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24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2月1日
节目长度:57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818 KB

54,14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5年11月26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24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一次向内找的经历
诉江是受宪法保护的
因诉江被绑架之后
修炼人 信师信法是根本
“回访”到处碰壁 公安局长叫停
提醒黑龙江有关同修注意安全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一次向内找的经历

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开车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但是由于自己修炼遇到矛盾时不能向内找,再加上人心的干扰,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农村救人了。我们意识到我们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必须去农村救度众生。我们连夜赶制了一些真相台历,准备第二天去农村发真相台历。一切准备好后,我拿起《明慧周刊》看,刚看完,大约晚上十点三十分,一个同修来了,说有外地同修来了,想要一些真相台历,非常急。我说:我们明天准备出去。但是同修还是坚持要一些台历,我只好把我们连夜赶制的台历给同修拿走了。

天亮后,我担心同修指责我把台历给了别的同修干扰了我们救人计划。我早上起来又赶制了更多的台历。但是同修还是指责我的做法不在法上,言词激烈。我自己认为自己是在法上。因为外地同修那里很邪恶,我们帮助他们没有错。再者我们自己现在也有足够的真相台历救人。这时,同修还是喋喋不休的指责我。我没有动心,还是平静与同修解释交流,同修指责不停,我的解释不止。

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大脑中“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洪吟三》〈少辩〉)。我立刻认识到我的平静的解释背后是争辩的一种很不易察觉的表现。我开始从这件事的表面对错的误区中跳出来,深查在这件事过程中,我的人心的表现过程。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好的心。当我把真相台历给同修时,我的大脑中出现了同修以前因为类似事情指责我的情景,我当时想不能听她的,我要按照法做。这里隐藏着争斗心。同时我还发现自己有一个很强的执着心就是总认为自己做什么都在法上,总是自以为是,总是强调自己对,这就是后天形成的自我,它总是利用我后天形成的观念看别人不足,看别人都不在法上,就自己在法上,不管它怎么表现,怎么用师父书中的话去解释交流,最终一个目地-——我的对!我认识到这个自以为是的自我后,才对什么是真正的在法上有了一些体悟。不是光从表面上看问题是否符合师父书中说的话,还要看我们的心是怎么动的,心是不是在法上,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这时,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又一段法:“过去有些假气功师讲:初一、十五可以杀生。有的还讲:可以杀两条腿的,好象这两条腿的就不是生灵。初一、十五杀生那就不算杀生了,那就算挖土,是不是?”我一下子发现自己一个更深的变异的东西。我总想用人的观念来定标准,没有完全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比如在与同修的辩解中,遇到同修的强辩时,我总是要解释解释,而不能严格不动的遵照法去做,静心听同修所说,查找自己的不足,而是用人心与观念去形成一种似是而非的变异的标准,用这种变异的标准掩盖自己的不足指导自己的言行,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法的标准。

写到这里,我一下子认识到了旧宇宙为什么会最终走向灭就是因为生命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认识与因素当作标准,逐渐的偏离了真正法的标准,最终完全背离了法走向毁灭。真正毁灭的是生命与旧宇宙本身,而法是不动的。这种做法在旧势力这种生命的身上体现特别明显。旧势力妄图改动师父的安排,在师父的正法中肆意强加它们的安排与标准,用它们的变异的标准衡量师父正法与大法弟子。我的这种思维不就是旧势力这种变异生命的思维吗,按照这种思维走下去会走到哪去?可能有很多同修存在跟我同样的问题,我们一定要重视,使我们在大法中修的更纯净,最后达到法的标准,完全同化大法。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认识。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诉江是受宪法保护的

有位老年同修准备了九个小纸条放在身边,她说记性不好,准备点小纸条救人时用的。有一天,警察因诉江一事找她时,她就用这些小纸条救了这警察,也保护了自己。今天我把它整理出来,也许对同修有所帮助。

诉江是受宪法保护的

一、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司法新政开始实行,北京最高法院发布了通告:有案必立,有诉必理;

二、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有向国家机关控告国家机关或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的权利,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

