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33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6年2月2日
节目长度:60分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68 KB

56,30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1月28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3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修去“情”的一点体悟
珍惜同修的时间
敞开心扉讲真相 六一零头目说谢谢
讲真相中的谈话技巧探讨
关于春联发放的一点感想
资料点被迫害后的反思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去“情”的一点体悟

我在一个地区听说这样一件事:一位同修的丈夫对她学大法非常的支持,他们夫妻关系非常好。可是她丈夫在单位出现意外而去世。结果这位同修连续几年陷于对丈夫的思念中,都不想再修炼了。最近,我们这个地区也出现了儿子因病业去世,母亲过于想儿子,也处于病业状态的情况。

我想说,很多时候,作为修炼人我们都要从自身找原因。

夫妻之间的和睦与恩爱,家庭之间的天伦之乐,都是人中的东西。作为修炼人在人中修,有一些婚姻和家庭中的表现,这很正常。关键是我们表面上符合常人状态,但我们得知道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呀!是要放下人中的一切名利情的。很多时候,当我们有意无意的把情看得过重的时候,是不是就给邪恶钻空子干扰的借口了?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呀!

师父曾在《欧洲法会讲法》中严肃的告诫我们:“今天你就面对着死亡,不管是任何一种死亡形式,你面对死亡你毫不畏惧,你根本就不在意。我也许死掉之后我会去天国,那么死亡的事情真的就不会有了。关键是看人心,我们大法修炼就是直指人心,修炼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动,其它表现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

我觉得不管谁在修炼中表现的怎么好,我们也不应该对其有人心,当人心过重的时候,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其实对于我们个人修炼而言,师父让我们修得无漏,我们修炼的目地,不是为了在人间得到什么好处,在人间可以有各种好的环境,但我们可不是为了这些而修,我们要真正回到永恒的家,这才是根本。

所以在修炼过程中,我们不要被外在的表象迷住我们那智慧的双眼,真正的本着对自己负责的心态来走好修炼和证实法的路。

一点点滴体会,仅供参考。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屹然的文章:珍惜同修的时间

在师父正法急速推進的今天,对大法弟子、对急等待被救度的众生来说,时间都是无比的珍贵。如果大法弟子无故消磨或损耗同修的时间,那显然是不应该的。说轻一点,是对同修不友善的做法,是对众生不负责任的体现。说重一点,是对同修的伤害,更是对众生的漠视。

目前人类能够延续、生存,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大法师父用无比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是师父为救度众生、成就大法弟子而延续来的,这时间真是千金难买、万金不换的!而深受师尊看护的弟子们,以怎样的心态来对待时间,足见其对正法修炼的理解程度,以及个人修炼心性和境界的一种体现。一个人的心性高就会很无私,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先从对方的角度考虑。相反,则容易执着个人感受和喜好,从而有意、无意的损耗同修的时间而不自知,更无歉意。

在与同修的接触中,时常遇到以下三种情况的干扰:

一种是,有人因为某件事需要去同修家。而一见同修就东扯葫芦、西扯瓢,没完没了的唠。少说得唠两个小时,多说半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还有的根本没有什么事,单纯为了跟同修叙旧闲聊,一唠就是几小时。

另一种是,专门为切磋交流,非得去同修家住几天。有人长期不实修,经常遇到很小的问题都过不去,就去找同修切磋。一天唠不完就住在同修家接着唠,有时要住一、两天,弄得人家很无奈。其实很多时候过不去关,只要静下心来学法就会打开心结的。

再一种是,有同修突然“来访”,根本没有什么事,偏要来小住几日说说话。也知道人家做三件事忙的不可开交,却仍然会来,而且来了就得住几天。弄得人家心疼时间很着急,却又不好意思撵人。

当然不是说同修之间不能交流了,必要的交流还是不可缺少的。比如实在过不去哪一关了,想与同修交流一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最好能长话短说,认真查找不足、从法理上谈清了,就不要反复说了。对常人来说,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也是很无聊的,何况修炼人呢?

