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94 期 2/2

发表日期: 2021年2月1日
节目长度:72分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9,391 KB

67,52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1年1月28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94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孩子的抑郁症就这样好了
顽固的村书记终于得救了
浅悟病业
“二法门”的危害
修炼交流摘录


孩子的抑郁症就这样好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孩子的抑郁症就这样好了-41698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孩子的抑郁症就这样好了》,作者辽宁大法弟子 迎春,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

如今的我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走过了二十二个年头,现将自己近期去掉顽固执著心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执著自我,摔了跟头

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多证实法的项目一学就会,虽然也知道这些技能都是师父给的,但还是觉的自己挺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产生了自我膨胀心理,

随着越来越多的同修来找我帮助做一些事情,我越来越忙,觉的这样轰轰烈烈的做事,过的很充实,觉的被别人需要、受人尊重这种感觉很好。所以,做证实法的项目就大包大揽,而不是教会同修以后让他们自己做,严重干扰了别人走出自己的路。

深挖下去,在帮助别人的背后,其实是为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求名的心、虚荣心。我不求常人中的名誉、地位,却追求在大法弟子做的项目中获得的这种感觉。这么强的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招致迫害,被冤判三年,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

二、不向内找,环境紧张

我没遭到迫害之前,平时总是乐呵呵的,也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修炼,以前有过多种疾病的身体,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工作兢兢业业,儿子聪明懂事,学习好,亲人同事们也都认同大法好。在黑窝里,连包夹也说,我总是笑容可掬的。

我冤狱期满回家后,一切和原来都不一样了,因为我这三年冤狱,客观上给家人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儿子三岁时,他爸爸有了外遇,主动与我离婚,我就一直自己带着他。他从小沐浴在大法中,自己也很精進,学习也不错,没有象多数家庭的孩子为了学习付出那么多的时间、精力、财力,我的工作也很好,经济条件不错,我们生活的很幸福。

但因我这一次被邪党迫害,首先孩子不能回家了,只能寄宿在爷爷家或姥姥家,而且长辈们怕孩子再出事,都看着他,不让他再学大法了。孩子面临的修炼环境变的极其恶劣,生活学习秩序也全都打乱了。

家人也被迫面临同样的问题,孩子的一切学习、生活起居等事情全部加到他们头上,中学生各种杂事非常多,接送、洗衣、做饭、晚自习还需家长定期值班等等,忙得不可开交。而且还定期来看望在黑窝的我,给我存钱,但他们什么也不说,不给我施加什么压力,可是心里难免也会有怨气。

所以我回到家后,原来支持我的家人都劝我最好别学大法了,别再接触同修了,也别再让孩子学,别把孩子给影响了。面对家人的一片反对声音,我逐渐的笑不出来了,修炼环境变的紧张。

而且他们经常说起这三年来大家为我、为孩子操了多少心等等,我感到压力很大,感觉欠家人的债是还不清了,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家人确确实实帮助我辛辛苦苦带了三年孩子,付出是巨大的。这无疑冲击了我那颗高高在上,不愿欠别人的傲慢心,不愿意承认自己没修好客观上给他们带来了伤害,也就是不愿认错。当然不是说修大法错了,是说不管怎么样因为我的被迫害给家人和孩子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我就应该表示真诚的歉意。但我就是不愿表示歉意,因为我认为我不是因为别的事给他们添的麻烦,是因为中共的迫害导致的,错不在我,错在中共邪党,把自己应该修去的执著心用大法挡住了,该去的执著心被保护起来了。

而且我从黑窝回家后,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得及好好调整一下修炼状态,第二天母亲即住院做手术,我去陪护。而母亲出院后,仅隔了两天,熟人又给我介绍了一个新工作,因该单位急需用人,所以马上又去新单位上班了(我因为被冤判,原单位与我解除合同了)。毕竟三年没有系统学法了,遇事,基本想不起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的执著,所以眼睛下面经常是青的,脾气也变的不好了,没有耐心了,完全没有一点修炼人的风貌。

表现上就是:一说就炸,听不進去一点批评。对父母说话语气也不十分尊敬,因为母亲好唠叨我;父亲呢,耳朵有点背,得反复说几遍,还总打岔,就十分不愿意重复,很不耐烦。

在单位,也是内心争强好胜;同事出错了,不是真心同情,而是抱着一种瞧不起的态度,觉的要是我做肯定比他强;儿子同修有一些不足,我看不上,就在家人面前唠叨这些事,里外不分,破坏儿子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其实根本上还是显示自己比别人强等等,许多许多的执著心都很强,没有慈善之心、慈悲的状态。

三、魔难来临,儿子抑郁

我和儿子每周学法效果也不太好,两个人学一学就讨论事情去了,学法受到干扰,学法效果也不太好。直到儿子在大学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因他在本地念大学,每周五回家后,我发现他越来越不愿回学校,经常星期一早上回去,其实他应该周日晚上回去。再后来,就出现了常人认为的抑郁症状态,说话声音十分微小,很费力也基本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总让关灯、关窗,拉上窗帘,不出屋,不下楼。后来只好去学校办了休学手续,在家呆着。老师们也都说,一旦休学,很少有能继续回来上学的,基本就告别学习生涯了。听了之后,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

