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72期)内容选编(1/2)

发表日期: 2015年1月7日
节目长度:6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60 KB

56,26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67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不久,由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办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内容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等。

男: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呼唤良知、解体迫害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大陆综合消息
在新闻之后是“修炼园地”栏目
女:现在是新闻汇编节目时间,我们将向您播报11月21日—27日发生在世界各地与正法有关的事件,首先请听重要时事。

男:呼唤良知、解体迫害,请听一组来自世界各地的报道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之际,加拿大多伦多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三时至五时,冒着风雨在市中心圣乔治大街和布鲁大道附近,拉起横幅,“筑”起“真相长城”,庆祝一亿八千多万中国民众觉醒,退出共产邪党及其附属团队组织(简称“三退”)。许多路人签名谴责中共邪恶,支持制止迫害法轮功,并有华人明白真相后,现场三退。

女:十一月十九日,中共主席习近平到访新西兰奥克兰,当地部份法轮功学员来到习近平入住的天空城酒店外,要求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法办江泽民、周永康、曾庆红等迫害元凶。法轮功学员们打出中英文双语的“法轮大法好”、“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曾庆红”、“停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横幅,吸引了路人驻足观看并询问。

男:十一月二十日习近平一行到访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法轮功学员一大早就来到总督府外,呼吁立即停止这场延续了十五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并法办江泽民等迫害元凶。当习近平的车队缓缓驶入总督府时,车内的人都在向外看,法轮功学员打出的整整齐齐的大横幅十分醒目:“法轮大法好”、“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刘京和周永康”。二十一日下午,习近平等中共官员来到奥克兰南部的卡拉卡展示农场参观,在农场内的必经之路,习近平车队也遇到法轮功学员,目睹法轮功学员们的横幅。

当地主流媒体报导说,尽管法轮功在中国遭到了惨烈的迫害、甚至被大面积活体摘取器官,(抗议现场)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却表现最平和。多家主流媒体还采访了新西兰法轮功发言人、著名人权律师KerryGore。Gore律师呼吁新西兰政府向中国代表团提出人权问题,帮助制止迫害,制止惨无人道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女:刚刚过去的二零一四年二十国集团峰会,习近平带领的中共代表团先后访问澳洲和新西兰六个城市。与往常中共首脑外访一样,沿途每到之处,中共使领馆都雇用大量中国留学生、华人社团成员以及大批直接从中国大陆派来的人到场“欢迎”,并指使他们试图阻挡法轮功学员的呼吁,甚至暴力冲击他们。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受到各地警方的支持和保护,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本着大善大忍的胸怀,没有选择与这些同胞对立,而是非常耐心地向这些可贵却深受中共谎言蒙蔽的中国人讲清真相,众多留学生和华人因此机缘而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一些大陆游客在海外看到中共这文革式的场景很反感,也纷纷选择三退。

男:十一月二十二日,在西澳首府珀斯市行人如织的步行街,当地法轮功学员征集签名反对中共活摘器官,引起民众的关注,纷纷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乔治•巴博萨是珀斯的卡波耶拉舞(一种巴西的独特舞蹈)教练,带了几十人在同一街道的另一个位置表演。他听完学员讲述中共如何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后,不仅自己签了名,还直接向学员借了征签本,拿了几十份资料,让参加当天表演的人都签了名。他对学员说:“谢谢你们告诉(我们真相),我们与你们在一起,世界需要关爱、善良和自由。”

女:十一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在日本千叶县西北部船桥市勤劳市民中心展示厅,举办了为期六天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展。了解真相后,观众们在反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征签簿上签名,有的购买了《九评共产党》。有一位中年妇女,自己静静的观赏每一幅画,最后眼里噙满泪水说:“真没想到中共这么邪恶……”她在反对中共活摘暴行的签名簿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渡边先生今年已九十一岁,退休前是一位医师,他说,“今天能来这里观赏这么了不起的作品,真是太好了。”观看美展的前边几幅画时,老先生每看一幅,都摘下帽子鞠一躬。

男: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黑龙江省富裕县姜海波、景桂香、王爱民、匡伟华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十一月十三、十四日被非法抓捕。十三日晚至十四日早、中、晚几个时间段,齐齐哈尔国保警察窜到富裕县,和当地公安局、铁东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利用跟踪、诱骗等手段入室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姜海波妻子十四日早六点多刚要上班,被早就守候在门外的几名警察强行闯入家门,绑架了姜海波夫妇俩,并非法抄家,还到姜工作的超市店面搜查,商家敢怒不敢言。匡伟华被骗到单位绑架。

