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899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4月8日
节目长度:62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694 KB

58,14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4月4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99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不修口、随便给同修建议带来的魔难
修去习以为常的党文化
对过“病业关”的一点认识
找到和小同修的差距
法轮大法归正亲子关系
修炼交流摘录


不修口、随便给同修建议带来的魔难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修口、随便给同修建议带来的魔难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近期在明慧网上看一些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从中看到我自己当年的影子,显示心、不修口、随便给同修建议(没有意识到不在法上),给自己与同修带来了魔难。

两年前,看到一位刚刚结束四年刑期出狱的同修,讲起狱中情况滔滔不绝:她如何帮助同修、如何指出同修的不足等等(据她说她在监狱开辟的环境很好,可以和同修说话)。她这种喜欢表达的状态,活脱脱一个当年的我。看到她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我准备有机会和她说说我的状态,结果,几个月后,同修再次被绑架,又被非法判刑。

下面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对魔难中的同修有一点点的帮助作用。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我就被邪恶反复绑架、抄家、劳教、关押。每次被迫害,虽然都不配合邪恶,但坚持的也很苦、很难,更可怕的是自己始终不知道究竟漏在哪里?每次我被绑架,周围的同修都很吃惊,认为我是同修们公认的精進的大法弟子,我的几篇投稿都被排在明慧网交流文章的前面,每天学法至少两讲,三件事也在做。

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的,由于自己文笔好,表达能力强,无论到哪个小组学法,我都会成为交流中的中心人物,我能在接触的短时间内,指出同修的不足,帮她们找到解决的方案,成为那里的小协调人,有的同修甚至提出某某(指我)说两句,好象我不说几句就不过瘾。

就这样,身边同修有事儿,都想找我商量商量,而我也来者不拒,口无遮拦,自认是在法上。有一次,一位同修正在犹豫是否要办医保?同修的工作单位原则是自愿办理,不强迫。同修不修炼的家人让她办,而她本人认为修大法没病,所以拿不定主意,因办医保每年要缴费的,恰好她遇到我,就让我拿主意。我想都没想就说:“那就办呗,你现在没有病,将来说不上哪天不精進就有病了,到那时,你再自费看病,你家中不修炼的人是不理解的。”结果,多少年后不幸被我“言中”了,在一次小组学法结束后,她第一个开门往出走,被门外蹲坑的十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拎着衣领截了回来,因此得了心脏病开始住医院。

倘若在今天遇到让我拿主意的事情,我会说;按法的要求去做,你觉的应该办就办,不该办就不办。至于办医保对错姑且不说,作为修炼人不要随便给其他修炼人做主,真正能给修炼人做主的只有师父。

十年前,在学法小组里,一位年轻的女同修不结婚,她母亲是同修,很为她着急想让她结婚。我听到后就说:“结什么婚?哪有时间结婚?”不知道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她自己压根就不想结婚,至今这位同修快奔四十了,仍然未婚,由于工作努力,在单位职务、职称不断的提升,连学法的时间都被挤没了。这事儿要搁到现在,我是不会发表意见的。她该不该结婚,自己决定,其他同修的参与,都会扰乱师父给她安排的路。

几年前,一位同修被绑架,家人给警察送去三千元钱,恰好同修血压很高,派出所警察借坡下驴,既然收了钱,也就让家人把同修接回家了。回来后,同修听说家人给警察送钱了,觉的是给邪恶输血了,自己有污点了,就在我面前放声大哭。那时我看到同修情绪激动、满面通红,显然是血压在往上升。我是医生,为避免刺激而发生脑血管意外,我立刻说:这不是给邪恶输血,这是孩子的一片孝心,哪个家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送钱赎人的……这种完全不在法上的劝导,的确让同修安静下来了,可我是在误导同修,过后我也没去纠正这种不在法上的观点。如果今天我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在刚刚被绑架回家的同修面前,指责她该不该签字的问题,以致使同修在我面前情绪激动、血压升高,被绑架签字的同修,都会慢慢在法中归正的。

还有很多很多,不一一例举了。自己这个漏是不是很简单又很可笑?就是自己喜欢表达嘛!就是这样一种毫无察觉的口无遮拦的表达,让旧势力借口纠缠了自己十几年。其实,这种不在法上的表达,就是误导同修,就是乱法了。

