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29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4日
节目长度:66分3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062 KB

15,930 KB

62,43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11月30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29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面对警察
对人念与正念的再认识
持之以恒的给本地各种人邮寄真相信
关于发生在双城地区绑架事件的反思
与农村同修交流
总厨修炼路上的苦辣酸甜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面对警察——听明慧广播交流文章有感,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我听到明慧广播中同修的交流文章《当好主角》我有不同的看法,文章中讲如果警察是来骚扰,就不应该开门,而警察是来了解法轮功真实情况的就应该开门讲真相签字,文章中讲的其它方面我都很赞同。我赞同向警察讲真相,但不赞同同修签字。

我个人认为开不开门由个人修炼状态而定,你可以开门给他们讲真相但不应该签字,因为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了:“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们要求你签字你就配合签字,你知道警察内心的想法和意图吗?你签的字他们是拿给谁看的?给谁保证的?我们不需要向他们汇报和保证什么。保证修炼也是向师父保证。

你的行为已经证明了一切,只管给他们讲真相,无需签任何字。你知道邪恶什么招都能使出来,什么事都可能干的。你说:我看了上面写的都是我证实法的内容,都是我说的话,我们修的不就是真吗?有的警察也说,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这是你说的话你就签个字吧。那你知道他们回去后,给不给你加進什么内容,只要后面有你签字,以上内容就说明你承认,我们不是有同修被这样骗过吗?再有你签字就有了笔体,那就可能帮助邪恶排除与某事有关的相关人员,比如那些写真相信的同修,信皮上的字体,或在外面写证实法内容的同修,那不是无形中在帮邪恶的忙吗?

其实证实法有多种方式,但是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其他同修的安全问题,不给邪恶有任何可乘之机,不要被邪恶的假相迷惑,邪恶虽然被消灭的很少了,它看硬的不行它会给你来软的,好象很同情理解你,但又无能为力的样子,我们千万不要被邪恶的假相所迷惑,我们当地就有很多同修及家属有这样的想法,说现在警察的态度可好了,不象以前那么凶了,有的警察还说咱们都是一样的等话,欺骗同修。很多同修就因为这点放松了警惕,不自觉的把邪恶想知道的全说出来了,还以为他们在和自己唠家常,自己什么都没说。

我问了几个同修,她们被骚扰的全过程,发现了一个共同点:警察在很短时间内把想知道的都了解了,但同修却全然不知,把家里的情况都告诉了邪恶,包括有几个子女,在哪上班,电话号,甚至有的警察都有她儿女的微信。

警察之所以有现在的表现,一个是正法進行到这儿了,邪恶没有那么多了;再一个是通过同修们的讲真相确实有一些警察明白了真相,但同修们千万不要被一些警察表面的和善所蒙蔽,如果他们真明白了真相,就不会千方百计让学员写“不炼了”的保证书了,或用话套同修,而应该在迫害同修上表现不积极,那些不明真相的才会有这种积极表现的。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对人念与正念的再认识,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在修炼的路上有一段时间,自己对“什么是人念,什么是正念”总停留在表面上去认识。面对修炼中一颗又一颗人心,自己总是把它们当成是自己的东西,数着我今天发现了什么样的人心,去掉了什么样的人心。而面对自身出现的为我为私的念头和状态,自己却是不知所措无可奈何,自责自己没有修好没有做好,这让自己极度消沉不能精進,让自己觉的根本动不了这个私,改变不了这个“自我”。可是当自己在法上没有自己的目地心,不求回报的一心为别人好或无条件的帮助他人时,自己就象换了个人,看人中的一切不再是消极的人念而是超越于人的正念了,也明白了破解人心和私我的法理,就是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讲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我在向内找中发现:自己经常反复难以修去的就是自私,最难战胜的就是自我。私是人心背后的主宰操控者,人心是为私服务的,私的自我保护状态就是极力掩盖,害怕曝光、不让人说,更不让人碰。修炼中发现自己在常人中一旦名利情受到损失、自我受到伤害时,自己的人心就会痛的不行,后悔的心、自责的心、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全上来了,有时情绪失控魔性大发,并且不分场合不分对像的去发泄私愤,直到发够了脾气、发够了火,自己才会消停下来。自己多次痛苦的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在大量学法向内挖根后终于明白了:自己每一颗人心都与私连接着,而私却来源于旧宇宙为私的属性和旧势力的安排,人身上为私的一切都与它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对应关系,所以在修炼中人心就难以去掉和彻底除根。私被旧势力安排在人身自我中,人的先天善良本性被私包围禁锢起来、慈悲的佛性洪大的誓约也被私间隔起来。因为私的存在,人的最根本的利益不让动,最根本的执著放不下,最终让人的信仰不再神圣,让修炼的人不能无漏而真正圆满,为私为我才是我们修炼路上的根本执著!旧势力利用它不让我们走出人的壳、清醒的纯净的助师正法兑现誓约,利用它在干扰阻碍着正法,在与正法为敌,利用它迫害式的疯狂考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同时,私会用各种人心执著来加强自我,让人中的自我更加自我,从而根本不会按照大法法理去向内找。修炼中经常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的显示自己就象常人一样,不说就没人知道自己似的,而且还有强烈的排斥心、妒嫉心,在和同修交流中经常是绕弯子兜圈子,不自觉的去证实自我如何了不起,自己正念如何强认识的怎样好,交流中自己几乎都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听不進去他人善意的批评和劝说。其实就是那个自我被加强了在拒绝向内找,怕被曝光怕被正法。我从中悟到:每一颗人心就是一个固定的程序,在具体的指挥人去做那个程序里的具体事情,如怕心,它发出的就是畏缩恐惧哆嗦害怕的信息,它可以让人产生巨大的疑心失去信心勇气,在压力下主动跟自我妥协向私投降,甚至放弃信念真理,如怕心下写的保证书、转化书等。

