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1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0月23日
节目长度:59分4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288 KB

55,98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5年10月8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1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为谁修?
当好主角救人 迫害烟消云散
做真相资料也要重视学法
走出迫害的阴影
也谈对于结束和时间的执着
关键时刻 要敢棒喝
小伙子向我鞠了一躬
【修炼交流摘录】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一言谈为谁修?

常人社会的变化,社会形势的变化,中共什么时候解体,这些都是神定的。这些师父都给我们明确讲过。

可是有些学员不用心学法,认为人都知道侵略军是侵略军,可是没有军队去打仗,侵略军还是要得逞,却忘了战争是给人消业的,谁侵略、谁被侵略都是神安排的,是根据业力安排的。这些同修认为,同理,大法弟子正面讲清真相没什么用,三退也退不倒中共,认为即便大家都知道中共不好,都三退,中共也不会自行消亡,要靠有能力搞政治的人搞政治才能把中共搞倒。正法修炼二十多年了中共还没倒,有人就失望了,不修了,过常人生活去了。这样的同修怎么看都好象是给中共修的,把中共解体当成了修炼的目标,而不是把“助师救人”作为大法弟子每天的功课。这样会耽误自己和自己该救的世人的。

当然也有同修看社会形势,认为自己讲真相了社会形势就应该越来越好,社会形势好是我们努力做出来的。其实不仅如此。的确,我们救人多了、讲真相会给社会带来正面的转机,可是那个真正的形势变化,却不是我们做出来的,而是神让如何才能如何的。

那天同修提起《西游记》,里面有一篇“袁守诚妙算无私曲 老龙王拙计犯天条”,说的是当年长安有位袁守诚先生,神算能力惊动龙王。龙王前去试探,问天上阴晴事如何。守诚先生即袖传一课,判断说:“若占雨泽,准在明朝。”龙王问:“明日甚时下雨?雨有多少尺寸?”先生说:“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龙王回宫后,与众水族嘲笑袁守诚,认为何时下雨、下雨多少,司雨的龙王才知道。谁知水族正谈笑之时,玉帝敕旨龙府,诏令龙王降雨。龙王整衣端肃,焚香接了旨,谢恩拆封看时,谕旨上所写施雨长安城的时间、雨量与袁守诚先生所判断的毫发不差!然而,为与袁守诚争强,水族和龙王不智的决定将行雨时改了一个时辰,雨量改了一点点。结果如何?结果龙王因此举违背了玉帝敕旨,被送上“剐龙台”。详细过程和后话与本文无关,这里不提。

我们修炼人都知道,神话故事不是想象和杜撰。如果说连下雨的分毫细节都是神定的,那么中国大陆的社会形势应该如何、中共什么时候解体,这些关系到大法弟子修炼建立威德、以及众生得度这么大的事,我们修炼中的人有何德能能够决定?有什么资格抱怨、不满或失望呢?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那才是我们的本份。我们不是围绕中共修的,也不是围绕常人社会形势修的,我们得遵照大法来修,尽好自己的本份。

谨与同修交流。愿更多大法同修共同功成圆满。

下面请听天津大法弟子玉莲的文章:当好主角救人 迫害烟消云散

那天我在屋里家门反锁着,我听到门外有人说话,我以为是同修找我有事,我就赶紧出去开门,一看是四个警察,他们马上闯進门说進屋看看。

其中一个警察对我说:“不好好在家炼,还控告江泽民,没事给我们找事,你看你们门上贴的对联:法轮大法好,我们管你们吗?”我说:“从五月一号起不是北京的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那江泽民贪污腐败、出卖国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迫害大法弟子,我不该告他吗?”

