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10.8)

发表日期: 2019年10月8日
节目长度:43分5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1,806 KB

41,11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中共“人权”谎言与真相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胡绍伟、刘颖、张东清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被朝阳县法院非法开庭。九月十六日,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罚金一万元。这三名法轮功学员已上诉到朝阳市中级法院。

- 河南三门峡市法轮功学员纪春梅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三门峡市看守所,现得知已被秘密判刑八年,劫入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五位法轮功学员展中香、周君、周玉香、张俊英、王增美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二十五日,展中香的家人去仁兆派出所讲理,却遭殴打,展中香儿子的眼睛、鼻子被打的出血,身上多处伤痕,已到医院做了相关检查及鉴定。

- 吉林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分局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出动约几百警察,包括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辖区内派出所等,绑架了至少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法轮功学员孟祥岐一家三代被骚扰,九人被绑架。据悉,这次绑架迫害是根据长期网络与电信的监控及跟踪实施的。


大陆综合消息

八月份548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九年八月份,中共以“七十年大庆维稳”等为幌子,继续抓捕、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八月份至少54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15人遭骚扰,53人被非法判刑,40人遭非法庭审,72人遭强制洗脑,71人被批捕构陷。被绑架的学员中170人已经回家,一人正念走脱,3人失联,240人被抄家,4人被迫害流离失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杨胜军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八月份,有5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被骚扰16人,被绑架36人。年龄最大的86岁。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84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森被非法批捕。李玉森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冕宁县看守所。

迫害遍及中国大陆的27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绑架最严重地区:山东省101人,吉林省76人,新疆68人,河北省53人,黑龙江31人,湖北省27人,辽宁省26人,四川省23人。

绑架最严重的城市:潍坊市 57人,长春市37人,乌鲁木齐25人,(新疆)石河子市22人,佳木斯20人。

二零一九年一至八月份,中共警察至少绑架3628名法轮功学员,骚扰1949人,对至少490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非法庭审513人次。

正常国家的人都无法理解中共的“治国”理念,与其说“治国”理念倒不如说整人手段,哪个法治国家出现过下达指标抓人的事?哪个国家的警察为完成指标、得到奖金去滥抓无辜的好人?完不成指标被罚款的呢?而这在中共当权下的中国则是普遍存在的,即使其恶行被曝光后的今天,这种违法犯罪的行动仍在继续。这不是公然与法律对抗,与人为敌、以政权为挡箭牌的恐怖黑社会组织有恃无恐的为所欲为吗?公安这样执法犯法只能加速中共的灭亡。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四川省彭州市三界镇红家村治安人员李老三和村上文员邓小莉带领三界镇派出所警察三人,其中有王辰希,再次闯入本村法轮功学员胡昌七家骚扰,他们五人强行把胡昌七绑架到三界镇派出所,强行按手印、拍照,下午王辰希、廖人川、焦杰、路连珍(女)五人,把胡昌七拉到彭州市拘留所拍照后,又拉到彭州市结石医院检查身体,其间听彭州市蒙阳镇派出所警察对三界镇派出所警察说:你们有多余人员就卖给我们,五百元一个人,他们抓够人数有奖金。拘留所一吸毒人员杨丽说:她已四个多月没吸毒了,警察为了充数又把她抓进拘留所,后转入看守所关押。为了充数,警察强行把胡昌七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警察王辰希的警号是077164、警察廖人川的警号是131023。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绍大夫被绑架后,为了迫害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国保派200警力,列了200人黑名单进行迫害。

今天的中国大陆警察,已经成为中共迫害好人的“黑社会的老大”。


南京邮电大学女学生在宿舍炼功被非法开除

南京邮电大学今年二十岁的女学生宛春晓,在宿舍炼法轮功,遭高压威胁、恐吓,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被学校非法开除。

