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2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3月2日
节目长度:60分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84 KB

56,37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河南大法弟子慧真的文章: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以下是我的修炼历程,就算是向师父和同修们做个汇报吧。
一、在邪恶压顶的日子
我是九八年五月一件偶然的事情让我走入修炼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每天在电视上反复的污蔑、造谣、诽谤大法和师父,我的心都要碎了。我面对着电视喊造谣。家人害怕的说:看来法轮功又要挨整了!你就别炼了,别给自己找麻烦。我说:为什么?我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高尚,我为什么不炼!家人说:你看电视上都说了,你师父在国外过着好日子,让你们在这里受罪!我含着眼泪说:住嘴,不许你胡说,我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这有错吗?如果我们人人都这样做,还会有坏人吗!如果我师父今天来到我这里,我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我师父,我决不能让我师父去受罪!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要学法三讲,然后再看师父各地讲法。这给我以后修炼打下了基础。
九九年十月份我从同修哪里得到一张传单,说的是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事,使我心灵为之一震。同样作为大法弟子,师父在蒙冤,大法在受迫害,别人能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为什么不去!我要去北京,我也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破除了心理障碍和家庭的阻挠,毅然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历程。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连续去了北京三次,并在当地集体炼功证实大法一次。连续被非法关押了四次。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做饭,突然有人敲门,我一听是单位的领导,没多想就把门打开了。结果進来了五、六人,除了单位领导和单位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外,其余的穿着警服,他们上前把我手里的米锅一把抢过放在一边,边拽着我说跟我们去一趟,不容分说推着我就走。来到单位的招待所告诉我,这里是办“学习班”洗脑的,直到放弃修炼法轮功才让我回家。而且派了几个人轮流看着我。他们的工资从我的工资里扣。过了大约有三、四天,来了一群好象是什么市领导之类的人物,進来就问:怎么样?我说:我又没干坏事,你们关我干啥?当个好人还犯法了,真是岂有此理。什么世道好坏不分了!有一个人问我:国家不让练了,就别练了。我说:我炼功是我自己的事,我妨碍别人了吗?我信仰真、善、忍对国家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且,我以前一身病,现在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思想道德高尚了。我与世无争,什么矛盾都是找自己,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为什么不让炼?我这样做有错吗?他说:没错,你说的真好。我说:这是我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你们说现在的人有几个能做到!可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做到的比比皆是。而且,你看现在的麻将桌上,歌舞厅里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没有吧!因为,我们是用高标准要求自己的。不好的事情,不好的行为我们都不做。他说:你是党员吗?我说:我不是党员,但是,我敢说我的思想境界要比党员高。现在的党员当官的搞贪污腐败,抓钱的,搞小姐的,根本不懂得什么道德,做的都是损人利己的事。他们一致说:我发现你们法轮功的人可真会说呀!我说:那是因为我们学的是同一部法要求也是一样的,我们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他们站起来说:真会说,真会说……然后悻悻的走了。(后来得知他们都是610的)过了两天,我就被非法劳教了。
二、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大约有半年时间,一天同修找我,把我带到了资料点。到了后,同修说我想让你来做资料!咱们这里的资料找不到合的人做,我觉的你最合适。我愣住了,各种心都出来了,最大就是怕心,连续的遭到非法关押迫害、甚至劳教。家人精神压力快崩溃了,我能出来做吗?会不会再被……心里七上八下的非常复杂。我想既然安排让我做资料,也绝不是偶然的,我就应该好好做,如果大家都怕、那资料让谁去做呢?我向内找,还是怕心作怪,怕做资料被抓、判起来更重。我认识到这颗心不是我,怕的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不能干扰我。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从此,资料点成了我的修炼场所。我们使用的房子是同修的,已不住人了。房子很薄,是顶层,夏天能晒透,又热又闷使人透不过气来。为了不让周围人听到机器的声音,窗户用塑料布已全部钉死。冬天屋里冻得结冰,有时不小心撒上了水走路都打滑。为了减少麻烦我们从不喝水,也没有水喝。進屋就不出来了。每天下午一点从家里出来,骑车四十分钟左右吧。晚上七点左右离开。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为了让同修过年能多救人,我们都是做资料干到很晚才回家。我记得有一年大年初三我从资料点出来,天已经黑了,一看自行车没气了,看来是扎了个洞。我推着破车一直推到家。一路上也没一个修车的。(因过年修车的没出摊吧)资料点的日子非常辛苦,无论天寒地冻、风雨交加,无论赤日炎炎、酷暑难耐。我都照常去做资料。什么节假日,什么逛街买东西。我从来没有,也想不起来。我们不但要做资料,还要给同修送资料。有的同修家单元门锁着進不去只好在门口等着,一等就是很长时间,人心起来了也想发火,但是我忍住了。因为这是我大法弟子的职责!
