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84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1月23日
节目长度:53分4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472 KB

50,39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1月19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84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为私的心一点点放下 境遇就在变
就政治不政治的交流
帮孩子去掉游戏瘾的感受
师父给我调整身体
轮回只看今朝
怨恨心不去的沉痛代价
神魔之争在另外空间是大法弟子与邪魔的战争
修炼交流摘录


为私的心一点点放下 境遇就在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6/为私的心一点点放下-境遇就在变-41512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为私的心一点点放下 境遇就在变 》,作者黑龙江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早在一九九五年我就听了师尊的讲法录音,但由于惰性、不定性等各种原因,始终没有真正走入修炼。直至二零一八年九月,我才开始正式学法和炼功。

不久一场大难降临到我家:父亲因不放弃修炼被公安绑架并被冤判三年。遇到这样的难关,我心态不稳,怕心、安逸心很重,以“身体不适”为由不敢去向有关部门要人,消极的承受着迫害。最让自己懊悔不已的是,居然承认邪恶的迫害,认为父亲修炼不理智,借此来修正他自己。正是这颗对父亲遭受迫害的冷漠,不久,就使自己不断的被邪恶电话骚扰。

之后部门书记两次找到我,要求我写所谓的“三书”。表面上我不为所动,但心里是怕的,在和他斗,在单位里一见到他就故意保持距离。负责这事的党办主任看到这个任务完不成了,就让分管我的领导找我谈。分管领导是一位五十七岁的大姐。我知道之前同修已经给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所以我并没有怕和她谈话。由于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已经被清除了一些,所以整个过程一直是我讲真相她听。我给她讲了父亲被绑架的过程,公检法怎么践踏法律,迫害我的家人等,她表示理解和同情。

走出她的办公室,我很轻松,打开车里的音乐,是师父《洪吟三》〈我们知道〉这首诗词:“历史的最后一页已经到来 真善忍的光辉照亮高山大海 正邪较量惊心动魄的展开”。这歌词一下钻到我的脑子里,我慢慢冷静下来。反思自己,发现我做的不够好,对这位大姐只是用人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有和善与慈悲。

第二天,真正的考验来了。大姐找到我,问我:“不配合录视频就让你下岗,停止给学生上课。改不改决定?”我坚定的摇了摇头,心里有一念:我的事情师父说了算。接着她又让之前找我谈话的书记找我谈。这次我去见那个书记时态度比之前和善,笑着告诉他我的决定,之后我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回去做我的工作。

离开后照常去给学生上课了。

中午,那位大姐又打电话来通知我单位领导要找我。此时的我已经被折腾得心力交瘁,回到家中,母亲告诉我不能配合他们,不去见那个领导。我就在家放松了一下午。

没想到晚上,大姐找到的说客——我的舅舅和舅妈来到我家。得知我的态度,舅舅失态的对我吼叫,舅妈心疼的给我分析利弊,而我,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心里只想着:“我的事师父说了算。”同时也在不断调整说话的态度,从开始被舅舅带动着跟他喊,转念一想,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呢?于是我把心态稳下来,对他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对你更好,我是在救你,人不能与邪恶为伍,要你保住自己的命。你能听我说说吗?”由于我的态度变了,我们谈话的气氛也变了。

最后舅舅还是放不下对我的担心,对我说:“只要你能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件事情摆平,我就听你说。”这一下,我就有了信心,我心想:“我一定能行,我有师父,我一定能把他救了,让他听我说。”

我来到单位,从早上八点半一直发正念到十点半。忽然,眼前一亮,感觉头上被盖着的蒙蒙的东西散了,耳边似乎听到一个声音:“你的弟子正念足,我们不敢动她。”再一天,之前找我的主管领导告诉我:“事情过去了,翻篇了,安心工作吧。”

一次危机就这样解除了,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同修的共同配合下,转眼间,邪恶烟消云散。

之后,我不断反思这次过关的经历,感慨颇深。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你得真正按照我们心性标准的要求去做,那才是真正修炼的人。”我扪心自问,是否做到了真修?安逸的环境中我放松了学法炼功,过关时,感觉自己力不从心。此外,这次过关中,在家人的压力面前,我有过身心俱疲、心灰意冷甚至绝望,但没想到在冤狱中遭受迫害的同修们,他们每天都在面对着巨大的压力,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怎么可以置身事外?

