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75期)内容选编(1/2)

发表日期: 2015年1月26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8 KB

56,25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675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不久,由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办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内容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等。

男: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时事新闻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受迫害的案例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大陆综合消息
严正声明、世人觉醒、人心与因果等
【时事评论】周永康被捕 江泽民难逃法网
在新闻之后,是“修炼园地”栏目
女:现在是新闻汇编节目时间,我们将向您播报12月12日—18日发生在世界各地与正法有关的事件,首先请听重要时事。

男: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之际,美国纽约市法轮功学员再次来到联合国总部前集会,以祥和的炼功方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长达十五年并还在继续的残酷迫害,是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侵犯者。来自大连市的法轮功学员王美敬说,今年元月至十月,大连就有九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十七人被非法判刑。寒风中,写着中英文“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中共劳教所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倒卖焚尸灭迹”的大横幅分外醒目。

当天中午,美国大华府地区的华裔居民王素玲和部份当地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使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责令中共当局立即释放王素玲的姐姐王素芳以及所有被中共非法拘押的法轮功学员。王素玲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她的姐姐王素芳今年六十一岁,是一位退休小学教师,十月十六日早晨六点半在家中被非法抓捕,随后被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至今已有五十六天了,中共不许家人探视。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夫•史密斯议员十二月三日在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信中说,“中共当局强迫法轮功学员背弃他们的信仰,很多人因此被拘押、监禁、迫害,甚至被谋杀。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五年来遭受的不公是中国当代史上巨大的耻辱。”

女:国际人权日二零一四年的主题是“365天每一天都是人权日”,尽管加拿大国会各个党派在很多问题上争论不休,然而对法轮功人权问题上态度却是一致的。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来自加拿大四大党派、横跨从东到西不同省份的二十余位国会议员代表自己选区的选民在全体议员会议内,为法轮功发声,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绿党领袖伊丽莎白•梅至少五次代表选民在国会内部会议上提出对法轮功受迫害的关注,呼吁外交部长敦促中国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

男:十二月十日,下午三点钟的芬兰赫尔辛基的天色已经全暗下来了,在刺骨的寒风中,法轮功学员举办了烛光活动,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学员,并且举行征签活动,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曾遭中共非法判刑十年的朱洛新女士说:“我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警察把我非法判刑。曾被关入禁闭仺,十四天坐在‘老虎凳’上二十四小时车轮式审讯,被警察强行戴上脚镣后长时间被定在地面一处折磨多次;还有更邪恶的,我被关在一小房内,日夜被灌输中共污蔑法轮功的造假资料进行数年的洗脑。曾遭到的种种从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是难以忘却的。”

国际人权日当天,芬兰中部奥卢市的大赦国际成员,展开一个写营救信的马拉松活动,要求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法轮功。

女:十二月十日,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办“呼吁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征签活动,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暴行。法轮功学员们通过集体炼功、真相展板、图文解说等方式,征集到很多民众的签名。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来到现场,热心地帮助学员们向公众分发真相资料,她表示:“活摘器官太残酷,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应该立刻停止。”

男:为纪念国际人权日,澳洲人权救济基金会和越南社区十二月十四日在悉尼卡市的自由广场举办集会,包括法轮功团体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应邀出席了集会。各界人士畅所欲言,揭露中共独裁专制迫害人权、利用贸易渗透澳洲社会的罪行。法轮功团体的发言人约翰•戴乐应邀发言,讲述了什么是法轮功、为何受到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十五年之久的被迫害中做了些什么,从这三方面阐述了法轮功真相。

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权恶棍、中共海协会长陈德铭十二月九日率团抵台,为期八天行程,走访双北、桃园、花东、屏东、新竹等县市,所到之处,都面临大规模的和平反迫害行动。他一下飞机就遭到抗议,十四日刚准备上台南高铁,就遇到民众谴责,出了台北火车站,又迎来另一波抗议浪潮。十六日下午两点半,陈德铭抵达桃园机场准备离台,一下车就听到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一位花莲法轮功学员表示:“每一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逃不过历史的审判,法律的制裁,天理的报应。希望他们能够弥补以前的过失,赶快停止迫害,重新找回正道。”

