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9/20/2012)

发表日期: 2012年9月21日
节目长度:1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7 KB

9,39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明慧简讯节目,首先是海外消息:

科隆是德国四大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拥有欧洲著名的科隆大教堂,和北京结为友好城市已有二十五年了。今年科隆市和北京市共同组织中国节,邀请当地的德国人和华人参加。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为了揭露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包括参与迫害的北京地区的劳教所及监狱,让更多的科隆人了解真相,法轮功学员在科隆火车站广场前,即大教堂边上,申请了一次集会活动。欧洲天国乐团也都前来支持。

德国的一些人权机构,曾经被关押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的一些组织和个人,也被邀请发言,共同揭露中共邪党在大陆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士的残酷迫害。国际人权组织(IGFM)理事会成员考伯先生,国际大赦成员布理吉特(Brigit)女士,旅居德国的著名诗人徐沛博士,物理学教授朱振和先生,也是《马克思主义批判》一书的作者,以及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先生都在集会现场发言,表达对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关注。

集会其间,欧洲天国乐团演奏了一些经典曲目,同时还展示了第一至第四套功法,令许多市民或游客驻足观看。许多人都惊愕于这样和平的功法竟然被中共邪党迫害了十三年,而且还在继续。

面对来来往往的人流,法轮功学员们散发着真相传单。不少明白了真相的德国人纷纷签名支持停止当前还在发生的迫害。有一个德国人看到了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连连点头称是,然后径直走向征集签名的展位,当场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时也有不少参加中国节,或来科隆旅游的华人也停下了匆匆的脚步,或看着展板,或直接和学员交谈,再也不是前几年受中共谎言蒙蔽大家都绕道走的样子了。当天有近三十个中国人办了三退(退党团队)。

还有一对夫妇(先生是德国人,太太是韩国人)刚刚看完中共组织的中国节的一些展位和表演,觉得挺失望的。碰巧路过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炼功,深深的被打动了,与法轮功学员交谈了很久,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也是他们觉得这次来参加中国节最值得留念的东西。

对于这次活动,当地的电视台WDR和科隆城市报也都作了相关的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9/德国学员在科隆中国节上讲真相(图)-262994.html

男:《华盛顿时报》九月十八日刊登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的文章,指出中共非法从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牟取暴利。文章中写道:

几十年来,美国的医生、医学院校、医院和制药公司开发的技能和知识,使生命的器官得以移植,包括心脏、肾、肝、肺和眼角膜。这些技能和知识传播到世界各地。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在二零零五年承认,几乎所有的器官都来自被处决的犯人,但执行死刑的数量在中国是“国家机密”。在中国,没有可靠的统计,不公布等待移植的名单,在捐赠“同意书”的授权上不透明。来自中国的医生或卫生官员在国际会议上多次讨论了中国的移植系统,这些数字有出入。而外界最恰当的估计表明,移植的数量明显超过了执行死刑犯的数量。那么,额外的器官源自何处?

一些从劳教所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说,劳教所的医生给他们做频繁的身体检查,特别注意他们的血型和他们的肾、肝、肺、心和眼睛的健康。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虐待、受到心理和身体上的折磨,只因不放弃“真、善、忍”。他们在被拘留时因担心牵连亲属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而拒绝透露自己的名字。因不愿透露姓名,使他们的身体器官很容易被用作器官移植。

最可怕的证词来自中国医生。他们告诉葛特曼先生,一些用于移植的器官是从当时仍活着的受害者身上摘取的。

这些恐怖的行径需要证据,而直接证据非常少。但是这种罪行存在的可能性就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承受力,挑战一切语言的极限,甚至连“野蛮残暴”这样的辞汇都显得苍白无力,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罄竹难书。

中共国营媒体与共产党所控制的媒体经常造假宣传。但事实是不同的。中国老百姓的心,向往信仰自由,他们渴望呼吸到清新空气,希望自己能看到更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0/华盛顿时报刊登国会议员来信-中共非法摘取器官-263035.html

(中间音乐)

女: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明慧广播电台的明慧简讯节目,下面请听来自中国大陆的消息
女:四川省新津县郑淑贤老太太,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当地中共人员肖学玉带人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十二月二十二日回家时全身无力,走不动。

在郑淑贤要回家的头一天,在洗脑班吃了饭后,感到全身象好多虫子在爬,心里难受,全身无力,天昏地转的。家人不敢相信一个健健康康的好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人形都变了。

郑淑贤老人,今年七十三岁,家住四川新津邓双辜和村。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难以治愈的筋骨,神经疼痛难忍,尤其是下半身麻木毫无知觉,腿不能弯曲,行路难。一九九九年一月修炼法轮功,所有疾病极短时间内不药痊愈。而且心性得到提高,脾气变温和了,家庭和睦,邻里关系好了。她要以自己学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证实法轮大法好,于是坚持向人讲真相,进京上访,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二零一一年十月,郑淑贤老人被“六一零办”,五津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两个包夹成天寸步不离,每天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洗脑,逼写保证放弃大法修炼,直到二零一一年年底放回家。自她回家后,发现她一直有幻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点过,郑淑贤正在家里做饭,邓双乡派出所警察两个,一男一女与新津洗脑班两个人把郑淑贤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并抄走全部大法书籍和炼功带。当天到花桥医院体检,结论:股骨头坏死,洗脑班也不放人。

洗脑班除了在饭菜里下毒进行肉体上的迫害,还在精神上进行迫害,成天看转化录像,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逼写保证,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法轮功学员潘廷英女士,今年七十岁,大学本科毕业生,原四川蚕药厂工程师,因身患多种疾病医治无效无法胜任工作,提前退休,家住外东街工行宿舍。潘廷英坚持法轮功修炼,多次被非法关押甚至判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上午她和一位许久未见面的同学在新津南河边闲谈时,给了同学一张破网卡,不一会儿就被两个年轻公安警察和五津派出所片警张晓兰围着,随即,政法委副主任李培德开车到这个地方,将潘廷英拽上车直接送新津蔡湾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潘廷英和所有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整天关在小房间内,由两个包夹监管二十四小时,不许出门一步,成天被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恶警用劳教,判刑,高额罚款威逼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0/四川新津县郑淑贤在洗脑班遭药物迫害-263020.html

男: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江苏无锡被中共之徒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无锡监狱,赵建设绝食六年反迫害,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绑缚在床、不让睡觉、毒打、电针、强灌损害神经药物、野蛮灌食三年多……体重有一百七十多斤的赵建设,后被迫害的只剩七十多斤,几度被迫害致濒临死亡边缘。

南京公安局和无锡监狱一直想“转化” 赵建设,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但都不能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0/冤狱九载-绝食六年反迫害-263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