明慧网交流文章说一位同修不在法上的行为,我身边有一同修怕其想不开,劝那位不在法上的同修说:你不要想不开,他在网上报道你的缺点是给你德呢。象这种不在法上的口无遮拦的随意劝导、随意点评、随便建议等等做法,在学法小组中、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人的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等各种执着心,都可以在这种口无遮拦的表达中发展壮大,它们依赖你的这种不在法中的表达而存活,因为这些心都是通过不在法中的表达才能体现出来,旧势力就凭着你的这些心而长期的纠缠,让你时时处于利剑悬头的感觉而你却不知道对手在哪里。

三年前,我意识到这一情况后,我就开始修口,我把修口那段法背下来,经常背,并且渐渐的减少与同修接触、表达的机会,推掉了所有依赖我的同修见面的机会,而同修要让我给个建议,我就建议和我一起学法,法学过了,她自己就有了主意了。对家中常人,我也改掉了随意点评、随便建议或应声附和的毛病,只要不是涉及讲真相的事,我基本不参与。

三年来,我平稳的做着三件事,邪恶在我面前就象消失遁形一样,片警也不再给家人打电话骚扰了。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去习以为常的党文化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去习以为常的党文化,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党文化在中国大陆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领导阶层尤为突出,人的思想长期被党文化灌输浸泡,潜移默化、习以为常而不自知。以前我在单位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是一个党文化比较严重的人。修炼二十几年来,因我没有认识到党文化的危害性,所以没有重视修去它。去年,通过几件事情的心灵触及,我才如梦初醒,觉察到党文化是我修炼路上的严重障碍,不光阻碍我提高,还影响到大法工作的整体配合及家庭的和谐。

下面我把修去党文化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在帮助同修中修去党文化

去年春天,得知某村A、B俩同修矛盾很大,几年都不搭话,周围同修劝说无效,很为他们着急。于是我就主动和几个同修去帮忙协调一下。先把A同修找来,让她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一开口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愤不平,说B自私、贪婪、欺负她,专占她的便宜等等。越说越气,很激动,还说B是坏人,还不如一般常人。我有些听不下去了,就打断了她的话说:她是同修啊!你怎么这么说话呢?难道你就没有问题吗?出现问题要向内找啊!她很不服气的说:我没有问题,我是受欺负的,她做的坏事要遭报应的!我期待她遭报应!

听到此言,我很震惊,声音有些严厉的对她说:你怎么这么不善?还期盼同修遭报应?同修有问题你要给她指出来,不能把她推出去,你这种向外找,不修自己的做法是很危险的,赶快找找自己吧。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啊!A好象没有听到我的话似的,继续说:B想和我和好,但我一直不容忍,不想和她来往,永远都不原谅她。

从A同修的一番话中,在场的同修都看出了她有不让人说的强大执著,这可能是她俩矛盾的主要方面。于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想从法上和她交流。当她看到大家都没有说她好、顺着她说话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发雷霆,快速离开了,使交流中断,不欢而散了。此时,我们认识到了是我们心急了,使同修不能接受。一同修坦率的给我指出,说我说话生硬,语气缺乏善,带有指责埋怨的因素,触动了同修恶的一面。

晚上回家后,我很沮丧,有点委屈,觉的好心没好报,也自责帮了倒忙。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态度不善根源在哪里?夜里躺在床上,经过认真的反思,我看清了自己的问题:是在单位上班期间,邪党那一套领导作风一直存在我身上。那时批评指责别人是家常便饭,制定企业奖罚制度的是我,执行制度的还是我,只要谁违反了规定,定罚不饶。为此曾得罪了几个人,曾有好心的人对我说:你人是好人,就是太认真了,得罪那些人干什么?当时,我在单位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执行的是邪党的方针政策,管理方式是强制、斗争那一套邪党文化。这些恶习带到大法中来是行不通的,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去除的。

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对照师父的法,我很惭愧,我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同修是一面镜子,她身上反映的问题是对着我来的,自觉清高、强势、争斗、报复等人心我都存在,只想自己痛快,不想他人的感受和接受能力,这不和大法扭劲了吗?我清楚党文化不去掉是修不出慈悲心的,一定要修去自身的党文化。

