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86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2月6日
节目长度:68分8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465 KB

16,329 KB

63,99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2月2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86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救人千万别忽视了家人
人人修自己 整体环境就会好
一次被骚扰后的向内找与提高
十一天闯过生死关
恳请同修重视真相币的质量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救人千万别忽视了家人

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件事上千万别忽视了自己的家人,要给家人把真相讲透。现在还有很多同修做大法的事怕家人知道,怕家人反对。其实家人不一定是我们想象的那样,遇事多找自己,家庭环境开创好了,对我们做三件事是非常有益的。

我二零零二年在大街的墙上、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被躲在暗处的“610”绑架冤判三年,被劫持到济南监狱迫害;丈夫和孩子都跟着受了很多罪。回家后,丈夫和孩子都不支持我学大法了,丈夫的“理由”是:你已经被抓了一次,你上了它们的黑名单。我不被所动,因为我有一颗信师信法的心。丈夫一看说服不了我,也就不了了之。师父知道弟子心里想的是什么,就圆了弟子的心愿,让我开了一朵小花。这一下把我丈夫吓坏了,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对我说:“你这么大岁数了,别做这些事了,让那些年轻的做吧,就像你做好了送给他们那样,让他们做好了送给你。你只要不做这些事,今后地里的活我不用你干了,你就在家学、炼。”我不为所动。我看他被吓得那个样子,心里很难受:这都是邪党匪首江泽民对众生的迫害,大法洪传时,我们村很多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炼之门,迫害后都无可奈何的放弃了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修炼机缘。

为了减轻丈夫的怕心,开始我是背着他做大法资料。偶尔被他看见时,他的表情很生气,都是斜着眼看我,我的表情是若无其事。后来我想:不能总是背着他,应该让他知道,我这是在做正事,是在救人。当我用慈悲的心态,和善的语气把事情由浅入深的对他讲清后,他的表情反而平静了许多(使他感觉到我们重视了他的存在)。说是平静了许多,刚开始还是很害怕的。只要我们做好了,他慢慢的也就好了。现在无论我上哪去讲真相救人或晚上做多长时间资料,他都不说一句反对的话,有时还提醒我:闹钟响了或到点了。

我女儿的工作是教师,邪党对教育界控制的很严密,硬性强调:教师的亲属谁也不准炼法轮功。七、八年前我给她做了三退,她没反对,但是也没真正的认同,我知道这是一个女儿对母亲的敬畏。我想这样是不行的,得让她真正从心里认同大法和认清邪党骗人的伎俩。我从生活上对她关心照顾,同时捎些大法真相资料给她看。她认真的看了以后说:“这些都是真的吗?”我告诉她:“是真的,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只要能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神迹就会出现。你们全被中共邪党的无神论欺骗了,被邪党的伟光正蒙蔽了,邪党的真面目是假、恶、斗。”女儿说:“我们学校现在还有人入党呢。”我就讲藏字石的事给她听,我说:“中国共产党亡是天意,中共邪党组织是由党、团、队员组成的,你只要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分子,天灭中共时,就要为它陪葬。你只要从心里退出它的组织,就不由它管了,天灭中共时就与你无关了,你不就平安了吗?你不就保命了吗?一人平安是全家的福,全家平安那真是福上加福啊。”她不作声,可她在聚精会神的听。我继续对她说:“我帮助你,照顾你不单是一位母亲对女儿的情,我是想让你有时间多看这些真相资料,对法轮功有个真正的认识。你看现在政府拍死的苍蝇、老虎表面看都是贪腐受贿,其实都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他们用最残酷、最邪恶、最流氓的手段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出售。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这是天意,退出中共是顺天意而行。”她点点头,表示认同。

去年春天,我送了一本《转法轮》给女儿。我说:“你是个孝顺女儿,但是,你给我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我都不稀罕,只要你能真正认识大法,相信大法,走入大法,我就最高兴。”女儿不但走入大法修炼,还真从心里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

在女儿走入大法修炼的短短时间里,奇迹就在她身上出现了,女儿有妇科病,师父给她清理身体时流了很多血。我说:“别怕,师父管你了,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这是好事。”女儿还担心第二天上班怎么办?第二天一切正常。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外甥考上天津的一所大学,女儿、女婿都要去送外甥,在网上订票时只买了两张上铺,女儿的身份证没有公证,不能在网上买票,只能到火车站窗口去买。当女儿去买票时,前后两天的卧铺票都卖没了。女儿正发愁时,服务员说:“我再去看看吧。”不一会服务员回来说:“还有一张下铺你要不要?”女儿急不可待的说:“要。”而且这张票和女婿、外甥的票是同一个车厢。

女儿高兴的对我说:“妈,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我也非常高兴的说:“凡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有福份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我们。”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庆大法弟子的文章:人人修自己 整体环境就会好

近期明慧网刊登有关协调人的文章,谈及大陆学员、尤其本地区存在的一些乱象,着实令人惊愕。我不禁想问:当整体出现重大纰漏时,同修们各自为整体尽到责任了吗?

