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4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7月31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7 KB

56,25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看到同修的不足 找自己的执着
仰望师恩
不要泄露自己和同修不必要泄漏的个人信息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正心的文章:看到同修的不足 找自己的执着

按理说操心整体、关心同修,这是正念,可到我这,我总是把握不好这个度,由于层次所定,人心的作用,到我这就显的有些“过”,再好的事过了就是执着。修炼本身是去执着,可我又产生了新的执着,这哪能行!这个对“整体”与同修的执着,我认识到几年了,到现在也没去干净,准确的说还是把握不准。

下面我想举个例子来说明,由于我对同修的执着,也引起了同修的依赖心,更严重的是无形中干扰了师父为同修安排的修炼路。这不仅干扰了自己修炼,也影响了同修。

大约在三年前,有一天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去找同修,偶然中遇到一位从农村来的同修,一见如故,似乎在哪见过,一点也不陌生。和她谈话中知道,她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邪恶的干扰与迫害,表现在这个空间是家庭无理取闹的事情太多,使矛盾步步升级,这个关难过不去了,她不是去信师信法,而是想逃避出家上寺庙。我听到后,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滋味。是人心怜悯她,还是为师父难过?师父讲了十几年的法了,还有这么多愚徒,还有这么愚的想法。这分明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看她在法上真的不明白,我想到自己,为什么今天要来?为什么会遇到她?修炼中能有偶然的事情吗?于是就想和她切磋。

从交谈中得知,她当地修炼环境从迫害以来很多人都不修了,她能坚持下来也是不错的了。我也想到市里的整体环境也是跟不上正法進程,更别说县里的人。我的内疚与责任感不容我多想什么,就在自己所在境界对法的认识,慢慢和她切磋交流,从最基本的法理谈起,从她能理解的、能接受的谈,并举例说明。她听得很认真,明白了许多。同时我又告诉她要多学法,以法为师,信师信法,清除邪恶,修炼中最基本的三件事要平稳、平衡的怎么做好。

她回去后真的认识到了,也做到了,修炼状态很好,包括身体外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法的认识有所提高,境界也升华了,讲真相的力度也加大了。这分明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因为你在法上,法会显现威力的。这一层过了,再提高还会有关难要过的,还要继续静心学法、集中思想发正念,还得继续在法中悟,在法中修。

可是她产生了错觉,认为和同修切磋好。后来几次,遇到关难过不了,就想来市里找同修,而不是把魔难看成好事,要向内找,要清除邪恶的干扰,是该清醒的悟一悟,是否能横下一条心真正闯关。而她却被邪恶带动,什么也做不了,感到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向外求,不知不觉产生了依赖心。这事对我来说也是有责任的,一开始认为应该帮,后来被她那种能吃苦,能忍耐的实修精神打动,产生了好感(情),再说她每次从百里之外,丢下农活来切磋,我真的不忍心拒绝,也想满足她的愿望。可是修炼是严肃的,修炼是要走自己的路,得自己去修、去悟、去付出、去承担,得向内找,不能向外求,任何人也代替不了。我也不止一次的告诉她,只有法能破邪恶,只有师父能加持你,但前提是你必须横下这条心去闯关,你做不到的师父能做,只要在法上,没有闯不过的关。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她的难大了,主意识不强了,正念不足了,就又来找我了。我已经感到不对劲了,我也不能从心里去怪她,我该好好找找我自己了。

我认真的一找,她的依赖心和我有很大关系,一是执着同修的心还很强(产生了情),二是帮人这颗心老认为是无私也是在修自己,其实在很深处还有比别人强的心,还有那好为人师的心,还有夸夸其谈不修口的执着,说严重点就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法。不管哪里出了问题都是让同修修的,不是自己想当然就能解决的(“想当然”是悟性和境界的局限的反映)。有时看到问题长期不能解决,还有急躁心,还有不满的心和嫌弃的心。虽然说也能做到默默弥补,可总是达不到心不动的慈悲境界,有时也明白是人在修,矛盾、问题的出现就是用来修的,可是老是在追求完美心的作用下,会产生不该有的执着。修炼难,悟更难,做到才算是修。我决心去掉这个执着。

最后想说,如果同修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希望能理解,能明白我的用心,也希望你去掉那依赖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恩浩荡,佛法无边,加上你的正念正行,那就无往而不胜。师父就在你身边,只要不往外求,坚信师父与大法,你修炼中的神迹还会层出不穷。以上所写如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法粒子的文章:仰望师恩(之一)

