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84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传统文化

【神传文化】(第349集) 瞒心昧己 难逃天理

发表日期: 2016年3月17日
节目长度:17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073 KB

15,93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馨语为您主持的明慧广播神传文化节目。

古语云:“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凡做昧心事欲瞒人者,都是在“掩耳盗铃”,因为天理制约着一切,报应只在早晚。

为人处世切不可违背良心,须时时心存天理,才能得到天地神明的护佑。有人一提起因果之事便相信,从而自觉遵守道德,行善得福报。但也有的人因不信因果而给自己造下无端罪业,导致恶报。古籍中记载的这类事例很多,以警世人莫种恶因,要多种善因,才能去祸远灾,趋吉避凶。在这期节目中,我们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一、诡诈取地 触怒雷霆

宋代时,朱熹在浙江台州地方为推官,清廉明察,治狱平允,百姓的是非曲直,剖断明白,无一被冤者。但是后来有一次,黄岩县张、李两姓争一块坟地,朱熹接到张、李争地状词,各争为己产,是张是李,一时难决。细阅张姓呈词,说祖上置产的簿上有一行写得明白,此地系某年某月所得,育界石一方,埋在地下。朱熹于是叫来张、李二人吩咐道:“张姓簿上说,有界石埋在地下。今我差人同到地头,掘开来看,如无界石,则地归于李;倘有界石,则地归于张。”

二人于是跟差人同到地头,只见满地青草,石之有无,却难预料。当掘到三尺之外,果有界石一方,是张姓祖上所埋,上面刻的字凿凿有据,回复了朱熹。朱熹以此为据,就断归张姓,李姓不敢再争。张姓奉了官断,筑起坟来,将他祖父骨殖葬了。自葬之后,家道一直兴旺。

朱熹去任后,隔了十余年,偶有事故,重游于此,见一老人,问他道:“历任官府哪个最好?”老人道:“只有前任朱老爷最好。”朱熹道:“审断民事,可有冤枉的吗?”老人道:“事事决断平允。只有一件,张、李两姓争地的事,却断错的。”朱熹道:“何以见得断错?”老人道:“张姓要夺李姓的地,预先将块界石私自埋在地下,假造祖上置产簿一本,上写某地有石为记。哪知朱老爷差人掘见有石头就断与了他,李姓有冤莫伸。自葬之后,果然家业日隆。看来欺心事只要瞒过了官,天也不来计较他了。”朱熹默然走至这块地上,细细一看,果见山水环绕,是一块好地,日后富贵,正可绵远,心上想道:“若论地理,自然该发。只是天理上说不去。”于是叫家人取出随身带的笔砚,在坟墙上写下十六个大字:“此地不发,是无地理;此地若发,是无天理!”

写毕,掷笔而去。该夜风雨大作,一声霹雳,把坟上打了一个大窟窿,棺木提出,撇在坟外,跌得粉碎。次日,远近观者纷纷而至,见墙上有此十六个字,都疑是雷公写的,后来才得知是朱熹自悔断错此案,题在上面的。张姓陡遭雷殛,吓得不敢再葬于此,家道也日渐消散。人们议论说:“到底天道难欺,神目如电。若非欺心占这块地,何至葬后被击于雷公之手?”这便如关圣帝君所言:“直心直受真福,巧计巧来祸殃”,这正是无福消受,天夺其算!皇天自然明鉴,千奇百怪的巧,生出机会来,了此公案,警醒世人凡事总凭心地为主,只有循天理,积德为善,才能后福无穷啊。

二、造作恶孽 死遭冥责

清代的朱柏庐,一生好道扬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诳一语。人们都很钦佩他的人品,神明念他为人正直,有几次被阴司命叫去审理事件。朱柏庐每次审事时都在朦胧睡去后,见有很多人到门前来迎接他,于是乘舆而往,来到一个大的衙门前,堂殿巍峨,再回顾自身,冠履袍服,两旁侍立着差役等众,有官吏呈上案卷,于是审理断案,睡醒后并不轻易泄漏于人。

一天清晨,朱柏庐醒来后连呼某人可怜,是一位原来认识的人。他的学生问道:“这人现在某处做官,听说他那边遭遇荒年,因赈饥安边赚了很多钱,正得意呢,您为何说他可怜?”朱柏庐道:“正因为这件事,不久就有灭门之祸了。”学生问道:“何至于此?”朱柏庐说:“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离困苦。朝廷令发米赈济,那地方官实心奉行,一家数口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饿死。如今他瞒心昧己,只顾自身,该给两口米的,克扣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扣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还有到迟了吃不着的,白白地赶来忍饿,倒弄得死者无数。官府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几担米,多赚几万银子。这罪孽哪能不重?昨晚梦中见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上奏天曹。我细阅卷宗,乃是侵盗赈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轻重,照他侵盗多寡为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中,转世为牛马,为猪狗。今某之罪,正犯极重一条。亲友帮办分着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为叹息。地府有幅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余,传得信来,说某人合家染了时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学生始叹朱柏庐的话果然一毫不差。