女:◇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叶树茂十月十六日被警察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他的亲人、朋友共十三人十月十八日到洗脑班要求放人,结果全被警察绑架关押。叶树茂的妻子因心脏病复发被放回家;张国胜走脱;四人第二天被释放,其他人分别被非法关押十天至二十天,其中法轮功女学员李鸿鹰被迫害致休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男:◇甘肃兰州市五十八岁的残疾妇女金俊梅,在生命垂危之际,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全好了。二零零八年四月金俊梅被警察入室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遭毒打、不让拄拐只能爬行等迫害,生活无法自理。基于金俊梅的身体情况,健康状况极差,孩子一直找监狱相关人员,要求让母亲回家。但丁姓队长一直以在请示领导为由推诿,并阻止孩子找监狱相关人员。

女:下面请听几则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十一月十六日,“首届希腊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雅典市中心“Hitirio”剧场举行,十七位学员分享了他们通过各种弘法活动,对参与弘法和救度众生的认识,以及在修炼大法中如何净化身心,提高心性。一位学员由于工作原因他到处旅游,他讲述了在去摩洛哥、印度和中东地区的旅程中被安排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他认为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只要做到信师信法,师父都会安排你以各种方式救度更多的众生。而且无论他选择怎么做,总是会有众生被安排救度。交流会的前两天,法轮功学员们参与集体学法和弘法活动。

男:十一月二十二日,加拿大蒙特利尔迎来了每年最盛大的节日游行——圣诞节。这里的圣诞游行每年都是在十一月下旬举行,是加拿大最大规模的游行活动之一,吸引三十万人观看。法轮大法天国乐团应邀参加了游行,受到了中西民众的盛赞。

女:十一月十五日和二十二日,南澳法轮功学员参加了阿德雷德港和诺伍德市的圣诞花车游行。身着唐装、仙女装的学员,虽然衣衫单薄,风雨中依然笑容灿烂,随着歌曲《法轮大法好》的优美旋律,步履稳健,心态祥和,把修炼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成千上万的观众在道路两旁兴致勃勃的观看,互相祝福道谢。南澳的法轮功团体自二零零五年开始,今年已经是第十年受邀请参加圣诞花车游行,多次获得嘉奖,传递的“真善忍”信息,使各族裔的观众深受感动。

男:由韩国法轮功学员组成的韩国天国乐团连续两天参加当地的国际马拉松大赛及庆典活动,以优美精湛的演奏给市民们带来了感动,并传播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十月十二日,韩国天国乐团连续第四年受邀参加了在京畿道平泽市平泽港举办的“二零一四平泽港马拉松大会”,受到市民及选手们的热烈欢迎。担当大会主持的韩国著名主持人Joyounggu先生跟往年一样,对法轮大法和天国乐团进行详细介绍,感染了会场气氛。Joyounggu先生说:“法轮大法天国乐团是由身心健康的修炼团体——法轮大法的学员们组成的,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的身心健康修炼功法。团员们来自社会不同阶层及文化背景。天国乐团每年都来参加此活动,为平泽港马拉松大会加油。”此前一天,韩国天国乐团还参加了大邱广域市主办的“二零一四多彩大邱庆典”游行,在一百多个游行队伍的最前面行进,市民赞誉不绝。

女:十一月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为期两天的加拿大埃德蒙顿健康展在北地展览中心举行,当地法轮功学员在展会上介绍功法并征集签名,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五年的残酷迫害。一位老太太经过展位,激动地拉着一位学员的手说:终于找到了!我一定要学这个功法!一位从邻近城市来展会参观的男士在自己签过请愿书后,主动拿着征签板去找他的女友,向她说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让她也签名帮助停止迫害。他还向学员询问在邻近城市学功的地点和联系人信息,表示回去后要去学炼法轮功。

男:下面请听大陆综合消息

◇法庭内外一片抗议 法院被迫延期开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于溟、李东旭和高敬群的第二次非法庭审,因主审法官随意变更旁听人数、公然违反旁听审理法规,遭到于溟、家属们和辩护律师的一致抗议,随后,六位律师实名集体举报。

法官焦玉玲宣布延至周五(十一月二十一日)开庭,此举又遭众律师集体反对,法官自顾离去。次日,律师写了《关于要求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另行安排于溟第三次开庭时间的函》寄给了法院。在法庭内外一片抗议声中,“延期到周五开庭”也最终取消。