师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对大法弟子迫害更不简单,人是做不了什么,那是因为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在起着主导作用。”所以,通过这件事,我更重视发正念了。这也让我认识到每个大法弟子都必须重视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狱中同修的正念,尽快走出魔窟。

在这次过关中,我也在不断的提高,从开始只是想自己怎样摆脱干扰,在怕心中跌跌撞撞,到后来慢慢清醒,遇到找我谈话的同事,先想到人家也很为难,遇到亲属也想到要给他们讲真相。当为私的心一点点放下时,境遇就在变,我感到在受难中能够做到为他人着想,邪恶就没有了力量,对你的干扰就消失遁形。

以上是我现阶段的一点修炼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就政治不政治的交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4/就政治不政治的交流-41497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就政治不政治的交流》,作者未署名,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我们不是在政治层面考虑问题,不是在参与政治,谋求人世间的政治权力,而是从修炼的角度和救人的角度在考虑问题。

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每到一国都要倒换官文,这不是政治,而是符合常人状态;途经某国时,发现国王是妖精变的,于是解决了妖精,请回了真正的国王,这不是参与政治,而是修炼者的斩妖除魔。

大法弟子劝世人三退,也不是从政治角度来做的。因为中共是个邪教,而且这个邪教正在迫害正法和正法修炼者,天要灭它,大法弟子劝世人退出这个邪教组织,这是救人于水火。不能说这个邪教夺取了国家政权,大法弟子就不能灭它了,就不能劝退了。

今天有两个常人,一个支持传统文化,另一个支持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搞的邪恶社会主义,那我们支持哪个呢?只不过这两个人都想当总统,都可能当下任总统,我当然支持帮我们宣传传统文化的人而不支持宣扬邪恶社会主义的人。这不叫参与政治,这是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支持善良,加持善良人的正念。

常人对“政治”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如果是那种争常人利益的政治,我们当然不会参与。师父讲过关于政治的相关法理。所以我们不需要被“政治”一词局限了我们的思维。


帮孩子去掉游戏瘾的感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5/帮孩子去掉游戏瘾的感受-41509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帮孩子去掉游戏瘾的感受》,作者未名,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孩子在上幼儿园的年纪就接触了电子游戏,从此就再也放不下了,现在已是中学生,玩游戏已成为他生活中最主要的事。对除此之外的一切不再关心,学习也是敷衍了事。原本善良懂事的孩子变的脾气暴躁,谁的话也听不進去。

我为此很忧虑。或许孩子自己也认识到继续下去的后果,但无法摆脱游戏的控制。我能感受到孩子的无助,只能陪他共同走出来。所以给他报了几个兴趣班,周末陪他户外活动。但依然未能转移他对游戏的兴趣,他甚至对我的努力很抵触。

在孩子沉迷游戏的期间,我用尽办法不管用,看着孩子在游戏中沉沦,我焦虑,急躁。就这样越不让他玩,他玩得越厉害。当初共同战胜游戏瘾的目标迅速崩坍,巨大的挫败感彻底打倒了我,我们的关系也变的剑拔弩张。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摔了手机,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又狠狠的打了孩子一顿。

孩子抱着摔碎的手机痛哭,他把手机当成了最好的伙伴,我当着他的面打碎了,在那一刻妈妈变成了恶魔。孩子的痛哭声让我从暴怒中清醒过来。后悔、惭愧一齐涌上来,那一刻我痛苦万分。

