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174)

发表日期: 2009年9月16日
节目长度:3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6 KB

28,14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法轮功真相意大利受瞩目

零九年九月五日至六日是意大利米兰市的“运动日”。五日下午,从米兰市中心的多莫广场一直到斯弗尔泽斯可古城堡的长街,布满了“米兰运动”的宣传横幅。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间,明黄色的法轮功信息台份外醒目,祥和宁静的氛围与众不同,游客们纷纷上前了解法轮功真相。

一个意大利中年男子问:“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是一种中国传统的修炼,使人身心健康,目前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讲‘真、善、忍’,与中共的‘欺骗、谎言、斗争、暴力”思想正好相反。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年男子表情严肃地向法轮功学员双手合十,并表示“祝福法轮功!”一群西班牙小伙子明白了真相,一个接一个地在征签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他们都说:“迫害必须结束!”

(男声)
韩国第89届“真善忍国际美展”于2009年8月25日~30日在大邱METRO美术馆展出。此次美展引起大邱市民的强烈共鸣。很多观众欣赏画展后,都签名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美展开幕式上,大邱美术协会会长李待希发表祝辞,他说:“这次美展传递一种讯息__功学员)在承受压迫的痛苦,仍渴求自由、追寻博爱与和平的精神。”


==真相与人心==

(女声)从小所长到大老板

在胶东半岛有一位派出所所长,他的母亲修炼法轮功多年,他亲眼看见母亲身体神奇康复,心态变得善良祥和。他对法轮功十分叹服。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心里明白,法轮功绝对是正的,是中共在抹黑法轮功。

然而,派出所是被中共强制参与迫害的部门。每当上面分派他去打、抓法轮功学员,他能推就推,能拖就拖,对这差事不愿沾边。要是不得已去了,也是尽量默默地保护法轮功学员。在母亲的劝导下,他渐渐明白了,去抓法轮功学员其实是在对佛法、对好人犯罪啊!

在富庶的胶东半岛,派出所所长是个肥差。他权衡再三,实在不愿再参与迫害,就毅然辞了职,转行经商。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认为他这样做太吃亏了。

他善待修炼人,福报也跟着来了。抛弃了短暂的眼前利益,选择了良知正义,得到的是上天的赏赐!几年来,他的经商业绩如有神助,蒸蒸日上,现在已经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家大公司的老板。

(男声)中共记者们也是“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通常是指在经济上比较贫困和在政治上没有权利的这样一个社会群体。按中共自己的定义,“弱势群体”主要包括下岗职工、“体制外”的人、进城农民工和较早退休的“体制内”人员和收入较低的贫困农民等几部分人。

与这些人相比,那些“呼风唤雨”的记者们,似乎应该与“弱势群体”无缘。其实不然。最近因为涉及政治迫害而逃到海外避难的《人民日报》麾下的《人民论坛》副主任邱明伟,在接受美国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采访时,讲了一些《人民日报》的内部故事,原来喉舌记者们在政治权利上也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

邱明伟讲到,在北京奥运期间,报社不准做任何的负面报导。他说:“要求到什么程度呢?包括有负面的问题都不准去了解,不准去调查,更别说发表了。就是说即使你不发表,哪怕我去调查一下,看一下,那也不可以。”甚至荒唐到了什么程度呢?以奥运期间交通方面有压力为由,“动员我们说奥运期间就尽量不要外出了。”

在奥运期间,中共为了对国际社会做秀,专门开辟了一个“示威区”。邱明伟说,《人民日报》给员工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要求,“游行示威的区域不准去,说只要谁去了,只要是让监控探头拍下来以后,他说我们按照监控探头来认人,认到谁就开除谁。”中共还给员工洗脑,“单位明确要求我们不要跟国外记者接触。”

邱明伟还提到,要发一篇调查的稿子,经常会遭到各方的干预。恶劣的情形包括“直接跟你单位领导打电话,说这个人居然敢调查这个事情,也要求单位做出处理,停职,甚至采取其它手段等等。”

邱明伟讲到一个例子,硬把一个普通人塑造成先进典型。他说:“通知这个模范典型进北京去领取奖项。但是没想到这个得奖的人,居然在进北京领取这个所谓的孝顺婆婆这样的一个内容的奖项的时候,临走之前还跟她婆婆干了一仗。”

你想报导的,中共不让你报导;你不想报导的,可是为了“党的事业”中共要强迫你去报导,逼着你去造假。当初江泽民及其帮凶全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时,无数中共喉舌媒体的文字打手们充当了抹黑法轮功的急先锋。很多记者说“不造假,就没有了饭碗”,这些喉舌记者们不知道造下了多少的罪孽。喉舌记者曾把河北省任丘法轮功学员袁玉阁骑车过一个小土桥不小心摔倒的事,杜撰成了什么“成仙成佛,带上儿子一起跳进了护城河”如此荒诞无稽的具有中共特色的胡言乱语。袁玉阁后来在明慧网上揭露此事说:“事后,我问采访记者,电台报导失真,你得有职业道德。他回答说,上级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没有奖金。”

没有自己的采访自由,没有写作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维持自己尊严的自由,这就是中共喉舌记者们的写照。许多人还出卖良心,配合中共造谣惑众,迫害善良百姓,助纣为虐,他们不也是“弱势群体”吗?

