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75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9月21日
节目长度:66分1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7,831 KB

62,10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9月17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75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再谈“没出事”和“出事”的惨痛教训
浅谈正念
大法弟子无需怕
家有小同修
婆婆帮我提高心性境界
修炼交流摘录


再谈“没出事”和“出事”的惨痛教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2/再谈“没出事”和“出事”的惨痛教训-41170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再谈“没出事”和“出事”的惨痛教训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

看到明慧上《“没出事”的惨痛教训》这篇文章中叙述的惨痛教训,想到:现在还是有不少同修以各种借口用手机和同修联系,并解释说我们通话时不说什么敏感词等等,还说手机也是为法来的,被我们大法弟子所用,也是法器等等,说此类话的同修一般都感觉自己正念很强。可是,师父一再要求我们要注意安全,但是很多同修在拿师父的慈悲保护当儿戏而不自知,这很危险啊!

我想到以下几件案例与同修们交流一下:

案例一:

有的同修说手机是自己的法器,他们走到哪里都带在身上。记得有一次在同修家碰到一个初次见面的大姐,说的话都是引用师父讲的法。我当时觉的大姐修的真好,就在这时大姐包里手机响起来了,接完电话很自然放在包里了,我很是诧异!来同修家怎么能带手机呢?这不是存在安全隐患吗?其他同修都知道这个大姐走哪里手机带到哪里的行为,交流无果,都很无奈。可我看见这情景,就直接问大姐:“大姐,你怎么带着手机出来交流呢?师父可说过手机就是个“窃听器”啊?”大姐却说:“我的手机走到哪里都带着,这手机可是我的法器啊。”

大概过了一年左右,我在初次见大姐的那位同修家问起“带手机的大姐”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到呢?同修说前段时间被绑架后就邪悟了!可见修炼的严肃性,任何一个人心,都会成为修炼路上的障碍。

案例二:

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同修是有的,甚至有很大比例是一些修炼好多年的同修。记得有一次,一个新学员去某学法点学法,他看到很多同修来学法,都带着手机,出去做事也带着手机,他就问:你们怎么能带手机来这么重要的地方?你们做事,还能带着窃听器去?有个老学员说: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是这样的……也有老学员说:带着电话,怕家人找,到点接孙子!言外之意就是那么多年都没出事,那没问题的。

同修啊,你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也得注意同修的安全啊,你正念足,你能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保持着正念吗?当然不是说带了手机就得出事,那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绝不承认的,但是不注意手机安全,就有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请同修静下心来想一想,天天带着手机溜过来溜过去,别人怎么提醒都听不進去,这是来自从法中修出的正念呢?还是高调的自我在起作用?

很多老同修和老年同修,非常不注意手机安全!一遍一遍提醒,一遍一遍交流,仍然听不進去,还是我行我素,在资料点、学法点、同修家,串来串去!师父在《精進要旨》〈圣者〉中告诉我们:“怀大志而拘小节”。

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回答弟子问题时有过这样一段法:“弟子:现在大陆的协调人和国外的佛学会还不一样,一些时候明明同修那种做法不对,有些直接涉及到大家安全的问题,可是怎么交流也不改,只好用正念保护同修的安全。如何是好呢?师:是啊,有这样不管不顾的,会被邪恶钻空子,才会带来那些麻烦。自己不精進、也不管别人的安全。如果大家都很能理性的看问题、用正念做事,形势会又一样。”

案例三:

有的同修见面后交流时,说同修的全名,这种行为非常不合适!因为听警察说在监听手机时,说同修全名所以警察都能对上号,所以建议同修们学法时和交流时都不要说同修的全名为好。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的基点都是为他的,时时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有的同修手机上存了很多同修的电话号码,有的学法点上很多同修带手机去学法,这屋里学法,一会听到其他屋里手机响了,因为我偶尔去一次,我也善意提醒小组负责人带手机这事是很严肃的问题!我不知道是同修碍于面子没说呢?还是说了可是其他同修听不進去?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同修因手机被监控一起被绑架的十几位同修,都是他们相互手机联系的,这位同修现在还在黑窝里没出来。损失惨重啊。

还有一地区一天就绑架了十几位同修,过后从警察那里得知,是手机长期监控,已经监控好几个月了,警察说:你们都用暗语说,警察都很明白你们的暗语!这些大法弟子相互手机通话短信联系,这些大法弟子可能是抱着侥幸心理觉的这些年来正念很足“没出事”,可是这一出事损失惨重啊?大量的现金、大法书籍等,年幼的孩子没人照顾成了孤儿,母离子散。这是教训啊!

我们不要给旧势力当特务啊!同修是为法而来还是给旧势力当特务而来呢?师父说过手机就是个“窃听器”,为什么还和同修以任何借口用电话联系?带着个“窃听器”去同修家学法呢?

