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191)

发表日期: 2010年1月20日
节目长度:30分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94 KB

28,18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真善忍光芒照亮巴厘岛

2010年1月1日,为了迎接新年,在印尼巴厘岛举行了以“文化游行”为主题的活动。由法轮功修炼者组成的天国乐团、腰鼓队、旗队和花车应邀参加了这次活动。法轮大法在巴厘岛获得了社会各阶层的支持。

在开幕式上,巴厘岛塔巴南的人民代表议会会长瑟亚蒂(I Ketut Suryadi)议长发表讲话。他说,在新的一年里,法轮功给人全新的感觉。“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们和所有看到法轮大法的这些人们象蜡烛的光芒一样,照亮塔巴南和周围的地区,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新的开端。”

参与这次游行活动的当地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瑞瑟拉(Kadek Raisila)在发言时说,在中国,法轮功现在仍然在遭受迫害。“许多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逮捕、监禁、遭受酷刑、被强制劳动、甚至被杀。(中共当局)甚至发展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地步。已经证实有三千一百五十人被迫害致死,直到现在,迫害还在继续。”

瑟亚蒂议长表示,“中共对法轮大法(学员)做的这一切,显然违反了人权,国际社会要给予充份重视。”


(男声)亚特兰大首场满场 中西方各界盛赞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晚,美国神韵艺术团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柯布能源表演艺术中心”(Cobb Energy Performing Arts Centre)上演了为期三天四场的首场演出。这台纯善纯美、展现正统中国文化的演出,获得近两千观众的满堂喝彩。


==真相与人心==

(女声)摘取器官的指令来自哪里?

最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的“一目击者披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经过”的报告震惊了世界。在这篇不长的报告里,有许多珍贵的真实信息。诸如摘取器官时不打麻药、过程中的现场教学、执行者的残忍,以及所涉及的经济利益等。本文探讨的是摘取该名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令来源。

就这一案例来讲,是谁下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呢?报告中没有谈及,但根据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运行机制和目击者所描述的情境推断,找出真正的幕后元凶并不难。

目击者说,“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这里他提到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来的人员,一个是指派部门。这两个问题已经涉及到我们要探讨的问题的实质了。大家知道,军队和公安是两个独立的系统,公安的领导指派不了军队里的人员。那么为什么公安厅的某办公室能派来军医呢?显然,这中间有一个协调或者说是统筹的部门。

就辽宁省而言,公安厅是一个执法部门,它归属于辽宁省政法委。政法委书记不具备调动军队人员的权力,就更不要说公安厅了。公安厅指派军医来,就必然有一个超越现有中共政治体制的机构才能协调运行。这个机构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之初就已经建立了,那就是中共的“六一零办公室”。

迫害十年来,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劳教和判刑,无一例外都是各地“六一零”内定好了的。虽说大都是由当地的公安和法院先拿出意见,但最终都是要经过“六一零”核准的。一旦“六一零”内定好的案件,无一例外都要强制执行。法院的审判,公开也好,秘密也好,都是一样的走形式。当然,地方“六一零”不具备将人内定处死的权限,但省级“六一零”的权限就大得多了。在最初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时候,中共的军队也参与了进来,因不报姓名而被中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也大都由中共的军队所接管。而做这件事情的只有中共中央“六一零”有此权限,何况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当时正任中共的军委主席。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是在中共的所有部门同时开展的,而负责协调和统筹迫害的正是这个非法的“六一零”办公室,它超越于中共的党政军系统而存在。中共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性政策都是通过“六一零”这个独立部门传达下去的。

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器官摘取,这个指令可不是地方“六一零”所能决定得了的。特别是要将摘取器官者的器官用于移植,或作教学实验,以至于需要军队的军医参与才能完成的工作,恐怕也只有相当级别的“六一零”才有这个权力。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摘取这个女性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令不是公安厅下达的,也不是军队下达的,而是辽宁省的“六一零办公室”。这从另一个侧面也可看出来。