他们说是谁让你写的?我说是我自己想写的,他迫害了我我就要起诉他。他们说看看我家里有什么东西,打开箱柜看见有四台打印机,还有一台刻录机、光盘,炕上有电脑,装订机,还有其它的东西。看着屋里地上都是被他们翻出来我救度众生的法器,我的怕心出来了,我马上否定它,我想“怕”不是真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的救度众生的事,是最正的,我为什么要“怕”呢?我想我们要当好主角,摆正基点,不要把这些救度众生的法器当作是被迫害的证据。那就是本末倒置了。我请求师父保护弟子,保护这些法器。

马上向内找,心里跟师父说:我知道是因为麦秋这些日子由于农活忙,自己太松懈了,学法少、发正念少才让邪恶钻了空子。但是我想起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请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清除这些警察背后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他们善的一面、抑制他们恶的一面,让他们反出他们先天善良的本性,让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

有个警察看着墙上的师父像,他看我坐那发正念,不和他们说话,他就说一会把你师父像撕碎了,回头你那“道行”就没了,我听了心里那难受劲就别提了,但是我冷静下来不和他争、不触及他那魔性的那一面,只是对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不要对大法犯罪。我没有恨,只想让他们不对大法犯罪,结果那个警察并没有撕师父的像。

又过了一会那几个警察又来问我,这回我从有怕心到怕心一点点没了,正念更足了,我想起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洪吟二》〈怕啥〉) 。他们问我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谁给的。我告诉他们这些东西都是我种地收粮食卖的钱,省吃俭用自己自愿买的,是为了讲真相救人用的,我们大法弟子就是为了救人、救众生的。

有个警察说“你救什么众生,老学法轮功把儿子都耽误了。”我说我才是最疼我儿子,我让他按真、善、忍做好人,好人有好报。

又有一个人说:“看来你家里有这些东西,你准是一个头。”我说法轮功没有头,谁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我让你学你敢学吗?都是自愿的,我对他们讲千万别对大法弟子犯罪,你把我送拘留所,送哪我都不怕,我们就是为救众生的。当时我发自内心的对他们说,如果因为我们没给你们讲清真相,你们要对大法弟子犯罪,你们是要遭报应的,你们看周永康、薄熙来他们都是跟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的才到这个地步的。共产党当官的有几个不贪的,为什么非抓他们,是他们迫害了大法弟子才遭恶报的。我不希望看到你们遭报应,我盼望你们都能够明真相,得救度,因为我们的师父是在救度世上的所有人。

由于我真心的是为他们好,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这几个警察都恶不起来了,那个领头的对我说:我碰到很多你们的人,就你的态度好,我们走了。他们连我家里的一张纸都没动。

我悟到他说我“态度好”,也许就是我当时的心态符合了真、善、忍大法,我放下了自我,完全是为他们的。眼看的一场迫害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湖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做真相资料也要重视学法。

自从学会电脑后我基本上是自己做资料自己发,去年以来由于负责资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我们这一片的同修想要资料就很困难,于是我就担当起部份资料的制作。在制作资料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学法的重要。

我是个粗心又急性子的人,在做资料时,遇到了许多磨煉心性的考验。原来自己一个人用资料是发多少做多少,上午出去发正念、讲真相,将自己做的真相资料送给有缘人。下午做完资料,就学法,时间还算充足。自从接手两个学法小组的资料制作后,时间就明显不够用。原来自己没做资料不知道,接手后才知道很麻烦。比如做真相手册,有的同修要大册子,有的要小册子,有的要单张真相传单,有的要真相信。还要将换来的钱币烫熨整理,打印成真相币。顺利的时候会生出欢喜心、显示心。不顺利的时候,会生出埋怨和怕麻烦的心,等等。由于不太熟悉两台打印机同时操作,稍不注意(粗心)就出错,特别是打印小册子时,一粗心两台打印机设置就搞混了,看着那些打印颠倒的纸张又是心痛又是发毛,有时候自己都烦自己。怎样才能做到又快又好呢?