台湾法轮功学员于十二月九日在台湾立法院召开记者会,呼吁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并强烈谴责中共邪党持续十五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男:十一月二十五日至十二月一日,在“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国际组织的帮助协调下,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知名作家、研究员伊森•葛特曼在英国出席了一系列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专题研讨会和讲演会,进一步向英国政府和各界民众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以及中共试图掩盖这一反人类罪的丑行。

女:现在请听一组中国大陆大法学员近期遭受严重迫害的案例

男:黑龙江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手臂上清晰可见青紫针眼,神志模糊,不认识律师,丧失了很多记忆。她原本一百六十斤的体重,瘦到了不足一百斤。张海霞与丈夫文英洲夫妇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遭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伙同军民街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绑架,十月十日被非法判刑六年、四年。张海霞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医生早已下病危通知书。

女:湖北省武汉市肖书唯、马相文、周红娟、夏美容等八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汉阳区琴断口派出所警察非法翻窗入室抓捕,当时他们正在一起学法。肖书唯的脸被琴断口派出所所长桂云飞打肿,还被桂云飞往眼睛里喷辣椒水;周红娟、夏美容因拒绝配合,不报姓名,被恶警铐在凳子上一通宵。法轮功学员被分别送到武汉第一、二看守所,张兵、张红、周红娟因身体原因被拒收,汉阳610又指使恶警将她们三人送往武汉市安康医院迫害。

男:吉林省六名法轮功学员田宜富、田宜凤、张桂霞、张彦刚、陈秀兰、刘庆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在辽源市西安区法院遭非法庭审。西安区泰安分局局长金振宇等当庭绑架辩护律师张科科。开庭前张桂霞的女儿田惠娟向法庭要求为母亲做第二辩护人并出示了律师开的证明,在完全符合辩护人条件的情况下,却被该庭以未向610主任皮富国申请为名剥夺田惠娟的辩护权。

女:新疆昌吉市法轮功学员白万珍,自二零零一年至今十四年来,一直是当地公安警察重点监控迫害的对象,因受中共人员长期通缉、恐吓、流离失所,剥夺生存的权利,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离世,时年六十三岁。至此,白万珍一家五口(父母以及三姐妹)在中共迫害中相继离世。

男:北京顺义区年仅四十七岁的张友维,二零一一年遭天堂河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保外就医”回家不久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离世。张友维二零零九年六月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劳教所,后被转到天堂河劳教所。家人去接张友维的时候,发现他被迫害的全身浮肿,人都变了形。

女:现在请听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报道摘要

男:二零一四年马来西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十二月七日在首都吉隆坡召开,十八名学员和大家分享了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体会。从二零一三年四月末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叶佩云女士,分享了全家人见证大法神奇的体会。以前的她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一个月之后,家里人看到她的变化,先生和孩子也跟着她一起炼法轮功。之前,她的先生左肩痛了五年,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要做手术,没想到炼功两天就好了。

女:十二月六日,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在雪兰莪州甲洞区中最大的公园——甲洞大都会公园举办了系列活动,包括游行、集体炼功,还有反活摘器官征签活动,弘扬法轮大法的同时,也让民众了解真相。当天,绝大多数的民众听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后,二话不说马上在征签表上签下名字谴责中共。

男:在世界人权日前后两周的周六,丹麦法轮功学员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举行活动,向民众讲述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五年的残酷迫害,并征集签名,制止中共强摘器官的暴行。北欧的十二月,天气已经很冷,气温降到零度,有的时候冷风中飘着小雨,但法轮功学员们十分珍惜讲真相的机会,一直坚持着。很多人签名支持,有签名者认为法轮功学员在做“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女:虽然时值冬季,仍有很多中国大陆游客来法国巴黎旅游。在观光景点或在用餐、购物时分,或在拍摄之际,法轮功学员向游客们讲真相,劝三退,明真相的中国游客选择了退出中共邪灵组织,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

男:请听来自中国大陆的消息

女:深圳于道萍被开庭 律师斥责公诉人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于道萍被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

于道萍修炼后乐于助人,遇事为他人着想,在家人朋友中口碑很好。于道萍有病的丈夫、年迈的公婆和失去母爱的儿子等一众亲友前去旁听。两个610警察也进场巡视过。

公诉人宣读所谓“起诉书”后,于道萍指出其“诱供”的不正当行为,并做出合理申辩:法轮大法好,对祛病健身有奇效,自己不存在公诉人所谓的“违法“行为。

律师也做了“从法律上讲,我的当事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应当无罪释放”的有力的辩护。律师对理智不清、不懂法的年轻公诉人予以训斥,抑制了公诉人的邪气。整个庭审过程中庭长一言不发,法官也未作任何表示,任由控辩双方激烈交锋,他们好似旁听者。整个庭审过程中可谓正气高涨,如果不是610的黑手操控,本该当庭放人。最后法官宣布休庭,待合议庭合议后再做宣判。

