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专辑《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一)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9月5日
节目长度:77分36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720 KB

18,567 KB

72,75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前言】应听众要求,明慧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正法修炼专辑《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内容为历年在明慧网发表的师父评语文章,语音内容不包括师父评语本身,请大家在收听的同时学习明慧网上师父对该文章所作评语。本次节目将为您播送正法修炼专辑《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之一。

1、去除魔性◎师父评语 2000年10月05日
2、除恶不忘正法修炼 ◎师父评语 2001年06月05日
3、什么是真正的善 ◎师父评语 2001年07月08日
4、大法的威严◎师父评语 2001年07月17日
5、三言两语:好人 ◎师父评语 2001年09月08日
6、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 ◎师父评语 2002年06月21日
7、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师父评语 2003年02月16日
8、赞颂师父和大法◎师父评语 2003年08月29日
9、金佛◎师父评语 2003年11月01日

首先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去除魔性,作者英国西人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师父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为该文作评语。

不久前我一直持着这样一种态度,只要我们不被邪恶带着走,只要我们可以忍受邪恶及其恶劣影响,那便可以了。只要我能坚持正念,我就不需要理会那些邪恶。这种局限的认识反映到我的修炼中,同时也在我对正法过程及中国现状的理解中反映出来。

我以为我们只要能认清在中国的恶势力是邪的,知道我们是对的,说明真象,暴露恶势力的邪恶行为,那便可以了。我用平静的心接受邪恶的存在,认为这是忍的表现,却不知在这种认识的背后隐藏的是我消极的、不正确的态度。在我心里,我不能迈出那一步,说出和相信邪恶应该被消灭,邪恶不应存在。

我也遇到许多思想业──我以为这是考验我的坚定,给我机会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接受了这种思想业的袭击,努力用平静的心把自己和它分开,知道它们不是我,认为如果我能把自己和它分开,那就可以了,师父就会把它消灭掉。但是这些业力不断涌回来。事实上,我对目前正法的理解用的是对待思想业一样的消极态度。

不知怎么,我担心积极主动的消灭邪恶是一种过激行为,不够善。我对不愿伤害任何生灵这一点儿有个错误认识,那就是认为想主动消灭业力和邪恶就不够忍和善,因为它们也是生命的形式。

李老师在《精進要旨》〈道法〉一文中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通过和他人交流,阅读明慧上的文章,阅读老师最近的经文,我的理解改变了。

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够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能够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思想业来时,我不再象以前那样简单的消极承受,知道它不是我,等着师父把它消灭掉。现在我鼓起自己所有的决心全力的消灭它,知道它不该存在,知道消极的允许它存在是我魔性的表现。

以前我要消灭邪恶的决心被自己各种消极错误的理解障碍着。现在决心没被阻碍。我惊讶于自己消灭邪恶的愿望背后的彻底的决心和力量。当这种决心生起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样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现在我对“神的愤怒”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不是人的生气,不容忍,报复,复仇等等,而是公正、高尚的去除所有违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从而不再值得在宇宙中生存的一切。

这种理解的转变也反映在我对目前正法的進程及我们在正法中的作用的理解中。我们必须不允许旧的、消极的认识在我们头脑中造成裂缝。用我们消极的态度允许邪恶继续存在。消极去看待邪恶就是同意它,纵容它。如果我们用什么借口认为邪恶应该存在和有必要存在,那么它就会在我们的思想和宇宙中存在。我们不仅应对自己增强佛性、消除魔性的修炼负责,我们也要对在消除宇宙中的魔性的進程中自己应尽的一部份力量负责。这不正是正法的过程么?

我们必须主动积极的消除所有反对大法的邪恶势力,不管是在我们自身或身外──不是为了自己修炼的進步,而是慈悲众生。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除恶不忘正法修炼,作者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师父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为该文作评语。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在新经文中告诉我们:“其实有一些在不同空间能使用功能的弟子与各界众生一直在运用功能、功力参与清除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选自《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助师世间行中发出正念除恶正法,救度世人与众生。

明慧网登出“发正念”、“再发正念”、“三发正念,根除邪恶”的文章,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时发出坚定的正念,有效的清除了三界内的邪恶。同时,明慧网上也登出了一些大法弟子的体会文章,这些文章给我们描述了正法中发生在不同空间的一些真实情况,但同时我们应清醒的认识到,这些文章不是法,不能用来指导我们的修炼,也不能用来指导我们在正法中的行为和思想。每个修炼人只能看到他/她被允许看到的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表象,就是修成了之后看到的也只能是自己所在境界和那个境界以下的被允许看到的那种表现形式,而且仍然是非常有限的,不能代表整个宇宙的真实情况。

我们体会:除恶不能忘记正法修炼。我们时刻都要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炼中的人。清除邪恶中同时在清理自己不符合法的东西,助师正法中同时也有对法正信、正悟的考验。在助师世间行,清理和根除三界内的邪恶时,时刻牢记“以法为师”,用法来衡量所遇到的事情和自己的思想念头,才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正念,走好每一步。

例如,我们在明慧网上的文章“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间(四)”里看到,山山在世界法轮大法日炼功时,“期间不停的与各种变异生命交战,感到很疲劳,也有过路神仙帮忙。有一位道,说要赶事,离开时,送给我一个法棍,他说,这个棍子自动跳出来时,就会有大魔杀到,它会自动飞向目标物。”当然我们知道山山后来悟到不应该要那个“道”的“法棍”。问题是,在山山的后续文章发表之前,读者是否悟到了这个问题?是否清醒的意识到了这个现象中所反映出的“不二法门”的严肃性?在“不停交战”、“感觉疲劳”、“有神仙帮忙”的复杂、紧急情况下,能不能想到师父的话:“突然间有那么一天,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选自《转法轮》)“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选自《转法轮》)

在体会文章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的话:“于此同时,看场的大佛给我们弟子加持、补充能量,我们不感到疲劳,能持续发功。”(明慧网五月二十九日“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间(七)”)“晚上回到家,有些累,于是炼第五套功法来补充能量,炼之前想到希望佛、道、神加持。”(明慧网六月二日“做好啊,千万别懈怠……”)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是师父在加持。师父说:“法轮在顺时针旋转的时候,能自动吸取宇宙中的能量;逆时针旋转的时候,能发放能量。内旋(顺时针)度己,外旋(逆时针)度人,是我们这个功法的特点。”(选自《转法轮》)那么,应不应该要“大佛”给加持、补充的能量?或者“希望佛、道、神加持”?

