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84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92 期 2/2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18日
节目长度:60分3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303 KB

56,77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1年1月14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92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我们的位置就是去救人
神意不可违
大选结果考验信师信法
借用“清零”清理自己的人心
坦然接“敲门”-顺势帮三退
信箱为什么打不开了
遭绑架等迫害需及时曝光
修炼交流摘录


我们的位置就是去救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我们的位置就是去救人-41848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我们的位置就是去救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

我不认为川普输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无论多么黑暗他总是在坚持自己要走的正义之路。胜利不是被别人去定义,是坚守对神的承诺。看看川普即使今时今日的境地,依然要去打击中共,依然理智的在行动。

胜利不一定是那个总统的宝座,是川普完成自己号角(Trump)的使命。通过正义的行动和对神的坚信,把邪恶见不的光的坏事揭个底朝天,让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楚共产邪灵的罪恶。自古以来人间的正义在于民心,川普说他没有输,我非常赞同。

大选的实质不是让川普风风光光的去赢,是神在给人选择未来的机会。众生被邪恶绑架,有限的时间,大法弟子要在这个环境全力的去救人。

我从不觉的这事就结束了、发正念就该停止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救度,我们发正念是为了救人,修炼不结束发正念就不应该结束。这件事情未来的走向不是我们去操心的,也不是哪个预言可以窥探的,那是师尊在把握。我们的位置不仅仅是川普的支持者、善良和信仰的启迪者,我们是修炼人完成救人的使命。


神意不可违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0/神意不可违-41839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神意不可违》,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

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我和同修为川普总统连任发正念直至午夜,但次日,通过网络知道了会议当天发生的情况,以及美国会的联席会议对选举人票的认证结果是拜登当选,川普没有认输,说战斗还刚刚开始,但也发布声明称一月二十日仍将会有序过渡政权。

意想不到的结果令我沮丧,我变的闷闷不乐,这时我才突然警觉,我的情绪有大问题!深入探究,发现自己有个思想路线图,想象着这件事情在人中应该什么什么样,我在强烈的执著着人的表面结果!此时我问自己,我的想法是神的意志吗?突然间,我明白了,心底发出强大的一念:神意不可违!神要做的事必成!再为此发正念,发现就象刚开始时的状态一样,能量强大。

我悟到,川普既为神选之人,他笃信神,很善良,他的性格等也都是定好的,他如何为人、行事,过程中他对很多事情的选项,都是神意借用其给世人站队、摆放位置而已。究竟这件事情如何动态,只有创世主在把握。

师父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人看世界是在一层粒子中看,你比如说,人看到的这个世界,就是分子和星球两种粒子之间,在分子构成的粒子中看这个世界;神不是,神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看宇宙中所有的粒子在同一个问题上出现的结果,他们是立体看的、全方位看问题,所以他们安排起事来达到的目地就是多项的。”

有同修说,不用发正念了,意思是结果已经定了;说某某某(我们自媒体上著名的评论员)怎么怎么说的。我想,媒体站在常人的角度来评论没错,但谁说的都不是师父说的,都不是法。大法弟子无需去评判,那都是负面的东西。这么大的天象变化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人在摆放位置而已。

关键问题是,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在邪灵烂鬼癫狂跳到前台、肆无忌惮的时候,在善良蒙羞、正义的天平倾斜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如何想、如何做?!师父在《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中明示:“什么是“佛”?他是那一层众生的保障,众生的庇护者,宇宙真理的保卫者。”

师父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佛法无边!” 让我们秉承神的意志,发挥佛法神通的强大威力,清剿邪恶于无形,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以上如有不妥,请同修帮助指正。合十


大选结果考验信师信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0/大选结果考验信师信法-41838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大选结果考验信师信法》,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

1月6日前,正好在家休息,也就多多的为川普发正念,心里也关注着大选的结果,自己也坚信,川普是神选之人,肯定会连任,连任也得靠大法弟子发正念清理其中的邪恶因素才可以。可大选结果一出来,就像明慧交流中所说的那样,真是揪心的难受啊!甚至眼泪都快出来了,心想:如此邪恶、如此明目张胆的舞弊,比中共邪党的活摘还公开,竟然偷得了大选。美国大选最后怎么邪恶站了上风?神为什么不出手?

想到这,我知道自己甚至会想到怎么师父允许这样呢?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对师父对大法好像有点怀疑了!赶紧发正念清除自己的这颗肮脏的人心!

