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61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11月19日
节目长度:54分3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073 KB

51,20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谈营救同修成功后应该注意的问题

我与周围同修多次参与对被绑架同修的营救工作,或者是对严重病业中的同修的帮助,几乎是每次都能成功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走过来。但是通过长时间来对从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的观察,发现把被绑架的同修营救出来或者是严重病业中的同修脱离危险,并不是万事大吉了,相反,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帮助同修在法上提高上来。如果同修不能在法上真正提高上来,人心漏洞没有修去的话,那么该同修仍然处在危险中,不一定什么时候还会被邪恶钻空子绑架;或者是再次出现病业假相;或者是出现新的执著,给自己的修炼带来麻烦,给整体带来波动或者是间隔。下面分条目谈一下认识,与同修交流。

一、营救成功后,一定要在慈悲中与同修交流,让其找出被钻空子的人心漏洞,修去人心,真正提高上来。因为师父讲过很多次我们的修炼提高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把人心修去,才是真正的提高。我了解的同修中确实有被绑架的同修,因为有漏的人心没有修去,再次被绑架;闯出病业中的同修,因为人心未修去,再次出现了严重病业假相。虽然他们最终再一次被解救出来,但是如果能及早的修去人心,岂不是避免了麻烦。

二、协调人及周围同修切忌把正念闯出的同修神化、英雄化。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魔难中的同修能够闯出来,根本上说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表现在人中,是魔难中的同修能保持正念,外围同修积极配合营救、正念除恶,是同修们整体努力的结果。所以切忌把闯出的同修神化、英雄化,认为其多么了不起了。这是很不恰当的一种做法,就是协调人带着闯出来的同修到处开报告会。结果是确实有极少一部份从魔难中闯出的同修生出了欢喜、显示等人心,把進入劳教所、监狱当成提高层次的标准,到处去显示。结果是不但导致本人反复被绑架,也导致与其配合的同修被绑架。最终在整体中造成波动,造成间隔,人为的带来了损失。不是说从魔难中闯出来的同修不能与其他同修進行交流,而是交流的基点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参与交流的同修是感受到了师恩浩荡,还是生出了对个人的崇拜,这是个根本问题。

三、让走出魔难的同修心性尽快提高上来,最好的办法是让其多学法实修。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法中归正自己 体验救人的慈悲状态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由一个学生到上班族再到主妇的转变中,摔摔打打经历了很多魔难,都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加持、替我承受,最终化解了,对师尊的感恩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除了不断精進实修,没有别的办法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离异后,我和母亲相依为命。二零一零年母亲突然以病业形式离世,我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无法承受。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母亲就是我的顶梁柱,避风港。她一走,我有一种天塌的感觉。在修炼中自己一直是中士闻道,对师尊的法是似懂非懂,一知半解。所以在遇到这巨难时,不知如何是好。一关过不去,一关又上来。紧接着周围的亲人就来要房产,家里被拿空甚至连牙膏都要。我更加感到人情冷漠,人生凄凉。回到丈夫家中后仇恨心、怨恨心全出来了。认为母亲一生苦难受尽欺凌,都是这些人的原因,所以心里更恨伤害她和我的人。我成天以泪洗面,还和丈夫吵架,骂公婆,甚至打电话骂父亲、姑妈和阿姨。

就这样大半年,突然有一天,我倒在床上无法呼吸,心痛的就象尖刀直插心窝一样。丈夫把我送往医院检查没有病,就是痛的不行,坐着睡觉。就是这样我也不悟。

放假回老家,昔日同修找到我,帮助我在法上提高,通过学法。师尊的法打入我的脑中“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什么是大法弟子》)我突然惊醒,原来这么多年我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因为我从来没有向内找自己,遇事找别人,用大法要求别人,对照别人。自认为自己不错,和人比,却从不用法来对照自己,修炼中和周围亲人关系很紧张。但是师尊从未放弃我,一再点化。我真诚的发自内心一念,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通过不断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人心,我要去掉它,它不是我。发出这一念,第二天早上炼功时,一瞬间三股热流通透全身,心口那个被刀插的地方象年轮一样向外扩散开来。我更加感受到师尊的伟大,在修炼的路上,师尊什么都不要我们的,只要我们有一颗愿意改变自己的修炼的心!同时我也明白自己那个恨在另外空间已经形成了物质,是师尊替我承受化解了。