或许有人说,那是协调人的事,那是直接涉及矛盾的同修的事,不关我事。我想说:也许那件事我们没有直接参与,可是当听到那件事的时候,我们作何表现的?作为修炼人,发出的第一念是人心、还是正念呢?实质上那一念就起到重要的作用!毕竟一个整体融贯着很多同修,其中每个人的念头都是有能量的,因此就不能忽视自己对整体发出的那一念。

下面从三个方面举例说明,提醒同修修好自己、用正念看问题,使整体少受损失。

一、摆正自己与大法、与师父的关系

近年来,本地协调人频繁在省内各地张罗交流会,并且出行时总有同修开车全程陪同,尤其远赴外地更如此。给协调人开车还有明确分工,市内、市外由谁负责都有安排。不知不觉中,给协调人开车几乎成了一种固定模式。协调人更不客气,大事、小事都找司机同修,有时天天出去。

然而无条件开车配合协调人的同修都不同程度出了问题,其中有俩人离世。一位男同修开车送协调人去外地交流,返回途中翻车身亡,其余三人(包括协调人)摔昏迷;一女同修长期开车陪同协调人去各地交流,由于劳顿,直接影响到学法、炼功的状态。一次协调人让她开车陪同去省城、向某部门递交迫害材料,自己在外面发正念。结果同修被绑架并写了妥协于邪恶的“保证书”。回来后心理压力太大而导致病业状态,不久离世,年仅三十七岁。另两名司机同修也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乃至生命危险,但因及时醒悟不再盲从,才没造成更大的损失。

很显然,随意利用同修出车既浪费同修的时间和钱财,又滋养了不正的人心,也给邪恶提供迫害的机会和可能,对同修个人和整体都是有害的。而协调人却说,还有同修卖掉房子、买了车,配合他在市内跑。因此对于司机同修的离世和魔难,协调人看不到自己的责任,认为那都是他们个人修炼出的问题。

我们从中看出,协调人自然有他的不足。然而司机同修的无原则配合,却直接给协调人提供了随意出行的物质条件。同时给协调人造成一种心理误区,协调人随便利用同修的本身就没摆正自己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没摆正与同修的关系,本身就把自己看重、看高了。而司机同修的随叫随到,更促使其误以为是自己做对了、才有人鼎力配合的,更以为自己使命在身、与众不同了。因此说偏颇和损失是双方造成的。司机同修也没摆正大法和师父的位置,没能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师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再有,我地一有同修被绑架到外地洗脑班时,协调人就安排同修去那里租房子、发正念。其中在一个地方,有不明人员直接進屋里查看。之后,几个同修把房门钥匙拧断了、打不开门,协调人才同意撤回来。象这样,几次在洗脑班附近租房子的做法,在同修中引起很大的争议。

那么协调人兴师动众的做法是否可取呢?我们知道,一般邪恶的洗脑班都藏在偏僻的地方,一旦有陌生人出现就很显眼。再一拨一拨的换人,吃的、用的大小包往那送,更引人注意,直接牵扯到安全问题。可以说这是很不理性的做法。

关键是许多同修不能摆正自己与大法、与师父的关系,不知不觉中把协调人的意志看重了,而把自己对大法的正悟放弃了。其实面对重大问题时,更能考验我们对法的理解程度。而有些同修根本不给自己思考的机会,直接听从协调人也许不在法上的安排,使自己失去提高的机会而不觉,这可是修炼人的遗憾。

因此修炼人必须重视修炼的基点和态度。首先摆正自己与大法、与师父的关系:修炼人心无旁骛的只能是师父的法,而不是什么高人指点、不是哪个同修怎么要求怎么讲。只有守住对师父和大法不打折扣的信,才能抵制人心的牵绊和迷惑。

二、对大法最根本的认识要清醒

曾有外地学员办厂生产香,声称香的配方是师父给的,并在各地同修中高价销售。我地协调人对“师父给秘方”一说深信不疑,并在协调人中大力宣扬,要开交流会推销,同修劝阻也不听。后来找明慧同修确认,厂家也承认不存在师父给秘方一事,协调人还不信。有同修在公用信箱指出这是乱法行为,协调人又禁止学员在信箱谈看法。还安排学员在一家佛店设立了本地区销售总代理。

当时有不少片区的协调人及其他学员被卷入其中参与销售,很多同修受骗、购买了这种高价香。至今协调人身边还有学员仍在同修中卖香赚钱。

首先说,这件事的出现折射出同修对大法的认知成度,是从根本上对大法认识不清。作为修炼人首先应该清醒的是:我们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是大法大道!那么既然是大法大道,怎么可能给弟子推荐“配方”、怎会看重烧香之类的小道做法呢?这问题不是很简单、很容易识别吗?