谈到惨痛教训的文章里说:“你没出事,是因为警察觉的你好利用,用你的手机取得同修的信息,比特务还方便,你不是特务,却起着特务起不到的作用。”

有个警察和同修的丈夫是朋友,从警察那里得知所有在册的同修手机长期被监控,已经监控好多年了,监控同修的警察说:不是说炼法轮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炼法轮功的也会骂人啊?骂得比谁都难听。警察说她们每天几点炼功,几点一起到学法点学法,要什么大礼包等等(指的是资料),都用暗语说去哪里几点见等等,到了同修家里学法,同修自己的手机放到其它屋里,警察说都能听的清清楚楚,警察说还让同修的丈夫好好管管他的老婆注意安全。

还有个同修离世之前,因为也遭旧势力邪党迫害过,我就问过她:你的手机,派出所知道吗?她回答的很流利:都知道,没事的,放心吧!我说以后同修来了尽量把手机放到其它房间里去,还是要注意安全。

现在所有还在用手机联系的,仍然带着手机来学法点的同修们,不管你是什么理由、原因、借口,真得好好想想了,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还要为其他同修的安全着想啊!

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觉的我是个普通学员,没事,你打电话,连你们说的家常话、你什么时候买菜吃饭他们都做记录的,分析你的整个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业情报怎么分析?也是这么分析的。对你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机带在身上。”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还说:“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

同时提醒大法弟子注意家中的“座机”。

有很多大法弟子家中有座机,可是大家去学法时,座机就在身边也不拔线,这样的大法弟子不是少数。你们觉的这些年来“没出事”,可是出事一切就都晚了!

请同修们不要在稍微宽松的环境下,放松自己,邪恶本来就是毒的,他什么时候都毒!注意手机安全,整体提高,不给旧势力钻空子的机会!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浅谈正念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5/浅谈正念-41180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谈正念》,作者黑龙江大法弟子明智,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五日。

在修炼的初期发生在炼功点的一件事情想到的。A同修赵姨是参加过师父讲法班的老年大法弟子,人非常刚强,对法也很虔诚。修炼前半身不遂,行动不便得人照顾,修炼后无需用人照顾,能行走自如、不但能照顾好自己还能做饭、洗衣、上街买菜,就是有一只手不好使。一次在家用一只手缝衣服,在缝衣服的过程中还不断的打那只坏手,嘴还在说“不要你”,并用手抓住那只坏手往后一撇。当时看到后觉得同修刚强、不承认病业假相。

后来通过学法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人的刚强是人的观念、不承认病业并不是放弃身体。我悟到同修A就这一念的原因造成了病业的假相。

后来听说A同修摔倒了不能出屋,我和妻子同修去看望她,看到我们她委屈的哭了,我们就安慰她说,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而且你有那么大的缘份能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太幸运了。她说胳膊、腿都不好使。我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按师父的法要求做一定会好的。我拿着木梳给她并把着她那只不好使的手让她梳头,她说不行够不着,我说能行,并慢慢的把着她的手梳了两下,就让她自己梳。她真的将木梳举过头顶,我说再往下一点,她拿着木梳一下一下的撩着头发(刚能碰到一点头发),一下将木梳插進头发里,她慢慢的往后梳,一次、两次。她高兴的笑了。这真的是师父帮了她,在短短几分钟内二十多年不会动的手会梳头。

还有一名同修B姨,是老伴搀扶着她来到炼功点学功,也是半身不遂,歪着嘴淌着口水,还不会说话,身体歪斜度很大,几乎不能站立。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一次炼动功“头顶抱轮”时,同修发现她双手都在头顶上,而且两臂抱的很圆。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身体恢复了正常。整个炼功点的同修都看到了她的变化,就来问她,她说炼功时她没有放弃自己(抬不起来的)胳膊,头顶抱轮时一只手在头顶一只手在胸前,但她的念头是两只手都在头顶抱轮呢。就这样天天炼功,也不知什么时候好的。

这两种观念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身体状态,所以炼功人一定要用正念看问题,大法是超常的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自己,不能用人的理来衡量对错。


大法弟子无需怕——浅谈去怕心的一点体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5/大法弟子无需怕-41181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大法弟子无需怕——浅谈去怕心的一点体会》,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五日。

自从二零一五年实名“诉江”暴露身份后,我就会时不时的遭到上级和当地国安系统以“转化”、“帮教”为借口的骚扰。每每这种时候,也总能引起自己的怕心。有的时候,虽然当时不怎么怕,但过后总会不自觉的害怕。

有一次,为了证明自己不怕,就想着自己要大胆的去见他们,还要给他们讲真相。可是当时未察觉这种为了强去怕心而勉强的行为是不正的,所以结果就是自己非但没有能量去破除对方的坏思想,还被他们说的哑口无言。一点也没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反而使那些警察造下了口业。

