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60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59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6年8月1日
节目长度:52分2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542 KB

49,14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7月28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59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对修炼改变命运的一点理解
不要钻旧势力的圈套
与一直过家庭关的同修交流
是窃听器不是法器
切实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
修炼不能指望常人
对《钱财换不来功德》一文的思考
请海外同修不要使用微信互相联系或建群
停止推广电报软件 警惕网络诱惑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对修炼改变命运的一点理解

近来在修炼中有一些问题,我把自己悟到的说一下,有不对的请指正。

有的同修觉得修了大法了应该学习成绩更好,或者在工作上会更有提升的机会。我相信有好多家长在孩子的学习问题上,多少会有想法,潜意识中觉得,学了大法了学业就能有所提升,但事实上不是绝对的,往往在重大考试时孩子的成绩总不能尽人意,那这时有小同修会有疑惑了:法我也学了,功也炼了……,为什么成绩还是不好?甚至还会不如平时考的好呢?

我的理解是,命运是安排好的。那又有的人问了:“不是说修炼可以改变命运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怎么安排?有些人生命進程还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些人过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病可能要好几年;有的人可能要得脑血栓或者其它病,根本动不了。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你怎么修炼呢?我们都得要给你清理,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

我悟到:我们走上修炼的路能改变命运,是把这一生会影响修炼的难化解了,并不是你生命中没有的福份,比如钱财、仕途上,命中没有的因为修炼就会有了,我们也都知道德的多少决定人的福份,修炼人的德是用来演化功、长功的,不是让你在人间享受的、得福报的。

我觉得修炼的人用心学习,用心工作,按照师父和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去做就行了,一切让师父来安排就好,不用执着,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

从另一层面上说,修炼是超常的,想用修炼来获取常人中的名利情,是不是很大的不敬和执著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要钻旧势力的圈套

我有好几个月状态不是很好,最近一次因为过不去心性关,痛定思痛,认真的查找自己,发现因为平时要求自己不严格,不知不觉中一直在钻旧势力的圈套,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走偏了修炼的路。

一、旧势力圈套的表现

因为在日常修炼中,没有在一思一念上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错过了很多应该提高的机会,不知不觉中积压了很多业力,旧势力也利用了这一点,在我的思想中制造了一团物质,压制我的主意识,让我神志不清醒,学法不入心,加上平时要求自己不严格,想不起来自己是炼功人,那么旧势力就加强这种错误状态,利用邪恶因素来压制你,利用思想业力困扰你,让你时刻感觉到头顶上有一团东西在压制你,让你主意识不清醒,让你更加想不起来自己是炼功人,想不起法。在这个基础上,你执着什么,那它们就加强这种执着,让你经常被这种执着心带动,削弱你的正念。

——你执着色欲,那么它就加强这种东西,让你脑袋里会经常闪现这些邪念,让你冲动,观念上让你觉得那点事情好的不行,让你放不下它,让你在色欲关上过的好了又坏、坏了又好,让你忘记修炼的初衷;

——你执着气恨争斗,那么它们就加强这种东西,让你一点小事心中就会有强烈的气恨,给你安排各种个人修炼中的考验,让你在家里和家人争斗,在外面和常人争斗,让你一点火就着,一说就炸,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加重你的党文化因素,让你的行为和大法背道而驰,严重的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

——你害怕被抓,那么它们就把怕这种物质在你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你做任何事脑袋里都会冒出各种被抓的场面,思想按照邪恶的迫害去演化,看你怎么做。你是信师信法,否定这一切邪恶安排,还是被怕心带动,如果你被带动,那么它们就会加重这种怕,让你怕的不行,让你走不出来。

——最为严重的是,它们会干扰你学法,如果一个大法弟子学不了法,那么这个问题就会非常严重,因为我们的一切正念都来自于大法,如果我们学法不入心,思想中杂念多,学法困,看不進去法,那么法在我们心目中就不能扎根,没有了法的指引,我们就没有正念,平时做事就会随性,过关过难时,就想不起来自己是炼功人,就会更加过不去关,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其实这些都是旧势力设的圈套的表现。