宛春晓,黑龙江哈尔滨人,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二零一八年九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邮电大学电子与光学工程学院、微电子学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在宿舍里炼功,被室友举报诬告给辅导员。辅导员找她谈话,逼迫其放弃信仰,宛春晓拒绝,辅导员上报到学校保卫处。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宛春晓被学校保卫处高压威胁、恐吓。当时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叫陈鹏,是治安科的,在电脑打字做笔录;还有一个叫殷云林,是保卫处处长。宛春晓坚持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五月十三日,宛春晓被迫违心的写了所谓“保证书”。他们还搜走了她的大法书和资料,交给了南京仙林派出所徐静。五月二十八日,南京邮电大学对宛春晓做出“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

六月初,在自责的痛苦之中,宛春晓决定否定之前写的所谓“保证书”,再次开始在宿舍炼功。保卫处再次找她“谈话”,宛春晓坚持炼功没有错(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何况是修心向善),声明所谓的“保证书”作废。

七月一日学校学生处和保卫处再次找宛春晓谈话,学生处处长劝她自己退学,否则学校开除。宛春晓坚持信仰法轮功没有错,拒绝退学。当时辅导员更换,两个辅导员都参加了所谓“谈话”。

七月四日,宛春晓被南京邮电大学非法开除。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更何况宛春晓是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炼功净化身体,何错之有?南京邮电大学相关人员为了手中的一点利益,放弃自己的良知,沦丧自己的道德,迫害好人。


曝光福建福清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组”

福建省的福清监狱设立的“攻坚组”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机构,该机构于二零零九年由闽西监狱迁入,常设在福清监狱的“高危监区”内。

高危监区内关押的人,根据监狱规定,必须是严重违反了监规,是指一次性被扣三分或三分以上的犯人或在狱中再次犯罪被调查的在押犯人。通常有三种整人的方式:一是禁闭,二是隔离,三是严管。

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无须任何规定,多数先关在“出监队”搞的“洗脑”、“转化”。只要是经谎言欺骗、恐吓威胁无效果后,坚持信仰法轮功,不放弃信仰者,就转入“高危监区”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关入高危监区后,通常被关在严管区和隔离区,恶徒利用对睡眠、饮食、洗澡等加以限制的办法进行迫害,例如:睡眠,每一至两个小时叫醒一次,说是点名……指使其他犯人经常恐吓甚至打骂学员等,制造压力及紧张气氛。他们利用谎言欺骗、恐吓威胁、暴力三步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下午四时左右,在福清监狱高危监区,在狱警的授意下,犯人陈君斐带着四、五个犯人把法轮功学员左福生打成重伤,左眼被打瞎。狱警当时在旁边看着,不但不阻止,还把重伤的左福生吊铐了整整六个小时。

福清监狱的“攻坚组”具体实施迫害者,目前有五人(组成):主要负责人:邱庆学(监狱教育科主任),组长:黄亦橄,组员:何方、朱信斌、陈志明。策划针对法轮功学员具体迫害的方法手段多数出自恶警何方。

“攻坚组”人员在管理上与其他普通狱警不同,直接听命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


理智对待和保护同修的信息

前几日,我地有同修在早上贴真相资料时,其中一人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在他身上搜出两把钥匙,并逼迫其说出两把钥匙的地点,无奈之下,其说出了没暴露过的两套房子的地点,警察非法抄了家,造成了损失。

以前就曾有过多次恶警逼迫同修说出电话、房子地点等等这些事情,有同修为此失去肉身的,有被牵连的等等。这类教训已经很多了。

个人认为,理智的对待同修的信息,平时也应注意安全,以法为师。在最后的时刻不要再给邪恶迫害的机会,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五十一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七十四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中共前国保队长问:我该如何赎罪?

