,‘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本身就带有佛法的力量,就能消减人的罪业。因此想悔过自新的人更应该坚持念诵‘法轮大法好’。”

那天发完彩信回家后,一眼看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一段话:“你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今天邪恶受到震慑,能够使邪恶大量的减少、抑制住它们,使邪恶害怕、迫害不起来,最后使这场邪恶的迫害不得不结束。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做出来的,了不起。”(《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当时心里特感动……

用“心”在写劝善信

当提笔给他们写劝善信的时候,更体会到修炼人的“慈悲”了,就感觉每句话都是对收信人当面说的。因为是用“心”在写,每句话每个字词的斟酌选用我都加以善念,避免过激的语言,更避免触及人负面的东西。那不只是娓娓道来,更是诚恳的交心。同修看后都说劝善信太感人了,既讲了大法真相又讲了做人的道理,说要复印一些给亲朋好友看。

对于劝善的范围,我最初围绕明慧网发布的本省迫害消息撰写劝善信,辅助做一些外省的。浏览明慧网时知道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就立即下载相关的报道打印出来,然后写劝善信一并寄给参与迫害的人。后来我想到用大量的真相资料洗涤公检法人员被中共灌输的思想毒素,并决心把唤醒公检法人员作为制止迫害的主要项目做到位。

接下来繁琐的工作开始了,为了查询真相资料我天天在网上找。由于开始没经验,加上用网卡下载速度慢,我时常在网上选文章,下载之后再编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时常下半夜一点钟还在网上查看着。后来安装宽带又换了新本子,上网下载的速度很快,我查询资料也有经验了。一个月的时间整理出四十个版本的明慧网评论文章,这样真相信的内容已经丰富而有力度了。接下来我把明慧网发布的省内公检法人员名单分类存档,之后有序的给他们寄信,并保证每个人至少收到十封。

在资料的搭配上,一般根据收信人职位和大概年龄来选择。文章长短的搭配合理而不浪费纸张;一封信尽量多装却不超重。而在编辑、排版、打印、叠资料、写信封的每一个细节上都以纯净的心态做。比如对打印中的每一份资料要一张一张的检查,一旦打出的资料不干净或因放偏了纸而打斜了,就立即重打。折叠资料时要把手洗干净,不能将中线折叠到字迹上,以保证资料整体形象的美观;书写信封时字迹要清晰工整;粘贴信封时,不能粘不严,更不能把浆糊粘到材料上;粘完后认真检查信封有无漏处,还要将信件抚平。此时一封真相信掂在手里,真感觉它确实很珍贵,心里充满了踏实的感觉。

邮寄时穿插着本地的、外地的,内容丰富却不杂乱。有时在本地邮,有时去外地邮。只要确定了跟踪明慧报道有时效性的,就必须风雨不误的及时邮寄,为此经常赶去邻近市县邮。这样一旦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不法人员就会收到来自各地的真相信,因此而受到很大的震慑。而每次去外地寄信回来时都不觉的累,有时反倒觉的脚步更轻松。

粗略计算一下,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同修已累计寄出近万封真相信。近万封信陆续飞往都市、飞往县城和山区,去唤醒那些被中共谎言冲昏头脑的公检法人员。当然这么大的工作量也需要巨大的付出,在制作真相信的两年多时间里,从来没在十二点之前睡过觉,经常熬到下半夜一、二点钟。有时也想:能用纯善的心态去劝善迫害我们的人,那不就是以德报怨吗?这样的事除了大法修炼者之外,恐怕也只能在神话故事中听说了。

为了大面积劝善,我又学会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学会群发短信和彩信。而在使用手机的过程中,也常常面临恒心与意志的挑战。一旦看到明慧网报道说哪里正发生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就立即把文章下载下来编成彩信。再从明慧网和常人网站搜集那个地区的手机号码,其中包括公检法人员、职能部门和普通百姓的,而从常人网站搜集号码难度会更大。之后将号码整理合成,再分成几十人一组,以适合手机短信或彩信群发的数量要求。而难度最大的是把手机号码‘十个一组’装入彩信号码文档中,常常是密密麻麻的号码看的直花眼,常常因为长时间盯看号码累得眼睛疼。彩信做完后要从电脑传到智能手机上,再由智能机传给语音手机。单说这个传送的过程,就涉及到极大的安全隐患问题。而这样的隐患和风险几乎每天都要伴随我,伴随我们这些制止迫害而顾不得个人安危的大法徒。