回家之后,自己沮丧的不行,又羞又愧,认为自己太怯弱、太无能了。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被怕心充斥着,甚至严重到听到电话响都怕,看到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来也怕,听到家门口有什么异常的声响也怕,看到警察警车也怕……期间,也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也跟自己说不能怕,但是效果还是不大。

最后,还是在学法的过程中,一点点去掉了那些让我怕的物质。记的最深刻的是,当我学到师父在《转法轮》的这句法:“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眼前一亮、心头一热,感到另外空间里代表怕心的那座大山裂开了一个口子。

以后越往后学法,自己的正念就越强,头脑也越明白。当学到《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这一章节时,几乎就完全清醒过来了。

原来那个一直害怕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后天观念和业力形成的假我。而那些不好的想法,尤其是负面思维,很大程度上或许是旧势力往我思想中强加的思想业,反正不是先天的真我,也不是师父要求我该有的样子。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再去怕心,效果就好多了,等学《转法轮》到第九讲的时候,那些害怕的负面思维几乎就没有了。现在回头看看,当时是把自己看的太小,而把不好的东西(邪恶、业力、执著)看的大了。

近期,又有一次类似的施压谈话,和以往一样,无非是威逼利诱,想让我“转化”、放弃修炼。这一次,我没有想太多,脑子里面没有想着要说服谁,也没有想着要证实自己的不怕。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无论谁来问,无论问几次,无论问什么,我都要坚持我的底线——决不背叛师父和大法。接着,就是请求师父赐予我智慧与力量,能够给他们讲真相,不要让他们再犯罪。

虽然这一次谈话的结果和以往的差不多,看起来都是我们互相谁也没有说服谁。但是这次谈话后,我的心态和之前却大有不同,我不再把这看作是一次“骚扰”而感到害怕,反而从中收获了很多。

首先,是我终于浅悟了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显示给我的“将计就计”这层法理。之前,我一直不太明白师父讲这句法的涵义。甚至弄不清究竟要怎么摆正“彻底否定旧势力”和“第一时间向内找”的关系。

我是几年前才得法修炼的,遇到矛盾和魔难时,因为人的执著心还有很多,我就分不清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提高而过的关,还是邪恶安排的难。在这次谈话中,他们威胁我说:要是我还不写“三书”、不“转化”,可能就要把我抓去洗脑班了。当时我回答说:我相信善恶有报,天道还在,我不会去我不该去的地方。心里当时的想法就是:大法师父说了算。你们说的,我不听不信。

后来我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西游记》,唐僧每次被妖怪抓去说要吃了他,就是看他怕不怕。而且他被金角和银角抓去时,还引诱他说:要是他说不去西天取经了,就放了他,不然就要吃了他。这实际是观音菩萨借太上老君的徒弟来考验唐僧拜佛求经的心是否坚定,而且太上老君还嘱咐金角说,要是他说不去西天了(也就是放弃修炼了),你们就可以吃了他;反之,只要唐僧坚定的一心向佛,那些“妖怪”就不敢动他。而且,只要他去西天取经,悟空一行就会奉命保护他,就会去营救他。

再对照一下自己遇到的事,这些邪恶三番五次的想“转化”我,美其名曰帮我“解脱”,实质上就是威逼加利诱的想让我放弃修炼。即使他们明知道我对他们所谓的安全稳定构不成什么威胁,但就是变着法儿的想让我背叛师父和大法,这是邪恶的企图,我当然不能上当。

我明白,旧势力是不配考验大法弟子的。我悟到师父的“将计就计”,也是想看看我在压力下的选择和内心是否坚信大法吧!所以我也应该象唐僧一样,无论何时何地,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险阻,都要一心向佛,坚定那颗修炼的心。

我很幸运,不仅有师父在时时看护,还有各路正神加持,自己还有修好的、明白的一面也是有能力的,我还怕什么呢?所有的障碍,难道不是我自己设的吗?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

我们所遇到的魔难,无论以什么形式出现,说到底,还是我们需要过的关,旧势力也好、邪恶也好,是关就过、是业就消(是消除而不是承受),就是无论它们看似再厉害,是再高再大的神,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下。只要我们想过,就都能过的去。所以关键是看自己的心是否摆的正,只要自己的人心不阻挡,师父就什么都能为我们做主。

救众生,是师父在救我们各自世界的众生,帮助我们圆满将来的世界;讲真相,也是师父在安排着一边借此去掉弟子们的执著,一边成就大法弟子的威德。师父一再强调要让我们围绕《转法轮》去修,那里面虽然表面没有提及旧势力、救众生、讲真相的法理,但我悟到全部都涵盖進去了。

其次,在这次谈话中我还发现一点,就是中共恶党明明知道法轮功修炼者对社会没有危害,也不会做坏事,也清楚法轮功不是×教,更不会参与政治。但它还是不遗余力的打击报复,编造的各种谎言自知都站不住脚,真正的原因就是它感觉到法轮功动到了它的根基,所以害怕的失去理智,才会疯狂的打压和迫害。

