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73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10月8日
节目长度:58分3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143 KB

14,025 KB

54,96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10月04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7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学好法 学会修炼
再悟病业假相
信师信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修口真的太重要了
及时灭掉思想中不正的一思一念
对修炼意志力的一点体悟
【修炼交流文摘】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学好法 学会修炼,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

我学大法约七年了,在这七年期间,有初得大法的激动与喜悦,很纯净的一念也想修,想返本归真,回到真正的家园;有刚得法就在网上学习并制作、散发真相资料的经历,觉的就应该那么做,纯净的一念就是想救人,记忆犹新的是一股热流从头到脚灌下来,我知道那是师父给我做的,感觉很美妙;有面对面讲真相,让人三退的经历,亦苦亦乐,觉的很有意义;也有间断性的脱离大法,堕入红尘追名逐利,魔性大发造下罪恶的惨痛教训。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发现缺乏个人修炼的基础,顶多算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之所以会那样,根本原因是法没学好。对于大法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学法并没真正得法,个人修炼不够,准确说是不会修,没有实修。另一个原因是,自己怕苦怕累,追求安逸。

刚得法的时候,就在明慧网大量搜索阅读关于如何学法、如何实修方面的文章。看他们都写的很好,做的很好,很会修,很佩服羡慕他们。别人的经历始终是别人的经历,人家的层次境界再高,文章写的再好,看过之后,很快也就忘了。自己仍然很苦恼:到底该怎么修?看书学法,怎么越来越觉的枯燥?师父说《转法轮》每看过一遍就会有新的领悟和认识,我怎么没有啊?我怎么什么法理也没看到?听说背法方法很好?嗯,那就试试,结果背了几页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最近得空了,心也静下来了,看书学法,竟意外发现自己能从理性上认识法了,也懂得如何修了。所以,写下自己的一点体会,与有类似苦恼的学员分享,愿同修真正得法,不与大法擦边而过。

师父在 《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中讲:“欲正其心,先诚其意”。首先,得有一颗想要提高想要修炼的心,一颗真和正的心。

的确,我选择了背法。因为第一讲、第二讲和第三讲,或多或少我曾经背过。因为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次的背法能坚持多久,所以,我不想每次都只背第一讲的前面几段。我想,那干脆从第四讲背起吧。我就分享我的一点背法的经历。

其实,常人做任何事,背后都有一个动机。如果你的动机不纯,也就是你带有目地性,或者叫执着,那保证效果就不好。你得好好问一下自己,我背法的目地是什么呢?师父讲了关于治病的法。有的人就是抱着治病的目地来炼功的,结果病不好。有的人通过学法也知道,师父不给治病,所以他就想,那我也不说治病,也不上医院,不吃药,我只要学法炼功,师父就会管我,就会帮我把病去掉。你看,他的目地还是治病。

我发现我以前背法坚持不下来,而且浮于表面,以致不能得法,正是因为有求之心,我想知道法背后的内涵,我想知道高层次的法理。我想,我只要好好背法,师父就会把高层法理展示给我。我的目地都偏了,我带着强烈的有求之心想知道和得到的是高层法理,那不是常人追求知识的心吗?不过就是常人的好奇、猎奇的心。这跟那个治病的人,不是如出一辙吗?一个没修炼的常人,岂能让你看到高层的法理呢?我是一个修炼人吗?师父在《精進要旨》〈学法〉中开示:“要无所求而自得”。很多人知道,但做不到,总是隐隐的有追求之心。这其中可能还夹杂着好逸恶劳的心,急躁的心,没有自己踏实的修炼,就想不劳而获的知道高层的法理?师父马上可以让我们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一出门,我们功就得掉下去,因为那不是我们自己修上去的。

我把自己放空,当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从零开始。

我想:背法,不能为了背而背。我认为,背法能让自己印象更深刻。背法是为了得法,明白法,随时能有标准让我对照着去做。我要求自己一段一段的背,整个一个自然段一字不错的背下来才算过关。背的过程中也不想那么多,但要知道师父在讲什么。不能嘴里背着法,脑袋却想着其它事。千万不要自己背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就没用。不要追求数量,也不要想时间,也不要着急,就是一段一段的背。可能我的心正了,背起来几乎没有觉的难,背的也比较快。那么多的文字能背下来,是大法的力量使然。