(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据明慧网报道,近日,美国、加拿大、英国及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将又一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名单递交给本国政府,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拒发签证、甚至冻结资产。希望所有相关人员引以为戒,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迫害行为,并记录、举报他人之恶行,为自己和家人争取一个好的未来。很多明白真相后的民众都纷纷做三退给自己和家人留后路。目前的“三退”人数已达到三亿四千多万。

* 中共前国保队长问:我早不干了 我该如何赎罪

河北省一位姓李的国保队长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劝“三退”电话,他说:“我早不干了,我知道共产党很坏,不干一件好事,不说一句真话。天灭它不关我的事,因为我现在下海赚钱了,我赚够钱只想让家人都出国,至于是否天要灭它,都跟我没关系了。”

法轮功学员李女士说:“你想得福报,脱离共产党就得做‘三退’,你之前还是国保队长,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你是要赎罪弥补的,就跟欠债要还一样,因为大清算到来时,不管你是现在欠的还是以前欠的都要还的。”

他问:“那我该如何赎罪呢?”法轮功学员李女士告诉他说:“你给你的以前国保队的同事打电话呀,要他们善待法轮功学员,在自己的范围里能释放他们就释放。你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这么清楚,你就告诉他们不要再给共产党卖命了,天灭中共灭的不是空架子,中共是每个成员组成的,给它卖命就是成员,最后就跟着遭殃了。”听完后,他一点都不含糊地说:“好!听您的!”他自己最后也很爽快地做了“三退”。

* 湖北省委党校干部“三退”后连说两遍“非常感谢您!”

湖北省委党校干部黄女士,开始接到电话时还没等学员往下讲,就喊:“又是骚扰电话,你烦不烦啊?”听到法轮功学员王女士平静地说:“我打电话过来只是希望你和你的全家人平安吉祥,想跟你说一件为你好的好事。”她大声的说:“那你说吧,快点讲。”她认真地听着法轮功学员给她讲天灾人祸的原因,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讲法轮功的真相和“三退”的意义。她听着听着就跟着法轮功学员王女士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用化名“美缘”退出了党、团、队。连说两遍:“非常感谢您!”还说要跟法轮功学员王女士保持联系,希望能再给她打电话。

* 退党热线势不可挡

退党热线的王女士说现在的民众“三退”是势不可挡,很多大陆民众都主动打来电话做“三退”。

来自湖南省的贯先生主动打电话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他直接就说:“共产党就应该彻底消灭,它就是一个无耻,下流的政党,我非常唾弃它。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才是最邪恶的,它就是个大坏蛋。”贯先生非常爽快地做了“三退”,并帮助儿子也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当法轮功学员告诉贯先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时,他表示非常赞同并说:“我记住了,谢谢您。”

三名来自广东的学生打电话到退党中心,他们表示不是很了解为什么要“三退”,法轮功学员很耐心地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并讲到了和他们一样大的香港学生,共产党使用暴力镇压和平请愿的香港市民,现已有多名香港民众死于暴力。当听完学员讲述的事实后,三位学生很震惊:“共产党真够坏啊。”最后,这三位学生都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


人们心中自有一杆秤

〖大陆来稿〗“七二零”以前,我处有八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六人都参加过师父亲授的传功讲法班。修炼之后,正如师父讲的一个例子那样:“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出自《转法轮》)

我们身体上的变化,思想上的升华,各个方面的表现,这是有目共睹的,从这些方面的变好,都知道是炼功之后所出现的,为此,在他们心中都有一杆秤。

“六一零”为了防止我们上访,不准我们回家,上级要求必须是一名党组长和班组长看管。一天上午,邪党的组长拿鸡毛当令箭,厉声厉色的训责我,我心平气和的说:我们是同办公室的,我的一切你不是不知道,国家允许炼的时候,你见人常说:某某的身体全靠炼法轮功炼好的,身体好了人也变得温和好看了。今天你怎么啦?你真会见风使舵呀!为了你好,劝你少说点不该说的。他突然象着了魔似的大叫:“党叫干啥就干啥,要和中央保持一致……”越说越来劲,声音越来越高,吼道:“你在办公室天天骂党……”此时,我的声音也相应提高道:你无中生有。班组长见状急了,对着他说:你怎么乱来了,乱七八糟胡说些啥?领导没有叫我们这样,只是看着不“出事”而已。