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反复学法。在学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时,我悟到:大法弟子了不起就在于,在众生给我们制造痛苦时都要为众生着想。在痛苦中用正法理洗净自己,同时救众生,让他们明白真相,达到救他们的目地。这才是正法修炼,这才是正法正觉的大法弟子的威德。想到这些我身体一震,明白修炼的严肃和救众生的难度很大。同时我也明白了众生的可怜与可悲。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怎么还恨人呢?我生出了无限怜悯心和同情心。

师尊首先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为我们承受历史上的罪业。然后一步步象父母教孩子走路一样,不厌其烦,循循善诱的一路扶持,才使我们能够走到今天。一路上给了我们从一个正法修炼者到一个神,一个主所拥有的一切,善解着我们从人到神以致世界中的一切众生,救度我们的同时,救度他们。我不禁泪如雨下。师尊要救度这宇宙中的所有能救度的生命,那该要为众生付出多少啊?师尊所承受的那是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想象的,佛恩浩荡都不足以形容师尊的伟大!我深深的感到自己生命的渺小、无知和无能。

一位同修对我说:“海之所以能纳百川,是因为把自己放的低。一个宇宙的王、主又怎么不能容忍自己众生的无知呢?”想想师尊历经万难,层层下走来到这宇宙中最低最肮脏的地方,为救众生,受着人的辱骂,欺辱和诋毁。面对这样的众生,师尊甚至还要救度他们,把他们拿到高层次上去,这是怎样的心胸啊?!我明白了有多大的心胸就可以容纳多少的众生,这是境界。

于是我找到那些伤害我和母亲的人,不管他们的态度,只找自己的过错,一个一个的道歉。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对方身上的闪光点,真正的用自己的短处与对方的长处比较,把证实大法摆在第一位,对方的心门也打开了,从我的变化中看到了法的伟大,不再抵触大法。我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那段时间我真的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真正的体会到一个正法修炼者的幸福来自于宽容别人的慈悲状态。从悟到到做到,用了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里我从无法摆脱的极限痛苦里解脱,再到正法正觉生命的殊胜,真的是脱胎换骨。现在我的环境越来越好,那些明白真相的亲人有时甚至还帮我讲真相救人。

同修们,师尊的大法真的是无所不能啊!越修越感到法大无边,越修越觉的离法和师尊的要求很远,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奋起直追,从一思一念中向内找,真的同化大法,放下自我,救度更多的众生,才对得起师尊,才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几篇文章:

利用机会 智劝两位“一把手”三退
表弟明白了“夺权”一说站不住脚
在教育行业讲真相二三事
在实修中学会向内找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利用机会 智劝两位“一把手”三退

我是中国大陆北方某大学分校的一名学校领导,在几年的讲真相中尽力在做救人的事情。但在这过程中,有时效果好,有时就不是太理想,后来我明白了一个法理,就是只要我们做的事情符合法,既符合常人的理又顺着常人的执著心讲,效果一般会好。只要有私心杂念,有执着,效果就不好。下面我就把我自己在讲真相中,以自己所处的常人职位,智退两个“一把手”的经历和同修交流一下。

话说几年以前,我单位面临一次重大的人事调整,原来的“一把手”因年龄到了要退下来,要从学校几个副职中提拔一个到“一把手”的位置上去。这在常人中看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到几个人的利益,也关系到一群人的利益。所以全单位教职员工都很关注。在此时,我心态很平稳,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不去争求常人的职位,我要把这件事情变成救人的好事。所以,我在日常工作中言谈举止表现很平常。

没过几天,单位“一把手”到我的办公室里,坐下来和我私下详谈这次人事调整的事宜,他试探的问我对提拔有无意向,我也知道他是要推荐提拔一个他可靠可信的人来接替他的位置,以便自己退下来以后,能够平安着陆,工作中经济上不留下遗留问题。面对他的试探,我明确表态,自己本人不争这个位置,同时将支持赞成他的提拔意见,他看我是真心的,非常高兴,因此说出了他的拟推荐意见,我完全赞同了他的意见。借此机会,我祝他退下来后有一个好的心情,有一个平安健康的生活,接着我就给他讲到在我们中国所出现的一些社会黑暗,人心变坏的简单事例,(为考虑他的接受能力,我没用中共邪党这个词)進而讲到天灾人祸不断,又讲到在天灾人祸面前,如何自救的办法,那就是退出党、团、队。他一直在认真的听着(以前他对大法真相基本明白)。我最后说你是我的老领导,我把你当成了兄弟,在天灾人祸即将来临之际,兄弟一定要帮你用一个化名退出所在的党组织,将来退下来后过一个平安健康的生活。他说行,谢谢。