A同修恶的表现,让我也找到了自己恶的表现。几年前,我对曾举报我的人遭恶报,也有幸灾乐祸的心。今天看到A同修希望B同修遭恶报的心,引起了我对举报人的负罪感了。她之所以对大法犯罪,是因为我没有给她讲明真相,没能救了她,虽然我也和他们夫妇俩讲过几次真相,因自己修的不好,层次不高,没能真正的救了她。如果她明白了真相,就不可能出现她家遭恶报,我家遭迫害的悲剧了。想到这些,我从心里觉的举报我遭恶报的那对夫妇是很可怜的。我尽量的弥补自己心里的遗憾:详细的给她讲了善恶有报的法理,在日常生活中多帮助和关心她,帮她干一些她干不了的活。她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对不起我们,还怕我报复她,在我面前很拘束。现在,她真的变了,再也不干那些缺德的事了。

二、在营救同修中去除党文化

去年五月份,我市有个同修被绑架到异地看守所,我们去找家属,希望他能配合大法弟子去要人。但不管我们怎样劝说,他就是不答应叫大法弟子参与此事,避开我们,自己偷偷的走后门,托关系送礼,给我们营救同修造成了一定的难度。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营救工作没有什么進展。后来,参与营救工作的一个同修,就在大法弟子中发动征签活动。当征签表集中在一起后,我们发现其中有几张纸上的名单全是一个笔体,不难看出是一个人代签的。后经查对,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也被签上了名字。这种不真实的名单是背离大法原则的。在几个参与营救工作的同修凑在一起交流时,我严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和同修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明确表明要立即停止这项征签事项。我的话引起了在场那位提出征签同修的强烈不满。各执己见,最后也未能达成共识。

回家后,我心烦意乱,寝食难安,认真查找自己:为什么又把事情办炸了?想来想去,还是身上没去掉的党文化作怪。简单的工作方法,批斗式的交流,党八股的点题方式,哪一样不是党文化的东西?不但事没有做成,反而挫伤了营救同修的积极性,同修的热诚被我一盆凉水浇到底,今后可怎么配合啊!我心里难受,同修那里可能更难受。我决定去掉面子心,亲自上门向同修赔礼道歉。

两天后,我去了同修家,她一开门,我真诚的告诉她:我是来负荆请罪的,对不起,我身上的党文化太重了,伤害了你。同修也满脸堆笑的说:我在家也难受极了,两天两夜的向内找,我这个人太强势了,不愿让人说。我说:你别生气了。她赶快说:生什么气啊,谢谢还来不及呢!咱俩的性格正好相反,如果经常在一起碰撞,才能提高的快呢。

就这样,我俩的矛盾在向内找的法理指导下很快的化解了,心性也升华了,我觉的心里象开了一扇门,身心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象破了一层壳似的。我心里感恩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们心性各异的人溶在了一起。因我们整体配合达成了共识,本来家人得知要判刑的同修很快安全的回家了。

三、在家庭中修去党文化

通过和同修的几次碰撞,我认识到了我身上存在的党文化毒素,也认识到了尽快去除党文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感。我希望能得到老伴同修的帮助,就真诚的和老伴说:我这些日子让党文化搅的到处碰壁,我也真认识到了它的危害了,我真想赶快去掉它。你看我在家里是不是也有党文化?老伴平心静气的说:还不少呢!都象你这样的,日子还过不过?修炼了,什么也不干了,哪有女人味!扫地、搞卫生、洗衣服你干过吗?上班期间你工作忙,哪样活不是我干的?退休了你还让我干!饭也不会做,只能糊弄事,炒菜什么味也没有,象猪食。我跟你过的冤死了!找你这个老婆什么用也没有。看人家一个个吃的胖乎乎的,咱一点也不长肉。最后,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时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我还有些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对他说:修炼人吃什么填饱肚子就行了,还执著吃啊!你是太挑食了,你也太会过日子了,不舍得花钱,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他看我不接受也就不再说了。

后来,我静下心来,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家中的行为,觉的老伴说的都是事实。确实我不会干家务活,有时,有空闲着也不愿动手去收拾一下卫生。东西乱放,都得老伴给收拾。早晨起来,我想背段法,老伴就把地扫干净了。他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长期养成习惯了),做饭三下五除二,不管好吃不好吃,吃不来就吃咸菜,他真成家庭主妇了,站在他的角度来看,也真是太委屈他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还在党文化上。我从结婚以来,思想经常出现“妇女翻身得解放”、“妇女能顶半边天”、“男人能干的事情女人也能干”的党文化词句。在人中争强好胜,老想当女强人,出人头地。把男人当成了配角,老想压制男人,推翻传统文化。在家庭中忽视了女人应尽的责任和本份。我在家庭中的行为,正是符合了当今世上“阴阳反背”背离传统文化的变异行为。连儿媳妇都看不上我,埋怨我不会照顾她公公。