十八日早上八点四十五分,于溟六十七岁的老母亲在法院门前举起了上书“还我儿子”的大纸板,八十三岁的李东旭母亲陪在她身边。马上过来一个胖便衣将纸板卷起拿走。

女:◇担心被控告 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送回家

近期,一位上了中共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派出所,他坦然的讲真相。警察们都静静的听,对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和祛病健身有奇效都认同。这位法轮功学员说,他们抓人的行径没有法律依据,会被清算的,不是不久的将来,现在法轮功学员、律师和家属就会控告他们的。

在场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国保警察马上就惊慌的摆手,齐声说“别说了、别说了”,随后分局和派出所警察想办法,把法轮功学员从黑名单上撤了,当天晚上把法轮功学员送回家。

还有一位同修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被绑架,被抄走的资料物品很多,据说东西是用搬家公司的卡车拉走的。被拘留三十天后,被非法逮捕。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没有法律依据,要求撤案”的律师函,家属也一直跟踪讲真相,不放人就开始控告。检察院和办案单位沟通,在同修被非法逮捕大约一周后,主动给办理了取保手续,同修顺利回家了。

在法院阶段,法官在明白了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后,早就有法官以“生病”为由,拒绝参加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也有的法官积极的帮助判缓放人。

男:◇电话讲真相时请注意常人作息时间

大陆大法弟子讲真相时,有常人反映曾多次半夜接到退党真相电话,严重影响休息,只好拔掉电话线,结果是第二天电话忘接。对此,常人反映比较激烈,甚至对大法产生负面想法。本人家属也曾遇到过此类现象。

我认为我们讲真相一定要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才能得到对方的认可,才能救了他,否则一不注意,就会起到相反的作用。这件事情很严肃,任何影响众生得救的事情都很重要。

在此众生急盼得救的关键时刻,请同修们再注意一下,把工作再做细致一些。

女:严正声明

本周四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男:世人觉醒

本周二百二十七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女:◇中领馆雇来的华人明真相三退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新西兰,所到之处总是挤满了人。据调查,被几个巴士接送前来欢迎习近平的这数百人中,主要是被中领馆雇佣来的华人留学生和当地的大陆华人社团成员。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还有静静站立路旁,举着“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等横幅和平呼吁的法轮功学员。

这些被中领馆雇来欢迎的华人,本来是以对立的情绪看待法轮功学员,甚至被领馆官员指挥着,故意用红旗遮挡法轮功学员打出的横幅。然而,法轮功学员在与他们短短几小时的相处中,一直平静祥和地向他们讲述着法轮功在中国无辜被迫害的真相,并劝他们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他们中许多人被感动了,有的拒绝再遮挡法轮功学员的横幅,有的找借口早早离开了,还有的人当场办理了三退。

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张女士说:“看着这些年轻的生命,被邪党操控了,分不清善恶。在这做着损害自己生命的事情、不好的事情(被指挥来遮挡横幅),我们心里很难过。所以我们好几个同修就开始跟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讲共产党如何迫害善良的民众,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赚钱,等等。”“我们讲的时候,他们就低着头,默默地听着。后来有两个男学生就跟我说:‘阿姨,我们知道了,我们不这样了。’”张女士接着问他们是否加入过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一个学生回答说:“我是共青团员,他是少先队员。”张女士说:“如果你们心存善念,退出那个组织,就会有美好的未来。”那两个学生说:“那好吧。”张女士以“善念”和“天福”的化名为这两位学生办理了退团、退队手续。

张女士还谈到,法轮功学员们除了讲真相外,还为这些学生们播放《九评共产党》录音,当时喧嚣的场面立刻变得安静。学生们听后十分动容,主动找到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不想来干这个事了,我们不想来干这个事了。”

张女士还帮助四位女留学生声明了退团、退队。她说:“那四位女学生下车比较早。我看到她们就说:‘姑娘们,你们这么年轻,千万不要被领馆利用来做这些不好的事啊。’随后又给她们讲了做这些事情会带来的不好的后果。”她问那几位女学生,“你们是团员吗?如果是,赶快退出吧,要珍惜这个机缘,顺天意而行啊。”那四位女孩最后退出了共青团组织。

法轮功学员周先生也讲了他与“欢迎”人群接触的经历。他谈到,一位老太太刚开始很积极地在打旗子。后来,周先生真诚地对她说:“愿你平安度过劫难。”她立刻拉着周先生说:你快跟我讲讲,怎么回事?周先生就给她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她听完就明白了。不久,她和另外几个来欢迎的人发生了矛盾,于是生气地把旗子朝地上一扔,说:“我不干了!”于是就离开了。

法轮功学员孙太太也在现场帮助十三位留学生及一名游客办理了三退手续。

男:人心与因果

◇我亲眼看到了,我就认定法轮功好!