三、我国宪法规定:一切法律、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宪法》所遵循的原则之一就是“基本人权”,“信仰自由”就是基本人权的重要内容之一。

四、其实法轮功没有触犯中国的任何法律条款,时至今日,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违法的,中央也从来没有给法轮功定性过什么教。相反二零零零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公同字(2000)39号文件中,明确认定的十四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

五、江泽民制定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很明显是公然违法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江泽民被押审判台那是必然的。2014年10月20日,中共建立了“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

六、最高检察院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中,有明确规定是要保护举报人的安全,对举报人的举报,报告来材料,举报人要严格保密,核实情况时不要暴露举报人的身份,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有关情况泄露或转给举报单位,调查时出示举报材料,原件复印件,不得鉴定笔迹。

七、检察院应当保障举报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依法保护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及合法权利,严禁泄露举报人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情况,对打击报复举报人员的,如果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举报人还报复陷害,构成犯罪的,应依法立案侦查,追究责任人刑事责任。如果打击举报人,不构成犯罪的,应当移送主管部门处理。

八、2015年3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其中第三条:公安机关领导干部及其它内部人员不得有干预、插手案件办理的行为。在条款中,还明确规定,不得对案件的证据、采言、事实认定、司法裁判等作出具体决定。

九、第八条,第一款:暴力为被告说情,及第三、四、五款,当事人保留控告你们的权利。

你们的行为已触犯法律,干预司法公正。谁有问题都可以举报,可以举报他。希望你们对自己负责,依法办事。现在纪检委有罢免公务员的权利。

下面请听山西大法弟子的文章:因诉江被绑架之后

最近,我因诉江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经过四个小时,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下面是在这个过程的一些体会。

我的家不是你的办公场所

一天下午两点多,听到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本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某和另外三个人着便装在门外,我有点意外,问他们有什么事,张说找我问一些话,我问是公事吗?他说是,我说:“那好,咱们就公事公办,按法律规定,公检法人员办案,必须统一着装,亮证上岗,你现在穿的是便装,所以我不认可你。并请你出示一下证件。再有,我回家取纸和笔,我得记录一下。”我转身回家,他们也要跟着進,我正色拒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是我的家,我现在不允许你们進我的家门,你们来我家就得听我的,我的家不是你的办公场所。”张一看我这么严肃,马上说不用取了,我这就有,他拿出一支笔给了我,这时我母亲也出来了,我让我母亲拿出一个小本,我问张某:“叫什么名字?”他说:“你不认得我吗?”我说我认得你是我的事,我现在要求你自己说出来,他说:“张某。”我问:“单位?”他说:“公安局”,随行一个人一看我这架势,有点挂不住了,就开始插话,我问他的姓名,他不敢说,后来,那人打电话又叫来几个警察,欲强行绑架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把邻居们都喊出来了,被带到当地某派出所。

找对自己的位置 运用法律抑制邪恶

一進派出所,我直接选了办公桌旁的一把软椅子坐下来(咱们大法弟子得找准自己的位置,尤其不能坐被审的位置),然后静下心来发了一会正念,心态稳了下来。一个警察问我的个人情况并涉及我之前递交的诉江状的情况,我答:“在我没见到我的律师之前,我有保持沉默的权利,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那人灰溜溜的出去了。

经过长时间的实践证明,在邪党体制下,公检法人员受到的毒害是最深的(当然不排除有少数良知尚存的人),直接和他们讲大法真相,一味的劝善,效果往往不够理想,而且有时会导致让他们造更大的业。他们是执法者,他们认为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多,但是,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的限制人,封闭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内。人在不断的封闭自己,封闭来封闭去最后把人封闭的没有一点出路。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象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

前一段时间,为了营救同修,我认真仔细的查阅并学习了大量中共的法律条文,我发现相当多的条文都不是给老百姓制定的,恰恰是给他们公检法的人量身定做的一样,所以,我得运用我所掌握的中共法律,先发制人,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再切入主题讲真相就容易明白了,于是我开始用平和的语气问他们(其中有警察真的就坐在被审的位置上呢):“依据《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你们上级给你们下达这样的命令,你们上级是犯罪,你们接受上级的错误命令,同样是犯罪。我是向最高检、最高法递交的诉状,我只接受最高检和最高法派下来的调查员的调查,不接受其他任何人的调查。”他们说:“我们就是最高检、最高法派的。”我说:“那好,拿出你们的证明来我看看。”他们不吱声了。