二、梦中点化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两个梦,都在点化我脱离了整体,起初我悟到,因为自己是当地重点被监控对象,所以在和同修接触时一直很谨慎,也不参加集体学法,原本心想这是师父点化我有机会一定要溶入到集体当中,但当悟到不能钻旧势力圈套时,我悟到这不是师父点化我脱离整体,而是点化我没有修炼如初。记得当年刚得法的时候,因为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平时自己要求自己非常严格,时刻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事情时能够想到法,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想想这些年自己还真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经过长期的关押迫害,回家后就放松了,执着于常人中的各种情,没有在一思一念上严格要求自己,放松了对自己修炼的要求,很多事得过且过,难越积越大,堆积到了今天,加上旧势力的干扰,才会出现这一段的不正确状态。

三、调整状态,让主意识清醒

认识到这一切之后,我首先加强了发正念的次数和质量,要求自己发正念不倒掌,头脑清醒,清除这一切外来干扰。同时学法不入心,那么我就背法,要求自己达到字字入心,哪个地方受干扰模糊过去了,就从新背。经过了几天的调整,我发现了自己这儿清净了很多,发正念很清醒,学法也不困了,做事时心里比原来稳定了很多。

写出这篇文章,希望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们也不要有意无意的钻旧势力的圈套,认清它们,平时能够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上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让这种正念在自己身上形成一种机制,一种习惯,那么我们的正念就会越来越强大,旧势力也就无空可钻了,我们就是真正在走师父安排的路。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与一直过家庭关的同修交流

学法时有个念头打入我的脑海中:把我对家庭关的体悟写出来和有同样问题的同修交流。

从得法开始我就在和丈夫的不断过关中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他的表现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是这场迫害开始以后得的法,在我得法初期,他不断阻止我修炼,我出去和人讲真相都尽量不让他知道,每次都赶在他下班之前回家给他做饭,但有时他找我找不到他也就知道了,知道后那就是一场家庭风暴。后来他发出最后通牒:是要他还是要大法,再炼就离婚。

我开始表示不离婚。后来在他提了几次后,我想如果他离开我幸福那就离吧。谁知等我答应离婚后他却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但对我还是看的严,给我造成很大压力。特别我被迫害后从劳教所回家后他更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来到了海外。

第二个阶段,我来到海外尽量多做大法的事。他没在我身边时什么都我自己做主,等他来了后情况就变了,他还是阻止我去做大法事,但比第一个阶段好一些。为这事我们经常隔段时间就吵一次,我的心性也掉下来了,后来我意识到我不能这样,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修自己,不能放任自己,但做的时好时坏。

第三个阶段,他执意要搬到他喜欢的一个地方,但那个地方同修很少,我一直矛盾着是否跟他去,但不去吧说不过去,去吧,真不愿去。后来我把心放下一切让师父做主,我在心里也和师父说只要师父让去我就去。我知道这是个难关,这是旧势力给我设的一难,能否走好全靠自己了,没有大环境带着我往前走了。在去的路上我心里很难过,一路上基本上很少和他交流,还和他吵了一次。

我后来下定决心无论怎样谁也不能阻挡我修炼,阻挡我做大法的事,我可以失去一切,但绝不放弃修炼。可能就是这坚定的一念吧,到了当地后,我发现他居然能接送我去学法小组学法,还允许同修大清早就到家里来和我学法。有天他的朋友来家吃饭,因为到小组学法的时间了,我约好了同修来接我,等同修打来电话时,我一说要去小组学法,他像没事一样还和家里的朋友解释说我每周一次活动要去同修家。后来我就想:是什么让他改变的呢?

当然修炼人本身的修炼状态也是个因素,即每天好好学法,四个整点正念认真的发,特别注重清理自己,但我觉得修炼人对这事的正念决定着一切,也许是我在路上那个舍弃一切也要坚修大法的一念改变了这一切,因为旧势力设的难在这一念面前已经失去意义了也就没有难了。

我由此想到那些在迫害环境下被家人阻挡着不能或被限制着出去讲真相的同修,正法到了这个关键时期,每个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被家人阻止而不去或少讲真相,我们其实真正害了他们,因为你的不正让他们的罪过很大,你本来可以不让他们犯罪的。这么多年了这一难还是那样存在着,我们不得找找自己根子上的原因吗?是什么牵制着我们突破不了呢?我们怕什么呢?我们是否在真正为众生着想?哪个生命不让你干你该干的事,那个生命就对正法犯了大罪,而他们的犯罪却是你的原因造成的。我还想说的是我们无论怎样,对待家人都要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就是过程中要修自己,正念正行。