发正念的经历

我96年得法,半年以后天目开了,一开始只是时不时看到另外空间一些景象。2001年明慧网通知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那个时候,我天目一下子能看清很多邪灵烂鬼。第一次全球共同发正念时,由于邪恶极多,我另外空间身体被伤得很厉害,在人这层表现身体疼痛了5天,连全身骨头甚至指尖都痛。随着时间推移,我发正念的能力越来越强,很快就能把自己能看到范围之内的邪恶清除干净,然后我打出去的功到处去寻找邪恶,灭尽它。那时我经常把那些低灵烂鬼吸到手心,用功能把它化掉。一次发正念时我看到很多的蛇,我把那些蛇吸到手心准备把它们化掉,当时心里起了一点点怕心,瞬间蛇就从手心钻進我的身体,我一害怕,自己排不出去了,我喊师父救,师父帮我排出去了。

从那以后发正念时我经常给自己身体下上一个罩,邪恶扑过来时碰到罩就化掉了。当时我天目看到的都是最低层次的邪恶,象蛇、烂鬼、虫子等各种各样的低灵。当时自己没悟到要把控制那些低灵烂鬼的层层旧神找出来灭掉它。

后来由于自己对法理解不好,担心天目看到东西把握不好掉下去,出于保护自己的人心,自己不想看,天目看到东西就少了,自己也不想主动去看,也不主动去找另外空间的邪恶清除它。发正念时大多数情况和天目看不到的同修一样发,自己心里也比较踏实了,觉的不存在由于天目看到东西把握不好掉下去的问题了。

直到前两年丈夫(同修)跟我交流后,我认识到自己在天目的问题上理解错了,师父对每个学员安排的路都是最好的,天目开了不是坏事,天目开了有天目开的修炼状态,特别是现在另外空间有邪恶迫害的时候要充份发挥自己的功能清除邪恶,这是好事。我在发正念时就开始主动用天目看,寻找邪恶,并调动自己的功能清除邪恶。

刚开始我看到的只是最低层次的低灵烂鬼,我从师父法中悟到那些低灵烂鬼都有层层层层的旧神控制,悟到后我就看到了,看到那些低灵烂鬼的上面确实有层层更高更高的旧神控制,它们呈金字塔形状,从上到下是层层旧神,越低层次旧神越多,处于金字塔上部的是三界外的神,底下是三界内的神,三界外的神占绝大部份,最低层是低灵烂鬼败坏的物质等。我还看到三界内外交界处有层透明的膜样的东西,三界外的神从自身伸出一条一条的丝带样的物质连着这层“膜”,而这层“膜”上又有许许多多的“丝带”连着三界内的层层神,三界内最低层的神直接控制着低灵烂鬼,这些低灵烂鬼也被一层“膜”包着不能逃脱。这些“膜”和“丝带”放大了看也是无数的神组成的。最低层次的低灵烂鬼多的无法计数。看到这些,我明白了在这之前每次发正念清除的低灵烂鬼只是邪恶整体的一小小部份。

我还看到每一个同修从整体上看都有旧势力对他的一套安排,这套安排也象一个庞大的金字塔,由层层旧神和底下的低灵烂鬼构成,大金字塔又由无数个小金字塔构成,每一个小金字塔都专门做一件事情,有的迫害同修身体,有的抓捕同修,有的活摘器官,有的干扰同修修炼……等等等等。

我发正念时站到自己能到达的最高处,把旧神和低灵烂鬼构成的金字塔清除掉,但我发现每次清除干净后下一次又会显现出来,只是密度变低一些。要经过好多次清除才能把这些金字塔清除干净。在后来的发正念中,发现这些金字塔中的旧神和低灵烂鬼在相应的更微观的层层空间中还有,清除完最表层又推出一部份,所以不能一次清除干净。

在旧势力利用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后,我丈夫被邪恶非法关押野蛮灌食迫害后,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长时间咳嗽,经常大量咯血,拖了几年才明显好转,不再咯血,但还是经常咳嗽。我发正念看到旧势力对他身体有一套安排,层层层层都有神在参与,也呈金字塔形状,但当时看到金字塔里有好多地方都是空的,我们理解是他前几年自己否定旧势力身体迫害过程中师父帮着拿掉了。在他身体里旧势力给做了很多安排,在胸部、头部、腹部等身体反映出病业症状的地方,另外空间低层都有密室、坚固的碉堡等,对应在高层是黄金甚至是无色透明样的建筑物,层层层层都有。这些建筑物都用来隐藏和保护邪恶。另外身体里还有大量管道,把这些部份连接起来,里面有很多的坏神,在里面运输一些败物迫害身体。这些管道还直接伸向地狱,有的还和北京邪恶中心相连,不好的东西通过这些管道输送到身体里来。这些管道和建筑物也在旧势力安排的金字塔里。

