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581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3年4月3日
节目长度:60分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479 KB

14,357 KB

56,26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小莲的文章向内找 我们都提高了

在我们学法点上有一位老大娘,腿疼有很长时间了。自己很痛苦。每天来学法的时候,发正念都不能盘腿。而且经常是一边学法一边捶腿。点上的几位同修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经常跟她说要向内找,要明白尊师敬法的道理。可是老人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还是我行我素。因为,彼此都十分熟悉了,几位同修本着为她“负责”的态度,不断的给她指出这些不足。可是她很长时间依旧那样。后来逼急了,老人说,你们都是在指责我。不帮我发正念也就算了,干嘛要用那种指责的口吻说我呢?!

大家都觉的老人家在强词夺理,不向内找。于是后来索性就不说她的不足了。老人家的腿疼依旧没有减轻,而且心里产生一定的间隔。

后来当我和另外一位同修从公司回家学法的时候,等到老人家学完法回自己家之后,点上的同修跟我们交流这件事。看着她们焦急的状态,我和另外一位同修觉得,这似乎是我们空间场不正的原因促成的。我们都应该好好的向内找,看看自己的问题。

从我自己开始找:我说,都说修炼是平等的,没有贫富和阶层与年龄的差别。但在我内心中就十分不愿意跟年岁大的人一起学法。觉得他们读法慢、悟性不好。这就是分别心,这就是间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很多常人都说,现在人都觉的自己比别人强,有一种不自觉的高高在上的心。如果我们在话语中还掺杂着这颗极为不好的人心,那人家当然不接受。表面上在为别人好,其实深挖就是在证实自己!

按说,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别人语气和心态怎样,只要对自己提高有利,自己就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可是我们没有想过一点:一个修炼人在难中的时候,他(她)就有执著的因素在里面。如果此时对方觉的你的话语,表面上虽然说的在理,可是背后却充满着指责、埋怨、甚至高高在上等等诸多人心的时候,那他(她)一时就很难接受。

后来,我们点上的几位同修一起开始都向内找,都看自己的不足。经过交流,大家基本上明白了:老人家出现腿疼的状态,不是无缘无故的。不仅是她修的,邪恶也不仅仅是对她个人的干扰。这件事情是一面镜子。在照射出我们自身存在的许多不足。

比如:我们在平时在谈到大法和师父的时候,是否在心里充满无限的崇敬与感恩?我们自己是否做到了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对师父的要求是否还在打折扣?对待同修是否真的是慈悲的?虽然我们自己觉的我们说出的话很慈悲,但为啥打动不了别人?记得这位同修跟我们说过,你们说的话还是不够慈悲,因为你们的话没有把我感动落泪!诚然,这里面有老同修自己不向内找的人心,但对我们来说是不是的确存在这种问题呀?还有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我们学大法是否是为了在人间得好?按说此类事情早在《走向圆满》经文中师父就给我们指出来,但十几年过去了,我们有没有这方面的“根本执著”从而造成不愿意舍掉一切人心而圆满回天?

同修们后来悟到:如果我们的心真正是慈悲的,无论对方接受与否,我们都会真心希望对方好,提高上来。而不是现在这个埋怨、不愿意再管她的状态。

当大家都找到自己诸多方面的人心的时候,本想坦诚的跟老同修说自己的不足。怎料一见面,同修刚要开口说,老人家就说:“不用说了。我不是说了嘛,你们提高上来了,我这里也好了。”同修问她的腿怎样了?她笑着说,好多了!

此时我想起师父的话:“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1]只要我们的场正,那自然就能熔钢化铁!

类似的例子还有两例,在此不妨简述一下。

一位协调的同修因同修之间的分歧而给另外一位同修发“暗语”短信。诉说一下心里的苦。同修见状,用一种十分慈悲的心态给她回了一封。结果过两日见到同修,同修说,本来我有一肚子话想跟你说,可是自从你给我发完短信之后,我也想不起来说啥了……

还有一位同修在家里心性关实在过不去了,在开小型法会的会场上跟大伙说起此事,因心中充满着不平与委屈,协调同修觉得在这种场合说这些会影响法会质量,而打断了她的发言。事后,一位同修背后说了她的很多不足。恰好被赶上的同修告诫:“别再背后议论同修,同修在难中本身已经够不容易的了,咱怎么还能给她加大压力呢?”同修一听马上悟到:不论同修一时在不在法上认识,我不能跟同修产生间隔,决不能让邪恶看笑话!于是晚上九点多她给那位同修发一个简短的短信:明天我休班。第二天那位同修真的来了,她们之间坦诚的交流了一次。神奇的是,没等这位同修给她指出她的问题所在的时候,那位同修诉完苦之后,认识到这些都是自己的虚荣心招致的魔难!