可同修连这点事都看不明白,甚至对谎言诱惑笃信不疑,这其中隐藏了什么心呢?在修炼上是否有想走捷径、想投机取巧的心?就象有的人跟师父握手想得点儿信息一样,有没有觉得使用师父配方的香就能长高功?否则怎么一听到是师父给的配方,就轻信到怎么提醒都不听呢?

要说长功,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我马上可以叫你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你一出门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来的,搁不上,因为你的心性标准没在那里,谁给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来的,修炼自己那颗心。”因此同修必须得安分守己的修炼,而不能想入非非,不能外求什么长功的高招和绝招。

其次说,大家维护整体的意识不清,为整体负责的心不强。这件事的幌子就是诋毁师父名誉,如果大家都能自觉维护大法,维护师父的名誉,就能做到不买、不卖,也善意的告诉别人这样做,这个事就不能在同修中拥有市场了,不正的东西就会被终止。

事实上有学员嘴里喊着那是骗人的,却自欺欺人还要买,那其中掺杂了怎样的人心,同修自己知道。而这样的想法这样的人还不少,才使不正的现象长期存在于整体中。

说到底,是同修对大法修炼的态度不严肃,不严格要求自己,有意无意中对整体环境起到祸乱和推波助流的作用。

三、为私的心促使对整体漠不关心

对于给被迫害的同修请律师的事,在当地整体中引发的争议持续了很长时间,至今一年多了还没消弭。

矛盾的双方,一方是协调人及营救小组;一方是帮同修聘请做无罪辩护律师的几位同修。矛盾的焦点是,协调人认为请律师的问题一概由营救小组负责,别人参与都是干扰。另几位同修认为,营救小组聘请做有罪辩护的律师不能证实大法,还给公检法人员听真相造成障碍。就想与协调人商量聘请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可是却不被协调人理睬,几位同修就主动做了。

但营救小组坚持错误做法,相继在几个案件中聘请做有罪辩护的律师,并对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施加压力。协调人却声称营救小组做得好,把营救小组与本地做有罪辩护的律师推荐到外地,帮助外地同修“反迫害”。

就因为请律师这件事,在同修中造成很大的争议风波。而争议的根源在于协调人,协调人到处散布说营救小组请律师的事做的好好的,半路上偏有同修来干扰。却不说明人家为什么要干扰,不说营救小组请的律师是做有罪辩护的。正是协调人袒护一方的说法,直接造成大面积同修的误解和争论。但从中也看出更多同修的人心和偏见。

一些同修无原则的偏信协调人的话,连问都不问就随着协调人谴责来“干扰”的同修;一些同修抱着看笑话的心理,说话的语气带出嘲讽的口吻,挑剔这边不对,又指责那边不对,说得津津乐道,好象自己是局外人看得很明白;更多人听到了也象没听说一样,认为此事与己无关,认为自己直接讲真相才算走得正,而请律师是可做、可不做的事;还有人认为请律师是不善,认为请律师就是与法官对簿公堂,还怎么救度他们?还有人在矛盾的双方周旋、两面装好人。凡此种种,人心的表现淋漓尽致,修炼人向内找的风貌荡然无存。

然而从正念角度看,大法弟子就不应该给同修聘请做有罪辩护的律师。常人请那是常人的事,我们却不能那样做。聘请做有罪辩护的律师,大法弟子连想都不用想,这也没有争论的必要。道理就在那摆着,是大家的人心招来的争论。

那么凡是听到此事的同修是否都应该正念对待呢?毕竟这是整体的事,每个学员都有份,而不是哪个小组、哪几个人的事。虽然没身临其境,可是给整体添加一分正念情况就不一样了。那些事不关己、看笑话的人心,能对整体起到什么作用呢?不外乎党文化的习性,只想保护自己、担心说真话得罪人,顾及别人说自己不好,习惯做“和事佬”左右逢源。这不是很大的私心吗?

我们知道旧宇宙的特性是为私的,利己的;而新宇宙的特性是为他的,无私的。修炼人达不到为他的标准,怎么進入新宇宙、怎能圆满呢?在矛盾面前暴露的人心,最能体现出修炼人的境界和修为。如何对待矛盾,更是值得修炼人深思的!