用常人的理来看,抑郁症通常都是有自己想不开的事、有心结造成的。儿子自己确实有很多心结,比如:儿子爸爸家的人害怕儿子学大法出什么事,他用来听法的好几百元一个的苹果IPOD(MP3),他们看见给扔了好几个。儿子因为这事很怨恨他们,不愿意原谅他们;还有家里人经常背着他翻他的东西;初中同学无缘无故说他是同性恋;和大学同学也有矛盾等等,每当想起这些事,他就很生气,发展到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上课都上不了,坐不住,学习学不進去,看书上的字好像都在嘲笑他,学法也学不進去。那时儿子明确表示不想再读书了,想退学。

后来发展成更加严重的状态,他主意识完全处于不精神的状态,被另外空间的生命控制着,变的十分狂躁,整天打游戏,半夜打开窗户,向楼下大声喊,嗓子都喊哑了。胡言乱语,见到男性就挑衅,准备打架。

我心里很急,在他清醒的时候,老是用大法法理开导他,希望他想通,打开心结,并全力帮他发正念,能做的都做了,但收效甚微,很是苦恼困惑。我感到问题严重,我急需改变这种不正确的状态,但不知从哪改变。慈悲的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问题就出在我这,根源在我这。而我老是向外去找,帮儿子找,觉的自己修的没问题,没去找自己,不去提高自己心性,实际我只要归正了,孩子也就好了,是自己的不正确状态通过孩子表现出来让我看的。

那么,这段时间我面临的处境又是什么样的呢?儿子的状态家人很心疼,毕竟他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如果这样下去,一生就毁掉了,出于心疼孩子,把原因都归结到我头上,整天说我,唠叨我。说因为我出事才造成孩子这样,而且他自己从小也学大法,在学校难免受到了不理解的人歧视,承受的社会舆论的压力也很大。孩子的压抑积累到一定程度,当时没表现出来,现在爆发了。说孩子可怜,爸爸当然是不好了,从小离开他,可是又没有一个好妈,这一片片指责的声音象一把把利剑刺向我。

从我回家后,几十次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总是梦见自己在监狱里到期了,还没有被释放出来;有时梦见出监日期过了一个多月还没释放我。其实是我的心还没有从被迫害的后续影响中走出来。

面临的这些需要我继续提高自己的心性,好好找找自己哪里有漏。唉,自己没有修好,到处都是漏。但种种执著中,我知道一定有一个最主要,也是隐蔽最深的执著起着主导作用。但当时我还没找到。其实我这个根本执著就是怨恨心。它保护着固守着自己本质上的利益不受伤害,一旦自己受到伤害就会反击,形成怨恨,而怨恨这个物质强烈的伤害着自己,也伤害着别人。我对指责我的家人有强烈的怨恨,对儿子也有怨恨,认为他破坏了大法的形像,给我带来了无尽的麻烦,使得我被指责,大法被诋毁。

而且我还强烈的怨恨邪党的迫害、我的出事,如果没出事,一切该多好,就像常人恨老天对自己不公一样,我恨迫害我的旧势力。总之,谁干扰我了,谁指责我了,我就会恨谁。之前微信卸载也是,大家都当众指责我批评我不用微信,让我很丢面子。一天我对儿子说:我恨透了微信这东西,因为它,我挨了多少说啊。可见,我潜藏的怨恨心多么强烈,但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它已经形成自然了。

四、向内找因,柳暗花明

师父看我实在不悟,不知从哪找起,就给我安排一个下午的空闲时间,借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嘴点化我哪方面存在严重问题。慢慢的我由一开始的不承认自己有问题,到逐渐接受这个现实,一点一点归正,找到上述那些执著心,慢慢找到了久违的修炼如初的感觉。

首先对指责我的家人和朋友释怀了。儿子这件事看起来不是好事,可是产生了一个提高我心性的机会,他们指责我,使我的怨恨心浮出水面,让我看到它,去掉它,去掉我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是消去业力提高心性的大好机会,我怎么还怨恨他们呢?而且这不也是由于我自己以前没有做好造成的吗?以前谁说我不好我恨谁,甚至不愿再见到他们。尤其是当别人因我的表现而表达对大法不满时,我更是一说就炸,有大法做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不向内找,还怨家人朋友不尊敬大法。

我又认识到,由于我后天养成的傲慢,使我不愿对他们感恩,总拿大法作为借口挡住了。认为三年冤狱错不在我,求助他们是不得已。可是家人确实是为孩子三年的成长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孩子没有耽误一顿饭,一次家长会,考上了重点高中,考上了一本大学。我认为那都是师父的安排,是师父的帮助。但是毕竟是常人帮助实现的,所以我下决心改变自己,去掉架子,站在家人角度上从新看待这件事,去掉这个不肯认错,高高在上的傲慢之心,当我生出对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恩之后,家人逐渐不再指责我了。

我的朋友又提醒我应该向孩子道歉,承认由于这件事给孩子带来的诸多麻烦,我应该负百分之百的责任,以前我总是认为这是有因果的,儿子摊上这件事,也是他命中的难,这个魔难对他来说是个磨砺,也是成就他的。老是用修炼的理去要求他,没有设身处地考虑当时一个十四岁刚上初中二年级的孩子,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给他身心造成的伤害,而且给他的修炼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所有人都看着他,不让他接触到大法。但他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凭着从四岁就修炼打下的基础,每天坚持凭记忆背诵《洪吟》,有机会去姥爷家的时候,就挤时间看《转法轮》,自己说那是充电。在师父的保护下,儿子走过了那段不寻常的岁月。后来,儿子学习成绩由短暂的下滑又恢复如初,老师给他颁发了“最佳進步奖”的喜报,最后考上了重点高中。上高中后,他到监狱看望我的时候,叫我不要写“转化”材料提前回家,说他挺好的,我在不在家对他没有影响,不用提前回来。