象此类事情在我们点上实例很多很多,限于篇幅就不多举了。

综上所述,我想,只要我们严格做到以法为师,遇到各种问题,都要向内找,看看是不是自己哪个方面不对劲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局面,那一切都会出现变化。

作为同修之间,只有大家一起向内找,才能达到共同提高的目地,才能真正的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好!

注:[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什么是真正的放下生死

师父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2]

所以信师信法,放下生死,是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应该达到的。成熟的修炼者都深有体会,做到这一点,会使许多修炼路上的关、难变成坦途。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放下生死呢?是不是“不怕死”就是放下生死了呢?

常人中有不如意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觉的活着没有了意义,从而去寻短见的。这样的人怕死吗?不怕,那么他是不是就是放下生死了呢?肯定不是。不仅不是,而且正好相反,那是一种在自身巨大的思想业力下,在情中派生出来的各种变异了的层层物质的包裹下,在这种痛苦之中,主意识投降了,想要放弃了,其实是一种逃避,一种懦弱,不能主宰自己的表现。

常人中也有不要命的,好勇斗狠的。这是放下生死了吗?也不是,那是在自身魔性的操控下的一时冲动。一旦他冷静下来,或受到应有的惩罚时,他就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因为他当时的行为是非理智的,不是真正的自己。

有被病业干扰折磨的大法弟子,最终住進了医院。有同修劝她放下生死可以闯过去,她却说:“我能放下生死,就是怕疼。”也有被邪恶迫害的同修,在邪恶的折磨下屈服了。他可能也会说,让我一下子死掉,我不怕,我就是承受不了这种痛苦。

试想一下,死的时候就象吃着美味佳肴一样舒服;就象夕阳西下,在海边漫步时一样惬意,谁还会怕死呢?所以“怕疼”本身,就是放不下生死的一种表现。其实常人因为业力太大的原因,痛苦是无休止的,是无法承受的。而大法弟子在法中,再痛苦也是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虽然有时会达到承受的极限,但还是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如果出现承受不住的情况,肯定是信师信法出了问题,打了折扣。(当然了,能够一直走正,不被邪恶钻空子,这种痛苦干扰的本身都不应该出现。)

古往今来,常人都惧怕死,还是一个原因,就是有太多太多让人牵挂的难以割舍的东西。比如,放不下自己的儿女;放不下自己的钱财;放不下自己的妻子、丈夫……。死亡就意味着要放弃自己拥有的这一切,因为舍不得,才会怕死。

所以真正的放下生死,不是去死,而是修炼者在修炼中达到的能够放下常人中的一切执著和欲望,甚至自己认为的最美好的东西,最难以割舍的东西,包括对自身肉体的执著,从而达到的一种坦然的、祥和的一种境界。做到这一点,什么病业干扰,什么邪恶的迫害,修炼路上的一切干扰都会烟消云散。

要想达到这种境界,根本之根本,就是百分之百的,不打折扣的做到四个字――信师信法。

以上是自己当前对“放下生死”的一点认识,如有不当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全盘否定旧势力在经济等方面的一切迫害

自从我修大法以来,在经济上不管我怎么干、怎么节省,我总是攒不下钱;就是我攒下一些钱,也这事那事的把它花掉;就连我儿子的工作也不理想。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觉的奇怪纳闷,后来,通过大量的学法突然间我明白了:大法弟子修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怎么还不如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呢?怎么会穷困潦倒呢?恶党的孩子都有一份好的工作,大法弟子的孩子就不应该有一份好的工作吗?这不是正理呀,虽然我们并不是为了过常人的所谓的幸福生活,和它们争强斗胜,可是修大法本身自带的福份我都体现不出来,这不给大法抹黑吗?这不给讲真相带来不利的因素吗?这不是旧势力对我在经济上等一切的一种迫害吗?我决不认可!

