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1.19)

发表日期: 2020年11月19日
节目长度:19分2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231 KB

18,21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新冠病毒死亡率:红州仅为蓝州的一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7/新冠病毒死亡率-红州仅为蓝州的一半-41516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我们把今年美国大选的数据和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数据,放在一起分析,会发现红州的死亡率仅仅是蓝州的一半。也就是,在被认为是川普获胜的25个红州里,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比率远远低于拜登获胜的蓝州,仅仅是蓝州死亡率的一半。

从统计数据上看到,从2020年1月22日到11月11日,也就是从武汉封城到11月11日,美国20个蓝州的平均死亡率是2.97%;25个红州的平均死亡率是1.47%,连蓝州的一半还不到。再来看从2020年5月1日到11月11日的美国大选期间,蓝州的平均死亡率是4.9%,红州的是3.34%。红州仍然是比蓝州的死亡率低很多。

也许有人有这样的疑问,会不会是因为某一个蓝州的死亡率很高,把平均数拉高了呢?或者某一个红州的死亡率很低,把平均数拉低了?好,那我们排除掉死亡率最高的州和死亡率最低的州,然后把剩下的州算一个平均值,结果,得出的结论还是一样的。这充分说明了红州新冠病毒的死亡率低于蓝州,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那么有人也许又想到了,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多数是老人和有并发症的患者,也就是不同的人口结构会导致不同的死亡率。那会不会有的蓝州是因为老人多,而导致的死亡率高呢?我们拿两个州来看一看。爱荷华州(IA)是红州,新泽西州(NJ)是蓝州,他们两个州的65岁以上的老年人比例很接近,分别是 17.4% 和 16.5%。但是红州爱荷华州的死亡率仅仅是 1.1%,而蓝州新泽西州的死亡率是 6.3%,几乎是红州的六倍。所以,得出的结论还是一样的,红州的死亡率远远低于蓝州。所以人口构成的这个因素,我们也可以排除掉。

那么新冠病毒的杀伤力为什么在红州和蓝州之间出现了这种差别呢?难道病毒能识别政治倾向吗?

当然不是,新冠病毒没有政治倾向,但是新冠病毒却对正邪、善恶有相当的识别力。

红色和蓝色本身代表的是政治倾向,可是这次美国大选却超越了政治能涵盖的范围。最近,明慧网发表了一篇编辑部文章,题目是《原则和基点一定要明白和清醒》。文章中明确的点出,“这次美国大选是正邪大战,是神魔之争。川普是神选之人,要回归传统,要解体中共;而另一方是要破坏传统,要在美国甚至全球搞中共的社会主义那一套。”这也许能解释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和这次美国大选之间的关联性:通过数据分析,可以看到不是红州、蓝州本身导致的不同结果,而是因为各州的人在善恶之间的选择不同,而导致的不同结果,所以你人住在哪一个州,是红州还是蓝州,这并不重要,你在善恶之间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美国大选前就已经有染疫死亡的了,所以我们探讨的并不是大选和瘟疫的直接关系,而是通过这个现象看到事情背后的本质,这样的本质已经呈现在数据当中了。通过数据分析看到了这个清晰的现象,结合内心中所秉持的善良正义,我们也许能得到一些防疫的启示。选择善、选择做对的事情,那么在人明辨正邪的前提下,瘟疫是奈何不了人的。

通过数据分析,冥冥中似乎也揭开了川普总统有效抗疫的秘方。

我们都知道,美国大选十月惊奇一开始,就是今年74歲的川普总统染疫三天后神奇恢复;川普的竞选活动大多数都是人山人海的,人们会互相接触;白宫每天的疫情发布也都是现场会议而不是视频会议。

那么川普的抗疫秘方是什么呢?是不是他主导的拒绝社会主义和消灭共产党的这一系列正义行动呢?如果是这样,那么支持川普的红州中,选择正义的人多、染疫死亡率底,也就顺理成章了。

事实上,明慧网早在4月13日就发表了特稿文章,题目是《瘟疫有眼 退党脱险》,这篇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在世界扩散的路径,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和城市一路攀延。

如果我们放眼全球,可以发现疫情严重的国家确实都有亲共的特点。例如,首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的欧洲国家意大利,在疫情中也成为欧洲首个瘟疫大爆发的国家;西班牙首相支持“一带一路”并采用华为作为西班牙的5G核心供应商,以至于西班牙疫情也尤为严重;美国政商界长期被中共渗透,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养肥了中共,导致美国受疫情重创,最亲共的纽约州疫情也最为严重;印度国内共产主义猖獗,共产党员人数将近200万,多届印度政府长期与中共利益往来密切,前几年还参与了中共的特洛伊木马“亚投行”,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印度也陷入了中共病毒的泥沼……