这事发生在两年前,当时我刚刚接触到大法,常人心还很重,所以做出这种摔东西打人的事,真是羞愧难当。但法中告诉我遇到问题向内找。问题虽然出自孩子,但孩子初生纯洁如白纸,所以变成这样,根源一定在我身上。反省自己,首先我曾经也玩游戏,但没有上瘾,工作、生活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孩子初次接触时没有引起我的警觉,甚至是纵容孩子玩。再就是,日常我会不由的沉浸在大众娱乐当中,比如爱网购、看电影,关注各种媒体,整个人被世俗纷乱的信息包围着,传递给孩子的能量场就不是纯净的,所以孩子也会把游戏中获取的低级满足感当成快乐。我没有让他体会到心灵宁静,精神永恒这种升华的快乐。

我的习惯性思维是遇到问题只看表面,孩子成瘾了,我只会想到报兴趣班,劝说不行就打一顿。使人上瘾的,一定是这个人内心有渴求,没有及时输入正的东西,而让邪魔乘虚而入。所以想让孩子变好,我要以法来修正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那天我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说我们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

此后,孩子渐渐原谅了我,我们和睦相处。在他表现不尽如人意时,我不再火冒三丈,只是劝诫。有时间就给孩子读法,谈谈我的认识。法的能量影响了孩子,他主动捧起《转法轮》读起来。读法的过程中,师父博大的法理一丝丝渗入孩子的心里。再加上他记性好,悟性也可以。读法后行事、说话也不自觉的向法上走。遇到疑惑的事我们以法理为依据分析该怎么办,法已在孩子的心中播下了种子,我很欣慰。

一个周日的早上,我给孩子读明慧网上文章《他们是如何去掉电子游戏瘾的》。听我读完后,孩子说:“妈妈今天我要把电脑上所有的游戏全部删掉,再也不玩了。”他的转变快得让当时的我惊讶不已,但保持了平静,我说:“你已经想好了。”他说:“是的。”下午他把电脑上所有的游戏,包括自己备份的移动硬盘上的游戏安装程序也一并删了,并表示虽说心里有点遗憾,但再不会玩了。之后我观察了一段时间,他真的不再玩,也不再提游戏的事。变化之大、之彻底,让我很震惊。我知道这都是法的能量,改变了孩子,也改变了我。

现在孩子上中学学业紧张,我对孩子说,学习重要,但学法更重要,我不会为了你提高成绩报补习班的,抓紧时间好好学法,提高自己。他非常赞同,我会用更多的时间与孩子共同学法,做好自己。

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中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我们的人生就是一部舞台剧,会不由得卷入剧情,卖力的表演。但唯有修炼人是真正清醒的,他知道主角是自己,周围的一切人、事、物、景都是道具,是为了考验、过关、升华自己用的。无论境遇如何我会对周围的一切只有感谢,没有爱恨。

以上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师父给我调整身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2/师父给我调整身体-41437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

我是一个八十八岁的老年妇女。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曾多次濒临死亡;有从头到脚的风湿、严重牛皮癣,五脏六腑几乎没有好的地方,还有先天肾虚、先天失眠,眼睛散光,几十年牙痛等等;所有的医药、偏方都无用,练过各种气功,还招来了附体。一九九七年,我幸遇法轮大法,师父改变了我的一切,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我那些最致命的病,在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我违心的签了字。后来,我身体的旧病复发了,噩梦连连,在地狱中游走,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对不起师父,写了严正声明,从新开始修炼。只要有机会,我逢人就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就是家人在场我也讲。家人及单位多次被公安威胁,我自己也多次有惊无险安全回家,但也时常被抓去非法关押三天、四天的等等。家人被连累后很痛苦,就对我施压,把我管的很紧。特别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我被家人收了钥匙锁在家里。

因为自己对法理解不深,遇到迫害和阻力,就用党文化去争斗。疫情期间出不去,我跟家人闹矛盾,言行举止逐渐的不知不觉的远离了法。渐渐的,身体的不正确状态又出现了:头向右边歪斜抬不起来,两肩内收,整个身子也向右偏斜;头脑中总是有一团糊状的东西,不清晰;脖子上有两个蛋黄般大的瘤子;肚子很大,呈青色,里面就象被一个拔火罐揪扯的难受,直不起腰来;身上皮肤一层层脱落;耳朵里有一些疮疤;手脚弯曲变形,手指关节肿大等等,整个人变的畸形。

