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06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6月26日
节目长度:89分1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1,542 KB

21,362 KB

83,73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6月22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06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去除对“时间”和“自我”的执着
对背后议论同修的感悟
我是金 我是沙
打印头引起的波澜
同修之间真修 善解因缘
在矛盾中永远要修自己
虔诚
对妒嫉心的再认识
梦中见轮回-生生为等法
讲真相给世人起名的几点想法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去除对“时间”和“自我”的执着

一、去除对“时间”和“自我”的执着

最近一些开着修的同修在文章中提到将来会有人留下来继续助师正法的事情,在同修中引起一些讨论。我想同修通过文章把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写出来也很正常。关键是我们不应该执着或者猜想什么。

将来留还是走,还是怎么样,那都是师父有序安排,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得了的。这是其一。

其二、为什么有人会在此事上引起执着,依我看还是“私”没有去掉。还是对自己的未来看重。

记的师父说过:“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见《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们修炼的目地不也是要成为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高级生命吗?那么我们就要真的放下所有的在低层所形成私心和变异的东西,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才能达到真正为众生负责的目地。未来的在人间的去留,我个人觉的我们只能圆容师父所要,看宇宙和众生所需而定。绝不该象人一样生出妄念,想当然的把自己划为某一类(走或留)之中。

在世间修炼,特别是历尽这么多年的迫害,大陆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迫害,有些甚至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在此种情况下,盼着迫害结束,心情虽然可以理解,但任何形式的对时间的执着都会成为邪恶钻空子的地方。甚至会招来各种魔难。当某一地区同修这方面都有漏的话,就会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教训太深刻了!

反过来说,即便是在人间遭受了再大的魔难,对于修炼人而言也算不了什么。因为修炼人将来要回到那永恒不灭的地方。(这方面师父在《导航》中讲过)今生能得到大法是最为幸运的。所以作为修炼人不应该把个人的感受看重,我们的责任和使命要去尽心的完成。

二、珍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有的同修今生因为迫害而导致生活上不如意,在常人朋友和亲戚面前似乎总觉的“低人一等”似的。有的人甚至想从前生或者穿越小说中找“安慰”,觉的自己也曾经辉煌过,来平衡一下自己今生“不得志”的心理。

其实我们从法中都明白,在人类的历史上我们曾经辉煌过,在天上我们也曾当过各种层次的不同的佛道神。但是我总觉的不管我们在过去漫长的下走和人间的轮回中过程中有着怎样大的辉煌,那都是过去。那些都只能算作一个生命的过程而已。

我觉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能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只有做好目前的一切,才能让我们的生命真正的走入未来的无限美好的新宇宙,才能在未来中永恒于苍宇之间。

如果我们不做好我们应该做的,无论过去我们有着怎样不凡的经历,那都不会被正法所承认,也许都会被清理。

师父说过:“因为这么大的法理在人间不是再现,是开天辟地没有过的,是宇宙的开天辟地头一回。(鼓掌)”(见《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见《转法轮》)从以上两段师父的讲法中,我就悟到,我们因为师父在人间洪传宇宙大法我们才成为最幸运的生命,这是何等的万古奇缘!那么不管我们在哪一阶层或者生活上怎么样,这些都不重要,都不应该把这些看重,重要的是我们自己本身要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才行。

当真正明白一些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与责任,我想在人中修炼,再面对世人的各类眼光和说辞的时候,就根本不会有那种自卑的心理状态,而是会慈悲又威严十足的面对这一切了。

从修炼的角度来说,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与责任之后,再遇到个人修炼和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有着更精進、更努力的心态来面对一切风雨和事情。很多的关和难过起来也就容易的多了。

三、从正法的角度上看问题

作为修炼人在人中修炼就会遇到一些关和难,在遇到的时候,如果一味的忍受或者清除,很多时候效果都不是很好。经过多次实践,我觉的我们应该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去考虑问题,很多的关和难我们走过去就变得容易多了。

比如身体出现难受症状,我们先应该看看自己是不是哪里有不足让邪恶钻空子了。先找自己的不足是应该的。因为很多原因不只是我们本身有漏,还包括邪恶迫害的因素在里面。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后,不仅要发正念清除干扰,更要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待自己遇到的问题。

我们清除这种身体难受的表象不是为了我个人的舒服,而是不让操控此事的旧的生命因为干扰我而被正法所销毁,不让常人因为误解我而对大法产生误解。

这样完全站在正法、救众生的角度,无私的基点上看待问题的时候,即使问题一时间表现的很严重、很痛,我们就坚定住,很多假相也就迎刃而解。执意干扰的邪恶生命也很容易被清除掉了,因为它们本身也不占理了。

如果平时我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都是站在正法和救度的角度去看问题,那对于我们自己这个小宇宙和周围的环境来说,都会有着非常正面的影响的。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对背后议论同修的感悟

背后议论人不是好的现象,有同修看到谁有人心不能直接面对面交流,而是背后与别人谈,这样就造成了别人无意中被带动,不了解情况而造成间隔。谁有不足我们应该亲自与当事同修交流,帮他把人心找出来去掉它。而不是与其他人诉说,他人再和别人说,反而把事情扩大,给当事人造成很大的伤害,也让同修之间互相不理解,发生矛盾。这就是不修口以及各种人心造成的。

一、在说别人时归正自己

自己以前也有过这方面的不足,看到同修有人心出现说不听时,就在背后与他人说某某如何如何,当时还没觉得哪里不对,可当听到别人说自己时,内心很不舒服,心情很复杂。心想:我也没那样啊!同修怎么这样?有事跟我说呀!为啥和其他人说?把事情传的人人皆知。有一次我就想找同修去解释,让他明白事情不是那样的。可把心稳下来后向内找自己时,心想:我说别人时不也是那样吗!当时还以为抱着对同修好的心在谈论着别人,某某有什么心,哪里没放下等等。当真正向内找时,感到自己做的怎么那么不好!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人讲:我听见李老师说什么东西了,大家围着听,他在那儿讲,用自己的理解添枝加叶传小道消息。什么目地呢?还是显示自己。还有的人传些小道消息,他传他,她传她,津津乐道的在那儿讲,好象他消息灵通。我们这么多学员都没有他明白,别人没有他知道的多,他已经形成自然了,可能是不自觉的”。

在谈到修口时,师父在《转法轮》中开示我们:“你比如说,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

以前学到这些法时也没往心里去,也就是明白法理,实修中没用法约束自己,传些听到或看到的不真实的消息,我们在人这看到的不都是假相吗?因为同修是修炼人,只要修炼都会改变自己的。现在真正向内找改变自己的观念时,真的看不到同修的不足,看到的不足也是他人要修去的人心。所以也不传是非了。如果有人和我说同修时,我会说在他人身上找自己吧!