通过大量的学法,现在我认识提高了,观念也转变了,开始学着做家务活。我和丈夫是同修,做事我要多为他着想,多给他点时间学法,因他文化低,学法慢,跟不上,为此,他经常情绪低落自卑,这与我对他的关心帮助不够是有关系的。平时,我只管自己抢时间学法,家里的琐事大多是他干,占用了他很多的学法时间,我却熟视无睹,心安理得。我真的太自私了,感到很对不起丈夫,也很后悔。

经过认真向内找,发现我身上还存在不少的执著心,一切也都源于毁人的党文化,我一定会修去它,以谦卑的心态对待一切,真正以法为师,做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感恩师父的教诲!谢谢同修。


对过“病业关”的一点认识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对过“病业关”的一点认识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本文题目中的“病业关”为什么要打上引号?因为按照师父讲的法理,我理解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并没有什么病业关要过。我很赞同有的同修把它叫作过“心性关”,它是在修炼中遇到魔难、遇到矛盾所反映出来的一种心性的表现,是在正法中,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一种所谓的考验,这是我们不能承认、不能接受的,也是要清除的。

我接触了一些过“病业关”的同修。有的同修讲,她患了什么什么病。我问:你怎么知道的?她说:某某大医院诊断的。我说:修炼人怎么会有病呢?她说:身体出现什么什么症状,很难过,有多长多长时间了;还有的同修讲:他怎么坚持没吃药,没有上医院等等。

也有一些早走了的同修,有的没有去医院走了;有的進了医院最后还是走了。我认为这些走了的同修,多数都是把它当成病业关没有过去而走的。我也看到有些同修开始还是把它作为一个所谓的“病业关”,后来认识到了,把它作为一个“心性关”来对待,多学法、多发正念,向内找修自己,提高心性,放下生死,最后闯了过来。

我还发现一个状况,同修在切磋时,法理似乎都很清楚,也知道修炼人的身体师父已经给净化了,已经没有病了。它也不是师父安排的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也知道要否定邪恶的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当身体出现不舒服的情况时,特别是时间一长,看不到发正念的作用时,往往心里就不稳了,师父的法就忘了,这时各种观念、人心就出来了,有的甚至开始埋怨师父怎么不管我呀?最终被邪恶夺走了生命。这些教训已经非常多了。师父在《洪吟三》〈麻烦〉中讲:“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其实很多问题都是我们的人心造成的。

遇到这种情况时,我只是把它作为另一个“我”的反应,对“真我”来讲,它什么都不是。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一天,我突然出现心慌心跳,医生检查血压:200/120mmHg多,脉搏每分钟出现20多次早搏。于是看守所把我送到了一家省级医院,检查诊断:三期高血压高危组合并心房心室频繁早搏,要收住院。

对于这个诊断我也没有把它当回事,但是为了不让看守所警察和医生担心(看守所把我作为重点人员看管),我还是同意住進了医院急诊室,但思想上根本没有把它当作什么“病”,心里什么都不想。所以怎么進的急诊室,怎么输的液、上的氧气,安上心电监护仪,我根本就没有把它当回事,好象针对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我”。

急诊科医生们把“我”当作危重病人看待,又是抽血化验,又是作CT、B超等检查,看见护士忙的团团转,急诊科主任还专门负责那个“我”的治疗,还请来了心内科大夫会诊。可是,住了三天医院,血压也没有下来、心脏早搏仍然频繁,主任查房时奇怪的自问:用了那么多進口药,血压为什么下不来,而且还加了利尿剂。他问我:你感觉小便多不多,我说,正常呀!他说:静脉里都加了“素尿”等利尿剂,尿怎么会不多呢?我说:这些药对我没有什么用(他们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因为真正的我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没有把身体出现的症状当一回事,所以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不断的给两个看守我的警察讲真相,让他们都退了党。

到第四天,另一个警察来接班,他要用手铐将我铐在床上,我说:“别的警察都没有铐我,你凭什么铐我?”他粗暴的说:“在我这就这样!”我说:“那就让我回看守所,再这样折腾下去,非得把我弄死不可。今天你同意不同意我都得走。”他看我态度很坚决,只好向看守所领导请示,结果看守所的医生来了,给我做工作说,根据我的情况不能回去,并且让我提要求,除了没有权利放我回家,什么都好说,要转去哪家医院都可以。我说我没有病,在家好好的,是被中共江泽民迫害才造成的,我出去就好了。看守所医生只好把我带回看守所,一再交待我要按时吃药,不能激烈活动。