是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中共恶党是邪的,自古邪不胜正。况且师父在正法,正宇宙中一切不正之物,它自知命不久矣,如何不怕?所以它见不得法轮大法,正如黑暗见光便消失的道理一样。因此大法弟子无需再害怕了,我们要正念正行,害怕的是邪恶。

最后,在这次谈话后,我还发生了一点变化,对找我谈话的人,不是一味的排斥和对立了。之前,我总把他们当成“邪恶”,只知道强行发正念,可是却没有什么效果。但这次,是真的看到了他们的无奈与不易。作为迫害的基层执行者,他们也是被中共恶党胁迫、绑架的。

我也真正明白了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从心底对他们产生慈悲与同情。但十分遗憾和羞愧的是,因为我力量太薄弱,无法溶化他们身上的毒壳,还是没能让他们听進去多少真相,这让我真是难过极了。

由此我也警醒,我真的需要好好努力修炼了,不能再浑浑噩噩的浪费时间了,不能再因贪图安逸而不抓紧实修了,不能再抱着那些常人的执著心不放了。我层次提高不上去,我就没有能量,我就无法救度他们和其他有缘人,我就发挥不了法粒子的作用,我就兑现不了我来世的誓约与使命。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家有小同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6/家有小同修-41139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家有小同修》,作者美国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

最近一个阶段, 十三岁的小外孙,在我女儿的带动下,炼功学法都精進起来了。在心性方面出现什么问题或有什么心得,他会打电话与我交流。通过交流,我知道他放下了玩手机的执着,学会了遇到矛盾向内找,同时因为他正念强,也出现了一些神奇的事。

外孙说,现在能够修大法是最幸福的事,可以跟着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因为他不想在六道轮回中转生,他真的知道了为什么而修。我为他能在法上悟,动真念,而且现在能抓住一思一念提高心性由衷的高兴。

看到小同修精進实修,他就象一面镜子,使我看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一些执着心。

今年因为中共病毒,孩子们都在家里上网课。一天,小外孙急着上课和做网上作业,就在这时,他的爸爸要他帮忙搬东西,他因急着上课,所以表现的有点焦急和不悦。这一下把他的父亲搞火了,对他说:“你说你炼法轮功炼好了,怎么现在还是这个样?”罚他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

我听到此事后,心就像被刺了一刀似的疼,心想别人家做父亲的生怕孩子上课迟到,误了功课,他这个当父亲怎么这样?还要罚他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还要不要孩子睡觉哇,心中无形的升起了一颗怨恨心——哪有这样狠心的人。

晚上快九点钟,小外孙还要参加学法,女儿心疼他,就说:“要不,今晚你就不参加学法了,不然你的惩罚到半夜也写不完。”这时小外孙对我女儿说:“你以为修炼是开玩笑的,今天想学就学,明天不想学就不学,有这么随便的吗?今天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先把法学完,这比什么都重要。明天早晨还是请你五点五十叫醒我,我还要炼功的。”真是语出惊人。

当我女儿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和我女儿都感到很羞愧,因为我和我女儿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师父在《洪吟》〈得法 〉中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我们只是嘴上说说,而没有真正做到。我们平时都在说我们是信师信法的,然而在关键时刻,却分不清孰轻孰重。

这也暴露了我们平时对学法的态度,当有事情和学法相冲突时,我们往往是选择先做事。联想到以前到学法点集体学法时,也是这样,只要家里有点事,或有什么事要做,或有朋友相约,就不去学法了。好像这些事比学法还重要。学法点七点钟开始学法,看到这个迟到,那个迟到,好像对七点钟这个时间概念都不那么强,自己也慢慢的放松了。小外孙思想纯净,悟性高,并且做到了,给我们上了一课,重重的敲醒了我们。

那天他的惩罚做到半夜两点多才睡觉。第二天早上,我女儿不忍心叫醒他,谁知道,他自己设了闹钟,早晨按时起床,参加炼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我自己起了怨恨心,我担心小外孙也会有,所以找到师父有关这方面的讲法,第二天与他交流时,我们便一起学了师父的有关讲法。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碰到了矛盾,不管怨谁,先找自己。作为一个修炼者,你要不能养成这样一个习惯,你要不能够和人反过来看问题,你就永远在人中,最起码没做好的那一步你在人中。”

学完后,我问小外孙:你有怨恨心吗?他说:“是啊,一开始我觉的很委屈,我也向内找了,可是没有发现错在哪里。为什么师父把我安排在这么一个严厉的家庭里?后来妈妈跟我说,作为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要感谢别人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当你的心性超出人的这一层法时,你不就超出常人了吗?我觉的很有道理。后来我静下心来想想,我现在已经是大法弟子了,是我没修好,没慈悲心,没做到先他后我,有执着没放下,自己造的业,才遭到惩罚。”