二、别人说自己时要修自己

当听到同修在背后议论自己时,心里很无奈。寻思自己也不是那样啊,是同修误会自己了,甚至有同修还说:为啥别人都说你错呀!意思就是还是你没做好。自己很委屈,明知道是说者的错,还没法解释,越解释越乱。就自己学法,在法中归正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样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气,别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头来。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 师父在《转法轮》中又说:“那为什么还要谢谢他呢?你想一想你得到的是什么?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他在常人中把你搞的很臭,他算得到的一方,他占了便宜。他把你搞的越臭,轰动的越厉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损的德越多,这些德都给了你了。同时你自己在承受的时候,你可能心放的很淡,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从法中我悟到,不是都说你错就是你错了,就在你对的情况下,别人还都说你时,看你还能不能忍受,如果他说我,我在同修面前再说他,那我就是错了,不就跟他一样了吗?我不能那样做。我得放下怕人说的心,去掉它!对待同修还得和以前一样。查看自己有没有同修说的执着心,有就把人心去掉,没有就按真、善、忍做到不生气,无怨、无恨。做到对我好坏我都不动心的状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我是金?我是沙?

崂山道士跟道长学了穿墙术,下山时道长告诉他:你心一定要纯净,不能有歹意,不能显示。可道士下了山,就跟老婆显示,结果脑袋被撞出个大包,道士就说:道长骗了他。有人评论说:自己心不纯,自己整个一个凡夫俗子,想这想那,做不到位,还怨神仙,今天市面上有多少这样的人呐。对此我感受很深。

前几年,我没接触到同修,只自己学法,而且学法就困,每天只能学两页《转法轮》。我从小就患有类风湿,各关节肿大、还有心脏病、牛皮癣等,学法后这些病都不治而愈。前年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先是小肠串气,先左后右,疼的我不能直腰,没法工作,时间不长都好了;后又两眼红肿,肿的象两个馒头,同时伴有脑袋疼,疼的我用两手掐着脑袋趴在炕上不动弹,三天之后,红肿消退,浑身格外的轻松,以前很差的视力也变的极好。后来我陆续接触到了同修,看到同修病业关很不好过,原因是一会想起师父说的,一会又怀疑是病。我就不解:那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根本就不是病,你想病干嘛?

我身边有一同修,也是小肠串气,他说:前天那么大,今天还剩这么一点儿,是我心不纯,没完全听师父的话。等我完全信师信法了,我这关就过去了。

明慧网有一篇同修文章《未来人的神话故事》,里面写到:“峨眉山上有很多修道的人,……在半山腰以下都是一些修了两三百年,最长不超过五百年的人,这个群体人数最多,他们的功柱也只能冲到半山腰往上多一点。……半山腰往上,修道的人就逐渐地减少,他们的道行也越来越高,年龄也越来越大。到山顶上那就寥寥无几,他们都修炼了两千年以上了,他们的功柱也已冲出了银河系,有的已超过如来境界很多,但他们还在修,还没有修成圆满……”

当人真的很苦,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想修炼,想脱离苦海,想超脱人的轮回生死,想成为神,想逍遥自在的永远不吃苦了,可是修炼就是吃苦,有多少人心就吃多少苦,并且人心多大,苦就多大。有很多人吃不了苦,就放弃了修炼,所以在峨眉山上修道的人,修到山顶的才寥寥无几。

今天的大法修炼者也是如此。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都是法理,都是成就神的理,只要能做到就是神。可是很重现实的人,放不下名利情,想修成神,但又不严肃对待修炼,总把自己的身名利益放在第一位。然而修炼却是无情的,极其严肃的,也是极其艰苦的,不信师信法,不按照法的要求做,就成不了神。师父在《精進要旨》〈为谁而修〉中告诉我们:“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

去年我地有位同修,带着耳机听着师父的讲法,在家人将她强行送往医院的路上,扔下了肉身走了。她周围的同修一看她那么精進都死了,就不再硬挺了,法理也知道但做不到,不如上医院打针吃药现实又可行,所以,该吃药的吃了药,该住医院的住進了医院。

在修炼的路上,扔下肉身早走是很正常的,然而这些早走的不一定是沙子,但是通过他们的早走,却能淘汰沙子,淘汰那些不信师信法,放弃过关的人。

修炼就是以法为师,修自己,成就自己,修成修不成,是金还是沙,都由自己说了算。

以上是个人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打印头引起的波澜

今年三月,因打印头被烧坏,同修给我拿来一个旧的打印头换上,用了不几天,黑色出不来了,拿出来清洗后,用不了几天,又不行了。

我想:不如去买一个新的打印头,快捷好用,先前已买过两个,上一次买回的新打印头一直用了一年半都顺畅未堵过。我便去电脑城买回一个新打印头,把包装袋拆开,兴冲冲的拿出新打印头一看:奇怪,喷嘴怎么会有水珠呢?

再一看,上面黑色注墨点和其中一个彩色注墨点也有色水冒出来。这时,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这不是曾经用过后刚刚清洗过的旧打印头吗?我一下子懵了,怎么会这样呢?

想拿去找商家换,但包装已拆开了,他能认账吗?