回到看守所的当天下午,值班医生来测血压,血压、心律都恢复正常了,医生感到十分惊讶!这不可思议的事成了医生们闲聊的话题,我却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二零一七年,我被非法判刑关押快回家时,又出现了“脑梗塞”的症状,讲话也不灵了,并伴随“半身不遂”,我被送到了“监狱中心医院”。也是象上次那样,我也没把它当回事,住院的依然是另外的“我”,而我只是把住院当作换了一个环境,该做什么做什么。

因为医院管理很乱,也没有人监督吃药,我自然就不吃了,打了几天针,我跟护工讲:我不打针了。他们也落得清闲。几天后,我能活动了,讲话也流利多了,我就象平时一样,到其它病房走动走动:讲真相、劝三退。一个月后,医生才同意我的出院要求,回到了监狱。

回到监狱后,警察要我“多活动活动、加强功能锻炼”,借此我可以在车间四处走动(按照监狱规定,单个人是不能到处走动的),能讲的都讲了,都做了三退,包括能接触到的警察,有些还做了三退。我身体恢复的情况,警察们都觉得很神奇!因为在监狱这种环境和医疗条件下,象我恢复的这么快是不可能的,象我这样的没有先例,而其他很多人都留下了“半身不遂”后遗症。

修炼前,我是一个从事医疗工作二十多年的医生,身体本身就不好,只要身体哪儿不舒服了就会自然而然的想:是不是身体某个地方得什么病了,有病要早治,所以就要吃药、打针,这是常人医生的职业习惯,也是人的观念。修大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也逐步去掉了这些观念,凡是遇到“病”的表现,我都把自己视为修炼人,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通过以上两次所谓“病”的表现,我的体悟是:

第一、主意识要清楚,心一定要正。我们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要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呢?!

第二、正念正行,保持一种无为的状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在两次面对所谓“病”的状况时,我什么都不想,也不把它当回事。我认为什么都不想其实就是正念、神的念。在讲真相中,我常对人讲:“它是事,不当事,不是事,心平事;不是事,当成事,就是事,心烦事。”佛家讲空,道家讲无,我们要保持一种无为的状态,如果心里没有,它能是东西吗?什么都不想,思想是空的,你的心不就很清净了吗?这时就是最好的状态,也可以说你已经是神的状态了,你出现的问题还是神的问题吗,神能有病吗?

第三、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我们没有什么病业关要过,所遇到的一切现象都不过是假相,都与提高我们的心性有关。遇到矛盾,遇到魔难一定要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找的到、找不到,师父看的是我们那颗修炼的心、要往回返的心。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没有错,但只是为了解决身体上的不舒服,那不又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的。所以,我们要视一切现象为幻象,是不实的,你把它当成真的,那不就是承认它了吗?那么邪恶就要钻你的空子。

第四、彻底放下有求之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去宗教修炼,佛家讲空,什么也不想,入空门;道家讲无,什么也没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我们遇到危险求师父没有错,但是什么都指望师父帮我们做,那又成了一个强大的执着。求同修帮忙不是不可以,太依赖同修了,某种成度上也是向外求了。师父在《转法轮》中一再开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无求而自得”。

第五、另外,想给周围的同修提个醒,帮助同修一定要在法上,要用正念加持,一定不能把它也当作什么“病”,应该把他(她)作为正常的修炼人看待,面对面发正念,帮助同修在法上悟一悟,同时也要把自己摆進去,我们所碰到的事也许是要让我们提高心性的,也许是针对其他同修的哪颗心来的,因为修炼中是不会有偶然出现的事情的。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找到和小同修的差距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找到和小同修的差距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我家有个八岁多的小同修,我带着她修炼。开始我总觉的带她耽误时间,而且从内心没觉的小孩子的修炼能和我这个带她修炼的妈妈相提并论。但是后来的几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看法。

有一次,我因为一件小事,自己没守住心性,打了女儿,她哭了一会儿后,又跑过来叫我:“妈妈,妈妈。”而且还说:“妈妈是个好妈妈。”我看出她是发自内心的说的,而不是在讨好我。当时我就觉的这是师父让我看到什么叫纯净:我无理打了她,她没一丝怨气,还发自内心的觉的我好。要是我,别人冤枉我了,我表面上不表现出来,心里也会记着这件事,排都排不掉。