今天(9日)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更坚定了自己的正念,继续为川普发正念,继续清除邪恶,继续救人,这才是我们大法弟子要做的。

大选结果印证了自己还是没有领会好师父在《理性》经文中说:“中共在垂死挣扎,为了害人把社会搞的很乱。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

同修们切记师父所讲:“不要随着乱象浮动”!


借用“清零”清理自己的人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9/借用“清零”清理自己的人心-41834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借用“清零”清理自己的人心 》,作者河北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九日。

中共邪党搞所谓“清零行动”,不同地区对同修们的骚扰迫害程度也不同。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们对自己的修炼要求也应该更高了,我们也应该越来越走向“神”了。

越来越接近表面空间的时候,邪恶的干扰就会越强烈。任何没有修去的人心执着,长期意识不到,就可能会成为邪恶骚扰和迫害的借口。那么那些人心什么时候才能去呢?邪恶清零有邪恶想干的,但我们能不能把这当好事,反过来利用它清干净我们自己的人心呢?

从邪党所谓的清零行动来看,所涉及到的人,主要表现就是让炼功人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放弃修炼等等,看似老一套的东西。从我们自身看来,是不是我们从根本上还对大法修炼不坚定?或者说对正法修炼法理不清?或者是平时发正念少、或发正念质量不好?

我们是按照大法修炼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衡量标准是大法的法理,和你旧势力、邪恶的迫害没有一点关系,但也不能抱着人的想法不放。走出人的机会不会永远都有。

面对找上门来的邪党人员,我们应该不配合他们迫害我们,同时也要讲清真相救度他们。但毕竟是被动的,这是邪恶的安排——如果仅仅是为了给他们讲真相,也不一定让他们以骚扰迫害的方式和我们接触,我们在不配合中否定迫害的同时讲真相救他们,那是我们作为修炼人该做的。

而单凭“清零”这个词的本身来说,真是该彻底去掉我们执着的时候了,尤其是那些根本的执着。对大法坚不坚定的问题,色欲执着的问题,对人世间意识不到的名利情的执着问题,都是我们该好好考虑的。跟上正法修炼進程,对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堂堂正正的修好自己,做好救人的事情,是不会被邪恶拉下去的。

在什么样的压力面前,我们都用来去掉根本执着提高心性,同时救人为本,那样我们才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要我们做的符合大法、跟得上、做的足够的正,师父一定会给我们做主,我们就会变得主动。

借助清零,好好的找找自己,看看自己,也把我们的人心执着清理干净吧!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


坦然接“敲门” 顺势帮三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7/坦然接“敲门”-顺势帮三退-41822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坦然接“敲门” 顺势帮三退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

网上有不少文章都在谈如何面对邪党的“敲门”、“清零”行动,其中一位同修在文中讲:“在我的心里没有迫害,只有众生,众生得救才是我的心愿!”我深有同感。因为邪党搞的这种行动、那种行动都是针对大法弟子的人心而来,目地就是干扰大法弟子的正信,不让你去兑现救度众生的誓约,把你拉下来。

邪党搞的这些行动,的确障碍住了不少同修。我地有的同修一听到“风声”就赶快将大法书和资料藏起来,或送到别人家里;有做资料的同修也把设备收起来,不敢做了;有的也不敢出门讲真相了,也不和同修联系了等等,借口是被邪恶监控,或者是家里人盯的紧,不让出门……

中共搞运动的套路就是喜欢造声势,所谓的“高压态势”,在它们认为的“敏感日”前,抓几个人,上门到他们掌控的人家里“看望看望”,“交代交代”,“震慑”一下,让你不敢出门。表示他们工作到家、“维稳”搞的好,年终能拿到迫害奖励。其实大多数上门的都是来应付应付的,很少是真来干事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就跟我讲:没法子,吃这碗饭,得听上边安排,每月还要将你们的情况做记录進行汇报呢。

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一诗中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其实邪恶在大法弟子面前什么都不是,看似不利的局面往往都是人的怕心促成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我们一家人就成了邪恶的监控对像,每次我们从劳教所、监狱回来,派出所、司法所、综治办(610)、社区各种人员都要上门“光顾”,每逢“敏感日”派出所、社区都要派人来守候。