在修炼中我还发现,自己最难放下的就是自我肉身的情和欲。在修心断欲方面,自己总是用人心人理去思考,错误的把有没有夫妻生活当成了自己修没修和修的好不好。为了能断欲修好自己,自己用了许多人的办法,跟妻子分床分屋住,躲着她冷淡她甚至想离了婚来个彻底了断,结果夫妻关系弄的非常紧张。当自己明白了为他的一层法理后自己才有了根本的改变:

那就是首先要放下自我,放下那个我要达到什么目地不惜牺牲她人的私心,放下那个从来不会为他人着想,也从来想不起他人的自我个性,自己突然发现有比情欲本身更强大的私藏在自己的空间场中被掩盖着不能归正啊。在找到这些变异后,自己开始正视和控制欲望并认真清理自身空间场,不再把情欲看成是老天对自己天经地义的恩赐,而是把它当成魔加以对待并对它发正念,不让它对自己身体再起任何干扰作用,同时把妻子也当成要救度的生命也为她发出正念,这样不仅自己无欲无求不想夫妻之事了,对方也想不起来了,而且“为她”的念头越强,自己的空间场就越祥和,这样一切都和谐自然了。

正念与人念、真我与私我,无时无刻不在交战着,是绝对不能互相掺互相混的。修炼中看到一些同修习惯性的把自己的脾气个性甚至魔性拿出来当成是自己的正念,极端的夸大自己的胆量,却不注意他人和自身的安全;有的同修不自觉的把邪党的打棍子扣帽子整人的一套工作方法也带到修炼中,不讲真话不实修更不主动向内找自己;还有悟偏的同修,自己不走出来讲真相还阻挡其他同修讲真相,搞小圈子,传什么“高深认识”,一味追求自我如何的高,都是被自我麻醉了,在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被旧势力安排的私俘虏了当起常人了还不警醒呀。同修们,快从为私为我中走出来吧,无私无我的纯纯净净的去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吧。

以上是个人近期修炼心得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持之以恒的给本地各种人邮寄真相信,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从二零零九年到现在,我与同修配合邮寄真相信一直没停过。在这八年邮寄的真相信有上万封不止,同修配合散发的也有二万多封。过程中也有干扰,在师尊的保护下,正念排除,顺利走到今天,也积累了一点经验,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分享。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指正。

真相信要根据当地的迫害情况,不断持续更新。谁参与的,迫害的谁,具体事实要写清,揭露出来,说明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谁就是在犯罪。修炼法轮功没有错,讲事情的真相也没有错,完全符合国家宪法与法律。内容在讲清基本真相的基础上,多举些周边明真相得福报和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实际例子,说服力强,制止迫害,证实大法。同修们再精心修改,最后达成共识,打印成文。

真相信邮寄覆盖面要全面。我们把本县、各乡镇的所有邮编全记录下来,本县所有单位、包括私人企业的门牌记下来,所有单位、乡镇正副负责人,村委书记的名字都记下来,重点对公安局、各派出所、国保六一零等部门做到一个不漏,有序地一遍一遍分时段進行邮寄。此外,我们还邮寄周边十个邻县,其它省市的公安局、国保六一零、公检法、劳教所,报社等等。

真相信内容大致相同,但重点各异。公检法司、中纪委、国保六一零、派出所用的真相信是一个内容,所有单位、乡镇村委、学校、医院、银行,本县所有众生,还有不明真相诬告大法弟子的人各自是一个内容。特别对执法机构,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如四二五、七二零还有召开什么代表大会期间等,为了不让他们犯罪,我们提前统统邮寄一遍真相劝善信,内容全面,行文的语气让人感到慈悲与威严同在,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迫害,立功赎罪等等。