在背《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有几段让我很有触动。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现在国内无论国营企业或其它企业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极其特殊”;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还说:“这样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让我看到,哦,原来一个炼功人是这样的,一个常人是这样的。我想我要么做一个炼功人,要么做一个常人。一个常人,他就是会争、会斗的,而炼功人却要忍,但这个忍又不是无奈的忍,而是那个理在那。我要么认同这个理,要么不用这个理还是做一个常人。只有这两种选择。此刻,我的内心声音很强烈,我要做一个炼功人!我认同这个理,我愿意用这个理约束自己。(注意,此时,我的思想非常的明确,我认为我至少在这一点上同化了一点点法。)放在以前,我可能没那么注意,感性认识上可能会觉的,嗯,师父讲的很好,可对我自己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理论,不痛不痒,根本就没跟自己联系起来。

在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还有一段法:“过后你问问他:我炼功你咋生那么大气呀?他说不出来啥,真说不出来啥:是呀,我也不应该生那么大气啊,那时就是发那么大的火。”我又看到,在我们身边的众生,为了帮助我们消业,自己生那么大气都不明不白,但我们却能明白。作为一个常人,真的太弱了,好可怜,真的应该感谢他们。至此,又认同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的:“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

晚上,爸妈回家了,我爸就劝我说:你不要学那个法轮功,怎么怎么的。后面脾气上来了。我也不为所动,因为我明白了,他为何生气态度不好。当我内心深处认同了那个法理,这种考验一看就很简单,就像老师提前把功课教给你,你会了,真到考试的时候,你会觉的很简单。你的心不会动,明明白白的。

这不已经是高于人这一层的理了吗?那些更高层次的法理,还没到我该明白的时候,我追求它干什么呢?再说了,我想追求就能追求的来吗?顺其自然,先从最基本的学起吧。

同时,我发现我能注意到自己的一思一念了,比如学法的空档,一个念头就冒出来了,可能是关于钱的,可能是关于跟哪个人有过节的,一冒出来,我就能识别它是不好的,说明我有利益之心,或者其它的心,就赶快放弃它。现在觉的那些人与事离我很远了。就是当它出来的时候,你能很快的反应过来,抓住它,放弃它。师父在《洪吟》〈真修 〉中说:“时时修心性 圆满妙无穷”。无论遇到大事还是小事,都有我们修的。只要我们善于留意。

我爸爸委托我帮他和他朋友抢火车票,我也是找别人抢票的。那个人告诉我说:可以少买一两个站,这样抢到票的几率高一点,同样能坐到终点站,中间都不用补票的,如果查票你就补票,不查你就不补票。作为一个常人,可能想法就是能逃票则逃票,实在逃不掉再补票,但作为一个炼功人,那标准就不一样了,得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真。维护亲人的利益也不行。我就给我爸发了一条信息,我说如果是我,我就会自觉补票,我觉的你们到了相应的站自己自觉把票补上。果然,深夜我爸回来了,我问他,他说他把票补上了,但同行的另一人就没有补票。

你看,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提高吗?不就是在修吗?

而且,我在背的时候,发现我念出来的时候,那个声音、感觉越来越柔美,真的,只要学法,一切都在变化。越背法越喜欢背。而不是象以前,背着背着就不想背了。我想这是因为学進去了。

其实,这几天背的法也不算多,第四讲的灌顶以及后面的都还没背。但是,我觉的我背的比较踏实,入心。仅仅是背了这几段法,我就明白以及确认了自己也可以是一个炼功人了,并且懂得如何去实修了,这是大法的威力。当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的时候,真正修炼自己,从内心深处,从本质上改变自己的时候,我再去看《洪吟》,我觉的特别亲近,很明白,很受鼓舞,对法更坚定。我也背《洪吟》。师父在《洪吟》〈容法 〉中说:“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是的,一个修炼人,一个会修且实修的人,他会觉的前程光明,可能不会修的人就很苦恼着急,会觉的迷茫不知前程在哪,久了就容易离开大法。