〖河北来稿〗河北邢台一个村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村里有一位炼法轮功的人。一天,他家的猪从猪圈跑了出来,他在后面追。追到公路上,正巧一辆汽车开过来,轧死了这头猪。

司机吓坏了,他却对司机说:“你走吧!”司机说:“我不敢!”他说:“叫你走,你就走!”司机说:“我轧死了你的猪……”他说:“要是猪在圈里能轧死吗?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走吧!”司机放心地走了。

这件事被一位村民看到了。这位村民说:“我亲眼看到的事实,我就认定法轮功好,以后我每天早晚都要‘炼’‘法轮大法好!’”他不怎么识字,把“念法轮大法好”说成“炼法轮大法好”。

女:◇濒危的婴儿,听到“法轮大法好”就笑了

〖辽宁省大法弟子来稿〗我二妹的外孙,是先天性胆管闭塞,肝分泌的胆汁都排肝里去了,症状是孩子全身发黄,瘦小,不吃奶还哭闹。生下二十多天到中国第一医科大学沈阳医大住院治疗,住了十几天也没见好,医生就介绍到北京一家肝病研究院做一种手术,把盲肠剪下一段接到肝上,充当胆管,但是危险性很大,做过这样手术的孩子,几乎没有一个活到成年,几乎都是几个月、或者长到几岁就夭折了,我外甥女抱着有一线希望也要给孩子治病的心情去了北京。

手术后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就回来了,当时孩子的状态非常不好,他们认为孩子活不了几天,也没往家抱,怕死家里,就住到市康复中心医院看情况。孩子有病住院我并不知道,是后来三妹告诉我的,说孩子做了手术也不太好,没敢往家抱。我说:“明天你跟我去看看,我是修炼人,我求师父救救这孩子吧。”

第二天早晨,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孩子才生下来,请师父救救这个孩子,不看他家大人的过错(我外甥女受邪党毒害诽谤过大法)。

我来到医院,他们一家大人都在,我问孩子怎么样了,我二妹夫用手指了指在对面床上的孩子说:“不能好了,就等时间了。”我一看也惊呆了,两个多月的孩子,只有四、五斤重,全身焦黄,眼球也是黄的,肚子上有两道缝合的大刀口,打点滴,头发都剃光了,小胳膊、小腿细的都吓人,小手象鸡爪,肚子鼓鼓的,肚皮薄的看到了一根根青筋。

我抱起孩子对我二妹夫说:“你们别说话,我要对孩子说几句话。”我把孩子抱到门口,对着孩子说:“孩子别害怕,你有救了,姨姥是大法弟子,我师父会救你的,你明白的一面要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现在开始你一天比一天好,记住,这是我师父救你的。”不一会儿,孩子就高兴似的小手和小脚就舞动了起来,又一会,孩子笑了。这时我二妹说:“姐,你看孩子笑了,你不知道这孩子生下来就没笑过,今天你来了,她会笑了。”二妹说:“谢谢大法师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谢谢师父!”

从此孩子真的一天比一天好,到四个多月的时候去北京复查,医生说:“凡是在这手术的患者她是恢复最好的,有两个已经没了,这个孩子长到六、七岁没问题。”(因为得这种病的孩子没有活下来的)我外甥女和得这种病的孩子的家长在电脑上有一个群,回家后在网上相互了解孩子的康复情况,后来外甥女告诉我,她们那个群里边,没有一个孩子能活下来的,她的孩子是个奇迹。

当孩子四岁的时候,她们又去了一次研究所,做一次检查,医生说:“你的孩子是个奇迹,长到成年没问题。”现在孩子已经六岁了,聪明活泼,上幼儿园大班了。

在花了七、八万元、权威医院也治不好而等死的情况下,慈悲伟大的师父不看常人的过错,救了孩子,我外甥女一家人从此明白了真相,相信了大法,做了三退。师父也救了他家大人。

男:◇山东诸城市“酒鬼打手”曹金辉遭恶报

曹金辉,男,六十六岁,原山东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家住诸城市北关公安局家属院。今年十月底脑溢血住医院,遭了许多罪、花了不少钱也没有治好,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遭恶报死亡。

