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13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4日
节目长度:79分2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9,145 KB

18,983 KB

74,40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8月10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1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在魔难中千万不能失去对师父的正信
学好法 清除另外空间的魔幻干扰
见证大法超常 讲真相救人
修炼心得交流会前后
帮助孩子摆脱迷玩手机
牙疼与严正声明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魔难中千万不能失去对师父的正信

前几天得知某地一位同修在病业状态中离世,这位同修一九九九年前在当地曾是辅导站成员,当年为洪法做了很多事,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也一直坚定的走了过来,三件事也在做,还是一学法小组的召集人。但这两年,遇到很大的魔难,在家庭中,她的后夫和女儿做了很大的对不起她的事,她的房子也被女儿女婿强占……这位同修觉的受到很大的伤害,很难放下对她们的怨恨厌恶之心,后来同修自身出现病业状态,表现出来是癌症……历尽魔难后,同修最终走了,知道的同修都为之惋惜、痛心。

同修的离世确实是巨大的损失,因为这位同修在当地很有知名度,同修的离世给很多世人造成困惑,一时间当地风言风语,给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一些不坚定的学员在这件事中也表现出各种人心,在这位同修的学法小组上,有人说:某某某这么坚定都这个样子了,算了,我还是要躲一躲,或者要考虑为自己多留一条退路了。

明白的同修在说到这件事时都感慨于旧势力的安排太恶毒,想毁掉大法弟子的同时毁掉众多的世人。

从后来那些在这位同修周围的学员表现出的动摇的状态,我们知道旧势力的恶毒安排之所以能得手,原因并不只是这位同修本身如何没去掉那些怨恨等人心,没能过了那些旧势力久远就安排的巨难。而其他同修的各种不正确状态,如跟人跑、看榜样、学人不学法,也正是旧势力能迫害得了这位同修的借口之一,借口无非就是:她周围的学员不能真正认识法、学人不学法,没有对法坚定的心,为了“考验”周围的人,暴露出他们的人心,让他们“提高”,就要把她弄走。走过这么多年的魔难,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大法弟子都能看清旧势力的这套手法了。

同修被旧势力迫害离开了人世,是我们实实在在的损失,而那些因此迷惑和动摇的同修又何尝不是正处于巨大的魔难中。今天写出这篇交流文章,是想把这件事中了解到和看到的一些问题谈出来,给自己和其他同修提个醒,吸取其中的教训,警醒自己,在实修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避免更多的损失。

听知情的同修讲,这位同修离世前在医院里对大家讲:她要跟师父走。然而私下里她对个别同修却这样说:我做了这么多,做得这么好,怎么是这个样子?!听和她接触过的另一位同修说:不只现在,两年前,她只有一些小的病业状态时就有这样的说法了,同修当时很吃惊,善意的提醒过她,但当时她听没听進去,后来有没有改变,同修再没有和她接触过,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了这些情况,我们才明白,原来同修在长期的自我中(这位同修周围有不少长期依赖她、恭维她、事事请教她的人)、在魔难中、不清醒中,心中已渐渐失去了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同修已分不清这些念头来自哪里,当她把这些邪恶强加在她思想中的念头当成自己的时候,邪恶找到了更進一步迫害她的把柄和借口,我想此刻,师父是多么伤心,想帮她又帮不了,那是怎样的痛心。

这让我想起了我所认识的好几个至今在被迫害中、在各种很大的魔难中、在邪悟中放弃修炼还未走回来的同修,都曾有过类似的说法:我做了这么多事,怎么落得这个样子?我修得这么好,怎么还会被迫害到?我付出了这么多,怎么会被迫害得这么惨?……

长期把做事当成修炼,不会向内找,不愿向内找,在魔难中邪恶更隔开他(她)的理智,使他(她)更加找不到原因和问题出在哪里?

在迷惑中、在想不通中,有人渐渐的失去了对师父的正信,不会、不愿向内找,必然走上向外求的魔道,加上旧势力有意的引导他(她)看到更多的假相,把受到的苦都看作是偶然的,都当作是对自己的不公。于是,有人觉的师父没有管自己了,有人觉的师父是不是真有这么伟大啊?有人甚至开始怨恨师父了……在旧势力千方百计的疯狂迫害中,一旦失去对师父的正信,那随之而来的魔难就没有谁再容易过得去了,有人口头也会说:信师信法,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其内心中是怎么想的,人看不到,但全宇宙却都看得清清楚楚。

还听有人这样说过:怎么还不结束啊?这没完没了的迫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人怨其他人不争气,修得这么差,不出来,拖了正法的后腿,“连累”了自己,害得自己跟着倒楣吃苦。有人不敢明说,但语气中满是埋怨,怨自己吃了这么多年苦、遭了这么多罪……变相的怨师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执着于二零一七年结束,有人每年都在执着于结束,那还不就是觉的自己受够了,做够了,觉的自己苦吃得太多了,不干了,想跟师父讨价还价了。

这个人世间太迷,人的一双肉眼太愚钝,在这个小小的物质空间中,各种利益太现实,各种诱惑太强烈,各种冤怨太残酷,这末劫的最后,人世间业力太大太大,各种表现太复杂太败坏,这迷的人世中就象大染缸,我们分分秒秒都浸泡在其中,分分秒秒都在被污染,要从这样的环境中修出来,那真的不容易,能修出来也才最了不起。但思想稍不注意,就会随波逐流,随之败坏沉沦。在长期被迫害的痛苦和恐惧中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忘却了救度众生的大愿,把世间的物质假相看重,觉的在人中失去太多,因此不自觉的追求物质利益,贪图舒适、安逸,很多时候对欲望和利益的看重都超过了成佛的愿望,忘记了当初得法时的欣喜,发自内心返本归真的真愿。

当我们执着于自己一时的痛苦而不把更多处于绝境的生命的真正的痛苦当回事时,当我们在思想中和师父讲条件时,当我们埋怨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的时候……普天的神佛都会怒视这样的生命,想一想这样的心怎么能在新宇宙能有位置和立足之地?把这样的邪念当成自己不愿放弃不愿修去的时候,叫师父怎么帮你?这时候再怎样口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那不就是欺骗自己吗?