我曾经就属于那种学了大法而不会修的,其实就是法没学好,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真心的希望得法的同修都会真修、实修,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

层次有限,一点个人浅见,如有不当,望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再悟病业假相,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

最近关于对病业假相的认识,大家都谈了许多体会。对我也有很大的启发。我把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写出来与同修共勉。文中如有对法认识不清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愿我们共同精進,走好最后的路。

有一次,我正在看《转法轮》第七讲“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当我读到“曹操一听以为华佗要拿他脑袋”时,忽然听到一念:“这是那个瘤子说的。”我一惊,感觉到有一扇门打开了,明白了无边法理中一层内涵:这个瘤子是一个来讨债的阴性灵体,它为了能讨债成功将曹操置于死地,就阻止华佗为他开颅做手术,于是它向曹操大脑中反应一念:“他要拿你脑袋。”曹操是个常人,自然分辨不出这一念不是来自真正的自己的思想,而是被这个灵体操控的。于是,曹操误以为华佗要杀他,把华佗关進监狱,最后这个灵体索命成功了。

在关键时刻,曹操为什么主意识不清让灵体做主了呢?人是很弱的,人的疑心、怕心、戒备心、自以为是等诸多人心都可以埋没自己的主元神,同时也给灵体提供了生存的业力场。

作为我们修炼人来讲,病只是表面假相,实质是业力和执著心等负面因素造成的。旧势力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来進行破坏性考验。所以此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是必须的,但光发正念是不够的。要修去执著心,清除业力场,在法上提高上来,下面就谈谈在我所在层次中对病业的理解。

一、认清病业假相,不被假相干扰动摇

修炼人要明确我们没有病。病在早期得法时师父都给我们清理了。因为只有没病的身体才能真正修炼,才能岀功。现在这个病业是假相,实质是心性上的问题。是有债要了结,心性要提高,邪恶要清除的时候了。但这时,这个灵体在旧势力的操控下会利用我们的观念不断的给我们返人心,变着花样的干扰我们,让你怕,让你怀疑,让你委屈,怨恨,让你没有正念,对大法动摇,最后用人的办法应对,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千万不要轻易上当,让灵体做主,让旧势力得逞。

二、把病业看轻看小

师父在《转法轮》中开示我们:“如来佛手里那个碗,这么一照,你看孙悟空那么大,一下子变成一小点。这个功能就能起到这么一个作用。不管灵体多大,不管灵体多小,一下子打到手里抓住,就变的很小。”师父已经把这个法宝赐予了我们,我们一定要用呀。往往常人在病痛中为了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安慰,无意中会把病情夸大;常人是在求关心和温暖,我们修炼人可不能求这些。你越看重它、加强它,它就越强大,你就越渺小。

有一次我背师父的这段法来化小魔难,竟然听到一个声音问:“要多大的碗?”我差点笑出来,但正念一下子就上来了,感觉那个魔难小多了。其实它什么都不是,都是自己人心不去招来的。

旧势力想利用这一难毁掉我们,我们就将计就计把它当成提高的机会:平时很多隐藏的执著、观念还认识不到呢;现在它来干扰了,也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了!自己用心向内找,师父也会点化给我们,同修也会帮助提醒,正好抓住它彻底清除。

三、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向内找

向内找是师尊赋予我们的一个法宝,也是生命走向更新的过程。向内找是严肃的,决不能成为摆脱魔难,解决痛苦的工具。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是个人修炼或成就自己,所以在做三件事中,在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中都带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因素。为什么对大法要有坚不可摧的正念?为什么要做好向内找?因为宇宙中无数的生命都在盯着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只有我们做好做正,那些对大法认识不清的生命才能佩服,才能平衡,才允许我们走过去;它才因为能正面对待大法而得救。所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向内找是带有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使命的,也更显得严肃而神圣。

