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8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5月10日
节目长度:54分3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071 KB

51,20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 净晶学法小组集体背法的体会

常听同修说:“哪次哪次大家在一起交流,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要不参加集体学法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好多是在交流中明白了,而不是在学法中明白的。越有同修听明白了,就越造成同修滔滔不绝的在小组学法上讲。而不是围绕刚刚学过的法,在法中交流、明白法理。

历届大陆法会开始征稿,需要人人讲讲修炼过程中的体悟时,同修们却往往都讲不出来了。也说以前在一起交流的那些上不了书面,你看平时随便说都一套一套的,要叫俺们真正站在法上谈心里就没底了。

看到这个现象我就在想:大多同修集体学法时间很多,都知道重视学法,法学的也不算少,平时说的挺好,遇事就不拿法来衡量呢?是不是同修没能达到入心学法呢?因此造成有的同修发正念倒掌,学法犯困,还有的同修一个人在家根本不能学法,一学法就睡觉,就只能依赖集体学法不睡觉;还有的希望集体学法在交流中解决个人问题。

为了使集体学法和个人学法不流于形式,真正达到在法上提高,我就和同修交流:咱们大块的时间是在家里学法,在家里学法的精進状态才是真实的状态,师父在法中一再强调我们多学法,论做事咱谁都能做,如果不学好法就是人在做事。要想学法不困、能入心,背法就是我们最直接的解体困魔,背下来自然就能达到入心。因为不入心就背不下来。法学好了,遇到很多事情就不用老占用大量时间去交流该怎么做,你直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假如要是遇到突发的事情身边没有人,那我们去和谁交流呢?所以自己拿法来衡量就知道怎么做了,一切都在法中。

经过几次交流,我们还请法背的好的同修来参与,当看到同修不但把《转法轮》背的熟,《精進要旨三》里的经文全都背下来了,而且非常流利,对同修们触动很大。

从去年正月,我们开始正式背法。刚背法时,老也记不住。一背法心就急,老感觉背不会还耽误看了,就不想背。一交流觉得还是应该背,但背这段又忘了那段,嫌背的太慢,还有攀比進度的心。经过几次交流背法的体会,一点一点的同修们就把心稳下来了,背的快慢都不管了,就只管下功夫用心去背。

经交流我们达成共识,背法主要是每个人在家背,以《转法轮》为主,每天再背一首《洪吟》,每周一次集体学法要相互提问,当每周集体学法时,就能检验出每个人在家里的精進程度了。慢慢的我们背法已经形成机制了,背法是我们每天必不可少的。

我们集体学法时只要到来两个同修,他们就开始互相对照背,谁先来谁就先背,谁也不落,因進度不一样,所以谁背到哪就按自己的進度背。每人背一、两段《转法轮》,为的是彼此知道進度、互相也有个触动和鼓励,基本不怎么占用集体学法时间,等其他同修们陆续来齐了,《转法轮》也都背完了,再集体统一背《洪吟》。

现在很成型的背法小组有两个,以《转法轮》为主。《洪吟》、《洪吟二》都已经背完了,《洪吟三》诗词背完了,等把歌词背完后,我们就开始背《精進要旨三》。

通过背法,同修们都悟到了以前读法时没有体悟到的法理。所以现在不再去交流该不该背法了,都谈在背法中的变化,后悔法背的太晚了。

自从我们背法后,每天不管是走路、干活都在背法,因基本上都是有农活的同修,得把每天想背的法提前在家写好,忘记了就从兜里把写好的小纸条拿出来看看再背。还有上班的、卖货的同修都是靠记小纸条背的。

同修说开始背的时候还觉得有一种压力,现在谁不让背法都不行了,成习惯了。脑子也没有时间去想不好的事情了,脑子里净装法,思想业力也挤不進来,省着还得往外排思想业。

说说反复拨打语音电话的问题文:大陆大法弟子我们地区的技术同修从去年就给大部份同修将接听过语音电话、但接听时间短的电话号码,设置成自动提取,反复拨打语音。对此做法的效果,我想在这里跟大家探讨。

对于同一个电话号码的反复拨打,几年前就听过世人反馈,说你们经常打“骚扰电话”(真相电话),非常的反感,接到后就马上挂断。

因为我们有意无意的反复的重复拨打,给后来同修直接打电话劝三退,造成了相当大的难度。有的人接到电话后,马上说法轮功的,立即挂断,根本就不给我们讲真相的机会。有的世人接听电话很久了,才很惊讶的问你是人在跟我讲吗?原来不是机器呀?我还以为是机器呢?后来对打时遇到很善良的听者说:我已经退了,最近接到很多你们打来的电话了,以后不要再打了。

最近听同修反馈,真相语音电话有的几个月都退不了一个。这是否是我们过度依赖自动拨打语音电话,并不注意效果造成的呢?