几个小组的同事闻声围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指责他:“你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你是什么德性,她是怎样的人,全处的人都清楚!”“你有她好吗?”“不愧是个X宝宝”(平时人们给他取的绰号)等等。同室的一位同事(是一位中共老干部的儿子,知道许多邪党内部的丑事),指着他说:“你的心太坏了,某某(指我)从来没有说过共产(邪)党什么,天天骂共产党的是我,你不明摆着是落井下石吗?全组的人都不喜欢你,搞活动都不要你参加,还是她替你说好话,叫大家不要这样对待你,你真是忘恩负义之人……”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那时,丈夫下岗,孩子正在上大学,这一下全家失去了生活来源。在牢里,全组同仁给我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们全组人员牵挂着你,想着你在时的情景,没你,小组失去了往日轻轻松松愉快的工作气氛,现在全组死气沉沉闷得慌,不知往日的欢乐是否会再来。另外,你目前的处境,使全体同事为此而担忧。你是你们家唯一的生活来源,某老师(指我丈夫)下岗,孩子上学,这三年你们怎么过呢?因此,全体同事商量决定:大家自愿出钱让你们渡过这几年的难关……

收到此信,我为他们不怕受牵连,无畏的精神,伟大的善举而落泪,为他们能分辨是非善恶,为他们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下选择帮助大法弟子的大善之行而高兴流泪。当然,我不会收这笔钱,他们的心领了。此信也感动了狱警,为此,他们没有向我施加暴力。


人心与因果

九旬母亲股骨颈断裂 念“法轮大法好”一月痊愈

〖江苏来稿〗我在一九九六年就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二十多年来见证了无数大法带来的美好和殊胜。今天,我就讲讲大法在我母亲身上展现的奇迹。

二零零六年,我母亲已经九十出头了,我父亲去世的早,我们兄弟三人住着离得都不太远,她在我们兄弟三人处轮流住。我母亲为人善良,虽然没有机会读书,但认识不少字,尤其对听过的传奇故事、民间流传的评书,能几乎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并经常讲给孙儿辈们听。每当她住在我这里时,我经常给她讲大法修炼的事,大法真相,她很认同。

一个夏天的午后,有很多的衣服晾在门前的铁丝上,平时我们都不让她去收,她年轻时裹过小脚,加上年纪大了,走路不是很稳。那天她突然自己去收衣服,从铁丝上拽衣服时,人没站稳,脚下一滑,一下子仰面摔倒。我和妻子听到动静赶忙过来,将她扶起时,她就感觉股骨处痛,无法站立。我感觉情况比较严重,就把弟弟也叫了过来,用平板车将母亲送到医院。

在医院经拍片检查,诊断结果是股骨颈断裂,医生说,这么大年纪,手术风险太大,只能开点药,保守治疗,自然愈合是不可能的,以后没法再自己走路了。我只好将母亲用车又拉回家。

我以前告诉过母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来后,她只能一直躺在床上,我叫她只要清醒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很相信,念的时候很虔诚,念的声音非常大,几乎是喊出来的,不仅屋外,连外面的大路上都能听到。连续几天,我都能听到她经常在连续不断的念。

由于不能站立走路,上厕所需要有人把她抱到马桶上。记得是第三天的晚上,我从外面走到她的房间,看到她正在回到床上,我大吃一惊,就问她:“你自己不能下床,刚才干什么了?”她说,“刚才我扶着床下来解手。”虽然马桶离床不远,我还是难以置信,她竟然能自己下床上厕所了?她好象已经忘记自己的腿摔断了。

她白天每天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发现她的疼痛显著减轻,情况在不断好转。又过了几天,弟弟执意接母亲去他那里,我嘱咐他现阶段让母亲多卧床休息,上厕所的时候需要有人搀扶。一个星期后,弟弟打来电话说,母亲已经能够下来走动,还去观看邻居打牌了。