二零零六年我们当地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文化又不高,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学习电脑技术,经过这些年的魔炼,我从一个对电脑什么都不懂得人,现在我已经可以独立的操作电脑了,并且学会了打字、下载、打印、编辑当地真相资料、刻录光盘及更新编辑真相光盘。但是,我做的资料有个原则必须按明慧网出的资料做,别的网站的资料我是不做的,所以什么新奇的东西我这里都没有,我也不去看。我觉得资料点的路必须要走正才行。同修拿着我做的资料每次都赞不绝口!我想只要用心做好我们的项目,让世人得救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目地。其实我们的精美资料是明慧网同修的辛苦付出,我们只是做一做现成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的一切能力全是来自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慈悲呵护啊。
三、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晚上我和同修一路去讲真相,被几个不明真相的小伙子诬告了。我们一直没发现,等到两辆警车前后堵截直接开到我们面前我们才发现,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我告诉同修:什么也别说,就是发正念解体邪恶的一切安排。我们俩人就一直发正念。有人问话就讲真相,我和他们讲:善待大法有福报,法轮功是在救人啊,将来有大难来临,你们不明白真相失去了生命,多可惜!你们不信神佛的存在,是因为受的邪党教育,无神论的毒害。其实神佛是存在的,他无时不在的看护着人的思想行为,为什么善恶有报呢?做好事会有好报的,做坏事有恶报。这是天理!任长霞是怎么死的,罗京是怎么死的……我给他们举了几个例子。他们听了没有吱声,一个一个出去了。我和同修继续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帮助,我同时也在找自己的漏,这些日子做事心起来了,没有认真对待学法,学法时思想溜号,糊弄事。让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左右進来一个警察,走到我面前轻声告诉我:你们走吧!东西别拿了。(指光盘和资料)我和同修从屋里出来,同修推着车在前边走了。这时我不经意的回头望了一眼,一个场面震惊了,只见警察们全部齐刷刷的站成了二排在看着我们。我微笑着向他们挥挥手。出了门我的泪流下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们啊!有惊无险的事例还有很多。
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使我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要写的东西很多,但是离师父的要求还是差得太远。师父总是鼓励我们:“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为历史的责任赋予了你们这么大的重担,历史的使命使你们在关键时刻必须担的起这历史的责任。”(《什么是大法弟子》)看到师父对我们的期望,我们更加应该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一定要配得上师父赋予我们的满苍宇众神都羡慕的伟大称号“大法弟子”。让我们共同努力、担负起历史的责任、携手加油吧!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承认经济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我被恶警绑架,被冤判四年,在狱中丈夫与我离婚,孩子判给了丈夫,工作也失去了。二零零七年我出狱回家,有一种非常凄凉的感觉,无依无靠,也没了生活来源,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我开始大量的学法,慢慢的清醒了,不能等,不能靠,我得去找工作,我去找社区,出门时跟师父说;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能没吃没喝的,请师父加持我。