经过自己的不断争取,家人同意让同修来家里。有了和同修交流的机会,我思想突然间开阔了。我又接触到了更多的同修,交流中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明确的理解。我痛悔自己的过去,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只顾自己的感受,不想他人,言行违背了大法,没有维护好法,更没有证实好法,不但救不了家人,还让家人对大法不敬。我深感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住家人。几天的学法、交流后,我的观念转了,心中的怨消失了。法理让我明确了修炼的目标,知道了为什么修炼。

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在我能看到、感受得到的情况下,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从七月一日那天起,到现在经历了三个多月,我已经脱胎换骨了。我一天一个样的改变着,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的头怎么动、身子怎么动、四肢怎么动,就连脸上的骨头、皮怎么动,自己都能感受得到、看得到。旁边的同修也看得到,只是看不见师父。在调整的过程中,我两次看到师父的法身对我微笑,我激动的当时就热泪盈眶,俯下身子给师父磕头、谢谢师父!

同修给我拍了十多个录像,我自己看了都感到很神奇!我能感受到身体的疼、麻、热、痒、重、针扎等等,全身都被能量包容着;骨头被矫正时,还能听到响声,感受到手、手指、脚、脚趾被拉直,动作都很大,从外到内,五脏六腑都颤动;头脑中一团模糊的东西出去了,头脑清晰起来了;听觉和视觉恢复了许多,与人交流不困难了;头正了,脖子立起来了,脖子上的两个肿瘤消失了,耳朵里干净了;身子直起来了;肚子小了,里面的东西不见了,肚皮由原来的青色变白色;突出的两边大转股收進去了,体型一下子苗条了,体重增加了;手指能伸直了,没间隙了,手上的老年斑几乎没了,一双手很漂亮。

我的变化让家人十分高兴,开心极了,大家都忘了过去的不愉快,一家人和睦了,他们感谢法轮功!听到这些话,我很开心。更让我欣慰的是,我以前让他们和我一块修炼法轮大法,他们不听。这回他们也要来学炼了,女儿已经学会了四套功法。

师父为我调整身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突然吃不了饭,整个胃部外面都是黑的,胃象要炸开一样,发胀、出血,我大口大口的吐血,家人逼着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胸部一圈都是洞,要手术。”我不同意,知道这是假相。我对家人说:“我来医院都是错的,做手术就更不可能了。”家人只好给我买来许多進口药。因为放不下亲情,我顺着吃了几天药,病情更加重了,我不能再吃了,我就把药压在舌头下,过后再吐出来。一天,小孙子告诉我:“你不用吃药了。师父告诉我,师父在十一月份会给你做手术的,但不知是哪天。”这下我更坚定了,我知道是师父借孙子的口点化我。果真到了十一月十八日这晚,我在梦中就看到师父给我做手术,肾上、胃上,切下一片一片黑色的东西,一个个洞也切下来了,又给我换了一个肾。我连忙说:“谢谢师父!”第二天,我真的全好了。我把真相告诉了家人,我没吃药,好了,还把药拿出来给他们看。那时他们还是执迷不悟,被邪党谎言欺骗的太深。现在他们完全转变了。

我真心希望和我一样的同修吸取教训,多多学法,学好法,不要再走我的弯路。一定要明确修炼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要修炼?怎么修炼?不要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我再次的感恩师父!谢谢同修!


轮回只看今朝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6/轮回只看今朝-41511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轮回只看今朝》,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修炼人与常人最本质的区别,可能就是有神论与无神论的观点问题,而里面包含的具体问题又太多。

作为修炼人哪个人不相信有轮回存在呢?不相信还修炼什么呢。所以对于修炼人之间来说没有必要过多讨论什么轮回来轮回去的事情与故事,以及在轮回过程中今生是男子形像还是上世是女子形像,这些问题如果使正在修炼过程中的人入了迷,执著于此,搞乱了自己的脑子就是一大损失了:一会儿想着与这个什么缘与那个什么缘,一会儿又觉得就是与他(她)有什么特殊的缘,或许觉得他(她)与别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等等,这些其实都是魔在捣乱,有这种执著心的才会被魔搅扰的不得安宁。