男:山西怀仁县法院审好人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山西怀仁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刘贵生庭审。之前的七月一日晚,刘贵生免费发放神韵光碟、向民众讲真相,在河头乡朝阳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

在庭审日早上八点多,法院院内有多辆警车,大量的警察到场。刘贵生家属和大法弟子也相继赶到,排成长长的一队,秩序井然,用身份证办理旁听手续。近九点,刘贵生被带进法庭,两位律师要求法官给刘贵生卸掉手铐。

刘贵生的律师从国际人权公约和宪法的角度,为刘贵生做了无罪辩护。期间,刘贵生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院人员对律师的麦克风做了手脚,公诉人的麦克风音量非常大,而两位律师的麦克风音量比较小,家属提出抗议,审判长却置之不理,但即使这样,两位律师铿锵有力的声音也震撼了现场的旁听者。在律师辩护结束后,公诉人的发言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草草收场。

在庭外,通过大法弟子发出大量的邀请函,许多老百姓都知道了邪党在庭审好人。

女:身陷囹圄的同修很需要我们正念的支持

男:〖大陆大法弟子来稿〗我为营救弟弟同修,从千里之外来到一特大城市,在上个月会见时,他的正念有所动摇,他问能不能写个东西早点出来,还问其他家人同修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好长时间,邪恶无故剥夺了一家人同修对他的正常探视权。

随后我们学法小组集体配合给他发正念。等到该月会见时,他表现的非常坚定,说:“我什么都不写,我也不“减刑”,不要为了会见我,给邪恶写什么东西。什么都不要写。”并义正词严地指出,他们的行为本身就是非法的。希望大陆同修多给我们身边还在黑窝里的同修多发正念,他们很需要我们正念的支持,越到最后越需要我们的配合。

女:本周四百二十八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男:本周二百三十一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女:到本周,退出中共党、团、队总人数为:187,436,050人

男:一大学生在学校公开宣布退团

一天女儿在电话中告诉我一件奇事,她曾经的一个大学同学在学校公开宣布退团了,而且是当着她全班同学的面公开宣读了退团“声明书”。

女儿说以前给过这个同学翻墙软件,她愿意看墙外的真实世界,慢慢的也认同。这次因向老师提出不交团费问题,老师说那就得退团才行,而且要求写退团申请书,还要当着全班级同学面宣读……老师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真的就那么做了,而且说这个申请书也是在网上下载的。就这样她公开退出了邪党组织。女儿让我在大纪元退党网站给她声明退团,我告诉她得先问她本人同意后再声明退。

后经反馈,该生校领导及邪党组织轮番找其谈话,目的还是“只许进不许出”的一套邪党理论,无奈该生还是交了团费,这更分明凸显了共产邪党邪教的本质——极尽所能的捆绑众生给其作陪葬。

秋季参加一个多年未见的远方表弟的婚礼,新郎看我给亲友翻墙软件,赶紧说“姐,快给我一个,这可是好东西,别人给我介绍过。”

看来随着翻墙软件的大量普及和神韵光盘等真相资料的大量发放,公众更广泛的了解了事实真相后,主动“三退”自救已成必然趋势。

女:人心与因果,请听世人觉醒得福报、恶人参与迫害遭恶报的故事。

男:〖大陆来稿〗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的奇迹

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妈妈是修炼“真、善、忍”的,就像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下面我来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

我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喝“三鹿”奶粉,爸爸说是国家免检奶粉,喝了放心,从来未换牌子,一直喝到四岁,直到“三鹿”奶粉有毒曝光。电视里说,凡是从小喝“三鹿”奶粉的婴幼儿都去医院检查。爸妈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隐血”。