要说的话还有很多,但有些感觉一闪而过,没法写出来,这也是我个人层次上悟到的一部分,仅供参考。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是窃听器不是法器

近期,本地部分同修对手机安全问题争议很大,甚至不少同修根本不注意手机安全,有的到处交流说:“师父说过人的理和另外空间的理是反的,师父说手机是窃听器,在另外空间里就不应该是窃听器,我们发正念解体就行了。”还有的说:“手机是法器,我们可以和它沟通:不让它被邪恶利用,要为大法弟子正用,好有个美好未来。”还有的说:“正法都要结束了,怎么正念那么差呢?没走出来呀。”

个人认为,这是邪悟,是和师父的法直接对立的说辞,是借用师父讲过的法为自己执着做掩盖,直接起到干扰和破坏作用,这样做邪恶高兴。师父说手机是“窃听器”就是窃听器,这不需要悟呀。而且这些年来,本地同修出现所有被骚扰和绑架事件,几乎没一件不与手机监控有关。有个同修开车到乡下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国保警察不知是几个人,一直监控他的手机,后来发现,参与的人有好几个,于是分头重点监控,直到半年后才动手。当时大家都不知道的资料点,都被恶警监控和定位掌握的一清二楚。有关资料点很偏僻,都被抄了。一个同修的亲戚想通过关系捞人,一个警察说:“没有充分证据我们能动他吗?”——这是不是师父在借用常人的嘴来敲醒我们吗?!

手机监控是邪恶的拿手戏,奇怪的是,这些年尽管同修被迫害几乎都与手机有关,大部分同修也越来越认识到确实应该注意手机安全,可是,总有人拿手机说事,反着悟。

本地有个同修,一提手机安全,他就很强势的棒喝对方:“就不能正念强一点吗?正念就能抑制住分子和原子各层空间的因素,就能使其不发挥作用,你的脑袋咋就转不过来弯?正念哪去了?”这种强势很能左右人,特别有的同修爱面子,不敢继续交流,怕伤害对方,就不吱声。有法理不清的人,很容易就顺过去了。最近,又有个同修在几个学法小组交流说:“手机是法器,不要看成是窃听器。我跟自己的手机交流时说:‘你不要被邪恶利用,要为正法而用,将来我把你带到我的世界里当众生。’在那一瞬间,我清晰的接收到手机打到我大脑的信息:它很高兴对我说:‘我知道,谢谢你。’”这个交流本来和师父的法是对立的,潜台词很明显:不要看重手机安全。特别是看重小能小数的人,很容易去效仿。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交流没一个人反对,大家都认可,还不少人到处去说。

修炼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大帮哄,要有自己独立在法上证悟的东西。特别有人说话很强势时,听这样人交流一定要警惕,强势是自我表现,修的好的人说话平和低调,不左右别人。

还有的同修,到学法小组也带手机;去见同修也带手机;开交流会通知时,直接打手机说:“你到几路车站下,我去接你。”近日,有个外地同修到本地来,一个本地的同修联系的这个外地同修,又给好几个同修打电话,说某某来了,住在哪儿。结果,外地同修刚住下没几天,就出现异常事:发现有辆车,开过他住处门前,又倒了回来,车上人在往他屋里看。该同修想到,以前同修被绑架时就出现这种现象,知道自己被监控了,立即搬走了。

手机引发血的教训这些年太多了,可是不管发生多大事,我发现,总有人麻木;总有人邪悟;总有人自我很强的推销他那点所谓“正念”;也总有人稀里糊涂。还有人说:“这一期五千年剧本都合上了,新宇宙都开始了,我们都属于新宇宙的生命了,哪还有旧势力了?哪还有邪恶呀?还讲什么手机安全?”并到处交流,有的人听的直点头。这是害人的邪悟啊!这一期的五千年剧本合上了吗?本次人类结束了吗?大陆是恶党天下,迫害仍在,明天结束,今天照样行恶,怎么瞪着眼说胡话呢?什么是助师正法?师父怎么说,弟子就怎么做,不要显示心极强的搞出那些没用的花样。和师父的法对立本身就是错,那是很危险的,容易招来迫害。

最后,引用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的法和同修共勉:

“弟子:请师父多讲讲注意手机使用安全问题。

“师父:这没啥讲的。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我在这讲,你知道中共邪党那也在听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切实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