很多人都在说感恩,说到感恩,先别说师父将来在新宇宙中将给我们怎样的殊荣和荣耀了(提前走了的大法弟子,他们得到的都是其它生命难以企及的),我们很多人都忘了当初走進大法修炼之前的无望和痛苦了:被那些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在人中争斗不止活得那样累,被爱恨情仇、七情六欲折腾的生不如死,在苦海中沉浮挣扎没有希望和未来……

说白了,如果没修大法,我们中的很多人早在绝症和各种顽疾中离开了人世,在六道轮回中,在业越造越大中下地狱受苦,直至最后销毁,在永远的痛苦中没有了生命……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把我们从地狱中除名,教给我们回天的大法,是师父给我们金光灿灿的神体,在我们只要付出一点点就给我们千百倍不止的回报,给我们这一切的都是最慈悲的师父啊!

我们在证实法中做了那么一点点,做的时候,如果没有师父的安排,我们会一事无成,没有师父时时保护,我们时时都有生命危险。旧宇宙中的冤怨盘根错节,纵横交错,怨力网大得没边,在其中没有任何生命能解开、能消除,若没有师父来救度,旧宇宙中没有任何生命与因素能逃脱彻底毁灭的命运,其中也包括我们。证实法中我们做了那么一点点事,其实都是为自己做的,那还是当初写在史前誓约中自己要做的,而且我们都为此发过重誓:不兑现誓约必将形神全灭。为自己做了那么一点点事,算什么?!有些人多做一点事就怨天怨地牢骚满腹。有人做了一点点就目空一切,自高自大,其实别说成就,没有师父的救度、承受和帮助,就是我们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无边业力都使我们只有下地狱销毁的份。

怨师父的心太可怕了,太不理智了,老分不清这些邪念,老把这些邪念当自己时,旧势力就敢对这些生命下狠手,旧宇宙的生命看不到大法弟子修好的已隔开到新宇宙的部份,它们就会觉的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修炼人,连好人都谈不上,所以就敢干。虽然它们一参与進来就是错的,就是罪,毁掉这些生命的旧势力同样会被毁掉,但它们这样干时,它们占了理,师父和众神想帮都无法帮。

有人一直困惑于自己做得好、付出这么大还被迫害了。当然原因很复杂,但觉的自己做得好,很可能是邪恶在你思想中的欺骗和反映出的假相。往往这样的是不愿向内找的,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优点,都是比别人做得好,悟得高,那还找得到什么呢?想来想去都觉的自己劳苦功高,是应该坐等圆满的了,一旦出现魔难,那就会迷惑,失落和被打击得很大。

觉的自己没有错,不用向内找的时候,是邪恶的干扰,是邪恶往我们脑子中反映的假相。一有了自满的心,修炼就会停滞不前,一自大,那就是在魔难中,就是在往毁灭走。

多年来,我们看到一个现象:越是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救众生不懈怠的同修越是谦逊,越觉的自己做的不够。我想,能够不断向内找,真正不断同化法、在法上不断提高的大法弟子,真善忍的特性就越在他们身上体现,智慧就越高,就越能看到宇宙的真相,越能体会到师父和大法的伟大,体会到师父正法的艰辛,苦度我们和众生的不易,就越知道感恩,这时表现出的谦逊是必然的,是生命智慧增长时的必然表现。

同时越能提高,才越能看到以前的不足,超越了现在的层次,才能看到现在层次的不足,徘徊在现有层次中怎能看到现有的不足呢?真正在提高的人才会不断看到自己以前的错,不断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常人才老觉的自己是“一朵花”嘛。觉的自己没有任何错的修炼人,层次很可能根本没提高,甚至在往下降,多年来,我们不是看到:那些邪悟走偏的人基本上都是觉的自己比谁都“悟得高”吗?所以自己思想中老反映出:自己修的好,做得好,付出大,悟得最高的念头时,那一定要警惕,说明自己的修炼可能已出了问题,那是邪恶在欺骗,是它们想迫害这个修炼人的“前奏”,想让你自心生魔彻底掉下去。这也是在拼命阻挡你向内找。

在这种状态中的人,一旦出现意想不到的魔难,就非常容易心理失衡,陷入迷惘,此时邪恶还会在其思想中加强这种失衡:你看,你做得这么好、付出这么大还被迫害了,你师父没管你呀,你师父没帮你呀……邪恶还会利用常人的嘴来动摇你:你们这些走出来的,做得好的全部都被整了,你们师父怎么不保护你呢?……这些话在各种黑窝中不是经常有坏人说吗?就是让你心理失衡,就是勾起你的妒嫉心,让你觉的不公平,阻挡你向内找,让你失去对师父的正信。

多年来,一直有一种说法:“做的越好越被迫害”。这是一种邪说,是一种看表面从而被迷惑,学人不学法的邪悟。

其实,我们真正做得好的时候,邪恶是不敢来迫害的,有师父法身,有护法神时时看护,真正做得好,谁敢来?就怕我们被邪魔欺骗,早已偏离了法,自己还觉的做得好。当然做得不好,也不准许旧势力参与,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怕我们一直在向外求,在自心生魔的路上不回头,难大了过不去还怨师父啊。