人情重还以为是好事,认为自己是重情义的,其实与修炼人的思想差太远了。这样长此下去会把自己弄得疲惫,也有人觉得不疲惫、觉得很自在,常人也喜欢在“情欲里畅游”、和每个异性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喜欢万人瞩目的感觉、被情欲笼罩的感觉、妒嫉心强盛和谁都要争个第一,什么事情都要争个高下,一天神魂颠倒的,不正常,欢喜心、显示心被魔利用,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

如果一个修炼人需要新奇的文章,神奇的现象来鼓舞自己,实则状态与常人相似,还存有无神论的变异思想念头,思想也会显现出飘浮与不稳定,从中也会体现在信师信法上的坚信成度。因为真正的修炼人已经明确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了,那么就需要努力修炼自己,实修自己的心,找找自己还有哪些不足之处,而只有大法经书才是修炼人的无价之宝,才能指导修炼人修炼,只有大量学法实修自己才是正道,发现一颗人心去掉它,从此不要它,再翻出来,再去。而很多人并不十分明确,千万不要不珍惜啊。师父在《洪吟三》〈赠世人〉中已经明确告诉修炼人:“机缘一过误时辰 天机一显悔惊魂 大劫紧跟关天门”。

那些历史上过往的事情,实则对于今天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是不重要的,因为我们今天就与师尊同在,做好现在的事比回顾轮回中的事更现实与智慧。

而作为有着特殊使命的同修来说,写出不同时期、不同人物的轮回故事其实也是在证实大法,这些故事能帮助常人(无神论的常人)得法与未来有机会修炼,而且文章中并没有指名道姓谁就是谁,作为已经在修炼的人又何必去猜自己是谁谁谁呢,说白了不是写文章的同修有什么大问题,是看文章的同修自己有什么执著心,是不是太执著于自我了?为什么不大量学法,在法中找答案呢?对于真正的修炼人来说,所有文章都不能帮助修炼人成就圆满,而只有大法,这一点必须明确。

其实为什么有的人比其他常人更早得法修炼呢?总的说来修炼人的本性与根基比常人好一点吧,但是也并不是真的自己有多么多么好,而是自己有了一个愿望,希望能做好人,并且相信了神的存在,希望守住自己纯真的心不迷失,师尊看到了这一颗颗真心,就无条件的帮助修炼人了,而只有在学法中真正实修自己的心,才会得到师父的加持,一步一步提高 。

但之前的愿望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好人,而自己是不是好人,好人的标准是什么,已经不知道了,自己到底算不算好人呢?也不知道!希望守住纯真的心,那颗心真的纯真吗?或许答案会让自己羞愧,守住的有可能是执著于顽固的自我(变异的我),当被什么事情刺激时,反映出的思想观念就是“我很好”,“我是一个好人”、“我最好”、“我没有错”。不论学了多少大法如果没意识到那个根本执著就是执著于自己,总是想着“我很好”,那什么执著都没有修去,或许会越来越膨胀,自心生魔也会出现,因为“我很好”所以大法选了我,大法选了我所以“我很好”,这种“我很好”的思想观念会左右一个常人一辈子,甚至生生世世的轮回都不能抛弃,也不想舍弃“我很好”这个虚荣。

轮回就象一个圆,在最后我们与师尊接上了这个缘,就是画圆了。我们是同修,正邪交锋已在结尾,让我们珍惜吧。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神魔之争在另外空间是大法弟子与邪魔的战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9/神魔之争在另外空间是大法弟子与邪魔的战争-41531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神魔之争在另外空间是大法弟子与邪魔的战争——对目前美国大选的一点交流》,作者多伦多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我悟到:正邪大战在人间是川普和拜登的较量,神魔之争在另外空间是大法弟子与邪魔的战争。如果我们不在另外空间打败邪魔,川普也不可能在人间赢得大选。我们不能每天等待川普的好消息而我们自已没有在另外空间做好。