他这一关过的好,倒是我自己的怨恨心还没完全放下。

过了段时间,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也是小外孙上课的前几分钟,他正在准备上课的东西,这时他的爸爸叫他帮忙去微波炉热食物。因课就要开始了,担心误了课,此时的他又表现出焦急的情绪,又被他的爸爸罚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他打电话告诉我时,从理性上,我知道这是他爸爸在考验他是不是真的有慈悲心,我还举例跟他说,现在你要上课了,如果这时碰到有人跌倒在地,或受伤了,你这时想怎么做?他说人命关天呐,我肯定把那人送医院。我说,这是一个道理。他说,他懂了。

其实我当时心里在想:孩子要上课了,你就不怕耽搁孩子学习?你自己起身去热一下不行吗?我原来还没完全平复的怨恨心这一下又翻腾起来了。但听小外孙讲这事时,好像就没事一样。

没过几天,我女儿给我发来小外孙为前两次发生的事写的一篇心得交流稿,题目是《严厉的爱》,其实是一篇真诚的向他爸爸道歉的信,并直接和他父亲交流了。原意是这样的;“爸爸,记得有一个晚上,我就不听你的话。你说很晚了,要我去睡觉,我说:我不需要听你的话。可能你当时就知道我对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过去的六年,我都是在你的严厉惩罚中度过的。为了不受惩罚,我就撒谎,谁知道,我的谎言一出口,就被你们揭穿了,然后是更严厉的惩罚,口里还不断的说;看你下次还撒不撒谎。有时我跟妈妈顶嘴,你就罚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顶嘴。我不好好做作业,学校老师反映我上课不听讲,成绩差,或我对外公外婆不敬,不礼貌,你都罚我。总之,惩罚时刻伴随着我,而且惩罚逐步升级。例如写反思,从一千到罚一万,罚做俯卧撑,还有好多好多额外的作业,我一点玩的时间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真的好讨厌你,恨你。

“最近,我真正的修大法了,我把很多的执着都放下了,我以为我修的不错了,谁知道你还要罚我。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再想想,我这三个字,哪个字都没修好。再想想过去,因为我的恶劣行为给了你们极大的伤害,把你们一个个气的发抖。我真的好后悔。幸亏我现在真的修大法了,从你的惩罚中,我看到了我的执着心,你是想真正的帮我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

“我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别人家孩子受到过的宠爱,我不知道那种宠爱是个什么感受,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我只知道在你的这些年频繁的惩罚中,我的学习成绩上来了,都是A,我的写作能力增强了,连老师都夸我的写作怎么進步的这么快,书写的很工整,很漂亮,我现在基本上能读中文的《转法轮》了,我的体魄强壮了,家里的什么重活我都能干了。在学校里或到同学家里,老师和家长都夸我有礼貌,懂规矩。哇!我现在才明白,你是在通过惩罚在锻炼我,培养我的能力,教我如何做人,我现在真正的受益了。

“那个时候,我也在怀疑,你是不是不爱我,但你一边惩罚我,一边精心的为我准备每天上学的中餐,做有营养的晚餐,为我买运动服,参加各种体育运动。在各种比赛前,为我准备水,准备食物等等等等。

“我现在才明白,你是把对我的爱埋在心中,默默的爱。你是把严厉的一面摆在面上,把真正的爱埋在心中,所以我把它叫做“严厉的爱”。这种爱是一种伟大的爱。

“Daddy,我好后悔,我过去一直都在误解你,埋怨你,恨你,让你受了极大的委屈。我现在真心的向你道歉,感谢你对我的培养,你是真正对孩子负责任的好父亲。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读完小外孙的信,我已泪流满面了,我对他爸爸的怨恨心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从怨恨转为感恩,他的爸爸真是一个严厉的好父亲,功不可没。

我好惭愧,修炼了二十多年,我的心性还赶不上一个刚刚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他的心是那样的纯。我女儿感慨的说,带小同修的责任重大,我们自己一定要精進,修好自己。我现在又悟到,不是我们带大法小弟子,而是大法小弟子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推着我们往前跑,不跑还不行,不然就掉队,登不上圆满的法船了。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洪吟》〈得法〉,以共勉:“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婆婆帮我提高心性境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3/婆婆帮我提高心性境界-40708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婆婆帮我提高心性境界》,作者广东大法弟子阿明,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我悟到:不是每天学法了、炼功了就能修得出来的,得实实在在按师尊讲的法的标准做,达到大法的标准才能修出来。

师尊给每个弟子安排了修炼路,就是为了成就弟子的。每当遇到矛盾时,就要迅速调整心态、转变观念去坦然的面对。比如:在修心性上,在处理家庭事务上我基本上能用法的要求去做了,虽然有时做的不好,但过后察觉到自己做的有不足,就尽快会调整自己修上去。

一、小事上向内找 去掉不平衡的心

生活中的小事能体现出修炼人的境界。一次,小姑子带婆婆去看医生,诊疗费几十块钱,小姑准备掏钱,婆婆死活不让,她自己结账了。回家后,婆婆说要从我给家里买菜的钱补给她那几十元钱。她说给我听的时候,我表面上没流露出什么,心里已在翻腾:刚帮她治脚癣,花了我一千多元,她四个孩子都没管,都是我一个人带她到处求医问药,如今区区几十元,她都不让小姑子花,况且平时过年过节大家都给她红包,她手里是有钱的,怎么还要在我这里“报销”?心里觉的婆婆实在是对我不公,越想越觉的这人怎么这么抠门呢?这么偏心呢!