到一个月的时候,母亲已经行动如常,和摔跤以前完全一样了。

老年人骨质疏松,摔跤很容易发生股骨颈骨折,通常的治疗方法是做手术换成人工的关节。这是比较大的手术,年龄太大的人往往承受不住手术对身体系统带来的冲击,只能保守治疗,止痛消炎之类,但再也不能自由行走了。因为股骨颈这个位置是活动的,无法用石膏固定,很难自动愈合,更不用说年纪大的老人了。我母亲已经九十高龄,因为明白了大法真相,虔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一个月的时间就奇迹般的恢复正常。


因果报应分毫不差

〖黑龙江来稿〗因果报应真是随时可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公安分局大庆派出所,这些年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了不少坏事,一些警察也因此遭报。

这篇文章是当年给这个派出所警察做饭的一位老人的一段回忆。

在迫害初期,大庆派出所的指导员叫李亚军,本来是个挺老实的小伙子,可是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就变了,他领着派出所警察去抓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按到椅子底下,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踹,左右打嘴巴子,一边打一边骂。几天后,李亚军的手和胳膊开始发麻,他还不悟,继续作恶,约于二零零零年初,三十九岁李亚军得了脑血栓瘫痪。后来他病得越来越重,老婆也跟别人跑了,照看他的老爹没多久也死了。最后李亚军因脑血栓死了。

还有一个警察叫陈叶荣,他抓法轮功学员、打法轮功学员可凶狠了,后来陈叶荣得胃癌死了,死时才四十岁。

当时这个派出所由于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省公安厅的领导来视察这个“先进”单位。厅长问一位给派出所做饭的老人:你在这做饭给你多少钱?老人说:给三千元,并说自己有个好身体是因为炼法轮功。派出所所长赶紧背后对厅长说这个老太太不炼了。省公安厅的人员走了以后,所长安忠诚大骂老人,骂完后上楼去,然后就吐血了。

以上仅仅是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发生的迫害及报应。在全国有多少派出所呀?那真是数不胜数的,多少人只顾眼前的利益而造下大罪业。希望还参与迫害的人赶紧停止迫害,为了你自己,也为你的家人。


时事评论:中共“人权”——谎言与真相

文:佚名

前不久,中共的《人权白皮书》声称把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基本人权”,取得如何如何“成就”。然而在公民没有任何言论、新闻、信仰自由的前提下,谈论人权根本是自说自话。

中共一手控制着暴力工具:枪杆子,一手控制着舆论工具:笔杆子,无论报纸、电视、网络,只不过是中共“伟光正”的喉舌而已。

然而,当揭开历史迷雾之时,中共从上至下的封锁事实、戕杀真相的内部程序,令人震惊。

一、 “二号病”的由来

发生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大饥荒,是中共发起的大跃进导致的人祸,而不是天灾。然而,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人们只听说“三年自然灾害”,却并不知情这三年全国并无真正的自然灾害,更不知道仅仅两三年间,由于饥饿死亡人数竟至数千万人。

那么为什么从一九五九至二零一九年的六十年间,人们对于三年大饥荒致使大量的人失去生命,却知之甚少,甚至当谈论起由于饥饿,死去多少人时,会有相当一部份人表示怀疑呢?