我找到社区要求解决工作,社区要我把单位开除我的手续拿来。于是我去找单位,单位给我一份除名手续,上面没有任何人签字。社区的人看了说;这不是开除是除名,是两回事,你还得去找单位。单位人事处的人却说,开除和除名是一个意思。
几个部门这样推来推去,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是邪恶在迫害我,我要否定它,请师父加持我。”我刚这样一想,就听那个办事员又说:“我去问问领导。”把领导找来了,说明情况后,他说:除名不是开除,你回单位去找。我又问我在监狱四年时间,养老保险怎么交?他说免交,我以为我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下:你是说我不用交?他说“是”。我又问:我的退休年龄到了,我能退休吗?他说回单位查可以办。
我回到单位,把养老保险和工龄查清了,单位人说:你的档案得存在省社保,到那去办理退休。我就把档案拿到社保存上,直接就办理了退休。两个月后,我的退休工资就下来了。
在这过程中,我也去掉很多怕心。如,怕别人知道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关進监狱不好意思,怕邪恶再迫害,怕见领导,怕这怕那的。当我把这些怕心都放下时,一切怕的因素都无影无踪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唐山大法弟子的文章:由去年当地同修被迫害严重所想到的
去年对我地同修来讲是极其沉痛的一年,在一年里,有很多同修被绑架或被邪恶骚扰,波及到全市每一个县,当时在全国来讲属于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现在想起这件事我心中还隐隐作痛。尽管这一切都已过去,但这血的教训不能不令我们每一个同修深深反思,在这过程中,为什么邪恶能够猖狂起来。个人认为,在正法的今天,不是邪恶有多强大,而是我们自身的问题太严重了。下面仅就自己所知道的,我们地区主要是我们县过去及现在存在的一些问题写出来,以便于在今后证实法的路上,稳健的走好每一步。
一、部份大法资源没有用在救人效率高的项目上。例如:去年夏天,我地一些县曾经大量做真相小扇子,据说,耗资达好几万元,当时就有很多争议,且不说这样做是否存在不敬师不敬法的问题,仅从资金方面来讲,就是严重的浪费。因为讲真相的小扇子所涵盖的大法真相内容和一张护身符差不多少,所以这样做就是没有把救命的钱用在刀刃儿上,也就是在浪费大法资源。尽管我们的愿望是为了救人,但过程中资金把握不好,造成浪费的话,也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记得邪恶开始大规模的迫害就是从去年夏天开始的。在这儿,不是说邪恶迫害和做真相小扇子一定有必然的关系,但如果我们走不正,就会使邪恶钻空子。
前几天,在和同修交流这一问题时,同修想到自己平时刻录的光盘,在自己的电脑上一试不行的就当废盘淘汰了,结果拿到同修家的DVD上一放就能够放出来。其实这也是无意中浪费大法资源,同时毁了讲真相的光盘也不妥。请同修注意这一点。
二、有些县的协调人尽管做事能力很强,对大法的事儿也肯付出很大热心和辛苦,但由于种种原因,不经常上明慧网或不上明慧网,有时出现邻近县做什么讲真相的项目,就让同修做什么项目。而且有些做资料的同修对协调人又言听计从,就导致有时做出的真相资料不是明慧网上发表的。例如:去年我地一些县在明慧网发表之前,就先做起了自己编辑的真相年历,尽管年历中的画面、文字都来源于明慧网,尽管同修是想提前准备年历为了救人的需要,尽管后来这些年历明慧网给发表了,但个人认为,救人的事很紧迫也严肃,绝对不能过于强调自我,想当然的做,而应该严格以明慧网为准,明慧网发的,我们就做,不发的,我们就不要做。否则就容易出偏,容易出问题。
另外,协调人应该通过明慧网随时了解证实法的一些事情,该多关注明慧网上的动态信息。可能有些协调人由于年龄和文化等原因不具备这种条件,所以应该让具备上网条件并具备协调能力(法理清晰、有责任心、办事能力强)的同修参与進来,让这样的同修了解明慧网大方向,并及时把信息传递给其他协调人。不具备这种条件的协调人可以发挥自己办事能力强的特长,多跑跑腿、多动动嘴,以这种形式参与协调。这样互相取长补短、圆容配合,会使救人效率更高,而且不容易走偏。
三、有些同修把明慧网上的讲真相的材料加進一些其它讲真相的内容。例如:有的同修把《风雨天地行》VCD 光盘加進了揭露本地邪恶的内容(明慧网上发的)变为了DVD光盘進行刻录。或许有些同修认为这没什么,反正都是来源于明慧网。但这样做使光盘内容变了,名称并没有变,在这点上我们没有做到真,另外这种行为也侵犯了明慧网的版权。大陆大法弟子可能对此不以为然,这种想法其实是在中共邪党社会形成的变异的思维观念,在修炼中这些观念必须得清除。