我还看到我丈夫身体被迫害这么严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曾经与旧势力签过约。在发正念过程中把这些都清除了。经过一段时间发正念,我丈夫身体里旧势力安排的东西基本清除干净了,表现在人这边也没有病业的症状了,只是在我提高以后还能看到更微观处还有一些旧势力安排的不好的东西。

有一次在给我丈夫先发正念清除邪恶过程中,我看到一个旧神把象钢板一样密度很高的一大片业力甩向我,我当时没有坚定的否定,在法理上没理解好,认为帮助丈夫清除了邪恶的迫害,那他的业力旧势力可能会强加给我让我来还。我虽然也知道不能承认,但心里还是有默认它的成份,觉的旧势力这样做也可能有一点道理,所以旧神把业力甩向我的时候我没有阻挡它,也没有正念清除它,更没有把它打回去(我现在知道当时应该把业力打回去)。几个小时后夜里我感觉全身发冷,频繁剧烈咳嗽。天目看到另外空间黑浪滚滚,邪恶黑压压的压向我,许多黑色恶龙在其中飞腾。上面有层层旧神操控。

再看自己胸部有一团篮球大的黑色物质,放大了看是由许许多多的蛇、黑虫等组成。我和丈夫一起坐下来发正念,发了一个多小时,发现邪恶控制不住,邪恶源源不断的补充進来,越来越多,从我的头顶灌進身体,胸部的黑色物质在扩大,身体感觉越来越难受。我们开始一起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这时我看到旧神全部停下来了,不再做了,邪恶不再补充,开始能控制住了。我们继续发正念,邪恶慢慢的被灭掉,越来越少,我的咳嗽也开始减轻。又接着发正念,发了一两个小时,邪恶被灭尽了,我也不再咳嗽了。第二天上午发正念发现胸部黑色物质又变大了,我跟同修交流,找自己哪方面有漏,找到自己的很多执著心,但胸部的黑色物质还在继续扩大,咳嗽也很厉害,后来我认识到自己有一点认识是错的:我认为帮丈夫发正念邪恶有可能把业力扔给我让我给消这可能有点道理,我的这个认识是错的,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直到我认识到这一点,胸部的黑色物质才不再扩大了,再次被控制住了。后来经过几天发正念,邪恶被清除干净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在这几天发正念过程中,我看到自己胸部的黑色物质每次都能清除掉,但下次发正念看到还有,只是变小变淡了,后来发现原来那些黑色物质在三界内有无数备用的,那些备用的邪恶充满了三界内层层空间,包括横向的,纵向的和非横向非纵向的层层空间。当我把那些备用的邪恶都清除干净时,邪恶就真的被清除干净不再出现了。另外,这次发正念还发现,当邪恶被清除掉大部份时,身体症状还是没有表现出明显好转,直到邪恶被清除到只剩下3%(在发正念时我能清楚的知道)时,症状才明显好转,只剩1%时,症状才基本消失。在这里也提醒天目看不见的同修,发正念过程中当我们还没看到这个空间有明显变化时,也不要失去信心,因为另外空间邪恶可能已经被清除的只剩下很少了。

随着自己修炼的提高,我发现自己以前清除掉的由层层旧神控制的金字塔形的一套迫害,在更高层更微观仍然存在,以前清掉的只是更大的金字塔中的一小部份,大金字塔中的小金字塔,比较表层空间的那部份安排,也是直接起作用的,所以清掉后迫害就被否定了,不会发生了,但在更微观的空间中安排仍然存在,但更微观空间中的安排只是备用的,在旧势力抓住把柄要迫害的时候它还会推到比较表层空间来,准备迫害。所以每过一段时间,我发正念时就往高层上冲,一开始是层层层层宇宙往上冲,冲出一层天体后就层层层层天体往上冲……最后我冲到大穹之顶。