我问他们:“你们是如何得到有关我控告江泽民的信息的?是谁泄露给你们的?根据法律规定,严禁泄露控告人的信息,你们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他们都无人敢回答,期间有人说我的诉江状是诬告,我说:“江泽民的罪行,我在诉状里写的清清楚楚,我十六年来遭受的迫害,在诉状里我也写的清清楚楚,依据法律条文,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我现在的身份是原告,江泽民现在的身份就是个犯罪嫌疑人,他有没有罪不是你们说了算的,那得最高检向最高法提起公诉,经过法庭审理,经过合议庭合议,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你们此时没有资格评判。”

期间,有一个人给我照相,我起身夺他的相机,他不给还说是自己的相机,我说:“你给我照相,现在那里面就有我的信息,有一半是我的了,不允许你拍照!”还有的警察对我说放肆的话,我直接就问他姓名,他们都不敢说,我义正词严道:“你连名字都不敢说,没有资格和我说话!”张某说告诉你名字,又要给上网曝光了,我说:“怕给曝光,就多做点好事,如果做的是好事,给你曝光了,那是你的荣耀;就因为你做了坏事,就要给你曝光,你们有胆量做就没有胆量承担吗?”

背后的邪恶因素蔫了

我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就开始讲真相,从中共的腐败内斗到现在社会的形势,从大法洪传世界到天灾人祸等,听了一批人,又来了一批人。有一个说:“本来是问他话的,现在倒成了听他讲经了。”张某和王某(本地610主任)看对我问不出来什么,就打算离开,他们让派出所的警察看我一会儿,没想派出所警察不耐烦的回答他:“把他带走,我们这不要。”由此看的出,经过这一年本地大法弟子通过营救同修项目救度众生的过程,公检法的人都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给他们找麻烦的人,都不愿配合他们了,迫害法轮功,不但捞不到好处,自己的利益还要受到损失。

到傍晚五点多,张某态度缓和下来说,你看你们喷的墙上、电杆上到处都是(指大法真相标语等),你们也得考虑考虑我们的处境。我义正词严一字一句质问他:江泽民迫害我们十六年,谁考虑我们的处境了?你们一次一次的绑架、骚扰,给我们和我们家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和压力,你们谁考虑过我们的处境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你们报纸、电台、电视台全天二十四小时的污蔑、诽谤我们和我们师父!要让我们考虑你们的处境,那好,你给我们在本地电视台每天空出来一个小时的时间,不用二十四小时,就一个小时,把《九评》和我们在墙上、电杆上喷的内容一一都放出来,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让老百姓来评判!你以为我们愿意那样做吗?那还得费钱、费时、费力呢。我们师父讲过:“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他们都不吱声了。他看对我也毫无办法,就最后想起问,和你一块儿诉江还有两个人,我还得问问他们,我说:“不用问了,即使他们来了,也和我一样,什么都不会配合你们的!”他说,那就走吧。

他们开车送我回家的路上,他们认为是我组织的,我告诉他们:“要说有组织呀,也有,那这个组织者就是中国政府了。五月一日,政府要求法院实行立案登记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就是根据这个开始控告江泽民的。”前面开车那个警察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法律,哪里查的?我说这些不都是公开的吗?在百度搜索一下就行。下车时,张某不放心的说:“我还想看看你的电脑,把你那个诉江状删了吧。”可能因诉状里涉及到他了,我正色道:“电脑是我的私人财物,不允许。”前面那个警察不耐烦对张说:“走吧,走吧!”