从那以后,爸妈就带我去全国各大医院,最后决定全麻做肾检。在手术中,由于主治医师在穿刺过程中刺伤了肾上的血管使渗出来的血凝成血块,掉入膀胱,小便排不出来,医生插了三次导尿管,因血块堵住使血和导尿管一起喷出,无法再插导尿管。每次小便都痛苦万分,同病房的叔叔阿姨们来帮忙,和妈妈医生们强制压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致使针头伤到我。每次解出的小便都是血水,满身大汗淋漓,泪水和汗水把衣服都湿透。妈妈搂住我不停地在我耳边背法轮功师父的《论语》,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就用热毛巾不停地给我揉按小腹,让我发胀的肚子好过些。就这样,我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二十四小时吊水不停地挂。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少天,各大医院来了几个名医会诊都没有办法使我膀胱里的血块溶解,在第四次会诊后决定手术取出血块。妈妈哭了,坐在床边搂着我流着泪,并在我耳边说:“孩子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背师父的《论语》给我听。因妈妈在家经常背,所以我也会一字不差地把《论语》背下来。

就在我昏迷状态下第二十天,我突然醒了,有气无力地喊着“妈妈”,妈妈看到我终于轻轻地睁开眼喊“妈妈”,她高兴得不得了,把耳朵贴近我嘴巴上,我告诉妈妈说:“我看见师父了,他让我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下来。”

妈妈欣喜若狂让爸爸立即去买西瓜,西瓜分成两半,我一次就吃了半个西瓜,这是我这么多天第一次吃这么多。当天下午,我排出了大小不一的血块,有小手指大小的血块加血水大半痰盂。下午第二次小便,奇迹出现了,小便很清,一点儿血水都没有了。

医生说:“真是奇迹,这么快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妈妈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二十二天后我出院了。

出院后,一次老师留作文,其中最后一段我是这样写的:我好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慢慢睁开眼看见自己在云朵上趴着,心里好害怕,这时我慢慢地爬起来,看见一位高人,坐在莲花上,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圣洁的光,打着手印,睁开眼睛对我说:“孩子,多喝水!把黑色物质打掉。”这时,我就醒过来了,是师父救了我。

爸爸看了我在作文上写了这段话后,主动地在李洪志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我是一个因相信法轮大法好而受益的孩子。

女:上海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遭恶报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中共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四十七岁。邹碧华参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多次被追查国际发布追查通告。邹碧华暴死,再添中共官员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实例。

近期因迫害法轮功非正常死亡的中共法官还有: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辽宁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徐安生在鞍山出差期间在居住的宾馆房间内自缢身亡。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河南省邓州市法院院长李亚钦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八岁。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江西省上饶市横峰县法院院长宁诗敏坠楼身亡。

男:请听【时事评论】周永康被捕 江泽民难逃法网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凌晨,中共悄然放出逮捕周永康的消息。定性的贪腐通奸等罪名虽未涉及实质的活摘器官反人类罪行,但足以将其判罪,预计周将很快面临无期徒刑甚或死刑的人间结局,而在这之前,与他关系密切的许多亲朋、故旧等已翻身落马,人间恶魔周永康残酷迫害法轮功最终以“满门被抄”的悲惨下场收尾。

耐人寻味的是,大陆媒体随后还纷纷跟进刊发了各国如何审判已卸任领导人的文章,文章点明“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并列举了穆巴拉克等各国卸任总统因贪腐被查办的例子,这篇文章指向目标是谁不言自明。天地间、人世间有形无形的法网正向周永康的后台江泽民张开,并越来越近。尽管在这过程中,迫害法轮功的总元凶江泽民还可能会不死心地垂死挣扎,但无疑的是,其越挣扎离网口越近。

江氏犯罪集团自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并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未能得逞后又炮制“天安门自焚”等骗局愚弄世人、煽动仇恨。谎言再次被揭穿后,急火攻心恼羞成怒的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一伙竟公然挑战全人类底线,疯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来发泄私愤,近期追查国际对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卫生部长白书忠的调查录音证实,在全大陆范围内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正是按照江泽民的所谓“批示”开展的反人类罪行。

好象风光一时的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一伙自以为掌握着国家政权,只要控制住舆论和暴力工具,无人能对他们如何,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虽然他们可以暂时逃脱世间正义法律的制裁,但是,上天在注视着一切,账早晚得算,干了坏事就终究难逃善恶必报的天理报应,这是永恒的,上天洞察每个人的善恶言行,并公正地给与相应的福报或恶报,有的现时现报,有的过后报应,有的报在自己身上,有的应验在父母子女身上。位高权重的周永康、薄熙来的结局好象出乎世人意料,实际都在天理的制约之中。