我在与同修的交流中,一般都直接说到点子上,很少有废话。我最不喜欢同修长篇大论的说,一遇到这样磨叽的交流,出于尊重同修我虽然不会当面劝阻,却会智慧的找理由离开。这样做似乎对同修不够善,实质上却能少浪费时间,这对同修不是坏事,而是真正的善。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对时间的利用甚至吝啬到以分钟来计算,几乎总把心念放在救人上,因此从不舍得去同修家串门闲聊。真有事非去不可的就尽量长话短说,说完就走。有时就在门口说几句,表达清楚赶紧走。大家都在忙救人,节省时间对自己、对同修来说都是有益的。

常人中有句话叫“时间就是金钱”。而对大法弟子来说时间是更珍贵的,时间更是大法资源的一部份。一个修炼精進的人,不会人为的消磨别人的时间。一个高境界的大法弟子,更不会无故损耗同修的时间。当然有事需要同修配合或帮助的,不在此讨论范围。

珍惜同修的时间,不仅是珍惜大法资源,也是对同修的尊重,更是为众生负责的体现。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敞开心扉讲真相 六一零头目说谢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看到我地不断有同修因为控告江泽民被抓、被骚扰,我打算给当地“六一零”头目亲笔写封真相信。但动笔后,我写废了一百五十多页后还是没有写出让我满意的真相信,觉得这辈子就没写过这么难写的信。

知难而退的我萌生了新想法,既然写信那么费劲,不如干脆当面去讲清真相。我跟A同修商量:要不要叫上B同修我们三人一起去政法委当面讲真相。在我看来,A同修说话比我强,B同修表达能力最好,三个人取长补短一起去讲真相效果应该最好。A同修告诉我,B同修状态很不好,到现在还没有写诉状的想法。而A同修也不赞成我实名给“六一零”主任写信。

当面去讲的计划不成,真相信又写不出来,又有同修陆续被抓,怎么办呢?我想起我诉江后天目中曾看到的一幕:另外空间有个大大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刑场,刑场周围呼啦啦被风吹着古代那种王朝的旗子,旗子因时日长久已经褪色破旧,刑场上乌压压整齐的跪着一排排被反背着手五花大绑的人,人多的也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让人伤感,被绑跪在那的人脖子后面都插着一根高出头顶的木头牌子,所有人都是认罪服法的神态,低头默然不语的跪等着被行刑。刀斧手留着李逵那种大胡子,圆瞪双目,表情肃穆,手操的大弯刀,刀背上一个个小圆环在风中晃悠。最令我触目惊心的是我于其中看到了一位中年男人,他一副文职人员的样子,穿着整齐干净。他在我梦中来找我听真相。可惜我没来得及讲,此刻却让我看到他跪在了刑场中。

刑场一幕令我自责了很久,难过的吃不下饭去。我深切的体会到对于大法弟子来说,除了让人得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高兴的事了。想想那庞大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刑场中跪着的那些一眼望不到边的行将行刑的众生,我想,每一个亲见者那都是一份生命中永久的伤痛,对此,师父什么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接下来不长时间,发现A同修联系不上了,随后看到了他被绑架关押的消息,半个月后还不见他回来,我决定再也不能拖下去了,给“六一零”主任的那封真相信无论如何必须要写了。

一次次修改后最终定稿,我的字不漂亮,尽量用心书写工整,共写了八页纸。信的开篇真实的叙述了自己写这封信的顾虑之情,一次次因顾虑搁置这封信,最终又本着对他生命负责的强大责任心下决心完成此文。在信中我叙述了自己因何走入大法修炼,说明了我所见证的为什么说法轮功是佛法,我还向他叙述了自己所看到的上面那个刑场场面,告诉他,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来源之处,对大法的态度不仅关系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死及福禄寿,还会牵连自己生命来源之处的安危,如何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问题,实际上归根结底是如何对待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的问题。我举例周永康他们,还有央视因诽谤大法遭恶报的主持人们,还有眼下一个个在反腐中落马的高官们,他们都曾经是追随江泽民迫害佛法的急先锋,现在一个个都遭了天谴,被上天削了人生福份落了个满门抄斩的境地,值得吗?不值得!我谈到诉江中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只起诉江泽民而不起诉广大司法官员,为什么说司法官员是江泽民迫害大法的真正受害者。大法弟子是真正了知了天意的修道者,诉江是佛法给予司法官员们解脱被江泽民绑架迫害的最好机会,大法弟子诉江是顺天意而行。我又谈到现在形式的变化中,许多明智的官员已经不再参与迫害大法而在选择自保留后路。

行文最后简述了我所遭受的迫害和损失,我请求他收到我的诉状后能够仔细阅读并能给予我帮助,祝福他在即将到来的全民清算江泽民的大潮中看明形势,体察世事天意,选择站在善良与正义一边,做一方百姓的福星,成为令上天眷顾的官员,不要再抓捕诉江的大法弟子,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我觉得,对体制内官员讲真相时,大法弟子不能有居高临下的心态,说明一切后,真诚的请求他们帮助,只要他们被大法弟子的真诚打动,善良的本性复苏,选择了帮助大法弟子,他们就为自己的生命开创了未来。