后来我每次发正念都加上一念,全盘否定旧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等一切的邪恶迫害,我决不认可,不被认可强加给我的就是在犯天法,求师尊为弟子做主。后来在经济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就连我儿子也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常人也很羡慕。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发神韵光盘中去掉怕心的体会

提笔写这篇文章,觉的难。难的不是没的可写,而是难在要写的太多太多,即使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出来。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把我洗净,领我回家,把宇宙大法开天辟地的传给我们,那是怎样的佛恩浩荡啊。在我浩如烟海的大法修炼经历中,有师尊多少的慈悲苦度和呵护,我也许永远也无法完全知晓。我的一切都来自于师父,来自于大法。我赶上了这宇宙正法的伟大时期,能在这里助师正法,这是师尊给予的无上荣耀啊!我唯有珍惜再珍惜,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殷切期盼。现在我怀着恭敬的心,感恩的心,谦卑的心,把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做神韵、发放神韵光盘救众生和如何用正念将邪恶迫害消弭于无形的一段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跟同修交流。

我第一次接触神韵,是在遭受漫长的邪恶迫害回到家乡后。那时怕心很重,被怕心包裹着,我又是所谓的“重点人物”,感觉到处都是邪恶和监视的眼睛,压抑沉闷,我无法突破自我走出来证实法。后来我联系上当地的一位同修,同修看到我很高兴,鼓励我抓紧学法,赶上来,说“金子总归是金子”。我知道是师尊借同修的口鼓励我,给我继续走下去的信心。临走时同修送给我前几年的神韵光盘,要我回去好好看一看。我一听,心想:正法進程真快呀,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电视台和演出了,那救人会多快呀。

回到住处,我就迫不及待的播放神韵晚会光盘。画面出来的瞬间,我震惊了,没想到神韵的画面这么华美,色彩那么明丽。当看到师尊出现在大穹之巅,驾金色法船驶来,听到师尊那洪亮熟悉的声音自天宇传来:“各界众王,三界已定,谁愿随我下世救度众生”,然后穿越层层苍宇,向人间疾驰而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仿佛久远的誓约又在耳边响起。是啊,当初我们就是义无反顾的追随师尊下世,为追寻真理大道,为助师救度宇宙中的众生,带着师尊的厚望,带着众生的期盼,冒着天胆、舍弃一切来到这险恶的十恶毒世。而今天当师父和大法需要我去用实际行动履行自己誓言的时候,我却被尘世的假相羁绊着,割舍不下那种种人心的执著了,被妄图毁掉众生、保全自己的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救度众生的时间。从黑窝出来后又被怕心阻挡着,走不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真是愧对师尊啊。

随着神韵演出大幕的一次次拉开、闭合,一场场精彩的演出,就象一幕幕历史画卷,他们从历史的深处走来,把大法给予人类的纯真、纯善的美好,用音乐和舞蹈的艺术形式活生生的展现在眼前。

观看神韵的整个过程,我不知不觉中泪水湿透衣衫。整个身心被师尊慈悲的能量包围着,每个细胞都激活了,迸发出生命最深处的欢呼。我认识到,神韵是师尊直接在带领我们用艺术形式在度人了。神韵是师尊来自天宇的召唤,神韵是师尊慈悲的救度,神韵是师尊无私的给予,神韵是走向未来的希望,神韵是最璀璨的珍宝,神韵承载的内涵太大太大了。当时我就坚定的定下一念:我一定要把神韵的美好尽量多的传播给世人,我要助师正法推广神韵!

一开始的时候,做起来很难。这个难度不是来自技术方面,而是来源于那个长期遭受迫害而出现的怕心。回想“七•二零”迫害发生后,自己曾组建了很大资料点,纸张都是用车运来,那时也没有觉的怎么难,今天做一点点事反而觉得困难重重。

怕的阴影笼罩着我,阻挡着我。我知道这个怕心不是我,是后天强加的败坏物质,是它怕。不过光知道还不行,还得在实修中修掉它。我每次发正念时,都先发正念清除它。在学法的过程中,随着学法的逐步深入,怕心越来越弱,正念越来越强,也真正体悟到学法的威力,比如读到《转法轮》中的“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时,那个“决”字一下子就打到心里,就感到压在心口的一团物质解体了,正念也在瞬间增强。法中的一个字就能改变一个人,这是何等的威力。我真切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我认识到学法本身就是实修去执著的过程,是同化法、溶入法中的过程,很多不好的东西往往在学法中就归正了,旧势力还来不及所谓“考验”,我们早提高上去了,它们够不着了,这样干扰就会少。

通过大量学法,我解决了两个根本问题,第一个:大法是什么?第二个: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以前刚得法弘法时,向别人介绍大法,说了一大堆,却不着边际、言不由衷,现在从心底真正明白了:大法就是“真、善、忍”!以前我以为的修炼,就是“圆满”、“大自在”、“佛道神”,现在认识到生命的意义是“返本归真”,无条件“向内找”,去掉一切变异观念,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一下子变的如此简单!

