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25)

发表日期: 2013年1月22日
节目长度:30分2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69 KB

28,47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对法轮功升起无比敬意; 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
无中生有
==生命的绿洲: 中医师交流“保健”神迹
==风雨沧桑: 冤狱九载 健壮青年被折磨致残; 昔日优秀军官遭暴力绑架
==心灵阳光: 门前的老路
==神传文化: 古代文人笔下的月亮


==热点追踪==

(男声)迎中秋佳节 马来西亚法轮功游行受欢迎

九月二十二日,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来到柔佛州首府,在三大华人主要集聚的地区举行游行,与民众迎接中秋佳节,获得当地民众的欢迎和好评。游行中,人们接过法轮功传单认真地阅读,途中更有不少人表达了想学炼法轮功的愿望。一名法轮功新学员黄振坤是位医学教授,曾在大陆学医,受中共宣传误导,十多年来都很激烈反对法轮功。在一次的机缘巧合,他看到了许多博士专家、医学家、科学家们,证实学了法轮功对身、心、灵有很好帮助的录像带,他深受感动,明白了真相,从此走入修炼。他发现法轮功比普通气功高深,境界高尚,而且对人类有相当大的贡献。

(女声)联合国人权大会 中共活摘器官引起关注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联合国日内瓦万国宫召开。一百九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和在联合国获得观察员身份的二百多人权组织的代表出席会议。会议期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广泛曝光。九月十八日,两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要求联合国紧急调查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及被盗卖的人权惨案,与会的各国驻联合国代表及非政府组织成员听取报告后深感震惊。

十七日下午三点,联合国万国宫内会议室举办“和平集会的自由”国际人权研讨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件成为会议的焦点。瑞士国会下议院国民院议员莫罗(Mauro Poggia)因国会事务,未能参加当天的研讨会,他特地发来书面发言信函并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必须受到谴责,必须立即成立一个国际性的调查委员会,并以最坚定的决心将责任人送上法庭。”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的首席代表帕克博士九月十八日在人权理事会上发言中提到: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向联合国)提交了声明(NGO/57),是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精神病医院受到酷刑折磨和其它不当对待。她还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强制摘取。帕克博士呼吁联合国人权组织将法轮功学员遭活摘器官的事件作为紧急要务进行调查。

包括欧洲电台Radio 92.2,日内瓦当地最大的报纸Tribune de Geneve,瑞士驻联合国的通讯社等媒体都对这一超出人类道德底线的人权惨剧深感震惊,并表示要让国际社会广泛了解真相。


==真相与人心==

(女声)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对法轮功升起无比敬意

自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起,获奖纪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与《生死之间》接连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会场和美国国会山放映,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盗卖的罪恶被进一步曝光、聚焦。

日内瓦州大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马克•方奎特先生表示,对“中共作为一个政府系统地组织这样的犯罪”感到震惊。他指出,“中共以这样(罪恶)的手段来对付象法轮功这样的最好的群体,中共是在摧毁中国社会最好的组成部份。”

美国众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国会资深众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先生感谢《自由中国》赋予人希望,“了不起!这远不止是个纪录片。它不仅记录了(法轮功修炼者)所承受的痛苦,更展示了他们面对困境的勇气。” 史密斯先生披露一项专门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新法案正在酝酿之中。这项美国新法案将永久性拒绝任何在中国参与活摘器官者及其家属的任何形式的美国签证。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主要职责是监督和审视世界范围内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并向美国总统、国务卿和国会提供制定外交政策的意见。该委员会主席、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主席卡翠娜-兰托斯‧斯维特博士在影片研讨会上说:“我被法轮功修炼者坚持不懈并以和平方式争取信仰自由的勇气深深地震撼,对他们升起无比的敬意。”

她说,“法轮功修炼者在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始终没有用仇恨还之以人,而是坚守善良、忍耐与和平,以充满希望、永不放弃的精神面对一切。他们的故事让人们相信,我们应做个更好的人。”她相信中国因为有法轮功修炼者这样一群和平、富有勇气、不懈地追求人类信仰的人,一定会获得自由。

(男声)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

二零一二年二月,河北邯郸武安市法院不通知家属和律师,对法轮功学员王洪亮夫妇偷偷判刑,当事人不服并上诉。目前此案已被邯郸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驳回武安市法院。

为王洪亮夫妇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指出: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违背宪法的行为。中共诬陷法轮功的“×教”的说法源于江泽民于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会见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时讲过的一句话,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重复了江的话,然而个人讲话和报载都不是法律依据。

国际法律和中国宪法都规定了信仰自由。法律只能针对人的行为,而不能给思想定罪。法轮功教导“真、善、忍”,是最正的修炼心法。法轮功学员即使面对中共这么邪恶、持久的迫害,一直和平理性,无任何暴力反击和对他人的伤害。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发资料,都没有违犯任何法律。