发送短信的时候也不容易。中共惧怕法轮功而在通讯方面大力搞破坏,使用什么“金盾工程”过滤短信内容。如果短信里有“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或“大法好”的字样,短信就会被拦截。因此法轮功学员要表达清楚一个真相内容,编辑难度就很大。制作真相短信时都得反复推敲,尽量避开所谓的“关键词”。然而即使这样也常常因为一个词或一个字被拦截而发不出去,于是不得不经常重新编辑。

曾经好多次,顶着风雪走出去很远的路,却因为中共的文字过滤而连一条短信也发不出去。又因为群发短信的编辑需要使用电脑和软件,因此不得不再顶着风雪往家走。改完之后再去试,不成功还要回来改。一次次的试,一遍遍的改。有时候为了及时曝光邪恶而不得不赶时间,在零下四十度的奇寒天气下独自走在漆黑的夜里发短信,回家后发现脸上的霜雪冻成了冰,那时候真说不清心里啥滋味。

劝善的同时要有忍耐力

平时具体做事的时候还需要极大的忍耐力。常常在寒冷的日子里,刚发出一条短信,手就冻的生疼而不听使唤了,脚冻的象被猫啃着一样痛。那还发不发?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尽管每一次都被冻的大半宿缓不过来,心里却不觉的苦。有一次我发高烧,第四天的时候浑身痛的起不来了。更可怕的是身上长满了血点子,就连眼皮上都有,真是又痛又痒,我是从睡梦中痛醒的。身体难受到这种成度,我心情很不好,甚至想要一连睡两天。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受中共迷惑的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一想到他们将面临的灾难和报应,还是一骨碌爬起来,照常出去发短信。

心里想的都是这些事,有时生活上也会放弃享受的东西。我平时很爱喝冰红茶,隔三差五喝,尤其出远门的时候都要准备一瓶。后来越来越重视发短信的事,就想尽量省钱都用在这上面。有一次算了一下:一瓶茶三块五毛钱,如果用这钱发彩信,能发给十个人,如果发普通短信,能发给三十多人。十个人也好,三十人也好,哪怕其中一个人因为一条短信而不再参与迫害,那不是很值得吗?于是每当茶瘾上来的时候就“忍一下”过去了,后来干脆不舍得喝了。

然而修炼人的“忍”最多体现在跟常人之间的矛盾上,即使为别人做好事也会牵扯到“忍”。年前圣诞节的前一天,有人回信骂人,我便编辑短信劝善。没想到晚上出去发短信的时候却被公安车跟踪定位,可以说只差几秒钟就得被绑架,真是太惊险了。幸好有师父法身保护,让我及时警觉而避免了一场迫害。当时想:天气寒冷还不是大问题,关键是处处有险滩,做好人可真难哪!次日早上,我带上连夜赶制的真相信去外地邮寄,等车的空档时间里群发短信。谁知突然收到昨晚那人的骂人短信,而且越骂越凶,回信劝善也不听。本打算在车上发短信,此时却被那人惹伤心了。心情一时平静不下来,也就不能发信了。下车后感觉天气格外的冷,也是早上没吃饭,忙的一口水没喝,此时觉得浑身都被冻透了,不光脸疼手脚疼,浑身肉都疼。也只好强挺着快点走,投递完信件赶紧买票往回返。

谁知车上暖风又坏了,坐在车里就感觉象是掉进冰窟里,冻得浑身发抖。而那个人还在追着骂。心里很难过,一想昨晚就是为了劝你做好人差点被迫害,今天这么冷的天还想着给你发短信,你却这么没素质没良心?正难过的时候,汽车广播里突然响起了优美的轻音乐,一听正是我平时喜爱的,心里顿时涌出酸楚的感觉,眼里噙满了泪水。一想我也是热爱生活的人,如今却顾不得享受昔日的爱好,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上了。这大冷的天,我却出来花钱遭罪不讨好,手脚冻坏了,脸被冻伤了,还要挨人骂。看看现在的人被中共教唆成啥样了?骂人张口就来却不觉脸红,根本不讲什么道德廉耻了。那么退一步想,如果不管这些人的事,不出来给他们寄信,我完全可以坐在家里悠闲的看电视,完全可以喝着茶水听音乐;还可以逛街买吃的买衣服,一连气想了一大堆。