我每天都坚持上明慧网。明慧网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对我的帮助很大,特别是一篇篇法会文章,我力争每篇不落的看。被同修们克服种种困难、走出来证实法、救众生的崇高境界所深深打动和震撼,给我很大的启发和信心。有时在彷徨的时候,在苦闷的时候,在找不到问题症结的时候,往往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就能豁然开朗找到问题的所在。我也喜欢听明慧网上的《明慧修炼园地》节目,明慧同修慈悲祥和的播读,加上优美的音乐,催人泪下,获益良多。明慧网真是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提高的好场所呀。

当我一点点的突破怕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时候,外在的环境也在一点点改变。有怕心时,看环境是恐怖的,特别是“敏感日”,一有风吹草动就不平静,看这个象监控的,那个象盯梢的,其实那是执著演化出的假相;去掉怕心后,感觉一切都那么平和有序。我放下了面子心,挖苦就听不到了;我放下了被监视的心,保安就撤走了;我放下胆胆突突讲真相的心,众生就愿意听真相了,我放下了怨恨心,别人就祥和了。真是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1]啊!大法弟子都修好了,世人就都得救了,邪恶也就没有了。我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内涵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内在的提高和外部环境改变是如此的同步,让我深感大法的无所不能。从一开始突破封锁上明慧网,到一口气下载几个G的大文件,到自己一个人去电子商城购买机器、耗材,到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再到面对面讲真相,无一不是在逐步在去怕心、放执著,通过靠学法修出的正念来改变环境做到的。

第一批神韵光盘制作出来了。拿着一张张精美的光盘,我内心别提多高兴了,终于又可以用实际行动兑现誓言、助师正法了。这些光盘就象一个个生命,承担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也真的为他们高兴。在刻录的过程中,我就静心学法,看完一个小标题,一张精美的光盘也就制作出来了。学法、刻录、打印三不误,还清除了干扰。制作的光盘每张都检查一遍,没有发现一张刻废的。这也是师尊的慈悲加持啊。因为刚开始做,没有经验,当时对外包装要求还不是很高,就是用封套当作外包装,不够专业,留下了遗憾。今年的神韵光盘我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全部采用可打印光盘,配上透明光盘盒,加上精美的封面,达到了正式出版的水准,外观品质和档次一下子就上去了,配得上神韵“世界第一秀”的美誉。

我把制作出的第一批神韵光盘先送给亲戚和要好的同事,先看他们的反响。结果非常好,我母亲看了神韵晚会,一个劲的说好,没过几天就退出了加入了四十多年的邪党。以前我磨破了嘴皮子她也不退,结果现在看了一遍神韵,就痛快的“三退”了。现在我的老母亲,身板越来越硬朗,脸色越来越好看,连皱纹都减少了,整天乐呵呵的。随后几个亲戚和同事也陆续做了三退。在事实面前,我真切体会到了神韵救人的威力。

路是一步一步的走。在走出来面对面向陌生人赠送神韵光盘时,开始心里也不稳,但我一直要求自己必须走出这一步来。我是这样想的:神韵背后有法的内涵,不能随随便便的往人家门口一放就完事了,众生要是不珍惜毁坏了还造了业,不但救不了人,还推了众生一把,那样不就干坏事了?而且神韵是神圣的,就应该面对面发放,那样更显庄重,而且面对面发放的过程中还能跟众生介绍神韵,有助于神韵的传播。所以我就从一开始就要求自己必须突破自我走出来、面对面发放。

记的刚开始,是一个晚饭过后,街上散步的人很多。我兜里装着神韵光盘,走在大马路上,迟迟不敢发。看这个凶巴巴的,那个不怎么面善,我意识到这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在阻挡着自己,就对自己下命令:一定要突破自己,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呢。我就把兜子里的光盘拿出来,决定见到人就发,记得发的第一个是年轻人,他拿过去一看就说:“谢谢!”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呢。走出这一步,一下子就感觉轻松了,当天又陆陆续续发了很多人,大都接受了。其中有个小伙子特别让我感动,当时我送给他的时候,他还没有仔细看封面,等我过去十几米了,他看明白了,赶紧冲着我很激动的喊:“太好了,谢谢你啊!”我想他以前可能看过神韵,今天又遇到了,格外的惊喜。我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为众生的得救落泪,心想:自己再怎么辛苦,值啊!

