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7.6)

发表日期: 2015年7月5日
节目长度:23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92 KB

22,28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本周增加两万人控告江泽民
-纽约八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加入诉江大潮
-起诉江泽民 谁能挡得住?
-苹果之乡的一位治保主任


本周增加两万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6月26日至7月2日,一周内,又有20644位法轮功学员及亲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起诉江泽民,要求严惩其发起并操纵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行径。将江泽民送上法庭的呼声日益高涨,听到消息的普通民众也积极支持诉江。

从5月到7月初两个月内,明慧网已收到43404人(34581案例)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自诉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其中,来自中国四个直辖市的控告状:北京581人,天津1345人,重庆669人,上海110人。

同时,来自19个国家的393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司法部门投递了诉江状,他们中大部分是因迫害从中国流亡到海外。

本周最高峰时间,明慧网一日内收到3506人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副本。

据不完全统计,在4万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控告案例中,有近8千人曾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3千多人曾被非法劳教、判刑(或目前仍在被非法监禁);94名精神正常的修炼人曾被关押到精神病院遭受摧残脑神经的药物折磨;543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严重伤残。部分被迫害致死者的家属递交起诉书,为家人申冤。

起诉首恶,上承天意,下合民心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以多种方式将诉江的消息告诉民众,包括把消息印成不干胶粘贴在街头巷尾、超市、公园;制作小册子、印到钱币上;有机会就当面告知人们诉江的消息,把控告书中自己的经历给朋友、同事、邻居阅读。

诉江消息传播很快,从反馈的情况看,大陆民众大都非常支持,说:“江泽民太坏了,没做一件好事,一定要告倒他,送他上审判台。”很多人说:“好啊,好啊,早该起诉他了。”

邮递员登门服务,了解到起诉状的内容后,有的邮递员对法轮功学员说:“有了这样的‘诉讼状’,你还呼我。”

即使一贯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地区国保、警察等,也没有了往日的张狂,知道现在自己站不住脚,自己的“上面”也在张惶失措。河北无极县北苏乡副乡长李新凯、派出所副所长张勇等人上门骚扰74岁张双排老人,打听寄诉状的事,又在家里搜检。张双排问他们:“你们干什么来了?我告江泽民了,犯法吗?”他们讪讪地说:“不犯法。”

有的地区政保科人员上门打听控告江泽民的事,问法轮功学员:“你告我了没?”当听说因为自己改变了、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了,法轮功学员并未控告他,政保科人员放心了,说:“那你告吧!”

有法轮功学员在邮寄诉江状之前,给最高检察院打电话(010-65209114)询问:“现在诉江的控告状你们收不收?”答:“收的,要寄就尽快寄过来。”

海外声援起诉江泽民

近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洛杉矶、澳洲悉尼等地法轮功学员,在当地中共驻美使、领馆前,或城镇举行集会,声援和加入中国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江大潮。

居住在美国的169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司法部门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

美国国会议员、现任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夫·史密斯六月二十五日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现场向记者表示,他支持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史密斯说:“很多中国民众被劳教,被惩罚报复,但是他们依然能够坚持。西方世界、自由世界、全世界应该一天二十四小时地支持他们,对他们说: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上承天意,下合民心。在邪恶的迫害难以为继的今天,世人都在觉醒。每个人的选择都是一种力量,当人心的正义压倒邪恶时,就是罪恶的终止之时。


纽约八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加入诉江大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明慧记者采菊纽约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下午,纽约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纽约领馆前集会,声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目前已有至少八十三位纽约法轮功学员将自己在中国大陆时遭到迫害的案例写成控告状,邮递到中国大陆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截至今日,已有逾四万名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向中国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要求追究其违反宪法、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发起灭绝性迫害的罪行。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发言中表示,一九九九年六月,江妒火攻心,下令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诋毁宇宙真理“真善忍”,残酷迫害法轮功。一时间,中华大地乌云密布,监狱林立,数百万大法徒被迫害致死,无数惨遭酷刑,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药物摧残,流离失所,更有活摘器官,惨绝人寰!

江贼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犯下了群体灭绝罪、谋杀、酷刑和绑架罪、诽谤罪、仇恨罪和反人类罪。其罪恶滔天,令天地共愤,全球诉江呼声海内外遥相呼应,天令除国妖,正义要彰显,善恶终有报。易蓉说:“天灭中共大势至,四海英豪纷相应,历史大戏正上演,全球公审江泽民。”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博士在集会上发言,“不到两个月就发展成四万多人的全球诉江大潮,以排山倒海之势捣毁了多年来中共营造的恐怖局面。是伟大的壮举,历史性的里程碑。这一壮举开启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汪志远指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医疗机构,用活摘器官作移植的方式,在全国范围实施了一场旨在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涉嫌屠杀人数超二百万,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追查国际以二零零六年三月起收集到的大量证据,采用大数据实证调查、证据陈述和交叉验证的分析模式证实了如下几个核心结论:

第一个论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是江泽民指挥下的中共国家行为,是纳粹国家恐怖主义罪行。