鲜明的对比是,反共的台湾虽靠近大陆并且往来密切,但台湾的疫情却很轻,在一直没有禁足、不喊停经济的情况下,至今累计死亡人数不超过10个,成为全球抗疫的典范。(节选)


2. 加拿大保守党促政府对中共采取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8/加拿大保守党促政府对中共采取行动-415267.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11月17日,加拿大保守党领袖欧林·奥图尔(Erin O’Toole)先生在国会提出了动议,呼吁政府对中共采取行动。这项动议指出,中共正在威胁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和价值观,呼吁政府在国会接受这个动议后的30天内,针对华为是否能够参与加拿大5G网络做出决定;并且制定计划打击中共在加拿大境内的非法运作。

这个动议提出:鉴于(1)中共国正在威胁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和我们的价值观,包括加拿大境内的华裔加拿大人;(2)加拿大必须具备强有力和基于原则性的外交政策,并且和盟国一起采取行动。

同时,这个动议通过国会呼吁政府,在国会接受动议后的30天内,(1)针对华为是否能够参与加拿大5G网络做出决定;(2)制定一项强有力的计划,正如澳大利亚已经所做的那样,打击中共当局在加拿大境内不断加剧的运作,以及对居住在加拿大的加拿大华人的日益增加的恐吓。

美国一直在向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五眼情报共享网络盟国施加压力,要求禁止华为5G设备,因为美国认为,华为帮助中共当局从事间谍活动。

奥图尔说:“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首先,我们呼吁自由党政府要让自己的脊梁骨硬起来,在这项动议接受后30天内,针对华为能否参与加拿大5G网络做出决定。”他还说,在加中贸易中,中共进行知识产权盗窃、造假和数字盗版等,“这些都是事实”。

对于华裔加拿大人受到中共代理人威胁的问题,奥图尔说:“当一个独裁政权的影响如此之大的时候,如何在加拿大领土上保护加拿大公民,就成了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奥图尔表示,他希望在国会针对这件事情进行辩论,并且希望有一种新的策略来应对加拿大和中共的关系。

对于中共当局在加拿大境内对华裔加拿大人施加威胁的行为,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在当天国会回应时表示,不能容忍任何外国政府的这类行为,并且表示不排除对肇事者提出刑事指控的可能。

据Global News报导,商鹏飞说:“这是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极为关注的事情。在加拿大,任何关于骚扰和恐吓个人的报告都是令人不安的,都不会被容忍。”他敦促曾遭受过任何恐吓或威胁的加拿大人向警方举报。他说,加拿大骑警将继续调查相关个案,并且会根据《刑法》提出指控。“公共安全部长将很快提出更多措施,从而保护加拿大人的安全。”

他还说,政府意识到,需要有“新的方法”和中共当局打交道,并且需要依赖和盟国的合作,在国际社会倡导尊重人权国际法。

2018年12月初到现在,中共当局已经监禁了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先生(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先生(Michael Spavor)将近两年。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是中共的报复行为。因为加拿大依照加美引渡条约,逮捕了被美国指控刑事欺诈等罪的华为高管孟晚舟。


3. 密西根民众:感谢川普向共产党说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7/密西根民众-感谢川普向共产党说不-41523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十一月十四日,全美五十州的民众在他们各自所在的州首府同步举行百万人挺川大游行,支持川普总统,抗议大选舞弊,呼吁选举诚信。作为此次大选最有争议的几个“摇摆州”之一的密西根州,数千名来自各县市的民众聚集在州府兰辛市(Lansing),表达对川普总统的支持。

这次总统大选争议不断,密西根州有多个县出现计票问题,许多选票本来是投给川普的,但是因为软件舞弊,把选票都算给了拜登;还有其它欺诈现象发生,令人费解。因此,每到周末,人们都会聚集在州议会大厦(Michigan State Capitol)前和平抗议,呼吁还原真相。

很多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声音可以被听到,我们不会沉默着让邪恶逃脱”。还有民众对所谓“主流媒体”表达了失望,谴责他们的不真实报道是在“分裂破坏这个国家”。

埃里克·科恩克特(Eric Koernke)夫妇接受了采访,在谈到川普总统对中共的政策时,他们表示:“中国的共产主义试图将他们的意识强加和渗透到每个国家,那只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糟。我们认为川普总统针对中共的政策非常出色!”同时他们还说“我们不相信共产党,不相信任何国家的共产党,而川普总统愿意为我们而战,向共产主义说不,非常好!”