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苏荣、王立军、李东生,随着这些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犯罪集团头目们的一个一个落马,曾经不可一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人物是越来越陷入惶惶不安之中了,这种“谁是下一个”的精神煎熬也是他们早先给法轮功学员制造恐惧的报应。

江泽民、罗干、曾庆红、刘云山等首犯,他们欠法轮功学员们的一笔笔血债也快到最终算总账的时候了。周永康的下场也是上天给那些执迷不悟、仍然在迫害法轮功的从犯们的慈悲警示,“你们停止迫害、立功赎罪的机会不多了!”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奉劝仍在把迫害法轮功当工作的各级官员,网络这么发达,各种信息都摆在那儿了,也好好看看天下大势,跳出“无神论”、“阶级斗争”、“搞政治”的固有思维框框,也冷静下来好好分析,为什么这许多年江泽民连活摘器官的手段都用上了也整不倒法轮功?主动参与迫害的江泽民马仔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为什么这么“倒霉”?只要真正用心思考一下,相信结论并不难得出。

修炼园地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我的闯关之路
也谈大陆是否有“总协调人”
谈谈如何委托律师办理法轮功诉讼案
真相不能讲高
揭露迫害文章应做到准确
老人从美国回来如是说
讲真相能破除绑架时的恐怖气氛
坚持去监狱发正念的体会
【修炼交流摘录】
首先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我的闯关之路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由于本地同修在外地组建的几个大型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资料点的大部份同修被绑架,多数同修被非法判刑十年以上。警察们对同修的酷刑折磨,使有的同修难以承受,我也被牵连。我被迫流离失所后,警察对我下了非法通缉令,当地的“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到处抓捕我,一年多以后,我被绑架,当地警察们为庆贺抓到我还专门放了鞭炮,据警察们自己说,为抓捕我耗费了他们大量的人力物力。

正念否定“十年判刑”

当警察们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审讯室时,当地“610”头目早已等候在那里了,他自己承认说这次的抓捕是他安排的,他阴险得意的对我说:“你这次進来就得让你在里面呆上几年了。”我正念十足的回答:“你说了不算!”他恼羞成怒狠狠的给了我两个耳光,咬着牙说:“你看我说了算不算!”我镇定自若坚定的说:“你就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去。

随后三名警察对我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逼供,我对他们的非法提问一概否定,警察们便扒光了我的衣服,内衣撕烂,四肢用电线捆绑,用我的羽绒服包住我的头,三名警察站在我的身上,用电棍电击我的全身,从上到下,头顶、耳朵、眼睛、喉结、嘴巴、乳头、下身……上下浑身乱电,蓝色的电火花在我身上“啪啪”作响,剧痛使我难以承受,我就高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心一横,咬紧牙关,绝不配合。他们看我还是不说,一警察就把杯子里的水泼在我赤裸的身上,把燃着的烟头插進我的鼻孔,再一轮全身电击,虽然警察们用力踩住我,强大的电流使我的身体还是不自觉在水泥地上蹦起来。一警察见我还是不配合他们,便拿着酷刑折磨同修时的口供恶狠狠的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负责几个乡镇的资料传递,你要不承认,不说出资料给了谁,今晚就给你扒层皮!”我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他们又用三角皮带猛抽我的后背,那时我身体已失去知觉,但心中只有一念:绝不出卖同修!最后三个警察酷刑逼供十一个小时,累的大汗淋漓,东倒西歪,一警察说:“不好办了!”以笔录写上“无语”二字结束了对我丧心病狂的迫害。

警察原定抓捕我后要判我十几年,但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我的正念否定下,这场对我蓄谋已久的迫害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心里非常清楚,邪恶今次本想往死里整我,如果没有师父为我巨大的承受,我是绝不会挺过来的。

一念否定“一年劳教”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中共又开始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妻子在上班路上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警察从她身上搜到钥匙想要抄家,我当时正在家里,听到楼道里的嘈杂声和吼叫声,感觉不对劲,就反锁上门,并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藏好。警察们打不开门,就疯狂的砸门,那疯狂的架势把邻居们都吓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最后警察把钥匙扭断在锁孔里也没打开,他们又气急败坏的调来消防车,用升降机从窗户强行入室,两警察又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架下来,我看见楼下聚集了众多围观群众,就使劲高喊:“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警察把我和妻子绑架到派出所,几乎不给吃喝、不让睡觉关押了四天,又将我们关押到当地看守所。

