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5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80)

发表日期: 2007年6月7日
节目长度:29分5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46 KB

28,00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生命的绿洲:告别挣扎的人生
--真相与人心: “飞夺泸定桥”的真相;刑及善良 罪孽深重
--神传文化:不畏人知畏己知;持道与为容
===========================

==热点追踪==

(女声)法轮功加拿大游行 三次获总统奖

五月二十六日,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应邀参加一年一度的加拿大卑诗省新西敏市的国际Hyack节游行,并获得总统奖。这是法轮功队伍第三次获得这一节日游行的最高奖。

(男声)天国乐团声震马六甲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和二十日,来自台湾的天国乐团首次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多个景点庄严亮相,所到之处给马来西亚的民众和游客们带来惊喜和震撼。天国乐团演奏的音乐,既祥和又带有威严的气势。许多人听到这美妙的音乐就从附近赶来,纷纷跑到表演现场来欣赏演出。由男女老少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乐团团员,身穿蓝衣白裤,踩着整齐的步伐,充满自信的昂首向前迈进,给大家吹奏了“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法鼓法号震十方”等乐曲,许多民众感到振奋、欣喜甚至有人落泪。

(女声)辽宁康平县四百八十七名村民呼吁释放好人

辽宁省康平县刀兰村大法弟子孙连江和荆永安五月一日在挂条幅时,被在张绍伟指使下的康平县朝阳开发区派出所联防队员绑架。后来,荆永安的家属到相关部门去要人,但康平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一直不露面。孙连江和荆永安所在单位和村民非常气愤,认为好人被抓太不公平了,全村村民联名写信要求有关部门放人。下面是他们的联名信内容。

康平县县委、县政府、政法委、公安局等各级领导:

我们是康平县胜利乡刀兰村村民,我村村民荆永安和信用联社职工孙连江,于五月一日在朝阳开发区挂条幅时,被朝阳开发区抓去,现被关押在看守所。他们都是我们村村民,是公认的好人,他们的为人我们都有目共睹。

以前荆永安做过三分之二的胃切除手术,成天靠喝小米粥维生,更谈不上干农活了,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很大的负担,全家人都跟着着急上火。孙连江更是远近闻名,以前曾患过淋巴癌已到晚期,全国各大医院都治不了,生命垂危,是法轮功使他起死回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这一切,我们都是亲眼所见。特别是荆永安,在身体好了之后,开了一个家电修理部,热心为乡亲们服务,有钱没钱都行,钱多钱少都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是远近闻名的好人,深受百姓的好评和尊敬。

所以我们联名保他们:做好人在哪个国家都没罪,希望各位领导听听我们的心声,理解我们的心情,把他们两人尽快放回,这也算你们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

信的最后附有四百八十七名村民的签名。我们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考虑,在节目中不便提到村民们的真实姓名。

(男声)王旭东、薄熙来在北美接到法庭诉状

跟随中国副总理吴仪出访北美的两名中共高官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被控告。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被法轮功学员递交诉状;中共商业部长薄熙来二十八日在加拿大也接到法庭诉状。按照法律规定,薄熙来必须在二十天内应诉,否则将面临缺席审判。

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薄熙来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担任辽宁省长期间因为积极参与迫害,导致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根据明慧网公布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辽宁省在全国位居第三位,总共为三百六十九人。

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决策计划主管、现任加拿大民主联盟国家安全问题资深成员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人们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制离婚、心理折磨,更别提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虐待,这一切显然是背离国际司法的理念。我们甚至还听到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牟利……薄熙来被控参与了这一切伤害,这些控告的证据是可信的。”

被称为“人权恶棍”的薄熙来在这之前因为在任辽宁省省长期间,无故拘捕法轮功学员并加以迫害的罪行,已经在美国、英国、德国、爱尔兰、新西兰、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西班牙、瑞典等十几个国家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告上法庭,并被加拿大皇家骑警列入监视名单。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指出,王旭东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任职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期间,积极配合江氏恶首集团迫害法轮功,使河北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在调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后,王继续极力推行中共的群体灭绝性迫害政策,通过通讯监听、录音、追踪定位、互联网监控等,导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捕入狱甚至被迫害致死,与此同时对全民实施资讯封锁,掩盖迫害真相。