四、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一个大法弟子出现大的病业干扰绝不是一个人的问题,相关同修都应向内找,因为我们是个整体。帮助同修就是帮助自己,在对待同修的病业问题上很可能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同修的执著很多自己也有,可能隐藏的很深。所以我们为同修负责也是为自己负责。打开心门,消除间隔,与病业同修携手共進,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邪恶就无缝可钻了,同样带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因素在内。

在病业问题上虽然还有许多未知因素,还有旧势力更加隐蔽的安排和干扰。但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们按照正法时期大法的要求,做好自己该做的,无执无怨,把自己交给师父,无论结果如何,师父一定为我们做主。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大法内涵无限,请同修以法为师。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信师信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我是二零零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我是某大型国企地市分公司的负责人。在常人眼里,是个典型的成功者,年轻有为,优渥荣华,前程大好。

二零一四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被绑架、非法关押了近三百天,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缓刑。一路走来,无论纪委、公安、检察院、法院还是看守所,以及亲戚朋友,可以说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惋惜”与“不理解”。是啊,而且不是一般的饭碗,是“金饭碗”啊。

跟同龄人相比,我这个人性格一直比较平淡随和。在修炼之前,我一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比较顺其自然。走入修炼,就更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常人眼里,被关押对个人来说可谓“天塌地陷”,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真的没觉的有那么严重。当然一点不动心不客观,因为现实的压力毕竟要去面对,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作为一个人在修炼。

其实这就是一个“失与得”的问题。师父说:“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是“失与得”,而常人口中经常说的是“得失”,看似相同,但一前一后,就有了本质的区别。

同时这也是悟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

自我回家以后,见过我的亲戚朋友都有一个感受,那就是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我还会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这也是他们很难理解的。通过修炼大法,我们都已知道,人类历史上的一切都是在为今天正法奠定文化和基础。那么翻检历史,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了道义纲常、正义良知而历尽苦难乃至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这样的事例俯拾皆是、不绝于史。而相比今天,这最辉煌、最殊胜、最伟大的宇宙正法,我们承受的那一点苦难、魔难实在太小太小了。

回家后,一个偶然机会在同修家里遇到了另一个同修,这只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她对我的事只说了一句:“看来师父这是真心让你修成啊!”当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不承认旧势力用任何借口迫害的。但是事情既然发生了,师父也有“将计就计”的法理,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这些法理在我这场关难中都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

一方面表现在放下名利情、提高心性上。我一直以来对“名”就不是很看重。在单位当一把手时,我从不让下属给我提包,也通过司机告诉保安不要给我开车门。就是对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也平身以待、敬语相谈。所以尽管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光环”(主审法官语),但我真的很淡然。并且以后公开大法修炼者的身份了,反倒有一份释然的感觉。

在“利”上,面对每年几个亿的收支运作,各级干部的提拔任免,我都能做到不沾不染、公心以对。在今天中国的现实环境,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为了市场竞争和企业的良性运营,最基本的人情交际、迎来送往是无法避免的。师父在《精進要旨》〈圣者〉中讲过:“怀大志而拘小节”,自己在这方面一直做的不够好。现在好了,连一粒大米都没有了,也就避免了在这方面再失德造业。

此外还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滴酒不沾了,解决了长期困扰我的一个大问题!

相比名与利,这场关难对我在“情”这方面触动是最深的。我这个人一直以来很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对谁都是很善意的理解与交往,一个亲人形容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坏人”。所以无论修炼前还是修炼后,我都帮了不少人,也觉的跟大家都很融洽,关系都不错。可是经历这场变故回家后,跟我有过沟通的人屈指可数。甚者,一些我一直关照帮助、曾经表示鞍前马后的人,过年的时候连个短信都不发。经此一遭,我深深的感受到,现在的人确实是不行了,为人处世只为利益,不问道义,救人真的很难。同时我也更真切的体会到了人的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当然,对此我不曾有任何的失落与失望。众生苦趣,为幻所迷,但当悲悯,矢志不渝。看明、看淡人中的情,反倒有一种轻松、疏朗、喜悦的感觉。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另一方面表现在学法炼功上。以前由于工作的原因,学法多是一个人看或读法,基本每天一讲。后来我学两讲,特别是二零一六年五月开始背法。由开始时每天背两、三页,逐渐到五、六页,现在每天能背十页左右,并且已经背到了第六遍。经过这段时间静心读法、用心背法,时常会出现新的领会,新的收获的感觉。