对这样的孩子,我不应该感谢他吗?我不应该对给他造成的伤害道歉吗?我以前总是想,事情已造成了,还要我怎么样?道了歉,那事情不还是已经发生了吗?我毕竟还是他的妈妈,而且也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用道歉吗?我也曾向儿子道过歉,但那是形式上的,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的。实际上,还是放不下架子。

当我发自内心给儿子写了一封信诚恳道歉后,儿子的状态好了很多,但还是没有完全好。

后来我的另一位好友打电话说,你看你有没有对执政党的怨恨?我明白了,啊,我还没有找到怨恨这个执著心。联想到儿子每次“发病”的时候,都会大声咳嗽一声,那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可以传出很远,声音明显不是他的,是另外生物控制他发出来的,那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是个“恨”字。

当怨恨心找到后,我感觉这次找到了根本原因了。面前紧闭的一扇门打开了,豁然开朗。我想,我为什么会怨恨呢?主要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师尊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回想以前那些年,我真的是一步也没有真正提高,都是浮于表面在修,没有扎扎实实的修炼。现在我每次发正念清理自己的时候,都注重清理怨恨心,感觉它淡了很多。修炼中,每次当怨恨心出来时,我都能及时发现它,去除它。时时念着师父在《洪吟四》中说的“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随着我归正,笑容又从新回到我脸上了。虽然没达到最好状态,但已经有明显的進步了。

讲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知道了,孩子的抑郁症现在完全好了,就这样,在我归正自己后,儿子不知不觉的好了。家人和朋友们现在再提起这件事,都觉的不可思议,觉的象一场梦一样,(儿子)突然发病,又突然好了,不留一点痕迹,完全看不出他曾经得过抑郁症。

至此,大家为孩子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都很开心。现在孩子又能够无忧无虑的上课了,学习他喜欢的专业课,在期末考试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而且又能学法了,有时也帮助我做一些大法的事,一切都和谐了。

正如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所说的:“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很多人过去搞气功热的时候,也懂自身的场能影响到外面,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是因为你自己不对劲儿,和这个宇宙特性拧个劲儿,就发现周围的一切跟你都不协调了,就是这么个关系。你自己把它协调过来,一切都顺了,就是这样。”


顽固的村书记终于得救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5/顽固的村书记终于得救了-41887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顽固的村书记终于得救了》,作者黑龙江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我村的村书记S就紧跟邪党,迫害我村的大法弟子。从看守所回到家中。我们大法弟子想救他,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他却始终变化不大。

二零零零年,我从非法关押我的看守所回到家。我家是开诊所的。有一次来了两个看病的患者,S就去镇里报告了镇长,说我家又有法轮功(学员)来“搞串联”来了,正好被去镇里办事的本村的同修听见了。真巧,那时,我刚刚给镇书记讲了大法真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村中我直接就去找村书记S。

S一看我去了,脸马上就红了。我说:“我今天去镇政府了。镇书记告诉我说,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说我家昨天有法轮功‘搞串联’来了。什么法轮功串联来了?那两人是来看病的病人。你知道是谁去给镇书记说的吗?”他马上反问我:“那是谁说的呢?”我看他不敢承认,就没有戳穿他,也没怨他,只是告诉他:“以后你要知道是谁说的,你就告诉他真实情况,劝他别做这种坏事,傻事。炼法轮功的都是啥样的人,这些年来咱村里人人都知道。你要保护好人才行。”他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还有一次,S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他看见大法弟子正在给别人播放真相光盘,就去派出所报告。派出所的人去了,问大法弟子:“你家在看啥?别给谁都看。”同修明白了,这一定是村书记S干的。同修就去找S,又给他讲真相。

S表面上不说什么了,可背地里还是不断的干坏事,看到大法弟子挂的真相条幅他就扯下来;发现电线杆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粘贴他就刮、撕,还举报大法弟子;看到几位老年同修发真相资料,他就抢,翻同修的兜子;甚至领着派出所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家绑架大法弟子,等等坏事都干。有的同修和我说:“你不要对他抱什么希望了,他救不了了,也不配被救度了。”也有的同修说:“你给他讲真相,他表面不说啥。可他内心咋想的你知道吗?他不是还在不断的干坏事吗?”

我理解同修的心情和想法。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应该按照师父要求的做,不能恨他,还要给他得救的希望。同修说的多了,特别是我自己的家被镇“六一零”人员和派出所警察抄家后,把我進药和生活用的几万元周转金都抢走了,丈夫再次被绑架到劳教所,对我家的每一次迫害,也都有村书记S的参与。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对他真的感到很失望,也觉的他可能就是那种救不了的人了。

有一天,S来我家,進门就说:“近几天县里C书记要来各家检查,看看还都炼不炼法轮功了。你通知他们,得把你们师父的法像摘下来,不然到时候就都收走了。”我一听你这不是在配合着恶党干坏事吗?你要是不配合,县书记能找到同修家吗?他怎么知道哪个同修家挂着大法师父法像呢?