德韦恩·迪梅特夫妇(Dwayne Dimet)也表示:“多年来,中共一直在窃取我们的技术,把制造业转移出美国,我们为中共提供了太多,是应该停止并且要回来的时候了。川普总统做了很多事情,解决了很多这样的问题,我们认为他是美国历史上效率最高的总统!”

来自南美哥伦比亚的建筑师,也是马科姆县(Macomb)的社区领袖佳之敏·迩来(Jazmine Early)说:“我爱我的县,看到这个国家的自由和美好将要在共产党的手中消失,为避免这种结局,所以我来到这里。川普总统远离共产主义的政策是一项壮举,我非常支持。我身边就有来自共产主义国家的朋友,都逃离了那里来到美国。”

牧师菲利普·史密斯先生(Philip Smith)说:“就中国的共产党而言,他们是腐败的,我们知道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利用美国人,大量的金钱交易使中共能够在美国问题中发挥影响力。事实上,中共做了很多坏事,邪恶的事情,奴役和迫害人民,甚至都不再掩饰自己的罪行。”他接着说,“所以我认为川普总统对共产党的否定立场,这对美国的贡献是巨大的。所有的事情,关税,贸易协议等等,这让美国人民变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我很高兴这些都和川普总统联系在一起!”

莱拉·汉弗莱(Laila Humphrey)告诉记者:“我来到这里,希望我们保守传统的民众齐心协力,制止激进左派的腐败,他们欺骗的太多了。我们不需要共产主义和任何与其相关的东西。而且川普总统就在制止共产主义,排干沼泽,他一直都做得很好。这就是为什么让极左派人恼火的原因。”

苏珊·鲁尼恩女士(Susan Runyon)说:“对于那些主流媒体我真的太失望了,他们只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我们知道的事情,其它的一概不提。”同行的普雷斯顿·鲁尼恩先生(Preston Runyon)说:“是的。我的感觉差不多。这些主流媒体就像叛逆分子,向公众散布危险的东西,这只会引起摩擦,紧张,分裂了整个国家。”

纽约皇后区极左派国会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称为民主党“四人帮”之一,她在几天前启动了一个名为“追责川普”(trump accountability)的项目,就是所谓的“川普奉承者黑名单”(Trump sycophants),声称要把那些“选举、服务、资助、支持和代表”川普总统的人的资料进行归档,等待日后算账。

在接受采访中,人们纷纷谴责AOC的行径, 并且谈到AOC弄黑名单就是搞共产主义的那一套,把迫害和非法监督民众的共产主义行为带到了美国,这是一种耻辱,应该尽早结束这些。

埃里克·科恩克先生(Eric Koernke)说:“我们不害怕这个,那些激进左派想用这个来找到我们。他们总是在指责别人,是时候应该结束这个了。”

普雷斯顿·鲁尼恩先生(Preston Runyon)说:“那些左派鼓吹团结,然后列出黑名单,让人们都沉默,而这些只能让这个国家更加分裂。让人很寒心。我们有权利选择我们的信仰,并且表达自己的感受。但是这个AOC提倡的是共产主义的东西,比如来自中国的共产党。”

越来越多的华人也关心这次大选了。集会上,记者遇见了三位华人女士沈晓玲(音译),坎贝尔·秋香和赵静,她们是早年从中国移民来美的。她们驱车约一个半小时赶到密西根州首府兰辛,支持川普总统,选择“站在正义的一方”。沈晓玲认为川普是站在神的一边,她说:“现在的局面让我们非常难过,我们想表达我们的立场,我们不能站在邪恶的一边。”

坎贝尔·秋香支持川普,她表示,“川普总统正统和勤奋,他在保护美国的传统价值”。同时她很赞赏川普总统维护法律和秩序。

赵静则欣赏川普总统的对华政策。她说:“你不能把中共养肥,你把中共养肥,你就成为了中共砧板上的肉。”她认为川普总统控制芯片出口、阻止高科技向中共的输出才是真正在保护美国。

一位华人在大选前收到拜登团队发来的拉票短信后,认真回复道:“我不会选拜登,我来美国就是要逃离社会主义。”然后他还对拜登团队发信的人回复到:“你也许还年轻,不知道共产主义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灾难。请不要在拜登的竞选团队里奉献了。”

当天,密西根州还有不少华人自发驱车前往华盛顿DC,参加那里的支持川普总统的大型集会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