其实只有我们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们的。

不管遇到再大的魔难,只要我们能注意清除自心生魔、自大与强烈的自我,静下心来让法入心,排除干扰向内找,就一定能找到魔难的原因所在。只要坚持对师父的正信,就一定能获得解体魔难的正念。

听一位同修交流,他曾经在魔难中绝望、消沉和困惑过。邪恶乘机在他思想强加:“师父不帮我”的邪念,想让他怨师父,从而更進一步彻底毁掉他,但同修再难都要学法,还想得起找自己的不足,学不進去就背,在学法入心时,师父让他有了智慧,他发自内心有了这一念:只有我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的。

同修说:记得当他发自内心发出这一念时,所有不好的状态立即被强大的能量清除。魔难瞬间灰飞烟灭。后来,同修只要一发现思想中出现怨师父的邪念,立即反复默念那句话:只有我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的。马上正念就起来,邪恶就被清除。

看是否有对师父的正信,不只是在顺利时,有时会在魔难中,在挫折时,这时候就看我们能否主意识很强的排除各种坏思想、思想业和不好的观念的干扰。而我们主意识能否强得起来,学法入心很关键,法能加强我们的主意识,因此越在这种时候,越要下功夫学好法,背也好,通读也好一定要学進去。还有一定要时时向内找,修自己。关键时刻,才会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保持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不管经历再大的魔难,再久的魔难都得把自己当修炼人,都得坚信师父和大法。有在病业状态中的同修说:我也没怨师父,也相信师父,我也在求师父帮帮我,但为什么这么久还从魔难中走不出来呢。这个时候建议同修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

1、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相信师父,是不是思想中还隐藏着对现代科学、现代医药的依赖,还在思想中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万一求师父不行,还得用各种办法“治病”?对病的观念还有所保留。所以任何病的观念冒出来都得及时清除,任何给你提供“后路”的人和事都是干扰你走正修炼路时的干扰和考验,都需要看清这是魔难,需要正念否定和清除。

2、我们请师父帮助的基点是什么?是为解除现在的麻烦和痛苦,以便求得今后生活中的舒适和幸福?这个基点是从人的角度出发是为自己,还是为了证实大法?我有一个正常健康的状态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救众生,是为世人和众生着想,不让他们被邪恶制造的假相毁掉。这是基于修炼的角度为别人。

修炼这么久了,是否真的有修炼的概念?是否真的想返本归真回到天国世界真正的家园,还是仅仅满足于有个好身体,能过上常人健康幸福的生活?目标不同,区别就太大。师父时时都可以帮助真正想修炼的人,而不能随便帮一个常人。不同的基点效果就肯定不一样。

不能等到魔难过去了,我们才能精進,精進没有条件,修炼没有条件,从眼下就开始精進,痛苦中也得把自己当修炼人。修去在这个时候冒出的各种人心:比如怨恨、争斗等等,别小看了这个怨恨心,不一次次抓住机会坚决清除它,堆积多了,在微观下比山还大,比花岗岩还硬,它会让你不怨这个就怨那个,最后迟早是要怨师父的。修去这怨恨心,不陷在具体的矛盾中,看透假相后面的实质,以慈悲对待别的生命,我们发出的正念才强,师父才能为我们善解各种冤怨。

修与不修,向不向内找,使我们时时都面临两条路,不向内找,不实修就是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一时走在旧势力的路上也不可怕,上一刻走错了,下一刻醒悟了,向内找就能走回来。第一步走错了,第二步能走回来,第二步也走错了,第三步还可走回来,以前没做好,现在就做好,这次没做好,下次做好。跌倒了,就迅速爬起来。师父一直在正确的路上等我们走回来。

不管我们在旧势力安排的歧路上走了多远,只要敢正视自己的错,只要从内心想改,只要能向内找实修自己的心,就是把手伸给了师父,师父一把就能把我们从死亡之路、毁灭之路上拉回来。

一定要坚信师父,师父的慈悲和洪大的宽容超过我们的想象,保持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是一个大法修炼人冲破各种障碍,走出各种魔难,走正走好正法修炼之路,最终走向圆满的根本。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学好法 清除另外空间的魔幻干扰

写此文的目地不是用挑剔心对待开天目、渐悟状态中的同修,确实一些上述同修的体会对正法修炼很有启发。不可否认,渐悟状态的同修更难把握好,因是大法弟子切磋交流平台,一些体会中出现了许多魔幻干扰现象。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开示弟子:“我讲了不同状态修炼会给你开创不同层次和不同状态的修炼状况。天目没开的在法理上悟,天目开的就会有假相来干扰的事。”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还说:“而且你们看到的实在太低,有的根本不是你认为的,很多都是念不正而出现的假相。”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他觉的他能够透视人体了,能看到人身体哪有病了。其实他天目根本就没开,是那个动物控制了他的大脑,那个动物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往他的大脑上反映,他就以为自己天目开了。”

许多同修对修炼一直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受常人眼见为实的感性观念影响,不能清醒理性的用法来衡量,会造成严重的干扰,害人害己。

第一部分:天目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下面简单举几个例子。

1、“元婴炼站桩,自动除魔”

一些同修喜欢看并传播正见网中关于天目定中所见、另外空间的文章,其中几篇体会中都写到“元婴炼站桩,一招致敌自动除魔”。元婴是修出来的佛体,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元婴不会动,元神不去主宰他,他坐在那儿不动,手结着印,盘着腿坐在莲花上。”如果你的胳膊你不指挥它,它自己动起来了,正常吗?看到听到所谓师父“法身”讲“大淘汰从此开始”,这种话说出来一点也不负责任,说严重点,是在蛊惑人心。许多篇讲看到宇宙未来如何,却忘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中讲的:“不同层次众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来其实是不存在的假相,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

2、西人大法学员吃小灶,把师父法身当测字先生

正见网《师父教我学汉字》系列的作者署名是“西人学员”,可是他用的却是非常地道的中文语言风格,没有一点西方语言翻译成中文的味道。在该系列中“师父法身”变成了测字先生,把各种预言、拆字、测字说的累牍连篇、淋漓尽致,教老外学汉字上瘾,这不诡异离奇吗?文章更象是抄袭了各种预言、拆字的大杂烩,抠字眼、乱联系!