第二个论点:数百万上访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成为活摘器官大屠杀的主体受害者。

第三个论点:七大证据证实中国器官移植是反向配型、有活人器官供体库的存在,基数涉嫌200-600万。

第四个论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最低涉嫌杀戮人数超过200万。

追查国际呼吁,世界各国政府、人权组织、正义人士,要担负起历史的责任,全面追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

集会现场,十位通过邮寄方式递交控告状的法轮功学员高薇薇(高蓉蓉的姐姐)、虞月宾、李琼、赵素环、朱媛珠、熊文旗、张立军、宋晓霞、谢冬和刘培珍先后发言,他们用亲身经历诉说了自己、家人、同修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中共多次关押、抄家、毒打、电棍、酷刑等折磨,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经历。他们指出,江泽民与中共用谎言毒害世人、毁灭人的道德良知,把人类尤其是中国人推向了危险的边缘。

法轮功学员李琼控诉,她被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期间遭长时间“五马分尸”吊铐、拉屎拉尿都只能站着,还有“扎粽”捆绑等酷刑。她的儿子、丈夫因她修炼法轮功受迫害而长期遭受恐吓、歧视和巨大精神压力, 在她被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期间,丈夫含恨去世,狱方以“以免影响她转化”为由一直封锁消息,出狱后,她才知道等待她的是丈夫冰冷的骨灰盒。

高薇薇讲述了二零零三年七月,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内警察逼迫她的妹妹高蓉蓉放弃信仰,采取了各种酷刑和洗脑手段。高蓉蓉身受重伤,面部被严重毁容。当时的政法委罗干下令“(高蓉蓉)被毁容一事,国际影响太大,要处理好。”周永康亲自到沈阳督阵,不惜余力抓捕高蓉蓉及参与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六月,高蓉蓉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致死。

曾被关押七次的赵素环说,她在沈阳的沈新劳教所被注入大量不明药物,导致舌头发硬,两眼发直,面无表情,失去部分记忆,而与她关同一牢房的苏菊珍变成了植物人,不久离世。

赵素环还说:“马三家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隐蔽的。马三家一边打人,一边导演中央焦点访谈假新闻,让打手做‘马三家不打人’的假证。当时和我同一个牢房的绉桂荣指着打手说这不是真的,被暴打。绉桂荣后来被迫害致死。”

“控告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是结束这场迫害的重要步骤;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是行人间正义,再一次给人明白真相,良知觉醒,远离邪恶,走出劫难的机会”,递交了诉江控告状的法轮功学员熊文旗说。


起诉江泽民 谁能挡得住?

文: 亦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目前,起诉江泽民的大潮势不可挡。可是在中国大陆极个别地方,有些国保警察却去邮局蹲坑,伺机绑架,裹挟工作人员私拆信件。在暗中指使他们干这些非法之事的人,真能阻挡得了诉江的历史进程吗?

法轮功学员已经认定了现在是起诉江泽民的时候,也明白了今天起诉江泽民是制止迫害必定要走的一步,起诉江泽民是帮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重要方式之一,他们决不会放过起诉江泽民的历史责任和机会。这个地方有个别人阻挡,他们完全可以用真相打开人心,碰到实在不听、或者听不明白真相的人,还可以换个地方,“东方不亮西方亮”,天总是要亮。

退一万步说,如果真不让邮寄,照样有其它路走,“条条大路通罗马”。比如说,可以对阻挡者提起控告,包括对当地邮局负责人提起控告,以及对直接绑架者提起控告。被起诉者等于上了“恶人榜”,报应和审判只争来早与来迟。试想,如果你是被指使到前台干脏活的人,你是花几分钟,趁在现场的机会,当面了解一下邮寄诉状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起诉江泽民,从而给自己挣个“善有善报”呢?还是给那些贪官污吏当陪葬呢?

再有,虽然可能有点“大炮打蚊子”,但众法轮功学员再次赴京,壮观历史再现,不是不可能。

这场迫害波及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再过两个星期就是“七.二零”了,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是十六年前的七月二十日公开登场的。法轮功学员们进京投递控告状,如果大面积的形成这样一种势态,试问地方的贪官污吏能控制得住吗?

当年信访办被江泽民控制,上访渠道被剥夺,为了到天安门呼出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们抛家舍业,在最大限度的舍弃自己的一切的情况下走上天安门。经过十六年血与火的洗礼,这些法轮功学员今天更加成熟了,到北京投递一下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太简单了。对法轮功学员来讲,这么多年来,他们不就是随时面临着被迫害的威胁吗?他们不是坚强的走过来了吗?现在他们会放弃自己该做的吗?