四、有些同修在敬师敬法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有些同修把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存在U盘中,有的同修存在MP3中,认为听起来很方便,有的同修对师尊的讲法应该改字的还没有改过来,自己在这点做的也不好。其实这些问题在明慧网上有过很多交流。师尊在讲法中早已把旧势力的“他”改为了“它”。我悟到:如果不改过来的话,可能就会给旧势力残存因素提供一定的生存空间。
五、我发现周围很多同修三件事做不全,总有漏项,拿自己来讲,很少做到静心学法,五套功法几乎没有做过一步到位,夜间十二点的发正念基本都不发,至今还没有突破面对面讲真相,遇到矛盾没有形成向内找的意识,更谈不上形成向内找的机制。上述这些表现就是没有听师尊的话,“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
还有个别同修根本执著不去,在同修中今天和你说他,明天和他说你,有时不说实话,疑心重,容易主观猜测同修的言行;在证实法的事情上有时里外不分,自己做错了也不承认;有时抓住同修的善而被邪恶操控肆意发挥自己的魔性,甚至对同修大打出手,常人心起来根本就不象修炼人,之所以把这些现象指出来,是希望我们同修都好好向内找找,自己的所作所为离师尊的要求有多大差距。向内找不是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浮于表面的向内找。而应找到深层的根源,这样才能把不好的观念、彻底清除执著。以便于在今后证实法的路上修好自己,少走弯路,多救众生,让师尊多些欣慰,共同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几篇文章:

关于神韵光碟的制作与传播 32
也谈关于神韵光盘的制作 35
制作神韵光盘一定要检查刻录质量 37
两个曾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退党的故事 41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关于神韵光碟的制作与传播方面的交流
师父讲:“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
经常有同修说:我们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可是我们有多少人能真的跟上?正法每到一个新的形势,都是对我们修炼的一个检验,也是我们放弃观念、去掉执著的时候。《九评共产党》出世,我们有一批人跟不上,那么用神韵光碟在大陆救人我们又做的如何呢?
几年来,我地及听到的周边地区一直有关对神韵的不同做法的争议。也可能大陆有很多地区也存在此现象,因此写出来抛砖引玉,共同探讨,走正我们的修炼之路。
从形式上讲,以前我们对待神韵与其他真相光盘没什么区别,从制作与发放谁也没有去想有什么不同,因此也没有什么争议。自师父亲自做神韵,实际上是师父直接用这种形式在救度众生。我们是助师正法,因此开始在光盘的制作上有了新的要求,制作打印光盘与包装,于是就出现了争议:有要求制作打印光盘,有同修偏要做普通光盘;当打印光贴上出现“赠品”二字,有同修悟到神韵光碟要当面赠送,以便接受的一方能看、能明白真相,而有同修就说那样送得太少,不如到处发。这样很难配合到一起去,只好各走各的路,于是出现两个方式,一方少数同修坚持制作时做好的,传播时当面赠送。另一方多数主张大面积散发,大量制作,顾不的包装(只是把打印的光盘放在PP袋中),不注重光盘质量,只要能做出来就行。认为发出去就可以救人了。
几年来不断出现邪恶的迫害,仍然不能静下心来向内找一找,继续坚持自我,证实自我。买光盘经常被商家糊弄,买到次品盘也照样做神韵光盘,参与散发的同修被绑架、被判刑,参与的大资料点被迫拆散。以前邪恶没有办成过的洗脑班,接连几年出现,而且被迫害的同修踏着师父法像出来。当大面积散发的光盘供不上时,就会向当面赠送的小资料点伸手,让给做几百套神韵光盘,有同修不加思索或不知道用于散发,就给做了,当有同修拒绝不给做时,还会受到语言打击,弄得同修也犯嘀咕。做出的光盘送到同修手中,同修也未必主动想做或真正理解,机械的发了出去。就这样上挤下压,表面看轰轰烈烈,大家都很忙,但救人没有实效。
我们都知道救人的是法,如果我们所做的不符合法,邪恶就有理由干扰,不但救不了人,也没修自己。
神韵每年都是全新的,包括服装都是手工缝制。如果我们在大陆制作的光碟刻录、封面、包装质量和品位都不合格,到了世人手里那就不会重视,大量的散发,人们不看、随便丢弃,等等,这些损失的部份是不是我们让世人犯罪了?