目击证人说,在军医的手术刀拉开法轮功学员的胸腔时,“她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

在这段话里,可以明显地看出,军医来摘取器官前并不是很清楚这个被摘取器官的人的真实状况,所以,当她大叫一声,并很清楚地说出理智的话语的时候,这两个军医“犹豫了一下”,并且“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军医这时已经明白他们要摘取的对象是一个有着清醒意识的人。这个细节告诉我们,军医来“执行”任务前,多半是不知内情的,顶多也只是被笼统地告知,那是个走火入魔的“×教”徒,或一个神智不清已没什么价值的精神病人,利用她的器官为社会造福之类的说辞。他们的“犹豫”和等待领导点头表态的过程,恰恰说明了中共的军人和公安是如何在“六一零”的统一掌控下,协调地配合着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的。

那个“点了一个头”的领导,可能是公安厅的,也可能不是,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对这名法轮功学员用摘取器官的方式处死的指令他是清楚的。当然,他也不是真正的幕后元凶,他只是负责此案的执行,他完全明白他的任务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案例,由直接目击者讲述了具体的摘取过程。世人只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的医院在器官移植上的辉煌成果,却不知那一个个器官后面极其悲惨的故事。而这一切罪恶之所以能够得以进行,并且进行地是那样的旁若无人、得心应手,就是因为中共有一个超越现有党政军系统的“六一零办公室”。在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下,中共实质上早已把法轮功学员丢弃在器官移植的手术刀之下了。

(女声)看守所警察的感慨

湖北某县看守所一个警察在与他的朋友谈话时说到:“如今的世道黑暗污浊,只有法轮功是一片净土。”

朋友问他为何如此感慨。

他说:关进看守所的吸毒者、抢劫犯等社会渣滓,一进来就是暴力相向,武力征服,抢地盘,争当牢头。为的是不被其他犯人欺负,并更凶地去欺负、敲诈、毒打其他犯人。只有法轮功的人,不欺负别人,还把自己仅有的吃、穿、生活用品送给那些老弱病残的犯人,用他们的善良感化着身边的每一个犯人,不少犯人都变好了。法轮功人即使身陷牢笼,心里装的还是别人。他们真了不起!

朋友说:“连你也被法轮功的人感动了,看来法轮功是真厉害!真的了不起!”

(男声)毛利联合部落酋长百分之一百支持法轮功

2010年1月10日下午,新西兰最大的毛利联合部落酋长,七十七岁的亚马托•阿卡若纳(Amato Akarana)登上伊甸山(Mt Eden)顶,声援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活动,受到山上游客的热烈欢迎。

10日下午,天气晴朗,在奥克兰市的重要景区伊甸山上,法轮功学员正一如既往地向游客发着资料。阿卡若纳酋长穿着毛利民族特有的服饰登上山顶,认真
地观看了铺在地上的展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酋长表示:“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表达对法轮功的支持。我的部落百分之一百地支持法轮功,而我个人百分之一百五十地支持法轮功。”

“我的女儿就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我看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受到的种种迫害深感震惊,这是对人性的挑战,是对整个人类的挑战。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很多,我希望自己也能站出来,为他们分担一些。”

当得知去年12月中旬,阿根廷联邦法院对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下了国际逮捕令,酋长说:“这是正义的。他们如果敢到这里来,我也同样会抓捕他们。”

酋长的出现吸引了山上无数游客。人们一到山顶,首先就被酋长特有的服饰所吸引,当得知酋长上山为声援法轮大法,大家更是充满了兴趣,几乎每个人都拿了一份法轮大法传单。很多人和酋长愉快地交谈,并纷纷合影留念,就连中国大陆的游客们也纷纷把报纸和光碟藏进书包。

(女声)甲流数据 骗你没商量

近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医疗系统的内部人士向海外大纪元媒体披露:2009年11月份,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相关人士表示:“国内甲流实际死亡人数与媒体报导的差距特别大。”

该知情者指出,参加该紧急会议的有当地甲流防控专家、疾控中心书记黄某、市级医院的教授、哈尔滨市卫生局一名叫田英杰(音)的处长。

在这次紧急会议上,黄某表示,国内甲流实际死亡人数与媒体报导的差距特别大,媒体报导的数据乘以10到100倍都不为过。甲流的防控级别是六级,传染性很强,09年流感来的季节早。信息不透明对医务人员也是伤害。抢救的医生也不知道病人是甲流患者,故没采取什么防护措施,被抢救的病人死亡之后才知道是得了甲流。哈尔滨医学院的一个大专学生在实习时感染甲流,CT检查发现他的双肺呈“白肺”,可是他的同学都不知道他后来死了。