又想,师父叫我们遇事向内找,那我就找找究竟是什么心在让自己不舒服呢?在平时,丈夫兄妹中谁有困难,我们随手都是一千几百的帮助,回到乡下,见到村中的老人和小孩,都是大大方方的给红包,给小叔买房时,十几万都毫不迟疑的资助,出钱出力的帮助,也没有计较,连自己还在用的小车都送给他,而没给我自己的亲弟弟,按理说,我对钱财还是看的开的,怎么现在这几十元就让我内心翻腾呢?

静心找找,还是那颗不平衡的心在作怪,说到底是气度不够,觉的婆婆偏小姑子,心里就不平衡,也是妒嫉心。在钱财方面,只是表面的慷慨大方,喜欢听别人对自己的赞扬,也就是喜欢听好话的心。既然自己的经济条件比小姑子好,我还妒嫉什么呢?况且跟老人家计较,这已是不对的了,真是越想越羞愧,找到骨子里隐藏的这些肮脏的人心,清除后,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对婆婆由不满变为理解了。因为她以前在农村,那时非常穷,可能穷怕了,所以生活都是非常节俭。反思自己,真由衷的感恩师尊的教导,让我遇事向内找,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二、修善和忍

有一天,父母来我家附近种菜,我就请他们来家吃饭。由于丈夫在外面加班不回家,母亲也说还不饿,所以我就让父亲先来,和婆婆先吃。当我父亲一進门,跟婆婆打招呼时,婆婆没吭声,父亲就跟她说其它家常话,婆婆却连看都不看我父亲一眼,根本就不理睬他。

婆婆这个反应让我很吃惊,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父亲站在那里极其尴尬,就自嘲的笑了笑,还好他没有掉头回家。

看到婆婆拉着脸,象准备与人开战一样的架势,也就没追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想:我千万不要动心,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就当作没看到、没听到一样,平静的与父亲搭话,拉扯其它的话题,目地是不想让老父亲这么难堪。但不论我怎样的努力想调整当时沉闷的气氛,整个吃饭过程,婆婆就是绷着脸,没说一句话,匆匆吃了一点,就進她房间去了,还赌气的把门关得很响。

父亲没等我母亲从地里来家,自己就骑自行车回去了。看着这个八十岁老人家的背影,想想这顿饭让他吃的这么窝囊,这么没尊严,我心里很难过,自责不应该留他们在我家吃饭,觉的很对不起父亲,泪水在眼里打转。

当我帮母亲拿锄头一起回家时,婆婆还狠狠的说:“我把汤和青菜都倒了!”说完,就又用力关上房门,不出来了。我一听,当时真的想骂街了!到厨房一看,婆婆倒的干干净净的,一盆碗、碟、筷子泡着,油污污的,还等着我清洗呢。这个人做的太绝、太过分了!一点都不照顾我的面子。我情绪快要失控了,强迫自己要冷静、再冷静!不断的告诫自己:“修炼人不能发火!不和这人一般见识!一定要忍!千万要忍!”

是啊,师父不是在《转法轮》中说了嘛:“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

我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就竭力的跟母亲解释:“可能误以为您不来吃饭了。”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擦泪,但她不想我看到她流泪,就扭转身低着头在扒饭,因没汤没青菜,艰难的吃一点,就回家了。

母亲回去后,我终于忍不住了:这个婆婆太狠毒了!平时这么的孝敬你,而我的父母过来吃顿饭,也吃不着你的,竟被你这样对待!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就把门关得更响了,洗碗时,也是弄得哐哐的响,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她的不满。

当做完家务冷静下来时,觉的自己不应该随着表面的事情而发火,即使再有理,也不能对老人家发火的。第二天,我就向婆婆道歉,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婆婆埋怨我父亲说她弟弟种的谷子晒的不干,有发黑的变坏了的。婆婆听后感到很气愤,说她弟弟的水稻是没下农药的,大家都争着买,却遭到我父亲这样的造谣。她说,跟周围的邻居说了这个事,大家都是指责他不应该这样贬低自己的亲戚(婆婆总是习惯把家里发生的事,向邻居们诉说,让别人来评理)。

原来是因为这么点小事!我当即向婆婆道歉并解释:是我父亲搞错了,是我把放在丈夫单位宿舍时间久了的、变质了的大米给他喂鸡,他误会是婆婆的弟弟家种的大米了,真是误会一场!