当女儿淘气不小心摔了跤时,我会说:“看看吧,说你你不听,这就是你不乖的惩罚。”可是当我因为什么原因摔了跤时,她第一反应是过来扶我,然后关心的问:“妈妈,没摔坏吧?”与她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比起来,我真是没有一点慈悲和善。这让我想起当同修被迫害时,我会私下里想:“看看吧,谁让你平时不修心性的,跟你交流也不听,被旧势力迫害了吧。”而不是象孩子一样,什么也不想,就直接去帮助同修。

有一次女儿的老师病了,她和同学瑶瑶要去看老师,她先让我给她买一个最好的苹果送给老师。后来她小声的跟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买两个苹果,另一个我送给瑶瑶,让她送给老师,因为她爸妈不给她买。”我就答应了。可是当我买苹果的时候,我发现好贵,一个五元。回来的路上,我说:“这么贵一个苹果,让瑶瑶送,老师又不知道是我们买的。”女儿说:“那怕什么呀?反正都是我的老师吃了。”我一听好惭愧,她送苹果的目地是为了老师,只要老师吃了就行,而我送苹果的目地是为了让老师感谢我。这跟我讲真相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自己有所求有什么区别呀?

后来瑶瑶没去看老师,就女儿一个人去看,老师住的小区她不熟悉,更不知道老师在哪个单元、哪户。可是她就自己搭车去了,然后给老师打电话,问清具体位置,找到老师,亲眼看看老师。其实我女儿平时是个胆小的孩子,根本不敢跟大人交流。可是这次她象变了一个人。我知道那是因为她心中装着老师,才做到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是让我看到,“为他”的力量真大呀!能让人放下一切顾虑。我想,我如果在救人中有这样完全为他的心,还会被乱七八糟的执著阻挡吗?应该也会象女儿一样千方百计的救人吧。

到了平安夜,同学们又要给老师送用纸盒包着的苹果,女儿包好后,我看了看纸盒上面有空白位置可以写祝福,我非让女儿把她的名字写上去,怕她老师不知道是她送的。当她写上去后,我看着那几个苹果,突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对小孩教育的时候,大人往往为了他将来在常人社会中能有立足之地,从小就教育‘你要学尖一点’。” 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从小到大这个小孩接受的东西多了,慢慢的他在常人社会中自私心理越来越大,他就会占便宜,他就会损德。”我心里那个后悔呀,我这不是在把孩子一步步带坏吗?

后来我闯病业关时,我看女儿跑来跑去帮我买东西、做家务、煮饭,做的那么自然,反正她能做点什么就帮我做,做不了的她就没办法了。我突然又想到了自己。当同修病业时,自己还没去帮助同修呢,心中就先想:“可别影响了我修炼和三件事。”“如果结果不好,大家不会说我吧?”可是孩子什么想法都没有,她看到我这里需要帮助,就尽自己的所能去做,能做多少做多少,不会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对照小弟子,如果我们同修整体中当哪位同修处于魔难中时,其他同修都不带有任何私心,每个人都为了魔难中的同修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么多人帮助一位同修,怎么可能帮不过来呢?

女儿学法的时候,有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问个清楚,比如“膻中穴”在哪,师父讲的大小周天运转到底在身体上是怎么转的,她都要问清楚。而我从来没有这样去学过法,反正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更没有对照自己。从她学法的状态,我终于开始认真审视自己以前学法是真的入心了吗?是真的明白师父讲的每一句的意思是什么吗?是真的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修自己了吗?

还有女儿对讲真相的坚持,无论刮风下雨,每个周末她都非去不可,从她上幼儿园一直坚持到现在。有的时候,我真的是被她拽出去的。

写到这里,我发现小弟子有很多在法上的地方,很纯净善良,可是这些我平时都看不到,只看到她贪吃贪玩,不抓紧时间写作业,乱丢东西,还经常狠狠的批评她,觉的她一点提高都没有。这让我想起自己对待其他同修的态度也是一样,别人修的好的地方看不到,就是盯着同修长期没归正的地方,心里充满了对同修的不满。