结语:整体配合的力量

回家后,正好晚六点发正念时间。发完正念后,我母亲和其他同修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我才知道,我母亲和十五、六个同修为了我被绑架之事,早已到公安局要人,有的同修直接给张某打电话要人,有的同修上网曝光,有的同修通知其他地区同修发正念。

这里,我想特别强调一点,这一年来,我们本地同修为了营救一个被绑架的同修,携手走过了一段艰难的路程。逐渐的学会了运用法律作为切入点,写了十八封控告信和其他一些法律文书,申请了家属同修为辩护人的身份,请了几任律师,发了无数的真相劝善信,贴了无数的大法真相内容的张贴,让本地大量民众了解了真相。尤其通过与公检法司人员无数个回合的打交道,从不知如何面对到沉着应战;从不懂中共的法律,到逐步熟知它的基本内容,虽然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是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不但震慑和解体了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也让部份经手此案的人员明白真相后重新摆放了自己位置,从而使得整个案子由二审退回一审,到现在本地法官都纷纷申请回避,很大一部份人包括警察都认清了“610”的邪恶,不愿与他们配合。同时,也使我们本地大部份同修走了出来,参与到营救同修的项目中来,逐步形成整体,把营救同修作为契机,大家一起配合,证实大法,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已经形成机制。

从此次被绑架,我尤其体会到,我之所以能在四个小时走出派出所,这都和之前本地同修们积极整体配合,从而已经把国保警察和610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得差不多了分不开的,邪的因素完全已经在谷底了。我个人也非常受益于前段时间参与营救同修项目,过程中对于法律知识熟知及和公检法打交道的历练,使我这样一个原本不善言辞,不懂法律,不知如何反迫害的人脱胎换骨,焕然一新。前后经历四个小时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表面看似我在和他们讲真相,我一个人是什么也做不了的,都和同修们的积极营救,形成整体解体邪恶,使他们越来越邪恶不起来是紧密相连的;与这段时间以来,运用法律知识反迫害的历练是分不开的!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正念的力量,真的威力无穷!

当然,我回来后,也和同修们交流,毕竟是修炼人证实大法,有修炼的因素存在,我也找到了自己近段时期内的一些突出的人心,尤其看了近期师父讲法,深感修炼的严肃性。希望今后在法中不断归正自己,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操心。

合十!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修炼人 信师信法是根本

作为一个修炼人,整个修炼过程中,能不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是很关键很关键的事情。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们能不能修炼圆满,直接关系到能不能在魔难中闯过去的问题。不能做到信师信法,根本就无法修炼,更谈不上圆满。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没有师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都听过密勒日巴佛修炼的故事。密勒日巴的上师叫他盖房子,结果他盖了又叫拆,拆了又叫盖,再盖再拆,再拆再盖,身背全磨破了,整日流脓血水,痛苦的他有想死的心,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密勒日巴对上师没有丝毫怀疑,对上师交代的事情,那真是一丝不苟。我想密勒日巴佛之所以能修得正果,就是他那颗信师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师父叫他做的事,他没有丝毫的折扣。

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师父可比密勒日巴的师父层次高的多,伟大的多。可我们信师信法做到了像密勒日巴那样信上师了吗?我不仅要问自己,也要问问我们同修,我们做的怎么样?我们也许都会说,我们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是的,能跟随师父修炼到今天,都还是信师信法的,可是相信的成度怎么样呢?是口头相信?还是魔难中时信时疑?还是百分之百的真正的正信,差别可就太大了。

在修炼中,以前我自己也认为,自己还是坚定的信师信法,所以在魔难中还是能坚持正信,在师父的呵护下,一次次闯过了难关,比较平稳的走到今天。可是今天在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上,我却打了折扣,离师父要求的差的太远,这就说明我还是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因为信师信法,除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外,还要真正的按照大法去做,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好,那才是真的正信,那才能达到真正的圆满。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师父讲的话,听起来很玄。但是我们修炼这么长时间,从我们的亲身体会,从明慧网报道的那么多事例中,不难看出,我们的师父有多么的伟大,我们的师父真的是无所不能的。那么,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么多的魔难?为什么那么多大法弟子始终在魔难中闯不出来呢?有的弟子一个魔难接着一个魔难,甚至失去人身,难道师父不管吗?难道师父没有能力保护这些弟子了吗?不是的。当然这里有多方面因素,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我们大法弟子信师信法这个坚定的信念不够。人的观念太多,放不下自我,不知向内找,魔难中没有正信。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有多少同修在魔难中,能想到大法的无边法力,想到师父的无所不能?一处于魔难之中,就丧失了正信,有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只是承受、承受、再承受,所以,魔难就一直伴随着。

最近我看明慧网刊登的,说九月又有一千三百多人被绑架,六十人被非法判刑,我看了心里很沉重,于是就写了这篇文章。我想我们是不是还是应该找找我们自己,哪些人心还没有放下,诉江中是不是先把“怕”字放在首位,是不是怕自己被落下,怕圆满不了,怕被迫害,怕这怕那?