可又想,我得把握好心态,不能怨他,还是要救度他,继续给他讲真相,我就说:“大法师父的法像是不能随便摘下去的。咱屯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就说我吧,以前我的脾气不好,满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了。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在我自己家敬奉师父,别人谁有权利干涉?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他一听,就高声的说:“你说不拿,那人家来了看到怎么办?”我说:“那没关系,我早想见见他们。县里把守那么严,想见还见不到呢!正好给他们讲讲。”他听我这么一说,马上改口说:“来啥来,我都给挡回去了。”

他走了,我回想和他的对话,觉的这不就是他在整事吗?难怪同修说他不配被救了。就在我想放弃救他的时候,做了个梦:发大水了,我从屋里跑出来一看,一片汪洋,只有村书记S在水里拼命游呢,我就叫他快点出来吧,刚要去拉他,就醒了。

是慈悲的师父让我别放弃他。

在学法时,看到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除了几个邪恶转生来的首恶之外,不把人当魔,人是被它绑架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点悟,我就向内找:我还有保护自己的为私为我的心,所以才会对村书记S形成了观念。

师父在《洪吟》〈新生〉中说:“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既然师父说了所有世人除了几个首恶和作恶多端不肯改悔的人,世上的生命都是等着被救度的生命。救人不能掺進个人的情感和观念,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给人机会,能不能得救那是各人的选择。从那以后,我都会找机会给S讲真相。

我父母都八十多岁了,就因为我家修炼法轮功,村干部不给他俩办低保。我父亲就怨恨村书记S。我劝父亲:“咱们是修炼人,要慈悲对待众生才对。再说也不一定都是他的问题,等我有时间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决定的。”有一次,我先给他讲真相,当说到我父母办低保的问题时,他说:“这不是我的问题,得去找县里的民政局。”我说:“好,过段时间我去找。”

我说去一直没去,又拖了一段时间。

就在这段时间里,S为我父母的事去找了民政局。回来他给说了这个过程:他对民政局的人说:“这老M家人还没办低保呢。”对方说:“他家炼法轮功,怎么办哪?”他说:“那你有规定吗?你拿不出规定,你说我这当书记的怎么给人家解释呢?我就只能告诉人家是民政局不给办。如果明天他家姑娘就把老太太送民政局来,往这一放,你们还想办公啊?”民政局的人一听,就说:“那你就给办吧!”

因为在此期间我父亲去世了,S就主动给我母亲和我丈夫办理了低保。

当我把他的变化告诉同修后,有的同修提醒我,还是要谨慎对待,说他这是为了拉人情。

二零一九年五月,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拒绝签证了。明慧网还更新了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恶人榜”上的恶人已超过十万人。

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已经离开农村進城了。但我想我还得给S讲真相,救他,就打电话与他联系,说有好事要告诉他。当想给他看真相光盘时,却有一种无名的压力,似乎有声音在告诉我:“他会举报你!”我就坐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这些想法就没了。

见到S,我给他看了视频。又告诉他:“我今天完全是为了你好,这是世界形势的变化,中共灭亡是天意,谁也阻挡不了。”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告诉他:“这是大法师父慈悲你,点化我,让我救你。尽管很多坏事你是被迫干的,但是你直接参与了迫害,你就是犯罪了,你就要弥补。怎么弥补?首先要写个声明,真心退出邪党的组织;第二,告诉你的家人、亲友三退保平安;第三,你把所知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人的姓名、手机号告诉我,我们打电话救他们。”

二零一九年,市里公安警察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S说他来市里办事,要来我家,我没让他来。我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去见你吧。”虽然答应见他,但我犹豫:“这个时候他来干啥呢?去不去见他呢?”最后决定去见面。我就和同修说了去给村书记讲真相的事,让她帮我发正念。同修提醒我:“这个时期他找你,你一定要谨慎。”

见面后,我给S讲了更多真相。最后他说,他这次進城是去车站送他的亲属回家。他又告诉我说,县里国保大队长为了推责任,前几天想让他把村里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炼法轮功的事,告诉这位学员打工那地方的派出所。说这样县里的国保就省事了。他说他没有同意,对县国保大队长说:“你这么整,他在那就待不下去了,他就要去别的地方。他换了地方,那你还能怎么办?我就给挡住了。”

我听了,马上肯定和鼓励他,我说:“你这样做就对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中旬,S来电话说他来市里办点事,要来我家看我妈妈。他来了,说:“大法太好了,稻田里的活谁都知道,我这个年龄的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吗?就在关键时候,我想起来你告诉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天天在心里念这九个字。结果我和那些年轻人一样,一直坚持下来了。”他说,他还对一起干活的人说:“我是屯里的书记,我们屯有炼法轮功的,对法轮功最了解,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我借着他的话题,又给他讲了疫情是淘汰邪党份子的,谁跟邪党走的近,谁就遭殃。他听后,发自内心的说:“共产党真的是要完蛋了。现在的疫情,共产党说的都是谎话。明明各地都有了,硬说‘清零了’。”

我每次给他讲真相,都忘了给他真相U盘。这一次我没忘,给了他真相U盘和真相护身符,又给他讲了写“郑重声明”和退党声明的必要,他说:“那你帮我写吧,我签字。我退出中共邪党。”

我帮他写好声明又去找他,让他自己念了两遍后他说:“行!行!”