当拟提拔的一个副职基本确定后,我想到这是救他的一个好机会。因此,我就主动的到了他的办公室,首先从这次人事调整讲起,表明我很赞成也一定推荐他担任“一把手”。他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一个态度,所以他很感动,他现在是非常需要我对他的推荐的,因为校级领导的推荐对上级部门是很重要的。在他对我心存感激的情况下,我向他讲起了三退保平安的事情,过去他就一直对大法有好感,对三退的真相资料也看过,只是没有退,我给他用了一个化名退了出来,并说退出来会有福报的,将来当了一把手也能平平安安,他说行,谢谢。

后来没过多久,他被公布为我校“一把手”。直到今天,对上级的有关诬蔑法轮功的布置,他都是拖来拖去,不予传达布置。对我个人他也是一直尊敬保护。

以上两例是我做三退中的成功事例。但自己深知做的还很不够,比其他同修还有很大差距,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自己唯有实修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对得起恩师的慈悲苦度。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表弟明白了“夺权”一说站不住脚

今年三月一傍晚,我在车站偶遇多年未见的远房表弟,巧乘同一辆公交车,遂得知,他二十年来一直任村官。为不失机会救他,我尽快引入讲真相话题:“当村官儿这些年,是不是上头让干啥都照办哪?”“可不是吗,不照办哪行啊?”“要让抓法轮功呢?”“那也得去抓呀!”“别!以后别干这事儿,这些人都是好人,是受中共迫害的,不能帮着恶人害好人!”“可是,法轮功老想夺共产党权,这点我不赞成!”

这个问题在讲真相中,我可真不是听过一次、两次了。刚开始时很急切,说不到点儿上很快陷入争论,切磋中同修大有同感。但时已至今,大法弟子讲真相已付出了十几年的努力,中共邪党随时会突然解体,而这个很初级的基本问题还在被问着,所以我还是有些意外、有些着急。但很快我稳住了心态。好在平时就此问题与同修交流过,我还特别收集过同修针对此问题的好的论点。时间比较从容,所以我胸有成竹的对他解释道:“这误会真是太深了。你看这个炼功群体,干哪行儿的都有,哪个阶层的都有,男女老少哪个年龄段的都有,还有好多没啥文化的、满身是病的人。有许多人是为了祛病健身進的这门儿,那状态下,他们关心中午吃什么肯定胜过关心国家下一个五年计划是什么。你说这些人想得起来去夺什么权呀?”表弟好像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些许惊醒,些许肃敬,些许“不否认”都写在脸上。

我接着说,“入门后才知道,你光炼动作不好使,人家有规矩要求,都写在书里,这书叫《转法轮》。这是教人修炼的,教你提高心性,不争名夺利,不杀生,按真、善、忍做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最终目标是修成高级生命,觉悟的人。能留在这门儿里的,都是亲身体验了无病一身轻和思想境界提升后的美好的,都是真心向善、念在方外的人,没有谁会看重某个政党手中什么权力的。”看的出,表弟都听進去了。

我又说:“倒是中共自己,因为不是民主选举上来的,执政不合法,所以它心里不踏实,怕丢权,哪块儿人一多,就认为人家威胁它政权了。当时因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特受欢迎,人们都自愿在亲友中传播,所以很快就有上亿人炼,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数量。这可就触动了中共那根敏感的神经,于是策动舆论,鼓噪诬蔑,暗中调查,却挑不出人家的刺儿来,就大兴灭绝政策。再说人家李洪志大师,九六年就到国外洪传法轮功了,现在有一百多个国家、地区的民众在炼这法轮功,难道那么多国家的人都是为了上中国来夺中共的权么?”

“那不会!”表弟脱口而出,态度明朗,显然是明白了这个问题。我从心里为他高兴!