后来,我发现每次在做资料前先学法,再做资料就很顺利,要是先忙于做资料没学法就容易出错。后来,只要不是同修等着要资料的时候,我都是先学法再做事。师父说:“主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我经常讲学好法,我每次在法会上或者在其它环境见到学员的时候都在讲,我说啊,大家一定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 (《北美巡回讲法》)“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的很好的时候,都是因为大家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做的稍微差一点的时候,我看那就是因为不重视学法,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弟子,无论你在任何一种形势下,任何一种情况,你都得学法,都不能忽视自己的同化与提高,都不能忘了学法。如果你不学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认真学法真是含糊不得。

那段时间由于忙于做事,学法没跟上,学法也没入心,做事大多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虽然也做着救度众生的事,出发点却都是为私为我。有时还觉得做资料这么麻烦,救人还是同修救的,还不如我自己做,能救几个是几个,也没有现在累。每天只睡几小时,费时费力还不能做到人人满意,心态完全落入常人的那种名利情中。

一天,一个做资料的老年同修问我,她说:“我做资料没时间出去讲真相,那算不算在做三件事啊?”她一问,我当时一愣,这不是我的想法吗?正好头两天学法学到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里有一段话一下子打入我的脑海“弟子:两个问题。新唐人成立七、八年了,但许多学员在技能方面没有得到很好的提高,这是学员自己的想法。第二个问题,很多学员觉的在街上发资料比做新唐人新闻更来劲。”

“师:(笑)不一样的,哪个环节都关键。你说年岁大一点的,没有读过那么多书、又不会其它的,那他能发挥最大作用就是发资料。那作为文化都很高的,那写起文章来很容易,那就发挥你的长处去做这件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采取什么形式,把人救了那就是伟大。”怎么学法没入心呢?师父不是在法中都讲过了吗? 我悟到这是师父再借同修的口提醒我“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采取什么形式,把人救了那就是伟大。”法也学了,但没入心我很惭愧,师父说:“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 (《精進要旨》〈猛击一掌〉)深感对不起师父。

就在那段时间,电脑打印机也老出毛病。因为我的那台电脑用了近十年了、打印机是同修淘汰后修复给我的,原来做的份数少还经常出毛病,现在做的多了就更烦了,不是电脑死机就是打印机出毛病,三天两头找技术同修修理,搞得我五心烦躁。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有时搞得连学法都打瞌睡,烦的我恨不得把机器砸了。搞技术的同修说电脑修不好了,你再买一台电脑算了。我当时手头也没有钱,有同修说赞助点钱,我没要,因为很多地方比我更需要资金。我烦死了,一天到晚不是修电脑就是修打印机。完全陷入做事中去了。后来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提到很多与法器沟通的故事,联想到师父说:“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 (《转法轮》)我就在给师父法像敬香时请师父帮助我,我想的师父说过万物有灵,我也跟他沟通沟通,我说电脑啊,还有打印机,你们来在大法弟子家,能作为法器也是你的荣耀啊,你好好工作以后会有个好的未来,我们一起加油多做资料多救人,才能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啦。说完一开机他们都恢复了正常。

我还发现那些机器真是有灵。如果我每天学法后再做资料,电脑和打印机一切顺利,如果我哪天先做资料没学法,他们就罢工,停机。有一天晚上,我看动态网没注意快到了发正念的时间,它还大声敲钟提醒我。她只为大法工作,常人的网站除查工具外做其它常人的事就死机了,这也使我悟到他们超期服役也是为同化法而延长的寿命,我们有幸得人身还有什么理由懈怠呢?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走出迫害的阴影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至四日,我地区参与诉江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被警察到家询问,而且讯问时警察都带着录像机,都给我们录了像,录像机有的是隐形的,有的是明面的,由于询问人数之多,面积之大,涵盖了整个地区,听警察说:他们是分片包干,俩人一组。所以另一个警察是特意调来配合片警的。

事后同修们互相交流,大家共同的认识是:警察的询问是表象,实质是师父安排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警察。同修甲说:我总想给警察讲真相,可是因为有怕心,不敢去,在街上碰到又不能拉过来就讲,找上门来了,我还求之不得呢。八十多岁的同修乙警察来了热情接待,一心想救他们,对警察的询问耐心的正面回答,并给他们讲了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跟着恶党跑,当江泽民的陪葬。头上三尺有神灵,你们做的坏事上天都知道。俩位警察明白了真相,当时就做了三退。同修丙给警察讲述了自己所遭受的迫害及给家人带来的灾难。同修丁已经走出小区大门,看到警车向他家方向开去,心想一定是到我家去的,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得回去。同修戊不仅讲了真相,还把家里的神韵光盘、未来人的神话故事、真相资料拿给警察说:你们拿回去看看,都是救你们的资料。