信收尾后,再读一遍,感觉想写的该写的都有了。可还是有点顾虑,顾虑自己是不是写的有点高了。转念又一想,仅仅从宪法和法律,以及道德和正义方面,对于在共产党体制内行事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原则状态的官员来说,那些说道可能并没有完全的约束力,除了宪法和法律这些,对于法轮功是佛法以及佛法的威严性是必须要重点提的。

就这样,定下决心信发出去了,信的末尾留了自己的电话和工作地址,我希望他能联系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找我探讨。

半个月后,没有任何音信。到底收到信看了没有?我考虑要不要短信问问。从大法网站找来“六一零”主任的联系方式,我给他发了短信,说明了我是谁,问他有没有收到看我的信。出乎意外的,一会,他回了两个字:“谢谢!”我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看来他已经看明白了我所要向他表达的。

晚上,我的哥哥打来电话,哥哥说“六一零”主任找他了,问我是不是又惹事了。我说了给“六一零”主任写信的前前后后,哥哥说:怪不得他说要谢谢我妹妹呢,原来是这样啊!

没想一封信也让哥哥明白了诉江的意义。哥哥还说人家提醒你要注意安全,现在风声很紧,他们作为体制内一员,在共产党这张皮还存在的情况下,有时候处事也很为难。我跟哥哥说至少他明白了,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知道怎么做了呀。哥哥默认,挂了电话。

与哥哥通完话,忽然一下子体会到了师父要弟子敞开心扉的有关讲法,能有这样的讲清真相效果,可能真是因为我毫无保留的敞开了心扉的缘故吧,没想敞开心扉真有这么好的功用!真得好好学法了,师父早就把一切都讲过了。

现在,我又在动手起草给中纪委的举报信,用发给两高的诉状稿为底稿,在内容和格式上选择补充更适合的。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讲真相中的谈话技巧探讨

本文总结了个人的一点经验,结合一些实例,与同修们探讨智慧讲真相过程中的一些话语技巧,希望与诸位同修共同勉励,精進不怠,更多更好的完成救人使命。

1. 用类比/比喻的方式,恰当的比喻效果好。

这个是很常用的技巧。比如谈到“加入过团队为何也需要表态退出的行为”时,之前有同修写文章交流过,她用的是“以前退隐江湖还要金盆洗手呢”,我觉得很形象;现在我还会再多加一句:“辞职也要打个报告,对不对?”

2. 转换数字的表达方式,增强效果,使对方更易引起共鸣和被触动。

单纯罗列一个数字,很多时候,听众可能没感觉,这时候需要我们把这个数字转换成一种可以使他震撼的表达方式。

比如讲到历史上被中共邪党害死的民众,我们之前看到最常见的表述就是“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其实就是转换了一种表达方式,更容易触动对方;就此,我有的时候会说“如果说日本南京大屠杀害死三十万人的话,那么被共产党害死的中国人可超过二百个南京大屠杀”,效果还不错,有时感觉到对方听完身体一震。

再如提到被江鬼出卖的东北领土,说完出卖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之后,再加一句“相当于四十多个台湾那么大”,更容易激发对方的共鸣。

3. 站在对方角度思考,用对方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现象

比如讲到“藏字石”,如果简单描述,有头脑的人很容易产生疑问:既然这样,为何当地政府还会开发旅游风景区,允许大家参观呢?所以很多时候我会主动先讲:央视都自欺欺人,只报道前五个字。贵州当地政府一看,那我们也来开发红色旅游赚钱,景区用防弹玻璃把石头隔开,六个字看得到,摸不着,门票上却只印了五个半字,真是“皇帝的新衣”。这样一讲,对方就能理解了。

4. 落到实处,以实击虚

中共宣传就是“假大空”,很多口号非常空泛。因此针对有些易迷惑人的问题,只要落到实处、小处,就容易讲清楚。比如,中共总是宣传“国家利益如何如何”,但是国家是谁?是由若干个体组成的啊,不谈个人利益的保障,何来国家利益呢?网上也有很多类似的辛辣评论“自己的房子被强拆还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卫钓鱼岛”。

5. 用词要当心,不要说“常人”,可以说“老百姓”。

关于这个问题,同修前不久有篇文章已经谈到了,我自己也有切身体会。几年前,我跟一个同事讲真相时,我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進山進庙,是在常人中修炼。”对方一开始没听懂“常人”这个词。等追问清楚以后,他马上脸色就变的不太好,气氛也不太融洽了。毕竟现在的人自尊心都很强,我们要多理解包容他们,不要让他们感觉我们是凌驾于他们之上。从那以后,我再讲到这个问题时,就改成“我们这一法门是在老百姓当中修炼”,再没遇到过问题。