又没开发票,还是安上去用吧。谁知,一打印,墨水就出不来。这一下怒从心中起,妒嫉心、怨恨心、利益之心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

这个商家这么没良心,我长期在他那儿买耗材,五百八一个的打印头在他处就购了三个,还这么坑害我,我要去找她说事,心里愤愤不平,恨得咬牙切齿,特别是那个怨恨心象汹涌的浪潮压不住,排不掉。

没办法,只好又把刚清洗过的旧打印头换上打印吧,不能耽误同修们讲真相,救众生。

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怎么办呢? 去找商家说事又考虑安全问题。下午学法,也心不在焉。几天了,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突然,心里冒出一句话: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对,向内找,我为什么会被骗呢,是否我也有对人不真的事,回想了一下近来所做的事。

对,前不久,因A同修的姐姐(也与我是远亲)曾经修了几年大法,一年多前,看见另一老同修病业症状去世而不修了。七十六岁的A同修得法几年,又不识字,离城较远,叫她儿媳来我家,她儿媳是新学员,想叫我一起前去看望其得重病刚出院的姐姐,顺便劝她走回大法中来。

我心里就不情愿,觉的原先我经常关心她,mp3炼功带给她买了几个,她竟然不炼了,且受家人的影响,对讲真相,劝“三退”不理解。我不想再去劝她了。但又拉不下情,只好去买了水果,另拿了两百元钱去看望了一下。而没有真正为昔日同修生命的根本着想,怕给自己带来麻烦,没有真诚的规劝她回归大法中来,这是对人最大的不真。

找出问题后,汹涌的波涛渐渐平息下来了。再看,当时的妒嫉心、怨恨心也是我修炼以来一直都在去的很重的人心。这一次表现的淋漓尽致,真是汗颜。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告诫我们:“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感谢师父再一次让弟子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魔性,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它,在法上归正自己。对商家的怨恨心消失了,就想:这打印头即使是旧的,我也要把它从新铸造成新的法器。为了不使商家造业,我也要去买耗材时提醒她做生意要诚实守信。其实还是没有完全放下。

机子上的旧打印头用了一段时间,黑墨又不出了,我不断的清洗、检查,发现是外墨盒压气仓问题,致使墨水不能及时顺畅排出。哦,我一下明白了,我原来用着的打印头有的颜色出不来,我以为是打印头坏了,同修拿去用时,又说是好的,没坏。原来问题出在墨盒。于是我把刚买的打印头换上,打印出来的图案色彩鲜艳,字迹清晰,如同新打印头一样,运行一个多月了,畅行无阻。

修炼十九年了,一直在努力的去各种执著心,可是还是有不少执著心时不时的反映出来,有时甚至是很严重,比如妒嫉心、怨恨心、利益心、怕心、安逸心、显示心、面子心、指责心、争斗心、好事心、好奇心、隐藏的色心等等,从法理上知道,大法修炼各种心是一层一层的去。为什么总也去不净呢?近来,在背《转法轮》时,使我明白了去不净的原因,是没有找到根子上的问题,其实各种人心执着都来自于私我。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的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

这个私从最低层一直贯穿到生命的本源,这个私又派生出各种各样的人心执著。所以一旦触及到“我”的利益的时候,就产生妒嫉、怨恨、怕心、争斗心,一旦满足了个人欲望的时候就产生欢喜心、显示心、安逸心,一旦不符合自己心愿的时候就产生指责心、埋怨心等等。这个私就象一棵树木的主干,各种人心执著就象这棵树木的枝叶,只砍掉枝叶,不久又会长出更多的枝叶,只有连根拔掉才能同化宇宙的特性。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告诉我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私是过去旧宇宙的属性,是一切人心执着的根源,今后,我要在修去私我上下功夫,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同修之间真修 善解因缘

常人都知道,和好人交朋友,能在品行上提高,能走正道;交了坏朋友,轻则被伤害,被连累,重则丧命。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在教导人这一层的做人要求时就说过“有三种有益的朋友,有三种有害的朋友。同正直的人、诚实的人、同见多识广的人交朋友,这是有益的。同阿谀奉承的人,同当面恭维而背后却诽谤的人,同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这是有害的。”

人世间万事皆有因缘,修炼人也不可能逃离缘份——业力的牵引。一旦相遇总要了结前缘,欠债要还,只要能忍住同时能修自己,就能平稳走过;若是同修间是善缘,那就很容易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只是要注意不要滋生同修“情”。

还有一种情况,同修之间此生由于修炼,尤其是正念之下,在救人中,在营救同修中,在共同克服困难讲真相中,结下了无比坚定的互相信任、无条件的支持和付出的这种缘份。这种同修间的相遇其实首先是生命与大法与师父的神圣的缘份,是创世主的恩赏。在这种圣缘中还在证实着大法,是因为修炼人在同化这部慈悲、无私、洪大的法。

当然在同修之间也有不好的表现。有的新学员就愿意跟自己认为修的好的多说话,多得点什么,快点提高。而对自己认为修的不够好的嫌弃、排挤,甚至欺负、捉弄、打击。他们结交同修,心底都有一个私,即便想做点自认为的好事也出于私。

还有些党文化重的学员,特别喜欢拉帮结伙。他们在学员中交往的对像直接就是协调人。谁是协调人就主动结交谁,然后对其极力维护,最终还是为了维护自己。其实以法为师对于修炼人是很重要的大事,心里的天平上如果在法与人之间有稍微一点向人倾斜,都已经是背离正法,步入邪途。另一方面看,正因为有人爱听奉承话,喜欢自我膨胀的情中假相,所以也就给了这些谄媚之人一个存在的土壤。曾听有位开着修的大法弟子感慨:海外各媒体、各国不少协调人身边都围着一批阿谀之徒,所以被中共特务钻空子的情况也不只一两例。如果修炼人能从自身做正,不就没这个漏了吗?!

同修间的因缘关系还有许多种,在此,我想讲一下我和一个同修的恶缘善解的经历。我流浪到异地,没多久有一位同修就主动来找我,我对他印象很好,觉的他是能真修精進的同修。十多年来,无论在哪里,我都经常主动找他交流心性和法理上的认识,在修炼上互相关心。他在各方面需要帮助时,有任何麻烦、危难时,我几乎都第一时间就伸出援手,而且是全心全力的为他好。后来我们有一段时间在一起共同讲真相,起初我们都很高兴,但很快我就发现他身上多年没有真修实修的痕迹,而以前跟我交流中许多是被假大空的思维支撑着说出的面子上的话。当时相处中我非常非常克制,严格要求自己,从未对他一次疾言厉色,从来都是极其耐心、爱护的,真诚的帮助他,最终我们的配合比较圆满。

更令我吃惊的是,我们在一起没几天后,我就知道了前生中我曾伤过他一命,这一生他就是来找我要债的,前面十多年来他在我面前表现出的好真的就是只对我一人,他对许多人都有许多负面想法,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但这一生相遇我们之间没有很激烈的讨债和恶报的表现,我想是因为我们已经在十多年中,在大大小小许多次我对他的帮助、爱护和忍耐中善解了,所以临别前他还专门来向我道歉,我们分开之后再无联系,我心里也完全不想他了。一段恶缘在真修与付出中,在大法的智慧圆容中,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中,不知不觉就完全善解了。