最近辽宁地区发生同修大面积的被非法抓捕的恶性事件。仅大连一地就有六十多人被非法抓捕。这么多人同一天被抓,这还是迫害初期以后这么多年第一次。事后同修们反思发现其中一个现象值得注意:有很多资料点都到一个地方進耗材,结果这里被公安长期监控,从而导致这些资料点全部被破坏。

咱在这里不讨论这家营销耗材的商家是同修还是特务的问题。咱只说为什么不能按照明慧的要求:真正的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

这类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比如2012年2月25日在河北和辽宁几省发生的大抓捕事件,涉及十几个地区,一大批同修被抓。问题就是出在资料点原料统一進货上。

资料点原料的“统购”甚至“统销”,这样一旦被邪恶发现,一查就是一大串。而且是凡张罗或者倡议这样做的人修炼状态肯定有一定的问题。

记得当年在老家的时候,一位同修让我参与大资料点的建立,全地区统一用一台大机器供应,一次就進100箱纸,里里外外用车运。当时就让我和其他协调人给否了。做资料不是开公司,大张旗鼓的干。为什么要这样干?不就是人的好大喜功的执着在起作用嘛!因为涉及的同修人数众多,什么样的心性都有,而且大资料点承印的东西多,这样在学法上就容易跟不上。

说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还有一种现象:那就是技术的集中而造成了很多安全隐患。在辽西一座城市中,一位算是刚得法没几年的年轻同修,本来就是干维修打印机这个行业的。结果不但本地就连邻近地区资料点所使用的打印机都找她来修,结果过了不久该同修突发脑溢血死亡。事后在她家拉出的打印机配件象小山一样。

对于技术而言,懂技术的同修要多教给更多的同修,不会技术的要多学,而且在天地行上,遇到不会的,可以直接发帖提问,为什么要对技术同修形成依赖呢?那样做是不是害了同修,也给自己造成干扰了呢?

说到技术,还有的人依我看就是求名的人心膨胀,或者有着其它更不好的目地,各地到处走,以教技术的名义接触各地区的骨干同修,这样带来了太多的安全隐患。前一阶段黑龙江省出现的连环绑架案就是如此。有两人以教同修手机技术为名,在全省到处走,接触当地协调人,结果这两人所到之处同修大面积被抓。

很多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很多人总想人为的兴起一个什么形式或者高潮以图达到表面上的轰轰烈烈?如:演讲乱法的形式或者搞跨地区甚至跨省的统一、大协调等等。这与修炼人去人执着的基本原则相差多远呀!

我个人觉得,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得按照大法的原则去做,而不能逞一时的英勇。那样偏激的做会给当地的环境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今生既然都是发愿来人间“助师正法”,那我们的行动就应该把这句话真正的切实的落在实处,尽可能的保障我们证实法的事情能长期稳定、不受干扰的做下去。真正的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反过来说,如果在这期间因为我们的不够理性给当地造成重大损失,那我们也是有过的,也是需要承担的。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蓝馨的文章:修炼不能指望常人

看明慧网的报道,某地区原来的政法委书记因贪腐问题被抓,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刚上任又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大抓捕。这其中的原因就值得我们每一位修炼人去思考。

我觉得除了真相未讲清之外,另一方面是不是我们内心中还有指望常人、指望外在因素出现变化的人心呢?在这个方面师父一再明示,可是很多同修一再在这个方面起人心,造成修炼环境的复杂,从而干扰到修炼和证实法。

别的不说,就拿上网来说,很多学员上动态网或者无界网看常人新闻,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甚至更长时间,遇到自己感兴趣的时事类新闻,特别是高层动向之类的,不但自己看,还和其他同修津津乐道的去讲,觉得要怎么怎么样了,应该准备什么什么了。而对明慧上的内容走马观花,一带而过,对明慧上刊登的严重的迫害案例视而不见。这怎么能是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呢?!