对警察询问时的笔录,是否按手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同修堂堂正正的按上了手印,同修说:江泽民是我告的,控告信是我写的,江泽民罪恶滔天,天人共诛之。把他绳之以法是正确的。法轮功是正法,被江泽民迫害十六年,大法、师父蒙冤十六年,给大法、给师父讨回公道,还大法,还师父清白,为什么不签字呢?同修认为第一次写诉状是背对背写的,是交给师父的答卷,我们实名签上了。这一次是面对面的,也是交给师父的答卷,当然要签上自己的名字。同时对每个同修都是一次考验、一次过关。另一种同修认为不能配合警察,名字不能签。经过交流,同修悟到,只要基点对,放在救人上,怎么做都不过。

这次询问使我地区的片警及配合片警询问的警察都面对面的听了真相。有的当场做了三退。有的虽然没有三退,但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放出的强大的能量,在净化他们的空间场,解体操控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为他们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同时警察询问时,警察带的录像机直接把询问时同修讲真相的实况在公安局的播放大厅的大屏幕上播放,局长、各级工作人员都观看了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实况录像。同修们悟到:同修们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 (《洪吟二》〈快讲〉),解体了公安局空间场的邪恶。看到录像的人也与他身边的人讲。也起到了传播真相的作用。师父说:“那佛法不是讲万能的吗?谁也没有想到我用一个艺术演出能把人救了。这也是它们想不到的。” (《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今天师父安排诉江救人也是谁也想不到的。

交流中同修说出了家人的突出表现,他们能帮同修讲真相,证实法,摆放了自己的位置。诉江大潮使我们整体得到提高升华。同修们去掉了很多执着心,特别是怕心,有个同修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想诉江,可实名我能不能顶住啊?师父点悟:脑中反映出“没有我”同修恍然大悟,对呀没有我,谁还能对我呀。她放下了我,不但写了诉状,还主动配合同修邮寄了诉状。诉江是结束迫害的过程。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大法弟子自己说了算,人神一念间。是师父正法,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三界内的一切是为正法而存在,是为我们救人所用。警察的询问是在配合我们救人,放下“我”走出迫害的阴影。堂堂正正的救人,唱好主角戏。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谈对于结束和时间的执着

我自己学法了就用法来修自己,具体就是我用法对照自己。我发现自己的思想中反应出来的念头,要么就是符合法的正念,要么就是自己没修好的部份或者魔的干扰而产生的邪念;所以我就把所有思想中反应出来的念头,都用法对照一下,其实也不用多长时间,就是那一瞬间的一念就解决了。在我们自己现有的对法的认识的这个层次上,一念就知道这个念头符不符合法。关键是你得想起来对照。

我们修炼不就是要找到不符合法的思想然后去掉它吗?那么平时找它还找不到,这自己反映到思想中来了,不是正好么?关键在于能不能发现它不符合法,能不能抓住它。抓住它之后就好办了,一定要往下追下去,因为反应出来的不一定是这个思想的根源,你要追到根源,挖出来它。

那么这个执着于结束的想法,如果往下追下去是个什么结果啊?如果你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能圆满,没修好,你才不会执着结束呢!结束了就完蛋了。只有觉得自己修的不错的人觉得结束了自己能“上天”的人才会有如此想法。可是,从法中我们都知道,这部法大的无法想象,怎么可能“修的不错了”呢?其实这个根源我个人认为不就是在于你不向内找吗?只有不向内找的人才会觉得自己修的不错了,而真正实修的人,看到的总是自己的问题,在更高层次上认识到更高的法,还能看到自己刚才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如此下去,精進不断,怎么可能觉得不错了呢?

那么如果真的是不向内找,那你觉得自己不错了,能圆满了,那可是你自己的想法,在师父和法的标准来看,真的是这样吗?就你这颗心本身不就是强大的执着吗?说严重些,这不就是自心生魔的前奏吗?