在对着邪恶中心北京发正念过程中我看到那里是邪恶的源头,一次发正念我看到那里有一只庞大的怪兽,那只怪兽身体伸出无数条管子,伸向全国各地,源源不断的向各地输送邪恶。怪兽的上方有层层层层的旧神在操控,给它能量。我看到中南海是个大魔窟,它的底部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管道与地狱相连,地狱里的烂鬼和其它邪恶能通过这些管子上来。在对劳教所发正念过程中,我还看到旧势力安排了庞大的一套系统用于迫害,那套系统也是象金字塔形的,从旧势力安排的最高处开始旧神高层控制下一层,直到最低层的低灵烂鬼。每个劳教所底部也都有无数条管道跟地狱相连,而且全国的劳教所又有无数的管道相连,象树枝一样七叉八叉。那些劳教所中的邪恶通过这些管道互相支援,互相补充。

发正念过程当中,我看到不少同修在下走过程中曾经在魔界待过,在魔界时也承认了一些旧势力的安排,给自己今天修炼造成魔难。其实不单是在魔界,在其它层次空间下走过程中也有许多旧势力的安排。

举个例子,我身边有个同修在他层层下走过程中跟其他同修有过恩恩怨怨,在魔界他曾因触犯那一层的法被杀头,被现在一个同修(也是当时那一层次的王)杀了,在今天修炼中他那面还带着要向同修讨债的想法,表现在人世间就是:他做了很多正法的事,但不注意安全,在注意安全这方面法理上也理解不清,有不少同修向他提出来,但他不接受,跟他经常在一起的几个同修都先后被邪恶绑架了,他自己也被绑架了。我看到真正原因是他那面要向那几个同修讨债,在另外空间看他是有意把同修交给邪恶。我个人的理解,那位同修在人这一面不是有意要害同修,但许多同修都看到他在做事过程中不注意安全,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年时间,一直有同修跟他指出来,他不向内找,也认识不到,反而说同修正念不足,就是不愿意改,他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另外空间他不愿意放弃讨债的想法;如果他能在今天的修炼中向内找,正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及时改正,那旧势力的安排就被否定了,同修和他自己的被迫害也就不会发生了。

这里也提醒同修,修炼是严肃的,一定要正视自己修炼中最不足的地方,及时改过来。

有一次我站在大穹之顶,看到在大穹之外有几个旧神在那里商量着要迫害我,原因是我破坏了它们的很多安排,所以它们要除掉我。我看到有一套从大穹之外延伸進来的迫害,我发正念清除,结果我发现怎么清除也清除不干净,那套从最高到最低的安排仍然存在。我跪在师父面前求师父帮,师父表情凝重,对我说:“我一定替你做主。”第二天发正念时我发现那套安排已经无影无踪,彻底干净了,但我看到师父的身体被伤的很厉害,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那套迫害拿掉了,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我知道要彻底清除邪恶,还得主动往高层上冲。在冲出大穹之后,我看到周围还有不少大小差不多的大穹,呈球状。我冲出层层大穹,发现原来的大穹只不过是一粒尘埃,再往上冲甚至连尘埃都不算,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自己修炼过程中,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我每隔一小段时间就自己主动往上冲。在这期间,我看到了旧势力对正法的整套安排,那套安排也是金字塔形状的,高层的旧神控制下一层的旧神,直到最低。这个金字塔呈立体形,横向、纵向都有它自己的一套系统。纵向是从最高层开始,层层控制下一层;横向是每一层次都有从最表面到最微观,越微观越庞大。我对着那套安排清除,每次都发现能清干净,但下次发正念又发现它仍然存在。每提高层次后,我发现旧势力安排的那套在更高层次上还有,以前在低层看到的只是那套系统的一部份。

在这期间,我发现每一个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最低层次的低灵烂鬼在另外许多空间都有无数备用的,例如我看到某个同修身体不舒服,在另外空间他身体里有蛇,清掉后,过两天还会有,后来我看到那些蛇来自一座山,山里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蛇,而这种山在一个空间又有许许多多,而且三界内很多层次的空间都有这样的山,只有把这些山和蛇都一起清掉才能彻底解决。

我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旧势力的整套安排每次清除干净后,下次发正念发现还存在呢?是不是高层的旧神也有备用的?发正念时我随意的看了那套安排的几个层次中的旧神,发现确实有备用的。后来发正念时我意念中就想连同那些层层备用的旧神也一起清掉,发了一段时间发现还是不行,每一次清除干净后下次发正念发现那套旧势力的安排又出现了。后来我想我可能要看清那些备用的才能彻底清除干净,仔细看了以后发现,那些备用的是一个更庞大的一套系统,密度更高,也是由层层旧神构成的金字塔形状,每次清除干净它就从备用的那一套中又推出一些来,所以以前老是清除不干净。我把那些备用的也一起清除干净后,下次发正念就再也看不到了。但等我冲到更高层次上时,发现旧势力安排的那套迫害在更高处仍然有。