常人社会的变化,也是围绕正法的主线而动,面向社会的媒体报道这些是为了救人,而不是让我们修炼人执着这些。如果我们把这些看重,那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别说执着常人,就是对修炼人也不该执着。我记得有一次觉得某位同修对我在证实法中帮助很大,心里无意中产生了一种人情和人心,结果后来再遇到他,他对我差不多是恶语相向。当时我就意识到,是我错了。我对同修动的是人心而不是正念。这样也会害了同修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后来一切也就好了。

很多同修为什么愿意看动态网的新闻?我个人觉得他们是想看什么时候抓江××,什么时候共产邪党能够解体。说白了就是想这场迫害早点结束,结束之后自己就可以伸直腰板过好日子了。这话虽然说的有些不中听和片面,但肯定部分人是这样想的,或者说有这方面的倾向。

我觉得这是对自己和同修的不负责任,说严重一点就是在犯罪。千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责任,为了这一天我们吃尽了苦头。今朝大法已经得到了,我们却不想踏实的履行自己的使命,却希望这一切人中的苦难早点过去。这怎么能让众神服气呢?

另外,我们都知道修炼必须严肃的对待,带着任何一颗人心都不可能回到天上去。很多人心在一定环境中没有表现出来,不等于没有,所以要严格要求自己,扎实的实修自己才是一个合格的修炼人的表现。

所以我个人觉得,作为修炼人,我们无论外界环境怎样,哪怕是大魔头受到审判,中共邪党倒台的时候,我们都应该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都绝不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其实反过来说,出现什么事情,特别是重大的事情的本身不也是对我们能否站在法上认识的一种考验吗?!让我们珍惜机会,不辱使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徒。

个人体会仅供参考,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吉林省大法弟子的文章:对《钱财换不来功德》一文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文章《钱财换不来功德》讲了资金运用的问题,由此想到更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有的同修不想也不敢做资料,是执著,就想从其它方面付出,于是就自己拿钱;用钱的同修把大量时间和精力用在做项目上,没有时间挣钱或者懒于挣钱,因此接钱。两方面都不可取。都不能良性循环,不是长久之计。

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当今大陆的中国人做生意就喜欢打快拳,货来赶快就走,赚点儿是点儿,不讲声誉、不讲信义、不讲品质。最后呢?啥也都完了。咱们不能这么做,咱们就要保证质量和咱们在这个社会的声誉,这对今后救众生来讲是有好处的。”在《精進要旨》〈法定〉一文中,师尊说:“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而十三年前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就提到了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法理。可是扪心自问,我们多少地区,多少大法弟子真正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资料点遍地开花?

很多有经济条件的同修,明明很有时间,生活、家庭、子女等各方面的负担不大,有的房子住所很多,或者单身居住,条件非常好,却只专心于学法炼功、发正念,顶多再讲几个真相。资料基本不怎么发放,《明慧周刊》等所有关于修炼方面的需要完全靠别人提供,而且理直气壮,理由超多。一有师父新讲法了,就着急,就总是找一些自己认为威德大的项目,去年以前,比如做神韵光盘,指定这样的项目捐款,甚至不是用于这样的大项目还不干。其实这里透着多少的私心呢。

执著项目的威德,执著自己在修炼中的得失,强烈的怕心,逃避责任,又想变相弥补,不是根据整体救度众生的需要而做,不是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真正意义的“遍地开花”和圆容师父所要要的一切而做,不是完全“为他”的配合整体而做,完全达不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却总喊着“我到新宇宙了”。

还有同修即使偶尔开花了,也是昙花一现,不肯学一点电脑和打印机的基本使用维护的常识,不要说什么学技术,就是基本的操作都不爱学,懒惰、反感,怕浪费时间耽误自己“精進”,结果很简单的操作,哪怕看一眼就能解决的问题,也要找技术同修来专门解决,而且还不用心学,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还要找人来解决。最终就是机器赶快处理掉,把技术同修折腾够呛,自己和别人都白折腾一回,什么也没干成,花没开就落了。

而越是这样,资料点的同修就越没有时间挣钱维持基本生活,当然学法炼功也跟不上。很多时候为了及时给大家提供书籍、经文、资料、帮助打字上网发消息、写切磋文章、法会投稿、下载新的mp3内容还时不时的给不同要求的同修装上,还要学习和给同修安装最新的电脑系统并负责教会如何使用,光盘的下载打印制作,条幅和展板的打印和制作,新唐人的安装调试等等等等,忙的不可开交。还要尽量保证质量和及时。为了完成这些,还需要保证机器运作正常,做好机器的维修和维护保养,器件的购买更换,耗材的选购、运输、以及所有废弃物料的销毁和处理等等等等。即便这样,还是众口难调,很难达到令所有人满意。尤其是在教学基本电脑和打印机的基本操作,有多少时候是白白付出,学的人往往没有耐心,党文化糊弄事的作风导致多少学的同修半途而废。资料点的同修往往生活拮据,非常落魄。