有时候我们同修配合去国保、派出所面对面讲真相,有的警察明真相后三退,有的警察一听到上边又布置要迫害大法弟子,急得就骂:还让我们犯罪呀!特别是中共十九大会议期间,我们县的修炼环境很平稳。

近期,从明慧网上看到,有的地区的县、乡镇还有不明真相的警察、社区等人员利用欺骗的方式对同修進行骚扰与迫害,给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带来了损失,同时他们又犯下了恶罪。为了救度这部份众生,建议各地、当地同修要持之以恒写真相信,直接邮寄到他们的办公室或家中,救人效果比较好,因其内容更适合当地情况,相对全面且有说服力。

邮寄真相信的注意事项。首先到邮局给相关人员讲真相,不让他们因不了解真相而参与犯罪,截留真相信。但为了安全,持之以恒的做,其它的细节还是要注意。每次邮寄时,每个邮箱只放两封,一封是用大信封,一封是用小信封,贴邮票画面也得岔开,不贴一样的。信封表面的字也不能用一支笔写,一封是用粗笔写长方形字体,另一封用细笔写圆形字体或其它字体,这样他们不容易发现异常。出发之前,每次都戴口罩或换衣服,一路发正念,用纯净的心态去做救人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每次邮信回来,总是好象在一片白云上似的很快就到家。还有很多很玄妙的奇迹,在这就不多说了。

下面请听哈尔滨大法弟子的文章:关于发生在双城地区绑架事件的反思,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由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双城区公安局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双城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在此之前的所谓“敲门行动”中被骚扰的大法弟子就有一百五十多人。从二零一一年到现在,双城地区已经出现了三次这样的绑架数十人的案例,被绑架人数之多在全国已属首位。

在今年的绑架迫害中,虽然大部份同修已经回家,但邪恶却放出风来,要在双城办洗脑班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在正法進程到了今天,邪恶少之又少的情况下,居然还发生这么严重的迫害,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同时,还有那么多公检法人员被邪恶操纵对大法犯罪,也有一部份明白真相的人因为迫害又对大法产生了负面想法,包括大法弟子的亲友。给救度众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反思。

我们总结了几方面的问题,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做到真修实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整体提高,走好走正今后的路。

一、协调人之间的矛盾

双城的协调人都很有能力,做起项目来都很了不起,但是有的谁也不服谁,比如有的协调人之间意见不统一,就互相不配合,各自拉一伙人去干,还互相讲对方的不对,都证实自己的对。长期不能实修向内找,造成很多协调人被绑架。当某个协调人有突出不在法上的行为时,其他协调同修采取的办法是直接到该同修协调的片区去接替,在党文化的做事方式下,领导式的、号召性的做事,而该同修知道后就明争暗斗,在妒嫉心和党文化思维的驱使下,拉帮结伙,互不相让,相互倾轧,长期处于这种对立僵持状态,甚至互相攻击,造成严重内耗,有的同修看到这种情况,也都表示无能为力,而采取回避。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

然而修炼不是做事,是在做事中修心,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们能做了什么?当我们有了证实自我的心时,已经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上了,作为弟子怎么敢有“贪天之功”?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不是嘴上说的,是在实修当中真正按照大法的标准修炼自己,放下人心和自我,用修炼人应有的胸怀宽容、善待同修,严肃对待修炼才能做到的。而做事和修心上的脱节,导致麻烦不断。

二、项目与项目之间的间隔

长期坚持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看不上那些在家里走不出来的同修,认为自己才是精進的,是在法上修的。甚至对同修被绑架也不关心,理由是不能影响救度众生,还认为被绑架的同修是不精進造成的。参与打电话直接劝三退项目的同修认为自己这个项目救人力度大,也看不上其他不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做资料的同修也觉的自己做的是很关键的项目。有的同修用是否被绑架、骚扰来衡量修的好不好,而不在法上悟。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中说:“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

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当我们用分别心来衡量同修时,就已经陷在人中了,而师父是要我们在法中圆容。

三、以法为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盲从和依赖

其他同修有一部份是协调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用法来衡量,在法中正悟,另一部份是看不惯协调人的做法,消极抵制。

比如有个同修干事心特别强,包揽的项目非常多,接触的同修也非常多,她协调的很多大项目成功率特别高,引起一部份同修对她产生崇拜和依赖,但她却时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她说自己法学的很少,做事却莫名的顺,很多事都是在大脑上突然反映出来,然后就随着去做了,还做成功了,这使她感到迷惑。