当他工工整整的在两份声明上签完名字后,发自心底的对我说了一句:“真心感谢你!”我说:“你感谢大法师父吧!”


浅悟病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浅悟病业-41812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悟病业》,作者辽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

考虑了很长时间,想与同修交流对病业的一点想法。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

我就在想:师父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悟到大法弟子的修炼,从一开始,师父就给学员们的身体净化到奶白体状态上了。因为大法修炼,一上来,就是在很高层次上修炼。那么,就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了。也就是说,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但是会有病的状态在身体上表现出来,是因为人的生命在轮回中造了业,所以是要消业的。但,那不是病。

那么,没有病,为什么要说过病业关呢?一说过病业关,不就把人对病的习惯性思维带入病的状态表现当中了吗?那么不就造成了对病的状态表现而执着它了吗?然后就会为了不要这个状态而表面上努力精進,实质上为的是要尽快改善病在身体的表面状态。而不是在第一时间,第一念想的是:这是心性关,得真正的静下心来向内找一找了,是不是有长期不放的执着?是不是平时没有真正的实修心性造成的?是不是旧势力以大法弟子心性上有漏为借口钻空子加以干扰和迫害?是不是人的想法太多,正念被埋没?从而没能加强正念提高心性成为第一思维!

个人觉的,在大法弟子的头脑中,就应该远远抛弃对病的观念,就不应该有病这个字的概念,不是病就不提病这个字,因为它只是个表现而已,逐渐淡化它在人的大脑思维中的印象,或者说在你的生命里就没有这个字。

往往身体出现状况时,习惯性的思维是:哎呀!我是不是又得了什么病了!我不承认它,我是修大法的,我不会有病。表面上看,好象是正念,其实已经在担心病的状态表现了。因为人对病的认识是,它是难受的代名词。所以对病的观念肯定就是排斥的,因为不想难受嘛!

在身体出现严重的不正确状态后,才会有紧迫感,才会想起来要向内找。然后,找出了很多很多的执着心,然后很努力的多学法,多炼功,表面上很努力精進,为了去掉这些执着心。可是,因为他的心根本就静不下来,他的心里一直在想着他的病的状态在身体上的表现,也就很难在短期内会有明显的身体的状态变化。

因为还有一颗心他却没有察觉到或者没有意识到,就是他的第一思维是为了要让自己身体尽快的有所好转。说白了,他精進的目地不纯了,他不想承受这样的业力的表现。或者在潜在意识中有想舒服的想法。他想让这样的状态快一点过去。他很着急,所以表面上表现的是很精進的。但是,他不能真正的放下他对身体状态的表现,他的精進就是有为的了,是为了祛病,为了身体舒服,所以这样的状态会拖时间很长。

在同修们的竭力帮助下,慢慢的也许会有状态的改变。然后,可能也就又不再想他找出的那很多很多的执着心了。然后,也就又不那么精進了,因为他好受了嘛!可是心性却没有在这一次过关中真正的提高上来,他找出的那许多许多的执着心,也没有在这样的机会中,真正的修去。他只是承受了一点消业的痛苦。那么这关是真的就算过了吗?

具体的事是针对具体的人出现的。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才会出现去这个心的这样的事。因为执着心长期不去,不能时时向内找修心性,真正的提高心性,在法中升华,才放大了这个执着,积攒成了这样的关或难。

有的同修很怕出现病业假相或者怕过病业关。那么修炼的人在修炼的过程中出现的每一关或每一难,又有哪一关,哪一难不是为提高心性而出现的呢?既然都是为提高心性而出现,那不都是好事吗?那为什么还会怕过这样的关呢?其实不就是对病形成的观念而出现的怕在作怪吗?!怕难受嘛!难道修炼的人要拒绝提高心性的机会或因素吗?

有“癌症”状态的同修都好了!为什么好了呢?个人觉的,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他的“病”的状态表现,没有对“病”的执着,没有“病”的概念,没有想要改善“病”的状态的想法。说白了,他就是根本没有想他的“病”。他放下了对“病”的根本执着与观念。那么这个表面状态改变的当然就很快了!

我们修炼就要修心性,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一心想的是要救度众生,那是自己的历史使命。如果我们满脑子装的都是法,又怎么会有时间去想身体的状态表现呢?如果没有这么纯净的心态,没有很高的悟性,没有在大法法理中的认识上的提高,那个不正确的身体状态,又怎么可能会有好的变化呢?这不就是正念吗!

个人觉的,正念否定并清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很重要;不要陷在“病”的怪圈中,改变对“病”的观念的认识,心无杂念,纯净心态,真正的向内找,挖根找出并放下长期不放的或者没有意识到的执着,在法中添正念,这关肯定是能过得去!如果我们的主意识很强,又能在法上归正自己的思维,又有什么能挡住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呢?!