当然也有打着资料点人员的旗号浑水摸鱼的,根本不懂得什么技术,到处骗钱的,这也算不上修炼人了,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同修。

其实不论哪种情况,都是没有真正理解了师尊叫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涵义。我个人认为,真正意义上的遍地开花,是只要不是条件太差的,太不方便的,都应该自己解决上网下载和打印基本资料的问题。现在没有电脑的家庭很少见了,所缺的不过是一台打印机,现在一千块左右就能买台不错的打印机,自己解决自己的资料,打印量小,机器不易损坏,不用总修理,整体资料点减少打印资料的任务,技术人员时间富余下来可以挣钱自己谋生,不依赖他人,不涉及到用错资金。各个小花自己负责自己的开支,不占用别人的时间、金钱、耗材等,各自为各自负责,大事化小,做起来都方便。这才是真正意义的遍地开花。这样也能达到良性循环。即使不能做到人人如此,起码几个人开一朵花,也足足够用了。

其实我们现在如何做,是完全影响到后人的,我们做什么都要考虑众生以后的路。我想这才是师尊要的。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请海外同修不要使用微信互相联系或建群

近日,海外同修邀请我加入一个群,我一看里面应该都是大法弟子,因为我在中国大陆,出于安全考虑就没有加入那个群。

但是我认为在海外使用微信软件也是存在安全隐患的,因为微信软件是大陆的腾讯公司开发的,和QQ软件是一个开发公司,很可能被中共利用和监控。在微信里说任何敏感的字样都有可能被监控。如果在群聊里面说敏感字眼的话,那整个群成员都有可能会被监控的。不要因为身在海外就可以不注意。我认为在微信软件里面谈大法的事、交流都不应该,在里面聊常人的事更不应该。

所以大法弟子互相之间联系,要么使用国外的安全软件,要么就直接打电话发信息。就不要使用微信了。而且师父最近一次讲法已经明确说了不要用常人的那个网,以下是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相关讲法:

“弟子:《洪吟三》、《洪吟四》里有许多师父发表的歌词。我能否以微信的方式发给亲朋好友?

师父:给亲朋好友没问题,你最好不要用常人的那个网。”

所以请同修们要为自己负责也为别人负责,退出微信群聊。最近明慧也发表了很多大法弟子关于执著微信造成修炼中的干扰或魔难的交流文章。我想如果没有必要必须使用微信还是不用的为好。如果避免不了使用微信也尽量不用这个软件和同修们联系。以上是我一点想法,借明慧一角与大家交流。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停止推广电报软件Telegram 警惕网络诱惑

近日,有人在同修中推广网络Telegram——“电报社交软件”组建聊天群,说是为了形成整体,有什么事儿一个信息大家都知道,悟到了什么说出来大家听,绝对的加密和安全,还从外地引進智能手机。看似事小,实则埋藏着很多隐患。

这个Telegram社交软件被称为“俄罗斯版的微信”,使用方法和微信、QQ是一样的。就像聊天群一样,有一个总的管理员,然后大家都是聊天室里的成员,互相都看的见。不管如何的加密和隐蔽,那是相对于别的聊天工具而言,如果其中有一个出了问题或者是進来一个国安,就会面临全军覆没。

在我们这么小的三线城市,骑车一会儿就能把全市跑个遍,还用的着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至于交流自己的体悟,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回答弟子的提问时早就开示:

“弟子:尊敬的师父,学员利用互联网交流心得,这种形式好不好?

师:我想在中国大陆以外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要讲你们做的那些证实法的具体情况。如果在中国大陆,最好还是你们的安全为重,别叫旧势力钻空子,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别叫邪恶钻空子。”

集体学法集体交流是师父留下来的,特别在大陆目前这种情况下,同修之间见面后互相促進的意义是很大的。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多次提到了网络的问题:“这个社会已经乱了,那个网已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搅在那里,简直是象魔鬼一样,在周转着,什么东西進去都搅在里边、混在里边扰乱社会、人心、道德、传统,改变着人的生活状态,鱼龙混杂。我不想把这神圣的东西放在那个魔窟里。”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说“什么大法的东西都不能私自往那网上放。我刚才讲了,是魔鬼乱世往里搅人的漩涡,那是要把全人类搅進去、要毁掉人类的!”