几年来的关于神韵的内部通知都写着这样的话:“请注意:做神韵光盘的过程也是每位同修的修炼过程,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可真到要我们负责的时候,谁能负起这个责任?我想既然我们做就应该做好,按着明慧网的要求:“要求刻印质量高、封面打印质量好、包装到位。”“建议使用质量好的光盘,并制作美观的光盘包装,例如直接打印光盘封面图片,使用光盘贴,以及美观的光盘封套等。”
师父在法中讲:“神韵演出这件事情我不是要大家非做不可,因为它也是一个救人的项目,可是大法弟子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你们要做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否则你就别做。我不是叫全世界每一个城市都要演神韵,我是说你真的要做你就一定要做好,否则就别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都说神韵光碟重要,都想要做神韵光碟,可又不往好做,比如一说做包装盒,马上就说那太费事啦,不想做,或想用其它方法代替,真是很复杂的心性执著。在大陆制作和发放神韵光碟,实际上是在救人的过程中修好自己。神韵体现的是整体配合,整体的力量。师父讲:“师父一直有一个想法,如果我们光靠演员演的好不行,当地大法弟子要配合不好、做的不好,观众也不会来”(《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我们在大方向上都不能统一,怎么去谈配合?向内找一下我们很多同修的做法,师父在讲法中已经讲出来了,还是坚持自我,希望找到更好的符合自己的理由。以前做《九评》我们很多人做的很好,很吃苦,如今把神韵当作普通真相资料一样去按照个人意愿去对待,是不是没有学好法、没有严肃对待?
对于神韵光盘要广泛传播。我的理解是:传播是人传人,发一个就尽量让那个人能看碟、真正把那个人救了,而不是大面积散发的满地都是就算完成任务了。都是你认为珍贵才去传给他人,这样被传者也会接受这样的信息,重视起来,才会观看,才能得救。而所说的“发放”(散发、铺撒)则不同,发放者会有各种复杂的心理,有的是被动的在做,有的会很不负责任。有一同修讲:“城里的同修送去的神韵光盘,开始想当面给,给了几人都没人要,最后晚上就发出去啦。”试想当面给没人要,晚上把那些光盘都散发出去就能救人啦?交流下去才认识到,做事的同修根本没有认识到神韵的重要,自己都不愿意看,也看不明白神韵演的是什么。这样即使做事也是人在做事,就这样同修没有修上来,就让同修被动参与,其实是不负责任的。类似这样参与的事情很多,就不一一举啦。
很多同修不是在正念下救人,发资料习惯啦,有资料就发出去,救人的实际效果达到没有却不闻不问。一次一同修问我:神韵VCD的盘中有一张盘怎么放不出来?我拿了一百多套都是这样。我说:你拿回来,我看一下。同修说:都发出去啦。听得我内心很不是滋味——世人拿到这样的光碟,会对神韵和法轮功弟子有正面想法还是负面想法?这是救人吗?