之前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曾公开表示,中国甲流病死率为0.065%,而世界各国平均病死率约为1.24%,比中国高将近20倍。大陆预防医学专家严家新博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世界各国平均数值推算,中国以20%的甲流发病率以及1%的死亡率推算,估计已经有几十万人死于甲流。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甲型流感大流行还没结束,有可能出现杀伤力更强的变种,对此各国政府都在全力防范。而中共却在全力隐瞒疫情,甚至让各地疾病控制中心把疫情视为“国家机密”封锁,这无疑会加速甲流的传播与变种。

人命关天,但中共却只顾自身的所谓稳定,视百姓性命为草芥。在这样漠视生命的政党统治下,任何人都在危险之中。那些依旧相信“盛世谎言”的人就更加危险。

突破封锁、寻找真相,走出中共的谎言宣传,才是自救的前提。疫情面前,真相就是健康、真相就是性命。但愿大陆百姓都能识别中共精致的谎言,找到真相、找到安康。


==生命的绿洲==

(男声)快乐的一家修炼人

就读台湾国中三年级的圣尧,今年十四岁。小学五年级时,圣尧开始跟随爸爸学炼法轮功。他很喜欢炼功,乐在其中。圣尧说他学了法轮功变得聪明了,小学时功课平平,前年上国中一年级时,在全校六百二十九位学生中脱颖而出,并通过了县政府的资优生鉴定。现在遇到不顺心的事,自己学会忍耐,也较能体谅别人。而且身体抵抗力也变强,以前常感冒,现在同学流行感冒时,他却没事。

就读国中二年级的家名,是圣尧的弟弟,今年十三岁。家名说他修炼后,遇事比较不易发脾气,也不容易生病了。

圣尧、家名的爸爸林先生说,他修炼法轮功以前一身是病,花了上百万的医疗费也没能医好。炼了法轮功后,不知不觉的什么病也没了,所以太太、孩子都跟着学炼了。自己管教孩子的方式也改变很多,以前孩子不听话会打会骂,而现在管教孩子时,第一个念头是想到李洪志老师的教导,会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引导孩子,结果孩子也变得很懂事。


==风雨沧桑==

(女声)湖南优秀大学生遭毒打 面部变型 险遭活体火化

2000年发生了震惊中国的高考舞弊案,湖南省嘉禾县507名考生中有203名因作弊被取消当年高考资格。在那样作弊成风的环境下,一个男生凭借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地应试,并对采访的记者说:“最需要的只是能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去正常发挥。”

这个男生就是雷井雄,又名雷岚,他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雷井雄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学习成绩优异。2000年,雷井雄在长沙湖南师范大学读了半学期书后,就被学校推荐到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然而,中共却容不下这样的好学生。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后,雷井雄遭到了6次绑架,还险遭火化。至今仍在非法关押中。

2004年8月18日,雷井雄被长沙天星公安分局绑架和酷刑折磨,几乎致死。在将要火化时,雷井雄轻微地动了一下,被一位良知未泯的女警发现,她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可在场的几个男警却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质问:“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最后雷井雄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

在医院期间,雷井雄继续遭警察殴打,牙齿全部被打松,下巴骨打碎,整个脸被打得没有多少肉了,只有骨头,上面贴着破烂的皮。一个眼睛被打得突了出来,还有一个耳朵被打聋。医院不得不把他的喉管切开出气、用注射器灌食。母亲见他这样,伤心欲绝,号啕大哭。雷井雄的父亲对医生说:我的儿子是好人,他没有犯罪,你们要把他治好。这样医院才用铁夹子把雷井雄的脸固定了四十多天。