(女声)“卖命”的 安保队长

湖北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杨元嘴村有个叫郭义生的人。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追随迫害,多次参与绑架、抄家、监视、骚扰大法弟子,并撕毁、涂抹法轮功真相标语。零九年七月下旬,他还夥同恶警杨金如等,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强抢大法书籍。由于迫害卖力,郭义生几年前就被提拔为凤凰镇安保队队长。

当地大法弟子本着慈悲善念,多次对他和他家人讲真相,劝他停止作恶,免遭报应。他却说:“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就没见报到我头上。”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方向的大巴客车撞倒,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


==生命的绿洲==

(女声)家庭因修炼变得更幸福

邱家信先生今年五十一岁,在台湾核能研究所工作。邱先生是学科学的,七年前从网上读了法轮功书籍,觉得很好,就在二零零二年十月,和妻子、三个女儿一起参加了法轮功的九天录像讲法班,从此全家走上了修炼的路。

邱家信表示,看完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后,发现现代的科学只是皮毛,就如瞎子摸象,摸到哪,讲到哪,法轮大法却是更高、更微观的科学,现代科学和他根本无法比。

炼功前,妻子原本鼻子过敏,现在几乎全好了。更重要的是家庭更融洽了。邱先生和母亲同住,以往,婆媳间的矛盾,让邱先生也搅在其中。妻子爱听好听的话,如果说她碗洗得不干净、菜炒得不好吃,她就会说“你来做!”修炼后,妻子从“真善忍”法理中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也放下了耿耿于怀的心,性情宽容了,不好的态度已经很少见了。

邱先生出生在淳朴的农家,看不惯争名夺利、不择手段。有了孩子以后,面对你争我夺的社会,他和妻子很苦恼如何教育孩子?现在,他们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孩子跟着学法轮功,也懂得做人处世的真理。有时,大人做得不好时,小孩还会提醒父母要做好。

邱家信先生一家五口炼了法轮功,不但家庭和乐,孩子懂事,他还发现七旬的父母虽然没有修炼,但需要上医院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真是一人修炼全家都受益。


==风雨沧桑==

(男声)用生命捍卫做好人的权利

吴晓华曾经体弱多病、看重名利,是一个对学生不太负责的教授;修炼后她身体健康、淡泊名利,变成了一名好教师。但因为坚持信仰,她却遭到了残酷迫害,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承受着破坏神经的药物、扒光衣服、电击等超乎想象的身心折磨……

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吴教授十几次被非法抓捕,两次劳教,还多次被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院,并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被关押在安徽女子劳教所期间,吴教授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嘴里被塞满沾了小便的卫生纸、带血的卫生巾;在最冷的冬天,被迫睡在没有垫子的水泥地上……

而据去年10月份消息,自2008年2月被绑架后,吴教授一直被捆绑在精神病院的床上,长达九个月的时间。她四肢不能动,大小便都在床上。不法人员每天都要多次给她强行服用、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还经常施以电击。

吴教授在精神病院被迫害后,神情恍惚、头昏、剧烈呕吐、记忆减退、视力听力明显下降、一天昏倒三、四次。据2009年5月份消息,吴教授还在精神病院遭受折磨,情况令人担忧。

吴教授遭受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肯放弃信仰,不肯放弃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

以下节选于吴教授2004年投书明慧网的文章。

(女声)
我叫吴晓华,是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原来我患有糖尿病、心脏病、颈椎增生等多种疾病,弱不禁风,吃了成麻袋的中西药都没能治好。讲课时站不住,只能抵着课桌;常常一天四堂课只上一堂就撑不住了。正当我身体每况愈下时,1998年有幸遇到了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我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

过去,我对学生不太负责任,修炼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待学生就象自己的子女一样,尽心辅导,毫无保留地把自费高价购买的国外教材给学生使用。这是我在修炼前做不到的。

以前我教学不备课,凭自己的喜好讲课,为了表现自己,经常给低年级的讲高年级的内容,给高年级上课又抱怨他们基础没打好,没有考虑学生的接受能力和感受。修炼之后,我开始认认真真地备课、才发现教学中有那么多急待改进的地方,从此教学水平真的越来越好了。

通过修炼我懂得了遇事要先考虑别人。学校厕所的垃圾粪便结成块堵住了下水道,要用手一点点抠下来,学生和工人都不想干。我悄悄地把它清理掉了。被人弄脏后,我就再次清理,一次又一次。一般说,副教授在学校地位较高,出于维护面子,谁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可是我想这样做对大家都有好处。