6. 准备一些能启发人思考的小故事。

明慧的真相小册子里面有挺多小故事,建议心里面可以准备几个,比如《隋唐演义》里面“秦叔宝和罗成发誓应验的故事”,有时候一句话就起作用,时间充裕的时候,就更能讲透,正统的传统文化也是为了今天救人早早就铺垫好了的。

7. 避免极端化的描述

我个人体会,“极端化的描述”是党文化的一种突出表现,而这种表现在大陆极为普遍。《转法轮》中讲到“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讲法中很多地方,师父都提到“也许”,“可能”,在个人目前层次我体会到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在有些无法百分之一百确定的问题上,用“也许”,“可能”,“基本上”,“大致”,“很多”,“个别”来進行缓和化的描述,其实并不影响对方接受真相,很多时候效果会更好。就像说邪党“无官不贪”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接受;但是真遇到顶真的,改成“除了个别的,基本上无官不贪”,他马上也能接受。

举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教训吧,几年前,我在跟一个邪党干部谈到大面积腐败时,正好说到储备粮的问题,我随口就是一句“那些粮仓都是空的”,结果你猜他什么反应?他马上就说:“你们法轮功就是喜欢这么夸张,粮仓怎么可能都是空的?”之后我再讲的话,他就听不進去了。其实我的表述就是极端化思维的一种下意识反应。

8. 讲述中举些例子

因为本文也举了一些例子,这里就不具体列举了。

9. 讲天意和征兆

大陆虽说盛行无神论,但是说到天,说到天意,说到老天爷(其实我个人体会,在很多人心目中,那就是个比较模糊的万能的神的形象),很多人还是相信的。

比如说到:人不可能跟天斗,毛泽东破四旧,自己却找道士算命,得到“八三四一”四个数字,不知道啥意思,把中央警卫团叫“八三四一”部队,结果活了八十三岁,从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到一九七六年死,掌权四十一年,他自己的命老早就被定下了,多活一年也活不了。这些老百姓听了以后都会点点头;特别现在天灾人祸很多,很多人都会说“人是斗不过天的”。再继续说“藏字石是天意,三退是顺天意而行”,很多人都能接受。

再比如说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天安门广场上一颗古树倒下,官方照片显示倒下的树,根都已经烂掉了。“早不倒,晚不倒,偏偏选在所谓的‘国庆日’倒了”,很多人听了以后都会心一笑,说这不就是个征兆吗。

10. “我告诉你一件好事”,而不单是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此处一字之差,差别很大。这方面我母亲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她跟别人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时,现在的人戒备心理都很强,对方马上表现的很紧张,脸都绷紧了;我母亲接着说:“你不要紧张啊,我是告诉你一件好事”,对方的脸色马上舒缓下来了。

11. 强调缘份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到缘份。我个人也多次体会到,讲偶遇的缘份很容易唤醒对方,打开尘封的心门。

12. 如果谈到一个理,对方接受不了,此时不妨谈一个派生出来的理(如其在低层面的展现);或是试着从“时间、空间、人”的角度来展开分析,更贴近他的认知底线和理解能力,对方可能更容易接受。

比如谈“善恶有报”,对方如果不接受,那就谈派生出来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对方往往就能接受。

学法中我还体会到从“时间、空间、人”这三个方面也能说清楚“报应”这个问题。

从偏重时间和人的角度讲,父母对上一代的态度,其子女看在眼中,自然影响着其子女对父母是否孝顺,这些不就是现世报应吗?古人留下的优美文字与精深哲理,即优秀传统文化对现代人的言行起着指导作用,这不就是跨越时间的影响吗?从偏重空间与人的角度讲,正因为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报应,做哪行都只管挣钱,不考虑别人,从而造成了身在这个环境中的人都成了受害者,恰恰成了报应。比如北方生产的毒牛奶可以运到南方来害人;南方的有毒食品也会运到北方。

13. 谈吃苦和付出之后的回报

讲真相中我发现,有时谈到修大法祛病健身时,对方接受不了,感觉似乎是迷信;后来我举了几个名人的例子,说服力大了些;再后来我又多展开一步,情况就大变了,就是讲“修大法需要吃苦”。我双臂交叉比划双盘打坐的样子,跟听众说:“双盘打坐,每天一个小时,很疼啊,一般人能受得了吗?不吃苦就想好病?你们挣钱也要辛苦付出,对不对?”这时发现听众脸上马上就露出佩服和惊异的神情(这个模拟双盘的动作真的很形象,我每次用,效果都很好,是从一个常人那里学来的,她说佛家打坐都是这样的);我继续说:“还要戒烟戒酒,不能赌博,要修心向善做好人,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你以为炼法轮功这么容易啊,要求很严格的。”很多人马上对大法生出敬意,就会说:“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是不简单啊。”当然之后视情况,还可以补充“而且不是练体操那么简单,如果不向善,天天勾心斗角,就想着自己那点利益,觉都睡不好,就别谈好病了”。