师父在《致欧洲法会》中说:“大法弟子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所以凡是上门的,我们都以慈悲之心对待他们,他们受谎言欺骗无知的做坏事,是最可怜的,他们又是与大法有缘的,也应该是得救的。对于他们的来访,首先我们不做任何配合,其次我就把他们作为来听真相得救的众生。在谈话中,我们把握住占主导地位,让他们少讲话,以免他们讲出的话,做出的事对大法犯罪。

多年来,凡来我家的派出所警察都听了真相,并且全部都做了三退,去年“五·一三大法日”,两个警察还上门来恭祝师父的生日。先后换了的四任上门的社区官员,也给他们讲了真相,有的也作了三退。

“敏感日”来守候的,他们不承认是来监视的,我们也就不戳破,也就不把它当回事,该做什么做什么,有时也去和他们聊聊天,有的还做了三退。有一次中共党魁来本地,大概怕我们去抗议吧,派出所一个副所长带着警察,还有社区的人来轮流守候,一班有三、四人。我提着一袋水果下去见他们,他们赶快否认,说是来找人的,随后就不见了。后面再来的离老远的一边晒太阳,一边玩手机,進出也不管。事后守门的保安告诉我,那位副所长是他认识的朋友,他对那位副所长说:他们一家人都是非常好的人,你们来看着干什么?可见大多数人是不情愿来的。小区的门卫保安我们都给他们讲了真相,都做了三退,凡是有人来了解我们的情况时他们都说:他们一家好好的,没有人来找他们,他们也不出去。 前不久,新调来一个自称主管迫害法轮功方面工作的副主任打电话给我女儿,说要上门看看我,约好第二天下午上门。第二天下午他们按约定时间来了,来了两个协警,其中一个是第一次来,两个社区的,一个是副主任,一个是“综治办”的官员,全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都是第一次上门。我心想,都是新来的,正好给他们讲真相。象往常一样,我客气的将他们迎進家,请他们坐,给他们沏茶。

寒暄几句后我就讲:我知道你们来的目地,如果我们不炼法轮功,你们难得上门,来了就是缘份。大法师父讲:“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选自《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大法师父的亲人,也是我们的亲人,就当亲人来串门,我就把你们当客人。如果你们来要做什么事,拍个照什么的那是你们的事,但是我得告诉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你们这是做了对法轮功修炼人不好的事,帮江泽民干了坏事,善恶是有报的。再则这么做也是违法的,因为你们没有这样的权力,如果你们还这样做我是不欢迎你们再進来了。

我又说: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一群非常好的人,他们插话说:是的,炼法轮功的人个个都很善良。我接着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好人为什么会被无休止的打压,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不要“人云亦云”,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得有自己的思考。

这时“综治办”的人说:你还炼吗?这是国家规定。我没有等他讲完就说:炼啊!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顺势我给他们讲了我们一家人修炼法轮功以后的身心变化,打压法轮功后,我们一家人就因为坚持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的经历。讲了中共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完全靠谎言欺骗,讲了“四·二五”、“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

我又说:国家规定的后来又说错的多了,反右、文化大革命,刘少奇还被说是叛徒、内奸、工贼呢!后来平反又说他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在部队时参加过两次战斗,一次是“××平叛”,部队死了上百人,后来平反,部队成了镇压者;一次对越作战,部队死伤上万干部、战士夺得的领土,最后又归还越南,又成了“同志加兄弟”。

我说,法轮功开传时,政府、媒体都说好,七个常委夫人都炼法轮功,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经过对法轮功的调查给中央的报告中充分肯定“法轮功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江泽民一句话,就将法轮功污蔑为×教,将上亿修炼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進行残酷打压。你们知道吗?至今没有一个将法轮功说是×教的法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公安部、中共中央三个文件中没有讲法轮功是×教,也没有禁止民众修炼法轮功;人大常委会《决定》、两高院《司法解释》;二零零五年公安部重新认定的邪教名单中也没有法轮功。这说明,那些制定这些法规的人,他们并不认为法轮功是×教,所以现在迫害法轮功执行的是江泽民的意愿,并不是法律。也就是说迫害法轮功就是违法的,最后谁迫害都要自己去承担后果,没有人为你承担的。

我说我知道你们想说“要炼自己就在家炼,不要出去发传单”。你们想过法轮功学员为什么省吃俭用、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些事吗?他们不是为了自己,完全是为了世人,不要被欺世谎言蒙蔽,跟着中共而毁了自己。

我说:我们曾经和六一零主任、国保队长交谈过,他们都认为法轮功不是×教,法轮功学员都是一些很善良的人。只是说不要和中共对着干,还在钱上印些字,你们不可能推翻它的。我跟他们讲:最后把中共打倒的是中共自己,是“天灭中共”。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在钱上印字,发真相传单,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古时还可以告御状,法轮功受到无辜打压,没有说理之处,人受到冤屈总该让人有申诉的地方呀!那些发虚假广告都可以,法轮功揭露真相的传单为什么就犯罪呢?!