有了第一次发神韵的经历,以后就轻松多了,我平时随身带着神韵光盘,见到有缘人,都是先问问对方家里有没有DVD影碟机,对方说有,就大大方方的拿出神韵光盘,笑呵呵的送过去,说:“送你一台最好的晚会,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最高水平的艺术盛宴,在国外演出都是一票难求呢,回家和家人一起好好看看吧。”这样对方就会很高兴的接了过去。

记的一次,走到一家办音乐培训班的小学校,里面有好几个学生在学琴,还有好几个学生家长在等着接孩子。我一看挺高兴,心想:送给他们神韵吧,让孩子们接触最正统的艺术。我就走進去,边向家长们介绍神韵边发放,他们都很高兴的接过去。这时一个干部模样的家长,拿着神韵光盘,冲我说:“是不是法轮功?”我看到其他家长的脸色都变了,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都说“不要,不要”,当时空气好象凝固了,一种令人窒息的东西向我压来。我认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不能退缩和回避这个问题,应该解体背后的邪恶。我稳了稳,平和而真诚的说:“这是法轮功的,法轮功修‘真、善、忍’,里面的艺术也是符合‘真、善、忍’的,看了对人只有好处,很多人看了病都好了,我们也是为您好啊!”这时我看到那位家长低下了头,眼里闪着泪花,也许他是被大法弟子的坦荡和善良感动了吧。其他几个家长也缓过劲来了,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都高兴的把光盘放進兜里,连说“谢谢”。

通过这件事,我反思自己,很长时间自己只满足于发神韵,但发的过程中一直回避谈到大法,我深挖这是一颗私心,名义是为资料点的安全,实际是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不敢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回家后我认真的学法,师父在经文《环境》中讲:“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与法?”是啊,师父,我错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造就了我,我的生命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我是属于师父属于大法。天经地义,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啊。

经历了这件事后,去掉了掩蔽很深的私心,发神韵越来越顺,也能把发神韵与讲真相、劝三退结合起来了。可随着越做越顺了,欢喜心、追求数量的人心就起来了,而且忙于做事,放松了学法。真是人心勾的鬼上门。有一次我发神韵,看着剩下的光盘,心想:找个地方发出去吧,发完了就轻松了。带着这样的私心,把光盘随手发给了遇到的几个人就回家了。可是这为私为我的一念,没有站在救人的基点上,被旧势力抓住把柄。

第二天,一个同修急急忙忙到单位找到我,告诉我:我发神韵被人举报了,“六一零”和警察很快就来单位和家里搜查,要我马上回去收拾一下。我一听,头“嗡”的一下,心想:“这个空子钻的真快,我做证实法的事,有漏也只能在法中归正,也不关你旧势力什么事”。虽这样想,但还是有点不稳,没有意识到这是假相,就打个车回家把设备和耗材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当我收拾好,往单位走。快到单位时,远远看到五辆警车停在单位门口外面,其中有两辆是高级轿车,三辆是面包警车,里面全是警察。我想,动静还不小啊,连市里的都出动了。我心里略微闪过一念,是進单位大门还是走脱呢?我马上否定了这一念,心里生出坚定的一念:在邪恶面前我决不退缩,我就走师父安排走的路,我决不走流离失所的路,我就是要做到堂堂正正。我就迈步走向单位大门。这时单位的保安都聚集在门口,神情紧张的看着我,如临大敌。我感觉好笑,進了大门。这时保卫科长走过来,让我先回自己的工作的地方,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我回到上班的地方,人心开始往上返,怕心又出来了,人心与另外空间的邪恶疯狂的袭来,当时觉得自己快要被恐惧压垮了,好象随时被击倒了就再也起不来。脚底下是看不见底的深渊,又好象随时会被一阵风吹走。家庭、孩子、安逸的生活等人心激烈的翻腾着,好象自己被漫无边际的乌云遮挡着,心里没有一丝光明透進来。我发着正念,喊着师父,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累,几次我都趴倒在办公桌,又屡次在正念的加持下挺起脊梁。人念和神念在激烈的较量着。几经反复,那种感受真的是无法言表。在真实的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我怎么做?这个问题尖锐的摆在面前,不容许你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这时师父的法象一道闪电劈过夜空,一下子就打進我的脑子里:“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2]。是啊,师尊啊,我真的该舍弃一切了,尘世的一切,假我的一切,为私为我的一切,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是到了该跟师父回家的时候了,亿万年的生命漂泊,无数次的轮回,在那无边的无明中,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来自哪里,漫长的岁月中偏离了大法,忘记了自己是谁,被复杂的因素纠缠着、左右着、污染着,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了。现在找到了,找到了大法,找到师父,那里才是我的家啊,我要跟师父走!今天不管发生什么,我要用我全部的生命捍卫大法!