为了能更好的清除邪恶,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往高层上冲一次。后来我求师父帮我,我看见师父巨大的手出现了,我在师父的手心里成一小点,师父的手托着我往上冲,每次冲上去后回头一看原来待的地方连尘埃都不是了。有一次,师父又托着我往上冲,冲了无数的层次,师父的手不见了,我发现是自己在往上冲了,周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心里有点怕,但我知道我还要自己往上冲,要突破这个层次,我冲啊冲啊,冲了好长一段时间,突然看见师父就在高处!师父很高兴,慈悲的看着我笑。我停下来了。这时我发现自己在那里呈现一个男神的形像,我盘腿坐下来,这时我看到整个宇宙就在我的下方。瞬间我的身体進入宇宙,变得象整个宇宙那样大,我层层层层的身体同时進入了层层层层的宇宙。我开始清除邪恶。

那一次我知道我冲出了整套旧势力的安排,已经冲到了超出旧势力的最高处,有了很大的突破,能够把旧势力对我的整套安排彻底清除干净了。

在清除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套过程中,我清除完那套由层层旧神构成的金字塔形状的旧势力安排后,又单独对旧势力的因素清除,我看到旧势力因素显现出来,是一个女神的形象,表情非常傲慢,在她的身边延伸出去很多的花瓣,这些花瓣也是由无数旧神构成的。我把它清除干净了。有一次发正念,我发现旧势力那套金字塔形状的安排都清除完了,也看不见了,但在一个空间的地底下还隐藏了非常多的低灵烂鬼,我看到在地底下有一个庞大的象地下仓库的地方,里边分成一间一间的,分别关着老虎、蛇、老鼠等低灵烂鬼。这些东西都是被旧势力安排准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把这些东西彻底清除了,连地下仓库都炸掉了。

在发正念过程中,师父给了我几样法器——碗、球、鞭子、镜子、剑和一支金色的笔,都是自己发正念没办法清除邪恶的时候师父帮我,给了我这些法器。例如,有一小段时间,我发正念时有假的师父法身出现。师父就给了我一面镜子,我用这个镜子一照,那些假法身就原形毕露。另外,这个镜子还能照出生命的本质,使不好的生命现出原形。

还有,一次发正念要清除高层中的一个制造邪恶的中心,一个由高层物质构成的白色的坚固的“堡垒”,我用功把它炸掉,一会儿它又从新聚集而成,恢复原样。我求师父帮助,师父给了我一个透明的球,我用这个球罩住那个“堡垒”一转,那“堡垒”就消失了,再也不出现了。后来发正念时我把这个球放大到宇宙那么大,让球旋转起来,一会儿邪恶就清除干净了。还有一次,我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同修身体的迫害,看到旧势力在同修身体里,在不少空间安插了不好的生命,我清除不干净,师父给了我一根鞭子,我用这个鞭子一抽,那些层层不好的生命都被打出去了,离开同修的身体了。还有,师父给的碗能把所有不好的生命都吸入碗里,彻底销毁掉。而那把剑在清除邪恶过程中威力无比,所向无敌。师父给的那支笔可以用来划掉我们曾经在旧宇宙中签的约,划完后那些约会变成白纸,不起作用了。

在发正念过程中我还看到了自己的护法神,我也能调动他们帮助清除邪恶。每次发正念我也请宇宙中的正神帮助清除邪恶。后来,我想单独对三界内邪恶发一次正念。我来到三界外面,看到三界象一个球,我站在球顶上,我想先看清三界的结构。突然我看见师父从高处飞下来了,师父站在空中非常高大。我看见师父一挥手,三界的门层层层层打开了。我知道师父来帮助弟子了,我请正神和我的法身帮助。这时我看到很多正神和我的法身从空中飞下来了,他们从师父打开的三界之门飞進了三界内的层层空间,我看到整个三界变成一个半透明的球,里边充满了由功构成的象熔化的钢水一样的物质,这些“钢水”在滚动、沸腾,把邪恶彻底熔化、销毁、清除掉。这时,我看到三界内层层空间都有很多败物从三界之门飞出来,那些败物呈黑色,象垃圾一样一团一团、一片一片的。我拿出师父给的碗,那个碗变的很大,那些败物都被吸入碗里销毁了。一段时间后,我看见飞出来的败物越来越少,最后就没了。那些正神和我的法身也从层层三界之门里飞出来,然后我看见师父一挥手,层层三界之门都关了。