神韵光盘海报上写着:请留意寻找。我想这是让世人主动想看神韵,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没有主动去传播神韵,那么世人怎么能主动呢?如果我们不想正确对待神韵,那你可以做别的,如发其他真相资料、真相光盘等,不是有很多事情可做吗?理性认识到位了,才能做好。“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救人的人和形式都是为了把人救了,而不是“做了”就行了,救没救下来不管、自己的行为是否造成负面影响也不管。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谈关于神韵光盘的制作
近几日,因为资料点制作神韵光盘,交流中对制作神韵光盘采用何种方式的认识,差异较大,也有的不知以何种标准制作包装。自己就想为什么师父关于神韵的相关讲法已经学了很多遍,认识也是明确的,知道应该是最好的制作,才配承载神韵这个世界超一流品牌,几年来同修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也谈了许多,各地在实际制作中为什么还会重复交流文章中提到出现的问题呢?为什么总习惯于以自己个人的想法和观念为标准、“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你有你的千变万化、我有我的一定之规”呢?
中共邪党强权统治大陆几十年,它系统的给生活在大陆的人灌输党文化、无神论,就是将一种变异、有毒的物质侵入到生命构成的一定范围,从而控制、干扰生命的选择,虽说我们修炼人都知道中共邪党破坏了传统文化,但是就我们所知道和理解的传统文化,理解的对神佛的敬畏和感恩,也是旧宇宙坏灭时期的表现留给我们的印象,对于真正的、正统的传统文化,我们已经不知道了。比如:在修炼者敬师敬法的某些表现和形式上,也是把我们看到的大陆宗教中流传的表现和形式借用过来的。人类对神佛敬畏最好时期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已经完全不知道了。神韵就是将这些我们不知道的告诉了我们,展现给了我们,而且用最纯正的能量清洗被污染的生命构成,现在的人类不是没见过什么是纯正的标准吗!神韵展示出来了,这就是标准。
关于神韵的制作,大陆同修一直存在不同的认识,对照师父的讲法,向内找认识到:以前我们在讲真相大量发放真相光盘的过程中,也形成了在那个层次的认识,现在传播神韵,法对我们的要求提高了,以前的认识就成了我们進一步提高的阻碍。制作神韵光盘,参照人类社会有效的方式,不能参照大陆流行的做法,大陆社会只顾当前,不顾长久,只讲数量,不讲质量,不讲品牌的习俗是党文化的效应,不知不觉中也干扰了我们的正念。
如果我们走進一家正规的卖光碟商店,问一下店主什么样的光碟包装,人会珍惜,长久保存,问一下来商店购买光碟的顾客,什么样的包装他会购买珍藏,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对人们心理了解还是有差异的,常人中有句话叫“物以稀为贵”,得到的太容易了人也不会珍惜,我理解这也就是神韵海报中写的让人“留心寻找”的意图之一,所以我们以前那种覆盖式的发放真相光盘方法,对于推广神韵就不适合了,因为自己只是在散发,而无法对人是否被救了负责。
我个人悟到,今年神韵光盘制作要有光盘盒,还要用铜版纸打印明慧网提供的光盘盒内帖,光盘也要打印,是做正规的品牌,不是地摊货。可能有同修想:现在救人这么紧迫,以前那种做法数量都显的少呢,这样制作要求高,投入大,数量少,不是耽误救人吗?也许改变一下我们的观念,会出现不同的状态表现。地摊货是否配得上神韵演出的形象和品质?做成象廉价地摊货那样的东西大量散发,数量虽大,但到底有多少达到了救人效果呢?还是只顾自己发了、做了,就把发散出去的光碟数量等同于救人的数量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在世人中越是稀有、越是有口碑,越是正规庄重,世人就越会当宝贝一样的把神韵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传看,这样神韵在世人中传播的就越快,人们就会主动留心寻找神韵。所以我们自己首先要放下我们执著自我观念、执著时间的人心,按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的方法去做神韵光碟,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能有些边远地区没有见过制作正规的神韵光盘,希望有制作很好的同修发一些实物照片,介绍一些制作经验到明慧网上,各地同修也好借鉴。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华云的文章:制作神韵光盘一定要检查刻录质量