当然同修间还有其它表现。我认识的两位同修,据我所知,他们前生中曾同时转生为大型食肉动物,甲曾吃了乙。今生相遇,两人对别人都常慈悲心不足,但彼此却异常亲近。主要表现是:乙对甲照顾的无微不至,同时极力夸赞甲修炼的好。甲在和乙相处时极其称心、开心,为所欲为。他们虽然也谈一些修炼上的事情,但大部份时间都是批评其他学员怎么不好,剩下的就是一起吃吃喝喝、说怎么更好的过活那些事。

乙流落异地,党文化浓重,非常善于洞察和迎合人心。甲熟悉本地,一生穷困,无人怜爱,常被看不起。在与甲交往中,乙可以打发时间,解除想家之苦,需要做什么时还有甲帮忙,或再由甲去找其他同修帮忙。甲在乙的吹捧中,名利心、显示心、自我膨胀和放纵情的心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一副飘飘然、为情活着的样子。

同修们难得聚在一起商量和交流时,他俩只要一开口,就滔滔不绝,对自己的向内修只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主要是批评其他同修,每次都是这个主题,然后是指导别人怎么修炼。重要的讲真相的事情根本都没时间商量。有学员制止他们中的一个时,另一个就维护此人;有时遇到不称心的时候,就对多次帮助过他们的同修当众破口大骂。已是严重背离法,破坏交流和讲真相还不自知。不少学员都清楚这二人处在危险之中。

这种同修之间的“捧杀”不正是旧势力利用同修间的前世因缘关系而去害死学员的一种手段吗?这比电棍、毒打这样的“棒杀”更不易识别。从另一方面讲,不能真修的也将以此方式被淘汰出去!如何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呢?别到最后破坏法的罪业如排山倒海般压下来时才后悔,自己真正的生命将被毁掉时才清醒!

在人世中谁也逃不出因缘关系,无论善恶,唯有真修正法,才能彻底解脱。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陕西大法弟子的文章:在矛盾中永远要修自己

谁对谁错?这个问题是我们在矛盾争执中的核心问题。对于现在的常人来说,对错的标准早已不是以道德来衡量的,而是以“利已”为判定标准。那么对于修炼人来说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很简单,那就是在矛盾中,无论常人中的是非曲直,错的永远是自己,或者说矛盾永远是为了自己继续提高的,能找出自己的错,才能提高上去。究其原因可分为以下几点:

一、分不清后天人的观念和自己的主意识

当在矛盾中判断对错时,你可先看是后天的观念在判断,还是自己的主意识在法中判断。但是在当下那个情形中,大多数人很难清醒的认识到后天的观念正在左右着你。

例如有人就是性子急,看不惯做事慢的;有人行事小心谨慎,看不惯粗心大意的人;有人喜欢表达,看不惯闷不吭声的人;有人喜欢干净整洁,看不惯不注意卫生的人等等。

按照常人的理,谨慎、干净、外向开朗、做事效率高可都是正理,从而我们就可以冠冕堂皇的让我们看不惯的人去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如果对方不改,就埋怨、指责、愤愤不平。那现在我们以修炼人的角度,站在法上想一想,我们真的对了吗?

人间的对错根本就不是修炼人判断对错的标准,只有真正的在这件事中找到自己的执著,归正自己,在法中提高,那才是修炼人真正该做的事。

这时,再看看自己,在后天观念的蛊惑下,在执著心的驱使下,让我们和同修产生间隔、矛盾,没在法中看问题,错的是自己啊。

二、分不清是受委屈被冤枉还是还业债

相信很多同修有被冤枉的经历(是个人生活中的被冤枉,无关迫害)。在我面前就见过好几个同修痛哭流涕,有的被冤枉出卖其他同修,有的被冤枉男女关系不检点,有的被冤枉拿同修的钱不还等等。一开始我也觉得对那些同修待遇不公,怎么其他人能听信谣言,我还积极的去替他们给其他同修解释、澄清。现在知道那时的我也是被同修情迷住了眼,没有跳出来从法中去看这件事。

师父告诉我们:“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见《转法轮》)

师父早已把修炼中遇到魔难的根源讲出来了,只是我们陷在其中不可自拔而已。你在委屈大哭时,是否想过你生前也让对方受如此委屈,甚至更甚?一切有因有果,对修炼人来说更没有无缘无故的事,都是自己原先做了坏事造下的业,师父已经替我们承受了一大半了,难道我们就不应该还吗?而且师父利用这件事,让我们在消业的同时提高着自己,你觉得受冤枉不就是你的“名誉”受损了,这样正好可以去掉求名的心,不是一件大好事吗?有什么可伤心的,对修炼人来说真是件高兴的事,而且应心生感恩,不是吗?

这样看来,在被冤枉这种事情上如果过不去,错的也只能是自己,这种又能还业债,又能提高的好事,我们千万不要错失了这个机会。

三、没有正确的看待同修

当我们每个人在发出修炼的那一念时,不管他修的如何,在高层次上看已经是像金子一样闪光的宝贵生命了。更不用说我们还肩负着助师正法的责任。师父珍惜着我们、高层生命珍惜着我们,而我们自己怎能互相争执、彼此瞧不起呢?

那是被执著和观念带动下做出的行为,真正的我们应该是同化宇宙特性的,应该和师父一样珍惜着我们周围每一个大法弟子,当看到他们应该像看到金子一样,那耀眼的光芒照進我们的心里,要看到他们每一个同化法后的美德,更要看到他们在修炼中磕磕碰碰的走到现在、坚持不懈做好三件事的毅力和威德。这时的你已经看不见同修还没修好的部份了,因为你在正念中,已经清楚的知道,同修那些没修好的部份不是他真正的自己,有师在,有法在,不好的地方也会逐渐在修炼中归正。

让我们再学师父这段讲法:“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见《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我现在对“修自己”的认识是,当发生矛盾、出了问题时,脑子中应立即反应出肯定是自己有错了,第一时间找自己的错是绝对不会错的。因为我理解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才是修炼人的真正出路。

下面请听湖北大法弟子文远的文章:虔诚

我的祖母是一位农村妇女,识字不多,但虔诚的信佛。每年都定期吃素,还到处敬香。我小时候从她那儿听了很多关于信神敬佛的故事。

她曾经给我讲过她们几个女人去木兰山敬香的事:去之前先吃素一段时间,去的头一天要沐浴。天没亮就动身,晚上才到家,早出晚归。木兰山离我们村几十里,当时还没有大路,祖母是裹小脚的,一天往返步行一百里左右,还要上山下山,现在想想该有多难!