==生命的绿洲==

(女声)告别挣扎的人生

我叫玛格达琳娜,是瑞典人,一九九五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得法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从生下来起,身体就不好。没人能说得清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浑身无力、抵抗力差,几乎随时都会晕倒。外面流行什么病,我都没有拉下。我的父母抱着我东奔西跑,到处求医。医生们除了开些营养药、建议多吸些新鲜空气和改换饮食外,他们对我无能为力。有一次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刻,我那信奉上帝的父亲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跑到教堂,祈求上帝的帮助。他向上帝发誓:如能让我活下来,他将把一个月的工资奉献出来。我脱离了危险,我父亲按誓约把月工资交给了教堂。

我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我身体仍然很虚弱。不用打针吃药的日子很少。尽管我注意体育锻炼、吃营养药片、看医生、不吸烟不喝酒,但是我还是在二十六岁时肌肉萎缩。我不能自如地控制身体活动。医生怀疑是癫痫病,是不治之症。医生说:“你心脏有毛病,你今后要每天打针服药。”

更不幸的是在我三十六岁时,我得了肺癌。我接受了放疗。然而,癌细胞不但没被制止,反而却扩散到全身。我开始了化疗。我感觉一天不如一天,不知如何是好。医生所能做的无非是给我些镇痛剂。我对人生绝望的同时,似乎有什么原因让我挣扎着要活下来。

医院不能救我,我开始寻求其他的治疗方法。希望能从中得救。几年中,我花了相当可观的钱财,接触了世界上几乎所有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治疗方法和医疗气功想求得身心的好转。但我仍然很虚弱。一个症状似乎消失了,可又会出现另一个症状。就这样循环往复着。我继续挣扎着,寻找着。

一九九五年,通过一个熟人的介绍,我接触到了法轮功。在我参加集体炼功不长的一段时间,我的病症一个个的消失了。我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如今,四十九岁的我终于尝到了身体无病的滋味。我感到一身轻。我再不用吃药,不用看心理医生,更不用采用什么体育锻炼了。身体无病的感觉,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得。我知道,能够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只是修炼大法的副产品。一个真正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修炼的开始就能得到身体的净化。

我明白,修正法可以使真正修炼的人得度。大法不仅使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还使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要作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大法不仅给了我新生,还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对与错、好与坏。大法教会了我提高心性是修炼的关键,给我提供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本归真和功成圆满的机会。

==真相与人心==

(男声) “飞夺泸定桥”的真相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们一行五人去四川康定旅游,经过泸定城,少不了要去参观泸定桥。

我们在一家餐馆遇到了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我问:“大爷,请您讲一下当年红军是怎样飞夺泸定桥的,行吗?”大爷非常生气地说:“打谁呀!人都跑光了,打什么嘛!”“大爷,当年红军来的时候,桥板撬掉没有?”这时大爷才回答说:“桥板是撬了的。当年红军来的时候,泸定已是一座空城。老百姓听说共匪要来了,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跑了。国民党的军队落在红军一百多公里之外。当时守泸定桥的是一个民团。因为泸定是通往西藏的重要通道,康熙年间修好泸定桥后就一直有民团守桥,民团是守桥的,而不是对付红军的。红军的先头部队来到桥对面时,民团向桥对面胡乱放了一阵枪后就跑了。红军没有还枪,他们跑了一天一夜,倒在河滩上就睡着了。等到大部队来了后,把老乡的门板取了两个换搭着过桥,然后用城里的门板把桥铺满。红军是排着队过的桥,队伍过完后就放火把桥头堡烧了,说是为了阻挡国军的追击。红军另一支队伍从安顺场过河后,沿公路向泸定城来了,先派来了一个探子,然后来了两个探子,后来又来了三个探子,最后大队伍就来了”。讲完后,大爷用质问的口吻说:“哪里打过仗嘛?!”

听完大爷讲述,我们同行的一个小伙子马上说:“我上党校时,有一节党史课讲《飞夺泸定桥》。老师走上讲台,把教科书往桌上一摔说,不看这些,我们讲点真实的历史,飞夺泸定桥——没有这回事……”

一个参加过中越战争的亲戚,听我讲了这件事后,约了战友专程去泸定考证。回来后对我说,他们在泸定桥的两头仔仔细细查看过,的确没有打过仗的痕迹。

泸定之行,令我非常震惊。“飞夺泸定桥”这样一个荒唐的骗局,竟冠冕堂皇地写进了教科书、党史,甚至拍成电影和电视剧。我时常在思考,共产党到底还制造了多少弥天大谎?还要继续愚弄欺骗多少国人?