有一次我发正念,心里突然有一念冒出来:如果邪恶都清除干净了,大法弟子怎么修?我当时没认识到这个念头是非常不好的,也没当回事,继续发正念,最后也觉的把邪恶清干净了。后来跟同修交流,同修指出我当时动的那一念是非常不正的,我也认识到了。在接下来的发正念中我看到,那次我发正念动那一念的瞬间,从我自己身体里发出功,把一部份旧宇宙的因素包起来,保护起来了,那些正神和我的法身就没办法清除掉它们了,那些被保护起来的旧宇宙的因素仍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我继续往上冲,发现冲出旧势力那套安排后,控制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旧神不再是金字塔形状了,而是象一条线贯穿下来,从最高层次往下都是高层的一个神控制低层的一个神,直到三界,最低层次还是许多的低灵烂鬼。那一段时间,还是师父托着我往上冲,突破的层次是以前无法相比的。

有一次师父托着我往上冲的时候,我想到炼功中师父讲到的我们的功可以一下冲到宇宙之极处,我想自己这样冲可能也能一下子冲到宇宙之极处。当我悟到这一点时,师父瞬间就把我托到了宇宙之极处。后来我发现,那也不是宇宙中的最高,而是自己所在的这个宇宙中的最高处,突破上去后还有更微观的宇宙。再后来,师父托着我往上冲时,我就想我要冲到宇宙的极处的极处的极处,无穷无尽,直到穷尽,这样每次冲突破的层次就更多更高了。

不久一次发正念时,师父托着我往上冲,我看到自己在整个宇宙的中心往上飞,慢慢的飞到宇宙之顶,这时看整个宇宙是一个球体。后来发正念往上冲,冲出更大范围的宇宙时,我发现整个宇宙是一个男神的形像,我在那个神的身体里往上冲,冲出了他的头顶。那个男神的身体也是一层一层有无数层,直到有一天我冲出这个神的最微观,我想这个男神就是整个宇宙。我开始往宇宙外因素的最微观冲,我看到宇宙外因素也是层层层层,那时我悟到我可以走最快的时空。悟到这一点时师父就带着我走最快的时空,很快的我冲出了宇宙外因素,冲出去后我看到宇宙外因素是一个女神的形像。接着往上冲,我发现自己又在一个神的身体里冲,当我冲出这个神的身体的时候,看到这个神原来就是自己。在这以后,我都在自己身体里往我自己最本源最微观处冲,至今也没冲到头。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可是没被正过法的生命它们会用过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来衡量大法弟子。它们觉的你能达到它们认可的标准,那些生命心里才能平衡,才允许你不被干扰的走上来,才认为你有资格救它。其实那些不同层次主宰宇宙的王也在用旧的标准阻挡着正法,觉的自己心里平衡了达到它设的标准才叫你通过,有的它们也知道自己也在被正法之中,也有的它们认为自己是最高的主宰,它们也有的不认同正法的要求。认同不认同它们都不知道正法后什么样。层层众神也都是这样的状态,层层也都是这么想的。如果它觉的“不行、不够标准”,它就会用它的能力直接毁掉它能力范围内的不够其标准的一切,包括正法的情况,实际上虽然它们没能力真的干扰了正法,但它会起阻碍作用,不管它能不能做了什么,但是它会去毁。其实发生了无数次这样的事情,没能毁了正法与大法弟子,也没能毁了人类,没有能阻挡了正法,却带来很多麻烦。这些麻烦会反映到世间来,成为干扰。这些事情一直都有。”

从师父的这段法中,我悟到要把旧宇宙的理,也就是旧宇宙的法彻底的改过来,改成符合新宇宙的理。那个时候我已经看到旧宇宙的理其实也是神。我发正念时求师父帮,这时我看到层层层层都有师父在帮,当我动念要改变旧宇宙的理的时候,我看到师父层层层层都在做,我知道了只要弟子有助师正法的愿望,师父就在帮,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做的。