共产党来了,敬神是被禁止的事,说是封建迷信,但祖母她们敬神如故。祖母还给我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因为大跃进后缺粮食了,大家只能吃稀饭。去木兰山之前,有位姓龚的奶奶问:“卢奶奶(我祖母姓卢),我们路上要是要解手怎么办?”祖母说:“敬香不想这些不好的东西。”没想到这次那个姓龚的奶奶一路上尽找毛厕,祖母一整天一次毛厕也没上。事后,姓龚的奶奶问我祖母这是怎么回事?祖母说:“人有诚心,神有感应。”

“人有诚心,神有感应”,祖母讲的这八个字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当时我年龄虽小,这句话只懂一点点,但在我心中却种下了一颗敬神的种子。

祖母并没有進过学堂门,却经常说出很多深奥的话来,诸如:“眼不见为净”;“让人非我弱”等等。这大概是得益于她从小在传统文化中熏陶的缘故。她对神佛的那种虔诚,深深的感染了我。

古人敬神是非常虔诚的,经常要斋戒、净身、沐浴、敬香,现在的人难以企及。即使是做一般的事古人也很虔诚, 如我们熟知的“程门立雪”、“三顾茅庐”、“张良半夜等黄石公”等典故,都是古人虔诚恭敬的范例。象“心诚则灵”、儒家“八条目”中的“诚意正心”这些话都讲的是“虔诚”。

师父在《精進要旨》〈论语〉中讲:“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我们大法弟子,虽不求得世间的幸福或荣耀,而是要圆满随师父回家的,岂不更应该对大法虔诚与尊重吗?

由于传统文化的破坏,很多同修对师父、对修炼缺乏“应有的虔诚与尊重”。试举几例:

得法初期,我曾给一同修传递师父的新经文,有两次他接过去只扫了一眼就把经文往口袋里一插,干他自己的事去了。我当时吃了一惊:“啊,怎么这样?”

有时同修修炼状态不好,与他们的诚心也有关。

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莲的文章:对妒嫉心的再认识

十多年以来一直以为妒嫉心是对比自己好的出于一种不平衡的心理。直到这二、三年才悟到,师尊的法内涵很深,师尊所指的妒嫉心内涵很深。

我悟到妒嫉心一方面表现在对比自己好的一种心理不服气和不平衡状态。从常人角度上比自己金钱、外貌、孩子、配偶、事业、家庭环境、学业、学历等等的对比上的一种不服输,不平衡和不服气,当自己思想中出现一念觉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思想,这已经就是妒嫉心了;从修炼人角度表现在对比自己修的好的同修、状态好的同修的一种不服输、不平衡和不服气,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也是一种妒嫉心。

另一方面,我悟到妒嫉心还表现在对比自己条件差的,或者不符合自己标准的一种瞧不起、看不上、不屑的思想。从常人角度上比自己金钱、外貌、孩子、配偶、事业、家庭环境、学业、学历等等的对比上的一种瞧不起,看不上,不屑的思想;从修炼人角度表现在对比自己修的差的同修,状态差的同修的一种瞧不起、看不上、不屑的思想,而不是出于善意的去帮助这些同修,而且这种妒嫉心特别在对那些比自己修得差的同修,后面進步了,或者超过自己了,不是替对方高兴,自己也按照师父讲的“比学比修”(见《洪吟》〈实修〉)做的更好,而是表现出一种心理不平衡。

师父在《转法轮》中第七讲“妒嫉心”谈到申公豹和姜子牙的故事,我悟到申公豹看到姜子牙的能力、功能的表现上都不如他却受到元始天尊的重用而萌发的心理不平衡,神看人,或是看修炼人,看的是人心,不看功能也不看个人能力。自己之前在常人工作中看到能力差的,反应慢的,动作迟缓的总会不耐烦,没耐心,其实就是自己在这方面妒嫉心没修到位。

另外,修炼人的道德都比较高尚,当看到常人中道德很差的人的行为和言行的一种反感,甚至是对这个常人的反感,我悟到这也是妒嫉心的一种表现,这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一直让我看到这样的事情,后面才发现就是自己有这个心,才会反感。想如果是一个觉者对这样的人只有慈悲和怜悯。

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告诉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我悟到对照自己思想出来的任何一个不好的念头,恶念,都对应着妒嫉心的一个方面。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

师父在《转法轮》中特别提到“妒嫉心”而且说得很重,我悟到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修去这个执着心。

我悟到在我们自身对应的宇宙天体覆盖的范围只要存在妒嫉心,就会有很多不好的物质和生命存在那些空间当中,反过来影响到我们的修炼和做三件事,并反映到常人空间中来干扰到我们。

现在越学法越发现自己哪里都没修好,哪里都做不到位,对照大法来看,自己的问题一大堆,真需要好好努力了。

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学员的文章:梦中见轮回 生生为等法

师尊说过:“人生来世为等法 善者回天把家归 轮回辗转千百年 来世就为这一回”(见《洪吟 四》〈来世就为这一回〉)。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印象十分深刻的梦,在梦中亲自体悟了师尊这段法的一层含义。

这个梦太清晰,且逻辑性很强,仿佛是我身临其境,还在梦中有自我的思想和情感。梦醒之后,我还能回忆起每个细节,至今也过去两、三个月了,可梦境还是深深的存在于我心中。所以我知道,那是师尊在用梦点化我,让我的主元神去了另外一个时空。

梦中的我就象一个旁观者,去到了一个大广场。在那个大广场上,我看到很多个我穿着不同的服装、有着不同的打扮,而且都拎着一个行李箱,在那个广场中心集合后,就要各奔东西,似乎要去开始一场旅行,又象是要完成一个任务。看的出他们之间的不舍和对彼此的担忧。