曹金辉此人心狠手辣,被称为“酒鬼打手”。曹金辉每次喝酒后,就要毒打、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打昏后用冷水泼醒后接着打。被他毒打的诸城法轮功学员高达几百人。他曾无数次在大法弟子面前狂叫:“打轻了,中央早就有文,对待你们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诸城市城关镇陶家岭村法轮功学员杨桂真,二零零零年九月被绑架,关押在诸城市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唆使在押刑事犯毒打她,到十月十七日,杨桂真已奄奄一息,并晕倒在地,狱警仍将其铐在铁椅子上继续折磨,不久,这位农家妇女便被折磨致死。

上天在审视着一切。曹金辉作恶,首先祸及家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曹金辉五十五岁的妻子李玉华,在家突然昏倒,急送诸城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脑出血。尽管从北京请来专家做手术,但他老婆一直没有醒过来,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死亡。

之后家中只剩曹金辉孤零零一人,更是不断的喝闷酒,他的两个女儿已出嫁,亲朋好友,看到他做了那么多恶事,劝也不听,说也不信,也不和他来往了。他每天都靠酒精来麻醉自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结束丑陋生命。

修炼园地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明慧法会读后:纯净自心 救人路更宽
一定要修自己
“向内修”真是一件法宝
放下“自我”这颗心
言语不慎如利刃伤人
读《言语不慎如利刃伤人》的感想
放下对时间的执着
电话对打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明慧法会读后:纯净自心 救人路更宽

明慧网第十一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八日开幕,十一月十六日结束,我地几位同修表示,期间每天都阅读法会文章,受益匪浅,最大的感受是:作者们以各自不同的经历,展现了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出的无私境界、救度世人的正念正行,激励自己以纯善、为他的状态,走好最后的证实大法、救人之路,珍惜法轮大法洪传世间的分分秒秒。

一、多角度的文章对照出自身差距,再精進

一位既要做好繁忙的社会工作又要照顾家庭的同修说,从《平衡好工作和修炼的关系》一文中受到启发,文章作者在被领导安排去辞退员工的时候,还智慧的与被辞退的员工讲真相,这需要强大的使命感和善心,这正是自己要加倍重视的。

一位刚摆脱牢狱迫害的同修说,看了《千难万险正法路 誓约在心修如初》,作者从黑窝从来后,汇入了劝“三退”洪流,从给上门的警察讲真相,到随时随地与接触的人讲真相,对自己很有借鉴,会抓紧时间归正、精進。

一位同修说:《经历风雨的大法小弟子》一文,让我重视带领孩子(小同修)修炼,孩子一接触社会就开始懈怠,也是自己的状态反映。文中的小弟子在爸爸命危之际,坚信大法,最终爸爸转危为安,让我想到修炼不分年龄大小,生命的目地是相同的,师父时刻在身边,自己一定珍惜机缘!

另一位同修说,感觉平时自己在讲真相方面也很用心,看了《一个不怕解体它》、《事事为他 畅通无阻》等文章,找到了差距,一是自己不够“无私”,二是缺少善与包容,造成对参与迫害者有对立的观念,不是真正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修去这些人的观念才能达到纯善、为他,现在自己就明确在这方面努力。

二、救人的路立刻变宽了

一位同修说:读《无私才无畏 大道越走越宽广(1)》之后豁然开朗,同修在危险的环境中,正念回去取东西,取的都是大法资料和同修的东西,自己的一样东西也没取。反观自己,以前也似乎注意修去各种执著心,现在认识到从根本上去私太重要了,以后遇事先去想别人,先想怎样对众生得救有利。

同修说:就在前几天,出去讲真相接连遇到两个说邪党谎言“有病不吃药”的人。以往就时常遇到这样的人,很是困惑,因为怎么讲对方也不听,还说:“就想自己那点事,太自私了,你可别跟我讲了,我可知道。”那天,我突然来了智慧,没有象以前那样去顶着讲,而是平静的说:“中共历次运动迫害的都是中国的精英,十年二十年后又给人家平反,就象文革,能说是被迫害者的错吗……”对方不说话了,渐渐的不抵触了,最后还同意退团、退队。接着,在车站又碰到一位女士,竟然也是同样的症结,我还是以历史的例子说明,最后她也退了团和队。

同修说: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以前讲真相总遇到这样症结的人,原来也是在针对自己的心——私心。那天看法会文章刚刚认识到这个“私”,观念一转,众生的症结也随之打开了,讲真相的路从此变宽了。谢谢师父的帮助和鼓励!谢谢同修的法会交流!