真相语音电话做不到面面俱到的来直接解答世人的问题,无法完全解开世人的疑惑。如果我们能够面对面或者是通过电话直接对打过去,能够和世人直接对话,解开他的迷惑和误区,那么他能得救的机会就更高。

就我本人而言,一般对讲拨打的都是0——29秒的语音电话号码(接听时间长的号码给其他同修了,大家普遍认为接听时间长的劝三退更容易,我本人没有发现是这样)。我劝退的效果往往比其他同修的要好,所以,我认为一切都是人的观念造成的,对讲拨打,不挑选接听时间长短的号码,只是用心去讲就行了。

我想说的主要意思就是:不要重复拨打,尽量避免重复拨打;更不要那样程序控制自动提取的反复拨打,完全没有人工动脑和干预的成份,很可能造成世人的反感,因为我们并没有用心。还给同修对讲造成难度。看到要求大家反复拨打接听时间短的号码的做法,我很痛心。我个人觉得非常的不妥当。

现在大多同修反馈,语音电话三退的非常少,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拿起电话,直接对讲来劝三退呢?而且现在我们技术网站新推出的一款1.6拨打软件,使用直接对讲劝三退操作非常简单。时间不等人啊,大家不妨试试看吧。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学法小组同修个个能电话对讲劝退

现在大陆许多同修都在打语音电话,打语音电话劝退的同修手中的手机少则两、三部,多则几十部,但实际效果是有限的,这些从网上的每天三退人数当中也可看出来。

一次听一个同修交流,该同修教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打电话。那个学法小组同修的年龄小的六十多岁,大的八十多岁。该同修教技术,并不单单只教如何按键播放语音,如何改串号等,而是一直教到语音播放后,如何提取接听时间长的号码,如何将号码导入到手机电话簿,再如何拨通这些号码电话对讲劝退。

现在这个小组同修个个都能电话对讲劝退,有的同修年龄大,普通话都说不好,读法都是半普通半方言的。由于心纯,在师父的加持下,老年弟子照样能打电话劝退。现在这些同修面对面劝退加上电话劝退,一人一天劝退十几人都很平常了。

我们学法小组有两个老年同修,一个七十五岁,一个七十八岁。平时两人配合发资料、发光碟、发信、贴不干胶、遇到有缘人面对面劝退、也打语音电话,能做的项目都积极的做。看到身边有的同修打电话对讲劝退,每星期要劝退一百多人,现在也不满足于只打语音电话了。

昨天小组学法两人都带来了几十人的三退名单,一半是靠打电话直接劝退的。而且两人都感悟很多,认为打电话劝三退一点都不难,每次只需打几十分钟时间,就能劝退好几人,真的是效率高,有时一个电话能退几个人。已经有几个老年同修表示要跟她俩学打电话劝三退了。

我想如果所有在打语音电话的同修都能象这些老年同修一样拿着手机直接劝退,是不是会大大提高网上的三退人数呢?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内蒙古大法弟子交流她一次深刻的修心经历

下面我把一次深刻的修炼体会与各位同修交流。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感觉自己修炼状态浮飘不扎实,有时在小组交流时夸夸其谈,在项目配合上爱显示自己,过后就告诫自己下回一定把握住,不要多说话,可是一遇到事就把握不住自己,过后还后悔。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几天,之后发生了一件事:

学法小组设在我家。一天,婆婆(同修)学法后说起了我管孩子的事。多年来,我对公婆家的生活习惯看不惯,心里对他们有成见,但是我却没有修去这些不好的物质。我有些不爱听婆婆说话,却又不敢反驳婆婆,心里憋着气。正好这时同修和我谈起项目的事,我就大声和同修说“好了,下边不用你管了,我来。”我提高了声音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后来婆婆什么时候走的我根本不知道,同修们也陆续走了。一直到下次学法婆婆没来。一个同修来说你不该对你婆婆那样,孩子从小由你婆婆帮你带,她受多大累呀?你还说不用她管,她多伤心呀!我一听这不是那天我说的话,婆婆听错了吗?我说我晚上去跟我婆婆解释解释就没问题了,再说我也没说她呀!我满不在乎,以为和婆婆说一声就没事了。