武安市法院起诉王洪亮、王爱英夫妇的罪名主要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可究竟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实施?法官们说不清楚。

法轮功弘传一百多个国家,除中国大陆外,没有任何国家宣布法轮功为×教和禁止传播。相反,因为法轮功给民众带来身心的巨大裨益,获得世界各国一千多份政府褒奖。

迫害法轮功的命令都来自于类似盖世太保机构的中共“610”办公室,这个秘密机构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是不属于公、检、法任何部门的非法组织。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是真正的违法犯罪者。

(女声)无中生有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并炮制所谓“1400死亡案例”把法轮功妖魔化,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那么这“1400例”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央电视台以每天90分钟时间连续播放诬陷法轮功的节目时,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当事人张海青,在辽宁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难,住在农村,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他妻子说当时在北京医院排队挂号人很多,他们排很长的队。这时来了一个记者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和当时排队的人说谁想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并且药费减半。因为他们当时着急看病,张海青就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后来张海青的妻子说中央电视台竟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至于张海青,他从没炼过法轮功,这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生命的绿洲==

(女声)中医师交流“保健”神迹

我今年六十八岁,中医副主任。十几年没见过面的人都惊讶地问我:“你咋越活越年轻,走路那么轻、那么有风度,哪象快七十岁的人哪?你是中医师,给我们讲讲怎么保健的。”

我告诉对方:“要想和我一样,那就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当然就出现神迹。”我从九六年学大法以来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片药。

生老病死这是人的规律。以前我为了追求名、利、情争争斗斗,四十多岁时就病症满身。贫血、心脏大、肾盂肾炎、低血压,有时昏倒、有时莫名其妙高烧。十几岁时就满脸雀斑、四十几岁就满脸小细皱纹,面无血色、萎黄没光泽,面部肌肉下垂,用我二姐的话说:“老妹子,你才四十多岁简直象个小老太太。”

学大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看淡并去掉了很多执著心。逐渐我脸上雀斑没了,没有老年斑,脸上白里透红有光泽,皱纹很少很少,所有疾病都没了,家族性遗传白发,现在从根上变黑了。

学大法后,我看病一不收红包,二不开不该开的药,三能开小方就不开大方,四能用便宜药就不用贵重药。为患者着想,并且堂堂正正地告诉患者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的患者说:“我见过传单,但没见过大法弟子,这次见到了。”也有的说:“我知道你是修大法的,我们就奔这个来的。因为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也有的说:“看到您这么年轻、这么精神没有病,又善良可亲,我们都想学大法了。”听到这些我以我是大法弟子而自豪。

患者身上的神迹也很多,这里只举一例:大约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所在医院西医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我姐八十二岁,得肺癌了,西医没办法,你能否用中药缓解症状?只要她不痛苦就行了。”我马上答应去了她家。给这位许老太号完脉后,我告诉她吃药效果也不一定好,告诉你一个好办法,只要诚信就会受益,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迫不及待地说:“我信!我信!”她还说,有人给她一本书,但她不识字,她每天都拜!我说:“那你就一边念一边拜。”她的几个儿女都在场,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当场就明白了,也有以前就明白的。

吃几付药后,许老太什么症状都没了,许老太不想吃了,但女儿不让,我就告诉她看师父讲法录像,一天看一讲,许老太点头答应。又过了一个月,许主任打电话说:“我姐肺癌奇迹般好了,你医术太高了!”我说:“我没这本事,是我师父救了她。”我还告诉她把以前所有CT片子和现在的都拿来我看,现在全部正常,CT片子只是肺纹理增多,都算正常,她的子女们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风雨沧桑==

(女声)冤狱九载 健壮青年被折磨致残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江苏无锡被中共恶徒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无锡监狱,赵建设绝食六年反迫害,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绑缚在床上、不让睡觉、毒打、电针、强灌损害神经药物、野蛮灌食三年多……体重由一百七十多斤被迫害得只剩七十多斤,几度被迫害致濒临死亡边缘。下面是摘自赵建设自述的狱中经历:

狱中吟
冤狱酷刑天天相伴
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变
登峰造极的迫害手段
岂能动摇修炼人本性的一面
七十个日夜剥夺了睡眠
几千个耳光打完说是没人看见
胶带缠嘴连口气都不给喘
夺了小便的权利冬天撒在身上司空见惯
十三小时捆绑的金鸡独立成了几年中每天的家常便饭
两个月三十多次电针在常州精神病院
绝食抗议两千一百多天
邪恶之徒早已心惊胆寒
在可耻中收场是打击善良的必然
亿万法轮功学员喜迎法正人间

