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57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5月18日
节目长度:31分1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400 KB

29,25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5月14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57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母亲同修被绑架之后的思考
干扰和阻挡 成就正事
另外空间所见 壮观奇景
干扰学法何尝不是一种魔难
修炼交流摘录


母亲同修被绑架之后的思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8/母亲同修被绑架之后的思考-40492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母亲同修被绑架之后的思考》,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

四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母亲因发真相资料被本地国保警察绑架到公安局,正念正行给警察们讲清真相,于第二天下午平安回家。母亲同修有惊无险,但是对于我们外边的同修,虽然没有身陷其中,内心深处真的是别有一番魔炼,真的可以称其为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当天晚上,我和我的姥姥,也是同修,得知妈妈被绑架的消息,都觉的有些突然。据国保警察说,是几个人到县里举报有人发法轮功资料,所以他们通过摄像头已经监控母亲同修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母亲同修发资料比较频繁,所以就抓她,并且从妈妈手里抢走了一百多份真相资料。

我想到妈妈有一个同学在政法委工作,就让姥姥给妈妈的这位同学打电话。经过一番商量后,觉的还是不妥。我们心底都明白,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能找常人来帮我们解决,不能用常人中的以权压事,而是应该求师父加持正念,不承认邪恶迫害,把损失降到最低。

但心里还是时有不稳,反映出各种各样的人心:母亲同修到底哪里出了漏洞,才会发生这样的损失?母亲同修好像没有什么大漏啊,应该不会有事;要不找律师?可是这方面也没有经验啊。

这些年,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环境……这么点小县城谁不认识谁啊?通过我们这些年的讲真相,使不少人明白了真相,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又会对大法产生负面认识;家人早些年也承受了很多,不仅为我们担惊受怕,还要遭受异眼看待,他们要知道了,肯定又得指责我们……这可怎么办哪?种种顾虑涌上心头。

我知道出现这样的问题是我们大家都有漏,我就跟师父说:不管同修有什么漏,不管我们有什么漏,都不允许邪恶钻空子来害众生。我们跟着师父一路走来,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一直都是在一如既往的,持之以恒的,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几乎从未出现什么大漏,可是到了今天,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呢?我也不禁感到困惑:很长时间以来,我地同修一直都不间断的给摄像头发正念,让摄像头报废失灵。为什么?为什么摄像头会好使?为什么警察通过摄像头能看到同修?

我们便开始长时间发正念,向内找,因为看书已经静不下心来了。通过不断的求师父,不断的清理负面因素,我找到了我们最根本的原因:虽然每天都在学法,但是,没有完全做到信师信法。母亲同修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我都嘱咐她理智点、注意安全啊、捂严实点、别上摄像头底下去、不能有干事心啊……其实每次都不太情愿让母亲同修去。

由于总看明慧网上报道的同修因发资料被迫害的案例,不自觉的产生了怕心和负面思维,不时的劝说母亲同修:注意安全啊,实在不行,就过一阵再去吧,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这临秋末晚的可不值得啊、犯不上啊……每次同修出去,我的心总是悬着,也在一直发正念,直到同修平安回家,心才放下。

就是没有完全把同修和自己交给师父,结果使得同修被非法抓捕的事情发生在了我们身上。我们曾经维护的、不察觉的、不想触碰的人心,通过这次事情来了一个大曝光。我们也悟到:师父讲过摄像头不好使的法,师父说摄像头不好使,它就是不好使的,可是它怎么好使了呢?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没有听师父的话呀!一方面是同修有要修去的漏洞,另一方面主要是我们没有信师信法,总是怕同修出事,没有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怕心和种种人心促成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通过这件事情,我也认识到,我们做的事情都不是表面上人的这层这么简单的,还有背后引申的更伟大的救人使命。师父说过,世上的人都是代表着庞大的天体无数众生来的,如果国保警察抢走同修的一百多份真相资料,正常发给世人,就算有一半人能得救,那这五十个人对应的是多少宇宙大穹背后的生命?这表面空间的绑架毁了多少众生啊?所以我真正感到了师父讲的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发资料救众生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如果我们做不好真的不止是人这一层的损失啊,宇宙中各种因素太复杂了,人世间的一切生命都有宇宙背后的因素,这次事情的发生也是触及到了需要归正的一层宇宙的生命。所以。我们更要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肃清举报同修的恶人及我地区公检法司政法系统背后的邪恶生命因素,彻底解体另外空间干扰正法,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烂鬼乱神。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必须要把心摆正,要让所有事情的发生都利于正法救人,都利于众生得救。新宇宙是无私的,都是为他的生命,曾经下世的觉者也可以为了真理可以牺牲生命,为了救度众生舍命不足惜,而我却抱着旧宇宙的如此败坏的私心、安逸心不放,这怎么助师正法?写到此,我真的倍感汗颜。我也不断求师父,解体自身阻碍正法救人的负面因素,解体怕心、私心、安逸心等,这都是后天观念与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都不承认也不承受。