14. 从言行不一来剖析,从侧面或反向来启发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有些是假气功师,从他的言行完全可以辨别出来,他讲的是什么,他追求的是什么,凡是有这种言论的气功师往往都是附体。”还讲到:“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还可以透过这个空间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从中悟到一层涵义,就是在启发对方真觉的时候,谈论问题可以从邪党的言行不一致来谈;或者不一定非要正面阐述,有时从侧面或反面来谈效果更好。

比如有人喜欢谈论“中国有很多不好,但美国也有不好的地方”,其实这个本来就是类似于“七十分和三十分都不是一百分,但是及格和不及格是有差异的”,属于混淆了“多和少,有和无”的问题。为避免纠缠,有时候直接从侧面和言行不一的角度谈就解决了:美国好不好,看那些嗅觉灵敏的官员就好了,为什么中共那些官员嘴上总是说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不好,自己的老婆孩子却往那里送,怎么不往朝鲜、越南这些共产主义国家送呢?他们自己喊爱国,怎么把我们老百姓抛下在这里呼吸雾霾?

比如,对于这种论调:“你们拿着共产党发的钱还反党?”就可以反向启发他,“那共产党的钱又是哪里来的呢?政府的钱都是从纳税人手里收来的,社会福利哪个国家没有?多数国家比我们好。况且退休工资也是我之前工作多年后的正常回报啊。”

再如:“你们是反动言论!”“共产党搞运动,搞革命是杀人,那反动就是反向运动,反革命就是反对革命,就是让共产党不要杀人啊,难道不好吗?”

再如对于这种论调“忍这我可做不到,那多委屈啊”,也可以反向启发他:“那么如果你有过失了,或者跟别人有矛盾纠纷了,别人用宽容忍让的态度对待你,你觉的好不好呢?”

15. 认清邪党自说自话划定的范畴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过“范畴”。“自我定义范围,划定范畴”是邪党很喜欢用的一招,比如:“人民矛盾要内部协商,内部解决,但是反对者不是人民”,再如“对法轮功修炼者不用讲法律”。这些都是属于随意解释、划定范畴,肆意为其而用,邪党惯用此伎俩,认清它才好击破这种虚伪。

16. 有人攻击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为比较奇葩,如何启悟对方

网上或现实中有些人攻击部份大法弟子的行为很“奇葩”,因此认为大法不好。的确有部份大法弟子的不正确和偏激行为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部份人得救造成了心理障碍。

针对这些,如何打开他们的心结?比如可以跟他讲:“这位兄台的话仔细琢磨有些偏颇。再好的老师也会遇到不听话的学生;哪个正法门也都有不遵师嘱、辱没师门的徒弟。耶稣的十二门徒,还出了一个贪财变节的犹大呢,但不代表主流。再说有些在你看来很奇葩的行为也许是有苦衷的无奈之举,济公当年济世救人,有些行为在外人看来也是很奇葩的;释迦牟尼为寻找解脱生老病死之法,连自己的美丽夫人都怀孕了,仍毅然离家,开悟后,再返回度他的夫人,这都不能用平常之理论之。”

而对于二零零一年找人冒充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再栽赃给法轮功的这种奇葩事,不知道您了不了解呢?对于一个手上沾了几千万同胞鲜血的组织,不知兄台又如何观之?法轮功遭受天大冤屈和镇压,仍然没有采取恐怖行为和暴力报复,只是要讲明善恶有报的道理,何等的大善和坚忍!兼听则明,别让偏见误了您自己的前程。”

17. 还有的问:“你们弟子遭受这么大的魔难,你们师父怎么不管?”