有些弟子在文章中还谈到,在梦中或在炼功中去了什么地方,看到了什么觉者。我们体会,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动心,也不应猜想与自己的关系,“她应该就是我真正的母亲”,等等;不管去到什么地方,也不要有流连忘返的心。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记住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心一定要正。

另外,对师父讲给众生的法一定要珍惜,要静下心来学,否则很难理解其中真正的内涵,更谈不上用来指导自己的修炼和正法。有人在学员中说“现在‘正法修炼’已经结束了,就剩下‘正法’了”云云,我们觉得这样的话涉及的问题很大,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随便去讲是非常不严肃的。还有人把在讲清真相、洪法中遇到的矛盾和阻力统统当成需要清除的对象,而忽略了向内找、提高心性的重要因素,这种心其实反而很容易被魔利用,起到破坏大法声誉的作用。在正法的严肃时刻,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随时去掉自己的执著和不好的思想观念,排除外来干扰,否则思想很容易被魔干扰,甚至直接做出对正法不利的事情来。

“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选自师父新经文《弟子的伟大》)让我们稳健的走好正法史上的每一步。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什么是真正的善,作者法粒子,文章原载正见网,明慧网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发表,师父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为该文作评语。

最近在讲清真相中,当我们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放在传单中、报纸上告诉世人时,有些常人觉的很不舒服,甚至提意见叫我们拿掉。作为正过法的一个粒子,我们应该怎么对待呢?

善恶有报一直是一条天理,只是变异了的人不相信。当不相信的人感觉不舒服时,一定是这条理触痛了他变异的那一部份,不管他当时接受与否,都会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他生命的未来是有好处的。跳出这件事的本身,我悟到我们应该纠正一些变异了的观念。

在讲清真相,清除邪恶的一切事情中,我们应该用大法去衡量一切,大法永远是我们的第一标准,而不应该跟着常人的感觉走。在单位里、在社会上、甚至在家庭中,有时为了做个“好人”,一味的迁就常人。但是师父说:“我们讲,不管人类道德水准发生多大变化,这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它可是永远不变的。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你别看人类社会发生了多大变化,人类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而宇宙的变化可不是随着人类的变化而变化的。做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道德标准扭曲了的时代,一个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呢,他都不相信!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选自《转法轮》)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善呢?

《转法轮》中说有个修大法的老太太在过马路时被汽车撞了,老太太说:没事儿,你们走吧。扑了扑土,拉着老伴就走了。“看热闹的人都觉的奇怪,这老太太怎么不讹他点钱呢,管他要钱。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 (选自《转法轮》)表面上看,这看热闹的人似乎是在帮老太太,打抱不平。其实是一种变异了的“善”。人们往往认为许多不易觉察的变异了的观念是对的。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去迁就变异了的观念!我们应该以真正的大善主动的去消除它,归正它。

有件事使我印象深刻。有一天我开车在红灯处一不小心顶上了前面的一辆车。对方满脸不高兴问我要电话号码,并仔细查看他的车尾。他的车尾上有几个很深的凹坑。他的车很高,不可能是我的车顶的。若在以前,我一定会答应赔偿他所有的损失,即便不是我的错。我会认为我在还业。但我转念一想,我这么做,对他真好吗?我看到了我那颗私心在替自己打算,心里就以很强的正念想:若是我的业力,我愿承担我曾经欠过的一切,但不允许无缘无故被讹钱,因为这样对他不好。没想到他走上来对我说:“那些刻痕是另外一辆车撞的,与你无关,我想没什么问题了”。并向我自我介绍,与我友好的握手道别。也许他善良的一面意识到我是真心为他好。

我深刻的意识到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应该对众生、对社会负责,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不能因为我们的过失给他们的生命造成业力,因为未来的人类社会里不应该有这种变异的思想。真正的善是不带任何私念的为他人着想,为这个生命的永远,以至众生和宇宙的永远着想。在这种善的力量作用下,任何的阻力与不善都会被融化掉,任何的变异都会被纠正,不理解也慢慢会理解。所以我们在讲清真相,讲清事实的时候,也应同时启发世人的善念,展示给他们这背后的伟大法理!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大法的威严,作者大陆大法粒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师父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为该文作评语。