之后他们就分散了,我又随着分散的人走,仿佛是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于是就看到有的就变成普通人过上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当这个人生活中遭遇了诸多的艰辛与不易时,我竟然会跟着难过,也觉的人生好艰难;还有一个变成了一只流浪猫,跟着它的哥哥一起流浪,但不幸的是,这个“我”才活了十五天就死了,死的时候还祈求它的猫哥哥能好好活下去,当看到那个小猫死去时,这个旁观的我也同时感受了生命脆弱的悲哀;还有一个变成了一根饼干,虽然是饼干,但却能感受到它的思维,仿佛它就一直在等着什么……其他的也都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虽然来不及细看,但都能感受到他们都过的十分不易,也不怎么快乐,似乎都在盼望着这一生这场戏赶快结束,好有机会开始自己真正的使命。感觉到他们都在等……可是究竟在等什么呢?此时,一个思维打入我的脑中,告诉我那些都是我的生生世世,他们从同一个出发点去扮演不同的角色,历尽了艰辛,就是为了成就今天的我能够得法。

我恍然大悟,泪水夺眶而出。

我想师尊之所以这样点悟我,是因为我那段时间太不精進,总觉的生活中的苦太多,被人世间的各种干扰、各种迷幻牵动的产生了很多执著心。师尊慈悲,不忍看我掉下去,于是就借此来点醒我,让我精進。师尊说:“珍惜你们走过的路”(见《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还说:“你觉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这个学习班来听课,可能在你前几世,甚至于十几世、几十世中都在为了得这个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为了得这个法掉过头。修炼中我苦口婆心的劝善、带你们,是因为我知道历史上的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这样教你也对不起你自己呀。”(见《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确实如此,这次我身临其境的看到了我的过去,才发现当下我所谓的这些苦算个什么呀!怎么能被这些琐事牵动而不好好修炼呢?法都得了,如果修不好,对的起师尊的苦度吗?对的起生生世世的自己吗?以往经历的魔难不都成了枉然了吗?

那个梦境是如此的真实,因为它是我真切走过的路。反过来看,我当下所经历的种种,无论是矛盾也好、魔难也好、现实世界中的各种诱惑也好,它们其实不也如梦境一般吗?我为何要如此在意?为何要被这些东西牵动着迟迟走不出去呢?都说人在世间就等于掉到迷中来了,如果我太执著于世间的种种,那不等于是被梦困住了吗?何时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呀!

师尊讲:“这个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让你得法。”“什么事情都是在勾引人。这个社会就在勾引人!勾引人目地不止是不让你得法,是要毁了人类社会”(见《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个人所悟,目前人世间牵着我们那颗人心的种种诱惑与干扰:琳琅满目的物质、娱乐方式、各种网络信息、手机游戏,以及工作生活中的困难与人之间的情,或许都是旧势力精心设计的陷阱,就为了把我们困在里面为之喜怒哀乐,还能麻痹人的思想,使修炼人无法精進、使普通人听不進真相。

古话说: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我们好不容易历尽轮回之苦赶上了这天时地利人和之大幸,还得法了,切不要被这迷中的梦幻挡住自己回归的大愿。

最后,借用师尊的教诲与各位同修共勉:“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见《洪吟二》〈去执〉)。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师尊原谅,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讲真相给世人起名的几点想法

同修在讲真相时,可能都遇到起名的问题。大纪元退党网站上,考虑到当今大陆的特殊情况,为方便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人及时退出邪党,生命获得神佛的护佑,允许世人用真名、化名、小名三退都可以,因为神看的是人心,因此三退中,有用真名退的,也有用小名或化名退的。是造成多个重名的原因。

刚开始讲真相,尤其是面对面讲真相,三个两个的,还好给对方起名,劝退人数一多,难免就有重复的,其中人们比较喜爱和容易接受的,也是同修最常用一些化名,如平安、吉祥,幸福、顺利、富贵、健康等等,就会频频出现在同修的三退名单上,有时甚至还要在化名后面加个数字标记。

三退,是关乎生命选择的大事。退党网站作为全球退党集中之地,每天都要登载几万个从世界各地汇集过来的三退名单,这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同一个化名重复使用的多了,不了解具体情况的常人,在看退党网站时,可能会带来一些疑问,觉得怎么有这么多的重名啊,加上邪党几十年的谎言灌输和一贯的造假宣传,就使有人对三退的事缺乏应有的理解。

同修在救人劝三退时,按照师尊的教导,本着为生命负责的心态,都是用心去做的,但在起化名时,因为同修本人的情况各有不同,有文化程度高的,也有文化程度低的,尤其大陆一些老年同修,不少文化程度偏低,有的上过几天学,有的还没上过学,识不了几个字,许多同修一天讲退十几人,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起名就成了一个难事,这方面同修在交流时都有同感,人家答应退了,总得起个名吧,就反复的用那几个名,也有同修觉得反正已经劝退了,姓名就无所谓了,对起名的事不是太重视,日复一日,三退时就会经常出现重名的现象。

通过看网上的文章和与同修交流,我觉得在讲好真相的同时,对劝退起名也要多用用心,为了尽量不重名,又让世人觉得名字好听好记,容易接受,讲真相时,如果对方答应三退,我们不妨把多个平常用到的化名,从新组合使用,再加上对方的姓氏,重名的现象就会大大减少。还不够用时,还可以用一个定词来组合,如永顺、永利、佳平、佳安、乐福、乐康等等,都是可以参照使用的,这里只在抛砖引玉,同修还可广开思路,用更多的方法来做。

化名加上对方的姓,能大大降低重名的概率。实际上,我们在劝退时问对方姓什么,对方一般都会告诉你的,因为我们真的是为人好,遇到个别顾虑多,不想说的,你可以和善的向他说明,就说没不好的意思,三退保平安嘛,在你的姓后面,加带个平安幸福的名,退出党团队,是个好事,许多人因此会打消顾虑,告诉你姓什么。我在讲真相时,问对方姓什么很少有不说的,有的还直接告诉你他叫什么,用真名做三退。

有些人,有时你给他起个化名,巧的是,正是他的真实姓名,现实中重名的太多了,相信同修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我自己就遇到好几次。由此我想,每天成千上万的人在退党网站上作三退,即使有人用真名三退,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实际重名的,也可能巧与某个化名重复了,从劝退的情况看,用真名退的还真不在少数。

起化名的几点参考:同修只要用心,起名时方法还是很多的。有一次,在整理书橱时,偶然翻到早年上中学时的一本通讯录,再看看同学的姓名,真是精心起出来的,都有美好的愿景和人生向往,读起来如意、顺口,当时我想,我们在三退起化名时,象这类通讯录、电话簿、花名册等等,起名时不都是现成的参考吗?要知道,每个人出生后,家人在起名时都很重视,作为家长都是亲历亲为,非常上心的,我们给世人起三退化名,不妨也可参考一下,当然不是照搬照用,只要稍加融合变通,就会顺手得来多个中意的化名。