三、纯正自心救人效果好

一位同修说,法会文章作者的经历差别很大,但能从中体会到在每条人成神之路上,留下的都是从自私升华到无私的实修的脚印;每条路上,都见证着师父的慈悲佑护,见证着法轮大法的伟大和辉煌。

同修说,对于当前紧迫的救人之事,从法会文章和身边讲真相同修的经历看,自身纯正与否,决定着救人效果。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身边的两个同修每人拎一兜相同的明慧真相资料去救人,结果迥异。甲同修的真相资料没送出去,对方不要,最后遇到的那个人虽然拿了一本资料,却要把同修送到派出所去(乙同修跑过来说“定”,那人就不动了)。

乙同修讲了一路,共有十多人“三退”,都是世人自己报的姓名,绝大多数是真名。乙同修在世人有疑问的时候,常常真诚的告诉对方自己叫某某某,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听她讲的世人也变的严肃、坦荡起来,包括一名警察。乙同修问他是否参与过迫害,他说:“没有,以前抓人的时候是随大流儿去的。”乙同修说那也不行啊,给他讲了利害关系。那警察就给同修看证件上的名字某某某,声明退党,还说今年就退休了,再也不去抓人了。乙同修每次讲完后,送一本明慧期刊给对方,对方很接受。在讲真相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人还在原地的石凳上坐着看资料呢。

正如法会文章《“她们是真心为我们好啊”》中说:“其实,讲真相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方法,就是一定要用心去做,心越纯效果越好,因为那一刻你溶于法中了,达到了神的状态了。”

同修们表示,读大陆法会文章的同时也给自己定了新起点,抓紧有限的时间,遇事向内找、为他、走正,在万载难逢的助师正法之路上,不再留遗憾。

下面请听加拿大大法弟子的文章:一定要修自己

师父在讲法中说:“我们很多人过关时,用你们的话说“病业关”也好、什么麻烦也好,找不着自己的执着在哪里,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含糊的。你将要过去的这一关,就要过去了,可是还有一个执着没去,就达不到标准,就过不去。修炼好了不就过去吗?就过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个东西并不大,那个执着并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为你就是意识不到它,你就过不去,老是停留在那。这个不是说你修的不好,你就没有认真的去想一想,意识到这些东西不符合修炼!只要它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不符合修炼人应该有的,它就是个问题!”(《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学了这段法,我想交流一下自己的体会。什么事情,碰到麻烦了,不顺利了,就只认为是旧势力干扰,然后就是发正念如何排除干扰,我觉得这样是不够的。能够有干扰,是因为自己有执着,有这个执着不去找自己并修掉它,以有干扰为由,意识不到要找自己,会僵持在这个地方。时间长了,过不去,还可能拖垮自己的正念。

九九年迫害前,有什么事情,我们肯定会找自己。但是迫害发生后,知道有旧势力的干扰,就把握不好了。我个人觉得,我们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口头都说不承认旧势力,但是具体如何去做,有些时候表现的不知所措。我们在向内找上,这一点和过去是没有变化的。出现问题先找自己,有干扰,肯定是自己有执着才能被干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有无旧势力的干扰,我们都得在向内找中修上来,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自己的执着找到了,克制它,排斥它,不好的思想一出来,就发正念清理这个不正的念头,最后修掉它。没有执着,旧势力就无法干扰,也就没招了。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就只是发正念,有干扰就是说不承认,忽略了修自己,自己提高不上去,那干扰就会存在。建议以后出现什么干扰,我们最好先找自己有什么执着,仔细找找。出现干扰,我们往往第一时间去谴责别人,主要是因为刺激到自己的心了。我们都是有执着在的,只有每个人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思维,其他人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每个人都在修自己,都在提高,干扰也就少了。

有的同修去世,要说和整体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不要再去议论去世的同修如何如何了,人都走了,怪这个同修如何,没有任何作用。正面吸取教训,那我们都应该注意自己,如果做了那些绝对不能做的事情,要敢于承认,去面对;那些一直未去的执着,一定要尽快修掉。修炼是严肃的,机会只有一次,失去的不会再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在提高,那就把这个已经发生的坏事,变成好事。

当然没人希望任何同修离世,但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对自己的考验,如何摆放自己的心性,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我们有人表现出不理解,怎么这样?有的很麻木,有的觉得这个去世的同修如何如何不好,那样不仅不能提高,还打击了自己的正念,滋生了指责别人、向外看的人心。旧势力可能会因此利用我们在同修离世的事情中,没有正确摆放心性这一点,不断的找机会让同修去世,这个损失就更大。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向内修”真是一件法宝