刚進看守所时,我先被关到一个过渡监室,牢头是一个原驻外使馆人员,此人在海外就很明白真相,对大法弟子很友好,给我们几个同修发香肠,让我们洗澡,也不让我们干活,我们除了背法就讲真相,我们互相切磋,互相鼓励,环境宽松,在此感谢海外讲真相的同修们。其中一名遭受迫害严重被判重刑的同修,把他受迫害的情况告诉了我,同时还把一件涉及同修安危很重要也很紧急事情托付给我,我很着急,恨不得马上出去告诉同修。

过了几天,警察就把我们几个同修分开关在了其它监室,我所在的监室的牢头非常凶恶,一次我在给犯人们讲《九评》、揭露中共恶党时,被牢头汇报了警察,一警察把我双手双脚铐在锁重刑犯的铁环上,整整一天一夜,同时安排牢头对我拳打脚踢,他们每天还强行让我站在泡大蒜的水里剥蒜,完不成晚上再被关在厕所里干,由于手脚长时间被蒜水浸泡,手脚上的指甲变黑脱落,双脚掌紫黑脱皮。那时我被迫害的似乎没有了正念,只感觉度日如年。一个月后,我被宣布劳教一年。

在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才想起了师父法身实际就在我身边,想起了同修的托付,想到了还有那么多众生还没得救,这时我发出强大一念:求师父加持我,我不去劳教所,那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路发着正念,心情开始轻松起来,到了劳教所体检,结果身体不合格,送我劳教的警察们还央求劳教所收下我,可劳教所坚决不收。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否定了一年的劳教迫害。

彻底否定邪恶从经济上的迫害

我们夫妻本来各自都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進“610”洗脑班,因我们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命令,“610”的恶人们气得暴跳如雷,为了逼我们放弃修炼,达到他们“转化”的目地,他们给我们各自单位下达文件给我们处分,并停薪停职。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长期陷入困境。

为了破除邪恶对我们的经济迫害,也为了救度单位不明真相的领导,我曾多次给单位领导寄真相信,几年内换了三任领导(第一任董事参与迫害了我),我都没有放弃给他们讲真相。我给第三任董事长写了一篇长达四、五千多字的公开信,详细说明了我们全家因信仰而遭受的迫害,讲述了法轮大法是叫人向善的佛家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讲了江泽民因小人妒嫉而发动了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现已被多国起诉,还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讲了贵州藏字石,也讲了势不可挡的滚滚三退大潮,最后我要求无条件恢复一切,恢复上班。

董事长看了信后亲自约我谈话。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非常热情,讲话也很客气,对我还赞赏有加一番,但我从他的谈话中看出他对中共的恐惧,由于他对中共的惧怕和自保,虽然没答应我的要求,但在很大程度上明白了真相也改变了对大法弟子的看法,他还把这封信送给了其他领导们传看,又派送到各个科室挨着传看了一遍。一次宣传干事见到我对我说:“你写的真好,很有文才,我们大家都传看了一遍,我把这信保存起来了。”在旁边的妻子顺势给他做了三退,过后董事长还托干事送给我两套纪念品。

二零零九年底,企业面临改制,单位职工按工龄岗位要发一笔不菲的补贴,由于我不上班,也不知单位的情况了,单位以前要好的同事告诉我赶紧去找,要不很快改制结束了,说市府工作组進驻单位很长时间了。于是我找到现任(第四任)董事长,此人是我上班时单位的副手,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前,他对大法很支持,对我看法很好,经常在大会和各种场合表扬我。一九九九年以后,他也被中共谎言所蒙蔽,同修曾多次给寄真相信,也当面给他讲过,可他一直不接受真相,当我找到他说明情况,要无条件的补发我的补贴时,他不是推脱就是躲避我。每次回来我都和妻子切磋向内找,还真找到了很多心,例如求钱财的心、急躁心、抱怨心和急于求成的心。就这样来来回回找了他八趟,他还是不给办理。我想你既然被中共邪党迷惑太深,不听真相,不想得救,也绝不能叫你对大法弟子再犯罪,我的钱就是大法的资源,我一定得要回来。