师父在海外讲法时曾经说过:“大法有他的威严性”,“不是这个法谁都能得的”。师父的讲法一直指导着我,使我在人中一言一行都从法的角度去思考。在放下了自己的执著和向内找到自身的问题之后,我更多的是在大法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这里面确实是一种对什么是符合常人状态的正确认识,对什么是真正的善的正确认识,对什么是正法与个人修炼的理性认识。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早已流落在外,生活上也是靠朋友接济。在今年五月初的假日里,我与妻子去一位亲戚家说明真相,顺便在他家落落脚。结果亲戚的儿子把我们包里几千块钱给偷走了。妻子说我们要向内找,钱被偷也许是去我们什么心,或什么执著,或什么不对。亲戚家的人都很着急,都在骂自己的儿子。我妻子对亲戚说:“偷了就偷了,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我觉得妻子的话里把人应该承担的责任都卸掉了,难道大法弟子的钱就那么好挣?难道大法弟子的钱就那么好偷?这不也是在助长邪恶势力吗?我们是应该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但向内找不是无原则的,更不能成为放纵各种邪恶因素的借口。朋友接济我们是为了我们更好的去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而且我们一直在严格要求自己,为什么在面对这种事时我们就总是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呢?是不是邪恶就是在利用我们的善来钻我们思想的空子呢?所以我立刻跟亲戚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小孩所偷的钱是一定要承担责任的,偷几千块钱完全是刑事犯罪了,我们决不能再纵容他这种行为。我们对他那么好,他却把我们的钱偷得一分钱不剩,完全是变异人的行为,所以他一定要承担他的责任。但我们希望你们大人不要背上包袱,要健康的生活。”

我表态后,亲戚看到了我话中柔中带钢的观点,马上就用狡猾的人心来威胁我说:“我们怕小孩不懂事,如果报警的话,他要在公安局把你们捅出来了会影响到你们的安全。”当时我妻子确有这些顾虑,也就跟着附和。但我看透了他们这种表面的关心,实际的威胁。我觉得亲戚的心态很不正,我要认可了他就是在害他们,他们就是在利用我们的善,以及我们流落在外可能怕暴露的不正心态。所以我坚决的说:“我希望小孩能回来,如果二十四小时内他不回来,他是想不到我敢报警的。”第二天亲戚跟我说,这钱他们一定要还我们,否则他会一辈子在亲朋好友中抬不起头来。我很高兴他能认识清楚道理,而且我也平静的收了他们代儿子还我们的钱。

有一位学员跟我交流说,她丈夫一直干扰她修炼大法,经常威胁她、打骂她,现在逼她离婚。我就问她:“你既然能做到无怨无恨,你既然能做到不要一点家财,你没有在干扰中动摇一丝对大法的正信。那你到底怕什么?你是一个大法弟子,你是有威严的,难道大法弟子这么善却要一无所有睡街头、讨饭?难道这就不是在纵容你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吗?其实很多人他变异了,你越善他越欺负你、迫害你,如果你在去掉了自己的不纯后,你堂堂正正跟他说:如果因为我修大法而要离婚,那由你自己决定,但这个家的每一份财产我都要一份。同时你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你真这样做试试。”第二天这位阿姨跟我说,当她把自己心态放平静后,堂堂正正跟丈夫一说,把他惊得目瞪口呆的说:“你们修炼人不是不执著钱财吗?”阿姨说:“我们当然不执著钱财,但你在利用我这一点想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那我们并不害怕有钱财,何况这个家的东西本来就有我一份。”从此她丈夫的无理收敛了很多。

我舅舅、舅妈过去都是修炼的人,在“七二零”的巨大压力面前,被邪恶的恐吓所吓倒,一直用什么胳臂扭不过大腿呀,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这样呀等等来掩盖自己的怕心。心里觉得大法好,背后也在修,却用所谓符合常人状态和各种人的行为来掩盖自己的怕心,例如与人去学太极拳、什么什么舞等等,而对常人议论大法、甚至攻击大法却熟视无睹,好像与自己无关,好像自己根本就不是大法中的一员。对我所做的证实大法的事也认为是搞政治、与人斗等等,不希望与我来往。一天,当我去给他们送师父新经文的时候,我舅舅说了我一通,要我不要再来。我当即严厉的跟他们指出:“你们从大法中得到了那么多好处,明明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江政府在造谣,你们却用人的肮脏的心来对待大法。你们还是一个正常人吗?还配做一个大法弟子吗?使你身心发生巨变的大法被邪恶这么糟蹋,你们却无动于衷,不敢去为大法说一句话,连我这个亲人来你们家都怕,你们还配做人吗?我自己堂堂正正修炼大法,没有一丝躲闪和害怕,赢来的是同事、领导、警察对大法和对大法弟子的尊敬,给人的形象就是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人,虽然我现在被邪恶迫害得流落在外,但我活得无比的高尚、活得无比的坦荡和洒脱。而你们呢,活得人不像人,鬼不象鬼,生活在霉暗的心态下,这还是人的正常状态吗?还是人的正常行为吗?”我一席严厉的话震撼了他们的心,使他们迅速看到了自己不正的心态,展现的就是大法的威严和大法弟子最正最正的心态。

有位离家的大法弟子去赴好朋友的约,准备跟他说明真相。可是没想到自己的父母、丈夫和这位好朋友,以及单位领导与公安串通在一起,合谋把她抓到了洗脑班。这位大法弟子看清了邪恶在利用自己的善良、利用亲朋好友对自己的亲情来钻空子迫害大法弟子。她不为人情所动,不为亲朋好友所谓的为了她本人好的虚伪说法所动,用大法弟子无所畏惧的正信和生命去向他们证实大法,同时用正念和慈悲去揭露他们所有人的邪恶行径,清除干扰、控制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得这些人都迅速认识到自己所做的错误,并马上把她从洗脑班放了出来,使得参与者又都对她好了起来。解脱的不光是自己,还解脱了与这事有关的许多的生命。

有一位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大法,去了后在北京却找不到一个可以住的旅馆,都是要登记身份证。他边找边想,这是不是要我吃苦呀?是不是要我放下什么心呀?他从这个角度想了半天,总觉得都不是。后来他想,我来北京是为了证实大法,是在做宇宙中最神圣、最正的事,那应该一切都是最好的、最正的,怎么可能没有地方住呢?他刚想完,就找到了一家很不错的旅馆,什么证明也不要。