在师尊的加持下,走在大街上,看着路上的行人,我不再压抑和顾虑,而是感到自己很高大,正念十足;我是堂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背后跟着层层叠叠数不清的佛道神,带着助师正法的责任和使命来在人世间,慈悲的善待每一个为法而来的生命。

在宇宙大穹从组的最后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关键,越到最后机会也就越少了。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今天的正法环境,更要找出不易察觉的人心,修正自己,以更大的慈悲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和众生的期望。

以上是个人认识,不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干扰和阻挡 成就正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8/干扰和阻挡-成就正事-40491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干扰和阻挡 成就正事 》,作者香港大法弟子李粒,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

那是发生在二零一四年香港“占中运动”刚结束的事,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那天,我随着“流动真相点”去派报纸,到达时,周围的派发点都有同修在派了,我拉着两包报纸,就到外围找站点,走到一处天桥,它连着地铁的出口,人流多,那里没有同修。

那里有二、三十个穿着红上衣的人在那聚集,摆了台,拉了横幅,有人拿着麦克风在讲,有的在派单张,有的三三俩俩在闲聊,基本上整座桥(那桥比较短)都是,原来是在批斗“占中三子”“占中三子”就是发布“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信念书的三名人士。这班红衣人与在香港干扰、打压法轮功的“青关会”是同一个组织。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在天桥找个地方,准备在那里派报纸,心想他们在这惑乱,正好我在这传真相。

我把拉报纸的小车摆在一个角落,拿出报纸就开始派发,红衣人看到报纸,马上就有两三个人围了过来,挡在我前面,不想让我派了,我想起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法:“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

这时,我们流动点负责人来了,一看这阵势,马上叫我不要在这里派,我说没事,我不怕他们。那是,我当时刚得法修炼半年左右,我告诉他,我能应付得了,我是正的。

我就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挡在前面的那几个人走了,又一个红衣人过来,挡在我前面派单张,却没能挡住来拿报纸的民众。因为习惯发正念要闭着眼睛,一方面又要顾及来拿报纸的民众,我只能抓住一点空隙发正念,也就那么十几秒的工夫,睁开眼睛一看,前面的红衣人不见了,然后很快又换一个来,又发正念,那人又跑掉……这样来回换了好几个。

这时一个女人走过来拿报纸,没想到她一接过报纸,就一边骂,一边把报纸撕烂丢地上,然后跑到一边去套上红上衣,原来是一伙的。我微微一笑,把地上的报纸捡起来,放在小车上,继续派报纸。

民众不断的过来拿报纸,很好派。不远处几个红衣人在交头接耳,跟着,派了一个大块头男子站我前面,我个子小,一下子遮了个严实,这也没有挡了民众,纷纷绕过这彪形大汉,到后面来拿报纸,他看挡不住,没多久也走了。

我一边和颜悦色的面对来来往往的民众,一边在心里背着师父《洪吟四》〈正念〉中的诗句:“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过了一会儿,怎么觉的眼前空空的,定神一看,我周围的红衣人不见了,全都挤到桥的另一头(他们挂横幅摆台的一边)。我继续派报纸,同时心里一遍一遍的背着《正念》,就听到那边拿着麦克风批斗“占中三子”的红衣人开始结巴起来,讲话都不流畅了。

有两位中年男子来到跟前,接过报纸,对我说:我们特意来跟你拿这份报纸,打他们,打他们,一边对着那边挥了挥拳头。没多久,就听到那边红衣人宣布活动结束。

我心里正乐着呢,一位男子来到跟前说,你们很辛苦,我真佩服你们。他讲的是普通话,我以为他是大陆自由行,就跟他讲真相,他说他去过台湾听过,这时有人来拿报纸,他就走了,到桥那边拿起背包和同伴回去,原来也是个红衣人,大概是来赚外快的。红衣人都脱掉了红衣,各自散去,撕报纸的大姐也和同伴低着头从我面前走过。

正如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讲的:“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我望着她的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禁充满了怜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被邪恶利用来表演,可怜之极啊,希望她还有得救的机会。