了解到婆婆生气的原因后,我就气冲冲的去找父亲,指责他不能乱说话,但父亲不承认讲过这话,说是她搞错了。母亲在旁边也不满的说:“就算是这样说错了,也不用这么对待我们吧?也只是跟她一个人讲讲而已,又没到外面去说。以后你不要叫我们过去吃饭了,弄得我们象乞食的一样,我也不敢再去你们家了,我怕见到她!”父亲接着说:“我可不想看别人的脸色!以后再也不过去吃饭了!”

其实我父母都是很善良的人,平时与人相处都很和谐,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对待。看到父母这么难过,我转而又埋怨婆婆小题大做,不应该搞到大家连饭都吃不好。与婆婆冷战几天后,脑海出现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对照法理向内找:虽然平时我对婆婆是尊重、孝顺的,但始终没像对自己的母亲那么的亲,既然大家都是师父的亲人,难道我还有分别吗?在六道轮回中,只有生自己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自己真正的母亲呢。

婆婆在我父母面前发脾气,是帮我去爱面子的心;去我的亲情,突然出现这个事情,是考验我能否做到忍。婆婆在给我出考试题呢,真后悔没好好珍惜这个提高心性的机会。

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对此法理有了具体、深刻的理解。当婆婆再对我说尖酸刻薄的话时,都能做到一笑而过,并真心的感谢她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心里坦然了,双方老人家现在又和好如初了。

三、去掉怕累怕脏的执著心

平时上班一日三餐,我都在单位食堂吃,到了节假日,则都要由我买菜做饭,即使自己不想吃,都得做。有时工作任务繁重,感到累和烦躁时,就会抱怨,埋怨婆婆不帮忙,抱怨一年365天没有一天能休息,上班忙单位的,节假日管一家人的饭菜。有时单位加班,叫婆婆帮忙煮饭,她都是极其的为难,总是问这问那的,好象怕我偷懒一样。特别是小叔子他们搬来我家后,六、七个人吃饭,家务活更多,占用了我很多时间。想想在单位不用自己动手,就有秘书照顾周到,况且菜色丰富、味道可口。而在家,象个陀螺一样,忙的团团转。

最难挨的是左腿膝盖肿痛那段时间,走楼梯每一步都钻心的痛,只能跳着上下楼,上厕所也无法下蹲,每次走路去买菜就更感艰难,想买辆摩托车,丈夫却不同意。买菜回来,还要长时间站着洗菜、煮饭,做饭时,既要照顾老人家的喜好,又要照顾小叔子的饮食营养,偏偏那时家里的下水道又堵塞了,洗碗、洗菜水要提到厕所里倒……有时身心疲倦的很想逃避,找个地方让自己偷偷懒。特别是在厨房煮饭时,听到婆婆在对面睡房发出来的鼾声,就心里不平衡,虽然有时她也帮忙洗菜。

有一年冬天,我双手掌皮肤龟裂的很严重,一沾水更痛,拧洗碗布都无法用力,为了减少刺激,就想用淘米水代替洗洁精洗碗,但婆婆象与我作对一样,总是将我留下的淘米水倒掉,多次提醒她都不听,有次,我发火了:“叫你不要倒这个水,你怎么偏要倒?它也不碍你什么事。你看我的手都裂成这样了,难道我想舒服一点都不行吗?”话一出口,就觉的自己错了,修炼人还求什么舒服呢?

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过:“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我们修炼人是金刚不坏之体,还怕这个洗洁精吗?当我放下这个执著心时,我双掌的皮肤很快就好了。现在婆婆也会主动帮忙洗洗菜了,我就可以有多点时间学法。

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悟到我们结缘成为一家人,都是来报恩还愿的,在家庭中,所遇到的一切麻烦事,都是我要过的关。听师父的话,尽好本份,尽心尽力照顾家人,在家庭中实修。

当我放下这颗怕苦怕累的心后,丈夫给我买了辆摩托车,同时也叫人疏通了下水道,真是相由心生,境随心转。谢谢家人帮我提高心性。

平时吃饭,往往都是我还在煮最后一个菜时,家人就开始喝汤吃饭了,所以每次最后吃饭都是我。而小叔有用筷子把菜翻来翻去挑着吃的习惯,到我吃饭时,他已经把桌上的菜都翻遍了。我心里就有疙瘩,觉的他翻过的菜脏,宁愿没菜下饭,也不想吃他用筷子翻过的菜。但婆婆总是怕浪费,没征求我意见,就将这些剩菜直接倒我碗里,跟她说了多少次了,别给我,我不吃,她还是这样。所以有次,我就赌气连饭也不吃了。

后来读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因为他不知道脏,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过去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那个马粪蛋冻的邦邦硬,他啃起来还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状态下吃不了的苦。”才悟到是师父慈悲,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去掉怕脏的心。心放下之后,对小叔子这个习惯也没那么反感了。再進一步用师父讲的法来衡量,我就懂得了替他着想,吃饭时,就主动挑选些比较嫩的青菜给他吃,做一个能时时为别人着想的人。