在《定中经历:“缓刑”(后续)》一文中,作者不想接受旧势力的东西,天目中看到的所谓的师父“法身”阻止作者让旧势力走,“立刻对我单手立掌,我赶紧噤声,转而想哭的心都有。”并单手立掌表示同意旧势力群体给作者体内发功……

师父法身怎么能允许旧势力给弟子体内发功、让弟子完全接受旧势力强加的一套考验呢?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中明示:“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

3、看到景象不要动念,不要引申乱联系

正见网《大法弟子圆满自己的世界》一文中,作者说:“我在师父的大法中悟到道家收三个徒弟,其中只有一个是真传的,师父选择了我,我就是那个真传的,所以我的答案中给出了‘真传’这两个字。而上法轮世界,能够圆满是我的愿望。”

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过,“在佛教中讲:你看到什么东西,你不要管它,都是魔幻,你只管自己入定往上修。”自命不凡是产生自心生魔的重要原因。你凭什么认为在大法弟子中你是真传的?作者还看到“每个人的莲花座层数高度等都不一样,有一层的,有两层的,我能看到的最多四层,我的莲花座是四层的,九颗莲子,两年前只有三颗成熟了,现在九颗都成熟了。”作者看到自己的莲花层最高,有九颗莲子,现在九颗都成熟了。这是变相的“高帽”陷阱魔幻!使同修误认为是点化她修的层次高,已经成熟了。

最后作者看到转生过一些历史名人,更是犯忌讳。有些同修热衷写、看轮回故事,填补人生遗憾和各种虚幻的情感感受。人最难放下的是自我。当看到或知道自己转生过一系列的历史名人时,作者们都意识不到已经進入了邪恶的陷阱。这种事很犯忌讳,会放大自我、狂妄自大,神神叨叨的不理智。明慧网同修很负责,发现有问题有争议的文章会修改或删除,而正见网负责该栏目的同修却非常固执,长期发表魔幻干扰体会,给同修们和自己带来多大干扰!写体会文章要表达什么主题?是点化去执著心,还是警惕邪魔干扰。总不能漫无目地、随心所欲的发泄一通情感和感慨“看到什么了、定中所见”一大堆,然后完了。

4、看神韵产生的魔幻现象

正见网《记忆中的历史——倒转乾坤》一文作者非常着迷研究许多历史人物的主元神、几个副元神之间的关系,说谁在正法中起主要作用谁就是某名人的主元神。修炼不是追求自己当什么“名人”。这和修炼去执着背道而驰。

如果师父说你做三件事只是义务付出,没有回报,你还做不做?如果真的象觉者一样完全是为圆容师父的选择、义务为众生付出,还在乎圆满吗?还在乎层次的高低吗?魔哪有空子可钻?!

5、魔演化个好地方把你给害了!

正见网一篇体会中,一同修能在另外空间除魔。一次打坐中他飞到原来的天国世界,天国众生热烈欢迎,并建造了九层圣城挽留他,不愿让他回到人间受苦。

下面从明慧网删除的文章《仰望师恩》中看作者是如何不知不觉陷入了旧势力的圈套中的。

作者写到:“那一次我知道我冲出了整套旧势力的安排,已经冲到了超出旧势力的最高处,有了很大的突破,能够把旧势力对我的整套安排彻底清除干净了”。

确实有些助师正法来的大法弟子来源很高,可能超过旧势力的来源。但修炼人作为修炼的主体,身在三界中,绝对不能自认为达到某一超高境界了等等,这是极其危险的!自认为已破除了旧势力安排、超出旧势力的最高处的念头从哪来的?!这很是问题。邪恶就是让你放松麻痹,自以为是,然后伺机干扰。一产生与别人另一样、自命不凡的念头就很危险。在陷阱里呆了一会儿,就达到了无比高的境界,具备了师父正法一样的法力。一步到宇宙外都形容不了啊!高层次、提高层次,这个内心深处向往的“高”可害人不浅哪!

旧势力毁人的手法是极其邪恶的并具有迷惑性的,真真假假才能迷惑人。有时东西真假正邪分不清,就一概排斥掉,不随着它绕来绕去的。

清代有本小说《绿野仙踪》,讲明朝一个修道人名字叫做冷于冰,带几个徒弟修炼,一次他们一起炼丹,四个徒弟進入幻境,遇到各种考验:有几个仙要杀他们的师父,徒弟中有逃跑的(后犯色戒);有与之打斗的;遇到色欲考验,女徒弟与美貌仙道发生性关系污仙境,被后土娘娘惩罚;等等。后来他们发觉不对头,意识到進入幻境。因为已修道几十年了,怎么遇到的常人中情人还和以前一样年轻?师父神通广大,怎么轻易被几个仙给杀了?想赶回炼丹处,遇到海中妖魔阻挡抢女徒弟。忽然一声巨响,回到山顶炼丹处,四个丹炉倒塌。只有师父和另两个徒弟若无其事的继续煽扇炼丹。然后师父依据在幻境各人所为進行惩罚,差点将见到几仙人杀师父而临阵脱逃,后又犯色戒的徒弟打入地狱,考虑到他颇具仙骨才饶他一次。

明慧网已经删除的文章《我接触到的一些旧势力及其安排》中,旧势力一再给作者好处诱惑。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示:“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有什么执著心,或旧势力强加放大什么心(就象工厂源源不断的用管道输送),就会相应的随心而化。可能那个“西人学员”执著于预言、测字拆字,才招来了相应的魔幻吧。