今天你们能来,就是缘份,我希望你们不要盲目的上边叫干啥就干啥。你们看到了这场瘟疫,更严重的将要开始,它是针对中共而来,要躲过这场劫难,就要远离中共,希望你们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好的未来!

那次,我和他们讲了一个半小时,他们几乎没有插话的机会。临走时,那副主任一个劲的表白,说好听的话,说他们上门没有什么恶意,上边的安排,不来又不行。走时还主动留下了手机号码。

一点粗浅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信箱为什么打不开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8/信箱为什么打不开了--41822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信箱为什么打不开了?——由“犹大”疯狂迫害狱中同修想到的》,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洗尘,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

我地一個女“犹大”从黑窝回来后,积极和当地邪恶勾结,去狱中“转化”迫害同修,并且比狱警还恶,疯狂指使犯人毒打不“转化”的同修。听闻此事,我气愤难当,竟久久未能平复,带着“扬人恶”的心态,把她在黑窝时的表现从站内邮箱发给一同修,并建议都发正念让她立遭恶报。

第二天,我想登陆邮箱看看同修的反馈,却发现上不去了,连着两天都显示连接失败。直到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找到了很多以前没认识到的人心,也发现了一些问题。神奇的是,再次登陆邮箱一下就打开了。现在,我把自己在此事件中的所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1、向内找

首先我很疑惑,为什么看到这个消息会那么生气,几个小时才平静下来?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没觉察的心?

追溯到在邪恶黑窝时,那时我们都在专门“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组”里被迫害,她刚去不久就“转化”了,所以我基本没怎么跟她说过话,打心眼儿里就瞧不起她,视她为无物。现在突然听到她的张狂,我一时难以接受,愤愤不平。找到这儿,我发现了隐藏很深的瞧不起人的心,愤愤不平的心,争斗心。

再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找,发现每当听到某某同修“转化”了,首先就是瞧不起,然后就是极度排斥,甚至一句话都不愿与她们说,这就是冷暴力,是党文化的一种体现。

再联想后来向同修介绍她的情况时,也是充满不屑,又找到了一颗高高在上的心,(其实在那种环境中即便没“转化”也被污染的很厉害,我用了整整十个月的时间才在法中归正过来。)听到她迫害同修,又生出了怨恨心。

找到这些后,我发现这些心的最根源就是不善!

2、不善

为什么说是“不善”呢?首先,听到同修已被“转化”,没有想过怎么去和她交流,解开她的心结,拉她一把,而是排斥,孤立。这样就更造成她被邪恶掌控,向邪恶靠拢,等于是向外又推了她一把。

师尊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所以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自己的态度、思想状态、做法上,这都非常关键,能决定着世上的变化。一个人可以决定着一个范围,那更多的大法弟子哪,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几千万人,这个思想一动,可就不是小事了。”

越想越惭愧,除了冷漠指责还有宣扬她的恶,我为她做了什么呢?甚至连正念都没帮她发过一次,是不是我的不善也是促成她今天如此恶的原因之一呢?

据悉,她家庭经济状况不太富裕,家里有个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每天还要打工赚钱养家,时间很紧,学法的时间就更少了。没有大法加持,怎么能有那么强大的正念去抵制那种巨大的魔难呢?而且,她七月份就回来了,明知道她的状态,都没想过要去关心和帮助,拉她一把,甚至连试一试的想法都没有过,而家境困难的她回来后首先面对的就是生计问题,邪恶就趁此用利益把她拉向深渊。对此,我们难道没有责任吗?她疯狂的迫害同修是不是也在发泄她对同修的怨恨和不满呢?