我们都知道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颗不符合法的心,都会被旧势力抓住,成为迫害我们的把柄。有的同修魔难中不是首先想到大法的无边法力,首先想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想到师父的无所不能,再找找自己的不足,而是把邪恶无限的放大。邪恶无论貌似多强,但是我们一定要记住,谁也超过不了大法,谁也超不了师父,我们是大法弟子,任何邪恶在真正的正信师父的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它就是跳梁小丑,它就是针对我们的人心来的,而真正的正念正信的大法弟子谁能动的了?下面我想讲一个同修信师信法的故事。

她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位同修,今年六十多岁了。她修炼前一身病,子宫肌瘤大到如同五月妊娠,医生逼她做手术,她一害怕,二没钱,三家庭矛盾重重,此时她已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就在走投无路之际,喜得大法,走上了归真之路。得法修炼不久,突然腹部剧痛,一连七天七夜疼痛难忍,几乎不能睡眠,同时下身不停的流出乌黑的血肉块,亲人看了吓的够呛,要抬她去医院,她坚决拒绝,坚信是师父给她净化身体,就这样剧疼了七天,稍微轻一点又疼了七天。她靠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闯了过来。以后又发生了一次。共两次,一个很大的子宫肌瘤被师父摘掉了,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

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有一年,她被邪恶陷害劳教三年。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她对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高喊:“不能转化,转化是错的,转化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千万不能转化。”普教说这回来了个真“法轮功”。由于她的高喊,遭到了一顿毒打,破布塞口,拳打脚踢,关進黑屋。几次强行要她转化都被拒绝,一次遭打后,她被扔在水泥地上,她在水泥地上躺了半个月。

劳教所实在没有办法转化她,又请来了上司。她听说是“大官”来了要找她,更高兴了,去了就讲真相,讲的当官的口服心服,从此再也没有人要找她转化,当官的还嘱咐狱警要善待她。六个月后,师父给她演化的一次假病业,使她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又一次靠着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信,从魔窟中闯出。

回来后,她更感到学法的重要,作为大法弟子,肩负责任的重大。于是抓紧时间学法背法,同时争分夺秒的讲真相,救众生。几乎每天都出去讲,大街小巷、集市、乡下、公交车上、公安局到处都留下她讲真相的足迹。她曾三次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警察,每次都是被抓到派出所就在派出所讲真相,到公安局就在公安局讲,那里的人明真相后,她当天就回家,有一次公安局当天专车送回。

在我们大法弟子中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他们都是靠着坚定的信师信法的信念,在人间踏出了一片蓝天绿地。我想至今仍处在魔难中的大法弟子,想想自己,找出不足,坚信师父,坚信法理,坚信大法的威力,就一定能闯出魔窟,堂堂正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自己所在层次一点浅悟,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正之处请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回访”到处碰壁 公安局长叫停

近一个月来,本地派出所警察,对大法弟子所谓的诉江回访搞的人心惶惶。可是细一想,是雷声大雨点小,明显的应付走过场,也是针对同修的不同人心来的。有的警察把同修带到派出所,又照相又录音的,吓唬一通;有的去了家里,简单问几句就走;有的只是打个电话,问有没有这事?有的连问都没问。其中有个同修,正在家里做资料,五台机器运转,同修没注意,一帮警察進了屋,一看这阵势,当时把设备和人一起带到派出所,可是同修正念足,给警察讲真相,当天下午就回来了,啥事没有。要是在过去,这还不是所谓的“大案”呀?