我在这些年修炼过程中,很多时候遇到魔难或矛盾时,立刻意识到要向内找,找了自己一大堆问题,但说实话,很多时候都没找到过此关的根本问题在哪,最后也就找得不了了之。时间一长,也就陷入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中。不光我这样,我和很多同修交流下来都发现有类似问题。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向内修”真是一件法宝

曾经有一次经历,让我从某一角度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李洪志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鼓励大法弟子要向内修,并告诉我们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在实修状态里发现师父这句法给我展现的是,向内修真是一件法宝。

记得当时看见一件圆锥形法宝平放在我胸前,尖尖那头对着胸口,也就是“心”那儿。当我真定下心来开始向内找时,主意识立刻强大起来,并且分了一道意识進入法宝圆圆那头,控制着锥形法宝向身体内也就是“心”处使劲钻。那镜头就象采矿工人抬着电钻向洞壁使劲钻一样。挡在我胸前(心前)的一层层坚硬物质,被这个锥形法宝不停钻透摧毁,四分五散。当钻破所有坚硬物质,也就来到了“心”的最深处,那里一片光亮,是一个极其美好的空间。

我立刻明白了,那一层层挡在胸前(心前)的坚硬物质,其实就是执著心在另外空间的显现。一颗颗执著心就是一层层坚硬物质,同时一颗执著心就有很多很多层,这些不同层的不同的执著心分别交织重叠在一起,挡在胸前(心前),形成了强大坚固的屏障。

这个强大坚固的屏障有多厚?以前道家常把人体视为一个小宇宙。如果人体真是一个小宇宙的话,这个屏障恐怕有十万八千里都不止吧。

“向内修”是一件法宝,但他本身也是一个生命,他很纯真好玩。当大法弟子精進向内修时,我能发现他那种兴奋的干劲,就象充满电一样飞速向前旋转,特别是要钻透某一层坚硬物质到达最深处那个美好空间时,更是能量四溢,充满干劲,飞速旋转。但当大法弟子不向内找,或浮于表面,并没有定下心来真正向内去修自己时,有时我能发现他那种懈怠懒散的劲,很不屑,意思是你都不带劲了,我才不陪你玩呢。

向内修这件法宝,平时平放在你胸前(心前)是不动的,他靠修炼者的意识驱动。修炼者遇到矛盾或魔难,如果有立刻向内修自己的思想意识,那就说明修炼者主意识清醒强大,那道意识会控制向内修这个法宝,成为这个法宝的主体意识,驱动着向内钻破执著形成的坚硬物质。修炼者有多大的意识能量,向内修这个法宝的动力就有多强,就能钻得多深,甚或完全钻破某一层坚硬物质。我学法学到“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这句时,也能感受到类似那种状态。

从法中我们知道,李洪志师父为大法弟子做了很多,在大法弟子身体里下了很多种子,下了很多机制。我体悟到向内修也是其中一种。

向内修这种法宝是可以变化的,在我那时显示的是锥形,其实还可以显示成其它形状,甚至其它形式。

我们讲的修心性,在我这个层次状态里发现,就是去除这些屏障的过程。当破除屏障,到达心最深处那个极其美好的空间时,你会感觉到那种慈悲祥和的能量包容状态,定在慈悲的能量状态里,可以化解一切魔难和矛盾。

大法弟子应该随时随地都关注着自己的心态,如果在工作中,在社会生活中,在矛盾魔难中出现了怨恨、急躁、心烦、心动等各种状态,那就立刻调整自己心态,时时处于一种慈悲祥和的状态里。

修炼者平时在工作、生活中长期处于这种慈悲祥和的状态里,你会感觉到有很强大的能量把你身体包容起来,就类似打坐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状态。这种能量状态不再仅仅是你打坐时才有了,而是工作、生活中随时随地经常会出现这种状态。

旧势力为了检验大法弟子,他们会安排很多考验,很多都是变异的破坏式考验,各种各样的矛盾、心性摩擦、魔难,就是看你心性修得到底扎不扎实,在这些矛盾、心性摩擦、魔难里能否随时稳定的保持住修炼者的这种慈悲祥和的状态。它们美其名曰这是帮助大法弟子提高。你做不到,它们就得逞了,就证明它们的这些安排是对的。

二、向内修的不同成度

向内修也是有精進要求的。比如出现病业状态了,或者与人发生矛盾了,或者碰到麻烦了,在修炼初期,修炼者能想到去向内修,开始去思考是不是自己哪里有问题了,可能就过关了。因为常人只会向外找,不会向内找自己的。常人一旦开始向内修自己了,那就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作为一个生命的根本性转变。所以修炼者就能解决问题。