相当一部份同修也很迷惑,因为她一方面显示出很多神迹来,另一方面又表现出很多明显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比如有的同修遇到魔难时,她在帮同修时随便发脾气,甚至是张嘴骂同修,这引起同修们的强烈反感,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她也显出许多神迹。比如她当年去北京证实法,同去的人被非法关押,而她却能顺利回家。再比如这几次双城绑架案,与她接触的同修很多都被绑架,而她却能安然无恙,甚至警察到她家里抓别的同修却不动她。这一点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有的同修就认为她是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法的,从而孤立她。就造成这种间隔。

其实这恰恰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在《洪吟三》〈唤醒〉中说:“千古人间一台戏”,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各种角色和各种恩恩怨怨。到了正法的今天,旧势力仍然用我们在历史上所演的角色而造成的各种恩怨对我们進行迫害。而我们要想否定这一切,就必须跳出旧势力的这种思维否定所演过的角色而形成的生命,分清真正的自我。按真、善、忍同化大法,不再入戏。

其实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现也是被旧势力安排的,不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大家都能看清这一点就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既然旧势力安排了一套它的东西,又把相生相克的理绝对化了,它安排一个同修这样表现,那也相应的安排了其他同修相对的表现,而当我们不能看清这一切,把同修当镜子反观自己向内找,不能够用法衡量,慈悲对待同修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都看同修的不足,旧势力就会突出这个同修的不足。甚至会让同修乱法,而旧势力的借口就是你们那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你们都不修自己、都向外看,都有那么强的妒嫉心,互相拆台,根本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所以它就要下手。它就挑一些它们认为该收拾的,或者可以起到迷惑大家作用的同修,把这些人抓起来,看你们还能不能警醒。一次不行,没使大家改变,它就要两次、三次,甚至把整个大法弟子的环境造成一个混乱的表象让大家都认为乱。

那么我们该如何否定呢?首先我们应该以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修炼心态向内找,在思维上否定旧势力:比如一听说同修被绑架了,有同修马上就说:不能承认旧势力,得发正念否定迫害,接着又说:他为啥被抓呀?!是法没学好吧,正念没发吧,没出去救人吧,或者他哪关没过好吧,他那怕心可重了。这样的认识邪恶能不迫害吗?不但自己这样说还出去传。听到的同修也可能这样说,大家想一想,这是在否定旧势力吗?

邪恶之所以敢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因为他们也是这样的认识,才去迫害同修的,而你和旧势力的想法是一样的,那不等于和旧势力一伙吗?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思维那就不但没有否定旧势力,反而给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增加了借口,那么我们的第一念应该怎么动呢?首先应该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修无论做的如何都应该归师父管,都会在大法中归正。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迫害同修,相信同修是好的,一切不好的表象都不看,包括对待出现病业的同修以及出现一切不正确状态的同修,都全盘否定迫害。整体同修动的是正念很关键,我们都能做到无私完全符合法,谁也动不了,也就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不是喊口号,在思维上,在一思一念上清除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会给我们做主,众生才能真正被救度。

迫害发生后我们几个同修到一起交流了一下,当时表面环境和气氛都显得很紧张,但是大家很快认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应该否定,大法弟子才是主角,不能被邪恶牵着鼻子走。其中有一位被绑架同修的家属同修,当时状态很不好,带着对警察的仇恨和报复心,面部表情冷冷的很吓人。有个同修看到这种情况,就告诉这位同修不应该这样,其他几个同修也有同样的想法,都想劝他改变,这时另一个同修说:“我们不能看被绑架同修的任何不足,也不要用人心替同修担心,修炼中谁都有执著,但这不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而且同修有师父管。我们对被迫害同修的家属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要关心、理解同修。”同修的善心使这位家属同修很感动,说出了自己当时的想法,他很艰难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思想中一直要去报复抓他妻子的警察,但他毕竟学了法,知道不能那样做,所以很痛苦。刚才那位同修又接着说:“其实我个人觉得在历史上你可能被安排了这样的角色,也许正因为你这里有了不正的场,才招来了邪恶的迫害,同修之间的场是互相影响的。而师父将计就计恰恰让你否定那个角色,不再随着旧势力的安排走,放弃那些想法,清除那些不符合大法的念头,同化真、善、忍,走正路,证实大法。”当时大家都抱着慈悲的心和向内找的祥和心态,都感到这是一次整体升华。过了些天,再见到那位家属同修,他像变了个人似的,热情的和同修打招呼,一身正气,没有了负面的东西。写到这里,真心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

我们还见到了直接打电话劝三退做的很好的一直很精進的同修,她说她自己及很多同修都认为同修被抓被迫害是因为那些人不走出来救人,及没有实修造成的。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那部份自认为自己及自己这组同修精進的人该怎样看待其他同修的被迫害呢?还有人说:“迫害发生当天,在大街上讲真相的那些人没受到任何干扰。”当然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会有效的否定迫害。但对其他同修遭受迫害,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也不能置之不理,至少我们要用否定旧势力安排、彻底解体迫害的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