修炼前,一次我妹妹给我介绍一个装修工程。900元的工程,我却要了商家1800元,最后又通过手段一共收了近4000元,而只分给妹妹100元。修炼后,我主动把多收的暴利还给了商家,商家感动地说:“这年头许多人都是见利忘义,还没见过退钱的。”我说:“这是学了法轮功才让我认识到自己过去的自私自利,那些做法是不对的,做生意也应当公平交易,不能牟取暴利。”他高兴地说:“真想不到当初你为了一个钱儿都和我讨价还价,现在还退钱,法轮功这么好,少见,少见。”


==心灵阳光==

(女声)善念与健康

如今H1N1流感的加速传播,让人们深感不安。因为这种病毒一旦和高致命型的禽流感结合、变种,后果不堪设想。面对流感肆虐,如何从根本上提高自身的免疫力呢?也许下面的故事和科学发现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古代有一个人叫瘐兖,他的家乡发生瘟疫,两个兄长都因病去逝,二哥也病情危急。由于整个村里疫情日益严重,所以父母和弟弟们打算逃到外地去躲避,唯独瘐兖不肯离去。

母亲力劝他离开,父亲也强力喝斥要他跟着一起走,可瘐兖说:“我天生不怕病,我要留下来照顾二哥,你们要走就走吧。”于是,他独自留下来,不分昼夜地照顾病重的哥哥。

如此数十天后,村里疫情渐渐消退。家人回家后,看到瘐兖二哥的病已好了大半,而瘐兖本人则好端端的完全没有被传染,大家都很奇怪。

村里的父老们知道此事,感叹道:“这孩子守人所不能守,做人所不敢做之事,他的人格真是令我们敬佩啊。”从此村里人也知道了一个真理:正直善良之人,连疾病也远离他。

其实,古老的中医一直把修身养德视为自我保健中的重要基石。正如《黄帝内经》里所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现代科学也逐渐认识到这一点。美国的威廉博士研究表明,人的恶念能引起身体某种液质变成一种毒素注入血液,直接导致疾病。

美国耶鲁大学和加州大学,以及密西根大学各自通过对数千人的长期跟踪调查,得出“善恶影响人寿命的长短。”这样的结论。乐于助人,和他人相处融洽的人,预期寿命显著延长;相反,心怀恶意、损人利己、和他人关系不和谐的人死亡率比正常人高出1.5至2倍。

看来“善恶有报”、“天佑善良”这些已经被现代人所淡忘的古训,其实是不变的真理啊。当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广传世界各国时,就已经给世人带来了获取建康的福音。心存善念,坚守心中的良知,呵护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就像瘐兖一样具备了让人敬佩的高尚人格。面临着各种瘟疫的频发,在现代医学束手无策之时,能够拯救我们的,也许只有我们自己。


==神传文化==

(男声)转生做马还债

故事发生在河北省固安县牛驼镇林城铺村,是本村魏汉臣的亲身经历。

魏汉臣年轻时娶了一位贤惠的媳妇。按照当地的风俗,婆婆给儿媳妇戴上一副镶金的镯子,这是当时最丰厚的见面礼。媳妇非常喜欢,经常戴着。婚后日子非常美满。一天媳妇在锅台,给牲口炒料,手腕上的镯子总是磕撞锅沿,媳妇生怕把喜爱的镯子碰坏,就把镯子捋下来放在天地爷台上了。然后就忙碌着炒料。这时邻居惠氏来家里串门,惠氏说笑一阵就走了。媳妇把料炒完,洗了手,去天地爷台上取镯子,镯子不见了。

魏汉臣媳妇找遍了周围的物品,一遍又一遍地找,就是没有镯子的踪影,媳妇心疼地哭了。魏汉臣回家知道后安慰媳妇说:“以后再给你买一副新的吧。”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一切相安无事。

几年以后惠氏死了。1979年生产队解体的前一天,魏汉臣正在生产队队部喂牲口,这天下午,突然在村里跑来了一匹小马,看样子断奶时间不长,人们看到后都争相捕捉,几乎出动了全村的人围追了一下午,结果谁都没有逮住小马。

说也奇怪,傍晚的时候,小马不慌不忙地自己走进了饲养棚。这时魏汉臣正在给牲口拌草料。看到小马进了屋,就顺手在小马的屁股上用手一拍,小马就进了牲口棚里边,从其它牲口身后绕到槽口上,魏汉臣随手拿起一根钢绳,小马一动不动,温顺地让魏汉臣拴在槽口上。天黑了魏汉臣带小马回家了。

生产队解体后大约20多天,魏汉臣把小马牵到集市上卖掉了。第二天,魏汉臣做了一个梦,梦中惠氏来找他,向他诉说了偷镯子的经过,并说前世我欠了你的债,今世我做马偿还给你了,咱们的债算是清了。说完惠氏扭头走了。魏汉臣急忙喊惠氏时梦醒了。

醒后,魏汉臣一算卖小马的钱,正好够买一副镶金镯子的钱。

魏汉臣对这件事久久没有忘记,经常逢人就讲。人这一世做了坏事,下一世做牛做马都要偿还,这一世做了好事,下一世要得福报的。这样的事情是很多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