第二部分:学好法

有些同修长年象佛教念经那样学法,走形式;最近有体会中说老学员象念阿弥陀佛佛号一样,象念密宗咒语一样,长时间学法念的思想发木,感觉脑袋里象有东西转一样就认为状态好。有些“专修”的老太太同修,表面做的相当不错,一遇到事就人心观念和执着大暴露,如吃药、住医院、以利益为重等等。

师父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讲过:“我建议人人都放下心来看十遍我写的你们叫经文的《精進要旨》,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现在有三本《精進要旨》,有几人做到了听师父话?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师父在《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讲:“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如果我们不抓住根本找自己的原因,不在法上看问题,在旧势力制造的幻相中去解决幻相,只会越来越乱。旧势力一再给作者好处诱惑,同意配合其安排就让作者办公司成功时,却想不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有关讲法:“除非有生命危险时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

不是所有的同修都有很强的辨别正邪能力,建议渐悟状态的同修(有的把握好的、写的很好)投稿时只给明慧投稿,不要一稿多投,相对来说把握水平较正见网要严一些,不会出大问题。写体会和编辑要为同修和整体负责,就是为自己负责。防邪恶干扰之心、防干扰同修之心不可无!如果干扰了同修,参与的同修是否也要担责任,并给以后的修炼道路增添魔难呢?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告诫我们:“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

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中明示:“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这就是精進。”

古代讲:“修道者如牛毛,得道者如凤毛麟角。”开创未来的正法修炼高深艰险。说出这些不入耳的话是希望一些同修清醒起来,走正修炼路,不要被新奇的东西所迷惑。

下面请听北京大法弟子的文章:见证大法超常 讲真相救人

我今年七十多岁,原为教授级正研究员。我小时得了一场重病,奄奄一息,中西医大夫都说没治了,准备后事吧。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外婆和我妈抱着我到庙里去求药师佛。求出第一个签是一张药方,按药方抓药,服了三天,病情好转,后来又去求了两次,都是这一张药方,又服了六天,到第四次再去求得一签说完全好了。是药师佛救了我的命。从此我父母十分相信神佛,带我去庙里上香。随着年龄长大,上了学,接受了邪党无神论教育,慢慢不信了。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在工作单位为了名利色气开始与人争斗,随波逐流,在滚滚红尘中越陷越深。但埋在心底的信佛的根芽还没有完全熄灭,常常有一种要找佛找神的想法。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一日幸得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那天上午我从外地出差回单位上班,工间操时有人告诉我球场边上有人在教一种新的功法,我听后马上去那里,跟着他们学炼起功来。有一位同修看我学的很认真,告诉我这是法轮功,并约我下班后去她家。晚上我从同修那里请来了《法轮功》。我打开扉页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相片,就是我在梦中见过的师父啊!我不到一天时间就学完了《法轮功》。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就从同修那里学会了五套功法。

我参加了北京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我第一次亲耳聆听了师尊的讲法报告。我热泪盈眶,欣喜万分,从心底里升起无限敬仰之意,我下决心一定要跟随慈悲伟大的师尊修炼到底!

在那一段日子里,师尊还帮我打开了天目,我看到了师尊的法身及给我下的法轮、气机、机制及原子结构。在炼功场看到了大大小小象雪花般的彩色法轮从天上降下来落在炼功人身上,看到了许许多多东西。不到一个月我身上的各种病不翼而飞,走路轻快,走多远也不累,骑自行车象有人在推一样。过去萎靡不振的我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艘晶明透亮的水晶法船,由东向西行驶着,我知道是师尊派来的法船,让我登上努力精進。

从一九九四年三月初到七月底,我先后跟随师尊上了四个法轮大法学习班,师尊又给我進一步清理思想和身体,自己的世界观得到彻底改变,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只有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才能真正修炼上去。在学习班上我看到了师尊身上发出的佛光,照满整个会场,每一个学员都沐浴在师尊的伟大的佛光中——一个强大的能量场之中;我还看到师尊肩上不断的发射出无数光芒四射的法身,发射到台下学员中间,这是给学员调整身体的啊,无比殊胜!

在一九九四年七月济南学习班上,刚开始时有不少学员边听课边搧扇子,师尊叫大家放下扇子,就会感到一阵阵凉风吹来。果然我看到在师尊讲话的桌子前左方有两个特别大的法轮在转,一个东西方向转,另一个南北方向转,把一阵阵凉风吹向整个体育馆。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底,我参加了《转法轮》发行仪式大会,请到了《转法轮》,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把《转法轮》学了一遍,思想境界又得到很大的提高,自己觉的真的永远也离不开这本宝书了。

在学《转法轮》时,我开始看到每个字都是法轮在转,每个字都发出金光;学了一段时间后,看到每个字都是师尊的法身,每个字都发出铂金光。有一次,我到外地大姐家去洪法,晚上住在她家。在睡前我看到有九个青色法轮在我周围上空飞快的旋转,清理着我周围的空间。

从我得法至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感到突然有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浑身发热,这就是师尊给我灌顶呀,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把我的身体進一步清理。

二十多年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做到每天学法炼功不间断。我每天学一讲法,有时学两讲法,有时间再学师尊的其他著作;五套功法每天炼一遍;每到休息日,我们就到周围单位、学校、居民小区去洪法。

在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有许许多多感人的神奇的故事。有个四、五岁小孩双腿弯曲不能走路,父母花了很多钱,去了许多医院也没治好,而师尊只一会儿当场就给他治好了,行走自如了,他父母千恩万谢,跪拜在地,师尊慈祥的把他们扶了起来。有一个男青年右大腿摔断了,在医院刚打了石膏,第二天家人陪同打车到博览会来了,经师尊短短几分钟的调理就好了,当场撤掉石膏,自己走着坐公交车回家了,第三天去医院检查,骨头全长好了。他告诉大夫是师尊给调理好的,大夫们都感到很神奇。