后来雷井雄的脸变形严重,左眼睛突出,象肿的一样,下巴与脸型向一边倾斜,脸上伤痕累累。

2009年6月18日,雷井雄在前往亲属介绍的工作途中,在机场再次遭中共警察绑架。据消息说,他已经被非法判刑8年。


==心灵阳光==

(女声)艺术之都蒙特利尔陶醉神韵演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在蒙特利尔艺术中心全加最大的多功能音乐厅——威尔弗莱德-彼莱提尔音乐厅(Salle Wilfrid Pelletier)的首场演出让近三千名现场观众在两个多小时纯真、纯善、纯美的精彩综合艺术呈现中感受到了中华正统神传文化的博大精深。

有北美“小巴黎”之称的蒙特利尔是充满活力的文化、艺术之都,法语民族是懂得欣赏艺术的民族,在这个全球第二大法语城市里,神韵演出似乎唤起了艺术家们对东土文化的久远的共同记忆。

玉妮-帕克(Uni Park)女士是蒙特利尔的一位韩裔艺术家、女演员、舞台制作人兼电影制片人,她看完演出后,激动得对记者说:“我九岁时就有一个梦想,就是组织一台满是亚裔女孩的舞蹈晚会,而今天我的梦想成真了。”

帕克对演员们的努力印象深刻,她说:“他们非常努力,我相信那些演员为了能够达到今天的舞蹈效果,训练了许多年。”

她说:“这场演出总体从视觉上给我感觉色彩非常丰富,充满光明。”关于天幕设计,她说:“我非常喜欢天幕大屏幕这种智慧的做法,将演员和背景融为一体。”

“演出的颜色搭配的非常完美,无法比拟的完美。服装也超越一切的华丽。” 她表示从演出中学到了很多。

麦基尔大学顾问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克瑞(Robert M. Kouri):“整个演出卓越超群,我喜欢演出的整体构图。演出画面很好地跟演出和背景音乐融合在一起。”

克瑞最喜欢“手绢舞”,他说:“真是杰作,我要向演出制作人以及演员祝贺,祝贺他们卓越的工作。去年神韵演出是一场杰作,但今年无法找到任何赞美的词汇配得上形容这场演出的美好。”

在墨西哥出生的著名加拿大服装设计师和视觉艺术家瑞纳提•姆瑞雷斯女士(Renata Morales)今年是第二次观赏神韵了。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真的喜爱这场演出,演员们的训练有素让我惊讶。”“我不仅仅为舞蹈演员们的每个动作称奇,还有为他们的舞蹈方式喝彩。他们的面貌、面部表情样样都完美。”

对于背景天幕的展现,她说:“天幕的设计是我最赞赏的设计之一,当你看到人物从远处的天空中飞来,然后真实的演员来到舞台上,真的是太奇妙了。我想说,哇,真的了不起。这样的场景在不同的演出中不断出现。每到这时,我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她说:“每一个作品都充满喜悦,现在是冬天,但是我感觉是在夏天和春天。一切都是多姿多彩、和谐美丽。”

对于晚会所传递的信息,她说:“我非常喜欢晚会的主题,当今社会好人并不是很多,但是这场演出给我们一个希望——善良的人仍然存在。幸福不是不择手段的寻找美好的东西,不是通过争斗,而是通过美好的精神实现的。

我很尊重这场演出的内涵。这其实是我生命中真的爱慕的东西,我真的相信这些精神上的内涵,非常完美。”


==神传文化==

(男声)李母教子

唐代,监察御史李畲的母亲为人清白正派,对于事理有深刻的见识,对儿子的教育和管束也十分严格。

李畲刚担任监察御史时,得到官方供给的米,拿回家后,李母一量,多出了三升多米,问有关的官员:“这是什么原因?”对方回答说:“供给御史的米,量时不刮平斗斛,自然就多出来一些。这是通例。”李母又问:“用车夫驾车,应该付钱多少?”对方回答说:“御史用车不付钱。”

李母生气了。她下令叫儿子把多余的米退回去,并付了用车的钱。以此责备李畲。

李畲于是弹劾管仓库的官吏,并向上官和同僚们讲述了母亲对自己教诲的情况。当时在场的上官和各位御史听后,脸上都有惭愧的表情。

作为政府官员,官府给他们量米不刮平量器而多给;自用公家车也不必付钱。这些“小事”,官员们都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有小就有大,有其一就有其二。如此推理,还有什么钱财不该得,还有什么利益不该贪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