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4/21/2011)

发表日期: 2011年4月22日
节目长度:9分5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2 KB

9,37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明慧简讯节目,首先是内容提要:

女:炼功音乐在日本地震避难所中回响
男:读高中时即被劳教 郑宝华屡遭迫害离世
女:优秀教师贾文广在天津女子监狱受迫害
男:云南女二监对王春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下面请听详细内容

(女)炼功音乐在日本地震避难所中回响

发生在日本的地震、海啸、核电站事故这一系列的灾难触痛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截至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仍有近十五万灾民分布在一千八百多个避难中心。近几周,一群居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前往灾区,将自己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功法教授给灾民们,希望通过舒缓的动作增强因运动不足而弱化了的身体机能,并释放他们的心理压力。

四月九日,三十多名在日华人法轮功学员从东京出发,分别赶往重灾区之一的宫城县及近距离辐射隔离区的避难所。

其中十名法轮功学员来到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六十公里左右的须贺川市的一个避难所。这是一个空旷的室内体育中心,该处的灾民多来自核电站二十公里圈内的居民,至今仍无法解决的核电站危机令他们心情纠结。走进避难所,即感觉到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担忧的气氛。

这些法轮功学员均来自东京并居住多年。他们表示,生活中都曾受到过善良的日本人的帮助,希望借此机会将自己认为最能舒缓身心压力的法轮功功法教授给灾民,也希望能够同日本人共同度过灾难。

在法轮功学员们离开前,灾民也表达了他们的感谢之情,“感谢法轮功学员们从东京来到灾区,感谢他们带来有益身心的气功,感谢他们那一颗颗真诚的心。”人们一个个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不停地点头致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四月十八日为止,超过一百人次的在日华人法轮功学员分前往仙台市、石卷市、气仙沼市、东松岛市、福岛市等受灾地的几十个避难所,向灾区的人们教授法轮功。其中有的地区被海啸完全吞没,有的地区因为核辐射关系导致较少义工问津的避难所,却在近两周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身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炼功音乐在日本地震避难所中回响(图)-239368.html

(男)读高中时即被劳教 郑宝华屡遭迫害离世

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综合七处法轮功女学员郑宝华,在早年还是一名高中在校学生时就被中共劳教迫害,历年来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的时间加在一起长达七、八年,期间累遭酷刑折磨,被唐山开平劳教所折磨至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不能进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离世,年仅三十二岁。

郑宝华未修炼时是个病秧子,说话都没底气,面黄肌瘦;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全没了,人也精神了。一九九九年郑宝华还是一名高中在校学生,由于中共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她遭到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受到各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郑宝华在唐山遵化讲真相,被恶人诬告,被绑架到遵化洗脑班迫害,遭恶人毒打,十多天后被非法送开平劳教所迫害。在开平劳教所期间,郑宝华遭到开平女子劳教所恶警多次多种酷刑:如被殴打、罚站、不许上厕所,长期不让睡觉,野蛮灌食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郑宝华、刘晓君等因炼功,被恶警发现后,又被铐在教育科的椅子上九天九夜,还敞着窗户。第十天才让她们回班组,可恶警把她们的床板卸下来,把郑宝华、刘晓君分别铐在床架上,这是最残酷的,被铐的人站不起蹲不下,对身体的损伤非常厉害。七天后,刘晓君的身体很虚弱。

十一月十五日,郑宝华吐得更厉害了,而且高烧昏迷不醒。送医院经检查:肺结核晚期,医院想抽血化验,可是医生怎么也抽不出血来了。劳教所怕承担罪责,急忙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她的父母才把生命垂危的郑宝华接回了家。

郑宝华回家后,开平劳教所的恶警还经常频繁骚扰,郑宝华的父母怕女儿再受迫害,整天提心吊胆,寝食不安,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读高中时即被劳教-郑宝华屡遭迫害离世-239352.html

(女)优秀教师贾文广在天津女子监狱受迫害

天津市优秀女教师贾文广坚持修炼法轮功、向民众讲真相,遭中共非法判刑后,目前在天津女子监狱受折磨。此前,她曾于二零零四年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

贾文广一九七四年生于天津武清县城关镇小桃园村,任教于大港油田实验中学、油田一中,是一名优秀的高中物理教师,后嫁到河北区。因先天性心脏间歇,医院告诉治不了、只能养,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买补养品的。自从修炼了大法后,身心发生巨变,身体健康了,人也变的更有爱心了,受到学生和周围人的尊敬与爱戴。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贾文广被河北区大江路派出所非法绑架,这已经是第三次被非法绑架。贾文广被诬判五年,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被投入天津女监一监区二分监区,备受摧残。一监区大队长穆全福、二分监区王队和刘旻队长不断施压、力图转化她,她在给家属的信中提到‘生难于死万倍’。她不出工、拒绝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天津女监又组建了第六监区,迫害手段更阴毒,共二十名干警、一百四十多被关人员。贾文广被调过来分到一分监区。六监区魏大队长、一分监区队长尹克勤,不但要她思想上转化,肉体上还要干活,遭到贾文广抵制。她们就把活儿分摊到她寝室人身上,每天早七点一直干到晚八点,中间只准吃一顿饭、两次上厕所。人们为了不上厕所,都几乎不敢喝水。周日还要加班,寝室人个个累的不行,矛头都指向贾文广,贾文广不忍心众人受苦连坐、开始干活。一分监区队长尹克勤搞株连迫害,却辩称“我没给她定额,也没有要她加班。监室不能留人、零监室,这是监狱局的规定,是制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优秀教师贾文广在天津女子监狱受迫害-239356.html

(男)云南女二监对王春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云南文山州法轮功学员王春兰女士,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在狱中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因此丧失记忆力,二零零九年回家至今,仍未恢复。

王春兰女士,三十八岁,原文山州工商局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她体弱多病,最严重是患上难以医治的“乙型肝炎”,全身疲乏无力,到处求医也没有好转,还经常失眠,性格变得孤僻,脾气暴躁,常和丈夫争吵,容不下别人的半点不是。自一九九七年七月王春兰修炼法轮功以后不到半年,她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心灵得到了净化,她改掉了过去许多坏毛病,精神开朗了,脾气没有了,家庭也随之和睦了,单位同事都讲她修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王春兰女士坚持信仰,“六一零”不断给其单位领导施压,单位领导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积极配合“六一零”对王春兰进行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和九月两次强行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王春兰被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不准回家,不准与别人交谈,不准与外界接触,全封闭式的进行洗脑,一直到洗脑班结束后才允许回家。

从洗脑班回家后,由于王春兰女士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六一零”人员继续对她进行监控,经常到她上班的地点骚扰、威胁说:如果你还要继续信仰法轮功就把你送去劳教所。女士被逼得离家出走。她离开单位半年后,单位就将她开除了。王春兰没有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收入,给家人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为了生活她开始租房子开店,但是“六一零”人员仍然一天二十四小时对她进行跟踪监视,并时常到她的店铺骚扰恐吓。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中午,“六一零”人员和文山县公安局恶警吴宝臣、陶正武、尹惠岚等六、七人窜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财物,并将她绑架到文山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被强迫做奴工,经常干奴工活到下半夜二、三点才允许睡觉,早上七点就要起床,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由于长时间的超负荷劳动,得不到休息,身心受到极大损害。

王春兰女士二零零九年回到家中后,“六一零”人员还在继续对她进行跟踪监视,对她和她的家人的电话进行窃听;“六一零”还利用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的工作人员经常对她及家人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云南女二监对王春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239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