四、人人修自己 整体环境就会好

修炼人整体环境的好与差,是大家的表现、大家的心促成的。修炼的群体中不可能总是风平浪静,发生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修炼中的人不是神,必然有人心要去的。关键是发生矛盾时能不能以法为师找自己,能不能归正不足。矛盾的双方找自己,矛盾的见证者找自己,听到矛盾的人也找自己。人人修自己,整体环境就会好。

例如,有人见证协调人借帮助同修之名在交流会上包场演讲。可是既然知道那样,为什么不善意的提醒本人、不拒绝参加类似的场合呢?不但不提醒,下次还追随迎合他那样做,并积极帮其张罗人员参加,这样狡猾的心理能是修炼人的正确状态吗?明知道演讲乱法是严重的过错却不制止,这是对同修好吗?长此下去问题严重了,那过错还是一个人所致吗?在修炼的群体中,一个人的错被十个人看到了,十个人都不提醒或阻止,那十一个人的错就形成了整体的偏颇。只有大家为整体负责,整体环境才会好。

再如,协调人被指出有问题、或被同修冤枉了,其他人该如何对待?是善意的帮助向内找,还是为其愤愤不平、到处解释呢?执着解释的同修可能忽视了一点:也许同修会冤枉谁,然而师父不会冤枉谁、神不会冤枉谁。还至于象常人得了重病的心态怎么都放不下吗?那旁观的同修也得修自己,大家的心都不被带动,才少给整体添乱哪。

还有人妒嫉心、显示心长期不去,喜欢在背后议论被绑架的同修,随意猜测同修有什么不足才被绑架的,直接站到邪恶的一边而不知。人为的给整体增添混乱的因素,更是修炼人不应忽视的。常人中还讲“君子坦荡荡”,修炼人的素质应该比常人高。真正拿出修炼人的慈悲来对待同修,才不枉师尊对所有弟子的希望和重托。

现实中我们整体发生过太多的偏颇,发生过一次又一次的长期争论。表面看,每一次大的矛盾都与协调人有关、与某些人有关。然而实质上整体环境的混乱与偏颇,绝非是一、两个协调人造成的,也不能都归咎于直接发生矛盾的同修,而是由更多同修的人心促成的。师父教导我们好坏出自一念的法理,那么对于每一个能知道、能听到整体中发生矛盾的同修来说,如果人人修自己,都找自己在这件事上不在法上的念头、及时归正了,并善意的提醒其他同修正念看问题,你就为整体添了一分正念哪!

大家都能严格修自己,自觉摒弃为私的心,看到不足默默的圆容和补充,几个人、几十人、上百人给整体添正念,整体环境还能不好吗?!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一次被骚扰后的向内找与提高

二零一六年夏天来了几个警察,以调查诉江的事为由上门骚扰,虽然最终他们什么没得逞走了,但事后我向内找自己,发现这次有几个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怨恨心和报复心

当我面对警察的非法询问时,怨恨心和报复心奔涌而出,即使我从宪法规定公民有合法的起诉权这方面,指出他们在违法,可是语气是不善的,很凶的吼着说要起诉他们,根本没有慈悲,更别提感化他们,就像常人的以恶制恶的方式。

事后看到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针对学员问题有一段讲法:

“弟子:对以绑架、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等起诉那些个罪大恶极的恶党中下层干部的问题上弟子存在分歧,一种认为不起诉、向内找,一种认为应该起诉。

师父: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都把他们起诉了,其实啊,这个不是你们要做的。我们制止这场迫害,这是我们要做的。那种报复心,谁迫害了我们、谁怎么样,那种报复心你们是不应该有的。修炼人嘛,就是救人。你迫害了我,我将来非得要治你,那不成了常人了吗?不应该有这个报复心。”

我明白了当时的我被怨恨心和报复心给淹没了。可是这些心是怎么产生的呢?我向深处找,找到了根子:从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原本拥有的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打破了,父母因坚持修炼相继被非法关押、劳教、進洗脑班、受刑,最后被迫害致死。这一系列变故在我成长的路上埋下了怨恨的种子。长大后平常我一直对警察很冷漠,我觉的我对他们并不怨恨,却生不出慈悲。其实这是一层保护膜。我的冷漠让我没意识到这其实是对怨恨心的一种掩盖。同时我脑海中会时不时的想象法正人间时那些警察遭报应的场景。看到当前的政局形势,会有激动的感觉。现在想想,其实那都是报复心啊!

在前几次直面警察的时候,同修就提醒过我,说我的语气不善,可是我被怨恨迷住了眼,认为对他们不必善。时至今日,我才彻底的醒悟了。每个人来世间都是等待救度的生命,这些警察只是被谎言蒙蔽了心智,做了罪大恶极的事,如果我们再不救他们,他们面临的又是多么悲惨的下场,而我的责任就是来救人的,不能错过这一个群体啊!