最近明慧网上连续发表了同修写的关于对制作神韵光盘的文章,提出制作神韵光盘要正规,要有精美的盘面和相应精美的盒子等,以与神韵晚会演出的盛事和神韵的档次形象相适应。
但是,最近我们前后拿到二盘二零一二年的神韵光盘,表面盘面很美,还有正规的盒子,但我们播放拿到的第一盘时,画面出现很多暂时停顿、马萨克和闪烁等现象。当时我们想:好不容易看到今年的神韵,但画面质量不好,会影响效果。如何能制成完美的光盘?想了一夜,也没有想出好办法来。第二天用Nero软件在电脑上复制刻录光盘,刻录出的光盘,画面没有一点以前的缺点,我们明白没有师父的帮助这是不可能得。我们拿这个光盘给同修看,都认为画面清楚,质量好。但是还是要求等大量制作吧。我们就想:不论大小资料点,都应该把保证质量放在第一位(刻录质量和包装质量并重),因为这是在紧要关头,师父让我们拿着救人用的。
后来我们又拿到第二盘有精美盘面的光盘,播放时还是出现许多次暂时停顿等现象,影响了播放质量。是否能建议制作者能像工厂出产品那样,出厂前检查一下质量,不合格者不能出厂,否则影响不好。大量制作更要注意质量问题。

各位听众朋友,欢迎您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两个曾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退党的故事

下面是发生在我身边两件真实的退党故事。过去我一直错误的认为大法弟子是被迫害最重的,通过这两个例子我才真正理解到世人才是真正受毒害深重的人,大法弟子不去救,他们就真的永远失去了未来。我的思想和心態也有所轉變,不再是“我来救你”這種居高临下的心态,而且认识到救度众生是自己兑现史前誓約义不容辞的責任。

以前不听真相的老校长退出了邪党

老郑退休前是中学校长,很自负,但很热心公益事業,可是只要一听到法轮功三個字便拉长了脸,转身就走。这些年很多同修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真相资料也不看,还常毁掉楼道里的張貼的真相。他的妻子已經三退了。年初,我先请他的妻子寻找机會跟他多聊些真相的事,他的妻子说:“他认不清历史定给人类最大的恶魔、邪党对中国人对全世界的毒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认准的事谁也说服不了。年纪大了随他去吧。”可是师父的话总是在我的耳边响起,師父在經文《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說:“真心希望世人都明真相、认清历史定给人类最大的恶魔、邪党对中国人对全世界的毒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走出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真心希望众生都能得救!”在經文《致欧洲法会》中,师父还严肃的告诫我們:“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师父还一再强调“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我想:老郑不也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吗?在人间他迷失了,罪在邪党。我也了解到,当初老郑家“成份高”被邪党整的很苦,他靠自己的勤奋和出色的工作,在找人生出路時,被拉入邪党、被提拔,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被洗脑变成了既得利益维护者。于是,我有意识的与他多接触,真诚的赞扬感谢他无私的为居民创造很多生活上的便利,但他就是回避大法真相这一话题。整整五年过去了。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我抓住“庆江亡,除邪灵”百姓放鞭炮的话题切入主题,在两个小时讲真相中,师父赐予我的智慧如泉水喷涌,破除了邪党灌输给他的一个又一个死结。随着讲真相的深入,他拉长的脸慢慢的放松了,淡淡的红晕爬上了他的两颊,他以“郑义”為化名笑着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第一次接受了大法真相材料。本性复苏了,生命得救了。