比如,可以回答:“看看《西游记》,唐僧师徒去取经,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唐僧去取经,不是观音菩萨去取经,但是观音菩萨做了多少安排来解救唐僧,很多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师父对弟子的看护保护,身在其中的弟子才有体会,而且很多也是用语言难以表述的,但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还可以说:“此乃俗世人间,绝非法界仙境,芸芸众生轮回转世,业力满身,岂能无难乎?修炼人亦会有难,先苦后甜,唐僧取经也有九九八十一难。但无理的迫害违背天道,善恶终有报。历史上的佛教有两先例:目犍连和莲花色护法受难的故事或可参考。

释迦牟尼佛座下有十大弟子,其中目犍连被释迦牟尼佛称为神通第一,目犍连在佛教法难时挺身护法,后被外道(即邪教)杀害;释迦牟尼佛有一个女弟子名莲花色,她也是神通第一。释迦牟尼佛在俗世的堂弟提婆达多修炼后难抑人心,狂妄自大,欲背叛自立为佛,莲花色劝善其守戒,却被提婆达多一拳打死,并将莲花色双眼挖出。

经历生生世世轮回的漫长时间,很多事情的缘起、冤怨、渊源绝非一般人可想象,都很不简单,释迦牟尼佛是不知不管吗?绝不是!善恶终有报,君可知提婆达多最后下场是多么可悲!”

18. 逻辑问题

师父在《转法轮》中两次讲到“逻辑”,一处是:“人出现气功态以后,是非常理智的,说的话非常有哲理性的,而且逻辑性很好。”还有一处是:“可是思维逻辑不乱”。逻辑学在现代常人中被摆到比较高的地位。在日常生活和讲真相时,自觉不自觉的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会运用这些东西方先哲所奠定的逻辑,我体会这其实也是大法的无量智慧在今天常人层面的一种体现。

就此我不多展开,单就学法中的一些粗浅体会稍微谈一下,而且也是为了证实这些其实都是大法为常人生存而开创的文化。

常人逻辑中有种反驳的方法叫“归谬法”,就是说先假定对方的观点是正确的,从对方的观点推导出非常明显的荒谬结果,从而否定对方的观点。

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说劳其筋骨就能够提高上来,我说中国农民最苦,都应该是大气功师了?”再如:“噢,惚兮恍兮就是气功了?那么我们惚兮恍兮上厕所算什么?那不是糟蹋气功吗?”再如:“噢,把气提到哪儿就是什么气功啦?那么咱们吃饭的时候,打一会坐,拿起筷子,运气到筷子尖上吃饭,那就叫吃饭气功,是不是?吃的还都是能量,就说这个事儿。”

就个人层次的粗浅理解,在以上引用师父的这些讲法中,我体会到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师父已经为我们开示了这种智慧。

再比如说常人的法庭审理时常常谈到多个证据间要“相互印证”,平时描述事情过程时也要前后一致,否则就对不上,不合理。就个人层次的粗浅理解,我体会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吻合”时,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师父也已经为我们开示了这种智慧。

限于个人层次,以上粗浅体会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关于春联发放的一点感想

中国传统的大年即将到来,台历、春联作为救度众生的方式又一次進入人们的视野。最近,看到同修的一些做法,故成此文,意在与同修相互切磋交流。

对于春联,本地部份同修的做法是:既没讲真相,也未劝三退,便直接大量发放给人们,上百幅春联在瞬间便派发一空。也就是说,人们接到后根本不知道我们意欲何为,甚至不知道我们是哪门哪派。有同修告知:“是这样悟的,认为春联里有正的因素,可以抑制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个人认为,此种做法甚为不妥。原因有三:

1.台历也好、春联也好,耗时耗力的制作出来,并冒着危险运输到各地,目地是救度众生,是为救度众生服务的,所以必须要能起到这个作用,如果既不讲真相,又不劝三退,就没有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岂不是既白白浪费了大法资源,又枉费了制作和运输同修的辛苦付出。

2.说到如此发放春联是为了抑制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是靠大法弟子发正念和正念正行做到的,而不是靠春联完成的。再者单单清除邪恶还救不了众生,清除邪恶的目地是为了给救度众生创造条件,扫清障碍,而这个实质救人的事情还得大法弟子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才行啊。春联可以作为一种辅助工具帮助我们来完成救人的事情,但绝不可让春联来当“主力军”,替我们去完成使命。

3.我们都知道,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救人是当务之急,正如本地的一位老同修讲的:“救一个是一个。”而此时正值冬天,因为天气的寒冷,路上的世人匆匆而过,不愿意停下匆忙的脚步,给面对面救人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而春联、台历能非常好的搭建起我们与世人之间的沟通桥梁;如果此时送上一副对联,或者递上一本台历,人们很容易驻足倾听,三退也就水到渠成了。也就是说,春联、台历能起到大作用,尽量用到“刀刃”上为好。

此做法非一两个同修所为,所以匆匆成文,时间关系,言语未加推敲,如有言语不周之处,还望同修谅解。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给予指正。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资料点被迫害后的反思