大法弟子纯善的心态能使金刚都融化掉,而如果我们思想中不去求吃苦、求受难、不去把“肮脏当成美好”,那就会在我们身上体现出大法的威严。因为你不认为他们打你在给你德,而是在迫害大法;因为你不认为他们拿你的钱财是给你德,而是故意破坏大法及大法弟子;你不认为抓你進监狱是什么修炼,而是完全的针对大法的迫害等等。就是从正法的角度来看待一切邪恶的表现,就是不给邪恶钻任何你思想放任了的空子,就是不去默认任何邪恶对你的迫害。

去年四月,邪恶之徒把我骗到了看守所,当他们审问我时,我没有一丝受审的感受,乐呵呵的把我们大法弟子纯正的一切充份体现出来,而且主意识非常清楚要在任何环境中纠正一切不正。他们问我是不是来这里提高来了,说我们学员都讲这里是修炼提高的好环境。我直接了当的说:“不是,这里决不是我这么高尚的人应该呆的地方。我是被骗、被无理绑架進来的,这对我是无理的迫害,这里也决不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提高的好地方,希望你们尽快把我放出去。”他们问我家庭背景,我就把我家庭成员中教授、博士、校长等职称一股脑全搬出来,让他们看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实际上就是告诉他们: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中都是很有才华的、很多都是常人社会中的精英、骨干,决不是什么精神空虚、寻找寄托之流。他们每说一句话我都把他们引向做人的正的轨迹,用我强大的正信和主意识去主导他们,以至后来他们都有些激动,眼光中对我充满敬意,对我丝毫没有敢迫害的想法。

在监仓里,我没有对犯人相互打人而指责他们,而是对他们讲法(或用‘道理’一词):“以恶制恶,人学到的就是恶,因为你会把别人对你的恶发泄到其他人身上。而以善心来对待恶,人学到的就是善,能使人看到未来的美好。因为警察他表面假善而真实的心却不善,所以你们能感受到他们的恶,学到的还是恶,所以劳教改变不了人的本质,而法轮大法却能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让人永远向善,永远憧憬美好,看到美好的希望。”我讲完后,犯人就不打架了,相互能体谅了。在我被邪恶抓進看守所前,曾听很多学员讲他们怎么样在监狱里向犯人洪法,讲监狱里怎么样好修。我進去一看,这哪里是我们修炼人应该呆的地方呀!到处是污言浊语,从思想到言行里流露出的都是肮脏。我就跟这些犯人讲清真相,通过自身的修炼让他们了解大法。但他们有的人问问题仅仅是为了消磨时光时,我又怎么能把大法当成口头禅到处说呢,这不是亵渎大法吗?所以我对向犯人洪法一直保持着理性的认识。而且这种肮脏的地方怎么可能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地方呢,我强烈的一念就是要迅速出去做我应该做的大法工作。

由于我一進来就跟看守提出我要炼功的要求,他们不答复我,而且派牢头监视我。我先不急,利用看守叫我出去谈话的机会,跟他们讲清真相,讲清大法修炼的实质,从各个角度来破他们被邪恶影响了的思想与观念,去纠正他们的一切不正,并启发他们善良的一面。当时我心中有一念,就是用我境界中的纯善去化解掉他们思想中的邪恶。很多时候是他们几个看守围着我,可我乐呵呵的心态和不断从善的一面跟他们讲清真相,启发他们的善,使他们都变了,连那些犯人认为最恶最狠的警察都变了。跟我说:“我值班的时候容许你炼十分钟,不能多。”我说:“十分钟我才开始,不够。”“那最多十五分钟。”我就笑了,我知道多谈无益,他们已经在变,这十五分钟的承诺和一个小时没有区别。因为我时刻都乐呵呵的,看守要我在犯人面前不要笑,以免他不好工作。我说这是我在大法中修出来的这样一个乐观的生命,我的本性就是如此。由于我每次跟他们说话时都是乐呵呵的,犯人看见了就害怕,认为我和警察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他们对警察只能低头说话,再狠的犯人也只能对警察低头,哪还敢笑呀。这样对我的监视也是形同虚设,我炼功时他们还帮着我,犯人以为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后来上面来了指示,要加强对我的监视,看守就要我不要再跟犯人洪法。我就说:“只要你们不来问我,我对谁都不说。”其实我知道人是很好奇的,你不说他会找你说。并且大法是有威严的,不是随便当口头禅到处说的。看守就指示牢头在仓里说不准再问关于法轮功的事。我真的不说话,一边干活一边想着法,脸上一直在笑。我笑着静静的干了十八个小时活,一句话也没说。牢头第二天赶紧跟看守汇报说:“这个人定力太深了,他不说话我们大家都说不了话了。”是的,我心里没有丝毫高墙内外的压迫感受,非常明白我要出去。我的心静如止水却自在如意,没有任何东西能影响我的心。我跟犯人讲:“你们都是不知刑期的,而我的一切却是掌握在我自己手中的。其实我只要说一句‘不炼了’我就可以出去,可就是为了不说这一句话我呆在这里。”我的一言一行都赢来了警察和犯人对我的尊敬,我炼功没有人去说,警察看到了也不说。

有一天晚上我值班。天很热,我就给牢头和身边的犯人打扇子。没想到牢头突然爬起来惊慌的说:“先生呀,你千万不能给我们打扇子呀,这可是违背天理的呀。”我马上停了下来,不再把这个行为当成我该做的善。一个月后,他们把我放了。我走的时候看守不敢过来,他在流泪,牢头为没有跟我吃上最后一餐而惋惜。我把我背下的经文写给了他。