在炼功场上,我看到了五彩缤纷、大小不同的法轮从天而降,加持和调整炼功人的身体。师尊为我净化了思想和身体,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知道了人活着就是给我们在正法中修炼、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的一次机会。我身体的病痛不翼而飞,扔掉了药罐子,工作、走路一身轻。

师尊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

事实如此,我在参加师尊的学习班后,有两次很危险的经历,都是师尊为我化险为夷:第一次是我在做仪器实验时,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把我两手吸住了,电流从左手通过胸口往右手循环,我浑身颤抖,怎么使劲也落不下来。边上的同事特别着急,不知如何是好。我心中马上求师尊帮助,瞬间电流就断了,我脱离了危险。第二次是我骑自行车穿马路,当我快到对面时,从对面马路边突然快速的开过来一辆小轿车,一下就把我撞了,自行车被压在轿车底下,车筐也压扁了,但我人却还跨在自行车上,围观的人纷纷数说司机,我说没事叫他走吧,他很感激的把车开走了。两件事都是来取命的,是师尊保护了我,救了我的生命,为我还了两条命债。感谢师尊!感谢师尊!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若梅的文章:修炼心得交流会前后

前年,在我们本地召开了一次学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说说围绕这次交流会的一些做法和一点体会。

由“鸦雀无声”到“掷地有声”

从这个故事中悟到了“相由心生”的一层法理。在大组学法的时候,同修提出要开修炼心得交流会,两三个学法小组在一起,规模大约二十人左右。我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讲了此事。

我是这样说的:“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法会是师父给咱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地区这几年几乎没有这样的交流,大家看看有没有必要开这个会,如果感觉有必要呢,就写一写交流稿。”整个小组鸦雀无声,最后只有一个同修说:“我不会写稿,让我去参加可以。”

因为某种原因我去了紧邻我地的一位同修那里,同修提起交流会的事情。同修介绍了他们的经验,使我对召开我地交流会的想法更加坚定。我想起了师父在说的:“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这个情况。”(见《各地讲法十》 <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认识到不仅有必要开此会,而且要及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

当我的心态稳定了之后,和小组的同修重提此会时,不管是老年的、还是年轻的,大家的态度都变了,马上热烈响应,这个说,我重点写什么执着心;那个说,这回得好好找找自己了;就连没念几天书,不会写字的同修也表示可自己口述请同修代笔写个发言稿……

待稿子交上来之后,我傻眼了:由于文化程度的不同,对交流会的目地的理解不同,有的把交流写成了“决心书”,有的写的象“检讨书”,有的象流水账,怎么办?于是同修们再次在学法组進行交流,明确了召开交流会的目地。再交上来的稿件就不一样了:各自把自己修炼中最放不下的、过不去的、隐藏最深的或难以启齿的执着心找了出来,做到了真正的向内找,看到了自己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明确了法对自己的要求,知道了下一步该怎样做。

通过写稿、审稿、再写稿、再审稿的过程,同修们都在不同方面有不少收获,心性都得到提高。有的同修没上过几天学,拿到打印出来的自己的稿件,非常珍惜,嘴里激动的念叨着:“这是我写的吗?”有的同修没在众人面前讲过话,虽然拿着稿件的手有些颤抖,声音有些紧张,但内心感到很欣慰。

由消极到积极

早前的一个晚上,几个同修在我家学法,当我说出外地同修开了交流会,效果很好,同修们都感到有所提高,他们的经验是大家写的发言稿要审稿,明慧编辑部在这方面也有要求。当我说出我们地区也拟开此会时,有个同修马上冷言冷语的说:“我可不写,也不参加交流会,影响我讲真相。”

她的这些话把我搞的晕头转向,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情绪。我马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躁心、怨心,党文化的东西不少,说话声音大,语气不平和,尤其是有显示心,否则同修不会有这种反应的。但我有一念:“她一定会写的。”

过了两天后的一个学法日,这位同修早早的就来到我家,我正在吃饭,她说:“我的发言稿写的差不多了,你给我审审呗。”另一个同修也说:“我的你也给审审。”看到他们的变化,我心里真高兴。

第三天晚上,一位同修刚進我家门就说:“我得向你们曝光我的执着心。当听到你说这次交流会写完稿,需要审稿,我的心里就翻了两三个个,心想审什么稿啊,好象你修的有多高似的,我的稿就不让你审。可是看到审稿的同修把同修写的稿拿去整理到深夜,我很感动,也动了写稿的念头,同时也知道是自己错了,其实是妒嫉心在作怪。”

之后,这位同修不但自己写了发言稿,还积极的帮助不会写字的同修写稿,在法上切磋。这个过程中,该同修觉的自己的心性提高了一大截。

为他人,也为自己

定下了交流会的日期,突然接到了医院给我父亲下的病危通知。我想交流会必须按时召开,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继续鼓励同修写稿。我带着交上来的稿件到医院去,一旦有空就做修改。得知我家情况,其他同修也主动承担了整理、打印等工作。

在安排会议议程时,我突然冒出来一个怕同修说我有“显示心”的想法。于是就和提供会场地点的老同修说:“会在你家开,就由你主持吧!”老同修说:“我是个家庭妇女,没主持过呀!”我说:“没事,我给你把‘开场白’写出来,你照着念就行了。”

内心还洋洋自得:觉的自己境界高,把表现的机会都让给别人了,有几个人能做到啊?