二、显示心和欢喜心

骚扰事件发生后两天,有个同修邀请我去他们学法小组学法,原因是他们听其他同修说起我是如何把警察吓退的,想让我过去交流一下,如何去掉执着心,谈谈心得。我听后嘴上说我修的就那样,拒绝了,可实际上心里还觉的美滋滋的。

可是就在当天学法时,我学到《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中的一段话:“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我猛然惊醒,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把美滋滋的心浇灭了。

回想一下,在得法前我很笨,连颜色都记不住,可是得法后,学习成绩一直拔尖,一路考上了重点大学。在工作中,学什么一学就会,就这样一路被周围人夸赞,让我有了骄傲、显示的心。

在与同修的接触中,因为我比较年轻,表面上又比较会从法理上分析一些事,在常人中的口才也比较好,这就给一些法理不清的同修造成一种错觉——我很会修、法理清楚。随后,很多同修在遇到困惑时找我交流,希望我能在法上给他提出建议。刚开始我都很热心的将我的建议告诉了他们,并让他们多学法。渐渐的,我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就开始潜滋暗长。想想骚扰前那一段时间里,我已有些摆放不清自己的位置,同修做的事只要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就严厉指出,自以为在证实法,实际上是证实自己,被显示心和欢喜心迷惑的已离法甚远。

我原先看一篇交流文章上写:修的好的同修往往是默默无闻的,在学法小组里很不起眼的,只是默默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不懈怠。现在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离精進的同修也差的很远。我的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离开了法,我什么也不是。当我开始看重自己,显示自己,欢喜心让我觉的自己不错的时候,早就已经偏离了法,开始往下掉了。当我对自己是怎样的都认识不清,又怎能走正以后的修炼路呢?

三、不让人说的心

当同修帮我分析这次骚扰的原因时,我发现了我隐藏很深的不让人说的心。之所以隐藏的深,是因为我并不是明的听不進去同修的建议,当场否定,而是每当有同修指出我的执着时,刚说一两句,我会利用小聪明迅速的猜到他要说的是哪颗心,然后打断他,说我早就找到那颗心,不仅有这个心,还有其它执着呢。然后给他一一列举,这时同修会以为他说的执着我已找到,往往不好意思接着往下说,其实这恰恰就是不让人说的心的另一种方式的表现。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上讲:“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这个不怪大家,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鼓掌)”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上还讲:“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

我仔细想了每次为什么要打断同修?当同修一说我的时候,我就生出来抵触心理,争强的心,总觉的被人说是有损颜面的事,就想打断他,可是又不能太直接,否则会显得我不让人说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就狡猾的想出了那种应对方法,每次还洋洋自得,殊不知错过了一次次提高和向内找的机会。

现在正法已经接近尾声,而我却对自己的要求这么不严格。去执着心总是留一个尾巴,自己还觉的已经去掉很多,比以前好很多。可是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修炼是严肃的,我以前一直没有往深处想这句话。总是对自己的执着心“手下留情”,不肯深挖,以至于在很多执着上反反复复的过关,影响自身的提高和救人的效果,让旧势力有空可钻。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有一段讲法:

“弟子:请问师尊,我们能不能救下百分之八十的众生?这个目标能不能实现?

师父:不能,救不下来。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炼中的威德力量不够、正念不足,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失去了很多众生。”

看到这里,我就对放任自己的执着而痛悔,因为我的不精進实修,使多少本应救度的生命没有得救?又有多少次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唯有在最后的时间里放下一切,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的救度更多的世人。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十一天闯过生死关

我今年七十五岁,由于自己有很强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空子设了一大关,真可以说是生死关。在过关当中,我有坚定的一念,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危难中,师父三次用法轮给我调整身体,十一天闯过大关。

去年十一月十五日,我讲真相回来上楼时觉的上楼腿没劲,也没往心里去,晚上躺下后出现尿急症状,一夜去卫生间十几次,整夜没睡。十六日早晨,全身无力。我告诉和我一起外出讲真相的同修因故不去了,中午我仍按原计划包饺子,面和馅儿弄好后,站也站不住了,浑身哆嗦、口干,喝完水又尿急,包了十几个饺子煮熟后,一个都不想吃。全身累得出虚汗,晚上也没吃饭,这时胃又疼起来了。一夜喝水,上厕所,喝水,上厕所,折腾一夜。十七日早上,用开水冲了包豆粉,泡了个面包勉强吃了几口,胃好点了,又是一身虚汗。我上床躺下,翻个身的劲儿都没有。

事情来得这样突然,这么猛烈。我向内找的过程中我想起了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话:“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我打起精神发了一念:旧势力你听着,我是李老师的大法弟子,我今生得大法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安排的我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有执着在法中归正,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不管多么难受,我都得多学法,只要能坐几分钟,都是坚持学法,这样一天连连续续能学两讲。到整点我就发正念;歇一会就背《致欧洲法会贺词》。吃饭时,尽管难以下咽,但我都是强吃点。