炼功上就更是明显了。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一直不能双盘,很是苦恼。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里,两条腿可以双盘了。到了现在,状态好的时候,已经能比较轻松的突破一个小时了,这个在我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走过了这一场关难,在获得身心变化和提高的同时,更能体会和感恩的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为弟子呕心沥血,均衡着、安排着一切。这里有一个实例。我以往炼动功,除了身体发热,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在被绑架的初期,我是被168小时专人独立监控关押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炼动功,炼第四套“法轮周天法”时,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强烈的气流随着双手的动作遍布周身。这种状态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还有一次是在看守所里。那时邪恶很猖獗,不让炼功。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不让有动作,那我就意念中想象着另外空间那个体炼抱轮。有一次刚一想“头前抱轮”,两只手就自动抬了起来,象有一个轮托着一样。这个感觉从那以后到今天,每次抱轮都还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我最困顿、最煎熬的时候在鼓励我。也确实是这样,这两次的奇异经历给了我莫大的鼓舞,让我坚定了正念正行闯出魔窟的决心。

还有一件事讲起来也有几分神奇的色彩。我在被单独关押的时候,房间里有一本杂志,可能是看管人员看的。其中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正好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而里面的内容似乎完全是针对我的境遇而写的。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

更神奇的是,闯出魔窟后跟一个朋友谈起这段经历,转天这个朋友送了我这篇文章作者写的两本书。一本书的名字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第二本的书名是《时间会证明一切》。而我在被非法庭审最后陈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相信,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这简直是太神奇了!我相信,每个真修弟子或是在身体、或是在心里都感受到过这种“神迹”,师父真的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

时间走入了二零一七年,这是师父正法的二十五年,也是大法弟子反迫害救众生的第十八个年头。记得自己一直苦于不能双盘的时候,师父曾点化过我,告诉我一定能盘上,但盘上那一天,这件事情也就要结束了。而今天,无论是从宇宙天象,还是从人间世事来看,这一切都已接近尾声。过年之后又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发现师父从二零零四年开始就一直在强调走好最后的路。

有同修写了长篇文章,讲正法时间的问题。自己仿佛突然间意识到,如果按照原来的安排,我根本就不能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这个行列中!师父近期发表的几篇经文都是在强调学法炼功这个基本问题,实际上表明我们好多大法弟子都不够标准,都还有太多的人心和执着,这或许是正法進程一再延续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师父在《洪吟三》〈麻烦〉中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我们每个人都扪心自问,是不是这样呢?那怎么办呢?其实也简单,就是放下对时间的执着,对自己能否完成誓约的执着,对自己能否圆满的执着,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让我们共同精進,不负师恩!

下面请听大陆北方大法学员的文章:修口真的太重要了,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

近些日子,看到网上同修写的关于修口的文章不少,颇有体会。长话短说。

一、好奇心、好事心、好打听消息的这个心真的不好。该知道的就会知道,自己时刻需要注意看自己动的第一念是否是正念。

比如前些年,沈阳的高蓉蓉被营救后,有很多同修打听,也包括我本人。高蓉蓉再次被非法抓捕时,我正和朋友聊天。朋友当时说了一句,沈阳有个炼法轮功的女的,叫高蓉蓉,刚刚被抓。当时我就问了几句,然后打电话告诉同修:请证实一下,如果是,赶紧发给明慧网。当时我还不会上明慧网。后来证实是真的。也算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这事。这也是在其它地方知道了沈阳发生的事。

二、我所在是一个北方的城市,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家自发做讲真相、救人的一系列事情。当推广使用真相币时,就在钱上写下“法轮大法好”。后来真相币被大量使用,一个常人朋友经常能换到零钱,于是我就找到他换零钱,几千、几万的换,后来多的时候一次换几个大提包,给资料点。当时和同修说过多遍,不要问在哪换的、谁换的。