个人觉的思维越简单越好。简单的思维不一定是层次低的表现,对于心性的提高,我想反倒是最有效的。

层次有限,只希望能对同修们有所帮助。不在法上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二法门”的危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7/“二法门”的危害-41862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二法门”的危害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

有一天,我和同修去市场讲真相,我俩边走边聊时,我突然感觉脚踩到了一个坑,站不住了。然后,就象有人推了我一下,同修拽了我一把,也没拽住,我就摔了个跟头,摔的很重,裤子都摔坏了。我俩赶紧出了市场,同修说:“你刚才说错话了。”

之前的一次,同修买了一捆韭菜。我说:“韭菜是大荤。”然后说了韭菜的来历。她问我:“你从哪里看到的?”我说:“修炼之前在佛教的故事书中看到的。”同修说:“以后你别再说了,这是不二法门的问题。”我当时心想:“真是小题大做。”也没在意。

这回摔跟头了,同修又说:“就是这些其它法门的东西害你。你回去好好向内找找吧!”

我们分手后,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怎么摔这么大的跟头?是什么原因呢?”这时,大脑里出了一念:“是同修身上不好的东西把你弄摔的。因为你说她了,触动了那个不好的东西。你不用找了。”我还挺高兴,不用向内找了。可转念一想,这不对呀?这一念是谁打的?但是也没再往深想。

我到家后,姐姐说:“你的裤子怎么坏了?”我说:“摔了个跟头,磕的。”姐姐一看出血了,说:“磕的这么重。”我心想:“要不是师父保护我,还不知什么样呢!”姐姐也修炼,我就和姐姐说了这件事的经过。姐姐说:“你好好找找自己,别说同修了。”我一想,也是啊!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一正压百邪”。我悟到,如果我正,谁能动的了我?还是自己的问题。我也不敢出去讲真相了,就在家先学法,向内找吧。实在找不着了,我就求师父:“师父,我还差在哪里?”

一天,A同修给我打电话,说B同修突然离世。我大吃一惊,怎么会呢?因为B同修一直挺好的。这件事情让我陷入了深思。

我突然想起,二零零六年,B同修拿来一篇文章给我看,说是师父的“大弟子”写的,特别好,看了之后,提高很多。我没听说师父有什么“大弟子”,我问她:“在哪下载的文章?”她说:“是常人网站下的。”我说:“不看,不是明慧网的东西不看。有时间就学法。”当时她非常执著这篇文章,劝我几次,我都没看。我就知道不对,也说不出来错在哪里。也没阻止她,更没想这是不二法门的问题。

修炼太严肃了。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四年前,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时候,看了一本佛教的书,当时还觉的挺好。这时,我猛然惊醒,是师父在点悟我,让我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肃性。我要马上说出来,曝光它,我就和姐姐讲了。姐姐说:“你看了其它不好的东西,你还认为挺好,这不就加進去了,它不就干扰你了吗?!要是附体写的就更可怕了。师父讲的是宇宙的大法,什么能比得了?你快向师父承认错误。”

我们发正念,我们刚发完正念,我就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谢谢师父!

我们家修炼人比较多。我有一个姐姐,修炼前供过狐黄。修炼都快二十年了,由于对儿孙的执著,对亲情的执著,受到干扰。另外空间有声音告诉她:“你的世界都炸了,你多炼功。”她就相信了。你信了,它就能管了你,有长期不去的执著,它就来干扰你。最后姐姐也是突然离世,造成了损失。这些东西在混乱你的思想,但是如果我们多学法,站在法上,就能分清它。

我还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一九九八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为了工作不修炼了。二零一八年,哥哥得了面瘫,问我:“怎么办?”我说:“你来我这里吧!”我也想让他们从新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哥哥戴了一个佛挂件。我说:“你学大法了,不能戴它。我给送到庙里去。”哥哥不同意,要拿回去自己处理。我也没反对,忽略了这个问题。他们很快進入了修炼状态,学法、炼功。虽然多年不炼功,动作仍然熟练。哥哥冲灌每天多冲三遍,几天身体就恢复正常了,哥哥和嫂子都很高兴。说:“还是大法好。回去好好学大法。”

回去半年多,哥哥突然“车祸”离世。我们都去了哥哥家。听嫂子说哥哥不精進,玩手机。他们没有书,只有一个电子书。从我这里回去的时候,因为坐飞机,不敢带书。当时我说:“你们回去如果能碰到和你们讲真相的同修,可以跟他们请两本书。”

有一天,嫂子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真碰到俩个女同修讲真相,并答应帮请两本书。”约好了时间见面,结果同修没来。后来我给哥哥嫂子邮书,因为邪恶的干扰也没邮上。我想那只能我们去给送吧。可是还没等送去,哥哥就没了。

我父亲也修炼过,十几年前去世的。去世前,每到过年的时候,非要供老祖宗。因为我们当时法理也不清,就让他供了。后来我们交流父亲去世的问题,也知道是这个原因。这都是不二法门造成的危害。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C同修的孙子两周岁,大人带孩子出去了一趟,回来孩子就哭。C同修说:“是吓着了。”还有两个同修也跟着说:“吓着了,晚上给叫叫吧!”看着是小事,背后隐藏的却是不二法门的大事。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怎么能相信低灵的东西呢?给C同修指出的时候,她才认识到。C同修赶快向师父承认错误。

D同修说:“我儿子是研究周易的。算卦算的很准。”到处去说,还说自己看电视剧里的主人公怎么好,她提高了;看小说提高了。我们修炼人,应该在学法中提高啊!