有时候我觉的表面上是我带小同修,其实是她在带我。我从她身上看到自己太多太多不纯净的方面。而且通过她的事情,我还悟到,不能从表面上去判断一个人修的好不好。不是平时表面很突出,能说出一大堆法理的人就是修的好,有很多平时默默无闻的不起眼的同修其实修的相当好的。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法轮大法归正亲子关系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净莲的文章:法轮大法归正亲子关系,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二零零三年,我的儿子出生了。我每天给他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大法的音乐,希望他能快快成长为一名大法小弟子。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和儿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在日常生活中,我希望儿子能养成良好的习惯,在吃饭、進退、打扫等方面一遍又一遍耐心的教导他,但是他总也做不好,经常将周围弄的一团糟;在上幼儿园和小学时,经常发现儿子身上带着伤回家,但是问他时,他一个字也不说。有一次学校老师把孩子爸爸叫到教室,道歉说儿子在上体育课时被班上十几个孩子踩在脚下打。看到儿子背上被小石子磨得到处是伤,我伤心的哭了,但是儿子还是一个字也不说在学校发生了什么。

儿子做作业时,一直在浪费时间,偷着玩儿,本来很快完成的作业做上很长时间甚至是一整天,做不完时又会大吵大闹,怕老师训他。每当儿子撒谎或做错事情时,我非常严厉的教育他,甚至打他,但是他从不认错,还经常四脚朝天,大哭大闹。

因为儿子的事,弄得我心力交瘁,脾气也越来越不好,身体状态也越来越不好。有一次,儿子对我说:“和妈妈在家时,感到非常害怕,当爸爸回来后,就感觉好多了。”当时我心中还愤愤不平,非常怨恨,心想爸爸工作忙,平时都顾不上管你,我每天照顾你,费尽了心,你还这样说。

师父在《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说:“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做这件事情的当初我就跟它们讲过,我说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谁也改变不了今天的人。什么意思呢?我告诉大家,因为今天思想变异的人自己察觉不到,是因为人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化,无论采取什么样的修炼形式,你都只能改变他意识到的,却改变不了他本质上的变异。所以通过这一年多来,无论它们用什么样的办法、怎么严酷,都改变不了学员的根本问题,最后都没达到目地。它们为了让学员达到标准、达到它们的要求,它们利用了那些邪恶的生命狠毒的打学员,极尽最邪恶的方式它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它们就气急败坏的更加邪恶的针对学员。最后它们达不到目地还说它们尽了最大的能力。多邪恶呀!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

再次学习这段法时,我忽然意识到我想用自己的办法把儿子教育好,想让儿子按照我的想法做事,达不到我的要求标准时,就惩罚他、打他,我这不是和旧势力的想法一样了吗,儿子怎么能变好呢?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在有一世中,我伤害了一个人的生命,而这个人就是我这一世的儿子。我非常惊恐的醒来,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我一向以孩子的母亲自居,认为孩子就应该顺从父母的教导,孝敬父母,并没有真正站在修炼的角度上,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突破人的观念,突破在人中所扮演的角色的观念。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教导我们:“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验你的人心,你怎么做能符合修炼人?你怎么做能够配当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炼吗?常人能这样去做、这样去想吗?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

在明白这些法理后,我悟到:在孩子教育问题上,遇到矛盾都应该先向内看自己;当看到孩子的不足时,应该抱着为善的心,進行教导或提出建议,而不是以固有的观念强制孩子怎么做;不能固守在人中扮演的家长的角色,在一定意义上说那只是最大限度的符合人的状态,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能陷于人中的任何角色中,只能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

很快,我与儿子之间的隔阂开始化解。儿子随着不断学法,不正确的想法和坏的习惯也在一步一步的归正。当儿子遇到不解的问题时,开始与我交流、探讨,我对他的一些建议也能诚心的接受了。在日常生活中,儿子近期开始主动为我分担些家务事,关心我的状况。

儿子现在处于常人所说的青春叛逆期,但是周围的人们却常常夸奖他尊敬父母、尊敬长辈、乐于助人,阳光健康,与同龄的孩子相比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

这是大法的威力,在乱世中可以归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能够真正的改变人心;这是师父的慈悲,在提高弟子心性的同时,为弟子消去累世的业力,化解一切渊怨。