到第四天,也就是十八日,和我一起每天外出讲真相的同修来看我时,我看到她表情异常,但她也没说啥,只是让我继续坚持发正念。她走后我一照镜子,吓了我一跳,后来同修告诉我当时也把她吓了一跳。四天的功夫我就瘦成了这个样子。

二十一日晚上,是我最难熬的一夜。我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躺着,坐着都不行,肚子发胀,不通气,腰酸痛,胃也疼,汗水把被子都浸湿了。翻过来倒过去,不知怎么待着是好,真有过不去这一关的感觉。这时我发出意念:旧势力你听着,我的生命是属于大法的,去留我师父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

我想到师父《洪吟》〈无存 〉中的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当时我已放下生死,思想里没有一点杂念,坦然面对当前处境。

到了二十三日,觉的精神好了些,那天我学了三讲多法,而且句句入心,抱着书不想放下,直到疲劳才躺下。到了晚上,也不想什么,就是睡不着,到了后半夜,我清晰的听到两次敲我门的声音,当时却并不害怕,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我打开灯,起身发出很强的一念:旧势力你还找上门来了,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大法弟子。你想管我,你不配,你没有资格。我也不怕你,我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而且不只是一个。我的空间场不允许任何邪恶因素停留,你赶快走开!以后再也没有听到敲门声,我也睡着了。

二十四日早上吃了点饭,洗碗时感到前额有个风扇转,我也没特意去看,走到屋里躺在床上后不转了,转的过程总是停一下再转,突然想到是师父用法轮给我调整身体呢,我穿上鞋,马上到师父法像前,一边谢师父,一边磕头。这时,我觉的身体轻松了许多,几天没炼动功,只是早上炼会儿静功。从这天起,一至四套动功也可炼下来了。

二十六日早上我正要炼功,法轮又在前额转起来了,我马上双手合十,嘴里不停的说“谢谢师父!”直到感觉不到为止。那时又是激动,又是对师父的感恩,我就给师父磕头。从此以后一切基本走入正常。

二十七日我就恢复常态,出去讲真相了。回来后身子有点发虚,我当时冒出一念,如果师父再给我调整一下身体多好啊!可是念头一闪,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多么的自私!我就马上和师父忏悔:师父,弟子我又不对了,师父为一亿弟子承受那么多,我不为师父着想,只想着自己,太自私了。师父不要为我操劳了,我一定过好这一关,更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一周后我的脸色红润,同修见了我都说我恢复的真快,十二月二日早七点多,我的右眼角金光闪闪,光芒四射,这时法轮又转起来了,我当时心情激动的真是难以言表,只是双手合十一个劲谢谢师父,之后又给师父磕头,眼泪止不住的一个劲往下流。我和师父说:师父,您太慈悲了,您还是答应了不争气的弟子的请求,三次给弟子调整身体,我一定精進实修!精進实修!修好自己多救人!多救人!自己无法报答师父,从那以后我每天给师父磕头,以表达弟子的一点点心意。

在这十一天里,我二儿子晚上六点下班看我几次,为了不让他发现,在他来之前,我都把被子叠好,下地转悠,也不开灯。和他声称这时间是我的炼功时间,也不和他碰面正视,他带来东西就让他放下快走。几次都是这样过去,因为一旦让他发现,就会增加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医院我是不会去的,但他会把医生叫到家里来,常人怎么能看的了超出人的病?再说修炼人没病,都是假相。期间大儿子也和我几次通电话,我都是用足力气和他对话,他看我底气十足,也没有发现我的异常。为了不影响同修讲真相救人,前三天就是和我配合讲真相的同修我也瞒着她,后来她觉察到后,每天来看我,我们俩在法上切磋,增添了我过关的正念和勇气,我出不了门她每天给我带来好多生活用品。同修们做三件事都很忙,所以我们达成协定决不能让第三个同修知道我的事情,分散他们做三件事的精力。

这么多年,做三件事从不懈怠。为了抢时间救人,无论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的,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我们从不被干扰。那么这次过关,挖挖根儿,究竟漏在哪里,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一直在寻思。直到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的一篇文章,“执着正法时间是最大的漏”。我才真正悟到,我的问题在这儿。近两年来,我总盼望着正法快点结束,也执着于二零一七年的形势变化。一六年十月份,我的手机、冰箱、燃气灶、水管、水池都出了毛病,我想马上法正人间了,稍微修修能用就行。结果事与愿违。我和修手机的说,只要能接打就行,人家说你这个手机里边都烂了,没有修的价值了,只好换了一个;冰箱修了修,说还可以用一两年;燃气灶只有一个能打火,修了三次不管用,我想有一个凑合用吧。什么都想凑合,什么也没凑合成。这些事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在给我敲警钟,去我的执着,可我却不以为然。