会后,同修们不解的说:你怎么不主持呀,你看,都断档了,虎头蛇尾的(因为我忘了给老同修写“结束语”。另一个也说:“要是你主持的话,会更好一些。”得知大家的反应,老同修有点委屈,说:“你也没告诉我交流结束时该怎么说呀!”

唉,是我错了,我没考虑怎么做使交流会开的更完善,效果更好,而只想不让同修对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太自我了。

由“苦”到“甜”

我把一位老同修的稿件打印出来后,准备发给明慧网。打开明慧网,无意中看到网上有一篇相似的文章,连题目都相同。怎么办?甚至觉的不是滋味,挺苦,心里不禁抱怨:怎么就让我遇到这个事呀?挺为难。

这些年来,这个老同修在修炼上给予我的帮助太大了,每当我有悟不明白的法理,或是有放不下的执着时,老同修总是耐心的、细致的在法理上与我切磋。所以我一心想把老同修的稿件整理好,在明慧上发表出来。现在我该怎么做呢?就想:“装作不知道网上有那篇文章吧,这样面子上都过的去。”再用法一衡量,这不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吗?又想,还是以古喻今吧,这样能让人接受的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打坐都静不下来了。这时悟到:我对老同修的情太重了,作为一个修炼人要堂堂正正的处理这件事情。想到这,心里不再翻江倒海了。当我把同修情、爱面子的心、怨心等放下,到老同修家说出此事后,老同修也坦诚的说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达成了共识。

在回来的路上,迈着轻松的脚步,夏季的微风吹在脸上,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向内找”的甜美。

有的同修悟到:写交流稿就像学生的一次次考试,如果你不参加的话,怎么去面临高考呢?又如何能上大学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白莲的文章:帮助孩子摆脱迷玩手机

放暑假后,原来并不太玩手机的孩子,开始迷上玩手机。虽然还没有到痴迷的地步,但常常起床后就先要拿出手机玩,写暑假作业也是边写边玩,这也不能全怪孩子,现在的学校老师图省事,有的作业就是在手机上留的;孩子还渐渐放下查字典的好习惯,有问题就去网上搜。

作为大法弟子,我深知迷玩手机的危害,多次提醒、管教,效果都不好。心里着急,有时甚至想“野蛮一把”。幸好学了大法,知道要智慧的教育孩子,才能把孩子教育好。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

我努力要求自己不发火,可是由于自己学法修炼不够精進,没有悟到法给我的智慧,因此面对孩子不停地玩手机,简直束手无策。

昨天,看到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中好多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在大法中归正的实例,确信大法会给我智慧,我能够引导好孩子。按师尊说的向内找:自己偷懒、有怕心(这里写出来,彻底曝光,不要它们),不精進;孩子表现不好,只是对待常人中的学习,我就这么着急上火,而师父教给我们的是宇宙大法,让我们做的是救众生的事,我却……如果不是师父有洪大的慈悲,那该……我知道自己错了,决定现在起按对的做,按法的要求做—这样想着,开始炼第二套功法。

炼功前,我给孩子热上洗澡水,催孩子洗澡、就寝。可是孩子虽然嘴上答应,继续玩手机。音乐响起,我顾不上再叮嘱,想:常人的事先不管,炼功。头顶抱轮结束,孩子还没有去洗澡。我心里有些不稳,担心热水器热的水过热。就在这时,猛然想到:胡思乱想的不是真的我,我要炼功。我炼法轮功,家里是个正念之场,一切都应该是正的、好的。我应该正念对待,孩子会……我还没想完,就听到孩子放下手机起身洗澡的声音。当然,像我这样炼功还担心常人的事,是不对的,应该静心炼功。一瞬间我明白是师父帮了我,因为最近孩子常常要催促多次才放下手机,这样自觉主动的事几乎没有过。我知道是我的念对了,正念对待就会有好的结果。

这是一件小事,却反映出我平时修炼中的一个问题:只在思想表层上说自己是炼功人,却没有对照法实修,根本想不起来正念对待周围的人和事,这与师父要求的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差的太远了。

我从法上悟到:作为修炼人,自己的心变了,周围的一切也都会跟着变的。我明白了,要正念对待一切,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正的用正念指导自己的言行,包括对一些小事的处理。

今天早晨,孩子起来也没有玩手机,刚才写作业,也不那么频繁的看手机了。偶尔看手机时,我就从心里把正念打给孩子:你明白的一面知道,玩手机不好。你有幸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要好好按照真、善、忍做人,不要那些不好的东西,那都是不符合真善忍的败物,快放下手机。

孩子的这种转变,没有用我一句提醒。

这就是正念的力量,师父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我们修的是佛家的高德大法,身体周围的场是纯正慈悲的,虽然层次所限,这个场有强有弱,可是对常人来讲,在这个正念之场里,完全可以归正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让他们受益啊。我们应该时刻保持着正念,让自己的空间场发挥正的作用,归正众生,证实法。

以上是一点浅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牙疼与严正声明

二零一四年九月初,我的一颗下牙开始剧痛,起初发正念起作用,白天还能工作,可到了晚上就疼得厉害,发正念也不好使,每次阵痛时什么办法都不奏效。过去哪儿难受挺不住时,找姐姐同修帮助发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找自己存在什么问题,几乎都好使,可这次牙疼怎么都不行。我想一定是自己有什么大漏还没有悟到,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后来白天上班时间也疼得无法工作,一到晚上几乎就疼得无法排解,一阵剧痛就会满身是汗,我一次次的求师父,起作用,但过一会儿就又开始了剧痛!