晚上我去婆婆家,婆婆在厨房洗碗,我准备去厨房和婆婆道歉。却觉得抹不开面子张不开嘴。我心里叫着自己的名字:你来干啥来了,这事已经让老人有误解了,不能再拖下去。我猛站起身去厨房和婆婆解释,道歉。可婆婆态度极其不好,说我撒谎。我又解释,她不但说我撒谎,还说我少教育。公公也在一边帮腔。

我想我们共同做着证实大法的项目,同修间不能有任何间隔。我知道是自己的善不够,也有爱面子心,还有敷衍了事的心,多年来对老人的看法(观念)没真正的去掉。我想这关我一定要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来时就想老人好哄,给她赔个礼,道个歉,解释解释就没问题了,想敷衍过关,心里还想以后我少去婆婆家,免得事多。多肮脏的心呀!意识到这些后,我下定决心:放下一切人心给婆婆道歉,这次道歉婆婆接受了。可还是甩我一句话:你好好寻思寻思去。

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思想中开始打架。人的一面说:“你多委屈呀,就你好欺负,她咋不敢说别的媳妇呀。”真我却说:“不,我是修炼人,是和她们不一样的,我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人的一面说:“就你傻,要不结婚,修的多省心,你被骗了。”真我说:“不,我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虽然我认不清你是什么心,但我知道你不是‘真善忍’,我要灭了你。”人的一面又翻上来:“前些年婆婆被干扰就你自己照顾,哪个媳妇都不靠前,还有给婆婆装修房子的时候,她们不但不靠前还挑事。身心被折磨的憔悴样,你忘了吗?”一股委屈涌上来,我几乎要哭了。思想翻江倒海,委屈怨恨一拥而上,象泄了闸的洪水,我压不住它。“不,不,我不能这样,某某某(我的名字),你要稳住。不能乱呀!你一定要稳住神,定住你的正念。”是啊,我要尽快调整好状态,以最快的时间正过来。

甲同修被邪恶以病业的方式迫害的很严重,我需要去,乙同修是刚刚走回来的要请书,还有别的事让我去一趟。还有丁同修打印机出问题了,让我去看看。还有一百份小册子需要出。丈夫是新同修需要带,我不能让自己的状态影响了他。更不能让我们这个整体有任何问题,在人中婆婆、公公、儿子、媳妇、孙子,可如果修炼了,在师父的眼里都是弟子,就像是师父的孩子,假如孩子们闹意见,师父该多痛心啊。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了:“师父,师父,我一定修去人心,清除败物,您对我们付出的太多了,我不能让您失望。”

到家后我像被棒喝一样,我真得好好找找自己了,是什么在挡着我:我真的想过这一关,却为啥达不到坦坦荡荡,慈悲祥和,堂堂正正,无执无漏。我发现我对婆婆的观念:嫌她唠叨,觉得她势利,有时对婆婆的一些做法很不习惯,但只是埋在心里不说,而这种物质却长期存在于我的空间场中没有修去,对婆婆产生了怨恨。

帮助同修时对家里的同修有求,觉得我在做正事呢,你给看孩子也是配合我做大法的事。还有自己的安逸心、惰性,不照顾孩子多清闲。还有在同修间配合做事既能学法、炼功、发正念、还能配合着出去救人,又在同修中很风光。这种显示、自我、私等等执着、败物,在我的天体宇宙中,在我正念不强时它们就在我的天体里狂魔乱舞,阻碍着我同化真善忍,阻碍我救众生。这些败物异类我要让它们统统解体掉。

这次我要清除这些人心执著,纯纯净净的做好神圣的三件事,没有任何杂质的同化到新宇宙去。请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只允许我想公婆的优点,只看他们的伟大,只看他们的闪光处。让我对他们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切、从精神到物质全部灭掉。