四、打破地域的间隔形成整体

从迫害开始到至今,黑龙江省一直是饱受迫害的重灾区,双城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尤为惨烈,这有双城同修自身的原因,但是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双城的问题已不仅仅是双城一个地区的问题,作为其它地区的同修也应借此机会找找自己,想想周边的地区我们是不是也有责任?是否也曾经用人心看待双城同修的精進,盲目的学人,把双城同修作为榜样,去效仿和依赖,不是站在法上“比学比修”(选自《洪吟》〈实修〉),而是用人心做事,追求表面的轰轰烈烈,这种不在法上的表现,给邪恶提供了迫害的借口,更助长了邪恶的迫害。

结语

正法已到最后,救人已相当的紧迫。从双城的情况可以看到,迫害仍然在很大范围内持续而且很邪恶,当然有的地区可能做的很好,环境已经相当宽松。大法修炼要求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而哪一个法粒子没做到,那里就有漏,也就需要我们去圆容。也就是说不管修炼的个体或者一个群体修得怎么好,他都要对大法弟子的整体有一个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彻底结束这场迫害,救度更多的人。而不是去钻到旧势力的圈子里用邪党文化去分辨是非对错。当然作为修炼的个体,我们自身是要时时对照法向内找的,彻底结束迫害,大法弟子都会在法中归正自己,让我们都发出这纯正的一念吧,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众生。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文中涉及到的同修还请包涵,对事不对人。旨在整体提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与农村同修交流,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冬季,到了农闲的时候了,农村的有些同修想找份工作干,也有的已经找到活了,就此问题和同修们谈一下自己的一点认识。

我也生活在农村,我深知中国农民的辛苦。每年自开春以来,耕、种、收的农活没完没了,秋收结束,到了冬季才有时间休息。农忙时有的同修因为活多,讲真相的时间很少,甚至有时学法炼功都不能保证。好不容易熬到了农闲的冬季,本应该多学学法,弥补一下因为农忙而救人少的缺憾,可是有一部份同修农忙过后马上就又去打工挣钱了,还是忙个不停。

我记得过去的农民到了农闲的时候,也算得上悠闲自在。可是到了人人向钱看的今天,大部份农民真是放下这个马上拿起那个,为了挣钱忙得不亦乐乎。可今天的大法弟子应该都明白,师父把我们称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法修炼是有截止日期的啊!如今到了正法修炼的最后了,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们完成了多少?我理解:正法修炼结束的时间一再被师父延续的原因,不就是大法弟子本身修炼不到位,再就是大法弟子救人的数量不够师父的要求吗?我们是农民,为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我们应该种地干活,可是农闲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做些救人的事啊?

有些农村大法弟子,可能孩子还没有结婚,现在尤其是有男孩的,结婚要楼要车的,可以说你挣多少钱也不容易满足现在年轻人的欲望。关键我们是大法弟子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

从另一方面我也有个认识:我认为家中孩子还小的同修,就不必担心买楼买车的问题了。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讲:“这个可以生带来死也可带的去的,那么他就是最珍贵的,所以你给人什么都不如给人法。”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让自己的孩子得法修炼,到时候随师父一起回家不更好吗?这才是我们的大愿啊!最起码要给孩子讲明白大法真相,不久的将来在大淘汰中,我们的孩子能够留下来,那是多么大的幸运啊,那时谁还在乎那个楼啊车的啊。

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弟子问:“假如说一个年轻人修圆满,马上就上天国去了,那么他对他的父母、孩子就尽不到最后的责任了,那是不是把困难又留给他人?”师尊回答:“正因为你现在没有圆满,你不具备那么高的思想,你才用常人的思想来看这个问题。当人达到那个境界时对一切的认识都不同了。由于修炼中的威德,也改变了周围的情况。其实人各有命,谁也主宰不了谁的命。有的人说我就是要让我的后人得好。如果你的后人没有福,你留下多少福份他都会挥霍干净,或者一把火烧掉,或者丢失、遭窃;如果他有福份,那么他就能继承。”

如果我们要是真正信师信法,完全在法上看问题的话,我们担心子女的问题、父母的问题,其实都是多虑了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自己的誓约才是最重要的啊!第十四届明慧网大陆法会中同修们的交流我们也看到了,有同修这些年来讲真相救人数量都以万为单位了,看了这些我们是不是应该跑步追赶才对啊。当然我也不是一概否定农村同修打工的问题,具体问题怎么做请大家以法为师。