我与一位老同修切磋,她提醒我是不是从黑窝出来后还没有发表严正声明?我说发了,是一位同修帮助发的,后来她给查了一下明慧网,说没看见我发的严正声明。所以她督促我自己亲自写一个声明。

我当时很犹豫,怕一旦发表了严正声明让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知道后有麻烦,所以当同修提醒并催促我写时,在怕心的带动下没敢写,拖了两天。这期间我去牙医诊所把那颗牙给拔了,本以为坏牙没了就会没事了,可拔完牙后,跟没拔之前一样疼!这下我可懵了,记得那天晚上近十一点了,我牙疼得实在没办法了,就在地上来回走,走着走着,我想炼炼动功吧,我刚一炼功,牙就瞬间奇迹般地不疼了!就这样我一连炼了四遍动功,期间也想上床打打坐或休息一下,可只要停下来牙就又剧烈疼痛不止!后来摸出规律,只要炼动功牙就不疼!凌晨四点,我炼完四遍动功后,才上床休息了一会儿,这回牙没疼。

姐姐同修和我一起切磋,功也不是炼出来的,怎么一炼功就不疼,不炼就疼,这不就说明我不是炼功人吗?于是我开始写严正声明,并大声读出来,同时还大声背《论语》,我的正念起来了,阻碍我写严正声明的怕心瞬间消失了!就这样折磨我半个多月的牙疼从此不再疼了!后来自己的严正声明在明慧网上发表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回顾这次我出现的牙疼的严重干扰,我悟到是自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不敢公开发表严正声明,向全世界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呐!是没有放下怕心,不敢堂堂正正修炼造成的。

最近,跟表妹同修切磋此事时,忽然又悟到了一个法理:为什么我一炼动功牙就不疼,一上床牙马上疼?是师父让我站起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今天把自己的体会和教训写出来,是想给那些还在内心深处隐藏怕心,徘徊而不敢写严正声明的同修借鉴一下,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有个同修和我说打印机有问题,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说回去到网上给查一下看怎么解决。我在网上找了一些关于打印机问题解决的方法,想都没想就直接用微信发给了同修。同修只给我回了个笑脸表情。我明白了同修的用意,就是告诉我不要在微信上说这些敏感字眼。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很不好,太不注意了。结果,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警察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让我去公安局了解一个情况。刚开始我以为是诈骗电话,但是对方说了他的真实姓名和职务,还有办公室位置。对方连威胁带恐吓的说,你也可以不来,但是到时再找你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我想自己从来没有暴露过身份,就去了。去了见到他之后,我问他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他说,我和一起法轮功的案件有了关联,我的手机号被他们记录和监控到了,但不能确定我是否参与,所以这次先约谈一下。在交谈过程中,他多次试探我是否炼法轮功。回来后,我回想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分析了一下表面原因,一个是已经暴露身份的同修,实名注册的微信基本上都是在监控范围内的;一个是没有暴露身份的同修,只要和暴露身份的同修手机和微信有联系的都有可能在监控范围内,平时没有什么,可一旦涉及到敏感字眼就会被列入监控范围。因为我之前和同修确实用微信说过话,但没有说过敏感字眼。这次事情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心存侥幸,总觉的自己没有暴露,也不注意安全,没有安全意识,更主要的是没有为别人着想考虑,不管不顾,其实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平时修炼的不严肃,对修炼不严格。
——《别让手机微信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

在这段不短的日子里,可以说丈夫历经了生死,他也真正的悟到了什么才是正念:所有自身的不舒服、难受都是假相。如果总认为身体无力,那旧势力就会在这方面加强,让你感觉真的是不行了,爬不起来了。就好比《转法轮》里师父讲的那个把一个人的眼睛蒙住,给他放自来水,让他以为真的是自己的血在流,以至于最后真的死亡。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有师父管,所有的事情只有师父说了算。宇宙中有个理,自己要的别人不能管,那么自己不要的,别人同样管不了。由此他正念越来越强,自身的状态也就越来越好。我们有很多时候都觉的自己明白了法理,师父说的都知道,但是为什么还总是误在一个地方出不来呢?其实大多是因为我们都只看到了表面,并没有从心里根本的悟道。行为上虽然也在做,可是心里还别着劲,没有从心里真正的扭转过来。如果心转变过来了,那整个的环境就都会跟着往正确的方向变,也就是我们顺应了宇宙的理。
——《走过生死关 丈夫悟到什么是正念》

同修被绑架,能做到的首先就是发正念,我们当地同修经过交流,大家感到应该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解体邪恶有预谋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救人的干扰,不让旧势力裹挟着公检法的人员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考虑到晚上一至二点是不容易坚持的时间,我就主动选择了这个时间段,自己还觉的勇于承担困难,心性比较到位。白天跟家属到派出所、公安分局、拘留所、看守所各处寻找同修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四处碰壁。晚上发正念感觉是死死的用人劲在与邪恶较量,学法也跟不上,一连几天下来,感觉累的不行,支撑不住了。我想这种状态不对啊,怎么看不到法的力量呢,完全为他的生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差在哪儿呢?仔细向内找,问自己为什么营救该同修比别人更用心?是因为平时配合的多,進出的也多,潜在的是帮助同修尽快解体这场迫害,自己也不能被波及。再看自己发正念时虽然是解体邪恶的一切因素,潜在的意识中有承认迫害,怕邪恶给同修酷刑,怕同修承受不住,对整体造成更大的损失。好象是为了整体,潜藏着还是有为自己的私心。因此,是用“人”心,发出的都是“私”念,那怎么能体现出法的力量呢?用人的办法能撑几天呢?与同修交流,曝光它,同时,也意识到还有不信师,不信法的观念。为什么同修被绑架一定会被酷刑呢,怎么想不到一切师父做主,只要我们做事在法上,师父不允许迫害。找到了问题,调整了发正念的基点,不再限定为该同修发正念,包括全市以致全省的同修,心放宽了,容量也加大了。
——《营救同修中向内找实修自己》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1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