这时我的思想一下子空了,刚才还翻腾着的怕心、执著,瞬间烟消云散,整个内心完全是平静的、祥和的,不起任何涟漪。我内心升起了无比坚定的正念,为了捍卫众生、捍卫大法、捍卫师尊可以舍弃一切的正念。这种正念的力量令我惊讶无比,那么清澈,那么坚硬,象金刚一样。我发现自己的一念真的可以力可劈山。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乱神及一切旧势力因素,解体中共邪党、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就感觉一股强大的能量从整个身体喷薄而出,大量销毁着邪恶。

发完正念,我环视四周,一切是那么安静。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温柔的倾泻進来,外面的邪恶已经那么的遥远,自己的身体顶天立地、巨大无比,我拿起笔,写下“抖落风尘归大道,助师正法乐逍遥”,然后就专心我的工作。

下班了,我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出办公室,走出大门,所有的警车早已撤走,单位的同事象往常一样,各忙各的下班,就象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途中,很扎眼的看到一辆破旧的丧葬车挂着一块牌子:此车出售。我明白是师父点悟我:参与迫害我的旧势力已经被正法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恶警的干扰了,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威。我继续稳定的做着三件事。

回顾十几年的风雨修炼路,每一步无一不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我能有幸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全是师尊的给予。我们从深邃的历史中走来,肩负着神圣的使命,今生今世要用正念和正行,为宇宙的众生开创出美好的未来。我们唯有坚定实修,放下自我,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无愧于众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感谢各位同修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圆容〉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江苏大法弟子 清醒的文章破去人的壳 精進实修

走过了十几年的修炼道路,修炼的路上有过勇猛精進,也有过被常人的名、利、情所带动,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总觉的有一层壳,不能精進。直到最近一年,经常反问自己,到底什么是修炼,我在修吗?我在真修吗?也看了无数同修的交流文章,常常为同修对法坚如磐石的信,也为同修在法中修出的纯净、慈悲而感动。反思自己为什么在很多事上,法理也明白,就是做不到。直到最近通过大量的学法,破去了对生死的壳、不信法的壳、无神论的壳。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修炼,才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才真正的在法中修炼着自己,才在法理上真正的提高上来。和同修交流后,把它写出来,与在这方面法理还不清晰的同修交流,共同在法理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历史大愿,兑现誓约。

真正去掉人的壳

我在人中是一个很理性的人,第一次看《转法轮》,我是在一天内看完的,明白了这就是自己人生的追求,也是自己来在世上的真愿。在这十几年的修炼道路中,一段时间勇猛精進,但不长时间就被常人的名、利、情所带动,又忙于常人的事,一直处于这种反反复复的境地,到最后也就变的麻木。这种状态自己也想冲破,但一段时间后,又处于原状,心里又急、又无可奈何。也看了无数同修的交流文章,常常为同修对法坚如磐石的信,也为同修在法中修出的纯净,慈悲而感动。反思自己为什么在很多事上,法理也明白,就是做不到。直到最近一年,经常反问自己,到底什么是修炼,如何修炼,我在修吗?后来决定大量学法,抄法,背法。我准备了几本厚的笔记本,抄师父后期的讲法。同时大量的通读各地讲法。

在读法时,力求让自己的整个身心完全溶于法中,特别是在今年的寒假期间,白天和孩子通读师父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一年的讲法,一天八~九个小时的学法,晚上背《洪吟三》,由前期的心烦意乱到后期逐渐的能静心学法,在学到师尊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时,师父讲:“人的分子细胞是分子构成的,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由更微观粒子构成的,越微观的粒子能量越大。大家知道,人那个身体埋在土里头,表面的细胞是分子组成的,这个细胞可以烂掉,那分子烂不掉,对不对?那原子更烂不掉,是不是?那么你的那部份去哪里了?人的思想不都是你自己表面想出来的,有些人突然间讲出的话都是哪里来的?不都是你深思熟虑的讲出的每一句话,是你不同的从表面粒子到很微观构成的你都在起作用。你整个的生命由最微观的粒子到表面的粒子同时构成了你,所以你的生命不仅是简简单单的表面的细胞这么一层。对于人的生命来讲,表面这点只是去掉了一层表皮而已,转生时又会换新的表皮,可真正的你不可能被土埋上之后烂掉。那土不会解体原子,甚至于分子它也解体不了。原子解体就是大爆炸,人体范围的核爆可以毁掉一座城市,是这样吧?那你去哪里了?”觉的突然间明白了法理,觉的生死已经和我没关系了,这是境界上的提升。我真正体会到境界提升的美妙,那不是强为,而是就那么回事。