一个有公职的同修,前些天政法委找过他一次,这次单位一把手又以“哥们”的名义找他谈话,意思是让同修表个态,别再控告江泽民了,并说:“上面说了,你们告江泽民这事就算过去了,这一页就翻过去了,也不追究了。但是上面有话:如果今后谁再告,有公职的开除工职,没公职的一律抓捕。”同修笑了:“这是说大话给自己壮胆呢,谁说了算?”

还有一个同修,他的一个亲戚是本地公安局长,这位局长告诉下面警察:“(回访)这事到此为止,别弄了。”

这次所谓的“回访”,表面看咋呼的挺凶,实则是警察一次严重的违法,他们心里也清楚,因此走到哪都碰壁。但是,在所谓的“回访”中,通过同修讲真相,确实有一部份警察得救了,也三退了。同时,由于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邪恶也只能草草收场,那些“虫子”和“细菌”能成什么大事呢?不过,这次针对同修人心的考验却是真枪实弹的,能够走出诉江这一步,和警察闹闹吵吵的所谓“回访”,真的是生死大关的考验。

一个开天目的同修说:“在我的层次看到:那些没文化不会写诉江状,找别人代写诉江状的同修,就看他们身上都有师父给打上的闪光印记,很殊胜的;那些亲自写诉状堂堂正正诉江的同修,就看他们给自己的众生演讲呢,场面宏大壮观……而到现在还没写诉江状的同修,他们的身体的状态不是很好(同修没有往下说)。”

随着另外空间邪恶的败阵,和表面警察的草草收场,同修们真的应该精進起来,多讲真相多救人。

下面请听湖北大法弟子的文章:提醒黑龙江有关同修注意安全

在拨打营救电话中发现,近一段时间以来东北特别是黑龙江的同修被绑架、被抓捕、被迫害的同修特别多、特别严重。一直想不通,东北同修那么多、讲真相讲的那么好、把环境正的那么好,怎么近一年来东北特别是黑龙江的同修被迫害的那么严重呢?按理说是不可能的事,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今天看到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就“用电子软件代替上明慧网”与同修交流》一文中说,“今年在大陆黑龙江省某地区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协调人在同修中推广使用一种电子软件,交流、沟通和转发明慧各类交流文章、师父新经文等。当地很多同修用智能手机使用这个软件,一天看很多遍,在学法小组也随时打开看。甚至有的同修表示,自己已经很久不上明慧网了,每天看这个就行了,上面很多消息都看不过来,没有时间再看明慧网了……”

另外在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发表的《关于大陆同修大面积利用电报软件沟通交流的问题》一文中讲了“目前在东北尤其是黑龙江同修中很多都是用手机装上电报软件联系做项目”。

看了这两篇文章,似乎解了我心中的疑问,这恐怕是东北尤其是黑龙江同修近期遭受严重迫害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因为从常人技术层面上讲,中共恶党的迫害机构早已把你这几个月、近一年来的动向摸的清清楚楚,只要用了电报软件,你就已经在中共恶党机构的严格监控之中,并且你经常联络、联系的同修可能也受你的牵连。恶党的一向做法是监控、布网,它轻易是不会收网的,等它认为网到大鱼了、或者是见到更多鱼了再收网。所以这个监控的过程延续一、二年都有可能、一般至少半年。

你现在没有被抓捕迫害并非恶党机构不知道你,是有多方面原因的,比如:师父无量慈悲对你超格的保护、你这一段时间正念比较强不容易被钻空子、你当地警察比较明白真相不想再造业害己又害人……

但这一切只是从人这一面、从修炼这一面讲,旧势力的破坏是无孔不入的,你有这么一个大的漏洞在,那就是风险。

有的协调人搞的很过火,比如把师父的新讲法第一时间就通过电报软件发给常人律师等,甚至给常人律师等发一般学员都不知道的大法学会的内部通知等,这些事情是师父在八年前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就已讲到了类似问题,如果你一再搞类似的事情,那么请你小心了,也许就是旧势力安排你来在此时搞这样事的,旧势力就是不让你被迫害到,但是与你有联系的同修却接二连三的出事。我们从法中知道人做了什么都得负责、都得还。