农村大法弟子农闲打工的现象虽然不是普遍现象,但也不是个别现象。因此谈出自己的一点体会和同修们交流,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总厨修炼路上的苦辣酸甜,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我今年四十六岁,修炼大法已经二十多年了,在这些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经历了太多太多,回头看一看真是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特别是对大法弟子持续迫害的这种恐怖环境里,我对大法从未动摇过,一直坚定的走在回归的路上,也一直见证着师父的慈悲,大法的伟大。

一、去掉求名心

我的职业是厨师,对于做菜我很有天分。十六岁从厨学艺就与众不同,看到师傅做菜我几乎过目不忘。自己主灶做厨师时才二十几岁,但在市里就有一定名气了。那时改革开放不是很久,社会风气已是日落西山了,人心不古,道德下滑。我年轻、气盛、聪明、手艺好,随之带来的是很重的名利之心,摆架子、说大话、爱面子、要排场,下面的徒弟稍有不对,我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有的顾客挑我做的菜有毛病,我从来不接受,固执己见,还经常和那些社会上混事的来来往往。我的老板不敢给我脸色看。

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得法。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武术、气功之类的,也一直在练气功,师父在法中讲的气功现象我基本上都经历过,也经常给人开手治病,几乎是手到病除。所以当我读第一遍《转法轮》我就如梦方醒,确认这是宝中之宝!首先明白了为什么炼功不长功的原因,在内心深处强烈的感悟到这才是做人的道理!这才是我应该要的!

对照师父讲的法,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这是算什么人啊?简直是无地自容。我虽然发现了自己的肮脏的执著心,但修去这些执著心可真是不容易啊!

记得得法那一年我到饭店找工作处处碰壁,要么面试嫌我年轻不用,要么试炒几个菜说我做的不好,还有时干了几天了老板却对我说:“就你这把手白给我干我都不用,你走吧,工资一分也没有!”如果我没有修炼,我绝不会罢休的,我都敢把他的店砸了。可是我忍住了,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经是修炼的人,我要按照师父讲的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那怎么是懦弱?我说那是大忍之心的体现,那是意志坚强的体现,只有炼功人才能有这样大忍之心。”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还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我用师父所讲的法来消去我那颗不平衡的心。就这样磕磕绊绊我过了一关又一关。有的过的坦然,有的还会抱屈。记得从年初到年末,我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一直到年底,我才能心平气和的对待每一次的工作挫折和羞辱,没有丝毫的心理不平衡。

其实我已经悟到了我为什么遇到这些麻烦——求名之心太强了,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正常人应有的执着了。师父就是要利用这些麻烦和委屈把我这肮脏的心磨掉啊!

当我面对这些真的达到心如止水,能坦坦荡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时,环境一下就变了:转过年来我就担任了一个宾馆的总厨。这二十多年来,我的工作稳定,再也没有因为名利之心而带来什么麻烦。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这让我以后能随时警惕自己的名利之心,为我从根本上去掉名利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去掉贪占之心

修炼以前在酒店做总厨工作,進货、用货权力独揽,特别是生意好的酒店,食品原材料出入很大,我都会有一定的额外收入,“饭店有的家里有,家里没有从饭店拿”,已是常事。自从修大法以后,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这样做人得失去多大的德啊!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它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的来,死带的去,而且它直接决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

这时再有送货的给我打电话要我的银行卡号,说:“刚才一批货有你的提成,我把钱打过去。”我都会果断的回绝,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种钱一分钱也不会要。只要你的货质量有保证,价格合理,我不会难为你的。”他们几乎都说:“送这么多家的货,没见过你这样的厨师,白给都不要,法轮功可真好啊!有的厨师给少了还不行呢,专门卡我们送货的。”我都会告诉他们:“你就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这么做的。”

在一个国营宾馆做总厨时,有一次其它单位食堂来我这里取海鲜,过了几天还我一张现金支票四千多元,他告诉我日期没填,随时取随时填,我随手放在我的一个不常穿的工作服里了。过了好多天无意中发现了这张支票,我就交给了财务,而财务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其实我这种举动她们也理解,因为她们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这类事情经常出现,所以谁都不会惊讶的。

曾经在一个单位做了六年厨师,正值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期,我在工作中严守心性,对诽谤、攻击大法的,我从不回避,堂堂正正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言传不如身教,食堂的工作人员人人都往家拿东西,几乎常年不用去市场买菜,用他们的话说:“公家的,不拿白不拿,这点算什么?这东西当官的都看不上眼,人家拿的是钱。”