可就在我伤心的时候,忽觉脚下一股暖风吹来,心情顿时为之一震。车里人惊叫着:哎呀暖风修好了!这时旁边的乘客对我说:你没看车上唯一的暖风就在你脚下,全车人就数你幸福!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身为大法的修炼者,什么样的委屈和辛苦还能削弱我们制止迫害的信心呢?我又开始发短信,这一次手机发送速度显得格外的快,而且一条失败的都没有。我也鼓励自己要有足够的善心和耐力劝导世人摆脱中共的精神枷锁。

一天,明慧网报道说山东某市恶警同时绑架了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又有不少人因此而流离失所,一时间那里风声鹤唳。当晚我就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作案细节编成彩信,曝光给当地一千多公安人员,并呼吁善良人士帮助搜集恶警及家属的个人信息发往明慧网或发给我,以便更大力度的曝光和制止恶行。有个恶警象疯了一样的骂我,追着回信骂了三天,并威胁我再敢发信就要如何。我根本不理他,不但继续发,还给他拨打配有《梦醒》音乐的语音电话——“致公检法人员”。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在那边暴跳如雷的骂,还摔碎了杯子之类的东西,随后两天又发短信威胁我。这一次我几乎是没动心。我就想: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会用孙悟空的金箍棒把他敲碎了,而今已是大法弟子的我再也不会跟人干仗了,我要真正成为我师父的合格弟子。

现在想起来觉的没什么,好象在说别人的事,可在当时那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磨砺呀,而这种磨砺早已数不清多少次了。不难想象,也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能魔炼出如此的意志和心性。

此刻我想说:中国大陆公检法人员,倘若你偶然收到一封有关法轮功的来信或短信,请一定静下心来认真的看一看,那里面包含着大法弟子多少的心血,每一封信、每一条短信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呀。大法弟子用一颗纯善的心在呼唤你,呼唤你与生俱来的善良本性,期望你早日摆脱西来幽灵的精神桎梏,真正为生命负起责任来,真正活出一个堂堂正正的你!而作为大法修炼者,巨大的付出不是要换回你一声赞扬或“谢谢”。能让你醒悟回头、不再与邪恶为伍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既然赶上了人类劫难的前夕,赶上了这样不平凡的时代,赶上法轮大法救度苍生的万幸时刻,那就发出生命最真的呐喊,唱出生命最感人的歌!

最后以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作为本文的结束——《请与我比邻而坐》:“请与我比邻而坐,在寂静之处。微闭双目,发出我们心底的呼唤。为制止酷刑凌辱,为结束疯狂屠戮,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惧苦?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历史改变。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众生救度。”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明慧网文章帮助我讲真相

我丈夫是个未修炼的常人,虽然支持我修炼,对我做“三件事”不阻不挡,有时也给予帮助,但还是有些心结没能打开。比如,他对邪党还抱有幻想,对它的邪恶本质认识不到也想不到,对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理念不清,甚至麻木不仁,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我自己以前恨他怒他对“真相”熟视无睹,能上动态网他也不经常看,更不上明慧网(这都是我修炼的不好造成的,我必须突破这种状态);我总是带着争斗心去跟他争辩,希望他认可我的观点,每每事与愿违。

后来我把明慧网中的《时事评论》文章集中整理,针对他的心结隔些日子就打印几篇出来放到茶几上,他还真认真的看了,而不是象看别的东西那样走马观花,看书看皮,看报看题。渐渐的,他对邪党的认识改变了,早晚散步时跟别人讲的多是“评论”中的认识,还主动跟我要破网软件、真相年历送人了,看到常人把真相小册子扔掉,他也能捡回来给我。虽然他嘴上不说(担心我“有恃无恐”),但我看的出他对大法弟子写的评论是非常赞赏和认同的。