也许有的被迫害同修说我也没有安装电报软件呀,当然被迫害不止这一种方式,还有就是你自己虽然没有安装电报软件,但是与你经常有往来的某同修安装了,或者是与你经常有往来的某个同修他虽然自己没有安装但与他或她密切联系的某个同修安装了这个软件。

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明慧网是一个直接提供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第一手资料的地方,也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正法修炼、洪法、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最关键的平台,同时最重要的是明慧网是大法被迫害后师父唯一发表新经文、新讲法的地方。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讲过:“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无论常人怎么样认识,你们一定要正面认识明慧网。有些人不正面认识明慧网,我说他就有问题,一定的。因为他直接反映大法弟子主体修炼情况,在国际上大法弟子的互相交流中起到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是其它媒体做不到的,也不能站在这个角度去报道,这就是明慧网的特殊性。”

在这样一个十恶毒世的末劫时期的最后阶段,离开了明慧这块宝贵的交流园地,就失去了一个最好的互相促进共同提高的环境和机会。当然如果身边有经常看明慧、精進的同修交流帮助是有许多弥补。

我们从法中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物质、任何物体都是有生命的,万物皆有灵。手机等这些电子产品是外星人中最落后、最粗糙、最不发达、最不好的一部份,而外星人自己使用的技术比我们现在地球人中最先进、最完美的技术还要高很多倍。整个地球中的科学技术都是如此。外星人种族绝大部分都是在师父正法中被清除的、它们多数是抵触正法的,我们使用外星人的产品,正念不强就容易被干扰。

你只用手机而不用这些个电报软件、QQ、微信等软件,只是用手机来讲真相劝三退或是正常的日常生活,外星人就没招,因为这时你在法这边,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这样用的;而你特别执著于手机或就是要用这些软件,你此时就是在人那边,就有可能是被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和理由。

如果说明慧网是一个生命的话,那么他是被无数正神所守护、所护法的,也就是说,明慧网这个交流园地是最纯净的,人看明慧网能帮人清洗自己,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许多时候看明慧网也是这样。而您那个手机可没有正神来专门跟您守护、纯净,而建那个群、帮您转载明慧信息、文章的人更没有这个能力,相反却把他或她自己的业力、观念、所有他不好的一面都带在了他转载的东西里面了。并且没被正完法、没被清除的那些许许多多为了保命、跑躲到地球来的外星人却可以通过这个手机、这个软件来轻而易举的干扰你!指引警察来抓你。这是你被旧势力干扰、迫害的一个重要通道。

个人浅见,不当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从表面上看,法轮功学员对待上门人员是想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其实这是变相的承认迫害,就是在求,你求他来,他能不来吗?听真相也决不允许利用迫害我们的方式来听,让他们一边迫害着我们,一边犯着罪、一边听真相,那能救了他们吗?而且来到我们家里,闹得满城风雨,对大法的影响也不好。我们真为他们着想,真想救他们,也不能利用这种方式救他们。所以,不要存有你们想听真相,就到家里来(骚扰)的想法。我们有时候做错事,绝大多数还是“怕心”在起作用,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我们有师父,有大法,有什么可怕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主角,世上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我们的心而动的,那邪恶算什么?我们正念强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之下,瞬间就解体掉了,我们要明白是我们在救他们,不是受他们迫害,我们不能本末倒置。
    ——《对待诉江被骚扰 我们心一定要正》

我们就不能允许邪恶以诉江为借口安排迫害,我们就不能认可在邪恶迫害中被动的去讲真相!如果我们仅仅把自己看作是普普通通一个人,谁都能干扰到我们!可是,如果我们确信伟大的师父就在我们身后时时看护着,众护法神就在我们身后时时看护着,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在制约着一切,我们背后又代表了无量大穹、无量众生要在正法中归正在同化大法后得救,而诉江是我们代表着我们无量大穹无量众生共同做出的选择,控告邪恶在人间的总代表,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么,在这么严肃、这么重大的宇宙正法之事面前谁敢轻举妄动?变异的生命把人对神的迫害看成了正当的,在邪党理念中对大法徒的迫害好像也成了正当的,这怎么能是正当的呢?这都是极度败坏变异了的认识,是根本上就是不能被承认的。(有删改)
    ——《诉江绝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