再有,讲真相时,还可参照附近的地名、路标、建筑、物品等,随机起个化名,只要顺心顺意的读着顺畅就行。譬如有一次,我在路边看到一辆面包车,司机在驾驶室里象在等人,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同意三退后,当时我看他的车上有个“顺风”的标牌,于是我就把他的姓加上“顺风”作为化名给他做了三退,他很高兴。

还与同修交流一点,既然三退离不了名字,我们在讲真相劝退时,最好事先在心里准备一个化名,这样做起来才会得心应手,水到渠成,免得好不容易劝退了,对方满口答应了,却因自己一时想不出个适当的化名来退,对方又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名或小名,而使有缘人白白错过了机缘,把三退的事耽误了,因为在当前这个浮躁而又快节奏的社会里,许多人都是来去匆匆的。记得有次等公交车,遇到一个大学生,讲了好长时间,终于把三退讲通了,他说,好,你给我起个名把团退了吧,由于事先没想个化名,一时竟不知起个什么名好,恰在这时公交车来了,他遗憾的坐车走了,没来得及退。

以上所交流的,只是与同修在劝三退时如何起名做个参考,有不对或不妥的地方,请同修多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不注意安全的大多体现在不修口、随意使用手机、做讲真相项目不按明慧网技术要求等等。这些不注意安全的同修,有的出事了,有的没出事。我想交流的是:我们修炼的标准是“出不出事”吗?!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要反反复复嘱咐“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是法对我们修炼人的要求,是必须做到的,不管在什么环境,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迫害没停止,只要师父没说让我们不用注意安全了,我们就必须严格按法的要求,注意安全,为自己负责,为他人负责,严格达到标准!这是不容置疑的!“没出事”就可以不注意安全,甚至随心所欲,一旦出了事,再想注意安全还来得及么?!而且在我看来,不注意安全的同修即使“没出事”,也没达到修炼的标准,也是不合格的。这些年,因为不注意安全导致的血的教训太多太多了。正法修炼到了最后的最后,希望同修们都认真对待安全问题,不要掉以轻心,不要忘乎所以。我们侥幸的以为“没出事”,其实都仰仗师父的慈悲保护和替我们承受、摆平。迫害一天不结束,邪恶都会虎视眈眈,伺机钻修炼人的空子。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都讲了,不是说形势好了一切邪恶也变好了;邪恶不会变好,只会被清除;没清除之前它就会表现的,特别是在最后的垂死挣扎,它就会那么干。就象这个毒药,你不让它毒,它不毒能行吗?它就是毒药。”真修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师,用法的标准严格衡量自己,不要再以“出不出事”为自己的行为标准,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注意安全是法对我们的要求,这个要求自始至终不会变。
    ——《“出不出事”不是修炼的标准》

慈悲的师父为了让我看清那个假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我到一个同修家去,在敲同修家门的瞬间我什么念都没动,可是突然从头顶上出现一个色魔,从头顶伸出很长的头,然后脑子里出现的都是想入非非的肮脏的东西。我当时非常吃惊:我没有动任何念头,这些坏念头哪来的?我立马警觉起来,指着头顶上的色魔,严正的说:“那是你想的,不是我想的。”瞬间那个坏东西就没了。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年来是自己法理不清——总认为那是我以前造的业,在还债,是自己的执着心造成的。经常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我有执着,我做的不好,我正念不足”等,一直在强调“我”如何如何,就把那个东西当成自己了,不知不觉中在一遍一遍的加强它,给它输送着能量。为什么我们发正念不好使呢?可能我们看清了“那个执着”,但由于法理不清承认它是自己了,等于是把它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放,怎么能铲除掉呢?你能铲除你自己吗?你都承认那是你了,等于是你在要它、求它,你怎么铲除它?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你自己想要的,法轮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证是这样的。”有一位同修,当我给她指出她有什么心时,她说:“我早就认识到了,但就是去不掉”。你看她前一句还是她真正的自己说的,后面就不是她自己说的了,是那个东西在控制她,让她承认那是她,从而灭不掉它。我与她交流说:“你不要承认它是你,你就能去掉它。”另一个同修同时也这么说,最后同修终于坚定的说“行”。
    ——《站在正法角度上修去色欲心》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提到:“这个妒嫉心你可千万得去啊,这个东西可了不得,它会使你所有的修炼都变的松懈,毁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去掉妒嫉心的问题,我觉的真的特别重要,我就要求自己必须去掉妒嫉心,否则修不成的。遇到同修有了好事,要真心的觉的为同修高兴,而不是心里不平衡的想自己怎么没有这样的好事发生。同修有的,自己没有,是因为同修有德或者同修修的好,自己不能不高兴不能妒嫉,要摆正自己的心态,完全去掉妒嫉心理。我们是大法的弟子,只有完全去掉妒嫉心,我们才会把自己变干净、变纯洁,才能和大法真、善、忍特性更加融合在一起,才会真正的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见《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否则不可能无私,更不可能无我!去掉妒嫉心,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经的过程,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要求自己排斥它、去掉它,那样我们的修炼会提高飞速,会发生实质的变化,因为我们不再为私为我,自然就先他后我了,直指人心的去修,就会非常快速的提高!
    ——《参加2017年纽约法会后的变化》

昨日我通过天目看到在一条通天的大路的右侧摆放着一排莲花座,在每个莲花座上方都有一顶王冠。莲花座是不同的,颜色,莲花的层数,姿态和微观成度都是不同的;王冠也有着很大的差别。当时我看到有些同修走上前去坐在一个莲花座上,同时王冠自动的戴在了该同修的头上,该同修显现出很是满足的样子,而不愿再继续向前走了。更有甚者,有的坐在莲花座上,头顶戴着王冠,却看起了其它法门中的东西,就看这个人一下子掉下了万丈悬崖。当然大部份同修不会理会这些,就是径直的沿着通天的大路一直走下去。他们无心也无求于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果位和自己能修到哪一境界或者那一境界会有着怎样的一种表现等等。我看到是凡不留恋“路边风景”的同修修得是非常的快,师父在那条路的尽头在微笑着等待着他们。看到这一幕,我深感震撼,作为修炼人,我们只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能真正的走到最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满足于现状,被路途中的风景所吸引,那根本就完不成我们的誓约。
    ——《天目所悟:修到底的重要》