因为,当时饿死不能叫饿死,而是叫“二号病”。

一九六零年四月二十六日,经中共卫生部发密级通知,令各地卫生部门,今后对因饥荒造成的浮肿患者,诊断书中一律只能写为“二号病”(“中国卫生年鉴”3卷1985版)。

大饥荒期间挨整的人中有医生,罪过是诊断出大批人生病死亡的原因是饥饿。医生王善身在被问到为什么浮肿病治不好,少了什么药时,说了一句:“少一味粮食!”他被开大会批斗,扔进监狱。

二号病,在医学上霍乱的含义从来没变过,只不过是为了掩盖饿死人的情况,把饿死说成是传染病死,所以,在整个大饥荒期间,二号病也隐讳地代称浮肿!这个代称从初期一直沿用了三年。其实,当时不光是用二号病来掩盖,在大饥荒期间,某中央领导感慨,怎么有那么多高血压心脏病肝炎死的!其实,都是饿死的。

由于过度的饥饿,一些地区出现“人相食”,一九六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安徽省公安厅写了《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自1959年,共发生特殊案件(人相食)1289起,其中阜阳专区发生302起,蚌埠专区发生721起,芜湖专区发生55起,六安专区发生8起,安庆专区发生2起,合肥市发生201起。——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

三年大饥荒中,甘肃通渭大规模饿死人事件被称为“通渭问题”。一九六五年七月通渭县委报告称:“全县死亡60,210人,死绝2,168户,1,221个孩子成了孤儿,外流11,940人”。二零零零年通渭县老干部座谈会上,亲历者说当年上报的数是缩小的,是实际饿死人数的三分之一,70%以上家庭有死人,有的全家死绝,大量尸体没人掩埋。

大饥荒通渭县大量饿死人,除了高层,对外严密封锁信息,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外面的人还很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了封锁消息,当时饿死多少人叫“病”了多少人,不能说饿死。县里指示:“要把他们全部埋掉,‘病’一个埋一个”。

大饥荒时,中国所欠苏联外债总共为57.43亿,而一九五九年财政支出达520亿元。所以实际上当年中国所欠债务数额并不大,而同期对外援助金额远大于还债金额。而长期来解释三年大饥荒时,却大讲“自然灾害和对苏还债”,“对内怨老天,对外怨苏联”成了推卸责任的借口,多年以来,让大陆民众深信不疑。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大饥荒时期,中共拒绝了外国援助,反而进行大量粮食输出,其中一九五九年与一九六零年中共净出口136亿斤粮食,相当于3,400万人一年的口粮。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65)》第八章写道:“最令人惊讶的是,甚至在死亡率上升的1959年,中国粮食的输出竟然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对于世人的生命,是何等的漠视?对于真相的封锁,是何等的密实?一句“三年自然灾害”,让由于饥饿而死去的三千余万生命,竟没有任何交待。

二、现在日子好了吗?

一九四九开始的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一波又一波的运动浩劫,致使民不聊生,百业凋敝,中共为延续其对于大陆人民的统治,把土地可以承包,企业可以民营。哪里没有中共,哪里就有生机,在大陆几乎成为民间的一个共识,只要中共不插手,这件事就能办成,只要中共要上“规范”,能办成事也要荒废。

中共的《人权白皮书》,号称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基本人权”,大家知道,对于普世价值而言,正常的社会公民还应有生命权、财产权、尊严权和公正权。

有人张口闭口,共产党给的钱,我花的钱是共产党给的钱,共产党的钱哪来的?早在二零一四年,世界银行就指出中国总税率64.6%,远超欧美发达国家。而专业的经济数字更显示,中国的企业所交的直接税加上间接税,占到了中国企业税前利润的70%;而个人交的税,直接税加上间接税,包括增值税、消费税全部加在一起,中共政府向个人抽的税高达平均所得的51.6%。这两个数字,是全世界自从有人类以来的最高。没有一个国家敢收这么高的税,中华五千年历史也没有一个朝代敢收这么高的税,结果我们这个时代有。

即便百姓手里这点钱,中共靠印钞票发展经济,让票子越来越毛,逼得人们只能买房保值,《2018中国家庭财富健康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城市家庭的户均总资产规模为161.7万元。在这些资产中,有近8成是房产。

老百姓掏出储蓄当首付,甚至花光所有积蓄买商品房,中共央行资料显示,2007年末,居民的消费性贷款只有3.27万亿元,而2018年却达到了37.80万亿元,增长10倍,主要是用于住房消费。住房成了压在百姓头上喘不过气来的大山!