我因为讲真相,劝三退认识了一个修鞋的刘师傅,他不但自己三退了,那以后还帮我讲真相,劝三退。因此他的生意非常好,修鞋铺一开门就有顾客進来;有时坐一屋子人天南海北的闲聊,屋外边还有下象棋的。我看到这些人对真相小册子不怎么重视,我就把明慧网《时事评论》中的“智者的远见”、“时间不等人 中国人快觉醒吧”、“将母亲逼上绝路的逆子”、“高官落马彰显天意 恶报天惩真实不虚”、“拜佛与三退”、“从中共法官集体嫖娼说起”、“从‘你的钱是共产党给的’说起”、“中共的邪恶永远不会改变”、“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倾听天象的警示”、“天道好还”、“她们为什么变成了魔鬼”、“中共要把‘包青天’法官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因果和转换”、“不能再被中共迫害失明”、“神就在我们身边”、“中共的庭审秀”、“搅扰修佛修道者的下场”、“中共邪党的罪恶”等,分期分批的打印出来送给他们。他们很愿意看。从那以后,刘师傅一看到我就说:“还有什么(资料)吗?”当我把打印了几页、十几页、二十几页的评论文章递给刘师傅时,他高兴的大声说:“好啊!”我问他:“您给大家看了吗?”他说:“都给啦,肯定得给!都看。”

我原任教学校的教师绝大部分都三退了,但还有两个人到现在我们还没能把他们劝退,我们很着急。他们一个曾是校长,一个曾是教导主任,都是老大学毕业生,邪党党员,七十多岁了,不相信有神,还认为“共产党给的钱,不能背叛”,却很关心也热衷议论时事。上个月我把打印好的上述评论文章送到他们各家,每人一份,告诉他们:“聪明人看聪明人写的文章。我很惦记您,过几天我再来看您(劝退)。”他们很高兴,连说,“好,好。”痛快的接受了。同时我把另一份给了另一位也曾是教导主任的老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没想到第三天在路上碰到了这位老先生(他已经三退了),见面就跟我说:“你给我的东西我看了,很好,写的很实在。”我问:”您都看了?”“都看了。……其实上头的那些人最容易掉头。”我知道他所说的“掉头”有两层意思:一是掉脑袋,二是退党。他可不是轻易服人、夸人的,但他对这些评论文章却大加赞赏,“不是一般人能写的出来的,也不是谁都敢写的”。因跟他一起散步的人在等他,我就跟他再见了。我确信,他会把他所看到的讲给别人听。要知道,他们就是活传媒呀。这些老高知总在一起高谈阔论,很多人都愿意听他们讲。!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正念救人别厌烦

走出A同修的家我有点兴奋,又有点重任在肩的感觉。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的修炼中遇到过坎坷挫折,但是我没有被困难屈服,也没有因为困难在坚信大法上打过折扣。学法中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清除了十几种慢性病,在师尊的呵护下过了一次次的关,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大法使我焕然一新。

当有人说我不像近七十岁的人时,我就借题发挥讲清真相;与人交往中别人说我心肠好,我就告诉他们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十多年中我做了多少三退我不清楚;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先后有十几名新学员走上修炼道路,不过具体的过程已记不清了。

唯有A同修的丈夫退党了,让我忆起了邪党的瘤毒害他太深,三退的过程中让我抹不去这段记忆。

A同修六十多岁了,和我在一个学法小组,七二零时在邪恶的逼迫下签了字停止了学法。A同修的丈夫与我同龄,是六十年代在部队的邪党党员,在我们地区是小有名气的人。

那是二零零三年夏的一个雨天,我去了A同修的家,告诉她要走回大法中,我给她送去了师父的新经文和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互相切磋、鼓励。A的丈夫在一旁不耐烦的说:你这人有水平没用到正处,我对你看法不好,你干点什么不好?××党不让学法轮功保证有道理,你们学法能当饭吃吗?我不动声色,心里发着正念,并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按真善忍做事的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江××搞的戏。”A和我读起了《转法轮》,他不听,把身体背过去。

第二天晚间,下班吃饭后,我们又继续去学法,我俩对着他读。他翻身过去不吱声,学完法后我站起身对他说:“我是真心对你好!我师父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上来,大家想一想,再发展下去是什么样子呀?能让它永远这样存在下去吗?人不治天治。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都处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转法轮》)”他还不吱声,我告别要走时又对他说:“我是真心对你好!为了你的将来着想,我才不得不在这深更半夜来打扰你的。”走出A同修的院,A难为情的说:“对不起,他这人说话总不近人情,他不让我学大法,怕被抓。”