回到派出所,他们要我写一个对法轮功的认识,写我为什么在看守所里面炼功、为什么在看守所里面洪法。我很清楚的看出了他们的恶意,就写了一个对大法的认识,其他一概不按他们的要求说。他们一看,说不行。骂骂咧咧说我不识相,还敢这么写,要判我三年劳教,说写得不合格,就退回给我重写。我思想中没有任何他们的逻辑,也没有对他们所说的任何东西的默认。我想要我重写,看来是我写得还不够份量,不够坚决。于是我提笔在开头写下了:“我认为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最伟大的正法修炼。”当时我把我的心都定在了这一句话上,这就是我对邪恶的回答。他们立刻把我放了。

去年十月,省六一零办公室的负责人找我谈话,我一直用正信和智慧与他们谈话。他们无理的说到我师父的名字,我很理性的、平静的、但不可动摇的说:“你们必须对我师父尊敬,这是我们谈话的基点,否则谈话不可能進行下去。”他们盯着我的眼睛,看出了我那平静中不可动摇的正信,改变了这种做法。虽然我们都在谈笑风生,却在斗智斗勇。句句是刀光剑影,句句都是陷阱。他们给我摆了一天的龙门阵,最终是想要麻痹我的主意识,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他们的真实意图,用大法所赋予我的智慧把这些阴谋化解。平静的谈话中有无数他们的恐吓,然而从我口里出来的都是对大法的正信。最后他们找不到漏洞,也找不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了,我却平静的说:“只要你们还有一丝善念和对大法的正确认识,我们大法弟子都会救度你们。”他们只好对我致谢。

后来我去到外地一位学员家,她丈夫是某学术领域的带头人,博士生导师。他看了我写的一些修炼心得体会后,对我非常尊重,把他们家最好的房间和他的书房腾出来给我,使我在这里安静的写了很多修炼体会去证实大法。而他自己却睡到一个不通风的小房间,并在那里写他那学科的十五纲要。很多学员不解的说:“我们来了他一点也不高兴,谁在他家住都是睡那个不通风的小房间,没想到他对你这么好,居然把他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太不可思议了。”我自己体会,当你在人面前展现的都是大法弟子的理性、智慧、祥和,以及大法的威严时,人一定会对大法升起敬仰之心。他对我这么好,是因为大法的智慧和威严在我身上得以展现。我虽然不懂他那个学科的知识,可我用大法所赋予我的智慧从各个角度引导他去思考他那个学科,我说:“教授,我一点也不懂你的学科知识,可我刚才谈的认识,我相信你培养的博士生没有一个能有这么深刻的认识,连你自己都没有这么开阔的思维,而我这一切智慧都是从大法中来的。”我开玩笑的说:“教授,你应该授予我博士证书。”教授笑了,说他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转法轮》。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三言两语:好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原载正见网,明慧网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发表,师父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为该文作评语。

师父一直要求我们按照法的标准成为好人,而不简单是常人所认为的好人:老好人。前些天看明慧网上刊登了一个法国记者对中国政府[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大法的三个独到见解,最后一个是说它们认准了我们都是“好欺负的人”!好人怎么能被等同于“好欺负的人”!那时我才明白了,可能我们很多人其实都把好人这个标准有意无意的搀杂进了“好欺负”的自我旧观念。

好人起码应该是高尚的人呀!起码应该是品格高贵的人呀!起码是让一般人肃然起敬的人啊!起码是人中的楷模啊!在过去就叫君子啊!而我们作为修炼者的好人,更应该超出这些。是的,好人的内涵中有忍。可对正法修炼者,“忍”是在法中的金刚不动和佛法威严的体现啊。

这“好欺负”的观念如果我们不去掉,那邪恶可不就找到借助“考验”而毁灭我们的最大借口和保障了吗?!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作者美国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2002年6月21日,师父于2002年6月21日为该文作评语。

“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真理为修炼标准的,是修善的,是和平的,大法的一切活动也都是公开的,炼功也是自愿的,每个人都是社会各行各业中的一员,没有任何违法与有害社会的活动。”然而“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国政府中的政治流氓头子为首的一伙开始镇压法轮功民众以来,上亿的人被无辜地迫害,十几万人被送进监狱与劳教所和精神病院,上千的人被无辜地迫害致死,而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着。因此,法轮功学员在极力地想使全世界人民与各国政府知道这场迫害的真相与迫害的邪恶程度。”

我们来到中使领馆前静坐,抗议中国江泽民集团政府对法轮功的诬蔑攻击,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残酷迫害,目的是唤起善良人们的关注,了解事实真相,制止江泽民一伙的邪恶暴行。实质上我们肩负着挽救众生的伟大使命,人们会通过我们的一言一行来了解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

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选自《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为此,一些参加静坐的学员进行了讨论,觉得今后应该更加注意,及时共同克服文革以来中国社会给人带来的种种陋习,注意检查自己的言行,看以下这类事项我们是否都做周全了:

一、我们一言一行的表现对很多没有机会与我们交谈的人来说就是最好的讲清真相。大法修炼人是“真、善、忍”的真实实践者,必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慈悲待人,严于律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附近居民及行人,要热情友善,并注意照顾到路人及居民的方便。

二、衣着要整齐,不要鞋、袜到处扔,提包要放置在自己身旁。如果垫子旁满是鞋子,大包,小包,衣服,食物,书籍,塑胶袋,水瓶等等,会给人留下非常杂乱不洁的印象。希望能简化成行装,打坐时鞋子可以放到包下,而其它的可以放入包内,这样可以美观而且给人印象较好。

三、不大声喧哗,除特殊情况(如新闻发布会等)外,一般不要用高音喇叭放音乐带炼功。注意:早9点以前,晚8点以后(居民休息时间)不要放炼功音乐带,放炼功音乐或讲话请尽量小声。