那么执着时间,我看有一篇文章说有一位以前的同修下去了,就是因为对于时间的执着,说师父总说快了,总不结束。痛心之余,我也说说我自己在自己层次上对时间这个问题的认识。有这么几个含义。

第一、师父讲:“大法在宇宙中正法的事情也快要结束了。” (《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认识到,师父并不是站在我们这个时间中来讲的,师父讲过:“我正法也不过就是十几年的时间。大家想一想,那不很快吗?实际上是很快的,就这么挥手之间就完成这一切,在人的空间当中时间表现出来的差异是十几年。而且从正法以后宇宙的整体时间都是被推快的。” (《北美巡回讲法》)那师父说的快了体现在我们这个空间就是这么个情况。

第二、师父讲:“快结束啦,你们得想想自己了,时间不等人哪!” (《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认识到,是希望我们弟子都能做好在人间的事情,真正的起到助师正法的作用,这样就会很快结束了。可是我们做的怎么样呢?没结束是否该怨我们自己呢?

第三、我认识到,为了能够救下更多的人,师父在不断的推快我们这个空间的时间,把原来的几分钟,推成了几年,甚至于更长。那么在这个时间中世人不断造下的业就得师父来消,要不一个烂了的苹果怎么留下呢?那么我们不知道在这个师父用自己巨大承受换来的时间中去多救人,还在执着时间,在“怨”师父不结束……我们还配叫师父吗?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关键时刻 要敢棒喝

有一次,单位一个头偷偷告诉我:“明天警察要来抓你去办班。”我说:“准吗?”“消息绝对准。”我说:“谢谢你。”第二天,果然来了一帮人,有街道和派出所的,还有市610的。见找不到我,又到家里找,折腾了两天也没见到我的影,知道我躲起来了。

18天后,我听说洗脑班结束了,回单位上班。

我一進屋,科长一愣,说:“啊?你还敢回来?”我说:“咋啦?”“咋啦?你倒是躲起来了,害的我们好苦,上边逼着我们交人,单位上下闹翻了天。事过去了,你倒像没事似的来上班。”说话间,书记也走了过来。他俩一起训我:“按单位规定:旷工10天就开除,你旷工18天,去劳资科办手续吧,马上开除你,从明天起,不用上班了!”按当时的情况,他们真能把我开除了。围观看的人很多,有的想看我笑话。我想,不能让众生犯罪,我得把领导想开除我的不正理由正过来。

待科长和书记说完后,我大声说:“当领导的,说话也得让人信服,我为啥旷工18天?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哪个领导不知道?都承认我是好人,那为什么上面抓我去办班你们不护着?我不是你们手下职工吗?你们挡什么了?你们和坏人合伙整自己职工,这算什么领导?不是惩恶扬善吗?你们替恶人说话,这是好领导吗?”我这一说,两个领导立马没电了,围观的人情绪也变了。

接着我说:“想开除我看看?我的工作是我生活的保障,这饭碗不是你们领导给的,谁砸我饭碗,我到谁家吃饭。同时还要上告,告领导逼好人没饭吃,没有活路。”

这时,书记和科长也蔫了,悄悄回了屋。

第二天,我照样上班。

事后想,如果当时不棒喝一通,还真把我开除了,那样他们还有未来吗?包括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这事后,我给他们讲真相也好讲了,领导对我态度也变了,有好事也想着我。

还有一次,市610的一个恶警找我谈话,他把我叫到一个屋里,显得很亲切的说:“今天没别人,就咱俩,咱关起门说几句心里话。”他很伪善,想掏我的底。“你说句实话,你现在到底炼不炼?”我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凭什么问这个?炼不炼是我个人的事,我有权不告诉你。再说了,你是代表谁来的?你回去向谁汇报?你的目地想干什么?”他一下就没了词,我继续说:“至于你说咱们之间关系近,那你错了,我根本就不熟悉你,你也别套近乎。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他一看我的态度,站起来就走,边走边说:“我看,你对法轮功还是挺顽固的。”

这之后,有一次我被强行抓去办洗脑班,他对我的态度使我很意外。有一天中午,没人时,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以为要打我。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切西瓜让我吃,吃完后,让我回屋。还有一次,他单独跟我说:“我也知道你的信仰,可你不要硬抗,这对你没好处。”他为我担心,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生命善心是多么的可贵。在那次洗脑班里,他没再难为我,也阻止别人为难我,我顺利回了家。

我想,也许我的棒喝,使他清醒了,成为一个得救的生命。

眼下诉江,为了救度上门骚扰这些人,是不是也该“棒喝”一下呢?