推广的同修无论说的多好也都是和修炼唱反调,师父的法已经讲的这么明了,还会有这种人这种事的出现,只能说明对法的不严肃,对师父巨大付出延长来的时间不珍惜,把修炼当儿戏。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把明慧网历年发表的有关正法修炼的交流文章打包下载,集中起来看,特别能增加正念。我在有关过不去、迷茫消沉等状况下,学法也看不進去。总是带着想要解决问题的有求之心,学法效果也不好。有时候就想着先干点别的,这样就离法越来越远。但是,看交流文章是能看進去的,效果特别好。几次,在我迷茫时让我又找到了路。很多时候,困惑不知该怎么做时,我发现都是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观念有冲突的地方。当我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站在自己所能认识到的层次看问题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集中的看正法修炼的交流文章,对认清正法修炼特别有帮助。尤其适合独自修炼的、新学员和长期困惑的修炼人。平时看每日交流文章,如果有正念特别强的,我就单拷下来保存在电子书里。等到自己有时间状态又不好时,就翻出来集中看。一点认识,与同修分享。
    ——《帮自己》

◇这种奸猾心保护自我的心在修炼的人群中也经常表现出来,比如说,当我看到听到同修哪方面不在法上时,不是及时的善意的与同修沟通,把自己真实的想法、看法表述出来、与同修探讨、切磋,找出问题根源,使有问题的同修有个清醒的认识,因为有的事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差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可自己大多时候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呢?不表态、不直说,绕着弯说,有时把同修说糊涂了,不知道我说的是啥意思。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呢?保护自己,怕得罪同修。其实这种奸猾心就是一种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私心,是修炼中的执着和障碍,是必须去除的。找到它,一定要清除它,这种心再反映出来时我就抑制它,不让它起作用。再与人交往时,我不再揣摩对方的意思,无论对方用意如何,我都以诚相待,这样杂念少了,心也透亮了,身体也轻松了。
    ——《修去奸猾心》

◇那几天,我真的觉得自己再也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了。学法不入心、发正念走神、晨炼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长时间的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正在此时,慈悲的师父再次点化我:我已坠入井底,但师父没有放弃弟子,将一根很粗的绳子,从井口直落井底,只要我紧紧的抓住绳子就能上去;如果我趴在地上不动,绳子每分钟会自动往上收起,那时我就真的毁了。我泪流满面,真切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荡”的一层意义,跪在师父法像前放声痛哭,求师父加持弟子尽快走出魔难。师父在《洪吟》〈无存〉中说:“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的体会是,修炼人自我放纵和一味自责同样可怕,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放下包袱,放下自我,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难。自此,我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和频率,不间断的清除自己思想业力和自身空间场中情色欲等败物;同时,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不允许外来灵体干扰我。虽然过程中时有反复,但我不为假相所动,就是持之以恒的发正念。历时数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出了情魔的困扰。
    ——《信师信法,破除情魔困扰》

◇有一次我带着A4的不干胶出去贴。看到本地一个大商场的大玻璃门挺干净,我就端端正正的贴上了一张。贴的时候我没发现有人,刚贴上商场的领班(我们经常在这里买东西,知道她的服装是领班的服装)过来了。她大声问:你贴的啥?我说:法轮大法!她生气地伸手就去撕,我把她的手按在玻璃门上,镇静的看着她说:我刚贴上,别人还没看呢!你不能撕!说完就把她的手从不干胶上拿下来攥着,她气呼呼的把我的手甩掉,转身走了。我以为她要去打电话报警,我就跟着她走,结果她是走卫生间去了。此后,我每次到这个商场买东西,進门时,我都要看看这张不干胶,贴在那儿两、三个月后才不见了。
    ——《新学员:一朝得大法 救人不懈怠》

◇看到《九评共产党》中谈到的暴力,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是个善良温和的人,与暴力毫不相干。可是,深究内心,严重的负面思维也是一种暴力,遇事总是朝坏的方面想。暴力的目地是制造恐怖,让人屈从,我与人交流时,不是正面沟通,而是总强调不好的后果,绕着弯子让别人接受,这也是一种软暴力,也不符合“真”和“善”。意识到这些后,我在工作交流时,一改过去的做法,对工作要求、進度和结果作正面的沟通,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原来是为了提高》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