正确的状态是,每天我们在另外空间斩妖除魔,而在这个空间我们无求而自得——川普赢得大选。我们每天炼的就是神通加持法,用我们的神通发正念在另外空间清除邪魔。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伟大。

我还悟到:师父的新经文《大选》和明慧编辑部的文章《原则和基点一定要明白和清醒》,就是鼓励我们大法弟子抓紧大选的最后关头,运用我们的神通,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魔,支持川普总统连任。

这样将会改变美国,改变中国,也将改变全人类。这就是师父要的,这就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就是大法的伟大!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怨恨心不去的沉痛代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5/怨恨心不去的沉痛代价-41511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怨恨心不去的沉痛代价》,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近几年身边有好几位同修被旧势力拖走了生命。旧势力以大法弟子的执著为借口迫害,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借口,就是同修有怨恨心。这里列举几例,以引起同修们警觉。

同修甲是一位得法近二十年的老同修。同修们都认为她修的好,学法好,脾气好,孝敬公婆,和妯娌之间和睦相处,对丈夫百般忍让等等。两年前她突然出现了病业状态,之后就是长期住院、透析、一次次的抢救。前些时突然脑出血离世了。

同修们都很惋惜,惋惜中透露着不理解,认为她修的这么好怎么会突然走了。因为我对她了解的多一些,她在做好的背后内心隐藏着很强的怨恨的物质,表面上看是一味的吃苦,一味的顺从,一味的忍让,一味的承受,维护着家庭中的平衡。其实内心却在翻腾着,只是没有说出来表现出来而已。有同修给她点出来这种执著,她只是哭、却始终不往出说。很可能就是这种执著被旧势力抓住死死不放,直至把她拖走。最近听同修说她离世后给一个同修托梦,说她很好,现在不用吃苦了,只是过去有好多地方没做好。

同修乙做三件事也很精進,被劳教迫害回来后发现不修炼的丈夫有了外遇,她怎么也不原谅他,和丈夫离了婚,但心里对丈夫的怨恨始终放不下,提起来就气得不行,日积月累,病业终于上身了。病业迫害使她吃尽了苦头,带着对丈夫满腔的怨恨离开了人世,也很可能是怨恨心不去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用病业迫害的形式将她拖走。

同修丙是一位异地同修,在迫害中她失去了工作,丈夫与她离了婚,后来儿子也因病去世了。她孤身一人流落在异地他乡十多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同修们都劝她回到本地修炼,她始终不肯。据知情的同修说,她有两颗心放不下、不敢回去面对:一是对离异丈夫的情,怕再见到他,所以不敢回去;二是对离异丈夫的怨恨心难以去掉。

这些年她老是被迫害,先后十多次被关押、劳教、判刑,遭受到无数次酷刑折磨,大部份时间都在狱中度过了,同修们都觉的她这种状态不是应有的状态。最近听说她被邪恶殴打后送回老家。真心希望她能够认真反思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归正自己,走正走好以后的路。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前些年反复被关押迫害,这些年又病业缠身,修炼状态不是很好。他向内找,也是由于怨恨心迟迟去不掉,日积月累,现在去起来特别难。听说有一次他住在亲戚家,亲戚的话很不善,对他讽刺挖苦了几个小时。他强忍着自己,不说一句话。从此憋了一肚子委屈和气恨,窝在心里,说不出来。几年过去了,对亲戚的怨恨心都去的不彻底。

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大家可能对因一颗怨恨心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觉的不值。怨恨怨恨,由怨而恨,这个“恨”就是一颗特别不好的心,是魔性的表现。共产邪灵,就是“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我们是要修成神的,怎么能带有这种“恨”的物质呢?况且怨恨心里面隐藏着争斗心、妒嫉心、不平衡心、面子心、求名心等许多不好的心,这些都是共产邪灵所具有的特征啊,是修炼人必须要去掉的。旧势力为什么能对存有怨恨心的同修下狠手,不就是抓住了这个借口吗?

我们是修佛的人,佛的本性就是善,这些不好的物质都是与佛性背道而驰的,怎么能存有这些魔性的东西呢?这个问题真得引起同修们重视和引以为戒啊!