我长时间双盘打坐定在那里守住自己的那一念:一定要解体它,就让这种不好的物质从我的层层空间全部解体掉,但我却发现这种东西就象一层厚厚的壳一样包裹着我,我这才发现我从小还有一种高傲的物质,盛气凌人。常人就曾说我架子大,从不奉承别人,对生命无视,从不知可怜人,甚至有坏念头,还有报复心。有这样的败坏物质怎么能出慈悲呢?怎么能坦荡呢?这些败物就象冰凌一样又冷又硬。

别说我说话,我要不说话坐在那里别人都会感觉不舒服的。我一定要击碎这个壳。

长时间发了正念后,我象卸掉了重重的盔甲,体会到了修炼的玄妙,这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法力的展现,师父加持了我的正念。这真是一次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精心的安排,只是为了弟子们修去一切不好的因素啊。直到现在我都想不起我与公婆曾经的一些不愉快,婆婆不象以前那样唠叨了,我从心底里觉得他们真的很了不起,七十来岁的人上网下载、做《九评》、做大法书籍。我从心眼里开始喜欢他们了。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去气恨 修出慈悲 要回退休金

我今年六十九岁,我的前半生是在贫穷、忧愁、病痛中度过,一九九七年五十二岁时生命快走到尽头。这时我有幸得法轮大法,第一次看《转法轮》,就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修炼才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觉得无病一身轻,没花一分钱原来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很快就能放下名、利。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修炼的轻松、快乐和幸福。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女儿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诬告,关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县政法委、六一零指使我单位执行“经济截断”的邪恶政策:父母修炼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父母扣发退休费。

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就不发我的退休工资了。在接下来的八年时间,我经常去要退休费,同时讲真相,有时单位或发三千,或发五千,或是每月发给一部份,三百到八百。截止二零一三年底我在单位财会账上被扣发的退休费总额已达十三万多元。后来因为所住的房在拆迁要补差额,需要近十万元。这就促使我又去单位要退休费。开始心中不稳,觉得不知怎么说,想写真相信,写了几天,心中升起正念,有了智慧,还没有交信,我和同修老伴就直接去要钱。

和局长见面后,局长当时就同意全部发还。在办理转款的过程中,原来在这件事中参与了迫害的同事都表现的很积极,也非常高兴。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这八年所走过的路,在反迫害的过程中,暴露出很多的执著心,在正法修炼中把它们一一修去,在讲真相中慈悲救众生,最后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

迫害开始时我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心中气愤:邪党怎么这么坏,一直欺压老百姓,这么好的大法,这么伟大正派的师父,也给造谣,把大法弟子迫害得那么惨,做个好人不给饭吃。在这些年中我们不断的和公检法和本单位头头脑脑打交道,讲真相中,自己的仇恨心、争斗心、看不起常人的心、妒嫉心、恐惧心、怕见官的心全暴露出来。

和他们辩论,当然他们说不过我们,但是他们有权,不讲法律,侵犯人权。比如他们安排单位的人监视大法弟子,走哪里要求要给他们打招呼。我当时想,我才不打招呼呢,并不是从法理上清晰,而是出于强烈的争斗心。结果他们对我盯得很紧,只要没看见我,就去外地到处找我,到外地转一圈回来,具体执行的人乘机游山玩水一趟,旅差费就在我的退休费中支出,二零零八年出去玩一趟,二零零九年又出去玩一趟。

我知道后,出于人的气愤,把县政法委的人、我单位的局长、书记、保卫干事的电话号码发往明慧网,我强烈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障碍他们得救,使海外同修给他们打电话失去了应有的效果,他们抱怨说海外电话干扰他们了,对我行报复,原来单位上还发三百元退休费,这下一分钱都不发了。当时不少同修都有困惑:其他人曝光恶行,迫害会减轻,而我这样做,为什么反而迫害还加重了呢?其实,就是我那颗怨恨和争斗心被钻空子造成的假相啊!