我们是依法起诉,骚扰是违法的,不占理的。如果我们都蔫蔫的,这些人就会疯狂。如果我们堂堂正正,敢于棒喝,这些人就会蔫蔫的。我们可以质问:“诉江犯法吗?犯哪条法?你们来骚扰是根据哪条法?诉江是受法律保护的。现在不是‘有案必理’吗?别看起诉江泽民有阻力,它被送上法庭是早晚的事。可是,如果起诉你们阻挡诉江,那可没人给挡着,不管向中纪委或法院告你们,那是一告一个成。聪明人,赶紧找大法弟子了解真相留后路,糊涂人,瞎折腾可要大祸临头了。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小伙子向我鞠了一躬

二零一四年九月一号清晨七点四十分,我登上了去济南的列车。

一进车厢,发现我的座位对面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我主动搭话,“噢,我今天和小青年搭伴前行,真幸运。”小伙子微笑着点头回应。

八点整列车鸣笛启动了。交谈中,了解到我们的住地相隔不到百里,他父亲在镇政府工作,母亲退休。他上有哥姐,都有稳定的工作。

我赞扬他的父母把他们姐弟三人拉扯大不易,你们晚辈应该好好孝敬父母。中国古人说祖辈积德行善,为后辈造福。所以你们有这样的好家境。小伙子很认同。很快话题转入传统文化和法轮功。不想小伙子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脸马上沉下来,把头转向一旁,说:你别说法轮功,我一听这三个字就反感。

我笑着轻声的问他:“那是为什么呢?炼法轮功的人惹你了?还是伤害你的家人了?”“都不是,我就是讨厌他。”我知道他中邪了。

我说,“如果你从来没有接触过炼法轮功的人,也没看过法轮功的书,却这么讨厌他,那一定就是听信了中共媒体的造谣宣传,所以……”

“那你就是炼法轮功的了?”小伙子怒视着我,并不时扫视着列车走廊里的乘务员。

“我有许多亲朋好友都炼,所以我了解法轮功真相。”为了安全,我说。

“我们家可没有那样的亲戚和朋友。我当兵刚回来,不愿跟你谈这样的话题。”小伙子扯起身边的毯子蒙头躺下,再次表示不愿跟我谈下去。

我不为他的表现所动,继续说:“咱们都是老乡,可不能跟着电视媒体瞎跑,共产党搞假、恶、斗,造谣诬蔑法轮功,现在就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那些电视、报纸、广播都是江泽民集团编造出来的。你想想,九二年法轮功就开始洪传,现在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大法。唯独江泽民集团打压……”

我还没说完,他“唿”的一下坐起来:“我在部队专门搞这个,我哥在派出所也专干这个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共产党不让炼,你们偏和国家作对,尤其那些老太婆真是又可气又可怜……”

噢,原来如此,我很平静地说:“说白了,其实你们是在被江泽民利用着。法轮功讲‘真、善、忍’,提高人的道德,使人心向善,军队应保国卫家,却被利用来迫害、镇压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这是人民的军队吗?这个政权正常吗?”

他狡辩道:“不镇压老百姓,国家怎么能安宁,你们法轮功反对共产党,就该镇压。”接着他又语无伦次诽谤师尊。我一看他的邪劲上来了,我马上发出一念:打出法轮封住他的嘴。一会儿他就跑厕所去了。

回来后,他说:“你肯定是炼法轮功的。前几天,我碰到一个老太婆,见面就叫我退党,我准备揍她一顿,你说是不是共产党养活了咱?”