修炼了一段时间,那就要提高要求了,再碰到问题,不光是要有向内修的意识,你还得明确找到是自己哪颗心导致的,也就是说修炼中需要去掉那颗心了。这个时候就很考验修炼者了,必须得有真修的态度,一颗一颗人心的去向内找。

表面上你找了一大堆心出来,是没有用的。浮于表面,轻描淡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必须得你真正找到这个关这个难相对应的那颗人心才行。修炼者真找到问题解决时,经常身体都会有明显感受,浑身一震或者身体豁然一通,很强大的能量感觉。

真修的态度体现在你有没有认认真真的去找自己,可能需要你找几个小时甚至一天,时间只是检验的一个因素,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要有那种真修的状态,一直保持那种认真找自己的劲,达到物我两忘的状态,以一念代万念。师父一看你达到状态要求了,可能很快就在你大脑里浮现出这个关与难对应的那个事情,让你找到问题所在。

再修炼一段时间,要求又提高了,修炼者还得有悟性,能悟到相关的法理,用法理指导修炼。学法不是看书,是同化。边学边对照自己,有没有做到,符不符合要求。遇到不理解的地方,不要放过,记下来,那可能就是修炼者需要提高的地方,需要好好的去体悟。

再修炼一段时间,要求再度提高,你自己修好还不行,你还得圆容好周围的环境。矛盾、摩擦、魔难牵扯的人,你还得圆容好他(她)们,让他们心里平衡,不要让他(她)们因此而造业。

随着修炼者层次的提高,在矛盾、摩擦、魔难中牵扯的人会越来越多,涉及的环境也越来越广,事也越来越大。这些修炼者都得圆容平衡好。

再修炼提高,不光是圆容平衡,你还得让相关的环境和人都明白真相,明白事理,更進一步,是得法走入修炼。

我只是利用一种思路、一种方法阐述了向内修的不同成度,不一定真是这样,更何况每个大法弟子修炼的路都不同。这样阐述只是有利于开阔思维,能更清醒的去体悟大法。实际修炼情况,每个人都不同,可能千差万别。修炼的路不同,也没有框框架架,希望互相交流,互相借鉴。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放下“自我”这颗心

一天晚上,我到甲同修家发正念,在发正念中途休息时,甲同修给了我一张他用剩下了的九元电话卡,让我拿去发彩信。这时乙同修说:“彩信都发不出去了,不要浪费钱。”我对乙同修说:“我的彩信都发的出去。”乙同修说:“何以见得?”我说:“被扣了钱,而且接到世人反馈信息。”乙同修坚持说:“你要测试一下,打个电话问问对方收到没有?”当时我对乙同修产生一个观念,这个人真“自我”,她发不出去彩信,就认为别人也发不出去彩信。当时我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争斗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

星期天下午,我和乙同修一起出去打电话,我说:“你给个电话号码我测试一下。”她给了我一个世人电话号码,我给对方发了一个马年祝福的彩信。她随后给对方打过去问:“先生您收到我给您发的彩信了吗?”对方答:“刚收到。”乙同修关了电话平静的说:“可以发出去。”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在证实自己,同时看到乙同修对众生负责、珍惜大法资源的心。

通过这件小事,我找到了隐藏在我空间场很深的这颗证实“自我”的心,必须修掉,因为它在大法弟子整体中会起间隔作用。

一直以来,我片一个大学法组,为吃中午饭问题发生很大争议,弄得学法小组都坚持不下去了。我和一个协调同修主张:简单点,吃馍馍、喝白开水,节约时间,把这一天当作修炼的一天,提供学法环境的同修,总是做一锅稀饭,炒几个简单菜,这事弄的大家很为难:不吃,同修做了,长期吃下去,也给同修添麻烦。还牵扯修炼人走正路的问题。结果,这给提供学法环境的同修心理带来很大压力,也和我们有了矛盾,后来都不愿意把家拿出来给我们学法了。

后来我意识到是我自己这颗“自我”的人心在整体中起了负面作用,不在吃稀饭还是吃馍馍的表面问题,而在我总是坚持自己的认识是对的,用一个“对”掩盖了我要修去证实“自我”的这颗人心,所以旧势力就利用同修没修去的人心和我发生碰幢,间隔我们整体,从而达到破坏我们集体学法环境。我放下自我,向同修坦诚说:“是自己没修好,居高临下的说话态度,大声说话的习惯,给你造成了心理压力……”我的话还没说完,同修象什么事都没发生打断我说:“下个星期继续在我家学法,我们一起吃馍馍。”放下了执着,我们的学法小组又能稳定的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