我鼓励她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要听师尊的话。你丈夫为人热心肠,爱帮助别人,是受邪党流毒时间太长了。只要正法没结束,我们就有机会救他。”

从那时起我每遇到他,就对着他发正念清理他空间场的邪恶流毒,我们的协调人还给他寄去了劝善信,有的同修给他打电话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夏A的家中一个难接着一个难,她的丈夫遇到了车祸,两只眼睛受伤,家养的母猪带着十四个小猪突然死亡,他们夫妇在医院,为她们看家的亲友有一天又死在她家的院内。同修们去安慰她,在经济上帮助他,一次又一次的去医院看望他,他们家的农活我们无论怎么忙都放下自己的去帮她干。

同修们不止一次的告诉他,人没有好的出路,只有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福报。

在这过程中,A的丈夫说出中听的话,也有拉着脸不吱声的时候,有一次他对我说:“小时候我很苦,冬天连袜子都穿不上,脚冻得穿不了鞋。吃的苦就没法说了,如别人知道都会笑话我。”往下说不下去了,他哭了。反过来他又背起了《毛选》,能背好多段子,我就顺着他的思路,我们说到了高岗,谈到了反右,又说起了文化大革命。我说我们小时的苦是三年内战造成的,六十年代的苦是中苏反目,还债使人民饥不择食,而共产党把人祸说是三年自然灾害,让他看看《九评共产党》,这回我们很说得来。

又是一年的秋天,A陪着丈夫从医院取钢板回来,我们共同去看他,给他带去了《风雨天地行》、辛灏年的抗战,拉上话他笑了,意味深长的说:谢谢你们了,见到你们我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嫂子,你有空吗?咱们好好唠唠嗑。我知道他终于觉醒了,这回终于把他那个邪党给退了。

去年的下半年,我们的学法小组因为安全原因转到A家去,每天晚上她的丈夫都给我们准备好茶水,安排好座位,这是多么可喜的变化啊!

回想为这个邪党党员退党的过程,真是非常漫长的。但师父慈悲,珍惜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并且已经为我们铺好了路,只待我们去做,就看我们的用心程度了。只要我们怀着一颗慈悲的心,顽石也会被熔化。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酷刑折磨和伪善误导都是迫害

我看了明慧613期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从同修被病魔夺走肉身想到的》一文后,感触很深,文中提到几位同修,由于对监狱恶警的“伪善”这种迫害形式认识不清,受其迷惑,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被以病魔的形式夺走了生命,助师正法没有走到最后,甚是遗憾。

其实,以“伪善”这种形式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是旧势力操控人间的恶警对大法弟子多种迫害形式其中的一种。这种迫害形式它虚伪狡诈,是笑面虎,和颜悦色的和你唠家常,生活中对你施以小恩小惠,先从思想上让你感到他们对你很关心,迷惑你,麻痹你,攻破你的心理防线,進而向你灌输它们那一套歪理邪说,达到误导、“转化”你的目地。

有的同修就这样被他们这种“伪善”击倒了,甚至走出黑窝后还对他们怀有感谢之情。实际上这不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它安排的路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师父在人间洪传大法,大法弟子在人间以人身的形像,以符合常人社会生活的做法,用常人能够接受的形式在人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在人世间无论是谁,是什么组织,是什么政权,以什么形式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对大法弟子在行恶,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酷刑折磨也好,伪善诱导也好,其性质是一样,目地是相同的,都是要毁了大法弟子。

同修们都知道,旧势力以所谓“检验大法弟子”为名,利用人间的江魔头和中共恶党,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用法西斯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迫害,其邪恶程度超出人的想象,什么电刑、抻床、吊挂、坐板、老虎凳、辣椒水,最后发展到这个星球上从没有的邪恶程度“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随着师父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黑手烂鬼不断的被销毁清除,反映到人间就是各种黑窝中的恶警恶人不敢肆无忌惮的对大法弟子施用酷刑了,同时随着大法弟子把江贼和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不断的在国内国外揭露出来,江贼和中共恶党在国内外声名狼藉,受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江贼一伙惶惶不可终日。但是旧势力并不甘心,就变换手法,用“伪善”这种形式,也就是“软刀子”来杀人。对你進行特殊“照顾”,有时对你说几句“体贴入微”的“知心话”,总之叫你感到是在关心你。你的人心一起,偏离大法,不知不觉中就進了它的圈套,把你拽下去。它们就大功告成。