前一阶段我地区有几个家庭资料点,在相隔不长的时间都被邪恶破坏,其中有我熟悉的一个资料点,家中的多台设备和数万元的现金都被劫走,损失很大。

我在痛心之余,经过认真的反思,认识到了出问题的几个主要原因:参与资料点的同修(我也不例外)没有静心学好法,不会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修口不好等。资料点没独立运作和过多的存钱存物两方面,也是资料点被破坏的主要原因。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能共同提高。

之一:资料点都应独立运作

资料点遍地开花有其深刻的意义。从人的层面上讲,遍地开花的资料点,因其数量多,分布的面自然就要广一些;做资料的同修多,做的资料种类和数量也会多一些,救人的力度也能更大一些;从耗材的购买到运输、再到资料制作和最后的发放,都很灵活方便,同修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做随时取,不受时间、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既不能影响救人,也不能积压过多的资料造成浪费。因资料点小目标也小,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相对能安全一些。即使出了问题,损失也能少一些。这也是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诸多优点。

从修炼的意义来看,是师尊对弟子的洪大慈悲和良苦用心。师尊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是为了锤炼大法弟子,让弟子们都能走出各自的路来,在资料点这个令邪恶胆寒、又虎视眈眈的比较复杂特殊的修炼环境中,修出各自的能力和智慧,在人间建立起在未来宇宙中不同的主和王应具备的威德。所以资料点独立运作,是资料点遍地开花的特征。

我熟悉的这个资料点,成立已有八年多的时间了,前七年从耗材的购买,制造等所有的环节完全是独立的运作,基本上是按照资料点的相关要求而行,常年能保证及时的供给周围几十个同修讲真相用的各种资料。同修之间的配合也比较默契。所以几年下来路走的比较平稳,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问题和失误。

去年新年过后,参与该资料点的一名同修跟我讲:有一个救人的重要项目,涉及救人面很广,一年下来需要耗材量很大,本地有一个同修能从外地购买進我们需要的这种耗材,价格比其它的地方的同类产品都便宜,而且质量好,还都是半成品,能减少我们在制作中的一些工序,既能节省大法的资源,又能节省我们宝贵的时间,当时我想只要对救人有利就行,没有严格的用法来衡量,就盲目的同意,让同修给这个资料点供货。随后,一批批的耗材就送到了该资料点,这个过程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后来一个看起来很偶然的机会,资料点突然被破坏,损失了多台机器和数万元的现金。在这之前,那个负责从外地购买此种耗材的同修也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中。

事情发生后,我非常的痛心,认识到了自己修炼上的很大差距,对修炼的态度很不严肃,遇事不能严格的用法来衡量其对错。就统一進货这件事情本身来说,表面看来好象没有影响什么,实际上对资料点的独立运作起到了一种干扰的作用。从耗材的购买直到资料的完成,一套很有序的完整系统,每个环节也都有同修修炼的因素在里面,期间师尊要给弟子们成就什么,圆满那方面的东西,都安排的很有序。如果从中插進一些什么,不管表面的效果如何,实际起的作用都不好。记得几年前,北方几个大城市几乎在相同的时间内,很多同修被邪恶绑架,原因就是这些出问题的城市,進的大批神韵光盘盒都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修帮忙购進的,造成的连锁反应,教训是深刻的。

另外,小型资料点都有能力解决耗材的货源,却轻易的推给某一个同修去做,是不是依赖心和安逸心的表现呢?对依赖和被依赖的同修都是漏,同时也能滋长被依赖同修的干事心、欢喜心、自我膨胀等各种人心,从而毁了同修。所以遍地开花的资料点要真正的独立起来,不然的话,和大资料点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之二:存钱存物要把握尺度

我知道的这个资料点(类似的资料点也不少)钱和物存的都很多,有的设备坏了也没及时处理,长时间堆积在资料点,有的没坏用不了也放在资料点摆在那里,既占地方,又浪费大法的资源。同修们交的做资料的钱,(现金数万元)短期用不着也都放在家中,我知道做资料的同修决不会私自动用资料点一分钱的,这是肯定的。但对钱的進出不是那么太清楚。还有的地区的资料点,平时存放的资金够用一年了还担心不够。应该清楚资料点还有多少钱,是否应拒绝更多的捐赠,而建议他们自己去建更多资料点。