修炼交流摘录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先后参加了四次非法开庭。有一次,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同修,是老师,他法理清晰、语言精炼、主题鲜明、条理清晰、语气温和、逻辑性强,在庭审中,他象在课堂上讲课一样,讲述着真、善、忍造福人类,大法洪传世界的真实故事,讲述着正教与邪教的特点与区别,讲述着修炼大法无罪,迫害无理的道理。同修使我见证了大法弟子的伟大,让我亲眼目睹了真修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展现辉煌的一幕。有一次,一位外地同修大姐被非法庭审。因她是我地一位同修的姐姐,开庭那天我和她妹妹一起来到现场。这位大姐没请律师,她自己作无罪辩护,虽没有稿子,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受益及大法洪传的情况,她说:“今生今世我能在大法中修炼,我感到无比幸福。我作为一名大法徒能在这里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感到无限骄傲!”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那正念的力量,她那从容不迫的气质完全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圆容整体是提升自己的实修过程》

为同修过不去关而着急,这是难免的。现在我明白了着急不会起正面作用,因为那也是人心。尽管说的话往往有道理,但一掺杂人心就变了味;而被说的同修也是人心在起作用时,就不容易接受,容易造成间隔。遇事就听师父的话,首先归正自己,用善心对待同修,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
    ——《说的分明就是我》

修炼不在表面形式,修的是内心!同修要注意不能注重表面形式:我参加了什么项目、什么活动我都参加,看着都没被落下啊。一天忙忙活活,从早到晚时间过得挺快的,又到时间了,晚上睡觉早,早上起得晚等。修炼人的应有精進状态和勇猛修炼、不断突破层次的劲头哪去了?众生急盼得救,眼睁睁等着我们的时候,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啊?不是应该比他们更加珍惜他们的生命吗?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生命的来源和来世的目地。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我们有没有急的不行啊?同修处在安逸、修炼不抓紧、自己过好日子就行的状态就是极度的自私,没有起到配合好其他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作用。修炼要看自己的内心,自己处于什么状态,自己是最清楚的,千万不要自欺欺人!
    ——《注意不要流于表面形式的忙》

同修在一起,特别是几个女同修在一起时,最常见的现象就是议论另一个同修,基本上说的都是别人的不足。还有的一听到议论别人的缺点就来精神;还有的就是说出同修的事情让别人去评论,也就是借别人的嘴发泄对该同修的不满,等等。师父在《洪吟三》〈助师〉中说:“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我们有的时候不是“阻邪风”而是“助邪风”了。它来源于显示自己,来源于私,来源于恶党文化!其实无论是在个人修炼中,还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中,从同修的体会与自己的体会中,我悟到师父要的是我们整体的升华,要的是大法弟子与法同在,要的是宇宙圆容不灭。……其实,同修的事情那不也就是自己的事情吗?否则怎么会看到、会听到?当我们不在法中归正自己的时候,魔难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不等于自己就没有问题;魔难在同修身上了,我们正确的状态是什么?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见《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们得自觉努力才能做到,因为这是必须要做到的!
    ——《是什么让同修封闭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明白了修炼的根本就是修自己的这颗心,日常生活中遇到各种矛盾和不顺心的事,都是对着各种人心来的,只要能真正向内找,修自己,不陷在具体事情中争对错,很快一切都顺和了。一次,一邻居趁我不在家时,爬到我的平房顶上把我家准备劈柴做饭用的一棵树拿下来,正要往她家中拉,恰巧被我碰上。当时我没有生气,平静的问她:你拿这树干点什么?她表情很坦然的说:我拿家去有点用处。好象是拿她自己家的东西一样,没有一点羞愧的意思。我回到家后,想起她拿我家的东西,连声招呼都不打,还觉得很应该似的。越想心越不平衡了。心想:她是不是看我一人生活,有意欺负我?转念一想:不对!我不能这样想问题,这是人的想法,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多次告诉过我们,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都是针对我们的人心来的。那么邻居随便拿我的东西是针对我什么心来的?我一找,是对着我的利益之心来的,是帮我去这颗心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后,我的心很轻松。放下了手中的活,去了邻居家,满面笑容的对邻居说:我平房上还有一棵树,如果你需要,拿去吧,我也不用。这时,邻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一棵就够了,留着你自己用吧。聊了一会儿我就回家了。此事过后,邻居对我更加热情了。一次,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来绑架我,被邻居碰到了,她非常气愤的对那些绑架我的人说:你们去抓坏人,一个孤单单的老人在自己家里,又没做犯法的事,你们没事闯到人家家里抓她,抓一个老人算什么能耐!有本事去抓坏人去,你们真不像话。那些人也无话可说。
    ——《真正向内找 一切都顺和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