我对他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彻底清除企图从经济上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然后我又找到他,要求无条件给我办理补贴并要求恢复上班。可他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单位的人了。”我一听他还是想推卸责任不给办理,就说:“你说我现在不是单位的人了,那邪恶每次迫害我,要单位去找我的时候,那时我就是单位的人了?”看出他很尴尬,也自知理亏,于是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先去找工作组,说明情况,到时工作组肯定会来找我,我再和他们说。”第二天,我找到工作组说明了情况,我还给他们讲了“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可工作组的负责人还是想以我学法轮功为由故意刁难我,我不停的对他发着正念,这时和我同去的一个深明大义的亲戚义正词严的制止了他对我的刁难。又过了几天,我不仅如愿以偿的拿到了补贴,还被安排到新改制的单位上班。在师父的加持下,彻底否定了这场邪恶长期对我经济上的迫害。

上班后,我发现以前的同事大部份都已退休或调离,离开单位近十年,现在看到的是一张张陌生的脸,加上我的工作每天会接触很多人,我感到救度他们的责任重大,千百年来他们生生世世的轮回转世可能就在等待着我来救度他们,因此我也一直在抓紧时间抓住机会按照师父的要求救度那些可救度的有缘人,完成来时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也谈大陆是否有“总协调人”

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是否有“总协调人”之说》,谈自己一点看法。

关于“总协调人”的说法,我们这里也有这个叫法,也有这个人,而且还确实做了好多事。根据自己这几年来的感受,也确实早就想说这个话题。

在邪党迫害初期,很多同修一时茫然。一些法理比较清晰、有能力的同修主动走出来,联系大家做一些证实法的事。另外由于那时能够上明慧网的同修极少,资料点更少,县里几乎是空白。而当时这些联系同修确实作出了极大的付出,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后来不知怎么就把这些“联系人”叫成了“协调人”,所谓协调嘛,就可以发号施令了,似乎成了“领导人”,而且愈来愈大,什么片的、县的、市的、省的“协调人”,再后来就把管的范围较大地区的如某某市“总协调人”、某某省“总协调人”了,这样好象常人的职位一样了,以至人心膨胀的要搞全国的了。

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编辑部发表《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文章,特别指出:“由于环境变的宽松,一些大陆学员的人心也显露出来了,其中表现形式之一,是喜欢搞有形的、形式上轰轰烈烈的事情,比如召集大型法会、张罗在大陆办第三者角度的媒体、以省负责人或市负责人自居,有的甚至号召在现阶段的中国大陆成立全国性的协调机构,等等。其实这些事在暴露自己的人心的同时,也都在不同程度上为中共维持迫害提供了借口、提供了方便。”才看到“大协调”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师父告诉我们“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明慧编辑部通知:《近日内将有7月22日以来第二篇真正的新经文发表》),明慧网对此专门发表文章,心想:这些人应该清醒了,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了。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些同修仍然热衷串联、游走,到各地去“协调”,说白了就是要把大家都拢在自己的旗下,听他们几个人的指挥。还经常搞一些例会,遇到什么事喜欢搞轰轰烈烈,因此人为的制造了魔难。发生了几起大面积甚至跨省被邪恶绑架迫害的事,造成的损失太惨重了,真的无法弥补。

其实这都在明慧网文章中指出来了,如果这些人在编辑部文章之后刹车,这些迫害完全可以避免。

说白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修炼原则的问题,没有“以法为师”(《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没有走好“大道无形的路”(《精進要旨》<致北京老学员>),没有按照明慧编辑部文章的提醒和忠告去做。

重温一下师尊的教诲:

“弟子:上次美国首府法会后,很多大陆弟子认为大陆也应该无条件配合协调人,还把一些以前的站长、辅导员找出来做总协调人,而这些以前的站长、辅导员很多是一直没有真正走出来的。

师父:过去大陆那些大法弟子炼功点的负责人,其实当时不是因为他们修的好才当负责人的,是因为他们有那个做事的能力和意愿才叫他们去做的。修炼人的事得修炼人做。光看做事的能力还不行,还得看这人能不能修炼,这是永远永远都不能够改变的。

我上次讲法时,特别加了一句“大陆以外国际上大法弟子”,中国大陆不是这个情况,所以我没有针对他们讲。”(《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再看看今年师尊是怎么教导的:

“弟子:大陆的协调人一批一批的被迫害。许多协调人从邪恶的黑窝正念闯出,却以病业离世,致使许多地区的协调工作没有连续性,不能够真正的形成整体。弟子认为以各个项目的形式形成一种协调机制,……。

师父:我想,大法弟子想的办法出发点是好的吧,在那种邪恶的情况下如果你去联系,那就是极其不安全的,而且会给那些地区的学员带来危险。你们得从这上考虑。其实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无论他和大家联系和不联系,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势、能够上网、突破网络封锁,他都能够跟上形势,因为有神在管。

当然啦,你们协调起来,做事那更好,但是一定要考虑安全。最起码现在不能够大面积的去做,不能够大面积去掌握不同地区学员的名单!谁做了,谁在干坏事。”(《新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对照师尊讲法,我认为师尊明确了:

一、为了大法弟子的安全,不要大面积的协调;

二、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在管;

三、特别明确了只要学法和上明慧网,协调与否,都能跟上师父正法的脚步。

那么“协调人”是不是就可以不要了呢?我自己的体会是,由于现在资料点基本达到了“遍地开花”,在一个小范围,如一个乡镇的范围已经是好多同修都能每天上明慧网,重要事情大家都能很快知道。也就是说,有师父、有法,大家都可以做的到。但是做个别特殊的证实法的事时,还是应当有一个热心人来运作一下。譬如每年制作台历、挂历,需要有人采购台历架、铁圈等,购买一个铁圈装订机,协调大家分散打印、集中制作等。也用不着一个县、或市、或省大集中购买,这样就达到了“无脉无穴”,避免了轰轰烈烈的大采购、大分发。那么旧势力就无孔可钻,邪恶也无机可乘,迫害也就可以避免。其它的如真相资料,大家都上网、下载、打印、包括给哪个同修散发等都已形成自动机制了。

当然事情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部分同修还有“依赖心”,学人不学法,也是促成“大协调”的因素。师父说:“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只要我们自己观念一突破,修去“依赖心”,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来,就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总之,越到最后,我们的路必须按师尊的要求走好、走正,千万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真相不能讲高

休息日去附近集市讲真相,大多数世人都有正面的表现,《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等都能接受,有的还追着要,有的老远就打招呼:这回又带啥好东西来了?很少遇到很恶的,世人明白的一面渐渐苏醒了。也有心结不容易打开的,这心结却是因为同修真相讲的高造成的,我就遇到两例。

一卖服装老板,我跟他讲真、善、忍好,讲善恶有报,恶党迫害善良人,必受天谴,表面的道理他都认同。他说:你讲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也知道法轮功好,教人向善,做个好人,没错,但你们的人说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这不是谣传吗?这样就不好了。

我们修炼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师父正法,这个结果是必然的,但这样说,常人是接受不了的,如果在常人愿意听,条件又允许的情况下,从万事万物都存在新陈代谢、生老病死的规律、人类道德大败坏、历史上的教训、典故等,多方面也能揭示出这是必然的结果,也能打开世人这方面的心结,但是这需要时间,还得多方面配合才能做到。如果做不到,讲真相还是从最基本的内容讲比较容易让人接受:法轮功基本真相、天安门自焚真相、恶党迫害法轮功真相等基本内容。否则,你前面做的再好,讲的再好,这一棒子打出来,一切都白做,还让人产生不好的想法,甚至走向反面。

还有一例,一摆摊小贩,说他有一个好朋友就是炼法轮功的,他以前很相信法轮功,也认同大法表面的法理,但自从他的那位朋友给他讲了炼大法出现的一些神奇事后,他就不相信了。常人就相信看的见、摸的着的,如果以人能接受的角度,解释清楚这些是真实存在的,从现有的科学方面也能说的通的,并不是迷信,也能解开世人的心结,但是往往我们都没有深入的做好下面的工作,才会造成世人的误解。

大法的神奇,每个修炼人都有深切的体会,身边的常人有目共睹,他们会相信,大法弟子平时做的好,你跟人家讲,人家也会相信,除此之外,人就很难相信你说的这些超常的现象。现在的人很现实,他就相信亲眼看到的,他能接触到的,别的,他就认为你在讲迷信。所以讲真相还是从常人容易接受的最表面的道理讲比较好,人能理解、认同,你就能救了他,讲高了,讲深了,不但不能救人,还往下推了一把,适得其反。