我动一念要到师父安排我到的层次中去,瞬间我就到了一个空间,前方有一个很大的球体,这个球周围有一个圈,球和圈都发着蓝白色的光。这时候我看到师父从高处飞下来,师父慈悲的看着我,然后转身飞進球里去了。我跟着师父飞進球里去,发现里面有一条长长的隧道,我看不见师父了,我顺着隧道往前飞,飞到隧道尽头,我停下来了。这时一道铁门在我身后落下,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我知道师父带我進来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在那里待了一会儿,我看到我身边出现一团很大的白雾,白雾把我笼罩起来,慢慢的我的身体被解体了,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的思维知道自己还在那里。又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前面出现了火光,象炼钢炉里发出的金色的火光,伴随着雾气。雾气升腾中,一条金龙飞出来,飞進了我的身体。虽然那个时候我的身体没有了,但我还是感觉它飞進了我的身体。接下来,在升腾的雾气中我看到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金色的卍字符,再接下来又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直到出现了数不清的卍字符。这些金色的卍字符旋转着,旋转着,这些象沙子一样无数的卍字符最后聚成了我的身体,一个金色的身体,胸前还有一个很大的卍字符,漂亮极了。我明白了是师父帮我把我的身体换成了最好的,我心里很高兴。

我跳出那个球,开始发正念改变旧宇宙的理。我看到旧宇宙的理是一个很大的神的形象,在它身体里有无数跟它一样形象的层层的神,它们也是旧宇宙层层的理。我请正神和我的法身跟它们讲,告诉它们旧宇宙的理是错的,任何生命都不能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不是大法弟子要达到旧宇宙神认可的标准才能救它们,不管大法弟子现在有没有达到它们认可的标准都能救了它们,因为大法弟子在法中最终都能达到新宇宙的标准,不需要任何旧宇宙的生命来考验,谁考验就是谁的罪,谁考验谁就会被淘汰,任何生命只能圆容主佛要的。现在要它们,也就是旧宇宙的理彻底改过来,改成完全符合新宇宙的理,这件事情要它们自己愿意,自愿改过来,改成完全符合新宇宙的理,如果不改,那只能清除掉。

这时我看见空中升起一朵巨大的莲花,这朵莲花是那些愿意改的层层旧宇宙的理聚成的,他们都明白了。还有少数不愿意改的,我就把它们清除了。我让明白过来的那些神(旧宇宙的理)進入师父带我進去的那个球里去,我看到他们原来的身体没了,从新形成一个最好的身体,金灿灿的,很漂亮。

接下来我把全宇宙所有层层的神、生命和物质也象对旧宇宙的理那样做了一遍,最后我看到整个宇宙发出金光,非常美好,非常漂亮。

第一部分到此结束,下期请听本文的第二部分。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用手机讲真相突破封锁的感想

在十几年的讲真相救众生中发现,有很多高级的住宅区、机关大院等把守严密,资料很难送進去,还有边远的山区、农村,也可能存在着空白,而且中国十几亿人口,靠我们一份份资料去送、去讲,毕竟有限,很难普及,很难做到人人都听到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同修开创了用手机讲真相的项目。打语音电话、发彩信短信等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现在,手机普及率很高,几乎人手一部,这也是为大法开创的条件,只要我们认真的去做,那真的是能遍地开花,直接把真相送到每个人的手机上,而且彩信的信息量很大,一条就是一本真相小册子,效果很好铺盖的面很广。

但是在这个项目進展过程中,我们很多学员的很多心就反映出来了,有的觉的很好,用正念、用真心去救人,就很顺利,效果也很好,反馈的信息比较正面的也多;而有的人觉的做这个项目“安全”,就不做发光盘和小册子的事了;有的觉的:哎呀,我一天能发多少多少,而产生了欢喜心;还有的觉的:我每天发多少,有完成任务的想法等等各种人心都出来了,邪恶可看见了,就来干扰。所以自五月份以来,各地都相继出现了严重封卡的现象,有的一张卡只发几十条彩信就给封了,有的可发一百多、二百多不等,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進行着不同的考验。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对待,就体现出我们修炼的心性和层次问题,我们是承认邪恶的封锁还是否定它,就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效果:有的学员对封锁无可奈何,一张卡只发几十条就封了,觉的很浪费资源,就不发或少发了,正好符合了邪恶的要求;有的觉的气愤在“骂”邪恶,还有的讲我们发的太多,超钱了,所以运营商就封卡了等等,这些想法实际上都是承认了邪恶的封锁。