回想在这修炼的路上,婆婆就像那个帮我扛梯子的人,让我不断提升心性与境界,真的很感谢她!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师尊给延续下来的分分秒秒,时时向内找,尽快的把自己没修好的地方修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到真正美好的家园。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转变人的观念 修出了慈悲正念》一文中写到:

有一天,同修的孩子听到了消息,说有行动要抓大法弟子。我出去讲真相,遇到了两个同修,说有同修告诉这几天不要出去讲真相了,我们老去讲真相的地方有监控器,不安全,也听到了要抓大法弟子的消息。我跟那两个同修说;谁也没有权力不让出来讲真相,我每天还继续出去讲真相。我心里想;师父没有安排大法弟子被迫害,是旧势力的假相。看见同修,就告诉他们都出来讲真相,监控器是照坏人的,与我们大法弟子无关,不要上旧势力的当。同修们都陆陆续续出来讲真相,学法点恢复了学法,后来听说那个消息是假的。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越南学员 近期修炼上的一些体悟》一文中写到:

在《转法轮》中师父讲“真正”两个字很多遍,师父在《转法轮》中提醒我们:“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把你的身体净化之后,给你推过去,我给你下上一套完整的修炼系统,你一上来直接就在高层次上修炼。但是,只限于给真正来修炼的学员,不是说你坐在这里,你就是个修炼者。”那么什么是真正的炼功人?师父在《转法轮》中又说:“他得真正去修炼,重视心性,真正去修炼才能祛病的。因为炼功不是体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东西,那么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标准来要求炼功者,必须做到才能达到目地。”我悟到师父给我们讲法是有要求和标准的,我一定得按照这些法理来要求自己,才能理智踏实的修炼下去。我也在学《转法轮》的过程中明白了: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要求,以及修炼人要以更高标准作为对照修好自己。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转变观念 方显大法神迹》一文中写到:

通过学法,我悟到,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的基点很重要,很关键。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告诉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做任何事都应该站在无私无我、救度众生的基点,而不能以自我为主。发正念时要意识到不是为了自己求得一个健康的身体,求得舒服的感觉或是满足常人什么欲望,大法弟子达到无病一身轻是为了能更好的在常人中做好大法三件事,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不受阻碍,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神奇,是为了救他们,是这个角度出发,发出的正念才更有效。也就是说,发正念是为他不是为我。要想能够时刻保持正念,并让自己发出强大的正念,前提是学好法,实修。不是学了法就行。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时都提到要学好法。没有高层次的法理指导,层次不提高,发正念能力和效果就会受限制。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学法带来奇妙变化》一文中写到:

学法能做到持之以恒,修炼中的变化便悄然发生。有一天却惊奇的发现,当有个执著心冒出来的时候,要想把它压下去就能压下去了,很容易就能把它清除掉了。那些心变的很弱,而我变的强大起来了。真是神奇!由此深刻体会到只要在学法上不放松自己,自己的正念就会变的越来越强大。真是师父在《精進要旨》〈拜师〉中讲的:“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学法带来的另一个潜移默化的变化就是:心态越来越平和,言行越来越理性。以前给人讲真相时,总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可想而知效果就大打折扣。现在发现自己的语气平和多了,理性多了,会尽量使自己做到缓、慢,体现大法弟子的善。在给世人讲清邪党的种种恶行时,悟到:我们不是在传递仇恨或不满情绪,是为了帮助他们明白真相后作出正确的选择。所以,我们自己的心态一定要摆正。还有,针对社会上所谓的“五毛”们和对大法持负面态度的常人,渐渐的不再有鄙视、憎恶、敌对的看法和情绪了,真正做到无怨无恨,做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中要求我们的:“修炼人没有敌人”。懂得摆正好自己和常人的关系;知道只要他们不是专门来迫害大法的魔,修炼人就应该抱着慈悲的心理,把他们看作也是在等待救度的生命。在学法中,自己的善念不知不觉中也在加强。在与人交往中,在擦肩而过中,能从心中散发出真诚的善意。修炼人修去妒嫉心、争斗心、利益心之后内心的那份清净会带给身边的人一种安心、踏实的感受。这是我从所交往的常人那得到的反馈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学会用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一文中写到: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可是我发现自己不是真正为别人着想、为别人好,表现出很多不好的言行:如,为别人做点事,恐怕别人不知道,想方设法讲给人听,有时不只一遍,而且还得说自己多么用心、多么辛苦,要别人领情;当别人不接受或不理解时,就心生怨气;喜欢听感谢的话,否则就觉的委屈。现在我已明白,真诚的完全为他人着想,善待每一个人,包括曾经迫害过你的不明白大法真相的警察,那才是真正的善,真正的慈悲。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