四、注意保持环境卫生并配合清洁工人的工作。

五、大家最好不要占楼前居民的停车位,以保证居民的生活便利。静坐时按警察划定的位置,前边留出居民上下车和搬东西的通道,后边为人行道。不要在靠近身后公寓楼入口处坐以免影响居民出入;打坐队伍留出间隔以保证人行道畅通;不要频繁来回走动;不要太靠近可以停车的路边,否则您坐在那儿对于司机来讲停车会增加难度(如怕撞到您)。

以上种种,如果我们不注意,周围的很多人会认为修炼人也不过如此,甚至由于部分华裔学员的个人言行而误解法轮大法。那样就和我们讲真相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作者北美大法弟子 清风,文章发表于明慧网2003年2月16日,师父于2003年2月16日为该文作评语,2005年10月8日修订。

最近关于起诉邪恶分子的法律问题,同修之间有了更多的反思与交流。我们发现,不论学员参与或不参与起诉,每一个人的一思一念都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只要是正法弟子,都被当成是一个整体来考验。我们奇怪,为什么唯独这法律案件如此呢?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们突然意识到,其实,不只是法律案件如此,而是每一个项目都是如此啊,只是在法律案件上,对与错被用结果胜败回答得更明显、更具明显迫害力而已。

其实,只有我们自己在分项目,邪恶可没把我们分项目对待。每一个项目,都考验着整体;每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否,都体现着整体对这个项目的态度。在人这一面则是,如果大家把做媒体的事当成只是媒体组的事,那么,体现在人这一边就是我们媒体也作得不成功,开发布会也少有媒体。把作电视当成是电视组的事,那体现在人这的就是我们的节目也起不到讲清真相的效果,或节目就没有人看。若把向中国人讲真相当成是发电传或参与聊天的组的事,那在人这儿显现的就是封锁很难突破。把在领馆前发正念当成值班或当成别人的事,体现在人这儿,很可能就会遇到很多麻烦与干扰。

当大家都把自己项目以外的事都当作别人的事,就人为的把我们的整体切成了很多小块,把有力的整体削弱成零散的力量,甚至在有不同意见时,还互相削减力量。

我们把救度众生的事分成不同的项目来做,只是在工作上更方便而已,却不想人为的形成间隔。我们应该还是一个整体,而且能随时随地形成一个整体,那才是对的状态。我们因修炼层次不同而对法理有不同理解,但却不是互相削弱的,而应是平行而互相扶持的。我们是把每件事都当成自己的事一样关心的,对每一件事都要有清醒的认识,并在法理上尽量的清楚,不与整体形成间隔。才能更好的跟上正法的进程。否则,邪恶不需来分裂我们,我们已经自己四分五裂了,那不是很大的漏吗!而我们也要重视学法,不要因为忙而忽视学法。我们的正念正行都自法中来,邪恶就是让我们忙的没时间学法,使我们自动远离法。在中国大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强迫大法弟子无法学法炼功而脱离法;而在海外,体现出来的就是让我们忙,让我们忙得好象没有时间学法,而有的学员被干扰得主意识不强、拿不起法来学,让我们自己选择接受迫害而不自知。

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一定要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形成无漏的整体。因为整个宇宙也是圆容无瑕的,都是由符合大法特性的粒子构成的;因为里头进去一个不纯,他就会是不纯的,而这也是新宇宙不允许的,所以我们得严格要求自己。正法工作中的每一个项目都是正法弟子的责任,不能参与也要用正念看待,从而不产生力量的抵消。

“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选自《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体现的并不是人中的互相关心与团结,而应是我们对法负责的态度与我们身为正的生命的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的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赞颂师父和大法,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师父于2003年8月29日为该文作评语,2005年10月8日修订。

以下是在正法修炼与学习师父讲法中的一些体会。仅供交流。

旧宇宙的生命在坏灭时期仍然有佛性,然而大穹的解体是其中任何生命都不可逃脱的,是在劫难逃。因而对旧宇宙生命的佛性而言,不可能带来其生命自我延续的希望。师父来了,带着最原始、圆容的法,走进了现在已近解体的那一期宇宙历史过程中。这构成了旧宇宙的全部生命的命运,和能够走进全新宇宙的生命的全部根据。是师父带来了旧宇宙生命的生之希望,是师父赋予了旧宇宙生命进入到和其自身历史没有任何关系的未来以可能。

然而,因所动一念而来,师父体现于旧宇宙中的洪愿,师父带来的这部全新的宇宙的法,被旧宇宙中的生命理解为是这个旧宇宙中的事情,理解为是从这个旧宇宙中证悟到的内涵,把师父理解为这个宇宙中的生命。因而旧宇宙的生命、旧的宇宙所形成的这个势力,以其狭隘、变异了的智慧和思维,在衡量着师父和大法,始终摆不正和师父、正法、大法、大法修炼者的关系,甚至于左右师父、严重阻碍正法,要强加给全新的大法它们所想要的。在大法的无限威严和威德面前,这也成为了这些生命选择失去未来、进行自我淘汰的方式。

旧的宇宙势力按照这一期宇宙坏灭时期的理、败坏的观念,所强加给师父、正法、大法和修炼者的一切,所造成的旧宇宙生命的巨难,就构成了这个宇宙中的众生能否走入未来,今天的大法修炼者如何走入未来的严峻考验。对今天的大法修炼者,如何理解师父、认识大法,如何真正坚信师父,坚定大法,这是一个极其尖锐、复杂而严肃的问题。因为师父、全新宇宙的法,和旧宇宙、旧宇宙生命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旧的宇宙势力所干的一切,强加于师父和大法的一切,都是在其范围之内的,在实际上和根本上都是不能成立的,都是师父不承认的,我想,这种不承认也体现在大法弟子和师父在历史上签下的誓约,体现在今天大法弟子要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我们不能迷于这一切强加的即将过去之中。