师父在《致欧洲法会的贺词》中说:“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作为修炼人只有听师父的话,才能走好自己的路呀。

最后,再一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恳请同修重视真相币的质量

今天,在一负责给其他同修兑换真相币的同修A那里,发现他那里提供的真相币,不少有如下问题:

一、纸币质量普遍不高,基本都在六、七成新以下。具体来说,就是纸张太软,软的几乎和卫生纸一样,有的粘着透明胶带,有的从中间断裂了近三、四厘米。

二、有的文字没有打印完整,导致非修炼人根本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有的打印的歪斜,有的文字内容太偏上或偏下,还有的纸币上有很大的墨迹等。

给他提出建议时,基本能接受。

我想交流的是,真相币这个项目虽然不如其它真相资料内容那么完整,但因为其流通时间长,内容短小精悍等优点,在正法过程中也起到了很大的铺垫和辅助救人的作用。因此,请负责制作和兑换真相币的同修,站在为众生负责,为大法负责,关键是为自己修炼负责的基点上来看待这个项目。

为了能制作高质量的真相币,除了模板需要及时更新和调整外,最主要的是如何兑换质量好的纸币。根据多年的制作经验,给同修提出下列建议:

1、办理一张某银行的银行卡(该银行提供的零钱一般都很破旧,比如邮政,农行等),一旦兑换钱挑选出六成新以下的不适合打印的纸币后,存入该银行。为避免排队很长时间,可在该银行一上班八点三十分以后或上午十一点以后,或下午四点以后办理业务少的时间去存。需要成百的整钱时,从自动取款机里取出来,以节省时间。

2、带着数千或一、两万元钱去某银行直接兑换零钱。具体哪个银行提供的小额币质量好,请自行考察。因为常人成万的存零钱,换零钱很正常,而且越是小的银行服务态度越好,所以就大大方方的如同正常办理业务一样,不要害怕,不要觉的是做一种见不得人的事。

以上建议适合于需要真相币相对较多的同修,比如三、四千以上,仅需要制作三百、五百的家庭也可通过自己平时积攒。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321事件”中被绑架的同修大多不注意手机安全,在手机和固话旁边就交流证实法的事情,甚至直接在电话和手机里说,有的开着被监控的车,带着被监控的手机到处联络同修,有的平时也能注意安全,但有时仍忍不住给同修打几个电话,还觉得我很注意安全啊一般不打。很多同修不理智,抱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一直没出事(其实是邪恶放长线钓大鱼),因此自恃而不注意自己的安全,更不注意别的同修的安全。有很多同修知道太多其他同修的事情,谁做什么他都清楚,却不注意修口,交流起来经常是某哥某姐某姨某叔怎么样,该说不该说的都说,甚至守着电话就说。邪恶最喜欢你这样了,你就不是个特务,你和特务起的作用有什么两样呢?你甚至被邪恶利用的比特务还顺手,你给邪恶当线索,特务不就是你领着到处去的吗?造成这么惨重的损失我们却不去找自己,难道这些受迫害的同修和我们的行为无关吗?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同修仍然这么做。
    ——《就“321”事件和淄博同修交流》

有一天,我和家人发生矛盾,其实这个问题有很长时间,表面上没有冲突,但我心里对她一直没有摆正关系,属于消极承受的状态。那天,我忽然悟明白了一个理,对她的观念瞬间消失了,归正了许多东西,不再陷在情中看问题了。我觉的自己特别轻松,感觉在法理上升华了。当我下午做资料的时候,机器突然不变慢了,打多少页也不变,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妙不可言,一个看似和机器毫不相干的心性问题,在法理上升华后机器居然变好了,实在太不可思议!对照师父的法,我明白了,原来我的修炼状态,我对法的理解程度,对应着我周围的一切,我周围的一切人、事、物的好坏就是我修炼状态好坏的反应。我以前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走偏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我体会到,我对科技的执着和相信,就是在向外求,把修这个最根本的问题忽略了。我努力学技术为了把机器修好,证实的是科学,可是科学解决不了时,我就消极了,于是想寻找更高明的技术。我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错过了多少该修炼提高的机会,错过了多少该证实法的机会。我以前总觉的自己在修炼路上缺少神奇的事,看到交流文章中同修的奇迹,很羡慕,感觉自己总得在法上悟,怎么师父很少让我出现神奇的事呢?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信师信法有问题,我总想用自己的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象其他同修那样,真的把自己交给师父,那师父怎么管你呢?是我自己人为的给自己加了一难,造成修炼的困难。这个教训很深刻,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中讲:“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现在我尽量去抑制自我的东西,遇事用法去衡量,从心性上去找,修自己,一切就会发生转变,这才是真正的证实法。
    ——《在做真相资料中修自己》