后来同修出事被非法抓捕。过了一段时间另一个同修看到我,跟我说让我换零钱。当时我心里一震。经过询问,资料点的人都知道我在换零钱,而且其它资料点的同修也知道这事。这时我想起,换零钱的时候,有一次电动车无名的响起警报。打那以后只换过几次,就不得不停了下来。觉得这是师父给我一次证实法的机会,由于同修不修口,被迫停了下来。

没有责备同修的意思,但同修你的不修口,为了安全,别人不得不把证实法的一件事给停了。这本是我在证实大法救人方面的强项,换的零钱可以供五百万人以上的城市使用;可以这么说,要多少有多少,就怕你花不过来。心痛,但不责怪你。修口真的太必要了。师父在讲法里说过,以前和尚还讲“身、口、意”嘛。

以上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文章:及时灭掉思想中不正的一思一念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

我在得法后至今短短一年多,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形式的迫害。往往在迫害发生前,我的脑海中都会有不同的被迫害场景出现,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还以为是自己思想中想出来的,没有否定,还顺着想下去。

今天上午学法,使我对“及时灭掉思想中不正的一思一念”这个问题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

很多时候,我们思想中可能会有一些不正的念头。那些不好的思想,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有些坏东西,可能会往我们的思想中打一些坏的思想,当然不一定是我们自己的思想。比如说,怕心,如果怎么样做就会被什么什么样。当这些东西试图控制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加以识别,并及时灭掉这种坏思想,不承认,不接受它!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当我们能分清真我假我的时候,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是产生邪念,追求不好的东西,它就来帮你,你就修到魔道上去了,会出现这个问题。”我理解,这里的“修到魔道上去了”,也包含符合了旧势力,旧势力就来控制我们的因素。我自己就因为未及时灭掉被旧势力强加的不正的一思一念而栽过很大的跟头,引来牢狱之灾。

去年十月的一天,我正在做《九评》书,突然思想中有一念:是不是人家在(监狱)里面待过的都修的好啊?当时我也觉察出这一念不对,心中也想到要否定。可能因为否定的力度不够强,并且没有分清楚这一念并不是自己的,此后不长时间,我就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在那一个月中,开始我都能够在站班时发正念,然后背诵《论语》。可有一天,正念就是起不来,思想中想的全是自己以前的工作没有干好,对不起领导对我的赏识,出去之后要努力工作,弥补不足。想着想着,突然哭了起来,最后甚至还想:不然我出去之后辞职吧。等我恢复自由,看到单位给我解聘的邮件,日期正是我想辞职的那一天。

在上了旧势力不少当之后,我能注意及时识别并破除旧势力强加的不正的一思一念。比如一天我不小心脚崴了一下,不正的那一念先出来了:“这下坏了,我妈刚出了车祸,我又瘸了,还怎么照顾她啊!”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一念不对,立刻发出强大的一念:“灭!不承认!不接受!”我的脚马上就好了,一点儿事都没了。

在照顾母亲的那段日子,我要每日二十四小时待在医院,完全失去自由时间,怨恨心不自觉的会起来。我母亲把自己一生的积蓄都给了我弟弟,可我母亲在医院里弟弟只来了两回,还是为了处理所谓赔偿的事情,从来没在医院陪护过一夜。有一天我在打开水时,突然冒出一念:天天被这么拴着,不如撞死算了……幸好我及时识破旧势力的邪恶伎俩,想要我的命,并用强大的“灭”与“不承认、不接受”否定了。

我体会到,产生了不正的一念后,要尽快识破、归正,师父也能帮我们,为我们做主。

以上是自己修炼到目前层次的一点点浅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下面请听湖南大法弟子的文章:对修炼意志力的一点体悟,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