其实这都是属于不二法门的问题。修炼是很严肃的,只要不在法上修,不在法上认识问题,就容易出现不二法门的问题。

我写这篇文章时,干扰很大。以上仅是个人认识,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溶在法中 走出迷惑》一文中写到:

很多自己觉得法中讲的一些事,怎么“没有实现”啊,这一定是大法弟子和众生的表现达不到造成的,而这一部份又必须由大法弟子和众生自己做才会被承认,这才是造成时间一拖再拖,很多应该出现而没达到的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每个大法弟子的表现,对法的认识成度,证实法的成度,做三件事的精進成度在很大成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世间表现出的过程,就成为了世间真实的历史,那就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走的情况造成的。不要“怨恨”了,不要“迷茫”了,遇到所有事情就是先向内找原因,一定能找到。静心学法,心不动,不受任何外界影响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世间的结果就是三件事做的成度的具体反映。世间出现的事情就像一面镜子映出大法弟子的修炼成度和众生能救多少的成度。责任在我们,不在众生、也不在师父。当然,整体正法的过程和结局等这些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师父该做的一定是尽善尽美的,师父的大法也有针对任何情况下应对到最好的无边威力,勿用任何的怀疑。去做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从每个大法弟子实际的表现做起。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神有更好的安排》一文中写到:

在美国大选的问题上,找到自己的根本问题后,不再被常人心影响,看问题也不再被假相迷惑,这时才看清了神对美国大选的安排。个人理解,美国大选后,疫情大扫荡只会更严重。在这一时期,美国总统将面临空前困境,包括人民死亡、经济不振;美国人民将饱尝左派统治的恶果,深刻体会到共产主义所能带来的残酷和灾难,之后仍能心怀信仰和道德的人民自然会更坚定明了的知道他们真正需要的领导者是谁。总之,目前在位的可能是旧势力所需。面对该淘汰的人,谁都无能为力。我们不懂的玄机很多,不要执着道听途说、跟進小道消息。通过学《转法轮》我们都懂得,神做事不会只看当前结果和眼下得失,要看将来。我们修炼人也不能只顾一时的感受。现在我们只需要认真做好三件事,承担起自己的救人责任,内心对法、对神的安排坚定不疑。在不远的将来,人类回报大法的时候必将到来。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认清共产邪灵的毒害 实修同化大法》一文中写到:

近日,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当读到““恨”是一种物质。“恨”造成的行为是混沌的、无理性的、肆无忌惮的、疯狂的、不计一切后果的”时,一下子觉的跟自己人心、执着背后的恶念实在太象了,我才意识到是“恨”,共产邪灵的“恨”,才是那人心、执着背后的恶念的根。渐渐也认识到过去自以为“自身应该没啥邪党文化的东西”的观念是错的,认识到自己暴躁的脾气、不能被人说、偏执等,其中含有很多邪党文化的因素。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正念是能坚持不懈救人的关键》一文中写到:

由于发资料走的路比较多,有时我的脚跟疼,身体也不舒服。一天我就想偷懒,不想出去了,心想在家学法吧。一会儿就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释迦牟尼瞅瞅他说:我叫你打扫的是浴缸。弟子恍然大悟,马上把浴缸打扫干净了。”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脑子里闪出一句话:“我叫你救的是人!”是呀,师父叫干啥就去干啥呗,为什么那么多的废话,又是脚跟疼,又是浑身难受的。就象释迦牟尼的弟子,师父叫他打扫浴缸就打扫浴缸呗,为啥要返回来问两遍?悟到这儿,我立即背着资料出去了。一次,家人同修被绑架,同修让我去派出所讲真相。我知道应该去,可是去那地方必须得出示身份证,不拿身份证,警察根本就不接待。我心里没底,怕暴露自己,可是如果我不去,家里又没人去。怎么办呢?晚上我静心学法,同时求师父点化,给我正念。当我读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正念一下起来了,原来自己就是没横下这条心呀!更没放下生死。找到了自己问题的原因所在,我立刻跳下床来,找出身份证就扔到了提包里,正念十足的想:我一个人去派出所就行了,不用同修陪着,同修只管在外面发正念。还有,出去贴九字真言不干胶,贴了几天,我的心就有点不稳了,因为由于疫情,警车巡逻很频繁,还有社区的人员来回忙活,路上及小区内行人少,很多人在家里呆着向窗外看,我往不同的单元门里出出進進,会不会引起人的注意,还有很多的摄像头……那时真是顾虑重重,压力很大。后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打入我的脑子里,师父说:“你过份担心的话也是属于执著了。”这句法让我立刻放下了各种顾虑,我尽力的去做,大的、小的不干胶总共贴出去了一千多张。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自我”会堵哦》一文中写到:

有一种“自我”,在我身上表现的比较强烈,一直在不断地修去,但还是有“自我”这种执着,如,对明真相的家人或常人朋友,总有一种保护欲,觉的他们都三退了,一定要顺利平安,不可以遇到什么麻烦;心中隐隐有一种“他们是我的人,邪恶不可以动他们”的念头。刚刚炼第三套功法时,这念头又出现了,我突然悟到:好狂妄啊!这不是魔性吗?师父讲过人各有命的法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改变他们的命运呀?我的一切还是师父在保护呢!我还得时刻在法中归正呢!没有师父的救度,哪有我的现在啊?!他们常人只有自己真正明白真相,秉持善良,才会有美好的未来,但也不是没有人中的麻烦,有业力就得消,大法弟子中还有遇到磨难、遇到病业的呢!所以这颗“自我”的狂妄之心真该去掉了;当然,这颗心里也包含着自己追求常人中的幸福平安,把大法当作保护伞等有求之心。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关于集体学法交流的一点感悟》一文中写到:

当与同修交流时,无论是大组还是小组,很多时候我总是很少说话,究其原因,自己本身的性格不爱说、想不出要说什么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我发现躲在这个理由背后,有一颗保护自己的人心,不想受伤害、不想招惹不愉快、怕事、求安逸。再往下深挖,发现这个心背后因素是业力不想被灭掉,因为一旦自己被伤害,业力就被消掉,所以其实就是它在保护它自己,而它却给我反映出一个假的感觉是“我要保护自己”,其实是业力想保护它自己免于被彻底消灭,所以被伤害是好事,保护自我反而对修炼人来说是坏事。跟同修交流,我也会有意无意的避开自身的问题不谈,免得被同修拿来说事、被人当作靶子,从而伤面子、伤自尊,怕伤了那颗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瞧不起的心。所以背后藏着的是面子心、虚荣心、名利心等等。有时候也谈自己的问题,但都是避重就轻,对自己很不好的人心轻描淡写,或一带而过,不去触及埋藏于深处的人心。人身上不好的东西、人心,其实它就怕把它曝光出来,因为一旦把它曝光出来,它就无处可躲,立即就被消灭;相反,隐藏执著就等于在加强它,越隐藏它就越强大。越见不得人的心越怕曝光,但是反过来也越需要曝光它。同时一旦暴露了自己的执著心,就会使自己没有退路,在修炼中长期反复过不好的人心,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给自己留了太多的后路。一旦不给自己的人心留后路时,主元神会更加精神起来重视这颗人心,主意识也更强大起来,更容易跨过这一道坎。

很多的人心只不过就是一个窗户纸,看似强大不能碰触,其实轻轻一捅就破。而一旦想要捅破它时,它就会极力反抗,它反映到我大脑中的感觉就是“不能曝光自己”。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跳出情 修出慈悲》一文中写到:

当一有不正确的念头出现,我会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是疑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当不正确的念头闪现,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我,是外来信息干扰。就这样,正念越来越强,猜疑、怨恨、妒嫉越来越弱,心底呈现出宽容、理解、平静和慈善。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理直气壮营救同修 抓紧救人不懈怠》一文中写到:

在营救侄女同修的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一方面我们要回自己的亲人得理直气壮,你强它弱,你弱它就强。因为即使按照中国的现行法律,修炼法轮功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被恶党绑架、关押、甚至判刑完全是违法犯罪行为。看到明慧网报道了很多同修被非法判刑后在监狱里遭到严重迫害,生命垂危之际监狱都不放人,家属也没有全力争取要人,最后被迫害致死,我心里很难过也很着急。很多时候家属(包括同修)在邪党的体制与淫威下,无可奈何的默认和接受了这种迫害,对邪恶的迫害显得很无奈,缺乏反迫害意识,缺少信心与正念。其实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救人的过程,世人特别是在邪恶机构工作的生命被中共恶党邪灵操控,他们被毒害的最严重,良知本性被尘封,只有大法弟子能唤醒他们,通过要人的表面形式,把真相、善念讯息传递给他们的同时就是在帮助他们清除那些抑制操控他们犯罪、不让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帮助他们摆脱邪灵束缚,清醒理智起来。人身自有善恶,苏醒的本性是人性,是善念,明白真相后做出的正确选择就是在为他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归正不正确状态 珍惜最后机缘》一文中写到:

我前两天背法至第六讲结尾,一连两天,《转法轮》中的一段法反复在我脑中出现,师父讲:“其实我告诉大家,真正修炼的时候,刚一進去就会出现很多功能,你已经進入那么高的层次了,所以功能是相当多的。”我反复琢磨,师父在点悟我什么?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师父点悟我要信师信法吗!是啊,修炼二十多年了,有些人心还那么重,当面对恶劣的环境时,那个“怕”就会跳出来,这些年一直在努力的修啊修,可怎么修还是时好时坏。怕就是最大的私,这真是根子上的问题——信师信法的大问题呀!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中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如果老是把自己当成人,又怎么能神起来呢?!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归正不正确状态 珍惜最后机缘》一文中写到:

谈到资料,这里涉及到了打印资料的设备问题。有同修可能看到邪党法院给大法弟子的所谓判决书写着,抄走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就被重判了,从而就汲取了负面教训。在我看来,邪恶操控众生抄走同修救人的法器,并以此为借口把同修非法判刑入狱,甚至判刑几年,绝对不是这个表面原因,这只是一种假相,判刑是针对大法弟子的业力和人心而搞出来的。其中就包括怕这些法器成为自己所谓的“罪证”的观念,被邪恶钻了人心的空子。我们这就有些同修被抄走那么多的机器、耗材及救人物品,拘留几天,都放回来了。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同时,我们还看到了有个同修,被公安当作几个“大要案”的头头跟踪绑架、抄家,当时,那些恶人觉的立功的机会到了,警察也扬言重判她。可当她放下自我,把珍惜众生得救的机会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她却在师父的保护下,回家了。很多人也都从中看到了师父保护,正念显神威的奇迹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