其实,中共祸国殃民,做的坏事太多,它要倒台,那是自做孽,是天意。看看《九评共产党》就什么都明白了。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在教育行业讲真相二三事

修炼十年来,师父把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变成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我这次就把我在教学工作中修炼的点滴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如果炼法轮功的都是老师这样的人,那我认为法轮功就是好的。”

邪党对孩子们的毒害是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的。等他们上中学时满脑子都是邪党灌输的那一套。可怜的孩子们没有别的途径知道大法真相,他们认为他们学的课本还能错?所以给学生讲真相是很难的,一度不知从何下手。

我决定从学法修好自己开始,每接一届学生我都认真与学生建立良好的关系,在教学中关心他们,对所有的学生都一视同仁,特别是在工作中努力按大法的要求修好自己。

我们是薄弱校,差生多,面对调皮捣蛋的学生的挑衅,原来我就光想发火,后来能做到微笑面对并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化解。我在课堂上随机插入一些破他们壳的真相,逐渐他们知道了邪党撒谎的本性。例如,有一次,我讲了一件事的真相,他们班邪团支书说报纸上不是那样说的吗,他们班同学很诧异的笑话她,你还相信电视、报纸呀?幼稚!但是大法真相直接讲的很少,主要还是有怕心。一次学生都在教室外活动,一女生和我说话,她已经退了少先队,但大法真相知道的不多。她突然说:“老师你是不是炼法轮功?”我一时不知怎么接口,因为我当时身份没有公开。她却接着说:“我们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宿舍的人都很崇拜你,经常议论你。我觉的如果炼法轮功的都是老师这样善良的人,那我认为法轮功就是好的!”一时之间我感动极了,心里默默感谢师父借学生的口鼓励我。因为一段时间以来总觉的自己修的差,却不知从法中修出的善已经能让众生感受到了。那天我和这女生讲了很多,后来很多学生也围过来听,他们也提了很多问题,我一一作了解答。那天我也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他们班在相互影响下陆陆续续大部份都退团、队了。

(二)“我们知道了,老师是真的为我们好”

学生是一届一届的送,每届接手的新生都是来听真相的,很多东西要从头讲起,而且每届学生的特点都不同。有一年我又接了一届新生。一天我揭露一些中共的谎言,学生中所谓学习好的学生(其实所谓学习“好“的学生,大多都是受邪党毒害较深的,因为他们只相信课本讲的,很少去怀疑和思考)表现的很对抗,也是我做的太急了,没有考虑到学生的接受能力。接着就在班内给他们播放了“伪火”。一些“好学生”当堂退堂。后来听说这个班的邪团支书在班内“教育”同学不要相信我说的,要与邪党保持一致。当然也有正义的学生站出来说:我们又不是小孩子,我们会自己明辨是非的。当时我的压力很大,也有怕心,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这件事有惊无险,在校内平息下来了。几年之后才悟到要不是师父处处保护,自己的不理智会多危险呀。

此事后,我上他们班的课时感到非常的困难,不少学生表示出“敌意”,不断的在课堂上制造事端。现在说起来容易,当时心里真的很煎熬。但我守住心性,我是为救度他们,真的为他们好,为他们的生命未来负责,相信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那段时间遇事向内找努力学法修好自己,对有敌意的学生一如既往的关心甚至更多关心他们,渐渐的坚冰融化了。

终于有一天,带头的几个学生中的一位向我转达他们邪团支书的话:“我们知道了,老师是真的为我们好。”我劝退了他并详细的讲了大法真相和为啥要劝“三退”。他听明白了,我又给了他一份真相小册子,他看了又传给了好些同学。他们毕业时除一些没有讲到的学生没退外,大部份都退了团、队。有一些是在他们毕业之后又遇到了,再劝退的。在与这届学生相处的过程中,常常感谢师父不断给我机会。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才能让我修成一个真正的是在为别人着想的生命,这在以前我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在常人中虽不是很坏,但也是很自私的,是师父让我返本归真,知道生命的意义,我为我能成为这样的生命而高兴,也为得救的生命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

(三)优昙婆罗花开了

一日一学生跑到办公室说:“老师,优昙婆罗花开了!”因为昨天我刚给学生讲真相中讲到过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开放的事。当时我还想我何时能有幸亲眼一睹这仙界的极品花呀,没想到师父真的让我和我的学生看到了!我跑去一看我所教的几个班都遍开优昙婆罗花,教室的墙上、玻璃上、暖气管子上、灯管上……到处可见,花持续开了好长一段时间。我用相机拍下部份图片,我以此为契机,又劝退了几个学生和同事。