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是法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应该向内找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封卡和干扰呢?这不是我们的各种人心招的鬼上门吗?邪恶十几年来用了那么多的金钱来迫害大法,大法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就是要用有限的资源来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应该否定并解体它的封锁,大法是超常的无所不能。有的学员就只是用纯净的心,只想着救人,那么干扰就少。我们地区有个大法弟子在这方面做的很好,下面是该同修突破封卡的体会:

突破“封卡”

感恩师尊,感恩同修给了我用手机讲真相的这一机缘。我是今年才开始用手机讲真相的。一开始出了几次故障,心里很难受,心想手机是救人的法器,是有灵性的东西,怎么会出问题呢?而且给同修增添了太多的麻烦,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于是,我向内找,觉的自己有怕心、有惰性,认识到了,就去掉它,摆正基点端正态度,与法器沟通,要求它同化大法,抵制一切外来干扰,一定要将救度众生这一神圣使命、重之又重的历史责任努力做好。此时同修也耐心的教我怎么使用及有关技术层面的东西…,就这样一切顺畅了,每张卡一次发210条,每天用2--4张卡,每卡能用三次左右。

这样一段时间后,比较熟练了,就想一次用几张卡太麻烦,老是要改串号、开、关手机次数也太多,能不能一次性的用完一张卡再改串号?我坚信大法无所不能,一定行,一试,果真能行,而且一张卡都能发上千条彩信,这使我对大法的超常有了更深的体悟,内心深处的那种对师尊的感恩、对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一粒子感到荣幸的无以言表。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有的认为一张卡发的太多,会占商家的便宜……,我听的有道理,有点羞愧,但怎么控制这个量呢?一时还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怎么办?我从法中得到了启悟,师尊早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就讲过:“人类当今的一切,包括历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而存在。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为这次正法造就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来的,在这过程中一切都为这次正法而造就的。人类的一切,生命、物质,你所能知道的、你所能了解的、人所能认识到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这件事情而存在,否则就绝不会存在。”

是啊,我们的钱不是大法的资源吗?邪恶用了那么多的钱来迫害大法,我们怎么就不能用我们自己的资源来最大限度的救度更多的众生呢?不是我们想占便宜,而是大法的超常,能发多少发多少,于是我顺其自然的做,不去刻意的控制。从此,我几乎每张卡都能发一千多条彩信,而且我坚信每条都能发到众生手中,众生也都会阅读,有缘者能得救。因为每次做这事时,我都会发出这么纯正的一念,并自始至终一直发正念,就这样与法器配合着,很顺利。

前些日子,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报道说邪恶“封卡”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我的卡没封呢?这一念一出,两天后,我一张卡也只能发二百条了,这时,我也没有太多去想为什么?就觉的二百条也够本,每天多发几个卡呗,肯定封锁不了几天的。这样持续了好几天。

一日,遇到一同修,她说近日有一卡,一次发了一千九百条,我毫不怀疑,完全相信是真的,便问她:“你当时发了什么念?”她说:“我求了师父加持,用有限的资源,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一听惊醒了,赶紧向内找,原来这几天受限制的现象完全是自己心不正求来的。当在网上看到“封卡”的消息时,没有马上否定它,还沾沾自喜的想:怎么没封我的卡呢?这不就是在求“封”吗?这不是欢喜心、显示心在作怪吗?多危险哪!赶快清除它!坚定一念:神要做的事,谁能挡的住?!于是,我又与法器沟通,一定要突破它,解体它!

正念一出,奇迹就出现了,第一次,一卡发二百八十条,第二次,一卡发二百四十条,第三次,就顺顺利利的一千六百条,继而二千多、三千多、四千多,如果我不退出,它根本就没有任何停下来的信号。有几个同修都看到了我发送的情况,而且每当一组号码发完时,法器会自动的调用另一组号码补充,每当这时,我就非常激动,感谢大法超常、感谢师尊救度。

还有两次,因为我的疏忽,一开机就显示没有电量了,我便跟手机说:“我用手握着你,给你补充电量,你一定要一如既往的照常完成任务,相信你是好样的。”结果都能如愿以偿。

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正神在帮助,我们只要有这个救度众生的愿望,有坚定的正念就行了,正如师尊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所教导的:“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鼓掌)往往你们不能这样看问题,碰到困难了就要找师父。那个困难正好是你们提高的、树立威德、创造辉煌的时候”。

我们不用常人的观念去思维,也就不受常人的理制约了,更不受邪恶的干扰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