由于带着一大堆执著心反迫害,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连修真、善、忍都搞忘了,我和常人去争去斗,就是常人。旧势力钻空子老是迫害,警察也总是来砸门,不给开门,还砸得心惊肉跳。我心里想不清楚怎么修成这样,一分钱都得不到了,利益之心放完了吧,怎么还过不去?当时我错误的以为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只是针对利益之心而来,而且把自己放在了被旧势力考验的位置。

后来经过大量学法,学会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渐渐懂得正法修炼中我们应该怎么提高心性看问题。我们是大法更新的生命,是大法一个粒子,我们把执著心找出来修去,在大法中归正,我们有师父管,旧势力不配来考验,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们不能总是承受迫害,邪恶利用世人对大法弟子犯罪,是在毁世人,世人才是最可怜的,比如我们单位上的人,在迫害中他们两头为难,中共历次政治运动把中国人整怕了。我们不怕共产邪党,是因为我们有师父保护。师父教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我们不是去压倒他们而是去救度他们,当我们修出纯善,慈悲的对待他们时,不再和他们争斗,彼此的关系渐渐好转,退休费也年年增发,到二零一四年九月全部还给我。

表面上是我们在承受人看得见的经济迫害的苦难,实际上我从来没有缺过钱,只要我们去讲真相要钱,他们也发三千元或五千元。炼功人身体非常好,吃什么都好,对生活要求也不高,把钱财看得很淡。要是常人是受不了的,不去拼命自己也得气死。

我后来也更明白了:我放下了钱财利益之心,并不是不要自己应得的钱财,大法弟子的钱财是珍贵有限的大法资源,是师父赐给我们用以证实法、救众生、以及在世间平衡好方方面面关系的,我们的一分钱邪恶都不配占去,不明真相的世人都不配扣留,否则那都是迫害,都是破坏大法的大罪,所有有意无意参与迫害的生命都将在将来去加倍偿还,那是任何生命都难以承受的。所以我后来去要还自己的退休工资时,更多的想到的是这些与我有缘的生命,真心想到的是他们,为他们真正生命的未来着想。我认识到这些时,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纯善和慈悲,感受到了超越了旧宇宙的私的生命的升华。

而这种升华也在不断的向上突破,我认识到,师父掌控着一切,只看我们向善的心,我只要找到一点执著,只要想救人,师父就在安排。我想写劝善信,当我用心去写的时候,劝善信还没有寄出,单位就通知去领钱了,我想是我在实践中一步一步做到时,师父就把那些已不值得存在的邪恶和阻碍清除了。当我们的认识真正到位,配合成熟了的时候,参与其中的生命也赎还了罪过,得到了解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这次节目的最后请听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为了更好的在短时间内讲清真相,成功劝退,我从网上收集了一些同修们讲真相的好的片段、素材和开场白,记在心里。有时也听一听真相语音里同修怎么讲的。有一次听录音中同修讲到: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使您遇难呈祥,平安度过劫难。“就能”两个字让我心里感到一震,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心里会动?为什么这句话会触动我?找啊找,最后明白了:是我在心里对诚心敬念这九个字就能保平安,心存疑虑,根本上是自己不信师不信法的问题啊。我开始在心里真正用心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诚心敬念这九个字,我从心灵深处感受到法的威力,象波浪一样在我身体内涌动。再打真相电话时,只要对方接听,同意退出或不退出,我都告诉他,一定要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使您逢凶化吉、平安度过劫难!我讲这九个字的时候,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语气坚定有力的讲出来,让每个字都打到他生命明白的那一面,就能感到大法的威力随着这九个字在清除着邪恶的因素,随着在另外空间也会发生很大的震动。……最近一天晚上,一连打了二、三十个电话,没有一个人退的。回到家认真反思,认识到自己存在的一个问题:总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以为是自己多聪明、多会讲才使人三退的,忘了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的看护连我们自己的安全都很难保障,何谈救人呢?告诫自己什么时候都不能贪天之功,自心生魔,自以为是,显示、欢喜、求名,都会把自己毁掉!切不可忘记弟子的本份。明白了法理,一身轻松,打电话时什么也不想,就抱着一颗更纯净的心,把生命久远等待的真相告诉他,真心希望世人都能被救度!