我也碰到过很多不听真相的人,有的人把小册子一下就扔到大马路中间,有的大声叫我们走开,还有骂人的,也有的人说些不好听的话等。我的态度是:众生说什么都不要动心,就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不好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想想师父就在身边,谁也动不了我,也不要被他们所说的话牵着走。其实他们说的话往往都是前后矛盾的,这也证明他们是被另外空间的邪灵操控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遇到这种人,我们就静静的发正念,等他们说完,平静的关心他们一下,然后说:“你刚才说的话,我在认真听。”多数人都会因为真心的一句话而为自己刚才不礼貌的态度感到不好意思,这时我们就可以说:“没关系的,你不是有意的,是因为你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是你听信了中共的谎言才这样说的。”对方往往会因为我们的善良和不计前嫌而不好意思的笑了。这时我们就可以讲真相了。我总结讲真相时一定是与对方交谈,不时的询问他们对吧?是吗?看他们的反应,证明他们在听或听懂了。如果众生没听懂或听不進去而我们还在那里讲呀讲呀,就成了灌输,达不到讲真相的目地了。还要不时的找自己哪个人心出来啦,例如:讲的顺利时出没出欢喜心啊,显示心啊、证实自己的心啊,讲的不顺时有没有着急的心啊,怕心啊,争斗心啊,等等。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有删节)
    ——《遇到不听真相的怎么办?》

一天我在网上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和家属发表声明,而且声明之后还得了福报,有的病好了,有的生意红火了。我一看丈夫的病根也是因为签字,于是我就让丈夫写声明,他就不写。……他说:我没骂过大法,更没骂过大法师父。我说:九九年迫害开始时,你替我在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保证书、决裂书上签过字,那就是你在谤师谤法。他说:那是他们逼的,并非我所愿。我说:这是你的认识,老天并不这么看,你在谤师谤法的文章上签了字,就等于你在谤师谤法,这个罪就记在了你的身上。任凭我怎么说他就是不写。我说:大法师父慈悲于人,知道人都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才签的字,发表严正声明是给人一次悔过的机会,丈夫还是不写。我把笔和纸放在他的床边(已卧病在床多时),就去做饭了。不一会儿,丈夫惊叫起来,喊着我的名字说:你快来,我的眼睛咋啥也看不见了呢?咋回事儿呀?我说:你说咋回事儿呀?我说的话你不是不信吗?我十分严肃的说:今天你不写这个严正声明,谁也救不了你,生死由你自己定。我又去厨房做饭了。不一会儿我進屋叫他吃饭,我看见了床边放着写完的严正声明。我一看严正声明这四个大字,写得歪歪扭扭而且还不在一条线上,知道丈夫的眼睛确实是看不见了。接下来写着:九九年开始打压后我曾替爱人签过字,我是被逼迫的,我怕她被抓進去,等等写了半篇。字越写越规整,写到最后一行时字才成直线,开始时显然是眼睛看不着摸着黑写的,后来是越写眼睛也越亮,写完了,眼睛也恢复了正常。就这么神奇!后来丈夫的身体渐渐的恢复正常了。通过这件事让我亲眼见证了诋毁佛法的下场多么可怕!(有删节)
    ——《绝处逢生 升华境界》

我们的学法小组曾有个阶段比较松懈,晚上七点学法,有时七点半人还没到齐,拉呱说闲话,又因为我丈夫太好客,来人就给人泡茶喝,形成了习惯。我院里有个同修也习惯了喝茶,他来先喝茶,别的同修就随着喝茶,每次来学法,像常人一样先喝茶,有时我丈夫不在家,他也泡茶。有的同修就提出,我们去别人家学法,没有喝茶的,都是先发正念,然后学法,我们这个学法点太随便了。是啊,师父给我们安排这个修炼环境,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必须严肃对待,纯净学法小组,这也是敬师敬法。说到做到,再到集体学法的日子,我就提前做好准备,六点五十五分准时发正念,留着门,谁来晚了就自己進来发正念,归正了学法态度认真对待学法,法学好了,正念强了,讲真相的效果就更好了,每天都有同修发资料、劝三退。在去年的诉江中,通过集体学法交流,我们认识到,我们写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实控告它,光明正大,没有什么可怕的,从中也挖出了很多心,如怕心、私心、争斗心、显示心等一些非常不好的人心,修去了很多,心性得到了真正的提高。我们学法点上的同修都用实名诉江,收到了回执,给我们当地起到了带头作用,然后又都帮助其他的同修写诉江控告信。这几次法会交流也都积极投稿。
    ——《学好法 走正修炼路》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9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1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