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4/23/2009)

发表日期: 2009年4月24日
节目长度:9分5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390 KB

9,32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四•二五"见证

难忘的“四•二五”

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道: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过去整整十年了,在十年前亲历的震惊中外的万人大上访以及自己的奇特经历,历历在目,永世难忘。今天,我把自己亲历的事情写出来,借以纪念“四?二五”十周年,同时希望这些事实对更多的世人明辨是非、认清真相、了解法轮大法有所帮助。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在集体学法时听同修说,由于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某杂志上发表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在法轮功学员前往澄清事实时,发生了天津警察无理殴打、关押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而且明显是受到上级部门的指使。因为此前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我们的修炼环境已经受到干扰和威胁,所以大家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

次日凌晨我们一行到达北京南站,我们的目地地是位于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我们的诉求很明确: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

当我们随着人群向府右街方向行走。一些警察早已等候在路口、路边,我们到达府右街口时,警察不让我们继续往里走,我们最后在中南海西门以北二三十米、府右街西边人行道的西侧停下来。大家自觉地排成三排,后两排的人一般坐着,或看《转法轮》,或打坐炼静功,前排站着的主要是年轻一些的学员。盲道和一半人行道被让出来, 供来往的行人通行。

后来,只见众多的警察在街上巡逻,一辆庞大的装甲车缓缓地在府右街开过来开过去,很明显里面有摄像机在对请愿的人群扫描,以供秋后算帐。但大家都毫不回避、坦坦荡荡地面对。后来听说就是让各单位根据这些录像来查有否本单位的人的。

所有的学员就这样待了整整一天,静静地等着学员代表和国务院朱镕基总理的谈话结果。

其中我看到:在一个胡同路口,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年幼的孩子蹲在马路旁,一个可能是便衣警察的人问她:“谁叫你来的?”,她回答:“我的心叫我来的。”我当即热泪盈眶,我想她简短的回答道出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下午,京郊各县的官员奉命赶到现场,一个自称是延庆县县长的人询问一个女农民:“你们放着地不种来这里干什么?”女农民答:“我们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庄稼长得也好,我们要把这些告诉中央领导。” 我再一次被深深感动了。

当晚九点钟左右得知上访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大家清理干净垃圾后就平和迅速的离开了。但是外地的学员多是由当地政府组织车辆接走的,所以参与进京上访的学员被记录在案,成为秋后算帐的依据。广大善良的学员绝对想不到两个多月以后会面临一场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

(女)瑞典法轮功学员回忆“四•二五”

亲身经历过九九年“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瑞典法轮功学员李志河曾在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工作。在“四•二五”十周年来临之际,他接受采访时说:十年前,也就是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在北京的事情,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当我在炼功点上得知:天津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无辜的被抓、被打,当地的学员去要人时,警察不放,并说你们上北京要人去吧!当时我就想应该让他们赶快放人。我要去信访办反映情况,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他们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早上六点不到就到了府右街, 看到各个路口都有警察了,陆续来的学员,都静静的站着,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没有人喊口号,也没有人大声喧哗,地上干干净净的,连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学员都捡起来了。很多警察都了解了事实的真相,就都放心的到一边聊天去了。我身边就有路人问,怎么这么多人?干什么啊?一个警察说:“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是来上访的。这个功挺好的,我丈母娘就炼这个。他们都是好人。 ”
当看到摄像车在学员面前来回摄像的时候,大家都是坦然的面对。后来,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上访代表,问题得到了回复后,晚上九点多钟大家就都离开了。

我还记得当时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办公厅还为此发出了一个通知,大概意思是政府没有反对任何人炼任何功法。

但我却因参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访,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们一家人成了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被逼无奈下,经朋友帮助零二年初到了俄罗斯。

出来后不久朋友打电话说:绝对不能再回来了,你们双方的单位都成立了专案组,派人在到处抓你们,最后在中国的出入境管理处,查到了你们的去处。

最后我们一家人在经历了中使馆利用不明真相的俄罗斯警察欲将我们遣返回国的惊险遭遇后,在联合国难民组织的帮助下,来到了瑞典。

(男)国内消息

四川遂宁市颜学碧被迫害去世

四川省遂宁市五十二岁的颜学碧以前身患多种顽症,九八年修炼大法后,都不药而愈。在家里她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婆婆,左邻右舍都说她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

然而自九九年,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发起的对法轮功与其修炼者惨无人道的迫害中,颜学碧为了说明被迫害真相,先后遭邪党恶徒四次绑架,受尽各种折磨。

零七年三月十一日,颜学碧在河沙镇讲真相,第四次遭绑架,被劳教一年三个月,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迫长时间劳役、强制服用不明药物、遭毒打等。

零八年五月十九日,颜学碧回家。当时她身体已极度虚弱,但仍遭骚扰、恐吓、威胁,导致她身体无法恢复、每况愈下,于零九年三月九日含冤去世。

(女)湖北杜子国被重判八年

零八年六月,法轮功学员杜子国被黄梅乡派出所和黄梅县国保大队绑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被法院重判八年。 杜子国提出上诉,黄冈市中级法院违法操作,未经开庭,直接裁定维持原判。目前,杜子国不知被关押何处。

律师就杜子国的案情明确说:“杜子国没有违法行为,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拥有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杜子国信法轮功是宗教信仰自由,宣传法轮功包括有些对政府批评的东西也是公民言论自由的范围,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其它任何限制剥夺这种权利的法律都是无效的。信法轮功和宣传法轮功并不等于信邪教和宣传邪教,也更没有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人们只是听到媒体宣传法轮功是邪教,中国现在没有任何一个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邪教,只是报纸、电视等媒体宣传,报纸宣传不等于法律,实际上是违法宣传。公检法是执法犯法,我们律师参与辩护就是要告诉法官、检察官 和公安警察,他们是违法的,是他们在破坏法律实施。”

(男)新闻短讯

零九年四月十七日,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六一零”、、110巡警、天安派出所、钟屯派出所等共同参与绑架了尹玉珍、刘素艳、宋亚萍、吴艳秋、于静、王淑敏、宋军、胡淑珍、王丽阁、陈思蒙、王淑华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古塔分局。

(女)四川省广汉市农机局女工程师、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华莲,自九九年七月以来,坚持对“真、善、忍”信仰不移,多次遭受迫害,先后七次被绑架,其中两次被囚禁洗脑班、两次被劳教,一次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