法轮大法这光耀寰宇的高德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弘传,短短几年就使一亿修炼者身心受益。然而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开始疯狂迫害。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无数法轮功学员,不顾自身安危,开始了艰难而持久的呼唤良知救度世人的伟大历程,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我看到善良的老人陈子秀在洗脑班三天就被活活打死;当我看到山东齐鲁石化的苏刚被关在昌乐精神病院用药物摧残的惨状时,我怀揣口袋中仅有的三十六元,风餐露宿步行十四天进京去上访。大法蒙冤,同修惨遭毒害、致死,在家怎么能呆得住呢?我先后五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后,流离失所三年多。零三年六月,我在江苏省南京市讲真相被非法判刑,自此遭遇了九年地狱般的迫害,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处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之中。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当无锡监狱高墙外那久违了的灿烂阳光再次照耀在我身上的时候,九年前那个充满活力的健壮青年却已被折磨成了一个坐在轮椅上、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那颗对大法金刚不动的心……

(女声)昔日优秀军官遭暴力绑架

潘友发曾是一名优秀的团职军官,他带领部队扑救大兴安岭大火、抗洪抢险等,身先士卒,多次获嘉奖。潘友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八月二十八日,潘友发在朋友家中再次被警察打伤肋部绑架,殴打劫持他的是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的王兴宽、刘鹏等警察,以及新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沈阳市皇姑区警察。沈阳市国保大队幕后指使。

更恶劣的是,警察为制造案情立功,把潘友发手臂用刀划伤后,把刀丢到楼下,诬陷潘友发持刀伤人。

潘友发今年六十三岁,以前患有脑血栓、心脏病、肾炎等八种疾病,多方医治无果,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三个月就完全康复;人也更加善良平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潘友发以亲身经历讲述法轮功真相,屡遭迫害,被迫长期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潘友发家属多次到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要人遭到拒绝。昔日的战友得知他的遭遇后都纷纷表示关心,家属表示还会继续去要人,直到潘友发被无罪释放。


==心灵阳光==

(女声)门前的老路

我们家门前有条三十多年的老路,天天来往行人不断,路很窄,以前只是走人,现在家家有了摩托车,遇到行人都没法过。

我和丈夫想:咱家是炼法轮功的,想把自己家门前大墙从新砌,往自己家院内缩進一米宽。大墙很长,有几十米,水泥又涨价,得花几千元。

在我们施工的时候,只要是过路的,都到跟前站一站,说这件事做得太好了,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都很钦佩。认识我们的人,第一句话就说:“法轮功太好了,境界高,现在可找不到这样的人。”

这件事传到镇政府,副镇长以前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工作,和妻子特意过来看;原妇联主任见到我也说:“你们家太好了,现在的人都往外扩,你家还往里缩。我儿子在镇政府工作,回家对我说你们家法轮功没白学。”

有人问我:“是谁让你们做的?”我说:“这还用问吗?我们不学法轮功,根本做不到。现在老百姓都知道法轮功好,就是邪党造谣蒙骗世人,不让做好人。”他们都笑。众人议论纷纷,从心里认为大法好。更没想到的是,我们下边的邻居,也把自己门前的大墙往里缩。他跟人说:“人家学法轮功做好人,咱们也得做。”


==神传文化==

(男声)古代文人笔下的月亮

古代吟月最著名的诗人当首推唐代的诗仙李白了。在李白留给后人的一千多首诗歌中,直接或间接写月的竟有三百二十多首。其笔下之“月”,变化莫测,千姿百态,令人遐思不已。如“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等句,把月夜描写得如此多姿多彩。他可悠闲地与月对话:“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他抒发自己的感怀:“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当他得知好友王昌龄遭谗受贬时,便把一片赤诚与明月并举,赠给友人:“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他可随意向天空借来月光:“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且就东山赊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

李白不事权贵,品性高洁。他写月之美,也是诗人纯洁无瑕的心灵写照,如“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山明月露白,夜静松风歇”。李白把月亮当作亲密无间的朋友,他的一句句月光吟,胜似一幅幅秀丽的图画,有秋月:“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有海月:“江行几千里,海月十五圆”;有江月:“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有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有溪月:“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有边月:“边月随弓影,故霜拂剑花”;有山月:“秋山绿萝中,今夕为谁明”;有邀月:“琴弹松风里,杯劝天上月”……诸如此类,气象万千。

最能表现他和明月亲密无间的佳作,应算《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里,他邀月共饮,把月亮与自己的身影凑合起来,绘成“三人”,更是罕见。

唐朝另一著名诗人王维,他不仅山水诗写得空灵优美,他笔下的月亮,亦表达出一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意境。如:“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暝》),松间浮动着纤纤月波,清泉在山涧流淌歌唱,真乃秋天里的春天!这是何等的幽静,没有诗人心灵的旷达、超然,怎能写出如此恬静的诗句?再看《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人独坐竹林,已为超世,琴音悠扬,永恒的生命息息相通,于是一轮皓月姗姗而来,把为知音,人与月共悠远。“我”之生命完全融入宇宙大生命的流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