旧的势力按照旧的宇宙的理和败坏观念,强加和左右师父、大法修炼者在这个旧宇宙中的表现,比如师父讲法中说的,用师父的功来演化师父的形象,干扰修炼人;甚至于借助师父的表面肉身来形成干扰。例如旧的势力安排释迦牟尼和师父同一天生日,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因为“改生日”问题就迷惑了、毒害了众多的世人、众生。旧的势力在修炼人中安排了有的学员以病业的方式“圆满”。它们认为:这么大的法,关系到未来宇宙的安全,对于修炼的人就必须要严格的考验和筛选,就是要今天修炼人在严酷的“事实”面前,还能不能坚定修炼而不怀疑、不放弃。它们甚至安排出了“自焚”这样恶毒的巨难,以此方式来淘汰它们所要淘汰的宇宙众生。包括强迫学员、大法弟子写“决裂书”、“悔过书”等要使修炼人掉下来、甚至毁于一旦为目的的“转化班”等邪恶形式。这样的事情在旧的势力安排中是具体而细致的,而其结果是在正法中它们不仅毁灭众生、淘汰学员,同时也在实行着自我灭绝。

中心的体会是:无法用旧宇宙的语言所指称、称颂的师父和大法,与这个旧的宇宙、宇宙生命、旧的势力的观念与安排根本上没有任何关系。旧的宇宙的这个势力在其所能及的范围内造成强加给师父和大法它们旧的、败坏的表现,这种表现在这个范围内的众生看起来是“实实在在的”。但这绝不是师父的本愿和真实体现,也不是大法的真实形象。而是旧的势力在选择自我淘汰时给其范围内宇宙众生造成的假象。在人世间,这些假象既体现为无数恶毒的谎言,甚至也体现为一些“实实在在”的表现于修炼者、学员的状况,甚至它们对师父也敢动以手脚。世人信以为真,很多修炼的人信以为真,但这些受蒙蔽的众生并不能真正知道真象,这一切“实实在在的事实、表现”,正是旧的势力进行自我淘汰时的表演,也是对众生与修炼人前途命运的严峻考验。强加给师父、大法和大法修炼者所造成的表现,都将随着旧宇宙的过去而过去。而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们兑现着自己的誓约,完成着自己伟大的历史使命。当全新的宇宙完全展现时,其中的众生们会彻底脱离旧势力造成的蒙蔽状态,见证到师父的洪愿与佛恩浩荡,生命们会以无限景仰与不可言表的感激,把至高的荣耀全部归给赋予了众生这全新的一切的师尊、主佛、师父,无法以我们这个全新宇宙中生命的语言所表达、所赞颂者。

在旧宇宙的最后表现很快过去的这个时候,对世人特别是很多被旧势力所造成这一切假象迷惑的修炼人,更需要理智、清醒。和师父、大法“决裂”,对师父、大法不敬,否定正法和证实法,这种行为不论用任何华丽的语言和理由狡辩,都是错的,即使用旧宇宙的理看都是完全错的,都是自己生命的实实在在的损失。旧的宇宙势力所造成的“实实在在”的谎言和“事实”,并不能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修炼者怀疑师父、大法的理由,如果以此为自己的邪悟而开脱,那开脱的这一部分必然随旧宇宙的解体而过去。但在最伟大的法造就的未来中,如果一些邪悟者的生命部分还能存在的话,由于对自己不负责任而造成的损失将是无可挽回的。劝那些邪悟者,不要以这些旧势力强加给自己的理由为自己辩解,不要因为一帮哄就以为可以使新的宇宙降低标准,更不可出于妒嫉心而把坚定的学员“拉下来”,生命的美好未来并不存在于自我想象和自我设定中。正法进程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未来的真正结果如何取决于自己的现在所为。回想自己是不是有历史上的誓约,认清大法弟子今天的使命。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机缘吧!

下面请听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金佛,作者海外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师父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为该文作评语。

前几天同修文章《以最纯净的心态对待正法修炼》中有一个故事,说谈到修炼之心是否纯净的问题。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屠夫在街上遇到两个修佛的人,两人说要去西方见佛,劝他也加入来一同去。屠夫说:“我太肮脏了,我不配,请你们把我的一颗真心带去吧。”(体现出此人职业虽不好,但真心对佛崇敬和向往)于是,将自己的心掏给他们(体现出此人对佛之崇敬与向往毫无保留和疑问),那两个修佛的人就带着他的心到了西方。见到佛后,佛指着一个巨大的锅,里面都是沸腾的水,问他们敢不敢跳下去。两人都很犹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颗心放进去试试看?(体现出这两个修炼人对佛讲的话并不全信,还在用人心衡量)就将屠夫的心扔下去,结果变成了一个金佛(此人真正内心境界的形象表现)。两人一看,也马上跳进去,(体现出这两个人悟性很差,还是保留着眼见为实的思想,而且要见到自己想要的好处才肯按佛的话去做)结果却出来两个油条(他们真正内心境界的形象表现)。

另一篇文章《最后关头莫生任何常人心》中,同修也写出一个小故事,说有这样两个人:一个人外表很漂亮(表面的事情做得好、得体,得到大家的赞赏),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非常的肮脏腐败,人们都说这个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内心的不好被掩盖了,没有发生本质的净化);另外一个人外表很平常,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但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自杀了,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金灿灿的金碧辉煌,人们都摇头为这个人感到惋惜,说这个人“外表平常,金玉其中”,只可惜前功尽弃。这个人其实都已经修炼得很不错了,只是他自己看不到,因为一点小事没过去而自杀造成修炼前功尽弃。