时间长了大家发现我真的是来去两手空空,什么都不动,而且由始至终毫不动心,整个食堂所有职工都发自内心的佩服我这个大法弟子。有一回公司机关干事奉市里610之命,调查单位外雇人员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如果有就上报并辞退。这个干事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知道我做菜干净,敬岗敬业,口碑出众,他找到食堂的管理员问:“你们食堂的员工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没有,没听说过。”“没听说过?你那个厨师不炼么?你俩成天在一起不知道?”“不知道,没听谁说过,就听你说了。”“那我咋往上报啊?”“没有炼的你瞎报啥呀?”那个干事晃了晃脑袋说:“哎,好了,反正我是调查过了,没听说有炼法轮功的,我就往上报没有。”就走了。管理员愤愤不平的补了一句:“哼!净整这些损事!这要是都炼法轮功,单位啥也不会丢的。”

这件事情是后来食堂的同事和我讲的,而且说上面都来调查两次了,都是管理员给挡过去了。这个管理员后来得了肿瘤,做完手术,专家告诉家属他想干啥就随他吧,最多活不过三个月。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到今天还很健康。我知道这是他了解了大法真相,保护大法弟子而得到的福报。

三、去掉争辩心

有一个酒店已经换了六伙厨师了,后来经人介绍找到了我。我带的后厨员工基本上都是我引导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们工作认真、负责、敬业。第一个月的月底,老板全家请我们后厨吃饭,老板说:“我从开小吃点到现在开酒店,无论是技术还是人品,你们是我最理想的合作伙伴,我不会换掉任何一个人,也希望你们都不要离开,在我这里安心工作。”

有一次厨房新采购的西红柿不见了,中午饭没有用的,去买还来不及,老板很不悦说:“上午刚买回来怎么就没了呢?你这厨房管理是有问题呀!”我只是说了一句:“我们厨房不会有人动的。”老板又说了一些牢骚话,我也没搭茬。第二天,老板的姐姐来了,说是她把那兜子西红柿拿走了,没有告诉我们。老板有点尴尬,说我:“你也是很能说的一个人,我埋怨你时,你咋不辩解呢?”我说:“我如果和你争辩,一定会产生矛盾,是会影响合作的。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师父的话做好人,时间长了一定会得到大家的理解和信任。那时有什么问题不用我去解释,你都不会误会我们的。”

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化解了矛盾。我在这个酒店一直做到这个大楼被出售,餐厅停业。在闭店的晚宴上,老板搂着我流着眼泪说:“人的一生碰到一个好人合作很不容易,碰到一群好人那就更不容易!我觉的我这辈子再也碰不到你们这一群好人了!”

直到今天我和老板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在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到现在,这个老板在任何场合只要大家提起法轮功这个话题,他都义正词严的说法轮大法好,告诉他的那些朋友大法真相。

四、去掉色心

在大陆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书籍、音像、网络无处不充满暴力、色情,毒害着一代又一代人。修炼前我二十多岁,年轻、帅气、有能力,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子围着转,我交女朋友也是脚踩几只船,直到我修炼大法明白了道理,才慧剑斩情丝,选了我现在的妻子结婚。

结婚以后我严以律己,和女性在一起工作时不说过分的话,少开玩笑,避免误会。

记得有一个在一起工作的青年女同事,时间久了对我产生了感情。开始我没有在意,后来她的过分举动和表白才让我惊醒。我对她说:“你不要这样恋我,我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我决不会离婚和你在一起。如果你这样发展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你自己!你把我放下,虽然很痛苦,等你找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人的时候,你会为今天的抉择而高兴。我不属于你,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信仰是神圣的,我也决不会玷污我的信仰!你也是大法受益者,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坚定的回绝了她之后,她也渐渐的把那颗心放下了。后来她找到了如意伴侣结婚了。如果我没有修炼大法,那会和常人一样不加约束的搞起婚外情之类的。因为我是修炼的人,绝不可以随波逐流,我会守住我的正信、正念,用大法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

师父的浩荡佛恩我无以言表,把一个恶习满身的我,在大法中一点一点洗净,启迪先天善良的本性。我见证着大法给予了我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和谐的家族,溶洽的朋友圈。能得大法已是亘古机缘,我会更加珍惜大法,珍惜走过的每一步,珍惜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人,让众生了解大法,了解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说到“全盘否定旧势力”,以前我很多时候还是陷在事情本身里面去了,表现出来的是找漏,找执着,是被动的在修。有一次在电话平台与同修交流的时候,同修说:这与旧势力有什么关系呀?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震:是啊,我们要用法去指导怎么做,为什么要在旧势力上打转转呢!我们的修炼是师父在管,是师父在安排,大法才是唯一衡量标准!为什么一有难就想到旧势力呢?如果我们反过来看,把它当成好事,那不就是提高的好机会吗?!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法,想到的是师父,也没有“旧势力”这三个字了。
    ——《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层理解》