在学法小组有同修多次提到意志力的问题,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和其他讲法中多次告诫我们要做到“修炼如初”,可不知为什么就是精進不起来。在学法小组有位同修学法犯困多次将书掉到地上。其实并不是这位同修不想精進,而是克服困魔的意志力这一关没修出来。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说:“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 困魔这一关我是深有体会的,对如何克服这种消沉状态,增强意志力,借明慧一角谈点体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意志力体现在修炼的方方面面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三年了,对师父的这句话读过二千多遍了,我每星期读二遍,直至今日才深感这几句话有多重要。忍耐、吃苦、还业、悟法、提高,在打坐中吃苦,在矛盾中实修、忍耐,在迫害中坚定正信,在病业假相中还业升华,在各种利益面前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在情欲面前守住心性,在矛盾面前找自己,修自己。做到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方方面面都涉及修意志力的问题。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信师信法是根本,哪怕在最艰难的境遇中,在看似无望中都要以坚强的意志坚持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柳暗花明”那样的一刻,就看我们能不能修出来。

二、如何才能修出坚定的意志力

很多时候我们不精進、关过不好、做不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都是意志力不强造成的。而邪恶干扰的目地就是为了毁掉大法弟子的意志,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加强自己的意志力呢?心中有法是意志力强的根本。心中没法,没有支柱,意志力减弱,人念一起、执着心不去,关就难过。比如打坐,从法理上懂得,打坐能消业,能转化本体,腿痛是好事,也许痛正是自己宇宙天体更新的体现呢?炼功不仅仅是改变肉身的问题,同时也是自己所代表的整个宇宙体系内众生被法加持净化更新的过程。只有从理性上认识法,意志力就会增强,就会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学法犯困我吃了不少苦头。有时实在困的不行,我就站着读、跪着读、走着读、听法、抄法。我不放弃,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就没招儿。还有一部份同修就是发正念时倒掌、手势变形。有同修说:我做常人的事一点也不困,只要一拿起大法书不到十分钟就迷糊了,明明知道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可就是长期突破不了。要突破这一关,就必须多学法。

三、意志力来源于强大的信念

师父在《洪吟》〈法轮大法 〉中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修炼中,我们都知道信师信法,有时还把“信师信法”挂在嘴边。可是真正做到却不那么容易,甚至感觉很难、很难的。

我地有几位同修同时过病业关,精進成度不同,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同,真是像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的:“人神一念”,他们过关的效果不同。有位七十多岁很精進的甲同修,洗澡时滑倒在浴室,脚无法站立,眼睛睁不开。她的第一念是: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的,即使我修炼有漏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先生把她抱到床上,全身不能动,儿女们急坏了,强行要送医院。甲同修心很稳,对家人说:你们把我送医院不是关心我,是害我,常人的医院怎么能治得了修炼人的病呢?去医院就只有死路一条。在家里,我能听法,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对待,消业、过关。有法在,有师父的法身看着、管着,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家人拗不过她。她用坚强的意志和对大法的正信否定了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不到一星期恢复正常,又投入到三件事中。如果当时甲同修动了人念,心不稳,顺了家人,那麻烦就大了,想用常人的办法来解决修炼人的问题,那结果肯定是常人的状态。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害了自己,也给证实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

由此说来,在修炼中不管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魔难,怎样的过关和多么复杂的情况,我们都只能记着,只有遵照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要我们心中有法没有过不去的坎。因为旧势力它们的目地就是让我们脱离这一部法,而师父的目地就是让我们同化这一部法,真正溶入这一部法,在不断的、全身心的溶入大法的过程中,什么过关、消业、执著心,意志力弱,最终会在坚定信师信法中突破。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一天下午,我走在一条靠河的小街上,遇见了三个同修,有两个同修向我打招呼。我向她们走去。一个同修指了指旁边一个卖生姜的男子说:“我们怎么劝他都不退。”我看见有两个人在选生姜,有一个是同修。我说:“他可能只顾卖东西,没听懂你们说的什么。”同修说:“不是的,他说了就是不退。”我心里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强硬,我试试。我走得很慢,边走边回头看那个卖生姜的人。我见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地上守着他那一小堆生姜,我赶快走过去,想趁没人的时候给他讲真相,他能注意听。我问:“生姜多少钱一斤啊?给我称半斤。”他报了价说:“你自己择(选)。”我说:“随便给我捡几个就行了。”他叫我自己捡。我蹲下身子捡了几个放称盘里说:“兄弟,他们叫你退队是为你好,你为啥子不退呢?”他说:“买点生姜择来择去的,择了半天,计较得很。”我说:“你别生气了,天都快黑了,卖不完也快回家去。”我又问了他住哪里,叫什么名字,他都一一告诉了我。我说:“你就应答我把你入过的少先队退了好不好?”他说“我退就是了。”我说:“你还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提着生姜走了,他说:“谢谢你这个老姐姐,老姐姐慢走。”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嘛,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更应该考虑大法。”我们是大法弟子,要给别人讲清大法真相,首先自己应该做好,替别人着想。别人看你好,才能听你的,信你讲的。小事做好了,得的结果却不小。
    ——《讲真相中为别人着想》