“不是,是老百姓养活了共产党。中国人,包括你,都在养活共产党。”我立即回道。

“我退伍是党发给我八万多元钱。”他辩解道。我纠正他:“是老百姓供养着国家的军队,孩子呀!是老百姓发给你的钱。”

他无语,又倒头躺下了。

我继续说:“你刚才说到劝你退党的老太婆,你想没想过,她为的是什么?共产党掌权以来,利用各种政治运动整死国人八千万,共产党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僚利用所谓对外开放、发展经济贪污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把个国家搞成什么样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上天要灭它,法轮功学员把这个天机告诉人们,让好人别跟着它陪葬,孩子呀,你说……”

他再次坐起来,脸色由阴转晴,注视我说:“大姨,你说下去,我睡不着了。”

“章丘站到了,下一站就是济南站了。”听到列车乘务员的提醒,看着眼前这位血气方刚的青年,我说:“孩子,论年纪你做我的儿子还小点,你刚踏上社会,很多事没经历过,你回家问问你祖辈就知道了。你和你哥哥真的是被共产党、江泽民欺骗和利用了,利用你们的单纯和冲动,攻击诬蔑法轮功以及李大师,当你真的了解了真相的时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他站起来,拿起背包,转过身向我鞠了一躬说:“大姨,我知道了,我再也不骂他(指师尊)了。”我接着说:“你是个善良的人,退出党团队,就是个有福份的人。

小伙子向我挥了挥手告别。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去了以后,客户就提出,她先生不同意,嫌价格高,她先生很不屑地说,比老美电台都贵,不签这合同了。我知道是邪恶在背后捣乱,我没承认,没动心,继续一边跟她谈一边发正念。这时她提出要听听其他商家做的广告效果,可是我的电脑留在办公室哄孩子呢,我什么也拿不出来。我的人心想返出来,想埋怨同修,平时我付出那么多,每周就这一次最需要你们(帮助照看孩子)的时候,你们却袖手旁观,觉得自己委屈,为自己鸣不平,但是这一念很弱很弱,弱的还没等它出来,我就抓住它了,我否定它不是真我。我在法中归正自己,心想客户要数据、要例证都是常人的办法,我是大法弟子走的是神的路,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也堵不住我今天签合同证实法的路。我求师父加持,纯净自己一思一念,没有对同修的埋怨、没有对自己付出的不平衡、没有对缺乏谈判技能的担忧,非常纯正就是来救人的。我感觉客户先生背后有很多黑乎乎的东西,我知道是邪恶在操控不让他签,我没害怕,对邪恶打出一念:“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然后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心想:我也不是来赚你钱的,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对大法真相有那么固执的偏见,今天这合同要不签,你们就很难有机会去接受真相了。就这念头一出,客户说:那好吧,就签了吧。就这样合同签了,也付了全款。客户要的我什么都没有,客户先生说英文我也听不懂,可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就尽管去修就行了,心性到位,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这次签单我也感觉,另外空间对媒体销售真是虎视眈眈,销售也真的要纯净的像“透明玻璃”一样,在师父的加持下,这单才能签進来。而且一思一念都要保持高度警惕,不能懈怠,任何时候任何考验冒出一点人心,邪恶就有理由干扰。
    ——《在媒体销售工作中的体悟法理》

一名与我有同样病业状态的男同修被旧势力夺走了肉身。此事一发生,心里就不稳了,怕死的心就翻出来了,因为我觉得这位男同修还挺精進,觉得我还不如他呢,好像下一个就轮到我一样,这样的想法却不知道去排斥,还人为的滋养了它。完全陷入了人的思维之中。越想越怕,正如师父法中所讲“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怕啥〉),带着这样的人心学法,怎么也学不進去。我觉的这个思想不对,用大法去排斥,但是心不稳,达到不了那样的效果,就这样的状态延续了半年多,可想那是多么的无奈,又有多么的苦,一度出现了消沉绝望。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把心一横,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流着泪对着师父说:命是您救回来的,去留由师父说了算吧!因为学大法前,我是被多种疾病折磨的瘫痪在床,不能下地的人,由于学了大法,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命。当我这念一出,浑身就觉得轻松了许多,也许这一点符合了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纽约法会讲法》)。我这时才明白原来上了旧势力的当了,全是用了人的想法。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精進要旨三》〈清醒〉)“你要认为是和常人一样的想法,你就永远是个常人,你就永远离不开这里。”(《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经过这场魔难,我才彻底醒悟,明白了修炼的严肃,再也不能不紧不慢的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不放,找出了自己根本执着怕死的心,还有其它许多执着心,加紧学法,坚定正念,从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如果再出现这个坏思维往外冒的时候,我非但不怕,而且用正念去抑制它,头脑中还时常闪出这样的一句话,除了师父,谁的话我也不听,除了大法,什么我也不要,我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突破着。
    ——《用法归正了怕死的心》