因为我们这是修炼,不是单纯的在做事。我们每做一个大法的工作,每走一步,都要认真踏实的做好走正。资料点的设备和现金要根据实际的需求购买和使用,不能过多的存物和存钱,对不用的设备要及时地处理和妥善的保管,充分利用好大法资源多救人,不能有意无意的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一直以来,很愿意与精進的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喜欢静静的听同修讲述修炼经历和心得,总觉得能够从中受益匪浅。渐渐的,自己甚至在修炼中会不由自主的效仿那些精進同修。却未曾深想过,这其实也是一种人心——崇拜心。直至一些家庭矛盾的发生,使我开始严肃的审视自己的修炼心路,从中体悟到,崇拜心是修炼人必须应该去掉的。而对异性的崇拜和对同性的崇拜还不一样,它是很容易从中诱发色心和妒嫉心、依赖心的。往深里挖根,对异性的人格、能力、才学等的欣赏,甚至崇拜,其实也就是色心的一种体现。当我意识到崇拜心在内心隐隐作祟时,也深刻觉察到,是多年来学法、实修的漂浮状态,使自己潜意识里有学人不学法的倾向,修炼中遇到关难时,常常会想到,要某同修来帮忙协调、解决就好了,而不是去静心学法,这种外求的思想,强烈的依赖心其实都是崇拜心导致的。包括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以往总想求助同修,走捷径,回避修炼路上遇到的诸多问题。实际上精進的同修是在法上谈自己的认识,真正解决问题的是法,而不是人。现在感觉与谁在一起学法真的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自身学法的心态要正。能够塌下心来多学法,身心溶于法中,那些想找同修诉说和解决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去掉崇拜心》

清明节那天,大家都回家,碰上了多年没见面的小叔老三,他非常热情的叫我坐下,我马上想起要救他:“你是党团员吗?”他回答:“是,我都快四十年党龄了。”还沾沾自喜。我说:“退了吧,退出保平安。”他说:“行,你给我四十万,我马上就退,参加你们那个组织,四十年,四十万多么?”边说边笑。我说:“共产党给你四十万了吗?”他不吱声。我说:“你跟嫂子开个玩笑行,这可是救人命的呀,你没有了命,要钱何用,全世界的钱能买回你的命吗?我们没有组织,就是修炼,直指人心,来去自由,我只是把这个天机告诉了你,要不要命,你自己说了算,就象一颗地雷,你站在这个圈里,叫你离开它,你不听,那不给它当陪葬了吗?这个党它杀人害命,造大孽了,上天要灭它,叫我们无辜的百姓退出这个邪恶的一切组织,不与它绑在一起以后受牵连,还得诚心的相信,才算数,不诚心的不好使。”他马上说:“我明白了,嫂子。”并做了三退。
——《红白之事不忘讲真相》

在前几天我上同修家,同修给我说了这样一个事:某某某几个同修上山往树上去挂真相挂件(塑封的那种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挂件,可能还有条幅),数量相当巨大,一挂就是好几百个。说是救山神、救土地、救树木,还到庙里去清理狐黄白柳等等。说还不让别人知道。我听到这种情况后,认为个别同修的做法,对整体没有什么影响。可是过了几天,我们到大组学法,听说学法组这家的女同修,跟着他们上山去了,一行四人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在山上挂了五百个真相挂件,也到庙里去了。过了两天又听说市里有的同修早就在这样做,隔一段时间到不同的山上去一次。而且他们还理由十足,说是救那些动物、植物等来在世上的生命。个别同修对法理断章取义,偏激去做,这种在修炼上出现的偏颇现象很容易识别,为什么就有人随从呢?单从法轮功学员修炼成熟这一方面讲,每个法轮功学员在修炼中所遇到的事,都要理性、理智的去分析、去对待。盲从会走弯路,跟人走会走错方向。法轮功学员修炼了这么多年了,师父的法讲的明明白白的,咱们不能越修越糊涂啊!现在抢人救人多紧迫啊。大法的资源是有限的,法轮功学员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咱们得用到刀刃上。善用大法资源,多救人。
——《正悟师父的法,珍惜大法资源,抓紧救人》

最近,我地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出现严重的被邪恶干扰情况,她说经常一炼功就有不好生命来干扰她,弄的一整天都无法炼功,就坐在床上有时中饭也不能吃。很多大法弟子都来帮助她找原因,发正念。她自己也坚定正念,集体学法也不放松,但好像没找出真正被干扰的原因。1月20日晚我去她家集体学法,无意间发现她的经书《洪吟三》中有多处改法现象,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她们一起的几个老年弟子因对书中很多冷僻字不认识,就用同音的字覆盖了师父的法,如用“曲”代替了“貙”,用“迟厨”代替了“踟蹰”等。这是严重的改动了师父的法啊!听说还有用拼音代替的。我想这可能就是她被严重干扰的原因吧。请各地大法弟子要注意帮助一下这种老年大法弟子。千万不要在无意间做了乱法的事。
——《请注意不经意的乱法行为》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