在社会中,以前别人提到谁死了,我会站在人的角度上思考,而现在我认为这就是因缘。我终于明白人的这层壳破掉了,思想也发生变化。生死关可以在大量学法中去掉。这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壳,阻碍着修炼的路。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很多事上,法理也明白,就是做不到。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有的同修修的那么稳健,那么精進,那么大的慈悲心救度众生,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因为已经走过了人神之关,是神在同化法,是神在救人,是真的达到了那样的境界、层次。人的这层壳是阻碍我们精進、救度众生的巨大障碍。回想我这十几年来的修炼,像在一个房子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一些景象,但从没有走出这扇门。在房里想的再多,看的再多,也是在想象,和现实是脱节的。当走出这扇门时,才走進真正的现实,才走的越来越远。而生死关就是我们的这扇门,冲出这扇门,你才是真正的修炼,你才能在遇到问题时动的是正念。当我明白这层理时,我觉的身体一震,我知道我也会象同修一样在法中精進了。我终于会修炼了,也为自己感到羞愧,十几年哪!写出这段体会,也想给还象我以前状态的同修一些借鉴,赶快破掉人的壳,抓住这万古机缘。

由于冲破了人的壳,在思考问题时,也能用法来衡量了。发正念时感到自己的身体非常大,有时能洪盖一方天体,能力也大了,整点的正念能发一个多小时。我体会到了学法的重要。特别是已经掉队的,如果不是特别大量的学法,还动不了、也破不了你那厚厚的壳,你就不能在法上真正的提高上来。我决定背《转法轮》,我想把书脱稿背下来,我先一段一段的背,然后再连成一章节,直到这一节能脱稿背下,再背下面的内容,只要有时间,能背三、四个小时,也体会到学法中的美妙。我在背到“炼功为什么不长功”时,我感到不信法的壳破掉了。在背《洪吟三》时,无神论的壳破掉了,我终于明白了,这是压的我十几年来不能在法上修的三座大山,终于土崩瓦解了。随之而来的是思想和身体的巨大变化。遇事时,我也能用法理衡量了,我觉的宇宙的理就是这样的。

去人心并不难

去人心并不难,难就难在两个方面:一、人心、观念和真我分不清。二、各种人心、观念强过你真正的自我(个人认识)。当你人心,观念和自我搅扰在一起时。学法多,自我强一些,也就精進一些,但你并没有真正的跳出来。时间一长,又逐渐的被拖下去,各种人心又强起来。另一方面,你的自我也没它强,你就走不过去。所以造成有些事情,你自己也知道应该按法的要求做,可还是按照人中的做了,做完了,就后悔。其实是人的这层壳阻碍着你,只有人的壳破掉了,你真正的自我强大起来,神起来,去起人心来就不难了。

一次和同修交流,谈起劳教时的情况,他说:当时也知道应该如何做,但就是做不到,正念就是出不来,师父也再三点化他,也明白法理,就是不敢。其实当你人的壳没破时,即使看大法的书,从面上也明白了许多的理,讲的也头头是道,那是没用的。有时看到同修的体会,看到同修面对邪恶时的坦然,救人时出的慈悲,正念出来时显的神威。感到自己和同修好像一步之遥,好像自己也能做到,其实差远了。那是同修强大的正念场在带动着你。做好的,他们的壳早就破了,他们已经达到了那个境界。是神在助师,是神在救人。

当我修去这层壳时,人心、观念再出现时,我已有能力处理掉它们,已没有了以前修心时的艰难。前段时间,单位业务考试。按以往的情况,我也会备好资料带到考场抄,反正大家都抄。自欺欺人的说:可以节约时间学法,看书,哪有时间学常人的东西。其实这也在推波逐流,不符合法的要求,用滑下来的理要求自己。思考之后,我决定这次考试不抄,自己看书。当这一念定下来时,有两位同事把复印成很小、便于带進考场的资料给我。我的心动了一下,但很快平静下来,已没有了以前的人心挣扎:抄吧不符合法的要求,不抄吧心理不太平衡。感觉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宇宙的生命在看着我,我要做正。不仅在这件事上,以后遇到任何事都应按法的要求归正自己,让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真正在大法中洗净自己,踏踏实实的提高。

还有的人心是在发正念中去的。发正念时,让自己修好的那面身体很大,这边的身体尽量不动念。当有杂念出来时,立即查找,是从哪来的,哪颗心带来的,发正念这么神圣的事,它为什么敢上来。随之就灭掉。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发正念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静。这也更加让我体会到,我们的能力来源于法中,我们是法中的一个粒子,当你同化法时,法的威力就会在你身上体现。只有当你真的提高上来,破去人的壳,你才能真的强大起来。你的正念才会出来。最关键的是你必须先破去人的壳,这也是分水岭,你才能真的走出来、真的在法上突破、真的提高着自己。当我走过来时,我觉的自己的一念可劈山。我也体会到了在法中修境界的提升、法理的展现、神通的开启。