其实,我们当时都在人中向外找,抓住对方个人修炼的不足,互相指责,实质上已经上了邪恶的当了。旧势力就是以个人有漏为由進行干扰,让同修形成间隔,把我们的环境搞乱,做不成救人的事。我们不能识破,就会被带动真的干扰了救度众生、证实法了。我们都在大法中修炼,同修都是人在修,留有人这点东西,能证实法,都有师父在管,都在改变,我们在大法中突飞猛進的变化对方看不到。而我之所以能用负面思维看别人,都是旧势力强加的不在法上的表现,如果不注意清除,用人心处理问题,还会加强这负面的物质场,给当地救人的环境带来干扰。师父让我们全方面看一个生命,我怎么能只看同修的不足呢?更何况我们都是盯着同修以前的不足,我们都改变了,还是互相盯着以前的不足,以此为借口来证实自己,干扰了救人,这能是修炼人的表现吗?师父说:“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确实要改变我们那些变异的思维,想到同修,要看到同修好的一面。如果总是记着同修负的一面,就会在心中积怨,不注意清除,会越来越深,看待周围的人与事都用负面,觉的所有的人都对不起自己,这积怨压的自己都透不过气来。看同修不在法上,其实是自己不在法上,没有向内找,用法修别人,而没有用法严格修自己。当我在法上去正念、正面看同修时,看待周围的一切时,现在我想到的都是他们、她们那些难忘的在证实法中的辉煌与伟大。那些原来不理解、牵绊自己的亲人、朋友在我的正念下,都变的理解、支持大法与大法弟子了。我的心里没有了积怨、苦恼、不平,心中完全是慈悲的,心中的积压的败物被我清除。(有删减)
    ——《解体负面思维、固定化看问题的观念》

以前我总是执着自己的技术,觉的只有技术好了才能赚到钱,生活才能安稳。越执着技术越不好,越不好我就越急躁,越急躁就越干不好,最后就想到逃跑。图安逸、懒惰、怕苦怕累、不愿意付出,由于不舒服而带来的抱怨、指责、计较,这一切问题的根源是对自我的执着,是我把吃苦看的太难!记得很久以前做了一个梦:我被困在一个封闭的很牢固的房间,只有一个很小的窗子能看见外面。我急得绕着窗子来回乱转,可窗子太小了,我根本出不去。醒来后我知道自己已深陷魔难,但是始终没悟到应该怎样才能走出去。近期在一次晨炼时我突然悟到,把自己变小不就可以从窗子中出去了吗?此时我猛然明白了,做不好不精進的根源是太执着自我了,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工作太累了不行,被人瞧不起不行,休息不好不行,看书太晚不行……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我太注重自己的感受,太看重这个人身了!心在自己这里,自然就忘记了他人,这就是同修点给我的身上一大堆的败物啊!以前向内找时一碰到安逸心和懒惰我就滑过去,不想碰触。“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师父已经点给我了“窗”不就是“闯”吗?闯过去那就是一片蓝天!过去总想找一个轻松的工作,所以在这里总是抱着时刻准备“撤”的心态,自己的心总是不安定。现在想明白了,在哪里工作是师父安排的,我来到这,这里就有我修炼提高的因素,有我要去掉的执着,修炼中不足的部分不弥补上去怎么能离开呢?我要做的只有实修而已。
    ——《青年大法弟子在工作环境中修炼》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