但我做的还远远的不够。在保护自己的私心下没有抓住师父给的这一机会让更多的同事、学生明真相、做“三退”。

我连着教了好几届学生,也讲了好几届,其中有整个年级明真相“三退”的。明真相的学生还帮着劝其他孩子退的,有明白了主动要“三退”的。得法的学生、得法的同事每个人都是一段故事。这样的故事很多。我觉的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呢,我既然能在这一行业工作,就说明我是有自己的责任和历史使命的。

感谢师尊给了我这万古的荣耀,虽然我做的并不是很好,但我真的想做好,想对的起师尊的苦度,对的起与自己结缘的众生。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实修中学会向内找

几年前的一天,技术同修跟我说,我们本地的真相传单、小册子没有人做,而明慧网上本地的迫害文章和各方面信息却不少。他想做却没有时间。问我愿不愿学?他可以来教我。当时我刚刚学会一点点电脑,打字还不会,拼音早忘了,心想,六十多岁的人了,文化不高,记性又不好,能学得会吗?感到难度挺大。但是我知道当地真相资料是当地民众了解真相的重要窗口,能使民众了解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能揭露当地邪恶、抑制邪恶,在救度当地众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的确需要人做啊!我心里挺矛盾。最后在技术同修的鼓励下,我下决心试试。

克服困难 学做真相传单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开始,由技术同修先做好模板,教我简单的复制、粘贴,把别的地区做得好的、可用的先复制过来,再叫我使用文本框,编排本地区的迫害信息。有时他操作给我看,有时叫我动动手。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勉强做出了第一期,由于时间紧,我也没来得及做记录,所以做完后我感到还是稀里糊涂不太明白,好象还是不太会做。

很快又要做第二期了,技术同修认为我已经会做了,其实,他不知道我的基础有多差,我甚至连什么是“word”、“文档”、“菜单”等这些名词、术语还都搞不大清楚呢。做第一期时我本想把所有操作按顺序都记下来,慢慢琢磨,可他讲的太快,我记不下来,而他却把我当作有基础的同修来教的。再问他什么,他只是简单的口授几句,不来指导。他觉的他讲的已很清楚了,我按着他讲的操作就行了,他也在忙,没必要再来看我的实际操作情况。

其实我当时只会上明慧网,刚刚学会用“逍遥笔”写几个字,与同修通过邮箱联系。马上让我独立做,我感到很困难,也感到很委屈,不禁在心里埋怨技术同修:你说要教我,我还没学会你就不教了,这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叫我怎么办?想起二十多年前,单位领导曾要我去学电脑,我不肯去,我说我往五十岁跑的人、老胳膊老腿的了,就让年轻人学去吧!现在我是往七十岁跑了,还得来学这高科技,要不是为了大法的需要,我才不学它呢。怨恨心、委屈心全起来了,甚至有点愤愤不平的,觉的他怎么这样自私,一点都不耐心,哪象是个修炼人啊?倒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一门心思的找别人的不是。

技术同修知道了我想打退堂鼓后,鼓励我要有信心,别被困难挡住,我却希望技术同修手把手的教我,也好让我省些劲。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很强的依赖心和惰性。记得明慧网上登载有个同修大字不识一个还掌握了电脑,我却不主动去琢磨,一有问题,马上找同修,自己不动脑筋。学法一下子化解了我心中的委屈与怨恨,我认识到这些不好的心不是真我,我应该把它去掉。学做真相传单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我要修去这个依赖心、懒惰心,要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本来同修就很忙,我却一再去打扰,还嫌他没耐心,埋怨同修,真不应该。后来,我就自己花时间琢磨,实在琢磨不出来了,再去问他。就这样,我做出了几期。

刚开始,一些素材还必须技术同修加工好给我,慢慢的我也学会了本地信息的编辑修改。为了更好的做好真相传单,我平时也很注意收集网上的图片、素材和好的文章呀等等,这样到用的时候,我随时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虽然我年纪大,但只要我多花些功夫,就能做的好一些。每次明慧同修修改后的版本我都要和我的原稿比较,认真学习明慧修同修改了哪些地方,琢磨为什么要这样改,不知不觉我已经做出了二十期真相传单。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这时再回头看技术同修,我看到的就都是同修的闪光点:每天睡很少的觉,有事放下手里的活随叫随到。真觉的同修了不起,为当时自己的私心、不理解同修、不能宽容同修而惭愧。在此我也真心的向教我学技术的同修道一声:同修,你辛苦了,谢谢你!你不但教会了我技术,也让我懂得了要向内找。