即使有这帮红衣人的企图阻挡,一个多小时派了两包报纸,比平时都派得好。回来的路上,想想刚刚发生的整个事件,觉的真是不可思议,以我当时一个新学员,无论他们怎么挑衅,自始至终一直都能保持着一个祥和平稳的心态,这无疑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才能做得到的,这时脑海中立即出现了三个字----“教科书”。是的,师父藉着这个事件给我上了一课,从中教给了我面对邪恶因素的致胜法宝:一心中有法;二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

往后的日子,我做的项目绝大多数都是需要一个人去做,去完成,过程中,必须独自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应对各种不同的状况;解决突如其来的事件;解体邪恶干扰等等,仰仗着师父赐予的这两个法宝,一路走了过来。


另外空间所见:壮观奇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0/另外空间所见-壮观奇景-40514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另外空间所见:壮观奇景 》,作者黑龙江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

最近我和同修都感到时间过的很快,一天没干什么就黑天了。而且在做三件事上,救人的事上比以前更要抓紧了,时间总是不够用。伟大的师父让我接触到的空间也更多了,也知道了一点点事情。最近发生在自己与同修身上的超常与神奇的事,实在太多了。这里仅举一例与同修分享,一起努力提高。同时借明慧一角,以此见证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佛恩浩荡。

简单的说一下,我到了一个空间。这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感到这里说不出来的阴冷,刮着阴冷的风,远处还传来哭喊声,太恐怖了。我看见前面有几个人,排着队往前走。我走过去,他们看到我马上跪下来,说他们都是要去地狱一层层往下走的,因为活着的时候不相信大法弟子讲的真相,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遭到了惩罚,求求我救救他们。

我刚要说话,忽然看见天空发出万道金光,把我整个身体包裹起来,往天上带我,天上还不停的传来歌曲“师恩颂”。忽然一个声音打入我的脑子里,那种声音带着威严与慈悲。声音说:地狱是他们应该去的地方,你不要管,你也管不了。地狱不是大法弟子去的地方,你就跟我走吧!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那种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当我睁开眼晴一看,来到了一个开满鲜花的草坪上。我看见周围全是同修,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晴朗的天空站满了佛、道、神,好象在议论着什么。同修们都在等待着什么。每个同修手里都拿着一张大纸。我一看我手里也有一张大纸,上面写满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字,而且打的分数。

这时天上飘来了许多带着翅膀的天车,佛道神都让开了一条路。每一辆五彩祥云装饰的天车都由一个大莲花托着,从天上飞来,排成一排一排的落到了地上。同修们都欢呼起来,都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着“谢谢师父”,都流下了眼泪。同修们各自上了天车。我也上了天车。师父慈悲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师父说了许多。满天的佛道神都跪下来,流下了眼泪。同修们跪下来,也都流下了眼泪。当时的景象无法用世间任何的语言来描绘,太壮观了。

这时天车腾空飞起,拉着同修们和我向天上飞去,天上响起歌曲“莲花颂”。太神圣了。耳边传来不停的赞扬和歌声,车边还有彩带飘舞,香风扑鼻而来,还有许许多多看不过来的奇景。详细的在这里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当我还想往上看,慈悲的师父一下子就让我回来了。我悟到可能师父为了让我继续修好自己,不让我看的那么多,毕竟自己层次有限,自己还有许多没有修好的地方,世间还存在一个谜的问题,这里还存在悟的问题,还有许多自己没悟到的地方。

谢谢师父为弟子和同修做的这一切,在这只写出一点点,以表达弟子和同修对师父的感谢,谢谢师父救度之恩,弟子和同修更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让师父放心,跟随师父圆满回家,自己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干扰学法何尝不是一种魔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7/干扰学法何尝不是一种魔难-40492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干扰学法何尝不是一种魔难》,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

这几天,一个和我要好的同修就一直跟我说要多学法,她在学法上一直非常精進。她跟我说:“不让你学法,其实不也是一种魔难吗?”她又讲述了她学法的种种经历。听了她的一番话,我也决定要加强学法。

我给自己规定要先读一讲,再背一页。而前几天的学法情况是只背法,不通读。结果过了几天,从一天背二页,到背一页。再到后来,退步到只能背一段。后来同修建议我先通读,再背法。结果那天通读之后,感觉又恢复到前几天背法的状态了。所以这次我坚持先通读,再背法。

没想到这次要通读,干扰一下就来了,首先就是身体疲惫,不舒服,又感觉冷,我就坐在被窝里学。结果学着学着就犯起了困,也没能马上警醒发正念,就这样,本来一个小时就能学完,我却学了近两个小时。

