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2.12)

发表日期: 2021年2月12日
节目长度:11分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994 KB

10,42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历史与现实 突然到来的瘟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7/历史与现实-突然到来的瘟疫-419619.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

在历史上的多次大瘟疫中,往往都在人们以为生活一切照常时,瘟疫突然像海啸一样袭来,令人猝不及防。

1832年3月,当巴黎宣布出现霍乱时,许多人都不以为然。他们讥笑害怕疾病的人,更不理睬霍乱的出现。一个夜晚,法国巴黎的舞厅里,人们正在狂欢,身在巴黎的德国诗人海涅,亲眼目睹了悲惨的时刻,“突然,一个舞场中,一个最使人逗笑的小丑双腿一软倒了下来。他摘下自己的面具后,人们出乎意料地发现,他的脸色已经青紫。笑声顿时消失。马车迅速地把这些狂欢者从舞厅送往医院,不久他们便一排排地倒下了,身上还穿着狂欢时的服装……”

18世纪末的英国工业革命,给整个欧洲带来繁荣,人们沉醉于工业化带来的奇迹和无尽财富。而公共医疗也空前发展,由于欧洲曾经发生过“黑死病”,早在1518年,英国政府就在历史上第一次公布了瘟疫法,并且在其后几年间逐渐完善,染疫者被禁止外出,否则判重罪甚至处死;没有染疫的家庭成员如果四处游荡将被当成流浪者,受鞭打或监禁。

然而,工业革命带来的繁荣和严格的防疫条令,并没能阻止瘟疫。1831年,伦敦出现霍乱疫情,开始,英国人把霍乱误判为穷人的专利。不久,人们发现霍乱并不指向穷人,瘟疫的发生、传播和防控都像谜一样地困扰着英国人。人们紧急从城市搬迁到乡村躲避瘟疫,可是那里变得和城市一样可怕,无处躲藏。

1831年在德国柏林,霍乱还夺走了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性命。然而,神秘的伦敦大瘟疫在1832年突然停止并消失。

曾经有人置疑,是否18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的航运、交通,使得病毒更容易传播?然而回望一下发生在公元6世纪的罗马大瘟疫,这样的说法就不攻自破,那时无论东西方都是封建社会,没有任何新式的航运交通工具,然而瘟疫一样可以在短时间传播到广大的区域。

在20世纪初,一场被称为“所有大流行之母”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席卷全球。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在1918到1920年两年间,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4000万到5000万人死亡。而许多科学家和历史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大约18亿人都曾经感染过这个病毒。这种病毒使患者往往在几小时或几天内死亡。

一般情况,世界性流感死亡曲线呈U形,儿童、老人和抵抗力弱的人群占据死亡高峰。然而,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死亡曲线却呈现独特的W形,就是在儿童、老人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死亡高峰人群,那就是20~40岁左右的青壮年,占据整个大流感死亡人数的50%。据推测,小于65岁的病死者占死亡总人数的99%。

到了1919年3月份,疫情突然消失。西班牙大流感,来去匆匆,突然爆发突然停止,造成的死亡数字却是巨大而可怕的。

今天持续一年多的冠状病毒疫情变种后,在全球进一步扩散。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已有一亿多人感染,超过230万人死亡。更为可怕的是,英国变种病毒的传播率比原始病毒高出70%,目前还出现了多种变种。全球科学家紧急研制疫苗,但截止现在还是没有出现能让人完全放心接种的疫苗。

据《华盛顿邮报》1月22日报导,丹麦科学家日前表示,在英国首次发现的武汉肺炎变种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现有的减缓疫情传播的方法,对此病毒没有效果。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到,“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体育场的顶层,这是一个可容纳38000人的足球场。用水龙头滴水将其灌满,第一分钟滴一滴,第二分钟滴两滴,第三分钟滴四滴。”弗雷德里克森说,按照这样的指数增长速度,将在44分钟内填满整个体育场。但在42分钟内,体育场几乎却是空的。“关键是,当你意识到水位上升时,已经来不及了。”

证据显示,这种变种武汉肺炎,已经在70多个国家扩散,除了传播速度更快之外,致死率也可能比旧病毒更高。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朗斯(Patrick Vallance )说,目前已知肯特郡变种病毒比旧病毒传播更快,且不分族群,“所有年龄层的人都会感染”。

中国科研人员在《疾病监测》杂志(Disease Surveillance)最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提醒,疫情在2021年的冲击会更严重,到3月初,预计死亡人数将达到500万。

在此情形下,研究人员认为,大规模封城、展开检测、执行严格的卫生限制措施,以阻止疫情蔓延的中国防疫模式也将无济于事,有可能会使结果更糟。

目前全世界对病毒的抗疫措施,都还是建立在用什么办法制服病毒,也就是还是同一个思路,发现消灭,再发现再消灭,尤其以中共为首的这种守株待兔的防疫措施在引领着世界防御病毒的方向。可是,无论在东西方社会,在传统文化中人们都知道瘟疫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瘟神在行瘟布疫,在惩罚道德败坏的人。

因此,如果我们站在传统文化的观点去看,会发现历史上每次大瘟疫的发生,都与人类的道德败坏有关。当年,古罗马帝国皇帝尼禄发起了对基督徒的迫害,而面对惨绝人寰的对基督徒的迫害,被谎言蒙蔽的古罗马民众大多拍手称快。尼禄死后的几个世纪中,罗马帝国先后有10个皇帝参与了对基督徒的惨烈迫害,因此古罗马招致天降四次大瘟疫,一半以上的人口在瘟疫中丧生,曾经气势恢宏的古罗马帝国灰飞烟灭。

2020年武汉肺炎在大陆最早爆发前,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迫害,除了实施各种酷刑与非法监禁,还涉及了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仅如此,全球多数国家已经被共产主义高度渗透。特别是,通过这场美国大选,全世界都看到美国的三权之立法、司法、行政,外加第四权媒体已是全面沦陷,自由灯塔几乎已经熄灭。共产主义红魔正在吞噬着美国乃至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大范围人群在这场大选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欺诈、虚伪、背信弃义、出卖背叛等堕落行为令人瞠目;今天人类在道德上的沦丧,重利轻义、言而无信、冷漠、自私、以及在两性关系上的堕落可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有过之无不及。人类整体上堕落到这一步,其实已经很危险了。

那有没有办法躲过瘟疫呢?答案是有。如果我们能够正视现实,反思自己并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言行,返回我们最初善良的本性,遵从天意,虔诚的向神佛忏悔以前的过错并痛改前非。对神佛保持正信,就是平安度过劫难的关键。(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