何况到今天,江泽民已经是残灰一团,控告江泽民已是中共上层默许的一件事,哪个地方的江泽民死党如果还敢阻拦和绑架上京投递诉状者,将来谁也顾不了你。

还有一些参考资料,读者朋友不妨为自己了解一下历史现状:

一、在国家范围内看,没有任何政策或迹象阻止起诉江泽民

五月二十六日,据中国经济网消息,中纪委网站上刘金国的个人资料已经更新了,他已经不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的头目了。他简历里面写他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到二零一五年一月。那么谁接替刘金国呢?这都快过去半年了,怎么没见报道呢?“六一零办公室”是被国内外一致公认的“死亡职位”,不管是没人敢接任,还是中共上层不敢再任命,还是什么,都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罪恶的“六一零”已经穷途末路,不然中共法院的这次立法改革根本就改不了(指由立案审查制改成立案登记制);同时也能反射出中共上层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不但全国老百姓乐见首恶江泽民被控诉,中共上层相当多的人对法轮功学员控诉江泽民的行动也都乐见其成。

二、从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看,阻止诉江的指令也没有

这是由中共政治的生态所决定的。这一级的官员,与中共上层都有很多联系。中共上层的意图能最初被他们捕捉到,上层采取不管不问的态度,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不进行打压,就是说在法轮功学员诉江的问题上要顺其自然,这个时候谁愿意往前冲?这一级的“六一零”头目,在没有上一层“六一零”授意的情况下也是持观望态度的。要在全省(自治区、直辖市)搞出统一的阻止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事情来,他们现在真的没有这个胆量!

三、阻止控诉江泽民的地区只能是局部的

中共市、县级的“六一零”阻止诉江的可能性相对来讲可能有一些。一个方面是因为这些地方发生过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如黑龙江的佳木斯,有的邮局在私拆起诉江泽民的信件后拒绝邮寄。佳木斯监狱曾经在两周内迫害死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妻子与女儿,为给死去的亲人讨还公道,数度上访,让佳木斯当局非常恐慌,疲于应对。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这与他们曾经的罪恶有关系,是做贼心虚,但阻挡只能增加罪责,不如抓紧做些好事,将来能够减罪。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一级别的个别“六一零”头目头昏眼瞎,盲目作恶,当这时候了还企图借迫害往上爬。这些人没有什么实力和份量。大家知道,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被清算得已经支离破碎,大规模的迫害根本就不可能搞起来了。上层在观望,更上层在放手,下层的个别打手为什么还敢这样作恶?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个别人眼界太狭窄,心胸太肮脏,智商太低下。江泽民流氓集团明天被清算,今天他们还会照样作恶,到死都不敢承认,或者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四、起诉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我们举两个例子。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樊永成用电动三轮车送法轮功学员王泽芳、王永芳,到金昌市金川区北京路邮电局,往最高检投递起诉江泽民的控告状,结果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金川区北京路派出所。随后警察就抄了樊永成的家,抄走了邮寄到最高检控告状的回执单。在被非法询问时,樊永成坚定地告诉警察:“我就是要告江泽民呢!”下午七点以后,樊永成被放回家。

另一个例子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法院非法庭审刘建平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庭审刚结束,刘建平的母亲立即把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交给刘建平签字。参与庭审的所有公检法成员在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态度都很好,有的还说:你们就是该起诉江泽民,早点平反就好了。

“我要告江泽民”这句话真是掷地有声!这位法轮功学员的诉江状已经寄走了,也就是说他已经递交了对江泽民的控告,可是当天晚上就给放回家了。还有四川的这起非法庭审案,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签字起诉江泽民,而且还得到公检法人员的回应。这两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历史大戏的最后一幕,会让更多世人看清江死党历史败类和自愿被其利用的人最后如何表现其惊恐与丑恶!古有身后还要永久罚跪的秦桧夫妇,今后江泽民这一伙就是人类永久的历史反面教材!


苹果之乡的一位治保主任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我看了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明慧网上刊登的《治保主任的忏悔》后,既为他被中共诱骗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感到悲哀——特别他抓住亲生母亲的头发拖走几百米,又为他能醒悟过来而庆幸。中共真的是在把人变成鬼!

同时,我想起了我们苹果之乡——山东栖霞一个秀美的小村庄的一位治保主任,他是一位非常面善慈爱的大叔。

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候,有一天上边下令让治保主任配合抓捕村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小庄班洗脑。他知道这些大法学员在村里安分守己、孝敬老人、邻里和睦、不争不斗,村里有公益事他们都争着干。于是他对上边的人说:“这些人不用你们教育,我们自己教育教育就行了!”

还有一次,上边的人来村里检查,发现村子里墙上、电线杆上到处都有法轮功真相标语,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治保主任说:“谁能老是看着他们?一转身他们就贴上了!”他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默默的保护他身边的大法弟子。

前年秋天,这位治保主任开着三轮车去山里把收获的花生拉回家。行驶到一个斜坡时三轮车翻了,眼看座位上的铁板就要卡到他脚脖子的那一瞬间,一股力量把三轮车扶了一下,他趁机把脚抽了回来并躲开了三轮车,这时三轮车又顺着斜坡滚了下去,他安然无恙。

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晚上总是看到自己家的房屋顶上有一股白光在那照着。我说:“那是佛光,你保护大法弟子,做了大善事,佛在看护着你和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