自从独立做出真相传单后,我对自己有了信心。后来本地区的同修遭迫害,当时负责报道的同修脱不开身。我放下手中的事,第一时间将被迫害同修的消息发往明慧网,顾不上文笔拙劣,又写了一篇同修遭迫害的综合性报导发往明慧网。明慧网很快登出来了。我知道,揭露邪恶的文章如果错过了时机,对邪恶的震慑将大大减弱。我当时只有一念,无条件配合,和同修去要人、请律师、发正念、形成一个整体。以前我对写文章一直存在着畏难情绪,有时一篇短文几句话我都要写一个上午。营救同修的紧迫心理,使我有了重大的突破。我体会到,只要你有这颗心,在大法中就会有奇迹出现。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对真相传单的编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仅仅是能及时做出来,还要有更高的水平。当地真相做的越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的作用越大。有同修看到我成功的做出了一期又一期真相传单,看到我都能做,既惊讶又受到很大鼓舞。在我的带动下,本地区比我年轻、电脑基础比较好、文化层次比较高、有一定写作技能的同修,也开始承担起为周边地区制作真相传单,填补周边地区的空白。现在我们本地区和周边地区的真相传单一直平稳的做到今天。

在这过程中,我学会了拼音、打字、文本框操作、图片处理、Word操作。没想到我这退了休的老太太,不但能用电脑上网,还能在短时间独立操作,学会了做真相传单、小册子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超常,谢谢大法给了我智慧! 谢谢师父的慈悲关爱!

做真相资料越做越欢

除了制作真相传单,我还学会了使用打印机技术,打印制作各种真相资料。而在这之前,我连打印机都没摸过。

以往我都是手写真相币,后来发现打印的真相币效果比较好,真相内容多,对邪恶的震慑力大,所以邪恶往往要回收打印的而不回收手写的。而且打印真相币比手写效率高,制作起来又快又好,特别是民众都喜爱搜集打印的真相币。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打印真相币,还学会了根据正法形势的需要,在模板上修改真相短语。

我的打印机虽然廉价,却很有灵性,除了刚开始因为不太会操作,卡过一两张纸外,再也没卡过。我经常和它沟通的一句话就是: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也要建立你的威德,完成你的历史使命……,每打完一张,我都感激的对它说:辛苦了,谢谢你!它便发出悦耳的声音,欢快的工作着。从来没有耽误过我做大法资料。

学会了打印机操作后,我很高兴。新年就要到了,看到明慧网上登载的精美年历,我就自己做年历。刚开始打印160k的铜版纸掌握不好,因为没打过这么厚的纸张(一般纸都是70k),由于没有经验,正反面我也搞不清楚,有好几张打错了位。这么好的纸被我打坏了,好心疼哦!我不怕麻烦,就用笨办法,打一张记录一张正反,笨有笨办法,这样就再没错过。慢慢的越印越有经验,越印越有信心了。接下来的裁剪、切割、打孔、上铁环我都认真仔细的操作,我不能浪费大法资源。

之后,我又学着打印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如“祝你平安”卡,破网卡,真相书签等。此外,我也学会了制作电子贺卡,每到节日或师父生日时给师父发贺卡,学会了刻录光盘,制作神韵、《九评》等光盘,有时候还帮助刚学电脑的同修解决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只要大法需要什么,我就学什么、做什么。

圆容整体 提高心性

我地同修准备汇编整理本地十二年迫害案例,揭露邪恶。我年纪大,既不太会写,又是电脑新手,开始觉的这事与我没什么关系,没有放在心上。

一天,我去资料点,看到负责十二年真相小组的同修埋头整理资料,看到我去了,同修对我说:“唉,时间太紧了,头绪太多了,再多点人手就好了。”回到家,我久久不能忘记同修疲惫、又似在求助的眼神,产生了一个念头,我加入他们的项目,和他们一起做吧,念头刚冒出,又退回来:我能行吗?我能做什么呢?我加入他们,我自己手头的事怎么办呢,谁来做呢?但这只是短短的一瞬。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件事让我碰见、同修对我说这番话不会是偶然的,十二年汇总是个阶段性的工作,现在既然急需人手,那我就应该去帮助他们尽快完成。不会的我可以学,只要大法的工作急需,手头的事情可以抽空做,或临时调剂给其他同修。就这样,我决定协助同修做好这个项目。