前几日,八、九个警察从两辆公安局的车上下来,在公路上,要将我丈夫带到公安局问话(针对诉江一事),我和姐姐及时赶到现场,不允许警察强行带人。在这个过程中,最震慑警察的做法就是让他们出示证件,在他们执意强行带人的情况下,姐姐说:“都给他们录音、录像。”我迅速从兜里掏出手机,给他们拍照,这些警察立刻躲到警车后或背过身去,都非常害怕被曝光。我马上来到警车前,把警车车号拍上,又对着警车里的警察拍照。他们强行把我丈夫劫持到公安局。我在心里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求师父保护大法弟子和这些警察不被邪恶迫害。下午,我丈夫平安回到家。他告诉我,我给警察拍照最有用,原定对他拘留迫害,被拍照了的警察主动找领导,要求让我丈夫回家,并且三、四遍的嘱咐我丈夫说:“你回家后,马上让你媳妇把拍的照片都删了,千万不要给我上网。”我为这位警察能理智的做出正确的选择而高兴。邪恶因素最怕曝光,解体邪恶因素对大法弟子和众生的迫害,直接给上门骚扰的警察录音、录像、拍照是解体邪恶、警醒、救度警察的有效的办法。
    ——《给上门骚扰的警察直接录音、录像、拍照》

我们在讲真相中,有人常常会提到公安部认定的14种邪教,一知半解,被错觉带动。对此,我觉得可以对警察或者世人这样讲:本来,公安部是没有权力去认定某教是正是邪的,它的认定本身就是违法的,违反了宪法中关于信仰自由的规定。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在迫害开始后的2000年,公安部颁布《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该文件共认定“邪教”组织14种,其中没有法轮功。可能的原因,一个是他们也知道大法是好的,镇压是错的,他们也不愿意替江泽民背黑锅;另外也用这种方式暗示下面的同行不要迫害大法、迫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将来有一天要清算这种罪恶的时候,他们自己是没有责任的,谁参与迫害谁要自己负责任的!
    ——《针对常人对公安部认定“邪教”一事误解》

近期我参加一个法会,参加人数百十号人,涉及五个县的大法弟子,且不说人数多少如何,我这里对事不对人,只是给同修一个警醒,请不要对号入座。法会中一个漏洞,就是把手机安全当作小事。法会开始,主持人强调关掉手机,其实不用主持人强调,参加法会者根本就不应该带手机,那么带了就应该自觉抠除电池和卡。可是法会進行中,有好几个人电话铃响了,不但没拒接,还接起了电话,此时发言的还在讲话,电话里都能听见。唉,我看了真伤心,又不能有负面思维。我的同修啊,你怎么那么粗心呀,要你一个人在这里,你愿咋打就咋打,你没怕心,正念强,可是这屋里百十号人,安全问题你想过了没有?你为他人着想了没有?你可能认为不就打个电话吗?多大个事啊!这事还小吗?当然没出事怎么都好,出了事就不是个小事,咱得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啊,做到手机电话安全就那么难吗(其它方面的安全也应注意)?也许同修会说站在法上最安全,是啊,不注意安全是站在法上了吗?我认为,只要迫害没结束,安全问题就必须注意,不要存在侥幸心理,正念正行不是不注意安全,正念正行不是常人的胆大妄为,那是有漏。我们还是应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注意安全,多救人,减少损失,这才是师父所要的。
    ——《正念正行与注意安全》

前几天碰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甲,听甲讲,他认识的一位法轮功学员乙最近很着迷在网络上和别的好多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学法的过程是这样的,大家约定一个时间,都打开电脑,然后上网,用视频或音频一起来学法,一人读一段。据乙说,这样学法很安全,而且好多人,甚至好多地区的人都在效仿。个人觉的这样做很不安全,网络中不安全的因素很多,多数参加网络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对电脑网络不是很懂,对网络安全知识更是知之甚少,如果我们自己心性上有漏,很可能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和大法弟子带来损失。
    ——《在网上通过视频或音频集体学法很不安全》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