从黑窝回来的最初,周围同修的关心和帮助是很关键很关键的!我就深有感触,如果没有同修的关心和无私帮助,我是不会这么快归正和跟上正法進程的。所以,对走错路的同修也不要另眼看待,而且更应该敞开胸怀接纳和帮助她们,至少让她们感受到善,感受到温暖,不至于因为我们的冷漠和排斥将她们越推越远。

师尊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

她们也是被邪恶迫害,法理不清才那样的,能在这个严酷的迫害时期走進大法多么难能可贵,(她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都是为法来的生命,这个结果一定不是她的初衷。

旧势力的一切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要承认。解体操控她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们散发的正的慈悲的场越大,对不正的因素的抑制力和清除力就越大。每个同修都能意识到,就没有邪恶生存的场,没有了邪恶的控制,被它们操纵利用的生命也就解脱出来了。

师尊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

这对我是个深刻的教训。用善帮助掉下去的学员,无论结果怎样,至少我们得努力试一试,修出慈悲,解体邪恶,那也是从旧势力手里抢人啊。

一点浅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遭绑架等迫害需及时曝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3/遭绑架等迫害需及时曝光-41759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遭绑架等迫害需及时曝光》,作者大陆学员,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

几年来多次听到有些同修被骚扰绑架等迫害后,本人或者家人同修有条件能够上网曝光邪恶却不曝光,还阻止其他同修曝光,结果一直被迫害着,或加重迫害,一些知道详情的同修以尊重本人意见为由对迫害情况及行恶者也不曝光。也有同修被绑架骚扰等迫害后,家人同修,认识的同修(同地区、学法点等)不让报道,或应付式的报道(在知道的众多信息中,左筛右选,挑几个人、几个电话号、几个简单情况),或者上网报道后埋怨,发表严正声明时声明不用实名、内容敷衍、态度不明确,等等情况不一而足。

一直以来,我总停留在对这些做法觉得不合适,觉得:怎么能不曝光呢?曝光迫害有招来打击报复的,有加重迫害的,但更多的是震慑邪恶,阻止了迫害,减轻了迫害,营救出了同修,救了参与迫害的法官等当事人及不明真相的家人与周围人啊……

今天,我忍不住问自己:为什么我遇到的听到的都是这类情况呢?我做的怎样呢?

我被迫害后是否希望第一时间将案例报道出去?是。那么都报道了吗?没有。是什么原因?没想过。后来怎么对待的?查了,但也就是查过而已,没有任何行动。我都写声明了吗?每一次说了做了不该说的不该做的,都写严正声明了吗?写了,从知道写声明时就开始写了,但是过段时间总会发现有不到位的,于是重写,或者又说了又做了不该说的不该做的,于是又写。为什么没有像别的同修一样一步到位呢?真的很惭愧。

今天突然想起生小孩时,曾经配合过一次邪恶,没有声明作废,上网搜了自己以前发过的严正声明,发现(一)有些声明其实没被发表,因自己没有查询结果的习惯,并不知为什么没发表,自然也贻误了向内找解决根源的最佳时机。(二)看以前写过的声明,总觉得写得不甚如意。怎么现在才发现?现在不比以前,一般人,只要有心就可以接触到电脑,或者得到帮助查一下自己的声明等,然而我却无心,直到今天才发现,唉,可惜啊!于是我又回想了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并查了案例的报道情况,发现有的信息滞后,有的没有发表,有的有笔误或者信息不够准确,不是明慧的原因,明慧最迟在投稿后第二天就会发表的,而且内容一般不会做修改。细想,由于信息封锁,及智慧、职业、阅历、社交圈等因素导致被迫害信息没能及时准确全面的曝光,但是自己有条件接触了,怎么就没想到查一下,做及时的校正与补充呢?实际还是对为何要曝光邪恶迫害理解不够,救人的心不强,修炼的层次不达所致啊!

那么到底为什么要曝光邪恶迫害呢?