三、渎职害民 损福折寿

清代时,有一县丞候补去江苏,委任他接替前任县丞管辖四个团镇。他携带家眷赴任,到任时,前任官因病已亡故。这一年遭水灾,朝廷下令一方面免除百姓钱粮,一方面由政府发放赈济。府台发下公文,命令他调查该辖区受灾的户口。同时府台也派了两名委员下来一同处理灾情。他与这两名委员是旧交,很是投契,就留他们住在一起,每天只是饮酒作乐,而把处理灾情的一切事务,全部委托给保甲、乡董和团练去办,致使他们得以狼狈为奸勾结舞弊,冒滥欺诈,从中渔利;受灾的贫苦百姓,反而得不到一点实惠。不久,这位新任县丞夫妇两人先后无疾暴亡。委员中的一人回省出差,不到一月,也死了。这位县丞还不到四十岁,以前还没有过大过错,突然遭到这样的报应,人们都说这是由于他这次赈灾中玩忽职守,涂炭受灾的苦难百姓造成的。

道光庚寅年间,江北大旱,当地有关政府上疏请求赈济安抚。受灾户口人数稍多,抚军心中发生怀疑,就下令江苏藩司从其所辖各州县的府吏中,选派能干而又廉洁的人员十名,会同地方官员进行复查。被选参与这项工作的人,都被认为是精干者,然而他们中大多都承顺抚军的心意,在复查工作中刻意过严,受灾百姓并未普遍得到赈济,因而节省下来的赈款竟达上万。当时只有郑祖经与某某人联合复查的较宽,因此触怒了抚军,不得保荐。十人中有七人,因复查精严而得到奖赏。第二年,这七人都相继无病而亡。郑祖经,因此前海运工作中有功劳,而从南汇县丞被提拔为江都县令。他的一个儿子,以孝廉而入中书省。与郑祖经一起作复查工作的某某,一直安然无恙。

可见为官立心行事,害民之事绝不可为,切莫只做自己的官,毫不管别人的苦,只想逢迎上司的意图,不坚持公道正义,将“天理”二字丢在九霄云外。不知冥冥中,人的善恶,均被一一记载,所以说天道昭昭,又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报应如影随形,斯时即万千懊悔,已自无及。为官须要慈悲为本,为民多做善事,不但万民感戴,皇天亦会佑之,也是为自己真正积下福德。

四、一震三人 报应分明

清代时,苏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亲,经常辱骂殴打她。还有一寡妇积蓄了百余两银子,准备存放在一店主处生利息,来维持生计,却被某乙和某丙两人暗中看到,两人就偷了这些银子瓜分了。寡妇丢失了钱,忧郁而死。人们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干的,但因他两人是无赖,都不敢说。某甲的母亲也被折磨而死。这三人都是藩台衙门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势紧张。官军要从浙江开赴江苏,政府在沧浪亭设立了军需供应局,该亭与郡文庙相邻。这一天藩台有公事来到军需局,随行的执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庙前大树下暂歇。当时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忽然间黑云怒卷,狂风大作,雷电奔驰,刹时,一声炸雷闪过,甲乙丙三人同时被击毙在树下。有诗曰:“殴母偷银罪益高,恢恢天网总难逃。居然鼎足同遭谴,文庙门前即市曹。”

如此果报,可不凛然!知晓此事的人都说道:“人一举心动念,神明俱知。可见害人的恶因,是种不得的呀!”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以警世人莫要贪图利己,谋害他人,干昧良心、伤天理的坏事。应惕励因果,行善向善,见到了善,就如同怕落到别人的后面一样;见到了不善,就如同用手去探热汤一样的可怕,修到有善无恶的境界。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传统文化告诉人们要敬天信神,重德向善,相信因果客观规律,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自己的良知。

而当今中共却破坏传统文化,鼓吹无神论,强制给人们灌输反天反地、反人性、反天理的邪恶党文化,颠覆人们心中的良知理念,从人性的最根本处破坏人们的正信,使人因为不相信善恶有报而不计后果的行恶,导致道德败坏,社会乱象丛生,天灾人祸不断。只有回归天理、道德和良知,才是做人最重要的,才能得到上天的护佑,个人和社会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光明的出路。

各位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馨语感谢您的收听,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8/瞒心昧己-难逃天理(上)-29435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9/瞒心昧己-难逃天理(下)-294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