我把想法跟负责的同修说后,同修很高兴,说本来就挺想请我帮忙,并立刻拿来工作计划,热心的给我介绍,让我了解总体安排和目前的進展。最后,决定先让我用Excel电子表格帮助收集、统计逐年的迫害信息。Excel我听都没听说过,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掌握了Excel的基本操作。

由于是新手,做的慢,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几乎全身心扑在信息的收集、分类、统计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是我费时最长的一个任务。之后,又是整理迫害信息、收集相关案例、统计经济迫害等等。有时我辛辛苦苦完成的东西,被同修否定,认为不合要求,甚至要全部重搞,有时因为技术水平有限,独自走弯路,同修也顾不上指导,有时,因为协调不好,做重复劳动……有时我辛辛苦苦做的东西,说不行就不行,说重做就得重做,有时好心多做一些,反而被负责同修数落,说我没有按要求来。工作中我完全要听从别人的,感到负责同修很“霸道”,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了,自尊心受到打击,心里常常被搅的很难过,翻江倒海。

一次,我将统计了几个月的数据交给负责同修,同修叫我再核对一遍,以免遗漏。我心想:你说的容易,多麻烦啊!我认为错一点没关系,不需要那么精确,不想核对。我们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争辩起来。开始我还告诫自己要忍,“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我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越说越激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忘记要向内找。

看我不核对,同修只好自己核对,这一核对不要紧,发现遗漏了不少信息。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觉的自己整理时还是很仔细的。后来发现是由于Excel出错,遗漏了部份数据。如果同修不检查,不就发现不了这个问题吗?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在做事责任心上的差距。

通过向内找,对比同修的全身心投入和强烈的责任感,我逐渐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一直把自己看成是“帮忙”的,没有把这当作是自己份内的事,责任心和使命感差,同修指出自己的问题也不接受。认识到这点后,我调整自己的心态,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告诉自己要放下自我,甘当配角,无条件配合,还要主动圆容。如果我早一点认识到我也是这个项目中的重要一员,象同修那样责任心强,不就能起到推动这个项目的進程,让项目早日完成吗?

当我的心扭转过来,用修炼人的心态看待同修之间的矛盾时,事情出现了很大转机。负责同修也意识到了与我沟通、协调不够的问题,现在大家不但协调配合非常好,还经常一起切磋、交流,互相提醒要站在法上提高认识、有矛盾要向内找。我们的真相小组逐渐形成了一个向内找的实修环境。

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在此基础上,我進一步向内找:想想自己为什么多年修炼,心性一直没有明显提高,而且总是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魔难不断,这一年多还经常出现消“病业”的状态。我认认真真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感到自己在个人修炼阶段就修的不扎实,常人的执着心偏多,贪图安逸,遇事不向内找,怕触痛自己,学法走形式,不能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進入正法修炼阶段,个人修炼阶段没修好的不但没抓紧修好,相反,执着心有增无减,自己也不当回事。潜意识中还是把多做事当作修,没有重视在做证实法的事中真正实修自己。有时也向内找,可找到执著之后,没有真正实修,没有主动清除这些执著,怕曝光自己的执著、怕别人看出自己修的不好,怕自己的自尊心、妒嫉心、虚荣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等受到伤害。人为的给执著心当了保护伞。尤其是自己有一颗隐藏的很深的私心、一颗为我的心,因此一遇到问题,总是拼命找理由为自己辩解、解释,这些心阻挡着我在遇到问题时向内找,向内修。其实在这个修炼过程中,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资料、整资料,这些都不是最难的,当矛盾来了能放下人心,放下自我,顺利过关,这才是最难的,因为这才是修炼!

“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这段法我不知背过多少遍,可是一遇矛盾,我还是放不下那常人之心。认真检查自己的修炼状态后,我真的吓了一跳,眼看修炼就要结束了,自己还有一大堆人心没去,怎么办?我想,今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情,第一念一定要找自己。凡事找自己,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配合同修,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大法整体都是重要的。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学好法,放下一切执着,修好自己,珍惜同修,珍惜师父给我的最好安排,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决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殷切期望。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