这两个故事看了之后,觉得是个很好的提醒,对自己和大家更好地修炼心性和理解好法都应该很有辅助作用。从第一个故事,我想到:长期废寝忘食地做大法的工作,并不等于思想中每时每刻都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但如何真正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却不一定一下子就有个清醒透彻的认识。

以前个人修炼时期,有很多有名的站长、辅导员和老学员,包括那些常在师父身边的学员,海内外都有,他们为大法做了很多事,也很能干,但其中一些人的心性存在着明显的问题,比如经常不学法,或者把法当成一种知识性的信息来源掺杂着好奇心、研究学术等不是修炼人的心在学,不善,或者常人中的官气、等级概念很重,或者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争斗心、得失心很重等等。当然,他/她们毕竟已经在修炼,所以不会去争常人的东西,但在学员中和修炼圈子中他们认为的“好处”,有时却计较得很露骨而不以为然。这些问题在不是负责人的学员中也有,如以常人心羡慕、崇拜某些“名人”,反过来也助长了他们不纯的心,但因为不是负责人,所以反而觉得不严重,其实这也是他们自己常人等级心的反映,因为大法修炼是去其表面只见人心的,不看你是不是知名人物。

99年7.20迫害开始之后,中国大陆所有的站长、“名人”马上面临巨大压力,其中一批人很快掉下去了,有的彻底走向了反面,有的长期处在魔难中。这个现象当时给一部分学员带来很大困惑和干扰,对我也震动很大,就想:多半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太多,没注意抓紧时间学好法,心性修炼的底子没打好,所以大家都应该吸取教训,多学法。

那时的学法,主要还是保证数量,不是主意识很强地把学法和修心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所以很多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对法理的认识也不是每日俱新,有时候学法干扰是很大的。后来师父关于正法的讲法越来越多,我逐渐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其一,那些人可能不知不觉地把常人工作热情、工作能力、付出精神和常人工作方式与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角色掺杂在一起了,没想到自己还有根本执著,面对很多自己心性问题带来的矛盾现象,也没有认真修自己,反倒习惯性地觉得是自己的“特权”,并不是自己在争什么、求什么。其二,这其中有些人本来就是旧势力安排的,目的是考验和淘汰那些常人心很重的学员,有些甚至就是到了什么关键时刻起负面作用的,并不是因为心性比别人都好才做那些工作的,但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所以很多事便会将计就计,在那样的安排中去改变事情的本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其三,当在修炼人的圈子里做了一些事情时,就受到名利心的干扰,不能主意识很强地把握好自己,反倒会生出和加强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从而给工作和修炼带来新的问题。

那么,正法修炼四年来,大陆同修完全是以一种大道无形的形式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每个人都是自己对自己的修炼和大法工作负责,相互之间自觉协调,也可以说其实每个人在正法修炼中都变成了负责人;海外虽然有佛学会、辅导站,还有很多项目小组,出现了很多新的负责人,但这些有形的东西也是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而真正的正法修炼,也是每个大法弟子自己对自己负责、对师父和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在这个过程中,我想我们所有这些新老“负责人”都应该充分吸取上述的教训,不受名利心和常人名人效应、等级观念的干扰,也不因为工作忙就断言自己肯定是在修了。只有真的时时处处把法放在心里不断衡量自己,用心去想如何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我们每个“负责人”才能一步步走好、走正。

第二个故事,让我想到,常人自杀会造下很大的业力,造成复杂的后果,而修炼人自杀,则有杀佛之罪,造成的后果更加复杂严重。在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当密勒日巴为求正法承受了种种巨大的身体和精神痛苦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罪业太大了,此生得不了正法了,极度痛苦中他想到了自杀。于是他说,“我的罪障很重,上师和师母都为我受这样的痛苦,今生此世不能修法成就,还是自杀了吧!”就拔出小刀来自杀(藏人多随身佩带小刀)。这时一位名叫俄巴的喇嘛一把抱住了他,眼泪不住流着对他说道:“……莫要这样做啊!……自身的蕴,界,处,就是佛陀,在寿命未终的时候,即使行转识法(转识法--为六种成就法之一种,为密宗修净土之方便,此法成就可得生死自在。),都有杀佛之罪。世上再没有比自杀更大的罪了。就是在显教中也说:没有比自断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的想想,放弃自杀的念头吧!……”这还是个人修炼时只针对修炼人自己的情况。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法修炼要求我们处处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而且正法弟子有特殊的历史使命,那么当自己在魔难中承受痛苦时,我们有没有想到师父的承受、师父的苦心和众生的期盼呢?

正象那位大法同修在文章中写到的,“在被迫害中,许多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失去工作,在常人看来这些人事业无成,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而在修炼人和众神的角度看,这些人却做着最神圣、最伟大的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事情。在宇宙正法的最后历史时期,我们千万不能生出任何的常人之心,或者因为看不到自己的修炼成果而修炼不够精进,甚至放弃修炼,最终毁于一旦。”

在学法中我悟到还有一层涵义,就是其实正法修炼不是我们为大法付出什么、我们愿意为大法做什么、做多少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真正认识正法的巨大内涵、懂不懂得珍惜和谦恭地接受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未来的问题。没有师父就没有真正的正法,没有师父的正法,旧宇宙中的一切众生都没有未来,而正法既是无量慈悲的,也是无比神圣威严的,正法不可为任何生命、任何人心所利用。

听众朋友,这期的正法修炼专辑《明慧网◎师父评语文章》就为您播送到这里,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节目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24)
下载>>        43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23)
下载>>        41分
 
【修炼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明慧文章汇编-去除党文化(5)
下载>>        54分
 
【其它】 明慧修炼园地:明慧文章汇编-走出病业假相(11)
下载>>        43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22)
下载>>        43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21)
下载>>        44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20)
下载>>        46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19)
下载>>        46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18)
下载>>        43分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17)
下载>>        42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