我从黑窝中出来后,和文章中提到的那位同修有同样的认识,没有认清旧势力用“软刀子”杀人这种形式对我的迫害。不管邪恶以什么形式干扰大法弟子在人间助师正法,都是对大法在行恶,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谁要认同恶人的“伪善”,看不清它的邪恶目地,那么,谁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就是在自毁。其实师父已明确告诫过我们“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这只恶魔是为毁灭人类而来。”

而旧势力制造出这个恶党就是为破坏师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来的,它怎么会对大法弟子“行善”呢?现在,我个人认识到所有从黑窝中出来的同修,不管到期回来的,还是“保外就医”的,都应该对邪恶的“伪善”迫害有个清醒的认识,不要主动认可旧势力的变相迫害。

在现形势下,哪怕是所谓的到大法弟子家回访,都是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一种形式。因为宇宙中这股邪恶势力的存在,本身就是针对师父正法来的,就是为破坏师父正法、为迫害大法弟子来的,而它制造出的这个中共恶党,就是代表它的意志在人间行恶。人世间的这些地狱中转生的小鬼,是直接听它指挥的,所以它在人世间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干的每一件事,都是坏的、恶的、邪的,那么可想而知,它能让这些小鬼对大法弟子行“真善”吗?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要为“转化”找任何借口

九九年以后,在邪党的红色恐怖下,我曾多次的走过弯路,向邪恶妥协,做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已写严正声明),虽然过后每次都痛悔不已,但内心深处,仍不自觉的为自己辩解,认为自己实在是承受不了了,而且还和同修说什么如果把历史倒回去自己也只能是这样做(意思是自己在迫害下别无选择),并清高的认为自己和那种主动“转化”的邪悟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但近日通过与一直正念正行走过来的某位同修切磋,及阅读明慧网九月二十七日文章《法中生 神志清》,我终于悟到了自己此前的认识是完全错误的,所谓“转化”,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对于一个得过法的生命都是绝不应该做的,是一个生命最大的耻辱。向邪恶主动“转化”与高压下的被动“转化”,貌似有所不同,但背叛师父与出卖大法的实质却没有任何区别。况且,主动“转化”的人,多是被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操控下所为,其本人的主意识往往是不清楚的;相反,许多被动“转化”的人,是在怕心等各种人心驱使下的违心所为,自己并非不清醒,只是当时是人的念头占了上风,在关键时刻走向了人。

作为一名大法学员,在这件事上的任何辩解、开脱与掩盖,都是不向内找、向外找的人心表现,是犯大错后仍根本不懂得修自己的表现,是危险的!而对所谓被动“转化”的认识不清,也是很多学员之所以一错再错,屡犯不改的原因之一。

其实,师父在九九年以后的多处讲法中早已讲过:“大法弟子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 (《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位置>中讲:“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被魔利用后表现出来的邪悟还觉的是在理上,还自己断章取义的从法中找为自己辩护的理由。”

长期以来,自己不能对照大法,看清自己这种变异的思维理念与败坏的观念,而且一直固守着这样的认识不放(即高压迫害下的违心“转化”别无选择且情有可原),究其原因,还是自己长期以来学法差,人心重,带着很强的人心与人的观念看法、理解法,甚至不自觉的评判法、衡量法,向外找、向外求造成的,今后就一定要正视自己的不足,尽快修去这些人心与人的观念,跟上正法進程。

各位大陆同修中,如果有与我一样曾被动“转化”、有着类似观念的学员,也希望能从这种错误的认识中尽快清醒、归正,理性的升华上来,在真正的正悟中精進实修,助师正法,走向圆满。

各位听众,下面请听几篇 【修炼交流摘录】

◇师父在《转法轮》中特别提到了妒嫉心:“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我以前真没有想到有这么严重,现在想来真是可怕。由于怕别人超过自己而产生妒嫉。一个毫无能力的人,都因妒嫉去欺负、压制别人,如果有了权力,他会以更残忍的手段去伤害她人,这真是一个使人走上魔道的根本执着呀。我们把它剖开分析一下:一、有轻微妒嫉心的人,只会升起一股妒恨,自己感觉难受,并不伤害他人。二、妒嫉心稍大时,内心的不平首先伤害着自己,当承受不住时,就会用嘴发出去,表现出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贬低别人。这时由于有了向外发泄的漏洞,外魔也会趁机钻進去操纵人,如不知悔改,妒嫉心会越来越大。三、妒嫉心滋养了外魔以后,会使其急剧膨胀,特别是有了能力和权力后,他更肆无忌惮的伤害他妒嫉的人或人群。这样很可能将该人完全魔变。