曾经“根红苗正”的袁大姐退党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去北京护法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回家就被管大院的袁大姐监视起来了:警告、跟踪、監聽她都干。我了解到袁大姐是所謂“根红苗正”的人,被選為市优秀邪党党员。文化大革命时,当中学教师的丈夫被揪斗、关押,红卫兵抄家吓疯了最小的女儿,为了孩子和自保,她与丈夫离婚划清界限。平反复婚后夫妻关系紧张。正象师父在經文《不是搞政治》中所说的:“可是在中共‘一言堂’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中,真的就有一些人被中共造假宣传欺骗住了。其中就包括经历过历次运动甚至被迫害过而后大呼上当的人,也有一些一生出来就在党文化的教育中长大的人。可是他们中确有很多是好人和根基好的人。然而这些人为其党的宣传教育完全迷了心。”为拉近距离,我出门告诉袁大姐,回来跟她打招呼。她生活困难,好吃的我就让她先尝。楼道我从上扫到下并常年保持,但每月的楼道清扫费我都如数主动交給袁大姐。冬天帮她拉雪。她常年住收发室,土炕返潮腿疼,缺柴禾烧了,我就把不常用的旧家具劈了送她烧炕。她心脏不好,我就给她送水送药。渐渐的她对我有了笑脸,说话也柔和了。但是,当我看到她犯病痛苦的样子告诉她默念“九字吉言”时,她仍瞪起眼吼:“住嘴!想吃苦果子吧?!”我聽了心不动,一如既往的善待她。

二零零四年秋高气爽的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她一把将我拽進小屋,小声说:给我讲讲法轮功的事吧,我想听听。从此,我经常一边帮她干活一边讲真相。二零零五年新年后,她对我说:“大法真灵,我心不难受了,也有劲了。我也要学大法,李老师,收下我吧,我也要做真善忍的好人。”这时她才告诉我,市“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都找她下任务并以看大院的工作要挟,要她盯住我,放线钓鱼。她笑着说:“他们都知道我是优秀邪党黨员,对我可信任了,我就说,放心吧,我黑天白天的盯着她呢,有情况我马上报告。这些年我亲眼看到只有法轮功才是好人。妹子你放心的炼吧,我看着他们呢,我不叫他们上楼去捣乱。”我的眼泪哗的淌了下来,原来她一直暗中不露声色的在保护着我。

二零零五年荷花盛开时节的一天,袁大姐回家吃晚饭,不知怎么被挂到汽车底下,她说:“当时也没害怕,还觉着有人把我的手脚并拢,紧贴车轮却没压着。司机要拉我上医院,我不去,又送给我钱,我想起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讹人,我沒要。司机和围观的人都说,今天可真遇到好人了。”我告诉大姐是师父保护她还命债呢。她马上双手合十千恩万谢师父的救命大恩。从前居民往大院扔垃圾她就大骂,现在忍不住骂一句马上向师父认错,看到我就象孩子似的喊着,妹子,我又骂人了,我一定改,李老师,我再也不敢了。但劝退时她还说考虑考虑。

二零零六年,当柳枝轻摇柳絮飞扬的一天,她对我说了一席话:“我是老××党员,我从心里信它,热爱它,我拼命工作,为它争光。……这么些年过去了,我亲眼看到法轮功和××党说的完全不一样,黑白大调个了。要是没有法轮功我被它骗死还给它唱赞歌呢。现在我看透了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党,它永远再也别想骗得了我了,我连它的一个字都不信了。我三、四年不听广播,不看电视了,共產黨没半句真话。妹子,帮我退党!”我望着她背后那颗高大充满活力的柳树说:“用‘春柳’两個字做化名退出邪党吧!春天,万物苏醒,柳树又有顽强的生命力。”她说:”好,就用‘春柳’帮我退个干干净净。”分手时,她说:我只信法轮功了,跟李老师走到底了。我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我看到了一个生命被其不容置疑的绝对信赖的邪黨愚弄、欺骗、抛弃后清醒过来时,那种极度的愤怒、极度的痛苦与自责和愧疚,還有獲得新生后那种发自心底、溢于言表的无限喜悦。

各位听众朋友,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裡。感謝您的收听,我們下期節目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