二零零九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做饭,突然停电了,我急忙开门看电闸,一开门,又拥進一群大小伙子问我:“你认识某某人吗?他放在你家什么什么机器。”我说:“不认识这人。”不容分说,他们就开始乱翻,六十来平米的房间翻了四个多小时,连孩子的一张小纸条也不放过,然后拿着我学的大法书,把我推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国保大队长亲自拷问,我想,这同修是流离失所的,我只见过一面,不知名字,他做的事是对的,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这东西是法器,决不能交出来。国保大队长咬着牙说:“我就不信找不出来,找不出来我就不姓X”,另一个说:“市里对这案子很重视,叫市里拨二十万块钱来,你这样的,还不值二十万。”说着,揪着我的头发,拽到刑讯室。我明白,意思是说整死我,也不用赔二十万块钱。我说:“谁也不敢动我。”心里一遍一遍喊着“师父救我”。我坐在沙发上,看见地上的刑具也没动心,默背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队长恨的咬牙切齿,拿着盛满矿泉水的瓶子,在我头顶,上下比划、比划,就是不敢砸下。白天晚上坐在椅子上,有人看着,不让睡觉,脚肿了,直不起腰来了。十几天后,还是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我和同修们不断的背师父《洪吟二》〈师徒恩〉中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一个月后,一个警察拿一张纸给我说“你劳教一年半”,我说:“不要,谁弄的谁去。”他们还是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推上警车。在劳教所的医院里,我坐在地上大声的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抽血”,引来不少人围观。回来时,还没進看守所的门,我见了狱警,就说“真善忍好”,有的不语,有的点头示意。半个小时后,拘留所长回来,垂头丧气的说:“回家,人家拒收。”师父又帮助我过了一劫。
    ——《师父帮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因为我的童年与一般孩子的童年不同,而且从很小年纪起就承受了不一般的艰辛,我无法理解和忍受那些缺乏耐力或智慧的人,我的性格中对他们缺乏理解,考虑和同情。后来我发现这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其中一面非常富有同情心,想要拯救所有人和世界,另一面则是冷漠无情,和漠不关心。在修炼中,我必须用慈悲取代冷漠,更多的想到其他人和自己周边人的幸福。比如有一个例子,我对一位当地同修的缺乏活力、意志力和耐力而感到恼火,我开始对他不尊重起来,心想他怎么能够在这样的状态下生活。那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和这位同修坐在一个沙发上,但是他的身体没有向前倾,而是向后弯。他的膝盖也是向后弯曲,手臂,背部,整个身体都是残疾的状态。他每天都处于这种状态,在人类这个空间上能活着本身就已是惊人的事实了,而他还是一名大法修炼者,这简直就更是一个奇迹了。我当时就明白了,不能评判和指责他人,因为每个人都有非常复杂的背景和情况,没有人能从表面上看出一个人的全貌。我同时也为自己曾经有那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我也明白了,对他人所有的坏念头,都会超过十倍的方式回到自己身上。当我一旦用慈悲心取代那些坏念头时,如同一块巨石从我的背上被卸下,我变的更轻松和内心平静。
    ——《修炼道路的一个简短总结》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当前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