    ——《用心修炼 用心救人》

◇我心生一念:能不能替山(病业中的同修)承担点业力?哪怕一点点,让他走过去,不能卡在这呀?……就在这时,我去了一次山的家。当时,正赶上他们集体学法刚结束,有两个同修还没走。一个同修说:“我发正念时,在帮助清理山背后邪恶干扰因素,大脑有个声音说:‘你能替他承担罪业吗?’我说:‘不能,你们干的坏事,为什么我承担?’”说到这,另一个同修说:“我在发正念时,脑子里也有一个声音问:‘你能替他承担罪业吗?’我说:我不承担,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是滔天大罪,这业力应该由你们承担。大法弟子就走我师父安排的路。”这时,站在一旁山的妻子(也是同修)说:“前两天,我看那痛苦的样子,就想,自己也帮不了什么,能不能替他承担点业力,好让他尽快过去?结果倒好,自己躺了一天,又吐又发烧的,起不来床,我知道错了,赶紧求师父。”交流中,大家认识到,这事很严肃,修炼人不能动这种念,因为师父对每一个弟子修炼的路安排的很精细,看的很准,你是块钢,还是块铁。师父都在有序的成就我们,我们不能用人心招来麻烦。师父说:“旧势力过去安排的相当细腻。别说替别人承受,你们自己的你们都很难承受的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从法中知道,除了师父,哪个弟子有能力能给人承担业力呢?自己的业力还是师父给消,怎么会有能力给别人承担业力呢?即使同修有漏被干扰,我们只能帮助同修向内找,在法上提高,同时发正念否定迫害,但绝不能有替同修承担业力的想法,这种想法表面好像是为了同修,实际是求,极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甚至给自己招来更大的麻烦。

    ——《不要有替同修承担业力的想法》

◇(丈夫突然回来)看到我正在做资料,当时把他给惊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对我暴跳如雷,要把我的机器扔出去,说我在家里搞“地下”,不整出点事来不舒服。我知道丈夫被不好的因素操控了,我在心里发一念:“看谁敢动!”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被带动,我跟他说:“你小点声,等过了这段时间(我指的是奥运),我就把它搬走,这是暂时的。”他象没听见似的,还是跟我大吵,让我马上搬走,不然就给它扔出去,声音越来越大,我怕的物质也随着往上返。就在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的一念出来了,我说:“你敢!真相我必须去做,救人是我的使命!”就这正的一念,丈夫背后操控他的邪恶生命被解体了,他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从那以后,我就遵照师父所说的,堂堂正正的在家里做我该做的三件事。后来我家里还成立了学法点,给同修们提供了学法的方便条件,也给自己在今后修炼中开创了宽松的环境。现在我家里,大法是第一位,我在家做三件事时,丈夫给我做饭,还帮我做家务带孩子,我在做三件事需要家人帮忙时,不论丈夫、儿子、儿媳都能帮我把事情做好。正象师父在法中说的:“这就是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这种能量,在这个场的范围之内所起的作用”,“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转法轮》)。(有删改)

    ——《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在过女儿的心性关上也是很难的。为了让女儿能考上大学,我们在她上中学时,就花了几万块钱择校费,可是由于我在那几年被非法关押劳教,丈夫工作忙,忽视了她,结果她上学不用心,考大学时由于她考分不够,我们就花钱走后门去好一点的大学,结果被骗走几万元。这些也影响了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女儿虽然也跟着我们修炼,但由于受社会风气的影响,20多岁的女儿身上也沾染了现在年轻人的许多毛病,例如,懒惰、散漫、讲吃讲穿,上网看电视剧。为此,我们多次说她劝她,都收效不大。有时同修来家里,不和同修打招呼。我们夫妻常常在劝说女儿时与她生气。女儿有时说,你们俩要能过了我这关,也就行了。我们俩也私下聊,女儿是不是为了帮助我俩修炼提高而来的?经过不断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们不断修正我们的认识,从正面引导女儿,并以身作则地修好自己,言传身教,慢慢的女儿也发生了变化。她现在每天晚上都坚持学一讲《转法轮》,有时间就炼功,上下班打车时和司机讲真相,劝三退,还劝退了班上的一些同事和同学等。

    ——《夫妻同修大法 紧跟正法進程多救人》

◇车开出去不远,其中一人发话了,而且非常蛮横:“我告诉你,没钱,我坐车从来不花钱。”我心平气和的说:“没关系,没钱,我送您一趟也无妨,但是我希望您说的是真话,毕竟坐车不给钱是不好的。”他打断我:“少废话。”我心里也没有害怕,因为我修大法了,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勇气,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我想,大法正一切不正的,本着对他和社会负责,也不能顺着他。于是,我发正念,又说:“大哥,您消消气,您看,假如司机是您,您辛辛苦苦的,谁坐车不给钱,您是啥滋味,再说您孩子也不希望他的爸爸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你是逗我呢,不能不给钱,古人都讲仁、义、礼、智、信,现在的社会让共产党败坏的不成样子了,善良、忍让才是做人的标准。”这个过程中,我说的不急,完全慈善于他,他一声不吭,一直在听。正说话间,到地方了,计价器上显示十二元,他翻了翻兜,只掏出八元钱,说:“就这些了,告诉你,我今天是破例了,就冲这真、善、忍。”他下车时,我让他记住“真、善、忍好”。