什么叫人、什么叫神、什么叫道、什么叫佛,这是一个层次和境界。当我们没有脱去人的壳,人的观念就占主导。当你脱去了人的壳(生死是关键一关,放下生死即是神)你就是神,在过心性关、或过劫难时,你清醒、强大,用法理指导自己,就不会陷在人中,你才能清醒的走过。我们去人心的痛苦,其实是放不下人心的痛苦,也就是你不想放弃它。这是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不放。这也就是我在人中这么长时间不能精進的原因。

经过这段时间的实修,在法上真正的提升起来。我看到我们地区有不少象我一样的同修,他们也和我以前一样,苦于不知如何突破,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我把如何突破三层壳后的思想境界的变化和他们做了详细的交流,希望他们能尽快突破,在法上真正提升上来。当我们真正在法上形成坚不可破的整体,这才是邪恶最害怕的。这才能真正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完成好我们的使命。

修好自己,才能真正的救人

现在的人受无神论的毒害非常深,再加上邪党几十年的灌输,很多人已经不能理智的听真相。要救这样的人,对我们自身的要求也高了。我想如果我们修的好,慈悲心大,能量强,就能快速灭尽他们身后的邪灵烂鬼,并通过简短的交流,破解他的执着,把真相讲透。

前段时间,单位组织了一次旅游,我和一位老师一组,我想如何和她讲真相。我知道她是邪党员,晚上睡觉前,我指着桌上的电话说:如果你从小别人就告诉你叫耳机,你也叫了几十年,现在我告诉你叫电话,你有何感想,她说不相信。我说对,就像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无神论,从小被灌输的邪党理论。而马克思年轻时就加入了撒旦教,他们诅咒全人类下地狱,撒旦的来源是什么,我就从《失乐园》讲起:

上帝宣布其独子为天使,天军的首领,统帅天国。大天使撒旦不服,召集许多天使,发动了叛乱。但叛乱失败,他们被神之子用雷火击败,坠入地狱火湖之中。这些失败的天使被称作魔鬼。在地狱中,撒旦不服输,成立了万魔教,并在此讨论,引诱人类归顺魔教,撒旦找到了上帝刚创造出来的伊甸园,引诱夏娃吃了智慧果。上帝知道后大发雷霆,派神子宣布:夏娃分娩时要受痛苦,并要永远服从亚当;亚当要为每日的面包劳苦一生,汗流浃背。亚当和夏娃被上帝赶出了伊甸园,从此走向了贫瘠的土地。所以今天的男人和女人才是这样的生活方式。

马克思在写《共产党宣言》之前就加入了撒旦教,马克思在共产党的第一份纲领文件《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一百年后,共产主义已经不仅仅是幽灵,而是真正具有了具体的物质实相。这个幽灵,在上个世纪的一百年中,象瘟疫般在全世界泛滥,屠杀了上亿人的性命,剥夺了亿万人的个人财产甚至他们原本自由的灵魂。所以凡是共产党的国家都充满了杀戮、谎言、贫穷。它知道在正常的国度是不能够被接受的。特别是在这个有着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中国,更不可能有它的立足之地。所以它用谎言和阴谋夺得政权后,所做的就是通过杀戮来制造恐怖,如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有八千万,是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再通过灌输无神论、進化论斩断你与上天之间的联系。认为善恶有报,轮回转生都是迷信,所以失去了信仰的中国,现在灾难遍地,人骗人,毒食物满街都是,为了钱什么坏事都敢干……因为你从小到大,都被灌输人是猴子变的,无神无鬼,所以你做梦也想不到共产党是个邪灵,也就是撒旦。现在天要灭这邪灵,你将随着它遭殃,因你在入党、团、队时,曾经对着它宣誓,把整个生命献给它,成千上万的党、团、队员就是它的细胞,当天要灭它时,你也将随着它一同灭亡。你可能说我也没随着它干坏事啊!为什么要随着它一起灭亡,这就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原因,只因为你是无辜的,不愿看到你与邪灵一同毁灭。只要你化名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天灭中共时,你将不会随着它遭殃,你一定会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而感到庆幸。现在已有一亿多民众退党、退团、退队。她听明白了,我又给她背了《洪吟三》的一些诗词。最后她说给我看书吧。一个生命有救了。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只有清醒的修炼,才能走正修炼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在助师正法接近尾声的今天,我们要真正清醒了,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不给旧势力留任何可钻的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学好法,保持坚定的正念。只有信师信法,才能紧跟正法進程随师还。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在正法最后不多的时间里,我要全身心投入救人,多救人,救更多的人,兑现自己史前的誓愿,了却此生助师世间行的洪愿。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58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8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8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