自从全面揭露中共本质的《九评共产党》在海内外广泛传播,中共“伟光正”的画皮被彻底撕了下来,全世界人都看清了它“假恶斗”的真面目,而且引发了大陆民众的三退大潮,现在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二千二百万人。我想,《九评》一书是大家了解真相的最好途径之一,那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拒绝真相呢?因为每个人都有知情权,谁愿意被那些可笑又可恶的谎言愚弄呢?


(女声)刑及善良 罪孽深重

以前有个人叫李若水,他担任淮南司理。当时,他所管辖的地方有五个盗贼被抓获,盗贼说他们的同伙中还有一个僧人。

五个盗贼被处死后,又抓来一个僧人,僧人一直说:“我真的从来没有当过盗贼!”但李若水非常顽固,执意把僧人当作是那五个盗贼的同伙,对他严刑逼供,最终这个僧人被残害致死。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突然听见狱卒李能大喊:“和尚,这不关我的事啊!都是李若水让我干的啊!”说完没多久就暴毙了。第二天,推司刘元也突然死亡。没几天,李若水和他的家人也都纷纷因故死去了。

看来,如果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无论是指使、谋划的人,还是听命具体去干的
人,都是有罪的,都会受到上天各种形式的惩罚,对别人造成的伤害,都得一一偿还。如果残害修佛修道之人,那么罪孽就更深重了。

今天,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邪党不但导演了“自焚”等假案欺骗百姓、煽动仇恨,还把成千上万的修炼人绑架、酷刑洗脑,至少3036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数目不详的学员被恶党活体摘取器官后焚尸灭迹。这样的罪恶,必然要遭天灭。凡是曾经加入过其党、团、队的人,如果不能及时声明退出,在天灭中共时,也将作为恶党的一员跟着遭殃。所以尽快“三退”,退党、退团、退队,顺应天理,不做恶事,才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呀!


==神传文化==

(男声)不畏人知畏己知

清雍正年间,有个叫叶存仁的人,他做官三十多年,为官清廉,很是自律。在离任时,幕僚属下们要派船来为他送行,但船却迟迟没有来。直到明月高挂时,方才见到划来一叶小舟。原来僚属们准备了临别赠礼,故意等到天黑才送来,以避人耳目。叶存仁拒绝了馈赠,赋诗写道:

月白风清夜半时,
扁舟相送故迟迟。
感君情重还君赠,
不畏人知畏己知。

“不畏人知畏己知”,是一种自守精神,就是说能够自己用“心法”来约束和要求自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强调“慎独”和“不欺暗室”,就是说即使处于“暗室”,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仍旧能够坚持节操和上天要人遵循的道德规范,丝毫不会因此而打折扣。因为敬神灵畏天地的人们知道,三尺头上有神明,上天在关注着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

(女声)持道与为容

据《史记》记载,为了阻止孔子归顺楚国,陈、蔡两国把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围困在荒山野岭。不久,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就断了粮。孔子看到学生们心情烦躁,就问仲由,“我们为何被围困在这里呢?是我平时讲的道理有错吗?”

仲由道:“难道是我们不够仁慈,所以才得不到别人的信任?还是我们不够智慧,才被围困在这里?”

孔子说:“如果是这样,那么讲仁慈的伯夷和叔齐怎么会饿死呢?聪明的王子比干又怎么会被剖开胸膛呢?”孔子对弟子说:“就像好的农民播种了,却不一定有好的收成;好的工匠技巧高超,却不一定能够顺应每个人的愿望;君子能修道,严格要求自己,却不一定被认同理解,为外界所容。”

颜回在回答同样的问题时说:“你修的道极大,所以不为外界所容,即使这样,您还推崇你的道,不被外界所容有何忧虑的呢?为外界所不容,不正看得出谁是君子吗?”孔子对颜回的回答很满意。

九九年“四二五”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政府提出和平诉求,争取合法修炼的环境。面对强权,既没有选择对抗、也没有选择退却;是理智、坚定、大善、大忍、大勇的表现;是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实践。

一部份受党文化影响较深的人对此不解,认为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不会被中共接受,去上访呼吁是“鸡蛋碰石头”,甚至认为迫害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法轮功学员“不忍”。

这种想法其实是一些人习惯了极端、僵化的党文化思维造成的。其实我们的祖先早把持道和为容的关系说清楚了。坚持真理的人不一定就能被外界所容。

不能把是否被中共政权接纳作为衡量是非的标准。法轮功学员坚持的是真善忍,必然为推崇假恶斗的恶党所不容,从这一点上说,不反而说明了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的可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