    ——《我的善心改变了小混混》

◇翻墙软件为世人了解事实真相,解除谎言的毒害起了很大的作用。但世人在收到或使用过程中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世人在自己车筐、车上看到翻墙软件小光盘后,由于光盘盘面没有什么较多的提示说明,加之一些人对翻墙软件没听说过,他们有的看到或收到翻墙软件后会当成不好的东西扔掉;再比如有的世人得到翻墙软件后,不知翻墙软件小光盘放在电脑中使用、不知在光盘文件夹中查找及复制翻墙软件,有的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电脑出现的对话框如:代理控制、安全警报等,不知如何处理,影响了翻墙软件的推广使用。针对上述问题,我建议在发放翻墙软件小光盘时,附带发放一张“使用提示”卡片,可能效果会好一些。为此,我制作了一张“使用提示”卡片,放在小光盘袋中,随翻墙软件小光盘一同发出去。其卡片内容为:“本光盘为上网专用,助您自由畅游全球网络。使用提示:放入电脑,在小光盘data\soft文件夹中找到翻墙软件小鸽子Fgp、Fgx或无界u(可复制到电脑),然后双击,点确定允许访问不阻止,等会就连到海外国际网站,看到国内看不到的真实新闻和其它精彩节目。本光盘绿色无毒,请放心使用。(光盘内有详细使用方法)”。本卡片内容用A4纸可打印16张,“(光盘内有详细使用方法)”这几个字要用五号字,其余字用小四号。具体文件夹名字要根据光盘决定。以上是我在发放翻墙软件小光盘时的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发放翻墙软件小光盘时,建议附带一张“使用提示”卡片》

◇那些打印机可真是很有灵性,每当我想不好的事,它们就会卡纸,或出现打印错误。一天,有一位同修的儿子结婚,要100张神韵光盘用于第二天救人,协调人通知我时已经是晚上快9点了,我对她说:“好的,我先回家吃点饭就去做。”她说:“辛苦你了!”我说:“不辛苦,只要能救人,哪怕我今晚不睡觉,也要把它做好。”当时也没觉得自己发的这一念不正,还认为自己不怕苦不怕累,结果刻盘时刻错了,刻成《九评》了,发

现时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又从新制作,结果在凌晨五点左右才做好,真的做了一晚。由于将光碟刻错了,自己心里很难过,情绪非常低落,就在这时,打印机给我打了一张黑白的图案,我当时吃一惊,怎么会这样?我马上停止了糟糕的心情,它又恢复彩色图案。万物皆有灵性,我的一思一念都会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真是不可乱动念!有一次,同修拿来两台2700的打印机打真相币,其中有一台不怎么好用,我也不怎么喜欢用它。过了几天,B同修建议用那台喷头受损的6500打真相币,这样不浪费资源。于是A同修将那台好用的2700机子送给邻县的同修,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不舒服了,我舍不得那台好用的2700。过了两天,有少量的真相币需要打印,打几个小时,还打不了几张,6500老卡钱,留下的2700打出的字不好看,而且总是容易脏,打印过程中总出现错误,必须重新关机再开机。来回折腾,搞得我着急上火!真是浪费时间,光对付它们了,别的事也做不了,当时心中懊恼,不免生出怨恨心,埋怨B同修出的“好主意”,最后干脆不打了。第二天早上,我用2700打印真相币,它打出的钱竟然一个字也没有,我当时吓了一跳。好在吸取以往的教训,马上用正念对它说:这是假相,你是不会坏的!我向你认错,我不该嫌弃你不好用,我会归正我自己,你还要帮助我做证实法的事哦。我马上向内找,找出来自己的怨恨心、怕麻烦、急躁的心、只想用好机子的私心,并清除它们。2700又重新出现字体,恢复正常。提高心性归正了自己,再加上掌握它们的性能后,连那台6500也很好用了。这样的事情还不止这些呢。

    ——《修炼是严肃的 必须实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