我不再把学法当成任务来完成,而是一边学法一边用师父的法来拷问自己:你“明白”了吗?你“读懂他”了吗?你记住了吗?于是我不再想今天要学几讲,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的用心的读,学到哪里就到哪里。我也不再给自己规定学法时间的长短。学法时的心态是完全放松的,是平静的。所以如果心中有事情牵挂时,我就一定要先把事情处理好了,再来学法。也不再去想要那美妙的学法效果,曾经因为在师父的法中,在同修的体会文章中都提到在学法中会有“法理展现”,可我一直没有,我又开始着急了,感谢同修的帮助,让我认识到这又是有求之心的表现。去掉它!我只管按师父的要求去学法,不去想效果好不好。结果,我发现,尽管我学法时没有象同修交流中说的那样看到层层法理的展现,但是我的心态在明显的发生着变化,我反复的用师父的在《致欧洲法会的贺词》中讲的法:“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来安慰自己你的学法已经有了效果。渐渐的只要我捧起书看,书上的字就会一个一个的往脑子里進,遇到针对我存在的问题的法,就会很自然的记到心里,指导我的修炼。学法学的好时,会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的舒心。在师父的法的帮助下,我终于卸下了自从修炼一开始就背上了的沉重的负担,我开始变的轻松,从容,觉的自在多了,一直存在的紧张焦虑的状态消失了。
    ——《做同化真善忍的实修者》

丈夫说,你看又向外看了,不是向内找吗?我听了丈夫的这句话,意识到我偏了,我笑了,心里感谢他的提醒。丈夫还说,一提到法,别人的意见一与你不一致了,你马上就变了,你照照镜看看你那个脸很恶很恶,哪还有祥和的样子?接着丈夫又说,我尽管说了一些魔性的话,但我不代表魔,你也不代表佛。我回到另一间屋,理一理我的思绪,想白天和晚上发生的,师父是要去我什么心?我想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讲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思想中有气恨、委屈的心,这一切都包含在情中,我做了那么多你们还这样对待我。我的行为符合法吗?我是真为对方好吗?为什么还要委屈气恨?归根为了一个“我”,是冲了这个“私”。于是我发正念清理自己时加上,不要气恨、委屈、情、争斗、私这些败坏物质,我是法中一粒子,是同化真善忍的,是慈悲祥和的,并念几遍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我空间场逐渐清亮起来。
    ——《持续给亲友讲真相》

下午时甲、乙同修说话时的情景不断在我头脑中映。甲、乙同修谈到:丙同修这么多年在魔难中,好多同修都指出丙同修的执著,但丙同修就是没有改变。我觉的甲、乙同修是在向外找,说为丙同修好,可丙同修迟迟不改变,为什么不想想是自己的原因呢?这些想法在我脑海里翻腾着。转念一想:我自己不是也是这样吗!“强烈的向外找”。突然间,我明白了:我对甲同修也是这样啊,每次给甲同修指出不符合法的地方,甲同修不是反驳就是沉着脸。一次、两次,我就觉的甲同修矫性、事多,下回不愿再提。现在一想,是我自己心性出了问题,还怪同修不愿听取意见。往下找下去,我又想:我给丁同修指出不合法时,丁同修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大的排斥?这是为什么呀?再往下深挖下去,我明白了:我给丁同修提出意见时,只是指出这些行为不符合法的要求,按法理来说是错误的行为,要同修自己选择怎么做,这是“劝善”;而对甲同修的心态则是:这些行为是错的,你必须得改,不改就是错。强烈的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这不跟旧势力的心态一样吗?
    ——《我的选择》

我们几个同修讨论撰写揭露当地邪恶文章的事,当我把文章拿出来分给同修们商量时,A同修看的很认真,B同修一上来却和姐姐同修谈她们自己的话题,并且谈得很投机。以往我会马上打断B,会说她们跑题。现在我看到这一幕时,没有象以往那样立即找她们的不是,而是在向内找自己,看看是自己什么心,果然就感到蠢蠢欲动习惯向外看别人的这颗心,这颗心几次试图指挥我的大脑,阻止她们说话。正是这颗习惯向外看的心阻挡了我向内找自己,是它带动着我找别人找了许多年。当时我没有顺这颗心去打断她们,我在反观自己以前强势向外压制别人的思想和行为,因为那是常人管制人的手段,那是受高高在上求名的心驱使,都是不好的东西。识破这个矛盾的真相,过程中,抑制那颗躁动的心,对两个同修的交头接耳平静的忍耐着。直到我内心中那颗躁动向外找别人的心消失了,她们也停止了窃窃私语,最后我们又回归了正题。如果我这次不向内找自己,那颗找别人,埋怨别人,指责别人的心,又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去掉。
    ——《矛盾中向内找的两件事》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3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