上面说的是城市,那么农村呢?不用说收入、教育、卫生都低人一等,也不用说由于户口限制,农民工无法在城市落户,就单说孩子无法在城市上学,而导致的留守儿童这一项:

在中共官方二零一三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推算,中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万,报告的公布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反响,此后类似的报告再也没有公布。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有5个留守儿童在一个垃圾房内用煤炭生火取暖,不幸全部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二零一五年六月,贵州毕节同一家庭的4个留守儿童,年龄从5岁到13岁,服用杀虫药自杀身亡。对此现象,《北京青年报》发文说:“留守儿童的问题已经很严重,根据研究人员抽样调查得到的数据,在贵州和安徽两地,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发生率分别为12.88%和20%。”

中共口口声声说人们吃的饱穿的暖,然而却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农民成为事实上的贱民。

三、《宪法》中的自由在哪里?

人除了物质需要,还有精神需求,在《宪法》中虽然写着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仰自由,然而中共却让整个社会沦为财富、金钱的阶下囚,对于言论、信仰则一概封杀,与一九五零年的镇反、反右等等运动整人没有什么两样。

最近,湖南维权人士王美余在衡阳看守所不明猝死。他的妻子曹曙霞相信,王美余是被迫害致死。王美余去年曾在衡阳、长沙等地举牌,要求没有合法性基础的中共下台。今年七月八日,在长沙火车站被警方以寻衅滋事抓捕,关在衡阳看守所。仅仅两个多月,王美余就“被死亡”。

举个牌子要求选举就被抓、被关,哪里有民主?哪里有言论自由?不仅如此,还剥夺了他的生存权。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中,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更多。每天都有被抓、被关、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大量证据证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各种酷刑折磨,还犯下强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根据明慧网的信息来源,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这二十年来,在中国大陆里被中共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次(一人多次被抓算多次)至少为两百五十万到三百万。

只因为信仰,就遭到中共的非人对待。据法轮大法明慧网公开资料显示,被中共迫害致死、有名有姓的就有4361人。

此外,在明慧网已查证的案例中,截止到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有86050人被绑架,28143人被非法劳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绑架关入洗脑班,809人被绑架进精神病院,各种酷刑迫害的总人次518940。中共的迫害造成了太多的法轮功学员广受歧视、失业、失去收入、长期遭受精神迫害、家庭破裂、伤残、死亡。

在九评编辑部出版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这样概括:

“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产’,‘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挖出的阶级敌人越多,官儿做得越大;后几十年是用经济来维护统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顾及民生与环境,只为升官发财;

前三十年让民众仇恨‘国民党反动派’、仇恨‘美帝野心狼’;后几十年让民众仇恨自由及西方民主理念、仇恨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观;

前三十年用斗争扼杀人性,让人不敢讲真话,谎言假话大行其道;后几十年更是爆发了‘诚信危机 ’,假货遍地,毒食品盛行。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车票、假文凭……大概凡是能买到的商品、有价值的证件、牌照,都有造假的。利用高科技做出的种种有毒食品,是前三十年的人想都想不到的;

前三十年有‘亩产万斤’的荒唐造假;后几十年有‘天安门自焚’骗局,不知蒙蔽了多少人,搅动起多少仇恨;

前三十年是闭关锁国,关起门来一言堂;后几十年是信息封锁,敏感词过滤,实名制监控;

前三十年政治挂帅,破坏传统文化,打掉传统信仰,用政治的手法搞经济,出现了濒临崩溃的经济危机;后三十多年一切向钱看,用经济手法搞政治,用金钱物欲和情色迷乱来填补信仰真空,带来的是触目惊心的道德危机。”

这样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可以一直比较下去,然而没有必要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逆天毁德,灭绝人性的邪恶本质,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因此,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是一句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