一点粗浅认识,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乱象中看根本》一文中写到:

师父的经文发表后,我在思索:师父为何对美国大选发表经文,那么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小事情,一定和我们的修炼有关系。选择支持川普还是支持拜登就是在选择反对中共还是支持中共的问题,对于海外世人来说不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吗?对于大法弟子来说这里同样是救度众生的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去做呢?有同修说要发正念解体邪恶,我觉的发正念的目地不仅仅支持川普,而是解体干扰世人闻真相的共产邪灵。美国左派媒体一边倒的支持拜登,它们就是在世间体现邪恶、实现邪恶势力的意图,它们真的在毁灭人类。海外有多少世人出于对几大媒体多年来积累的信任度,盲目的听信它们的谎言、选择了拜登、选择了错误。还有很多人(包括学员),支持川普,知道真相,可是看到邪恶嚣张无赖,就轻易的放弃,因为觉得无可奈何,却忘记了自己站在神的一边、有神的支持;有很多人觉得君子不应与无赖争斗,忘记了谦和风度虽然重要,但在正邪大战中,维护真理和社会善良更重要。正邪大战、神魔之争中,正义的一方必须象雄狮一样勇猛无畏才能克敌制胜。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在人间的正邪大决战》一文中写到:

在个人目前层次浅悟,正邪的主战场已来到人间了。神要拿回人间的权柄,在西方社会安排了川普,应该说这在川普上任以来就开始了。这四年来,川普回归传统,抵制中共,截止世风日下的潮流,已经做的卓有成效,世界正义力量也已经开始联合围剿中共,为中共的灭亡做好充分的铺垫。此时的大选川普胜出,已经是天意民心所向,中共邪党面临全面坍塌。邪恶力量殊死一搏,公然偷窃人间民主程序和选举结果。如果这个时候正义的力量还不能觉醒、不能付诸行动反击,那就真的断送了希望。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全面做好三件事》一文中写到: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们就是世间的主角。川普虽然是美国的总统,但他依然是个常人,神安排川普担任美国总统的角色,是让他配合师父正法。救人中,大法弟子才是主角。要想让世人配合好大法弟子多救人,我们就得为他(他们)做好正信的铺垫和支持,特别是解决另外空间的干扰。没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旧势力的干扰,川普才能顺利的做好他该做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是因为我们有依赖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所以说,大法弟子必须立即放弃依赖心,在法中归正自己,不给旧势力提供钻空子的机会,让旧势力无法干扰美国大选,川普才能连任成功,继续为大法弟子多救人提供一个创世主想要的人类社会环境。摆正发正念的基点,发正念。要想发正念起到正面效果,基点必须纯正。不能抱着一颗依赖心,想通过发正念灭掉邪恶,让川普连任,好帮助我们灭掉中共。抱着这样一颗依赖心去发正念,效果可能是反的,就像有人曾为神韵、针对疫情发正念,却起了反面作用。我们不强调自己的任何观念,就抱着一颗完全为他、为众生的心去做,本着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基点去发正念,就能够起到好的效果。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再谈男女有别》一文中写到:

正法时期修炼人在任何环境中都是主动清除邪恶,正一切不正的。在家庭和工作环境中,修炼人如果跟随常人一样说话,言行都随随便便,那就是反倒被常人中不好的东西所污染及带动了。正常社会的常人都要求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做。目不斜视体现出一个正常人的道德、意力、自制力。自制力从一定程度上讲体现了一个人的道德和悟性。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邪党胁迫亲属逼迫签字五回合》一文中写到:

这些年来,多少大法弟子放下对利益、金钱的执着,省吃俭用把节省下来的钱用在救人上,没黑天没白天的救人。而有人却对钱财利益特别的执着,存一大笔钱一分钱都舍不得拿出来救人。同时,也有的学员,不仅自己的钱舍不得救人,在生活中有利必占,大街上有免费领取的广告利诱品,赶紧去领。自己的退休金、社保金就更不用说了。在人中追求名牌,讲面子,天下的好吃的都要买来吃吃,好用的自家也得有。阴阳反背,倒孝敬儿女,姑娘得给什么钱,儿子得给什么钱,孙子得给什么钱,牵肠挂肚,哪方面都得用钱来建立关系。有的人享受、安逸、懈怠、恐惧,证实大法的事有的越做越少,自己限量,做多少就不再做了。成了走形式,别被绑架就行了,成了当和尚不得不撞钟。在人中与常人一起过日子,应付着时日,等待着结束。忘记了来世间是为了救众生,师尊给延长来的生命、给的救人资金、自己历史上奠定的根基在耗费着。有的人很年轻就离世了,因为他违背了初衷,旧势力就有了下手的借口。

如果我们就是去讨钱去了,这种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基点做事,可能效果又是另一个样子。在二零一五年诉江时,有的人就是要钱,认为自己这么多年损失钱太多了,总算有讨要的机会了,诉江的要求就是赔钱。师尊被冤枉、同修还有那么多关在监狱、世人大部份还没得救,把要回自己的钱当作诉讼的目标了。别说天上的神怎么看这个人,连常人的讲义气的正人君子都小看这样的人。后来这样的人有的写实名、实信息的,邪恶就找到他签字“不炼、是诬告”,诉江没提高还掉下去了。做事的基点是人的私,那结果就没有神的效果。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现在这救人机会又来了,可要把握好。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对母亲同修离世的思考》一文中写到:

这些年来,我妈妈雷打不动的出外讲真相,风雨不误。她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心,给很多人讲真相,劝退了很多人。但是在修心方面,妈妈隐藏着很深的情。如果没有二零一六年的魔难,她还不能够认识到这一严重的问题。在那个魔难之前,妈妈是既牵挂这个,又牵挂那个,谁也放不下。那次魔难的出现,妈妈也知道师尊在用这种方式点醒她,毕竟她在这一层次中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妈妈虽然极其能吃苦,可是不真正提高心性,吃再多苦,也是提高不上来啊!师尊正是用这种方式,让妈妈真正的审视自己。由于妈妈把她最不希望被触及的心隐藏了起来,她在整个向内找的过程中,少了一个回溯的过程。通过人的一个行为,可以通过向内找的方式,找到这个行为出现的根本原因。大多数情况下,不外乎“私”与“情”。通过妈妈离世这件事,我对真修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真修,就得勇于把自己最不愿意被触及的一面展现出来,只表现自己做的好的一面,是无法从根本上整体升华上来的。一张考卷你只答自己擅长的题目,连及格都困难。修炼是极其严肃的,越到后面,要求越高。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不要让悔恨和自责变成新的执著》一文中写到:

我悟到,自责、后悔自己曾经没过好关是应该的,今天正法没结束,师父还在给我们机会,不过真要抓紧实修,把心摆正,再遇到问题时做好,这都是我们修炼中的过程。但放不下的悔恨自责,不能自拔,就成了大问题,就变成了新的执著,而且还得多吃苦消下去。现在是个特殊时期,同修们都在忙着在各个项目中讲真相救人,本来旧势力就无孔不入的搞破坏,再不能被这些为私为我的人心和观念阻挡了,精進起来,把心思用到救人上,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好的弥补。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莫让齿轮空转》一文中写到:

随着全球正义团体纷纷结盟围剿共产红魔,宇宙正法已被推向了三界的最表面。在各界人士走上街头面对强权发声,甚至用生命捍卫自由和公正时,大法弟子作为这场天象变化下的主角,你在做什么呢?是广传福音、广传真相,还是窝居在家、龟缩不出?在世界处处声讨共匪,邪恶行将就木之时,你却还在害怕、犹豫,甚至面对周边亲友都张不开嘴,拿着册子都迈不开腿,迟迟不敢为大法发声,你还算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吗?还敢自称是神路上的修炼者吗?恐怕连一个具有良知和正义的普通公民都不如吧!面对周围一张张深陷混沌、尚未开蒙的面孔,你不觉得愧疚吗?他们能活到今天得益于师尊用无量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他们能不能走向未来,取决于我们能否在有限的时间内用真相将他们唤醒。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