作为大法弟子,应当去掉对于自己圆满的执著。自己圆满与否,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而世人能否得救,才是我们应该考虑、应该努力的。当我们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包括自己的苦、累、对矛盾的厌倦、对圆满的渴望、对于回到天国故乡的希冀等等方面全部移走,而关注到世人是否已经有了正义感、是否已经知道了大法的真相、是否已经可以被救度的时候,我们就不是当前的状态了。那时候,我们就会继续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上。如果我们大法弟子的每日所思所想能够集中在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成熟〉中告诉我们的:“理性的分析与查找不足,和为证实法、为减少损失、为同修们都能正念正行、为被迫害的同修想办法、为救度更多的世人的交流”,思想集中在这些方面而去做好三件事,那么我们的思想就是用在了正地方。我们就会远离对自我的执著,包括对圆满的执著。如果我们都能这样,按照师父所说的能够“成熟”了,这就是真正的达到了大法的标准,就是实质上圆满了。那么就会迎来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成熟〉中讲到的:“邪恶尽除,神佛大显”。这种圆满才是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之路上成熟的圆满,才是大法弟子带着众生共同圆满的大圆满。
    ——《〈天目所见:茫茫苦海〉一文读后》

怎样在迷中找到那些明摆着但没有意识到的执着?同修们当然都知道就是多学法,因为法能破迷。我自认为没少学法,可为什么就没有破了我的“病”、“担忧”、“怕死”的迷?而且迷了二十多年?我感觉,可能是我学法没有学到心里去,每天念一段经文,念完了合上书走了,该干嘛干嘛去了,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但是师父讲完之后你得想,大法弟子你得去思考。”我想,只要把法学進心里去了,就能找到自己的执着,或者得到法的点化,就能够及时发现以前视而不见的执着。另外,我目前时时刻刻很注意自己的心是不是“动”了,只要一动,不管是高兴的和不高兴的,比如“得意”、“愤恨”、“忧虑”、“恐惧”、“色情”等等,就能百分百判断肯定是执着在作祟,就能马上发现这个执着心到底是啥,随即把它揪出来;同时问问自己:神圣的佛和菩萨会象我这样吗?继而纠正自己的言行。我决心要力争做到:对任何常人间的事情不动心,什么疾病、灾难、得到钱财、亲人遇难等等,都不动心,就是不想它,情绪上没有任何反应,心静如水。我认为,心静如水了,发正念也就纯净了、有力量了,就象很平静的拂去桌面上的尘土一样,不夹杂任何人的情绪。同时呢,低层的邪恶东西干扰、挑逗我们时,我们心静如水、坚如磐石,没有任何常人的那些低级反应(比如一哮喘就害怕,母亲一病危就忧虑,孩子考了好成绩我这家长脖子都骄傲的梗起来了等等,这都是佛所没有的低劣表现,也是低层邪恶挑逗我们所针对的地方,和看不起我们的地方),邪恶也就觉的没意思了,离开了,实际就是够不着我们了,那么干扰也就烟消云散了。
    ——《及时发现和揪出那些视而不见的执着》

记得一次交流时,一位同修说过,现在有些坏的念头也不要紧的,在圆满的那一刻,师父会一下子把所有不好的东西全部去掉了。是的,记得师父是说过这类的话。当时感觉同修说这话时,有点儿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因为我在很早也有此想法,但是隐隐感觉悟得不太对。其实,这是一种侥幸心理,是掩盖自己执着心的托辞,就是不想修去那些人心,或是为自己修得不好而给自己找理由。这已经是一种强大的人心了。我悟到师父所讲的那是针对已达到圆满标准的修炼人来说的。为了让我们能够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师父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修炼空间。而那些常人的思想也是保障我们能在常人社会中生活和救度众生用的,在圆满的那一瞬间肯定是要去掉的。师父在《转法轮》中也说过:“你必须在常人中把各种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你才能提高上来。”所以,在没有达到圆满标准的,我们就必须认真实修,修掉所有不好的念头。师父也多次讲过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有半点马虎,不能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去掉侥幸心,直至无漏。
    ——《别有侥幸心》

有一次,与同修有矛盾,想到每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自己还是上午学法,下午去讲真相。外面虽然骄阳似火,但站台依旧很多人,突然升起一念,忘记所有恩怨,快快乐乐救人,也许是来自久远前的誓约,此刻发自心底的呼唤,我想:师父啊,为了救众生,我可以忘记所有恩怨。于是我擦干眼泪,以天气为切入口与旁边的大叔讲真相,没想到他说:“你与别的年轻人很不一样,你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好。”这时,旁边的阿姨问他我是干什么的?他笑着说:她在为她心中的信仰、真理而坚持。我也笑了,并很顺利的与这位阿姨讲清楚了真相,她在感谢声中道别。那天下午我认真投入到讲真相中,众生听真相的效果很好,个人的恩怨真的是被师父拿掉了,我心里深知是师父在鼓励,是师父让我感受了一次“心空善念起”(见《洪吟三》〈入圣境〉)的殊胜,而后面的路,弟子需要溶入法中达到师父要的标准。同时也悟到,法太大了,包含了各个层次,每个人悟到的都是不同层次的一点点,也许有的不符合自己的想法,但只要出发点是好的,都没有必要去排斥、否定,谦虚的去听,也许同修的话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提醒自己还没考虑到的。我也需要不断的扩大容量,才能容纳更多的众生。
    ——《珍惜机缘兑现誓约》

有一次,我上班正干着活,突然设备滑牙,我不小心用加力杆砸到自己的手上。手上的皮肤都砸烂了,出血了。当时我立即意识到我干活的地方有摄像头摄像。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学员,居然自己打到自己,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立马就用另一只手摁住出血的手,心想:不要让摄像头录到,给大法抹黑。我就这么想着,突然发现手不痛了,我觉的奇怪,拿开右手一看,发现我的手不烂了,也不流血,完好无损,就象完全没被砸过的一样。按照以前的惯例,砸到的地方会很痛的,出血了,还需要止血贴才行。我心里想,啊,这是一念之差造成的不同后果。因为我真心护法,才出现这个神迹。
    ——《新学员:砸烂的手瞬间完好无损》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6】下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6】上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1分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5】上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5】下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0分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4】上
下载>>        65分
 
【普刊】 明慧周刊(5·13特刊)【4】下
下载>>        61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