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传统文化

【神传文化】(第116集)困境之中泰然处之

发表日期: 2009年9月9日
节目长度:8分3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043 KB

7,96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来到明慧广播神传文化节目,我是馨语。我们今天来给大家讲一段儒家文化的创始人孔子的故事。

孔子幼而好礼,少而好学,年纪轻轻就以其德行和博学闻名于世。针对当时世间为利驱使、礼崩乐坏的状况,他提出恢复周礼,实施仁政礼制,内以仁爱之意充溢其 心,外以周礼规章而正其身的治国处世学说。教人崇尚道德,遵循仁义礼智信,恪尽本份,恢复“君君 臣臣 父父 子子”的人伦秩序,从而达到天下大治。

孔子怀着忧国忧民兼济天下苍生之心,想实现其治国之策。但他在故乡鲁国不被重用,于是与弟子一行周游列国,希望他的治国之策能被其他的国君赏识。然而,各国国君及大夫们怀揣私心,明知孔子的德行和才干于国于民大有利,但唯恐其自身利益受损而不予重用。无奈,孔子在各国之间奔走了十四年,吃尽苦头,也没有找到能施展报国安民理想之处。

在孔子到蔡国后的第三年,吴国征伐陈国, 楚国派兵前去救陈,听说孔子在陈、蔡之间居住,楚国就派人去聘请孔子,孔子准备前去。而陈、蔡两国的大夫却在核计说:孔子是个贤人,他能切中诸侯的弊端,久居陈、蔡之间,大夫们的所作所为孔子很了解。楚国是个大国,如果孔子在那里被重用,那陈、蔡两国掌权的大夫就危险了,于是就派人把孔子围困在野外。孔子带的粮食吃光了,弟子们无精打采,孔子却照样给他们讲学诵诗,弹琴歌唱,传授诗书礼乐而毫不间断。

子路面带怒色来见孔子说:“君子也有窘困的时候吗?”孔子说:“君子面对窘困仍能坚守节操,小人穷困就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看到子贡勃然作色,孔子说:“赐啊,你以为我是个博学多识的人吗?”子贡说:“是。难道不是吗?”孔子说:“不是啊。我只不过能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信仰,并用它把全部知识都串连起来。在这点上我比别人强。”

孔子知道弟子们对目前的处境心怀怨气,便想趁机教导他们该如何坚守节操,坚定信仰。

孔子先叫过子路,问道:“难道我的学说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呢?”子路说:“想必是我们的仁德不够吧?所以别人不信任我们。想必是我们的智谋不够吧?所以人家不放我们走。”孔子说:“假如有仁德者就必定受到信任,那怎么还会有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呢?假如有智谋的人就必定能畅行无阻,怎么会有比干被剖心呢?”

子贡进去见孔子,孔子说:“难道我的学说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子贡说:“ 老师的学说极其弘大,所以天下诸侯没有哪个能容纳先生的。先生何不稍微降低迁就一点呢?”孔子说:“好的农夫虽然善于播种庄稼,但却不能保证一定获得好收成,能工巧匠制造的器具也未必能使所有人都称心。君子能够研究并提出自己的学说,能用一定的方法规范社会,按照一定的次序管理国家,但不一定能被社会容纳。如今你不勤修你奉行的学说,却想降低标准、迁就别人以希求别人容纳。你的志向不远大啊!”

颜回又入门去见孔子,孔子又说:“难道我的学说有不对的地方吗?我们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颜回说:“老师的学说极其博大,所以天下诸侯都不能容纳。尽管如此,先生还是坚持不懈地推行自己的学说,不被容纳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因为不被流俗所容纳,所以才显示出不苟且,不迁就的君子本色!不能研修和完善自己的学说,这才是我们的耻辱。博大精深的学说已经非常完备而不被采用,这是国家统治者的耻辱。不被容纳又有什么关系呢?”孔子高兴地笑道:“是这样啊,颜家的孩子!如果你是个主政者,我愿意在你的手下任职。”

于是孔子派子贡前往楚国,楚昭王派人迎接孔子,孔子才得以脱身。

这个故事让我们得到不少启示:孔子在身处困境时泰然淡定,方寸不乱,一如既往,坚定自己的信仰。以自己的言行诠释了什么是“威武不屈贫贱不移” 的高风亮节。孔子之所以能这样做,源于他为人光明磊落、对自己学说的信心。

同时,孔子对弟子们谆谆善诱,有教无类,对不同的弟子给予不同的教导,督促他们修行品德,坚定信念,发奋学习。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孔子给后人树立了师者的风范,堪称万世之师!

孔子一生坎坷,在世时没能实践自己的学说。可他教出来的弟子很多都成为各国栋梁。孔子留下了完整系统的做人准则和理念,对后世的影响极其广泛深远。历史上我们中国被誉为“礼仪之邦”,这与儒家文化的滋养和育化是密不可分的。由此看来,暂时的成败得失,不能衡量一个事物的好坏,要从我们善良的本性出发,才能辨别出事物的善恶美丑。

好了,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各位听众朋友的收听,下次时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