——《剖析妒嫉心 发现了向内找的神奇》

◇一段时间心里总是很苦,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怨。怨别人不守时,不守规定——每天截稿时间的时间表摆在那,却视而不见。怨对方不换位思考总是强调自己的理由,经常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忘了”或“我在忙别的事呢”就堂而皇之的过去,无视我工作的时间性,简直自私到家。怨大纪元没有规范的行政管理制度来约束等等。人的这面强烈的固守着自己没错,总是想为什么你们就不能配合一些呢?我想做好,可总是事与愿违,想到这些心里就烦躁,再一次觉的承受力到了极限。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既然已经意识到有问题了,一定能找出问题所在。做事有条理,提前安排这些本身都没有错。但这样做的出发点是什么?深挖一挖,我发现原来是要大家来配合自己,听我的安排。我知道自己动的念错了,协调事情应该不是坐在这里等着别人来配合我,符合我的要求,听从我的安排,而是多站在为他的角度想问题。突然想起一位同修对我说的一句话,“你要把那个‘我’字放到最小”。我知道这点到了我的根本执着:太自我了,骨子里我对自己认定的事情是很坚持的。实修就要提高心性转变人念,用师父的法,修炼的理约束自己。我要求自己的第一个改变就是去主动配合大家。我观察每个人的特点,做事方式,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配合方法:对有些人提前提醒即可,对有些人多次提醒,有些人需要不断的督促;对个别时间观念不强的人,不但要督促,还要把能想到的事情都替对方想好,准备好。面对所有人提出的各种要求尽最大努力做好。当我一点一点放下自我,试着这样去做的时候,过程中更多看到的是同修超常的付出,承受的压力和担当。我不再执着于事情表面的对与错,而是尽量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更多的想到是否对整体有利。我发现每当我后退哪怕是一小步时,都能感到眼前的视野就宽阔一些,能更多的看到整体和全局。

——《在媒体工作中修炼的体会》

◇后来在接触甲同修的过程中,我发现她有很多不足却不想改变,也把握不好。比如任性,爱发脾气,对营救同修有分别心,带着情。终于有一天,她跟我发火了,我感到非常不解,不修自己怎么能做大法的事呢,本来我就不愿再与她配合,我就借机“逃跑”了……其实那时她很需要我,我却因为她的不足而不想去配合整体,没有想到她的不足为什么让我看到;没有想到她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只是没像她那样表现出来而已;没有想到在整体配合中应该提醒她的不足、弥补她的不足;没有想到她修好的一面已经被隔开了,暴露的恰恰是她不好的部份,这不好的部份恰恰是我的责任……,尽管后来她不计前嫌的一再找我,但我都用各种方式躲避、搪塞,渐渐的她不再找我了,我也觉的终于摆脱了她的“纠缠”。尽管我不再与她联系,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知道那是自我、私心,从小养成的自卑心而用到修炼中就是强烈的自我,害怕别人伤害自己,以我为中心,由妒嫉心产生的看不上别人的心。修炼总是要提高的,我要走出那个自我的框框,无条件配合整体。后来我开始整理监狱的相关信息。尽管我早就知道黑窝内的邪恶,尽管我也知道黑窝内被迫害致死很多同修,但当我在整理的过程中看到迫害的细节时,震惊之余我流泪了,为同修遭受惨烈的迫害依然坚如磐石,为恶人无知的残暴将带来的可怕后果,为自己的放不下的私心和自我而惭愧,同修在黑窝里遭到那么惨烈的迫害,我却因为放不下的自我而不去配合营救同修,虽然我能力有限,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这哪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为啊,责任啊,我有负自己的使命啊。我自责极了,愧疚的心情难以言表……当我的心态扭转过来时,我发现甲同修也变了,带着观念时看到的都是她的不足,心态扭转后看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有删减)

——《走出自我的角落 把慈悲带给众生》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