我想,有这么几方面:(一)让世人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二)震慑邪恶;(三)间接提醒作用,如提醒认识的有联系的同修及当地同修注意安全,及早发正念破除邪恶的大面积或進一步的迫害企图;(四)认识的与不认识的,当地与外地同修,海内外同修,及时的相互配合,了解信息并针对参与迫害者讲真相,窒息邪恶。相关的,自己做的很不到位。

这么多年来,自己被迫害的消息有的当时以为及时发出去了,其实没有;被绑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停止后,以为自己或同修将消息发出去了,其实并没有;有的曝光了,但有笔误或不准确的地方。我想无意之中发现这些绝不是偶然的。现在想来,其一,可能同修认识不同,重视成度不一样,条件也不一定具备,过的时间长了就搁置下来了;其二,可能辗转的路途环节与时间太长所致;其三,表达欠妥,稿件不符合要求;其四,写稿者(当事人、参与人、周边等)某一方或几方心态或者基点没摆放合适,认识不到位,不纯净,有执着;其五:责任心不够,发稿之后,没有回头看回头找的习惯,实质是为发而发,不负责任,可能与多年来党文化侵蚀而不自知;其六,自己有条件上网查看却没有查看与核对做出相应处理,究其因可能存在认识不到位,法理不明,不想面对或回忆遭受的伤害,害怕遭来报复,没有认识到曝光邪恶的意义,或者因为惰性、不自信而不去尝试写……

也许就是因为我自己都没有将自己遭迫害的经历全部曝光,并且将不该说的不该做的声明全部作废,才导致同修不愿我知道当地同修的被迫害消息,才不愿曝光。

再查一下给我递话的同修,发现他曾讲过的多次被迫害的经历都没有上网发表过,关于他的迫害信息很少,声明也很少,近几年邪党搞的大范围大规模迫害,所谓“敲门行动”、“清零行动”,他被骚扰过,但网上既没有他被骚扰的信息,也没有做的好的交流。

我想可以分三种情况来对待,对恶人恶言恶行准确揭露曝光,哪怕过后曝光,也很有必要,对其本人、家人和认识的人认清中共的真面目,做出正确的应对,都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当然对其他人与喜欢研究、喜欢数据的,帮助人们从感性上认识中共的邪恶,也有很有利。明慧网每天也都在统计被迫害信息啊;作恶者怕被曝光,因为曝光有舆论压力,说明曝光有震慑与制约作用。

自己在被迫害过程中正念正行,遏制了邪恶,救了人,可以写成体会文章。

在听到同修被迫害消息后,我做了些什么?

我只是想到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投稿给明慧网,在网上发表震慑邪恶,让当地同修知道消息,根据情况该警惕的警惕,该帮忙的帮忙,有条件补充信息的补充信息,海内外同修看到消息后帮助发正念,打真相电话,营救同修,震慑邪恶,救度有缘人,也使被迫害数据更接近准确……

第一时间,当事同修或家人同修拒绝成文投稿曝光后,我找过自己吗?没有。想过去沟通吗?想过。想过参与营救吗?想过。被拒绝后,默默的去做自己该做的了吗?没有。默默的去圆容了吗?没有。像海外同修被误解之后去大街上派发真相资料,去面对面讲真相,默默的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了吗?没有。仍然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要做的事,要过的生活,要管的孩子,甚至看小说追剧……高密度发正念,我能做到长时间很纯很强很集中吗?不能。为什么?那是修出来,炼出来的,我平时学法不到位,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没那么强的力量。哦,这才是问题的根源。

想到这些,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被迫害的同修及其家人,也对不起因同修被迫害而加深对大法对同修误会的普通世人,如果我做的好,他们可能会因此而得救,同修也会被营救成功,最起码不会遭那么重的迫害。

递话的同修,您该打牌还打牌,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们真得好好想想自己了,想想我们的誓约和使命,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窒息邪恶中,我们全力以赴了吗?我们的时间、精力、经济都用足了吗?面对不理解甚至斥责时也会坚持不懈吗?还是有条件的参与呢?我们会不会心有余力不足呢?见面不方便,如果您看到了,有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从“怕”中走出来》一文中写到:

今天早上,我拿起书准备学法,心里求师父点化弟子,让我的正念起来。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美术创作中人丢弃了神教给人的创作手法,最大的问题所在就是,人把自己的创作意识、自己的想法放在第一位了,把神教给人的对物体准确性的表达这一原则放弃了。”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说:“人无正念神就会放弃人,那么走的路就越来越乱,越来越危险。”读到这儿,我震惊了,明显的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指出了我目前怕心重,正念不足的问题所在的原因。在现有层次我悟到:这些天,我一直都是在把自己的想法,当然就是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了,把对创世主立下的誓约和神的嘱托淡化了。可是只为了自己的安全,吓得不敢出去救人了,就真的安全吗?有的同修长期不出去救人,最后被病业拖走;也有的什么事都不做,邪恶照样闯入家中绑架、判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有正念修炼、没有正念救度众生,这才是最危险的,最终会被神放弃。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用心听听同修说的话》一文中写到: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过这么一段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我在修炼中,不论在交流上,还是在处理问题上往往表现的就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急着去否定对方,甚至有时都没听清楚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出发点是什么?有的还没听完对方讲话的全部内容和要表达的意思就抢过话把打断了对方,在法理的交流上也是这样,如果同修坚持己见,就会引起争论。常人还说“听人劝,吃饱饭”呢,修炼人说出的话毕竟是修炼人所在层次、所在境界的一种体现,毕竟有真善忍宇宙特性的因素在里面,当然还有劝善的成份,更深层讲:是不是还有师父借同修的嘴来点化呢?

对于自己强势的状态,我还找借口的认为:同修都喜欢听好话、好的一面,喜欢别人对自己慈悲一点,而不愿意接受威严。而我在同修面前表现的就是一种“威严”,所以有些人接受不了。其实是有时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带入了指责和埋怨的成份,说话的语气、节奏和力度把握的还不到火候,那种强势的东西、高高在上的严厉无意中给对方造成了压力,还美其名说这就是“威严”。指责、埋怨是人心的表现,是党文化,是魔性;而法的威严是慈悲的一种体现,是劝善,是佛性,怎么能相提并论呢?这个情真不是个好东西,指责、埋怨也不是个好东西,所有的执著心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从情里派生出来的,都是修炼人要去的。

师父在《美术和音乐创作会上的讲法》中有这么一段法,讲的就是平和。师父说:“而平和状态才是善的,实际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辉煌的展现啊,可是是以平和为基的。”所以交流当中不是话语比人家多一点,声调比人家高一点,气势比人家强一点,就起作用,而心态祥和平静才能把慈悲与威严同时展现出来,用祥和的心态,平和的语调,讲明事情的利害关系,讲清对方如果这样做的后果,讲清不在法上的严重性,更能说明问题、解决问题,对方也愿意接受。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由本地邪恶再次迫害想到》一文中写到:

听明慧广播交流文章,一位同修总结了长期病业假相不去的同修有八种状态需要归正:一、不珍惜师父用巨大付出慈悲给延续来的时间,浪费时间,表现在看手机、忙于常人琐事、家务、陪家人旅游、带孙、看新唐人节目(当然,在常人中修炼,不是说这些事绝对的不能做,这里是指不能过度在这些事上浪费时间)。二、夫妻、家人、同事关系紧张,发脾气、有怨恨心、看不上别人,这个不如他意了、那个不顺他心了,不修自己,守不住心性,在讲真相上,讲退了就高兴,人家不退就心生怨气。三、资料点花钱浪费,不注意节俭。四、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父,病业时间长了就怀疑师父不管他了,敬师敬法做的也不好。五、干事心,就喜欢做事,错把做事当修炼,没有把修心放在第一位,学法不入心、犯困,同修在一起扯五拉六,不自觉走了旧势力的路。六、不修口、失言,给旧势力迫害留下把柄。七、有贪天之功的执着,夸口,说自己救了人,忘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八、四个整点正念发的不好,有杂念,迷糊,不重视发正念。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师恩难报 唯有精進》一文中写到:

我是曾被非法判刑两年的女大法弟子,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刚刚回家不久,家人便接到了社区打来的电话,要我去签所谓的保证。因我不配合,社区就天天打电话骚扰威胁,致使家人出于害怕也向我施压,逼着要我去签字。我那时也被带动的很厉害,整天愁眉不展,心力交瘁。晚上辗转难眠,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默默流着泪求师父帮我,点化我,加持我的正念闯过这一关!……第二天发六点正念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讲的法:“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于是,我求师父帮我把修好的那一面调动出来一起参与除恶。就这样一想,立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那样无比强大的能量,大到简直可以覆盖整个天宇。在这样巨大的能量下,真是感到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什么样的干扰迫害都得消失遁形了!那次正念我发了三个小时,直到天清体透!家里不修炼的丈夫看到我发正念时说:你今天的正念可真强!这才像个样!你又找回真正的自己了!而我心里却是那样的感恩师父,因为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加持又一次帮我化解了魔难。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物极必反 人不治天治》一文中写到:

以前我认定川普会铁定当选美国总统的,对于动态网各网站的消息并不是很热衷。1月7日看到美国国会认证拜登胜选总统的消息,心里凉了一下,转眼就没感觉了——很明显,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欺骗式的考验,这种事经历的太多了。我还是继续发正念,清除美国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多年前东欧发生巨变,电视上罗马尼亚发生的一幕至今清晰的显现在我的脑海里:当时的齐奥塞斯库当选为罗马尼亚的总统,人们有节奏的整齐的鼓掌、欢呼,象海潮、雷鸣,齐奥塞斯库威严的伸出双手示意人们停下鼓掌,高高在上,踌躇满志。几天后,齐奥塞斯库夫妇被通缉,然后被处决!社会重大事件被神牢牢掌握在手中,前苏联、东欧貌似强大,和平解体,柏林墙一夜之间就倒塌了。美国民主党鬼影憧憧,颠倒黑白,歇斯底里,几个瘟神就可轻松搞定。物极必反,人不治天治。就看神需不需要做,特大瘟疫箭在弦上。大法弟子不要被外在表现迷惑,消沉。历史的大戏到了最后,闹剧、高潮迭起。让我们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美国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大选是人类败象的暴露》一文中写到:

对美国大选不要只看它的表面现象,要看到大选的实质。其实,实质就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神在筛选能留下的人。这场大选,是另外空间旧宇宙的生命想毁灭人类的终点。作为大法弟子,在思维上分辨不清,也同样会被魔鬼利用。这是在我们修炼中很严肃的事情,也是一次次的提醒,我们真的应该警醒了,不应该在自己的小范围内思考问题了,放弃自我,关注大局。这次大选可能是正法在人类最后安排的这场戏。在这场戏中,给每个人都留下了选择自己位置的机会。看你站在哪一边,站对了就能得救,站错了,是自己的选择,没有任何说的。师尊在人间正法,就得看人的表现、人自己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这次大选成与败不是在选择哪个总统,那是由神安排的事。在选总统的环节中,应该归到是创世主在拯救这个国家、拯救人类。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成功属于真修者》一文中写到:

H同修也出现了“糖尿病”假相,而且很重,脚趾都烂了。亲朋好友都劝她赶快到医院做切除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H很谦卑,很能接受同修们给自己指出的修炼上的不足。在承受痛苦的同时,依然履行自己的使命,踏踏实实的做着三件事——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救人。她认定这是师父在给自己消业,也是在考验自己,只要自己信师信法,找出并去掉自己的执著心,这一关一定过去。她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找出自己的怨恨、自以为是等人心,抑制它,去掉它,并从言行上归正自己。很快,她的所谓“糖尿病”消失了。如今,H同修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每次谈到闯出“病业”假相的过程,她都深有感触的说:“不信师信法走不过去,不明法理走不过去,不真修走不过去。”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转变观念 在疫情中救人》一文中写到: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竟然连一个护身符都没送出去,真相资料更没一个人要的。我着急的在心里问师父:师父啊,怎么办呀?我坐在公交车站点的椅子上苦思冥想,却又无可奈何,师父啊,不是我不想救人,是世人不接受呀!师父看我不悟,就把《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中的一句法打到我脑中来:“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我马上警觉了,心里说:师父,弟子错了,我刚才对世人不屑,没有善念,没有慈悲心。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师父点悟我:没有慈悲心怎么能救了人呢?不是世人不接受真相,而是自己没有慈悲心去对待世人!过后,我劝退了8人。我真正认识到没有一颗为他的心、一颗慈悲心是救不了人的。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转变观念 去除根本的执着》一文中写到:

在这次过关中,我还思考了一个问题:坚守信仰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我得法后,感到自己特别幸福,是那种来自心底的愉悦;之后,在漫长的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沟沟坎坎,靠师父,靠大法,这个心底的支点支撑,我走到了今天,充实,有奔头。但是在这次过病业关时,我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我在有了问题时,就会立刻精進起来,没有问题时,就容易懈怠。为什么呢?想来想去,我发现了问题。我在潜意识中,还是有向往着没有病,没有矛盾,家庭和美的念头,被这种对人生美好的向往所带动。

作为修炼人,自己一定要清楚大法不是用来去除人在社会、家庭和修炼人中的烦恼的,大法也不是用来保障或延长人的生命的。大法是要人走出人的一切观念,修炼成神。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