学完一讲,开始想要背法了,本以为会容易背法,没想到,干扰马上又来了,我的鼻子感觉被针扎的刺痛,连带着身体也不舒服,心里也开始烦躁,突然觉的心情不好,简直就背不下去,又不想背了。

这时,我想起来上午刚跟同修说了,决定在学法上突破。她也一直说,有东西挡着我不让我得法。虽然我不是开着修的,那时我立刻明白,这一定是有两个邪恶的生命一人拿一根针在往我鼻孔里扎,又在我心里放了一块大石头让我难受。心想:不行,我要发正念,灭了它们。我发出强大正念,不许再在学法的时候干扰我,给我强加的这些外来的物质,我都不要,全部返还给你们。

就这样发了一会儿正念,神奇的是鼻子也没有刺痛了,心里的大石头也不见了,心里敞亮了。刚才那一幕不就是假相吗?不就完全是外来强加的物质吗?我就更加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横在我修炼路上的魔难,它们完全是外来的强加的物质,这些绝对就不是我。因为我清楚的分清了它们,坚决的铲除,师父就帮我消除了。

以前,在遇到和别人发生矛盾,或者身体出现病业的时候,都能马上意识到这是过关,是魔难,所以需要努力突破过关。可是在学法这个问题上,却一直没有清晰的认识到,学法中的种种干扰不也是一种魔难吗?如果今天随着那个难受去了,就上当了,结果就是不会继续背法了。因为自己觉的,反正我已经学了一讲了啊。其实,一讲对于老学员,而且是走到正法最后阶段的我来说,绝对是不够的。

这一次才真正的重视了:原来学法中的干扰也属于魔难和过关,就好比唐僧去西天取经,还得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得到法。我也是为了学法中能得到法,也要经历种种魔难啊,表现在人这儿,就是让你各种难受,不想让你学下去。在这个时候,就看你是否能有火眼金睛,看清这是邪恶给你设的难,并且用金箍棒把邪魔烂鬼毫不留情的清除掉。

这次的经历让我对于学法中的这种外来强加的干扰形式,和学法中的各种干扰其实就是一种魔难有了深刻跟清醒的认识,希望和我一样有此困扰的同修能有所借鉴。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抓紧救人 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一文中写到:

可是瘟疫肆虐的当前,到处是一片“封”,封城,封区,封小区,更有甚者封单元,给我们救人设置了重重障碍,造成了很多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象常人一样,把自己封在家里,我们要听师父的话“逆流而上”,突破封锁,走出去与瘟神抢人,夺人。有同修说:“灾难中蕴藏着契机,低谷中产生浮力”。事实正是这样,我只凭着我小区的出入证就可随意地出入别的小区,从没受过阻拦,因为我在做正事。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在疫情猖獗的现在,过去不认同大法的,你现在跟他讲,为了保命,他也愿意接受了。如,我在我们小区的黑板上贴了一张《瘟疫自救有良方》的真相不干胶,已经有月余了,他还在那里放射着救人的光芒。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我亲身经历发正念的神迹》一文中写到:

W同修是一位年轻的男同修,有能力,装电脑程序、修理机器等技术都很精通,也很认真负责,我们这一带的资料点经常找他帮助维修,可是有一天听到消息说:他被邪恶抄家,人也被绑架关押。据说当时抄去了十几台待修理的电脑和打印机,同时没收了他私人的汽车。我马上就到附近的五个学法小组去通知,叫同修都集体发正念营救他,大家很齐心,天天认真的发正念。在他被绑架后的第十二天,他就闯出了黑窝。他说:自己進去后不吃不喝,不停的发正念,同时清醒的感受到了来自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能量很强,虽然绝食,也不感觉到饿,也不孤单,所以很快就解体了迫害(因为以前象他这种情况,迫害都是不轻的,多则判十几年,少则五、六年的刑期)。

二零一三年的某一天,武昌中级法院开庭非法审判被关押的同修,我地有个同修前去发正念,当天没有回家,过了几天也没有音讯。同修怀疑她很可能被绑架了。但是究竟是哪个单位绑架的,被非法关押在什么地方无人知道。本地同修除给她发正念外,同时分头到各个派出所、拘留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很多黑窝去找,找了两个多月,都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这时,我跟几个协调的同修说:现在找也找不到,干脆不找了,还是我们同修集体发正念三天,运用搬运功能,搬也要把她搬回来。后来各学法小组都集中认真的发出强大正念,解体迫害她的一切邪恶,让她回家,到了第三天下午,她打电话来说,她今天上午已经回来了。正在发正念的同修,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觉的这太神奇了,找两个多月都找不到,发正念两天人就回来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